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两年前的正当关系,两年后成了小三/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在狭仄的空间内,像是进行着一场博弈,蒋远周捧住许情深的脸,怎么吻都吻不够。

许情深明白,他就是看中她不敢发出声响,怕坏了事,所以对她毫不客气地耍流氓。

还真是天时、地利啊,从蒋远周将她塞到衣柜里的那刻起,就全都算好了吧?

许情深双手去推他,男人干脆整个身体往前压,许情深的手被他坚硬的胸膛给困住,她的柔软几乎被他压得变形,男人手臂只消一把抱住她,她就再也动不了了。

于蒋远周而言,还真是无休无止,她的美好、她的每一口、她嘴里嘤咛出来的每一道声响,那种熟悉早就浸润到了蒋远周的骨子深处。

许情深唇瓣发麻,嘴里被堵着只能发出模糊的声音,她唯有两条腿能动,她在原地跺了几下脚,衣柜发出砰砰的巨响,可蒋远周就跟没听见似的。

病床上的女人坐起身,走到门口看了下,确定男孩已经走远,这才将蒙在脸上的纱布一层层拆开。

她走到衣柜前,轻喊一声,“蒋先生。”

许情深喘着粗气,将脸强行别开,“有,有人喊你。”

“别管她。”

蒋远周说完,又要亲过来,许情深赶紧压下脑袋,男人一下下亲在她脸上,许情深一条腿得以自由,她用力踹向柜门,门哐当一下被踢开,站在外面的女人吓得倒退了好几步。她双手在他腹部跟前一推,蒋远周没设防,两人几乎是同时,跌跌撞撞着出去的。

蒋远周手还抱着她,许情深抡起拳头朝他胸口砸了一拳。

女人吃惊地盯着两人,蒋远周手臂一松,许情深第一反应就是擦擦嘴,理理头发,再拉了拉衣服。

“蒋先生,我按着您吩咐的,都已经办好了。”

蒋远周脸皮比城墙厚啊,他右手拇指按在嘴角处,只是轻轻勾了下,“你先出去吧。”

“是。”

许情深看着女人走到外面,再将门关上,蒋远周目光落向她,许情深伸出右手,做了个阻止的动作,“别乱来。”

男人笑了下,走到窗边,从一盆盆栽当中取出样东西。

许情深来到他身边,“都录下来了?”

“是。”

她眉宇间的凝重还未散去,“但是那个男孩并没承认自己杀人,他有一定的防范心。”

“他既然能跑到病房来,还口口声声让丁月把所谓的证据给他,就足能说明他手上不干净。”

许情深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录像并不能够作为直接证据吧?就算交给了警方,也不能说明人就是他杀的。”

“谁说我要把它交给警方?”

“那你什么意思?”许情深目露疑惑,盯着蒋远周的侧脸看了眼后,有种恍然大悟的懊恼,“你耍我玩是不是?还让我躲在衣柜里不能乱动,我怎么就信了你的话?”

蒋远周见她情绪激动起来,他扬了扬手里的东西,“给警方没用,我拿着它去找宋敬东,如今这样关键的时刻,他也不想惹麻烦上身。许情深,证明谁是凶手,那是警方的事,但我能帮你的,是让宋家不要将嫌疑都转移到丁月身上。”

许情深喉咙口像是被卡住了似的,她站在窗边,窗帘拉开了一半,月色朦胧透过那层薄薄的玻璃,落到蒋远周英俊精致的面上。

他神色严肃,又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倒显得许情深方才的话,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意思。

许情深咬了咬唇角,蒋远周将笑意藏匿在眼底深处,他自然是不和她计较的。

“那,宋家能答应吗?”

“他们可以做到天衣无缝,让自己的孩子脱罪,但宋明哲毕竟还小,今后那么多路都要自己走。他可以无罪,丁月也可以,如果宋家非要让丁月顶罪,我也可以让他们麻烦不断。”

蒋远周收起手里的东西,目光跟许情深对上,“其实对宋家来说,帮宋明哲脱罪,本就是一件冒险加危险的事,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真没必要嫁祸到丁月身上。”

许情深垂在身侧的手指轻握,“你真要去找宋敬东吗?”

“是,事不宜迟,现在就走,说不定能赶在宋明哲回家之前见到。”

蒋远周转过身,见她还杵着,伸手要去拉她的手,许情深立马反应过来,她将双手背在身后,然后一声不吭出去了。

坐上车,老白透过内后视镜朝许情深看眼。

“蒋先生,去哪?”

“宋家。”

“好。”

车子开出星港,许情深白皙的手指拨开袖口,看了眼时间,“在路边把我放下来吧。”

“为什么?”蒋远周轻问。

“我过去做什么?”

蒋远周身子往后靠,车内有足够的空间让他搭起长腿,他手指在膝上轻叩,一脸的惬意,“那也不是我的事,我和丁月话都没说过,我跑去宋家干什么?”

许情深手肘撑向车窗,拧着秀眉,蒋远周目光如炬地盯向前方。“待会你们在车上等着,事情要真能顺利谈妥,许情深,你请夜宵。”

“行。”许情深答应着,他帮她的忙,她请吃饭,正好,互不相欠。

来到宋家,车刚停稳,蒋远周就下去了,老白朝外面看眼,许情深有些紧张,正襟危坐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许情深就看到宋家的屋内灯火通明,位于富人区的别墅在夜间透出阴冷,她有些焦急,时不时看眼腕表。

老白想让她放轻松,“许小姐,蒋先生都亲自出马了,肯定能办妥。”

许情深点头,“嗯。”

“许小姐,你嘴巴肿了,这样回去没事吗?”

司机装作目不斜视的样子,余光却是不住扫向老白,他一脸认真,跟着蒋远周久了,细心成了习惯。他知道蒋远周把持不住了,但留下这么明显的证据,老白这是替许情深担心,毕竟她待会还要回家的吧。

许情深也没成想老白这么直白,她忙用手捂住嘴。

“许小姐,我都看见了。”

她垂下眼帘,不想和老白再说一句话。

司机也适时插进来一句,“蒋先生一时半会应该出不来,要不,我找个药店,去买些消肿的药?”

许情深闭了闭眼睛,将身子缩成一团,如果可以,她想现在拔腿就走。

老白一张认真脸看向司机,“消肿药?用不着吧?”

“那能消肿的药膏呢?”

“涂嘴上吗?”

许情深偷偷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应该还好吧,能那么明显吗?

她手掌挡在眼帘跟前,时间好像过得特别慢,像是被人掐住了不肯动一样。

宋家的别墅内,安静无声,冷风刮过去,许情深看到树影摩挲,一道道落在车窗上,像是巫婆狰狞的手掌。

“他进去好久了,不会有事吧?”

“许小姐放心,没人敢对蒋先生怎样。”

许情深抿紧唇瓣,老白轻笑,“蒋先生要是知道你这样关心他,一定很开心。”

“我只是在这等得无聊了。”许情深回道。

老白轻咳声,然后端端正正地坐着了。

约莫半小时后,蒋远周才出来,有人将他一路送到门口,许情深忙替他将车门打开,蒋远周快步而来,挟裹着满身寒气坐进车内。

“开车。”

“怎么样?”许情深迫不及待问道。

蒋远周唇瓣轻勾,手掌落到她身后的椅背上,“想想,去哪吃夜宵?”

许情深的心里一松,“没问题,去哪都行。”

“你很有钱?”

“为了犒劳蒋先生,金山银山都得请。”

蒋远周闻言,心情大好,他侧着脸,精致的五官完全笑开,一脸轻松,老白抬下眼帘,却在他的眉宇之间看到了疲倦之色。

他知道,宋敬东也是只老狐狸,这又关系到他孙子,怎么可能会轻易松口?蒋远周这进去的一个多小时里,精神上就像是被扒了层皮似的,只是他隐藏的那么好,显露在许情深面前的,都是满满的轻松。

就好像有些事解决起来,真的只要他一句话而已。

老白轻轻笑了下,蒋远周甘之如饴,他操心也没用。

司机将车开出去,蒋远周扬了扬声,“得月楼。”

许情深心里是欢喜的,她知道蒋远周不会骗她,“待会你们都一起,见者有份。”

司机油门踩得更加欢了,“谢谢许小姐。”

来到得月楼,蒋远周是喜欢包厢的,老白淡定得很,司机倒是挺激动的,今儿还能上桌啊。

坐定下来后,服务员给了每人一份菜单,许情深没动,让蒋远周点。

男人那是真没客气,点的菜名一听就是贵的,他坐在椅子内,稳若泰山,然后问旁边的服务员,“都有什么酒?”

服务员介绍了几种,蒋远周点了一样,“试试。”

“好。”

试酒的时候,蒋远周让许情深选,她也不懂,“你做主就好。”

蒋远周拿起酒杯,浅尝一口,然后手指在桌面上轻敲两下,“就这个吧。”

“好的,蒋先生。”

“多少钱?”

服务员一怔,蒋远周也是常客了,可从来都没问过价格,“四万八。”

“就这瓶吧。”

许情深手一抖,她没听错吧?四万八?四万八?

她的手不由落到包上,完了,她的银行卡上加起来都没一瓶酒钱,可她说好了要请客的。她原本以为就算进了得月楼,八九千一桌的顶天了吧?

可蒋远周这档次,是不是也太高了?

许情深单手撑着桌沿,手掌落在额前,蒋远周朝她睇了眼,“不舍得啊?”

“怎么会,蒋先生帮我这么大的忙,那不是用钱能衡量的。”

“之前还叫我蒋远周,事情一办完,就是蒋先生了,”男人伸出手臂,手掌扶着许情深背后的椅子,“明天再见面,是不是就是陌生人了?”

许情深哪敢承认,“不是。”

“不是就好。”

菜很快上来,其实许情深压根不饿,蒋远周虽然点了贵的,但还好,点的菜不多,没有要大肆浪费的意思。

“那个……”眼看服务员要出去,许情深唤住她说道,“能给我拿点冰块吗?”

“好的。”

蒋远周朝她看眼,“你要冰块做什么?”

许情深没有答话,服务员很快拿了冰块进来,许情深用餐巾包了几块,然后压在嘴唇上。男人忍俊不禁,他亲自给许情深斟了杯酒,许情深朝他看看。“我不能喝酒。”

他右手收了下倒酒的力道,“你女儿多大了?”

“问这个干什么?”

“你天天往医院跑,难道还在喂奶?”

许情深别开视线,“这个话题,不谈。”

蒋远周放下了酒瓶,拿起筷子给许情深夹菜,她不饿,所以吃的不多。他只顾挑她喜欢的往她碗里夹,许情深忙按住自己的碗沿,“饱了,吃不下了。”

“再吃点。”

“我自己花钱,我又不客气,我是真吃不下。”

“那好,”蒋远周的筷子再度递过去,“最后一口。”

许情深勉强将手挪开,蒋远周朝她看看,“把碗里的吃完就行。”

这就跟下达什么任务似的,许情深坐在那安静地一口一口吃着,老白和司机也不说话。蒋远周拿了烟要抽,许情深朝他看看,“待会我自己回去就行。”

“不怕危险了?”

“我打车。”

“不可以。”蒋远周拒绝的干脆。

许情深没有坚持,但她心里却有别的想法,虽然她和付京笙没有夫妻之实,可好歹在名义上,她是付京笙的妻子。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自己的老婆一次次被别人送回家?

再说保丽居上那么多双眼睛,许情深也不想落人话柄。

吃完碗里的菜,许情深放下筷子,“我去上个厕所,肚子有点难受。”

“去吧。”

许情深拿起包后往外走。

她直接走向前台结账,掏出钱夹的时候,她拿了付京笙给她的那张银行卡。密码是霖霖的生日,她输进去后,签了单离开。

走出得月楼,冷风肆意而来,许情深在门口拦车,坐进车内后,许情深才意识到不让蒋远周送她回家,不仅仅是因为不想被人看见。毕竟多一次和少一次,也无所谓,只是她觉得他们之间……走得太近了。

她猛然惊觉一般,所以就想快速远离。

蒋远周在包厢内等着,老白和司机正在对饮,男人抬眼看看,然后起身走到窗边。

他倚在那抽烟,老白来到他身边,“蒋先生,您怎么了?”

“没事,不用管我。”

蒋远周将窗打开,屋内暖气十足,但灌进来的冷风很快就取而代之,老白赶紧将外套穿上,他看眼时间,吃也吃得差不多了。

蒋远周修长的手指在烟身上轻敲两下,“老白,先去结账。”

“好。”

蒋远周没想过让许情深掏钱,也不过就是逗逗她玩罢了,更加知道她一个小医生,没这点经济能力。老白出去后,不出五分钟又回来了,蒋远周见他过来,吸了最后一口烟,他走到桌前,动作优雅地将烟掐熄。“等会吧,等她回来。”

“蒋先生,许小姐已经结完了账。”

“什么?”

老白上前步道,“我问了句,说是二十分钟之前就结了帐,签了付京笙的名字,然后直接离开得月楼了。”

蒋远周定在原地,司机也站了起来,气氛一时僵住。

他没想到她就这样走了,一个招呼都不打,走得轻轻松松。

老白替他去衣架上取了大衣,“蒋先生,我们也走吧。”

他的目光落到桌上,看着许情深摆在那的碗筷,蒋远周自嘲地勾起唇瓣,“一顿饭,还了欠我的人情,真是说到做到,还得干干净净啊。”

老白替他将大衣兜在肩上,蒋远周将许情深的椅子推回原位,这才迈起脚步离开。

回到保丽居上,许情深换了拖鞋进去,付京笙听到动静,抬头就见许情深快步走来。

“霖霖呢?”

“睡了。”

“拉肚子没事吧?”

“没事了,带去儿童医院看了下,吃完药就好多了。”

许情深坐到沙发内,将包放在旁边,“麻烦你了。”

“说的什么话?霖霖也是我女儿。”

许情深双手交握,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付京笙轻笑道,“想说什么?”

“我刚才刷了你的卡,金额挺大的,这算是我借的,等拿了工资慢慢还你。”

“钱给你就是让你用的,还我做什么?”付京笙身子朝着许情深靠近些,“就算你全部刷完了,都不需要告诉我,钱我还会再挣,卡交到你手里,就是给你花的。”

“不,这不行——”

付京笙闻言,轻叹口气,“情深,说到底,你是不是始终把我当成外人?”

“不是。”

“那你听过夫妻之间有借钱这一说的吗?”

许情深手指落在腿上,“那你至少问一句,我这几万块钱花在哪了吧?”

“你花的高兴就好。”付京笙起身,垂下的手掌忽然落到许情深脑袋上,“走吧,上楼睡觉。”

许情深跟着站起来,眼见付京笙转身,“丁月的事情上,蒋远周帮了忙,我请他吃了顿饭,付京笙,我不想瞒你。”

男人脚步顿住,单手插在兜内,回身望向了许情深,“那丁月的事情,算是解决了吗?”

“应该吧,至少不会有太大麻烦。”

“那么……你们以后也没见面的必要了吧?”

许情深闭紧唇瓣,付京笙朝她走近步,“不管怎样,我们都是夫妻,你既然是我老婆,我就不想你跟蒋远周走得太近。”

“好。”她轻点头。

付京笙手臂搭向许情深的肩膀,“你和他毕竟有个女儿,如果蒋远周知道后,你们之间就真的划不清了。”

“嗯,我明白。”许情深嘴角轻启,笑得有些勉强,心里又有些微的苦涩。

她就说嘛,蒋远周这样的人,靠近不得,一旦被他一步步接近,有时候真会防不胜防。

但是丁月那边,许情深不可能一趟不去。

这天下班后,她去了趟超市买些东西,丁月应该还不能吃,但小婶婶一直在陪夜,许情深拎着牛奶和水果来到住院部。

她敲响病房门,丁妈妈过来,一看到她,满面欣喜,“情深啊。”

“小婶婶,”许情深走进去,“警方的人撤了?”

“是啊,”丁妈妈回到病床前,“说月月排除了嫌疑,她的那一刀是被人逼着的,而且扎得不深,根本不可能致死。谢天谢地啊……”

许情深将东西放到旁边,看到丁月开始抹眼泪,丁妈妈叹口气,“月月的朋友……多好一姑娘啊,说没就没了。”

“我……他们当时逼着我拿刀子,把我打个半死,我实在受不了……姐,我心里好难受,苏畅肯定是恨我的,我每晚做梦都能梦到她。”

许情深看到女孩流着眼泪,眼角处的淤青一点没有下去,可想而知身上又有多少伤。

“月月,你要相信苏畅不会白死的,今天抓不到他们,不代表他们能永远逍遥。”

丁妈妈点着头,“差一点啊,月月,差一点你就成杀人凶手了,要真那样的话,我和你爸爸还有什么盼头。”

许情深朝她看看,“小婶婶,别哭了,现在不是没事了吗?”

“这里面很多事,是我们想不通的,但我和你叔叔都知道,那位蒋先生帮了我们,情深,你替我们谢谢他。”

“好。”

丁妈妈给许情深搬了张椅子,让她坐,刚说上几句话,病房门就被推开了。

进来的护士手里捧着盆栽,看到许情深时笑着打招呼,“许医生。”

“你好。”

护士走到窗边,将盆栽放到床沿处,“今天情况还好吧?”

丁妈妈站起身道,“很好,谢谢啊。”

“现在病房还有这样的待遇?都送上盆栽了。”

护士走到病床前,“对丁月是特殊的,上头吩咐的。”

许情深恍然,笑了笑,护士随后出去,丁妈妈坐回原位说道,“确实,医院方面对我们特别照顾,医药费减免了不说,现在的一日三餐啊,都有人送过来,伙食相当好,而且便宜,五块钱一餐。”

许情深将头发夹在脑后,星港不是做慈善的,有些事情,也知道她自己明白了。

临走的时候,许情深示意丁妈妈跟她出去,到了走廊上,许情深压低嗓音道,“小婶婶,苏畅的死,月月肯定没法释怀,毕竟她动了刀子,您看她的情绪,我怕这样下去她会受不了,依我看,还是给她请个心理医生吧。”

“情深,你别担心了,医院这边都给安排好了,今天主治医生过来,说等两天就让医院的心理科主任过来,给月月看看。”

许情深不由盯向那扇紧闭的病房门,嘴里呢喃一声。“原来都安排好了啊。”

“是啊,谢天谢地,遇上贵人了。”

看着小婶婶满脸的轻松,许情深却是笑不出来,离开住院区往外走的时候,许情深整个人有些恍惚。

老白曾经跟许情深说过一句话,他说,他跟着蒋远周这么久,只见他为一人考虑的最周全过,那个人就是许情深。

当然,说这句话的时候,蒋随云还在世。

许情深走出星港,在门口的时候,听到一阵说话声传到耳朵里。

“时吟,现在还有医生吗?”

“有,不是还有值班医生吗?”

“那人家能给我好好看吗?”

凌时吟安慰道,“放心吧,那医生认识我。”

“也是,你是蒋太太嘛。”

许情深视线望过去,看到一个年轻的女人挽着凌时吟的手正从不远处走来,她倒想装作视而不见,可凌时吟却率先打了招呼。“许姐姐!”

许情深自认跟她没那么熟,也高攀不起凌家的千金小姐,两人走到她跟前,许情深勉强扯动下唇瓣,“好巧。”

“时吟,这是谁啊?”

凌时吟朝许情深看看,似乎在斟酌着怎么介绍她,“这是许情深,许医生。”

女人上下打量了许情深一眼,“这个名字我听过,两年前不就是她跟蒋远周不清不楚的吗?”

凌时吟忙拉了拉女伴的手,压低嗓音道,“别胡说八道。”

“我胡说什么了啊?现在你都跟蒋远周在一起了,她怎么还出入星港啊?时吟,你也太善良了,还叫她一声姐姐,你傻吧?”

凌时吟不好意思地看向许情深,“许姐姐,对不起啊,我这朋友对你有些误会,我们先进去了……”

“时吟,这女人放到今天,她就是小三啊!”

许情深脑子里一懵,被小三两个字打中了脸,这词于她而言,带了十足的侮辱性,她什么时候成小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