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能随随便便收买我的,只有你/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远周握着她的手紧了紧,拇指在她手背上摩挲几下。

那一桌上,其实大家都喝得不少,又年轻狂妄的,另一个人也站起身来,脚踩在一张椅子上,“怕什么,死个人而已,一千万买条命够不够啊?”

许情深唇瓣颤抖,觉得害怕,她朝蒋远周看去,“他们说的会是真的吗?”

“不一定。”要说一般人,如果手上沾了人命,绝对不敢大肆宣扬,可这帮一看就还是孩子,况且喝了酒,兴奋之余说出来炫耀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同伴当中,还有两个是比较清醒的,也胆小,目光时不时看向许情深和蒋远周。

他们按住朋友的肩膀,“今天都喝差不多了,走吧走吧。”

“走什么啊?你怎么这么胆小?”

“就是——”

“我奶奶还信佛呢,天天在家吃斋念佛,我可不信这套,我就不信那苏畅还能回来找我索命——”

蒋远周将许情深掉在桌上的那只茶杯放好,然后替她重新倒了杯热茶。

“行了!”其中一个朋友脸色都变了,“别发酒疯了,这不是在家里!”

“在外面,我也是爷……”

那朋友朝着许情深这边一指,“看见有人在了吗?”

正在发酒疯的两个男孩目光掠过来,然后有片刻的停顿,其中一人踢开椅子,摇摇晃晃走来。

蒋远周握住许情深的手,她想要起身,却被他制止住了。

几个人全部都来到了桌前,高高站着,蒋远周修长的手指在茶杯杯口上轻扫了圈,目光轻抬,面色严肃,却是不怒而威。

“喂,你……你们听到什么了?”先前被说胆小的那个男孩率先开口。

许情深盯着这一张张年轻的面孔,看得出来,平时各个都是张扬的主,她的视线落回自己手上,体内的寒意被驱逐干净,许情深这才意识到,她的手掌一直被蒋远周箍在了掌心内。

她忽然觉得整个人底气十足,“该听到的,都听到了。”

那男孩脸色大变,拉了拉同伴的手臂,“这可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为首的男孩下巴一抬,眼睛对上许情深,然后就挪不开了。“哎呦,这女人长得好看啊,比苏畅还好看。”

蒋远周左侧的眉头轻挑,拿起桌上的茶壶,将手边茶杯斟满。

“该听到的都听到了?听到爷心里想睡你的话了吗?”

许情深面色变得难看起来,刚要开口,就看到眼里一道黑影掠过去,蒋远周迅速起身,右腿踹出去时正中男孩的肚子,力道又大又猛,许情深就看那人几乎是倒退着飞出去的,然后就是砰地一声,双膝跪在地上,捂着肚子再也起不来了。

旁边的几个同伴懵了,面面相觑,但很快就反应过来。

“给我打。”

蒋远周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跟一帮小屁孩干架的时候,第二个冲上来的男孩挥着拳头,被他一脚踢中膝盖,啪地就给跪下了。

其余几人没再扑过来,纷纷过去将两名同伴搀扶起身。

第一个被踹倒的人叫嚣着,“你知道我是谁吗?”

蒋远周沉住气轻问,“你是谁?”

“我爷爷是宋敬东,知道吗?”

他手朝着蒋远周指了指,旁边的同伴捂住他的嘴,“别说了行不行?”

“宋敬东?敬德地产的董事长?”

“是!怕了吧?”

老白听到里头的动静,也走了进来,许情深站起身,走过去几步,被蒋远周一把拉回来后挡在身后,她只能探出半边身子,“所以,你是敬德地产董事长的孙子,你杀了个女孩叫苏畅,还把另一个女孩打成重伤,是不是让人丢到星港医院的门口了?”

姓宋的男孩手掌按住肚子,“怎么,怕了啊?”

“是,一听就害怕了,就不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吹牛呢?”

“爷有必要跟你……”

旁边的两人忙按住男孩,站在前面的另一人吓得酒也醒了,走过去一把捂住男孩的嘴巴,然后冲着许情深说道,“喝醉酒了而已,说的话不能当真。”

男孩被人驾着,更加觉得气势足了,一条腿做了个要踹人的姿势。

许情深不甘心他们就这样走掉,她甩开蒋远周的手大步上前,“把话说清楚,你们在哪杀了人?”

男孩们急了,知道闯祸了,着急要走,许情深追过去,前面的一人见状,手掌摸向腰际。蒋远周说了句小心,上前扯过许情深的手臂,男孩手里的匕首朝着前面一扫,蒋远周堪堪躲过。老白过去伸手擒住对方的手腕,另一人却拿了刀子也扑过来了。

几个小男孩就跟不要命似的,蒋远周着急护住身后的人,眼看着他们逃出去,追也白追,老白回过头来,着急出声,“蒋先生,您没事吧?”

蒋远周朝许情深看了看,“伤到哪了吗?”

许情深摇了摇头,几个男孩消失在夜幕中,很快就不见了,她惊魂未定,余光扫过蒋远周的袖口处,她拉过他的衣袖,看到呢子的布料已经被割开了,所幸没伤到里面。

“没,没事吧?”

蒋远周心里微暖,“没事。”

“我想去趟医院。”许情深着急就要走。

男人伸手拉住她的手臂,“先把晚饭吃了。”

“我等不及了,心绪不宁的。”

蒋远周知道许情深听了那些话,肯定什么心思都没了,他让老白过去喊了司机,然后赶回了医院。

星港。

病房内,丁妈妈陪在床边,丁月还不能进食,脸上的伤口肿的吓人。许情深敲门进去,蒋远周站在外面,丁妈妈看到许情深时,吃了一惊,“情深,你还没回去?”

“小婶婶,有些事我想问月月。”

“怎么了?”

许情深来到病床前,弯腰盯着床上的丁月,“月月,有件事你必须跟我说实话。”

丁月还是不想见人,她别开脸,许情深面色严肃,“你认识苏畅吗?”

丁月大惊失色,目光咻地对上许情深,“姐,你……”

“真的认识?她是你朋友是吗?”

“不,不要……不要说了。”丁月勉强抬起右手,遮住眼帘,“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在哪?”

“别说了,救命啊——”

丁妈妈在旁边被吓懵了,“情深,究竟怎么回事啊?”

许情深轻按住丁月的肩膀,“月月,这可不是小事,那个叫苏畅的女孩,是不是死了?当时你也在场是不是?”

“不,不——”丁月眼泪淌了出来,整个人发抖,“我什么都不知道。”

“情深,”丁妈妈着急地走过去,拉住许情深的手臂,“你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月月,有些事是瞒不住的,况且你伤成这样,已经惊动了警方。”

“胡说,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你们走,走开!”

丁月情绪激动地挥着手,这样一动,痛得面目狰狞,“妈妈,好痛。”

丁妈妈吓坏了,“月月,没事吧,别吓我啊。”

蒋远周抬起手掌,在门板上轻敲两下,许情深蹙紧眉头,听到声响往外看去,蒋远周朝她手指轻勾,许情深见丁月这样,只能暂时出去。

到了外面,蒋远周将门带上,“其实已经不用再问了,你心里应该有答案了。”

许情深轻摇头,“我觉得很难以置信,不会是真的吧?”

“我已经让老白去警局了,如果真有苏畅这么个人,这样无缘无故失踪几天,家里肯定也报警了。”

门口有一张椅子,许情深坐了下来,面色微微发白。

蒋远周的身影落到她身上,许情深手掌按向胃部,男人看眼时间,“先去吃点东西。”

她难受地闭了闭眼睛,头微微往下垂,蒋远周一把握住她的胳膊,将她提起身,许情深手臂甩了下,却没甩开。

两人往外走了几步,许情深脚步虚晃,她这人不金贵,可偏偏胃却金贵的很。

走出住院部,许情深推开蒋远周的手,“我回去也很快,家里有饭。”

“你要实在不想浪费时间,我们就去食堂。”

许情深摇头,“我不想被人看见我们在一起。”

“有这样见不得人吗?”

“不是,既然没在一起了,避避嫌不是应该的吗?”

蒋远周压抑着情绪,对着许情深,他又发不出来,经过医院内的超市,蒋远周一把将她扯进去。

“干什么?”

“先吃点,垫垫肚子。”

许情深朝他手背上拍了下,蒋远周将她拽到货架前,她看到各种牌子的方便面,肚子饿得越发难受了,“那吃点面吧,饼干什么的我也吃不下。”

“好。”

许情深伸手,准备拿一桶老坛酸菜的,蒋远周却将她的手推开,“这是辣的吧?”

“还好。”

“换。”蒋远周说着,给她拿了另外一桶。

许情深看看,皱眉,“我不爱香菇炖鸡面,没味道。”

“没指望你尝出鱼翅鲍鱼的滋味,垫垫肚子而已。”

蒋远周说着,拿了两桶面去付钱。超市内就有热水,许情深坐在窗边的简易台前,过了一会,蒋远周走过来,递给她一碗面。

许情深接过手,打开一看,里面连面汤都瞧不见。

“我倒掉了,”蒋远周坐到许情深旁边,“你吃点面,汤里头都是防腐剂。”

许情深嘴角轻搐,“你知道我们以前上学的时候,要诅咒一个人的话,都怎么诅咒吗?”

“不知道。”

“祝他以后买的方便面里,永远没有调料。”

蒋远周打开自己的那一碗,许情深凑过身去看,一样的,男人朝她看看,“这是冷笑话吗?我听不出有什么好笑的。”

许情深不再理睬他,捧着碗面开始吃,所幸,蒋远周只是倒掉了汤,没有丧心病狂到不放调料。

她速度比他快,将空碗放到桌上后,许情深朝着旁边的人看去。

蒋远周左手拿着方便面的碗,手腕上的名牌表修饰着男人修长好看的手型,镶嵌在侧脸上的眼睛幽暗如墨,薄唇微动,喉间也轻轻地滚了下。

许情深有片刻的恍惚,好像突然失忆似的,她问自己,蒋远周怎么会坐在这?

但脑子里很快就清醒了,原来,他是在陪她。

许情深双手交握,他实在没理由在这陪她。

包里的手机忽然响起,许情深拿出手机,看一眼来电显示,是付京笙打来的。

她赶忙接通,“喂。”

“怎么还没回来?”

“噢,我有个亲戚住院了,我在这看望下。”

“晚饭吃了吗?”

许情深余光看向蒋远周,“吃了。”

“那好,回来的时候注意安全。”

“好的。”

许情深说了几句,然后挂断通话,她起身后将手机放回包里,“我要回家了。”

准备送她回去的时候,老白过来了。

他坐进车内,气喘吁吁,先示意司机开车。

“怎么样了?”蒋远周问道。

“是有个女孩叫苏畅,家属报了失踪,至今没找到,就是华富高中的学生,而且她平时和丁月走得很近,我已经把情况跟他们说了……”

许情深听到这,只觉全身都凉透了,“那个女孩十有八九已经遇害了,难道真是被那些人给害死的?”

蒋远周接过句话,“这样的可能性非常大,还有丁月,她可能是目击者,看见了整个过程。”

车内瞬间安静极了,许情深能听到外面传来哗哗的风声,车子一直开进了保丽居上,到了门口,老白轻喊出声,“许小姐,到了。”

她一惊,整个人动了下,目光怔怔看向蒋远周。

男人心里一动,下意识伸手,想要将她揽到怀里,蒋远周知道她此刻需要一个怀抱,面对他伸过来的手,许情深却是很快有了反应。

她拿起旁边的包,然后推开车门下去。

许情深没有再回头,一路直接进了屋。蒋远周掩不住眉宇间的失落,老白见状,让司机开车。

回到家后,月嫂正在客厅看电视,见到许情深时起身问道,“付太太,您吃过晚饭了吗?”

“家里还有饭菜吗?”

“有有有,给您留着呢。”

许情深朝四周看看,“霖霖呢?”

“睡着了,我抱到楼上去了。”

“付先生呢?”

“跟昨天一样,在书房忙了一天,吃饭的时间都很匆忙。”

许情深噢了声,付京笙有时候特别闲,但有时候工作来了,忙起来都是整日整夜的。许情深端了饭菜出来,胃里面还没饱,可却吃不下几口东西了。

她视线落到空空的楼梯口,忽然觉得今天回来的路好像特别短,一下就到家了。

许情深心里没底,也找不到一个能说话的人,在这一刻,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寂寞袭上来。她脑子里无法抑制地想到了蒋远周被割开的袖口,想到了他吃的那桶方便面……

人啊,脆弱起来真要命。

第二天,许情深顶着黑眼圈起床了,来到楼下,付京笙正在逗着霖霖玩,见到她下来,付京笙冲霖霖道,“快看,一只大熊猫下来了。”

许情深轻揉下眼睛,“这么明显吗?”

“昨晚没睡好?”

“嗯,老是做恶梦。”

许情深走到客厅,将电视打开,付京笙递给她一杯牛奶,吃到一半,早间新闻就开始了。

许情深陆陆续续听到一些关键词,“今早……一名男子晨练经过五福山,无意中发现……”她抬下头望去,付京笙的注意力也被拉了过去。

“后来警方介入调查,一具女尸……”

许情深放下手里的面包和牛奶,再也吃不下了,她只觉喉咙口堵得难受,付京笙朝她前额摸了摸,“看吧,女孩子晚上就是不能单独出门,现在外面太乱了。”

“是啊。”她随口应了声,付京笙凑近她看看,“以后再要晚回来的话,打电话告诉我,我去接你。”

“嗯,好。”吃过早饭,许情深就出门去上班了。

中午时分,她抽空去了趟星港医院。

走进病房,丁妈妈怔怔坐在床边,看到许情深进来,急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许情深上前步,“小婶婶……”

丁妈妈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警察一早就来过了,真的找到了一具女尸,说是已经找家属确认过了,是月月的那个朋友。”

许情深朝病床上的丁月看了眼,她走近一步,“你朋友遇害的时候,你是不是在场?”

丁月伸手捂住脸,丁妈妈走过去将病房门关上,“警察也问了同样的问题,可她就是不肯说啊,但这种事能瞒得了吗?”

“月月,你要再这样下去的话,没人能帮你。”

丁月早就害怕的不行了,她伸手拽住许情深的衣袖,“姐,我……我可能杀人了。”

“什么?”

“月月!”丁妈妈吓得几乎是一屁股瘫在了地上。

许情深双手撑在病床旁,弯腰盯着丁月的脸,“别害怕,跟我说清楚。”

“他们逼着我捅了苏畅一刀,用刀逼着我的……我也不知道我使了多少的力道。”

“他们是谁?”

丁月慌忙摇头,“不知道,都戴着头套,”她害怕地边哭边说道,“一个人把苏畅打得遍体鳞伤,还把她……我当时就是和苏畅一起准备回家的……”

许情深听着,牙关都在颤抖,“然后呢?”

“苏畅自始至终都在反抗,可是我不敢,我就一直求饶,让他们放了我,他们逼着我拿了刀子……说人是我杀的,如果这件事被人知道,我就是杀人凶手。”

丁妈妈怎么都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杀人破案,这些以前只有在电视上才出现过。

“这种事你不能隐瞒,必须告诉警察。”

“不行,我没想杀人……”

“月月。”许情深按住丁月的肩膀,“人肯定不是你杀的,我那天跟人出去,遇到一帮喝醉酒的人,苏畅的名字我也是从他们嘴里得知的。他们亲口承认,杀了人,还把一个女生打到重伤,你别怕,这件事你也承担不下来,勇敢一点行不行?”

“姐,你帮帮我……”

“那你先要保证,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给警方。”

“他们会不会把我抓起来……”

许情深连声安慰,“不会,别怕。”

她走过去将丁妈妈搀扶起来,“小婶婶,你快跟小叔叔商量下,找几个稳妥点的长辈,警方那边必须实话实说。”

“好,好……”

许情深走出住院部的时候,双脚像是踩在棉花上似的,有些事只有经历了才会觉得不可思议。

一路出去,她几乎都是垂着头的,出门的时候差点撞上个小孩,许情深吓得忙收回神。

她说了声对不起,不远处,却有一阵熟悉的嗓音传到耳朵里。

许情深抬头看去,看见了老白的身影,不出意外,蒋远周就在他旁边。

老白接了个电话,车子没有开进星港,就在门口等着,许情深装作没看见他们,压下脑袋往外走。

她和他们隔得不远,所以能听清一些说话声。

老白脚步似乎放慢了些,然后将手机递向蒋远周,“蒋先生,是敬德地产那边的人。”

“什么?”

许情深听出蒋远周话语中的吃惊,她也惊了下,敬德地产……不就是那天那个男孩嘴里说过的吗?

蒋远周接过手机,说了两句话,通话就挂断了。

许情深就跟在后面,蒋远周朝着不远处看去,然后冲老白说道,“宋敬东都亲自来了,就在那辆车里面,我去会会。”

“他为什么会找您?”

许情深加快脚步,忽然走到蒋远周身侧,她下意识拉住他的手臂,然后拦在了他跟前。

面对突然冒出来的人,老白吓了跳,“许小姐,你怎么在这?”

“那天说杀了人的男孩,他爷爷就叫宋敬东吧?还有那个叫苏畅的女孩找到了,她真的遇害了……”

蒋远周的目光望出去,看到一辆车停在医院对面。

他朝许情深看了眼,“我去去就回。”

“别去!”许情深不由说道,“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如果那个男孩要脱罪的话,丁月就会成为替罪羊,宋家说不定已经在行动了。”

蒋远周冲着一旁的老白道,“看好她。”

许情深见他抬起脚步,不由分说上前,“我也去。”

男人一把扣住她的肩膀,将她推到老白旁边。老白见状,伸手拽住许情深的手臂,将她塞到了车内。

蒋远周走到医院对面,司机下来替他打开车门,许情深看着他坐了进去,司机一直就守在外面没有离开。

约莫半个多小时后,许情深才看到蒋远周下来。他回到车子跟前,一把拉开车门后坐进来。

许情深看见那辆车已经开走了,蒋远周摘下手套,车内的暖气充足,“那晚的事,宋敬东已经知道了,是替他孙子来道歉的,说是小孩子不懂事胡乱说话,让我别放在心上。”

“可他说的话,却能跟命案对上。”许情深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他找你,仅仅说了这几句话吗?”

“不,他说了,醉酒的胡话不能当真,他希望……我能当那晚的事没发生过。”

“什么?”许情深听闻,冷笑了下,“那你答应了吗?”

蒋远周没说话,目光落向前方,司机已经发动了车子,许情深脑子里稍稍理了一下,有些事就很清楚了。

那个男孩肯定知道酒后闯祸,说了不该说的话,杀人是事实,将人打成重伤也是事实,宋家如今要做的,应该是怎么替他摆脱嫌疑。

蒋远周,宋家的人肯定也认识,毕竟都是同一个圈子里的,这件事警方已经介入,真是一点点把柄都不能落下。

许情深伸手要去开车门,蒋远周余光睇见,忙一把将她抱住,“干什么你!”

车门没有锁,被许情深打开了,车子还在继续往前开,蒋远周砰地拉上车门,“不要命了是不是?”

许情深被他猛地这么一抱,两人的脸紧紧贴在一起,蒋远周的怀抱就跟铜墙铁壁似的,恨不得将她箍在里头,一点挣扎的余地都不给她。

她方才这算什么?

跳车吗?

蒋远周胸腔剧烈起伏着,当即就发了火,“我也没跟你说我同意了,你在这闹什么?宋家跟我是有那么点交情,可要说让我帮忙,这样的事我能没有权衡吗?”蒋远周气得,干脆将许情深提到自己跟前来,脸本来是紧贴着的,他忽然就埋下头,前额同她对上了,压低了嗓音,喉咙口的声音醇厚冷冽,“这世上,能随随便便收买我的也就只有你了,你到底懂不懂?”

他的气息灼热,随着话语的急迫落到许情深的面上,她脸色咻地红透,赶紧将脸别开,有些着急地开口,“放开我!”

老白时不时朝内后视镜看着,司机的余光也在偷瞄,正好被老白逮住,他朝着司机一个眼神,对方便乖乖地将视线落到前方路况上了。

“我跟你闹什么了?”许情深挣不开,只好同他讲理。

“那你开车门做什么?”

“我以为车子没开呢,我想下去。”

蒋远周仍旧抱着她没放,“你当我孩子哄?车子开没开,你都分辨不清楚?”

许情深双手被他扣在身后,这样同他讲话,实在不习惯,“你先把我放开。”

男人的视线往下落,落到她白皙的面孔上,外套在刚才的挣扎间掉下了肩头,许情深穿着低领的毛衣,一截修长细腻的脖子露了出来。

蒋远周情不能已,将脸埋在她颈间,他深深吸了口气,许情深全身都因他的这番动作而绷紧了。

老白不着痕迹扫了眼,他觉得蒋先生这个样子,有点像电视剧里的变态色狼,只是不猥琐,优雅得很。

男人睁着眼,余光很容易就看到了许情深的高耸,从刚才抱住她的时候,全身就绷紧了,特别是某一处,要炸开了。

蒋远周喉咙间发出了一声低低的……难耐的……类似于极力隐忍的呻吟声。

许情深磨了磨齿尖,“蒋先生,是不是要我时刻提醒你一句,我可是有夫之妇。”

她人往后缩,不想再被他碰触,蒋远周的手臂也自然松开了,“我是怕你想不开。”

这理由实在是蹩脚到让人听不下去。

许情深整理下发丝,看眼时间,“麻烦快点,我已经迟到了。”

“你最近别一个人出门,那晚是我跟你一起去的,宋敬东能找到我,也能找到你。至于对你是威逼还是利诱,这个很难说。”

“就算我跟你不说,但如果真杀了人,肯定会留下不少痕迹,他们又都是孩子,藏不住的。”

蒋远周朝着窗外看了眼,许情深有些犹豫,手掌不住交握,她朝旁边的男人看去。

这个男人,宠着她过,也有薄情至令她颠沛流离过的时候,她最美好的日子里,有他,一生中最难受的日子里,也有他,许情深敛起眼角的苦涩。

“我刚去丁月的病房,知道了一些事。”

“什么事?”

许情深没有瞒他,将丁月的话全部都告诉给了蒋远周听。

许情深说着,说着,嗓音慢慢带了些抖意,有些事早就超过她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了。

蒋远周听在耳中,然后问道,“你告诉我,是想让我帮忙吗?”

她一怔,刚才下意识就告诉他了,完全忽略了他们早已经一别两宽。

许情深坐直了身,“没有,已经报了警,警方会处理好的。”

蒋远周轻笑下,在丁月的话题上,没有深入,“你下了班之后,还会去星港吗?”

“不去。”许情深毫不犹豫回道。

“那好,几点下班?”

“八点。”

“唬谁呢?就你?八点下班的都是能做手术的人。”

许情深快气死了,一巴掌拍向男人的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