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许情深,你有没有想过跟他离婚?/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声音可干脆了,啪地回荡在狭仄的空间内。

蒋远周痛得腿往上动了下,许情深没成想会有这样的动静,她朝着车门那侧缩了缩。

将她送回瑞新后,蒋远周摸了摸自己的腿侧,火辣辣的疼。

下班的时候,许情深走出医院,付京笙在外面等她,她大步上前,“你怎么来了?”

“接你下班。”

“工作忙完了?”

“差不多了。”

天冷的厉害,付京笙随手拦了辆出租车,许情深坐进去后说道,“我还要去趟星港。”

“去那儿做什么?”

“我有个小妹妹在里面住院。”

“好,我跟你一起去。”

来到星港,走进病房后,许情深跟丁妈妈和丁爸爸简单介绍了下付京笙,男人的目光落到病床上,看到女孩虚弱地躺在那,满脸红肿。

丁妈妈说道,“今天下午警察又来了,取了月月的指纹。”

“小婶婶,别担心,不管那个女孩是怎么死的,真相总会大白,至于月月,她能在那样的情况下捡回一条命,就已经是万幸了,剩下的事就等着警方调查吧。”

付京笙站在一旁,静静等候,礼貌十足。

蒋远周来到地下车库,坐进了车内后,司机发动引擎。车子开出星港,男人头也不抬地吩咐,“在这等等。”

“等许小姐吗?”老白问道。“但她说了,今晚不会过来。”

“她能放心这边,不过来吗?”

老白一想,也是,“蒋先生,您何不去病房等呢?”

“我听不得哭哭啼啼的声音。”

司机已经找好了停车的地方,目光望出去正好是星港的门口,能看到来来往往的人。

病房内,丁爸爸站起身来,“我去买点吃的,情深,这几天你也跟着受累了。”

“不用了,我们一会就走。”

“在这吃了走吧……”

付京笙见状,走过去轻揽了下许情深的肩膀,“医院应该就有卖吃的,你陪着他们说会话,我随便买一些过来,太早回去也没事,等我。”

付京笙说完,人已经走出去了。

直到晚上九点左右,许情深才走出病房,付京笙朝她看看,拉住了她的手。

许情深手指一缩,付京笙问道,“谁下的手?怎么能打成这样。”

“几个年纪不大的富二代。”

“抓住了吗?”

“月月没看到他们的样子,我吃饭的时候遇上过,可酒后说的胡话应该证明不了什么……挺棘手的。”

星港门口。

老白抬起腕表看眼时间,不早了,“蒋先生,您饿吗?”

“你订个吃饭的地方吧,待会接了许情深就过去。”

“好。”

说话间,司机忽然开口,“许小姐出来了。”

老白抬头一看,果然,只是旁边却还有个男人。

蒋远周目光望出去,付京笙挨着许情深,两人到了外面,见她冷,付京笙伸手抱住她,“穿这么少。”

“我们去坐地铁吧?”

“坐什么地铁,打车方便。”

许情深朝不远处看看,没看到出租车,却一眼望见了蒋远周的车。黑色的车身隐在同样黑色的夜幕中,透过特殊材质的玻璃,并不能看到车里面的人,可许情深知道,蒋远周一定在里面。

付京笙拥住她,手掌在她肩头不住摩挲,想要让她暖和些。许情深垂了下眼帘,她知道蒋远周这是在等她,心里莫名觉得酸胀起来。

“冷吗?”

许情深没听进去,付京笙朝她看看,忽然伸手捧住了她的脸,“冻成这样。”

她吓了一跳,没想到付京笙会有这样亲昵的举动,蒋远周坐在车内,目光阴鸷地望着,老白听到一阵动静声传到耳朵里,回头一看,蒋远周已经打开车门下去了。

许情深看到他正在走过来,付京笙见她目光出神,他回头看了眼。

蒋远周来到跟前,许情深压抑住情绪,“蒋先生,有事吗?”

她一句话,就让他哑口无言了。

许情深接着说道,“给月月减免医药费的事,一直都想谢谢您,说好了要请您吃晚饭的,不过今晚肯定不行了,改天吧。”

蒋远周面目泛冷,眉间拢起了褶皱,老白也走到几人跟前,“许小姐,我们在这等了您快三个小时了。”

“等我做什么?”许情深满面的不解,“难道我跟你们约好了?”

蒋远周见她目光淡定从容,心里却是一沉,是,没人跟他约好,许情深也从来没要他送。只是这几日,他仗着一个女人大晚上的还在外面,出行不便,强行接了她再把她送回去而已。

他差点就忘了,许情深是有丈夫的,才不过几天啊,难道就能养成一种习惯不成?

付京笙笑了笑,“我前几天比较忙,麻烦蒋先生了。”

许情深看得出来,他是皮笑肉不笑,蒋远周一把视线扫向她,“许情深,你有没有想过离婚?”

许情深面色瞬间垮下去了,他不知道这样的话问出口,一般都是要挨揍的吗?

付京笙眼帘轻眯下,装作一脸不解地看向她。“你怎么给别人这么大的希望?”

她摇摇头,“我没有啊。”

“昨晚还跟我商量着要二胎……”

气氛瞬间就僵了,有出租车过来,一对母子下车,车就停在三五步开外,许情深伸手挽住付京笙的胳膊,“走,回家了。”

付京笙朝蒋远周看看,男人的视线盯着一处,似乎并没发现两人要走,许情深拉开车门,见付京笙还想说话,便将他往车内推。

男人杵在原地,力气挺大的,蒋远周抬下眼帘,看到许情深朝着付京笙腰际一掐。他也吃痒,一下就弯腰坐进去了。

这一幕落到蒋远周眼中,多少有点打情骂俏的意味。

老白看着出租车开走了,蒋远周眸色在夜色中越来越暗,老白适时安慰,“蒋先生,您别放在心上。”

“我和她再见面的那一次,当时,她的女儿乖巧地喊着她妈妈,跟那时候的震惊来比,这些话都不算什么。”

许情深的目光从后视镜中收回,车子一路开回保丽居上,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许情深在玄关处换好拖鞋,脚步刚抬起,却被付京笙一把勾住腰际。

他将她压向冰冷的墙壁,男人双手撑在许情深耳侧,“他为什么问你那样的话?”

“离婚?”

付京笙朝她凑近些。“他想得美。”

“他故意的,你听不出来吗?”

付京笙端详着跟前的这张面容,“你别躲,有些话我们也该说清楚。”

“好。”

“我们做了一年多的夫妻,你有没有想过,将假的做成真的?”

许情深挺直了后背,“我们虽然没进民政局,但婚姻关系是存在的,本来就是真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付京笙的气息越来越近,许情深忽然有些慌,男人侧着俊脸,话语声落在她耳边,“我跟你提过的,夫妻之实……”

“付先生!”许情深朝他胸口猛地一推,“你别跟我开玩笑。”

“我没跟你开玩笑。”付京笙说完,忽然亲了过去,许情深反应算是快的,但还是没躲过去。男人的薄唇落在她嘴角处,她惊得杏眸圆睁,付京笙又喜欢简单粗暴,他一把握住许情深的手掌,将她的手拉过去……

她指尖触碰到了他的裤兜,付京笙再将她的手拉过去一些……

许情深猛地将手抽回去,几乎使出全身的力道才将付京笙推开,她瞪着他,然后快步往前,跌跌撞撞上了二楼。

付京笙抬起手掌,在嘴角处轻拭下,他抑制不住地笑出声来,颀长的身子随后靠向墙壁。

许情深逃也似地跑回房间,月嫂见她慌里慌张的,忙开口问道,“付太太,您没事吧?”

“没,没事。”许情深看见霖霖还没睡,正在床上玩,她放轻脚步过去。

她心不在焉地坐向床沿,疯了,真是疯了,许情深看向自己的手,左手还在不争气地发抖,许情深忙用右手将它按住。

付京笙这是什么意思?是要让她意识到,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了吗?

刚才的触觉……

许情深握紧拳头,她不是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她懂,很明显,付京笙那是对她产生了欲望。

她心不在焉地盯着霖霖,耳朵里有口哨声传来,许情深脑子里全是方才的一幕,她忙站起身来,冲着月嫂说道,“你再带霖霖玩会,我先去洗澡。”

“好的。”

付京笙进来时,正好看到许情深抱着衣服往浴室走,她朝他看看,什么都没说,一个箭步冲进去,然后将门关上了。

男人忍俊不禁,走过去陪霖霖玩了。

蒋远周回到九龙苍,让老白跟他进去一起吃晚饭。

进屋时,蒋远周听到睿睿咯咯笑的不停,他嘴角不由往上勾,进了客厅,凌时吟也在,看到蒋远周回来,她局促地起身,“远周,我想睿睿了,我来看看他。”

保姆也在旁说道,“蒋先生,睿睿喊了好几天的妈妈,今天凌小姐过来,他开心的不得了。”

蒋远周大步过去,将睿睿一把抱在怀里,“我和老白还没吃晚饭,去准备下。”

“好的。”

老白走过来,跟凌时吟打过招呼,她轻按住自己的手背,“这么晚还没吃饭,就算再忙,身体也要注意啊。”

蒋远周握住睿睿的小手,睿睿朝凌时吟看看,扑过去想让她抱,“妈妈——”

凌时吟望了眼蒋远周,眼圈微红,“对不起,远周,我实在是太想孩子了……”

男人坐进沙发内,睿睿挣扎着要下去,蒋远周将他放到地上,睿睿三两步过去,扑进了凌时吟的怀里。自从睿睿出生后,大部分时间都是凌时吟在带,对她自然是依赖的。

凌时吟伸手接住他,蒋远周看到她手背上一片通红,“手怎么了?”

“没事。”凌时吟原本挡着不想被他看见。

另一名佣人过来,给老白和蒋远周分别送了杯水,“凌小姐非要亲自给睿睿做辅食,下面条的时候就把手给烫了。”

蒋远周目光别开,老白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玩意,是今天出去办事的时候买的,他将手里的东西朝睿睿扬了扬。“睿睿,过来。”

孩子看到好玩的,立马撒开腿走去,老白一把将他抱起来,走出了客厅。

凌时吟摸着自己的手背,蒋远周喝口水,她手指摩挲几下,犹豫开口,“远周,小姨的事,你一定要查清楚,凌家是有错,错在硬要将我们结合在一起,可我不相信我的家人会害了小姨的性命。说到底,我父母除了想要蒋凌两家联姻之外,没有别的动机了,但凌家不需要依附蒋家,如果只是为了这样的理由害了小姨,我真的不信。”

凌时吟说到这,嗓子一下哽咽住了,“远周哥哥,你对当年的事再怎么放不下,但不能否认,睿睿是我们的孩子,他几乎是我的命啊。”

“你想说什么?”

“如果小姨的死和凌家没有关系,你不觉得,我也是无辜的那一个吗?”

“凌家做的最错的一步,就是硬要把我们撮合在一起,”蒋远周身子往后倚,目光落到凌时吟的身上,“有些事情可以向时间妥协,有些事却不行。我之前动过一个念头,既然早晚都要结婚,跟谁结,都是一样的。你又是睿睿的母亲,你确实是最好的人选。”

凌时吟听到这,眼睛里有细小的光芒跳跃出来,蒋远周紧接着又道,“但我后来想了想,我既然已经有了孩子,结不结婚都是一样的。”

凌时吟怔在那里,“那睿睿呢?”

“睿睿跟着我,你不用担心。”

凌时吟眼泪一下没忍住,“可他也是我的儿子。”

保姆从餐厅内过来,没听到两人的对话,“蒋先生,晚饭准备好了。”

“好。”蒋远周起身走去,凌时吟盯着他的背影,他身形依旧高大,可也依旧绝情至极。

翌日。

许情深经过付京笙的房间时,一溜烟似的,她刻意提前了半小时,这会,他应该还在睡着吧。

来到楼底下,却见客厅内的电视机开着,付京笙正在落地窗前做着俯卧撑,他穿了件单薄的线衣,袖子挽至臂弯处,许情深顿住脚步,“那个……”

男人抬下头,“起这么早?”

既然都撞上了,也没必要躲着,许情深站在原地问道,“嗯,我去做早饭。”

“熬粥吧,我想喝粥。”

“好。”

许情深走进厨房,没过一会,付京笙也来了,他站在门口朝她看着。

许情深打算炒两个小菜,回头见付京笙双手抱在胸前,正倚在门口,她想到了昨晚的事,“你,你出去等着吧,待会都是油烟味。”

付京笙没有听,反而走了进去,她从冰箱里拿出食材,转身时,看到付京笙递了样东西过来。

许情深定睛一看,居然是张银行卡。“做什么?”

“给你。”

“给我干嘛?”

付京笙两根手指夹着那张薄薄的卡,“因为,我想和你过日子,拿着吧,密码是霖霖的生日。”

“不,我不要,我自己也有钱。”

“这是我给你的,老公的钱给你管,天经地义。”付京笙拉过她的一只手,将银行卡放到她掌心内。许情深只觉沉甸甸的,她嘴角勾勒下,“里面有多少钱啊?”

“具体的没查,几百万吧。”

许情深朝他看看,“付京笙,你真的好有钱。”

“我的就是你的。”

付京笙说完这句话,抬起了脚步,“我上去洗个澡。”

许情深见他转身出去了,她手里还拿着他的卡,他……他不会真想和她开始过日子了吧?

当初两人在一起,许情深是为了给霖霖一个完整的家,而付京笙呢,他也需要一个正常的身份行走在社会上,可如今,有些事怎么就跟脱缰了野马似的,不受控制了呢?

吃早饭的时候,付京笙换了身干爽的衣物下楼,“你今天还要去星港吗?”

“嗯,去看看。”

“实在不行的话,让你妹妹转院,医药费我出。”

许情深被一口粥烫的捂住了嘴,“为什么?”

“蒋远周对你的那点心思,都摆在了脸上。”

“只要我对他没别的心思就行了。”

付京笙一挑眉,“这是你说的,你要哪天敢红杏出墙……”

许情深在他脚背上轻踩,“那你就把这棵红杏锯了行不行?”

“我不舍得。”

许情深没敢朝他看,脸往下埋去,差点埋进了碗里面。

来到星港后,许情深一下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病房门口站着两人,许情深想要进去,却被对方拦了下来。

“我有亲戚住在里面。”

“对不起,她现在谁都不能见。”

许情深心里咯噔下,正在犹豫间,病房门就被打开了,丁妈妈和几人出来,一看到她,丁妈妈眼圈再度发红。

“小婶婶,月月怎么样了?”

丁妈妈摇着头,“他们说刀上有月月的指纹……”

“就算刀上有指纹,也要看那一刀是否是致命伤吧?还有,分明有人在酒后承认过杀了苏畅,我不认为这是他们的胡言乱语。”

“既然这样,还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做个详细的笔录。”

许情深点下头,“好。”

来到警察局,有女警员给许情深倒了杯水,她坐定下来,将那晚的事一五一十告诉给警察。

对方认真地记录下来,许情深着急询问,“这应该也能证明吧?”

“我们警方办案,讲究的是证据。”

“那女孩的致命伤,应该不是丁月刺的那一刀吧?”

“这个我们不能透露,谢谢你提供的信息,你先请回吧,留下联系方式,需要的话可能还要麻烦你过来。”

许情深问不出别的话来,心里也按捺不住焦急,只能离开。

走出公安局,许情深垂着头,医院已经有警方的人看守着了,那几乎就是说明了,他们已经锁定丁月作为嫌疑人了吧?

许情深往前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在喊她,“喂。”

尽管这称呼目标不明确,可声音却是许情深熟悉的,她一抬头,就看到蒋远周倚在车前。许情深想到昨晚的事,就不想搭理他,她挺直了胸膛快步往前走着,就跟没看见蒋远周似的。

许情深走出去没几步,就被蒋远周跟上了,男人不轻不重吐出句话来,“丁月的这个案子,我大概都清楚了,你想听吗?”

许情深跟急刹车似的停住脚步,她朝他睨了眼,“昨天你为什么问我有没有想过离婚?故意的吧?”

“我就问一句而已,怎么了?”

“你这是在破坏我的家庭。”

蒋远周高大的身子站在她面前,“怎么就算破坏了?你又没有出轨到我身上。”

许情深皱皱眉头,“丁月的事你都清楚什么了?”

“你这样冤枉我,损坏我的人品,我为什么还要告诉你?”

“不说就不说。”许情深提起脚步就走,蒋远周这次没有追上去,而是转身往自己的车走去。许情深走了五六步,然后速度慢下来,她回头看看。

蒋远周人脉广,要想打听丁月的事很容易,她千方百计跟方才的人套话,人家却是一句不肯多说。

许情深厚着脸皮走到车旁,蒋远周靠着黑色的车门,掏出支烟来,许情深朝他看看,“那几个男孩,警察查了吗?”

男人点下头,将烟放到嘴里,也没立马点燃,挑高了一侧的眉头看她。

这样的动作带了些许的邪肆和不羁,要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遇上,非被迷个神魂颠倒不可。许情深轻咳了声,“那应该查到蛛丝马迹了吧?”

蒋远周摇头,许情深眉头拧紧,“怎么可能?”

男人掏出打火机,眼帘微垂,余光朝着许情深睇去,“替我挡下风。”

“什么?”

“烟点不着。”

许情深眼里露出怀疑,“你的打火机不防风?”

“不防。”

许情深朝他靠近些,蒋远周在她手背上打了下,“把手伸出来。”

真烦。

她不情愿地伸出双手,手掌护在他下巴处,蒋远周手里的打火机啪嗒一声点燃,许情深看到他面颊微陷,用力吸了口,抬头时,嘴里的烟吐到她脸上,她挥下手,站到旁边去。

“你不是在医院上班吗?总是擅离岗位,当心被辞退。”

许情深看眼时间,果然很晚了,她面色微变,蒋远周见她腿动了动,他笑着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将她塞进车内,“走,边走边说。”

许情深坐到车内,老白也在,司机发动车子,蒋远周将车窗落下来,“去瑞新医院。”

“好。”

许情深忍不住问道。“我不相信现场一点痕迹都没有。”

“现场有痕迹、有血迹、有凶器,还有丁月的指纹,还不够吗?”

“那几个男孩呢?”

蒋远周摇下头,“没有他们作案的时间,第一现场和发现尸体的地方,都是干干净净的。”

“怎么可能?”许情深不相信那天真是他们酒后胡乱编出来的故事,“监控呢?他们要抛尸,肯定会经过不少地方,我不相信找不到。”

蒋远周抽完一支烟,将烟头掐熄,“如果我告诉你,监控都坏了,你是不是不信?”

“不可能。”

“但偏偏就是这样,学校出去后的路、第一现场的附近、还有发现尸体的山脚下,等到警方要去调监控的时候,发现全部都瘫痪了。”

许情深杏眸圆睁,“这是人为的。”

“不止这样,那几个男孩的不在场证据,做的天衣无缝,没有一点破绽,所有的矛头都指到丁月身上了。”

许情深大惊,她心里原本是没有那么多担心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本来就是一句老话,但怎么可能呢?事情只要做下了,就不会没有痕迹。

蒋远周面色也是同样的严肃,他抬起眼帘,看向窗外。

车子一路飞驰向前,破案的事许情深不懂,但她也明白,警方要的是证据,而如今所有最不利的证据,统统都指向了丁月。

蒋远周食指在唇瓣处轻抚,然后看向旁边的女人。“情深。”

许情深对上他的目光,蒋远周支在车窗外的手臂收回,然后将车窗缓缓升上。“你有没有觉得这件事,跟小姨那时候……有个相同点?”

她想了想,实在不能将两件事联系到一起去,“什么?”

------题外话------

明日精彩预告:

20——两年后的第一个深吻

有福利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