12重新做回许医生/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回到保丽居上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推门进去,就看到一大一小坐在餐桌前,霖霖坐在她自己的小餐桌内,手里拿着吃饭的勺子,哐哐哐在桌上敲着,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许情深就听到付京笙无奈地在说,“听见了听见了,爸爸在弄。”

男人手边摆着一大碗面条,旁边还有个专门弄辅食的碗,他将面条放到碗里,碾得很碎,然后再用匙子弄了一点送到霖霖嘴边。

女儿吧唧两下,张开嘴还要,付京笙赶紧又将匙子凑过去。

许情深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向前,“这怎么就吃上了?”

付京笙一抬头,脸上总算有了解放的神情,“老婆,你总算回来了,赶紧救救我们,快被饿残了。”

“有这么夸张吗?”

“你也不看看几点了,我以为你买个菜跟人私奔了。”

许情深将购物袋放到餐桌上,“胡说八道什么呢。”

她视线落向付京笙手边的那碗面,“这是你煮的啊?”

“是啊。”

许情深拿过来一看,又闻了闻,“都放了什么啊。”

“清水面条,霖霖又不能碰太咸的东西,所以什么都没放。”

许情深赶紧拿了菜大步往厨房走,“把你们俩饿瘦了,都是我的罪过。”

付京笙见霖霖还在凑过来,忙将小碗捧开,“妈妈去做好吃的了,你这孩子也真好糊弄,几根烂面条就将你打发了。”

吃过晚饭,许情深收拾好后,关掉了厨房和餐厅的灯,走向客厅,霖霖趴在付京笙的腿上,男人跟前放了个电脑,正在打游戏。许情深从抽屉里拿了本书,然后坐到对面。

她蜷起双腿,目光专注地看着,过了会,见霖霖干脆趴到付京笙怀里去了,许情深合起书本,“霖霖,到妈妈这来吧。”

霖霖闻言,双手抱紧了付京笙,然后摇了摇头。

付京笙轻抬下头,“没关系,让她在这自己玩,她乖得很。”

许情深唇瓣挽起,这就是她当初为什么会同意付京笙的提议,霖霖需要一个爸爸,陪她成长,而不是跟着许情深在惊惶无措中长大。

约莫半小时后,许情深带着霖霖上楼洗澡,然后准备睡觉。

屋内留了盏壁灯,霖霖很快进入梦乡,许情深却是辗转反侧睡不着,蒋远周的那些话一遍遍冲到她脑子里来。

知道了蒋随云真实的死因后,许情深心里没有半点轻松,不管哪一种结果,蒋随云都是枉死。

对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冲着她而来的,蒋远周视蒋随云如亲生母亲,也只有蒋随云出了事,才能让蒋远周对她恨之入骨。

想到这,许情深开始不寒而栗,忍不住抱紧身前的被子,她视线落到霖霖脸上,如果那些人知道了霖霖是蒋远周的女儿,那么……

她不敢再往下想,眼睛刚闭起来,门口就传来了一阵动静。

付京笙没有敲门,心想着她们可能已经睡了,他直接推门进去,屋内还有一些亮光,母女俩就躺在那张大床上,果然睡熟了。

霖霖睡相不好,一个翻身就把身上的薄被给踢掉。付京笙上前替她重新盖好,许情深竖起耳朵,听到脚步声并没有离开,而是走到了她的身边。

尽管付京笙坐下去的时候放轻了动作,但许情深还是感觉到了。以前也有这种情况,毕竟付京笙是真把霖霖当做自己的女儿,他时不时会来看看,许情深都觉得挺正常的。

可自从付京笙跟她说了什么夫妻之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后,许情深就没法淡定了。

她总觉得付京笙会不会扑过来啊……

许情深当然希望是自己多心了,毕竟付京笙平时还是挺君子的,只是她不能明白,这喜欢男人的同志忽然喜欢了女人,他是受了什么刺激才这样突然转变过来的?

付京笙的视线落到许情深身上,然后往下移,他刚才进来的太突然,她的小腿还在外面没有收回去。

一小节白皙的腿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许情深也感觉到不对,想了想,想把腿缩进去,可又怕这样太突兀。付京笙扯过她床上的被子,倒是替她盖好了。

她松口气,却感觉到好像一阵气流逼过来,然后,她的脸上一热。

许情深蒙了,付京笙起身离开,没有给她睁眼的机会,他走到门口,替她关了灯,然后带上门离开。

许情深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然后坐起身来,她没搞错吧,付京笙好像真亲她了。翌日。

许情深一早就接到闵总打来的电话,说让她过去,她不敢耽误,换了衣服后快步出门。

来到闵总的住处,佣人看到许情深,也是客客气气的,“许医生来了。”

“你好。”

“闵总在院子里呢。”

许情深点了头,快步过去,闵总在院子里坐着,远远看到许情深,便招了招手。

她大步过去,“闵总,待会什么时候出门?”

“我今天不出门,你先坐。”闵总身上裹着条披肩,许情深在她对面坐定下来,佣人送了茶水过来,闵总有些咳嗽,许情深关切问道,“还没好彻底吗?”

“已经好多了,咳嗽本来就好的慢。”闵总示意许情深别客气。“对了,有件事我想询问下你的意见。”

“闵总请说。”

“许医生,我觉得我把你留在这,其实挺浪费资源的。”

许情深一听这话,就察觉到不妙了,她放下手里的糕点,表情也有些严肃,“闵总,您有话直说好了,我没关系。”

“嗯?”闵总听闻,疑问了下,继而笑开,“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更适合回去做医生。”

许情深听到这,嘴角紧抿,闵总也不跟她卖关子,“我认识医院那边的人,我前两天已经给你推荐过了,人家答应了。”

许情深满面吃惊藏不住,闵总笑了笑,继续说道,“瑞新医院,你肯定听说过吧,虽然不比星港,但在东城也是排的上名气的,你考虑下?”

这个消息来得太快,许情深压根没有消化的时间,“可人家知道我出过事……”

“我推荐过去的时候,瑞新那边也是两天后才给我的答复,他们说很欢迎你,许医生,有些事过去了就过去了,除了当事人外,没人会再放在心上。你也是时候重新开始了,荒废了两年,这双适合拿手术刀的手,不能浪费了。”

许情深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她盯着对面的闵总,“您为什么要帮我推荐呢?”

闵总拿过旁边的茶杯,视线对上许情深,眼里有难得的诚挚,“我这样的人,很难跟别人交心,特别你在我身边才没多久,但我今天跟你实话实说了吧。那天在马场的时候,我们一起落入水中,我知道我当时身上背着救生衣,而且教练员很快就会过来,我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当时是我自私了,我是真的害怕死,也不能死,蒋先生那时候已经看不见踪影了,我也看见了你眼里的焦急和担忧,可我还是拉住了你,让你救我,你当时抓着我的救生衣,安慰我说没事,又帮忙将我扶到小艇上,我很谢谢你在那个时候陪在我身边。”

许情深完全没想到,会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闵总,您别这样说。”

“这些日子你跟在我身边,我看人向来很准,我清楚你的为人,所以我愿意为你担保。”

许情深说不出别的话来了,闵总轻笑下,“我也没有花什么过多的精力,就是举手之劳而已,不过这还是要看你自己的决定。”

能重新做回一个医生,这对于许情深来说,无疑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虽然在闵总这工资也不低,但需要用上的专业,几乎很少,许情深也不喜欢矫情,她重重点了下头,“闵总,谢谢您。”

女人笑出声来,“谢什么,这样多好。”

许情深跟着微笑,闵总将跟前的点心推给她,“以后你要遇上什么难事,尽管打电话告诉我,我若需要你的帮忙了,我也一定会来麻烦你。”

“好,一定。”

回到保丽居上,许情深将这个消息告诉给付京笙,男人听完后没有多大的反应,“会不会跟上次一样,有人挖了个圈套在等你往里钻?”

“不会,闵总当初知道了我的事情后,都肯继续用我,她不会害我。”

付京笙轻点下头,“好。”

“就是霖霖这边,”许情深为难地坐进沙发内,“我这两天去看看,有没有可以放心托管的地方。”

“为什么?”付京笙听到这,目光抬起来看向许情深,“她太小了,不适合去那种地方。”

付京笙知道许情深心里的担忧。“明天开始,我会请个月嫂过来,我不在的时候,让她在家带着霖霖。”

“可你已经习惯了家里没有外人。”

“习惯是可以改变的,要把我的女儿交出去,我可不放心。”

许情深听到这,心里的暖意在化开,付京笙的提议自然是最好的,也最能让许情深放心,况且付京笙大多数时候都在家,他带起霖霖来也很有一手。

没过几天,许情深就去了瑞新医院报道。

第一天,倒是有个简单的面试,对于许情深来说很容易,院方负责人相当热情,只字未提两年前的事。

由于许情深很久没动手术,瑞新这边自然要给她适应的时间,许情深走进属于她的那间门诊室时,就看到窗外阳光刺眼,它透过了玻璃,将整间办公室照得透亮。

许情深一下觉得,不光是她工作的地方,就连她的整个世界都亮了。

给她准备好的白大褂,整整齐齐叠放好后,放在了办公桌上,许情深过去,手掌拂过胸口的医院名字。

她记得她当初穿上印有星港医院几个小字的工作服时,心情也和现在一样激动。

许情深迫不及待地将它展开,这感觉,真好。

在新的环境中,许情深融入的很快,医院的系统也能操作自如了,这天,院方直接下了通知,说是下午有外聘过来的专家要进行一台难度非常高的手术,让许情深和另外两名医生也跟着,权当吸取经验。

许情深做好术前手术,那名专家还未过来,她问旁边的护士要了病历和检查单等。

几名瑞新的医生站在一起,许情深举高片子看了看,“这患者,真能动手术吗?”

“我刚才也看过,我实在想不出,能有什么成功的几率。”

许情深戴着口罩,再仔细地翻看下病历,“我觉得并没有手术的必要了,安安心心回家度过最后的日子吧,兴许还能好受点。”

“但据说那个专家很牛,患者家里超有钱,属于肯砸个几千万,就想换条命的那种。”

“有手术方案吗?”许情深问道。

“就算有,人家还能告诉我们啊。”

“对了,那主任好像是星港的一把手啊,不过辞职了……”

“辞职?”

许情深怎么一下就想到了那个人呢?

手术室的门再度被打开,许情深看到一个男人进来,她一眼就认出他来了,果然是周主任。

许情深将手里的东西还给护士,手术很快就要开始,周主任看也没看她们,径自往里走,许情深和另外几人只好跟了进去。

患者也被推了进来,上了麻药,很快失去知觉。

大家有条不紊地开始着各自的工作,许情深和两位同事跟着周主任,手术室的气氛变得沉重不已,耳朵里,那些仪器的检测声被放大,许情深全神贯注地盯着周主任的手,这时候,她的脑子里钻不进别的东西。

开颅手术对于许情深来说,并不陌生,她甚至还清晰地记着每一个步骤。

周主任的技术水平在这,有些事情上,许情深也是不得不佩服,只是当里面的一幕通过开颅完全呈现出来时,许情深吓了一跳。

她不明白周主任为什么坚持要做这个手术,因为不管再怎么妙手回春,这个人的症状,已经是完完全全不能够手术了。

甚至可以这样说,亲眼见到的,比单子上的要严重很多。

周主任锁紧眉头,额上渗出汗来,紧紧盯着眼跟前,旁边的人都在等着他,周主任回过了神,伸出手。

许情深听到了他开口,知道他还要继续,尽管在有些事上,许情深也希望周主任倒个大霉才好,可这毕竟关系到人命啊。

“周主任!”她忙提声说道,“我觉得您不能继续下去,这样太危险了。”

周主任朝她看看,眼里有很明显的不悦,“你是谁?”

“我……这是我的建议,你看他……”

“这就是你们瑞新医生的素质?”周主任斥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走进这儿来的,出去!”

许情深并未觉得有过多的难堪,她也顾及不了这些,“有些患者既然已经失去了做手术的意义,我们做医生的也不能强求。”

“出去!”周主任猛地瞪向她,好像也认出了许情深。

旁边的同事忙拉了拉许情深的衣袖,“赶紧出去吧。”

许情深没法子,只能转身离开,走出手术室的时候,守候在外面的家属都站了起来,虽然知道这么短的时间内不可能是完成了手术,但一名年轻的妇人还是小心翼翼地问道,“医生,手术开始了吗?”

许情深点了点头。

对方又试探着开口,“一切都还顺利吧?”

许情深望到她眼里的焦急,她眉宇之间的怒火也逐渐平息掉,“周主任很有经验,你们放心吧。”

“那就好,那就好。”

坐在椅子内的另一名家属起身,手里和颈间都挂着佛珠,她站到手术室门口开始祈祷,许情深看在眼里,忽然觉得心里有些难受起来。

这些人平日里在外肯定是风光无限的,可人啊,就是这么脆弱,一旦被推进了那个地方,生和死就真的只是一步之遥了。

许情深提起脚步要走,忽然听到站在门口的女人惊慌说道,“怎么回事?灯怎么熄了?这不是才进去吗?”

许情深心里咯噔下,扭头一看,果然见到手术进行时间也定格住了。

家属们都聚集到门口,手术室的门被打开,周主任垂头丧气从里面出来,许情深看到他的手术服上也很狼狈。

“怎么回事?手术怎么样了?”

周主任摘下口罩,脸色很不好看,也说不出别的话来,只能摇了摇头。

“你摇头是几个意思?”

“说啊!”

“对不起。”

“不是你说万无一失的吗?这人才推进去啊,你能对病人负责吗你?”

周主任擦了下额角的汗,“病人的情况实在是复杂,你们听我说……”

“听你说什么?是你亲口说的可以手术试试!”

周主任听着,面上也有急躁,他从星港辞职后,虽然蒋远周这边还没有什么明显的动作,可他去几家大医院打探过,像他这样的资历,居然被直接拒绝在门外,周主任不甘心,他实在需要一台手术来证明自己。

今天的手术,在他看来难度肯定是有的,但他觉得可以一试,成功的几率好歹也不算一点都没有。

只是他没想到,上天没有再眷顾他。

家属伤心欲绝,一名体格健硕的男人冲上去对着周主任一拳,将他打倒之后,骑在他身上不住挥拳。

跟出来的护士吓懵了,扯开嗓门在喊,“来人那,来人那,打人了!”

几个医生也过去拉架,许情深看到另外一人出来,对方摘下口罩,见到许情深后忙拉过她说道,“手术失败了,手术刀刚下去,就大出血了,救都救不回来,这不是在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吗?”

许情深看到现场乱作一团,很快,医院的保安过来了,好不容易才将人分开。

家属情绪激动不已,扬言要找人弄死周主任,还说要让他家里人不得安宁。

对瑞新这边,家属反而没有太大的动作,据说周主任是他们自己要找的,又是外聘而来,当初要不是这个周主任打包票说没问题,也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几天过后,这件事才逐渐平息下来。

许情深照常上班,她坐在门诊室内,刚送走一名病人,她头也没抬,“下一位。”

电脑上有对方的姓名,许情深听到脚步声,然后看向屏幕,手指在上面点了点,“王三花?”

椅子被人拉开,许情深没有听到对方说话,她扭过头去,看到男人的脸时,要说没有受到惊吓,那肯定是不可能的。她强装镇定,抬高目光落向门口,老白已经将门诊室的门关好了,正站在那一动不动。

许情深握紧手里的签字笔,冷着脸,视线落回蒋远周脸上,“你叫王三花?”

“不是。”

“那请你出去。”

蒋远周将自己的病历放到桌上,“我也是来看病的。”

“我这不接受插队,请你去排队。”

“我买了前面那一个人的号,她已经去重新排了。”

许情深还真没听过这样的,她绷着面色,“对不起,瑞新没有这样的规定。”

“规定是死的,许小姐要学会变通。”

许情深一看他们这仗势,要想让他们乖乖离开,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她伸手拿过蒋远周的病历卡,打开,“那好,现在开始你就是王三花。”

“随便。”

“哪里不舒服?”

“心疼。”

许情深抬头,狠狠朝他瞪了眼。

------题外话------

亲们,问题来了,大家一定要看清楚再回答啊。

万毓宁送给蒋远周的避孕套在第几卷第几章?是什么牌子?在哪家药店买的?大概花了多少钱?许情深是怎样回礼的?

一共有5个小问题,要在一条评论中全部回答,不要分开写评论,回答要正确,不要有错别字哦。第一个在评论区全部答对的亲,将会获得《踮起脚尖来爱你》一套,快快来抢答啦,答案缺一不可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