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蒋先生要饭吃/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坐直身,“你干什么?”

“看看你是不是真睡着了。”

“我只是眯一下而已。”

蒋远周特自然地将手里的奶茶递过去,“喝点热的。”

许情深捧在手心里,指尖逐渐恢复了暖意,她喝了两口,体内的寒气被驱尽,舒服多了。

很快,老白也回来了,双手插在兜内,回到副驾驶座上,他砰地带上车门,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袋东西。

许情深吃着杯子里的珍珠,一口一个,目光盯紧了老白,手却并没有伸过去。

老白将东西朝她旁边的座椅内一丢,“许小姐,这是您要的。”

“老白,收银员有多看你两眼吗?”

“没有。”

许情深轻笑,“就是,现在都什么世道了,男人买这些东西很正常。”

老白面上的红还未褪尽,他知道许情深这是故意的,老白坐了会,回头忽然说道,“蒋先生,找个地方让许小姐收拾下吧,这样回去多难看?”

许情深咬着嘴里饱满的珍珠朝他看看,蒋远周点了头,“去酒店。”

她忙咽了下,“我不去,我回家。”

“许小姐,我不介意替您再去买回衣服。”

“回到了家就没什么难看的了。”

蒋远周的面色却是有些不好看,“你就不怕这样被他看见?”

“被谁?”

“明知故问。”

“这样怎么了?”许情深摆出一副不解的表情,“夫妻之间没什么是不能看的。”

蒋远周眉间起了褶皱,视线猛地落向许情深,她眸光对上他,“既然你要送我回家,我肯定是感激的,但其余的事就算了。”

许情深朝着司机说了个地址。

蒋远周看她面色发白,肯定是身体不舒服,他让司机抓紧,然后就靠回了座椅内。

来到许情深的住处,车子缓缓向前,门口有保安,许情深说道,“在这停车吧。”

“外面在下雨,你要走进去?”

“没关系,雨下的不大。”

他们没有通行证,保安过来,许情深要去开车门,蒋远周一把拉住她。老白将车窗落下去,保安认识许情深,见到她坐在后面,便放了行。

车子继续往里开,许情深将肩上的大衣取下来。

“披着吧。”

“不用,”许情深朝外面看看,“待会也别到我家门口。”

蒋远周听着,胸腔内瞬间被什么东西给塞满了似的,“你怕他?”

“不是,只是不想他心里不舒服。”许情深朝着男人微笑,“你应该能理解吧,付京笙挺小气的,不过换做是我,我也小气。”

蒋远周面色绷紧了,像是一根拉到极点的弓弦,车子还在继续向前,许情深敲了敲车窗,“停啊。”

蒋远周没开口,司机就只能往前开,到了付京笙的家门口,老白说道,“停。”

许情深将大衣还到蒋远周手里,“给你。”

“披着回去。”

“你想让我引起家庭矛盾吗?”

许情深拿过自己的包,将包带调整下,斜跨之后挡在后面,然后一把推开了车门下去。

刚走到白色的围栏前,就看到付京笙撑着伞出来了,一手抱着女儿,许情深打开门进去,付京笙将伞遮过她的头顶。

“妈妈——”霖霖乖巧地扑向她。

许情深接在手里,然后在她脸上亲了口,付京笙的视线越过许情深头顶,看向了停在门口的那辆车。

“里面是谁?”

许情深朝他看了眼,“蒋远周。我跟闵总出去,他非要送我回来。”

付京笙伸手揽住许情深的肩膀,然后拥着她往里走,“以后别让他送,我会吃醋。”

“吃谁的醋?我的吗?”

“难道我还能喜欢蒋远周不成?”

许情深脸上拉开笑来,“不一定啊,蒋先生也生了一副好皮囊。”

付京笙朝她肩头拍了拍,“都跟你说了,我喜欢女人……”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很快就走进了别墅内,蒋远周目光盯着外面,老白朝司机使个眼色,司机忙发动车子。

星港医院。

夜幕早就在时钟扫向不到六点的时候降临了,如今,星港不远处的钟楼上,时间扫过了晚上十许。

医院里面灯火通明,可是医院的门口,只偶尔有几个人经过,路灯昏暗,仿佛也是昏昏欲睡。

忽然,一辆金杯车驶进黑暗,只是在夜色中若隐若现地出没,司机一脚刹车猛地踩住,黑色的门被拉开,一个黑影被推了出去。

有扑通的沉闷声传出去,里头的人快速拉上车门,“开车!”

司机加速,车子发来一阵声响,随后很快消失在夜色中。星港的保安还未来得及反应,他从值班室出来,他几步走到那个黑影跟前,低头仔细一看,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

翌日。

蒋远周刚走进星港的办公室,老白就推门进来了,“蒋先生!”

男人头也没抬,“做什么,火急火燎的!”

“昨晚医院门口捡到一个病人,是个年轻的女孩,伤得非常重,目前还在抢救当中。”

“怎么伤的?”

老白上前两步,“被人殴打,脸都肿了,已经看不清本来的模样,脾脏和肾脏都有一定程度的损伤,胸骨还被打断了几根……”

蒋远周听到这,脸色微变,老白继续说道,“目前联系不到她的家人,但是需要手术,而且后期的费用……”

男人一挑眉,“我不差钱,是条人命当然要救,让手术室那边竭尽全力。”

“是。”

“报警了吗?”

“报了。”

蒋远周坐回办公椅内,既然有了警方的介入,相信事情很快能明朗。

事发后的第二天。

许情深刚接完诊,许旺的电话就来了。

“喂,爸?”

“情深,丁月最近有跟你联系过吗?”

许情深转动着手里的签字笔,“没有啊,怎么了?”

“她两天没回学校了,你小婶婶打电话来,你们以前关系很好,想看看她有没有找你。”

“没有,学校方面没消息吗?”

“没,打她手机是关机。”

许情深心里一急,“报警了吗?不会出事吧?”

“你婶婶她们现在去派出所了,那等有了消息再说吧……”

挂上电话后,许情深不由出神,丁月今年也就十八九岁吧,她们两家算是很远的亲戚,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血缘关系,只是家里离得比较近,从小她和许情深关系就不错。

到了下午时分,许旺的电话又来了。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许情深快步走出医院,她在外面拦了辆出租车,一坐进去,她就迫不及待冲司机说道,“星港医院!”

来到星港,许情深已经顾不得星港和蒋远周的关系,她快速来到住院部,刚走进病房,就听到里面传来哭声,“月月,是谁啊,谁把你打成这样?”

许情深走了进去,看到一个女孩躺在床上,脸上有伤口的地方贴着纱布,鼻梁青肿不堪,两侧的颧骨也是不正常地高耸着。站在床边的医生看到她,吃惊地轻喊一句,“许医生?”

她朝对方点下头,然后走了过去,“这是我妹妹,伤得怎么样?”

“很重,如果不是抢救及时的话……”

许情深面色严肃,医生压低声音道,“当时蒋先生吩咐了不惜一切代价要救,连个家人都没有啊,就被丢在了医院门口。”

许情深一惊,看向旁边的妇人,“小婶婶,这是怎么回事啊?”

丁妈妈哭着摇头,“我也不知道啊,问她,她一句话不肯说。”

“月月,”许情深弯腰凑到女孩面前,“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丁月双眼肿成一条隙缝,“我,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许情深拧眉,“谁打你的,你难道没看见?”

“我真不知道,别问了……”

“许医生,这是你的亲戚吧?”

“是。”

“先去把费用结算下吧。”

许情深点下头,知道这也是医院的规矩,小婶婶听到这,站起身来,从包里将医保卡掏出来。

病房内很快就只剩下两人,许情深看向病床上的丁月,她印象中的女孩开朗活泼,可如今再一看,她好似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即便被救回了一条命,可全身都在发抖。

没过多久,丁妈妈回来了,一脸的愁容,“情深,你看月月这样,能转院吗?”

“怎么了?”

丁妈妈有些为难,“医药费太贵了,而且都要自费,我卡上没那么多钱,她爸在送过来了,但是后期的费用……这样下去肯定吃不消。”

“小婶婶,月月伤得这样重,别折腾来折腾去了,再说在东城,哪家医院也比不过星港啊。”

丁妈妈没说话,坐回了床沿,伸手抹着眼泪,“月月,你总要告诉妈妈一声,为什么伤得这样重吧?”

丁月痛得全身都不能动弹,只是闭起了双眼不再说话。

许情深表情凝重,她心思敏感,有些事不得不弄清楚,她走到床头,弯腰盯着丁月,“月月,你老实告诉我,你没有被侵犯吧?”

丁月一听到这,忽然发疯了似的,“没有,没有,没有——”

丁妈妈听到这,脸色也唰的变了,她之前根本没想到这点。

许情深快步走了出去,找到丁月的主治医生,她说明来意后,主治医生轻摇下头。“我们当时只负责抢救,都生命垂危了,好几个科室联合抢救了一整晚呢。”

“那现在还能查吧?”

“但这也要患者肯配合才行。”

“那孩子是我妹妹,现在问她,她什么都不肯说,我怕真有那种事的话……会错过最佳的取证时间。”

主治医生轻点下头,“我理解,你好好劝劝她吧,就算真的有,也不是多丢脸的事,毕竟她是受害者。”

“能不能想个办法,比如假借清理伤口……”

“许医生,这责任谁也担不起啊,到时候病患闹起来的话,传出去也不好。”

许情深闻言,只能轻点下头,“好吧,谢谢。”

回到病房,丁月谁都不想见,让丁妈妈关紧了病房的门。丁妈妈站在门口不住啜泣,“情深,听了你的话后,我提心吊胆到现在了,一个女孩怎么会无缘无故被人打成这样呢,肯定有问题。我们虽然报了警,可月月不肯配合,你说怎么办啊?”

“小婶婶,你先别急,我想想办法。”

屋内,传来丁月的叫唤声,丁妈妈见状,只得先进去。“情深啊,你先回家吧,也不早了。”

许情深是医生,知道有些检查做得越早越好,丁妈妈只以为今天和明天都是一样的,也不好意思拉着许情深在这陪着。

星港的办公室内,蒋远周拿起挂在椅背上的大衣,准备出去。

老白接了个电话,然后冲着男人的背影说道,“蒋先生,那个女孩跟许小姐是亲戚。”

蒋远周来到门口,门已经被他打开了,他忽然顿住脚步,“你说那个差点被打死的女孩?”

“是。”

“怎么哪都有她的事。”

“东城就这么大,是个人都要和医院挂钩,许小姐是医生,家里的亲戚朋友有事,肯定都会第一时间麻烦她。”

蒋远周将门轻推上,“她来了吗?”

“来了,那女孩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许小姐想给她做个检查,但这种事患者本身不肯的话,医院不能强求。”

“确实,一个女孩深夜被丢在医院门口,还被打成了那样,许情深的担忧很正常。”

老白跟在蒋远周身后,“话虽这样说,但那女孩情绪很不稳定。”

“这种事不难,动动脑筋很容易完成。”

老白有些吃惊,又有些不确定,“蒋先生,您已经救了她一命,这种事就别掺和了。”

“万一那女孩真遭遇了什么事呢?给许情深一个心安吧。”

“蒋先生……”

蒋远周走了出去,老白带上办公室的门,在许情深面前,蒋先生好像并无多少原则可言,以前是这样,如今还是这样。

车子开出星港,蒋远周视线望出去,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就站在门口。

许情深和医院的保安正在说着什么,依稀能看到她走来走去的样子,应该是在询问丁月当时被扔下车的情况。

男人示意司机停车,许情深站在丁月被丢下的地方怔怔出神,地上忽然出现一个长长的影子,他站定到了自己身侧,就不再动了。

保安率先打过招呼,“蒋先生。”

许情深扭头朝他看看,两人相对无言,保安继续方才的话。“当时正好是我值班,我还以为什么东西呢,跑出去走近一看才发现是个人,当时就快不行了……”

许情深听着,不由一个哆嗦,想起那样的场面,整个人都在发寒。

蒋远周朝着保安扫了眼,保安立马噤声,不说话了。

老白坐在副驾驶座内,后面有人按响了喇叭,老白朝着司机说道,“找个地方停车,看来还得有一会。”

“是。”

蒋远周站了会,风刮在脸上,就跟匕首划过去似的。“怎么还不回家?”

许情深张下嘴,但还是将想要说的话吞咽回去了,“嗯,马上就走。”

他知道她想做什么,可这是在他的医院,许情深明知道只要他一句话,就能给丁月争取到最后的检查机会,可她就是不说。

蒋远周的目光落到她脸上,她小脸被冻得通红,鼻子也是红红的。

“现在还不算太晚,你要不放心,你就回医院,我已经让人安排了医生过去。”

“安排医生做什么?”许情深问道。

“你不是担心她有没有被侵犯吗?”

许情深视线定格在男人英俊且立体感十足的脸上,“所以……”

蒋远周朝着医院看去,“她浑身上下都是伤,清理伤口时先做个最基本的检查,如果真有不好的情况发生过……我也会帮你。”

她敛起了眼中的防备,许情深穿着单薄,如今又是大晚上的,那么瘦,站在寒风里感觉都能被风吹跑。

蒋远周皱起眉头,眼里的不悦很明显,“为什么总是不肯多穿衣服?”

“在医院有暖气……”她下意识就回了他的话。

蒋远周嘴角不经意勾勒下,“进去吧,里面暖和。”

“好。”许情深双手插在兜里,走出去两步,她回头又朝着蒋远周看看,男人轻挑下眉头,“怎么了?”

她摇摇头,然后快步往里走。

要换了别人,许情深肯定毫不犹豫说声谢谢,可面对蒋远周时,那话却卡在了喉咙里,就是出不来。

她大步往里走,来到丁月的病房前,许情深没有敲门进去。

没过多久,医生出来了,还有丁妈妈。

许情深上前步,对方看到她,笑了笑道,“许医生,别担心,处女膜完整。”

这话已经是最有分量的了,丁妈妈长长呼出口气,伸手拍着胸口,“太好了,太好了。”

许情深神色一松,“谢谢啊。”

“这孩子伤得很重,看来还要在医院住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医院已经接到通知了,她的医保卡虽然不能报销,但还是按着报销的费用走。”医生朝着丁妈妈说道,“你们今天不是交了一笔钱吗?医院后来承担了一大半,还有几万块钱就放在里头吧,作为后期的费用,到时候出院再结算。”

“真的吗?”丁妈妈脸上总算有了笑意,“真是太谢谢了,你们救了我女儿的命,还这么照顾我们……”

医生走后,许情深看眼时间,“小婶婶,你照顾好月月吧,她现在情绪还未恢复稳定,我也不进去了,明天再过来。”

“情深,麻烦你了啊。”

“您别客气。”

许情深走出星港的时候,蒋远周的车还在门口停着,她刚要装作没看见,司机就按响了喇叭。

老白落下车窗,“许小姐。”

许情深站定在原地,“嗯。”

她这样的反应,老白倒是难接口了,他轻咳声,“上车吧,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打车就好。”

这话传进了车内,蒋远周也将车窗落下去了,“大晚上的,你难道也想遇上跟你妹妹一样的事?”

许情深一听,心里倒真有些害怕起来,蒋远周见她还在犹豫,“把你送到保丽居上的正门口,车子不开进去。”

她听在耳中,然后走了过去。

坐上车后,蒋远周问道,“晚饭吃了吗?”

“不饿,家里有阿姨,已经做好了。”

蒋远周闻言,也是说话算话,将许情深一路送到保丽居上后,就让她下车了。

回到家,月嫂带着霖霖正在玩,许情深进去,没看到付京笙的身影。“付先生出去了?”

“没有,他在楼上。”

许情深先去厨房洗了手,“我上去喊他,准备开饭吧。”

“好的。”

许情深来到付京笙的卧室,门是开着的,里面并没有人。她又来到书房跟前,轻敲两声。

“谁?”

“是我,吃晚饭了。”

“好。”男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许情深手落到门把上,却发现门是反锁着的。没过多久,有脚步声传来,付京笙打开门走出来,许情深轻笑,“做什么呢,搞得神神秘秘的。”

“我只是不想工作的时候分心。”付京笙随手将门带上。

到了楼下,付京笙甚至没问一句许情深为什么回来的这么晚,倒不是不关心,而是他在书房坐了一天,已经没了时间概念。

晚饭过后,霖霖闹着要和付京笙玩,男人陪了她一会,等到许情深收拾好后,他又上了楼。

第二天,许情深去医院探望丁月,她白天要上班,也只能傍晚过去。

警察来过了,可还是一句话问不出来,女孩伤势严重,只好先让她把伤养好再说。

走出医院的时候,许情深饥肠辘辘,一抬头,就看到老白坐在车内,朝她招了招手。

这下好了,家里有个人住在星港,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啊。

蒋远周打开车门,“过来。”

许情深摇头,“不用送我了,我自己打车。”

“去吃晚饭。”

“我不吃。”

男人干脆下了车,“许情深,我好歹帮了你不少忙吧,至今为止没听你说一句谢谢就算了,你这人情世故还能不懂吗?是不是要请我吃顿饭?”

“蒋先生,你这是在跟我要饭吗?”

“我一直在等你主动请我,可你这么小气。”

许情深拧了拧眉头,“行吧,请你吃顿饭,我心里也好受些,免得总欠了你什么似的。”

两人坐到车上,许情深放下包,“吃什么?”

“满江宴。”

司机听闻,朝着那个地方开去,许情深反正听都没听过。

来到满江宴后,许情深跟着蒋远周下去,原来就在湖畔,一眼望去,玻璃的长廊远远延伸出去,里面灯火通明,一座座玻璃房搭建出来,里面几乎没什么人。蒋远周带着许情深往里走,“这儿的夜宵生意特别好,所以这个时间点人少。”

许情深噢了声,跟蒋远周选了个位子坐下来。

不远处的桌子跟前,围坐了五六名年轻的小伙子,桌上摆满了酒瓶,看来喝了不少。

许情深让蒋远周点菜,男人也不客气,拿过菜单仔细研究起来。

“我跟你们说,爷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事不敢做?人我都敢杀了,以后别有人惹到我头上,不然的话……我,我见一个杀一个。”

许情深皱起眉头,这些小屁孩,一看就是被家里人宠坏了的,吹个牛皮也不怕天给吹破掉。

“行了行了,”旁边的同伴按住他的肩膀,“这可是在公共场合。”

“公共场合怎么了?”年轻的男人挥开对方的手,“那个苏畅,装什么装啊?爷追她,那是看得起她,还给我摆面子,最后还不是被我给办了吗?她给我下跪求饶都没用了,哈哈哈哈,我用一个塑料袋罩在她头上,没想到就这么死了……”

许情深拿了茶杯在喝水,听到这,手猛地一抖,蒋远周的视线也抬了起来。

旁边的几人伸手要去捂那人的嘴,“你真喝醉了,胡说八道什么啊?”

“走开,鬼才他妈胡说呢!”男人说得起劲,将旁边的人一把推开,“还有那个跟着苏畅的女生,也是华富高中的吧?笑死我了,当时都要吓尿了,被我一顿好打,真可惜啊,最后没给她也套个塑料袋。”

许情深手里的茶杯砰地落到桌上,大半杯茶水洒了出来。

蒋远周一把握住她的手掌,发现她手是冰冷的。

许情深嘴唇有些哆嗦,冲着他说道,“丁月就是华富高中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