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那个女孩,会不会是他的女儿?/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真是心口疼。”

许情深的目光落回病历上,蒋远周这是之前从来就没生过病呢,还是都在星港看病,病历都不用写?

本上干干净净的,一个字都没有。

许情深握着的签字笔在上面点了几下,“为什么不在星港看病?”

“没钱。”

许情深有些恼了,视线再度对上他,“你!”

蒋远周伸手朝她的电脑指了指,“你现在不说我就叫这个名字吗?”

她面无表情瞪着他,行,代入的还很快。

许情深朝电脑上的资料看眼,“王三花,五十五岁,心口疼?是不是年纪大了的缘故?”

“不是心口疼,是心疼。”

“一个意思。”

“你是医生,这样混淆可不好。”

许情深侧着头,看向不远处端端正正站着的老白,然后冲蒋远周挑下眉问道,“那是你老公?真体贴,还带你过来看病。”

老白面色怪异地别开视线,蒋远周食指在太阳穴处轻按,许情深合起病历,“不管你心口疼还是心疼,你都走错科室了,你可以咨询下导医台,然后重新挂个号,我这儿看不了。”

“那我头疼。”蒋远周紧接着道。

许情深面色再度有些不好看了,“我后面还有很多病人呢。”

“护士会把他们安排给别的医生,你也不是出名的专家,心里不用有这么大的负担。”

有这么人身攻击的吗?许情深朝他轻笑下,“是啊,两年空白,现在回来做医生,一切还要从头开始,离专家的位子那肯定是越来越远了。”

蒋远周神色收敛了些,“情深。”

“叫我许医生。”

男人皱了皱眉头,许情深随手开了张单子,“头疼是吗?”

“是。”

“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约一年半以前。”

许情深两根手指轻捏着那张薄薄的单子,“之前有过征兆吗?”

“没有。”

“知道是因为什么引起的吗?”

“知道,女人。”

许情深压抑住,尽量让自己的情绪不要被他给带跑偏了,“女人太多了,所以才头疼的是吧。”

“许情深!”

她眼睛抬都没抬下,“我给你开点药吧。”

“这就打发了?”

“不然呢?”许情深反问,“难道你能放心,让我给你随随便便动手术?”

“如果换做别的患者,你绝不会敷衍了事。”

“那自然,”许情深老实说道,“别人是来看病的,有可能请了一天假专门跑来,排了半天队好不容易轮上。可你不一样,我就算给你诊断,给你开了药,这药你也不会吃,我们何必浪费大家的时间呢?”

蒋远周手臂放到她的办公桌上,身子朝她微微倾去,“我们可不可以不要一见面,就这样剑拔弩张?”

“蒋先生,我可不敢。”

“周主任的下场你也看到了,你放心,别人我也不会放过,只要参与进那件事情里面的人,我统统不会让他们有好下场。”

许情深听到这,眼里还是藏不住有些波动,她轻点下头,“我明白,祝你早日成功,这样的话,蒋小姐也能走的安心了。”

蒋远周目光怔怔落向她,许情深这话的意思,他再明白不过了。她早就不在乎别人的报应,是否是因为她了,她只知道她该承受的惩罚,她都受了,至于别人,她管不着。

面对这样的许情深,他总觉得她好像是无懈可击的,是不是真的因为有了自己的家庭,所以前尘旧事就已经毫不重要?

许情深避开蒋远周的目光,“你要真头疼的话,去拍个片子看看。”

她将开好的单子递到他手边,蒋远周没有伸手接,老白朝他走了过来,“蒋先生,时间差不多了,待会还要回星港处理些事情,离跟人约好的时间还有半小时。”

蒋远周一听,站起了身,“那好,下次再来。”

许情深张张嘴,眼看着蒋远周转身离开,老白拿过桌上的病历,他们走得倒也干脆,快如一阵风,就跟皇帝微服私访似的。

走出瑞新医院,车子已经在门口等着,两人一前一后坐了进去。

司机立马发动车子,老白朝后车座内的男人看眼,“蒋先生,许小姐看来是挺适应这儿的。”

“她最适合做的,本来就是医生。”

“所以,您才让闵总帮了这个忙,”老白轻笑,“您知道对于许小姐来说,重新做回一个手术医生,要比当一个私人医生有成就感的多。”

“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

蒋远周不着痕迹地挽了下薄唇,“她跟着闵总,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少之又少,但现在进了瑞新就不一样了,只要挂一个号,不止能见,她还不能扭头就跑。”

老白听到这,眼睛睁亮不少,真是受教了啊!他当初想到的唯一原因就是蒋远周心里有愧,所以才通过闵总给许情深安排了这么个工作,想要让她重新做回医生,高兴高兴的,却没想到这里头还另有玄机呢。

周主任的事情在东城闹得很大,手术失败后,家属果然说到做到,不止教训了他一顿,还招来媒体大肆曝光。

周主任的女儿本来已经有了一份非常体面的工作,而且饭碗稳固,基本就是属于后半生无忧,抱着金碗就能等退休的那种,可是一夜之间,却因为作风问题被开除。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这样的理由简直就如一盆脏水,泼到了身上后就再也干净不了了。

凌时吟坐在客厅内,屏幕上播放着前两日的新闻,她看得烦躁,忙拿过遥控器调台。

周主任忽然就这样出事了,要不是这些报道,她还不知道。

毕竟周主任不知道他当年是替凌家办的事,如今咎由自取了,他自然也不可能找到凌家去说。

凌时吟先前打电话问过凌慎,那边安慰她说没事,检测中心的人,他早就在蒋远周离开东城时就联系好了,出的结果就跟两年前一模一样,不会有差池。

从蒋远周回到东城后的反应来看,确实,他应该没查到什么关键证据。

但周主任出事,究竟跟蒋远周有没有关系?

凌时吟百思不得其解,更加不敢大意,总觉得头顶像是悬着把刀。

蒋远周回来的时候,老白跟在他身后,佣人走出了厨房,和往常一般打过招呼,“蒋先生,真巧,晚饭刚做好,您就回来了,要现在开饭吗?”

“不用。”

凌时吟关掉电视,一把抱起旁边的睿睿,“快,爸爸回来了。”

她抱了睿睿快步来到蒋远周跟前,“饿了吧?赶紧吃晚饭吧。”

蒋远周伸出双手,睿睿朝着他扑过来,男人接过孩子后,看向跟前的凌时吟。她嘴角轻挽,似乎很乐于看到这一幕,眉头舒缓地展开着,眼里有微微的期盼,似乎在等着蒋远周开口。

男人手掌在睿睿背后轻拍两下,然后冲旁边的佣人道,“你上去替凌小姐收拾下东西。”

佣人朝两人看看,“你们这是要出门吗?”

凌时吟也觉得奇怪,“去哪啊?”

“老白。”蒋远周侧了下头。

站在旁边的老白应了声。“是。”

“待会送凌小姐回家。”

老白目光里透了些吃惊出来,佣人也有些震惊,而对于凌时吟来说,听到这话时的反应,就好像自己忽然成了个木头人,双手双脚发麻,舌头也打了结说不出什么话来。

佣人确定自己没听错,她有些同情地看向凌时吟,凌时吟隔了半晌后,才手指轻弯,将自己的神拉回来。

“远周,怎,怎么回事啊?”

“这话,你回去问你的家人。”

凌时吟心里一惊,“我家,我家人怎么了?”

蒋远周将睿睿交给佣人。“先带楼上去吧,把凌小姐的行李也给收拾出来。”

“是。”

佣人接过睿睿后上楼,凌时吟扭头看了眼,有些不舍,她目光落回蒋远周脸上,“远周,你把话说清楚好吗?”

“两年前开给小姨的药,我查出来了,那种药本身就有问题,某种成分的剂量被加倍,这才导致小姨身体负荷不住而死。”

凌时吟听到这,脸上露出吃惊,“真的吗?”

她不确定蒋远周是不是在试探她,毕竟凌慎是她亲哥哥,他是肯定不会骗她的。

“当然。”

凌时吟满眼的无辜,“可就算那样,跟凌家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觉得没关系?”

凌时吟眨了眨双眸,眼圈微红,一张小脸带了些许的茫然,“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我小姨死后,许情深被赶出去,你说,对谁来讲是最有利的?”蒋远周目光直盯住凌时吟不放,“那个时候,你应该是怀孕了吧?”

凌时吟慌忙摇头,“不可能的,我跟小姨关系那么好,我不会害她。”

蒋远周提起脚步来到客厅,凌时吟跟在后面,看着他坐了下来,“我家里人也不会……”

“你到底有多了解你的家人?”蒋远周一把视线带了阴冷,射向跟前这个娇小的女人,“你要是对他们足够了解,当初就不会被骗到蒋家。你们凌家也不是一般的小门小户,可居然能够做得出将自己的女儿亲自送出去,这样的手段多么卑劣下流,还需要我再提醒你吗?”

凌时吟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嘴唇哆嗦着,蒋远周不知道,可她心里清楚,当初凌家是反对的,是她一意孤行听了蒋东霆的话,更是她瞒着家人,一人去的小楼。

她只能辩解,“就算这样,但小姨是无辜的。”

“为了能推开许情深这块挡路的石头,一个小姨又算什么呢?”蒋远周眸光里透出狠来,“你要实在不相信,那你告诉我,除了凌家,还能有谁?那些药分明是冲着小姨和许情深而去,只有小姨死在了她的手里,我跟她才能反目成仇,这个局设的倒是很大,很辛苦吧?”

“不,”凌时吟急的快要哭出声来,“远周,不是这样的,我爸妈当初是希望我们能够在一起,但他们心地善良,做不出害人性命的事,这里面肯定有误会,我知道你刚拿到检查结果,肯定怒火攻心,你冷静下来想想……”

“我要没冷静想过,我就不会今天才让你走。”

凌时吟嗓音哽咽着,贝齿轻咬唇瓣,“远周,你要真有什么证据说是凌家害了小姨,那我无话可说,可你现在这样……”

“我是无凭无据,可我也没有要法律来给我个公正的审判,所以不需要什么证据,我自己认定了就行,凌家有罪,你是凌家的女儿,那又怎么还能住在这呢?”

凌时吟完全懵了,眼泪刷的淌出来,“这对我不公平。”

“我为什么要给你公平?”

“不要……”

蒋远周轻搭起长腿,视线看向她,“时吟,那一晚发生之后,你明确跟我说过,只当是个错误过去就好,你对我无意,我也对你没有一点点的感情,你继续保持这样的态度,不是最好吗?”

“可现在不一样,我们有了孩子。”

“有了孩子也一样。”

凌时吟站在原地,像被抽尽了灵魂般,“那睿睿呢?”

“睿睿跟着我。”

“为什么?”凌时吟嗓音凄凉问道。

“你还未婚,带着个孩子对你没好处,睿睿既然是我的儿子,我负责。”

凌时吟泪流满面,“可他也是我的孩子啊,远周,你别这样,睿睿离不开你,也离不开我。”

“那好,那就走法律程序,睿睿先在九龙苍住着,等判下来之后再说。”

蒋远周丢下这句话后就起身了,老白朝着凌时吟看看,然后跟在蒋远周身后上楼。

来到书房,老白反手将门关上,“蒋先生,今天的事太突然了。”

“哪里突然?”

“周主任那边,已经打草惊蛇了,我以为您至少会在凌小姐面前沉住气,毕竟您已经怀疑到凌家头上了。”

蒋远周闻言,嘴角扯动了下,眼里带有讽刺,却并不像是在笑,“有什么好沉住气的,周主任的线索断了,凌家也没有落下任何的把柄,他们不是白痴,当年能做下那个局,就想过有一天会有人去查。既然这需要时间,我犯不着战战兢兢,还要装作若无其事,我不想见的人,我现在就不要见。”

老白笑了笑,“也是。”

蒋远周的面色却是忽然严肃下去,“我好想记起了一件事。”

“什么事?”

“许情深有一次在饭店昏迷的时候,手上被人涂了红色的指甲油,她说还看到了方晟的日记,还有方晟。我后来调过监控,还打了一个人,那人当时就跟凌慎在一个包厢,就是药监局的。”

蒋远周快步走到办公桌前,“对,我绝对没有记错,但那人姓什么我倒是忘了,老白,你赶紧去查清楚。”

“是。”

“药监局那边,说不定就是这个人搞的鬼。”

“蒋先生,这样看来,事情总会一步步明朗开来的。”

蒋远周坐进办公椅内,手掌落向桌面。

佣人收拾好东西后,是跟着老白一起下去的,凌时吟的行李比较多,毕竟是从小享受惯的,穿戴上向来没有苛刻过自己。

凌时吟坐在客厅的沙发内,老白喊了司机过来,吩咐他将行李拿到车上。

老白见凌时吟坐在那不动,他走过去了几步,“凌小姐。”

“睿睿呢?”

“睡了。”

凌时吟眼眶发酸,泪水决堤而出,“我没做错什么事,怎么会这样?”

“事关蒋小姐,蒋先生这边谁都劝不住的。就像当年的许小姐一样,她无缘无故吃了那么大的冤枉,走的时候却很干脆。”

凌时吟听到这,也似乎听出了些什么,她轻拭眼眶后站了起来。

回到凌家,老白跟司机替她将行李拿进去,凌父凌母正在吃晚饭,一看到这场面,惊得忙放下手里的筷子。

“时吟,怎么了这是?”

凌时吟忍着泪水站在门口,老白冲着过来的两人道,“蒋先生吩咐我把凌小姐送回来。”

“什么叫送回来?”这话听在耳中,怎么就那么不舒服呢?

“这是蒋先生的意思,告辞。”老白说完,转身带着司机离开了。

“站住!”

可老白哪是乖乖听话的人,转眼就走出了凌家,凌时吟回头看看,她面色铁青,眼睛还是肿着的。

“时吟啊,怎么回事啊?”

凌时吟一语不发,抬腿就往外面走,凌母快步追上,拉住了她的手腕,“你去哪?”

“我去找哥。”

“你这样子让我怎么放心得了?”凌母冲着凌父说道,“你给那边打个电话,让凌慎过来。”

凌时吟听到这,伸手抱紧了跟前的凌母。

凌慎来到家里,凌时吟整个人看上去很没精神,他走到沙发跟前,“怎么了这是?”

“你妹妹被人赶出来了。”凌父没好气地说道。

“为什么?”

“你自己问她,嘴巴倒是严实,怎么问都不肯说。”

凌慎坐到凌时吟身侧,拍了拍她的手掌,“告诉哥,为什么把你赶出来?”

“哥,”凌时吟的眼里总算有了一丝亮光,“蒋远周说,当初给小姨吃的药是有问题的,他说这件事跟我们凌家有关。”

“药?”凌慎眉头一挑,“不可能,检测结果应该是正常的。”

“他肯定已经通过别的法子知道了。”

坐在旁边的凌父跟凌母对望了眼,凌母有些不确信地开口,“你们兄妹俩在说什么呢,什么药?”

凌慎沉默了半晌,却好像没将凌母的话听进去,他轻拍了下凌时吟的肩膀,“蒋远周顶多就是知道了药的问题,但再要往深一步的话,他也查不出什么来,目前只是他的怀疑而已,你不要怕,有睿睿在九龙苍,你肯定能回去的。”

凌父沉着面色,“你们两个给我说清楚,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些什么事?”

“爸,我们一直在你的眼皮子底下,能做什么出格的事?”凌慎抬下手臂,胸口又传来撕裂的疼痛,他倒不是怕被责骂,只是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烦心的事。

凌时吟也说了几句,再掉几点眼泪,很快就把话题转移开了。

“时吟,”凌母见到女儿这样,自然心疼地不行,“蒋远周那些都是借口吧,他如今把睿睿留在身边,却摆明了不肯接受你,我忽然有个很可怕的想法。”

“什么想法?”

“还记得上次在医院见到的那个小孩吗?许情深的女儿。”

凌时吟面色微微变了下,“怎么了?”

“你说,她会不会是许情深和蒋远周的女儿?”

“妈!”

凌母却是神色严肃起来,“蒋东霆说许情深那时候没怀孕,你就相信了吗?你想想,蒋远周放着儿子的亲妈不要,却偏袒一个他人妇,还带着孩子,我总觉得不对劲。万一那个女孩真是他的呢?时吟啊,你别傻了,他这是在准备把许情深接回去呢。”

凌慎听到这,不由朝凌时吟看看,“妈说的也有道理,之前没有查,是因为觉得许情深再回来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但现在看来,真是不得不防。”

凌时吟手掌垂在身侧,想到霖霖,想到许情深,不由紧紧攥了起来。“最好的办法,是直接做亲子鉴定。”

如果那个女孩真是蒋远周的孩子,凌时吟想,她肯定会疯掉,连杀人的心都会有。

几日后,保丽居上。

付京笙有事出去了,一整天都没回来,到了傍晚时分,霖霖在家闹得厉害,许情深打算带她出去逛逛。

她带了个双肩包,自己开了车,霖霖坐在儿童座椅内,来到商场停车场后,许情深背上包,然后抱了霖霖下去。

关上门,许情深朝四周看看,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好像有人在盯着她们一样。

旁边的车位上,一对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下来,许情深跟在他们身后,她抱紧了怀里的霖霖,一种暴露在人前的感觉令她加快了脚步。走进电梯后,许情深抱着霖霖缩在角落内,电梯从地下一楼直接上去。

来到三楼,站在跟前的年轻父母抱着孩子往外走,许情深忙跟了出去。

三楼有孩子的活动场,人也比较多,许情深不由松了口气。来到游乐园,霖霖看到里面五彩缤纷的海洋球,兴奋地举高双臂要玩,许情深原本就是带她来打发时间的,不指望还能带了霖霖逛街。

交完费进去,霖霖还小,能玩得项目不多,她喜欢海洋球,许情深就把她放了进去。

霖霖开心地在里面扑来扑去,许情深则坐在旁边。

没过多久,也有别的小孩子过来一起玩。

一名年轻的妈妈坐到许情深旁边。“你家宝宝多大了,好可爱啊。”

许情深笑了笑,“一周岁多。”

“看着都像一岁半的宝宝了呢。”

“嗯,长得好。”

许情深明显是不想跟人有太多的搭讪,她总觉得今天不对劲,心神不宁。她拿出手机给付京笙打了个电话,第一遍时,那头无人接听,旁边的年轻妈妈看着非常热情。“给你老公打电话吗?”

许情深并不认识跟前的人,也做不到自来熟,只能牵了牵嘴角。“嗯。”

第二遍拨过去时,那头的彩铃声刚响起,付京笙的声音就传来了,“喂。”

“还没忙好呢?”

“嗯,这边有点事情,怎么了?”

“没事,”许情深压低眼帘,总觉得身边要有个人才有安全感,“我带霖霖出来了,在游乐园玩呢。”

“让月嫂跟着了吗?”

“没呢,家里需要收拾下,我就没让她出来。”

付京笙似乎起身了,话语关切,“家里乱一点无所谓,以后出门就带着月嫂,你一个人太累。”

“好,那你先忙,我带霖霖玩一会就回去。”

“注意安全。”

许情深听付京笙讲了这么几句话,心里安定了不少,余光睇见跟前的年轻妈妈倒是没坐在跟前了,她下意识朝着霖霖的方向,却看见那个妈妈已经到了霖霖的身边。

“哎呦,这小姑娘这漂亮啊,越看越喜欢。”话音未落,手掌已经要摸向霖霖的脑袋。

要换在别人眼里,这个动作可能是再正常不过了,可许情深天性敏感,特别是霖霖的身世需要隐瞒,她知道一根头发就能得出一张亲子鉴定书。

------题外话------

亲们,昨天的活动,公布如下:

答案是:第一卷第23、24章。冈本。慧民药店。一万元左右。情深撕开了一个避孕套,然后把空的包装袋给快递员拿回去给万毓宁。

恭喜读者anan914最快回答正确,请加群:140370093,找群里的茜茜登记收货地址。

谢谢亲们如此热情地参与活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