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儿子和女儿,一起玩/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面上的神色立马不好看起来,对方趾高气扬的,就好像许情深是被她当场捉奸捉住了一样。

“你明白小三的概念吗?”许情深拧着眉头。

“怎么不明白?”女人冷笑下,凌时吟夹在中间,似乎很为难,“少说两句行不行?你还要不要去看医生了?”

“时吟,你不会是怕她吧?”

“不是。”凌时吟将女伴往身后拉了下,面上微带笑看向许情深,“许姐姐,不好意思啊,你是来看病,还是来看望朋友亲戚的?”

“我要没事,我肯定不往这儿跑。”

“时吟,你看看她这什么态度?你还对她客气干嘛?”

许情深往前走了两步,那女人的声音再度响起,“你啊,你得提防着点,防止她再来勾引蒋远周,不然的话东城那么多医院,干嘛非要往星港跑?有些人骨子里就有小三潜质!”

许情深双腿顿住,身边偶尔有人经过,一个异样的眼神扫过来后,又匆匆进了医院。

在别人看来,听到耳朵里的几乎都以为是真相吧。

她冷笑下,转身看向两人,“你都说你明白小三的概念了,还抓着我不放做什么?凌小姐和蒋远周领证了吗?”

“那当然!”女人挽紧了凌时吟的手臂,“你这话真有趣,你想说明什么?”

“那就去民政局查查,看看他们有没有夫妻关系,凌小姐要不是蒋远周的妻子,那可就热闹了。”

许情深说完这句话,快步离开,凌时吟的女伴追上前两步,“你给我回来!”

凌时吟怔在原地,原本被人紧挽着的手垂在了身侧,许情深这样笃定,八成是因为蒋远周跟她说了什么。

女人眼睁睁看着许情深上了车,她气得跺下脚,高跟鞋踩在了坚硬的地面上,“什么玩意,居然说你和蒋远周没有领证,时吟,你说说……”

凌时吟收回神,还要扯出抹笑来,“她存心气我们呢,你还当真了?”

“我是替你气不过啊,明明都是蒋太太了,却被人这样说。”

“哎呀,”凌时吟笑道,“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道理,你还不懂?”

“也是。”女伴这才压下怒气,“酸死她!”

当年凌时吟带着睿睿回到东城,身边的这些朋友都大吃一惊,谁都不知道她居然这么小的年纪就生了孩子。

后来凌时吟把她们约出去,说孩子是蒋远周的,也领过了结婚证,只是蒋远周的小姨死于非命,他伤心欲绝,所以暂时不办婚礼。

大家自然而然都信了,再说睿睿都这么大了,在别人看来,有了孩子领了证,那就是蒋太太了。

凌时吟带了女伴往里走,踏上台阶的时候,腿却在抖。

许情深的态度这样明显了,她就像看着一个小丑似的在看她,她是睿睿的妈妈,可蒋远周没有一丝一毫的维护她,他告诉许情深他们没有关系,可他完全没有顾及过她凌时吟的尴尬。

在他看来,她未婚生子不算什么,所以许情深也把她看成了一个笑话。

凌时吟手掌紧握,修剪整齐的指甲掐进了手掌,刺痛感传来,但她仍旧在一点点握拢。

带了女伴看完医生,凌时吟随后来到凌慎家里。

凌慎有些心不在焉地问道,“最近蒋远周在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很少见他。”

“董局的事,应该算过去了吧。”

凌时吟还有些不安,“让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万家身上,也不知道蒋远周信了没。”

“就算他没有真正相信,但那家制药厂确实是万家的。”

凌时吟吃了一惊,“万家的?”

“对。”凌慎喝了口水,然后搭起腿,“所以蒋远周与其毫无根据的怀疑我们,还不如相信了董局的话。制药厂就是万家的,万家也比我们更有动机。”

“这样最好了,”凌时吟靠向后面的沙发,“哥,你做了这么多,都是为了我,谢谢你。”

“谢什么,你是我亲妹妹。”

凌时吟看向四周,目光落到电话机旁边的相框上,整座别墅内空荡荡的,毫无人气,凌时吟看在眼中,不免心酸。

“哥,景茵姐都过世好几年了,爸妈让你去相亲,可你总是不肯。哥,就算你真这么忘不了她,但你的日子还是要过下去啊。”

凌慎似乎不想听到那个名字,他手掌撑向太阳穴,“行了,我自己的生活,我知道怎么安排。”

“哥,我们都希望你过得好好的。”

凌慎双手交握,手肘支在自己的腿上,“当年那么大一场车祸,她死无全尸了,我还怎么好好过?”

“哥……”

“好了,你过好你自己的日子就成,回去吧。”

兄妹俩再说了会话,凌时吟没多久就走了。

阁楼。

女孩站在窗边,其实窗都被封死了,压根看不到外面。

凌慎打开锁进来的时候,一眼望去,看见女孩倚着墙壁,正一瞬不瞬地看他。

他将门关上,然后抬起长腿往里走,女孩一动不动杵在原地,凌慎坐向床沿,然后朝她招招手。

她脚踝上有条链子,很长,蜿蜒着落在地板上,但却能保证她在这个房间以及浴室内来去自如。

凌慎见她还是不动,他走到床头柜前,打开最后的一格抽屉,从里面拿了个口琴出来。

女孩听着这个变态开始吹曲子,曲调凄凉婉转,像是有谁在哭一样。她安安静静地靠着墙壁,等到凌慎吹完后,她才抬起脚步过去。

链子发出和地面的摩擦声,她坐到凌慎身边,他的目光落到那条链子上。

之前,他只知道女孩具有攻击性,却不知道她还会几下功夫,凌慎想要制住她并不难,但有时候他不在家里,一日三餐都是佣人送上来的,为了防止女孩逃跑,他就给她拴上了这条铁链。

“我刚才听到汽车声了。”

“是,”凌慎躺到床上,“我妹妹来过。”

“我没有大喊大叫。”

“我知道。”

女孩小心翼翼朝他看眼,“你能不能别拴着我。”

凌慎没有回答,两人对望了眼,凌慎忽然开口,“景茵。”

女孩很坚定地摇了摇头,“我不是叶景茵。”

凌慎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跟前,“那你是谁?”

“我脑子里很多记忆,都是凌乱的,有时候清醒,有时候混乱的不行。但我知道,你如果一直这样关着我的话,我肯定会受不了……”

凌慎不管她是否能承受,他只要能看着她就行,“我是不会放你走的。”

“我知道,”女孩似乎也妥协了,“你能告诉我,我到这儿来多久了吗?”

“两年。”

“我的学校……我也回不去了吧?”

凌慎没说话,女孩想到这七百多天里,她都是过着这样暗无天日的日子,她恨得牙关紧咬,可也只能把那种深恨悄悄吞咽回去。她原本还在上学,有自己规划好的人生,还有一大堆嬉笑吵闹的朋友。她还有哥哥……尽管,她跟哥哥的关系紧张,可他们是相互依靠的亲人,女孩眼睛开始发酸。“你不放我走,那你让我去看医生行吗?”

凌慎听到这话,不由坐直了身,“你哪里不舒服?”

他将她拉扯过去,动作粗鲁,一把将她的上衣掀起查看。女孩感觉皮肤一凉,忙压住自己的衣角,“我想去看精神科。”

男人手一松,目光紧盯向她,“精神科?”

“是,你说我是叶景茵,那好,我以后就是她。但我不想疯疯癫癫的,你给我把病医治好,你告诉我叶景茵是什么样子的,我学她,我什么都听你的,好不好?”

凌慎的视线锁定在她面上,“你学她?”

“是,她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那我就穿成她那样,包括她说话的口气、神态,我都能学。我不想这样被关着一辈子,我是女孩子,我也向往外面的世界,我想要穿漂亮的衣服,想要好看,求求你,我真的想通了,你只要给我把病看好,你就能让我光明正大地出去见人了。”

凌慎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当初看中她,也只是觉得她长得像叶景茵,那时候,他比现在要痛苦的多,相思之情难以慰藉,他就想天天盯着女孩的脸,让自己好受些。

但是女孩刚才的一句话,却戳中了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凌慎忽然起身,女孩以为他不同意,她忙伸手拉住他的裤子,“求求你。”

“待在这,我马上回来。”

女孩闻言,乖乖松了手。

她看着凌慎的背影走到门口,然后下了楼,门都没关,她眼里的软弱和可怜稍稍收回去些,没过一会,男人的脚步声又来了。

女孩忙坐到床上,一动都不敢乱动。

凌慎走进房间,手里拿了条裙子,他几步走到女孩面前,“去换上。”

她小心翼翼地接过手,然后准备去浴室,凌慎躺回床上,将一条腿搁向床沿,“就在这换。”

女孩握着衣物的手指紧了紧,然后乖乖脱掉睡衣,她里面还穿了打底的衣服,她将凌慎给她的连衣裙往身上套。

领口处镶了一圈钻,所以有些重,女孩手臂伸出去,但是后面的拉链不好拉,凌慎几乎是看得出神了。她试了几次不行,男人站起身,替她将长长的拉链拉到头。

这条裙子是他按着叶景茵的尺寸买的,只是还未来得及送出去,她就出事了。

凌慎走到女孩面前,视线从她脸上,一寸寸往下落,如今这裙子穿在她身上,就跟量身定做的一样,大小刚刚好,身材被最好地衬托出来,露在裙子外面的两截小腿白皙诱人。

凌慎怔怔看着,眼前的女孩跟车祸中丧生的未婚妻,重叠在了一起,好像她真真正正成为了叶景茵。

凌慎手臂颤抖地伸出去,一把将女孩按在怀里,她尽管是排斥的,却没有挣扎。

男人越抱越紧,恨不得将她直接融进自己体内,“景茵,你总算回来了是不是?”

女孩犹豫着,将手落到他腰际。

她脖子内有凉凉的湿意,凌慎抱紧她,她的下巴枕在他肩膀上,她感觉到他整个人都在发抖。

凌慎激动无比,双臂圈紧,嘴里不住喊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女孩目光空洞地落向远处,对她来说,只有走出了这个房间,她才能有重新获得自由的机会。

凌慎抱住她,开始亲着她的脖子,然后炙热的吻落到她脸上,他想要去亲吻她的唇瓣,她快速将脸别开,“你打算这样一直关着我吗?”

“我不想你离开我。”

“我不会离开你,可你不想身边留着的是一个疯子吧?叶景茵肯定是个高贵且气质优雅的女人,你看我,我发疯的时候,像吗?”

男人松开她,往后退了步,他忽然将她拉到梳妆镜前。

女孩领会了他的意思,她坐下来,给自己拍上一层粉底,然后涂上口红、画了眉。

凌慎吃惊地盯着镜子里的女孩,太像了,真的就好像那人活过来一样。

他手掌按住女孩的肩头,激动不已,一样最珍贵的东西如今失而复得了,“对,你以后就是景茵,是我的人。”

女孩听到这,心里微微一松,“所以,你一定要把我的病治好。”

凌慎站在她身后,其实他还不确定,她是真疯还是装疯,“你既然情绪不稳定,为什么还去上学?”

“我哥让我一定要完成学业,我妈妈就有精神方面的疾病,我也看过医生,不算严重,后来越来越厉害,是因为我失去了自由,脑子里总会胡思乱想……”女孩说到这,用手按着额头,然后轻轻敲打了两下。

凌慎见状,拉住她的手,“你要敢骗我的话……”

“我不敢,”女孩看向镜中的男人,“我对这个房间有了恐惧,我不想再被关着……”

凌慎似在考虑,他如果真想让这个女孩成为叶景茵留在身边的话,那她肯定不能是个疯子。

保丽居上。

今天是许情深休息,她穿着家居服下楼,付京笙知道她好不容易在家一天,早上霖霖醒来后,付京笙就把她抱下去了,说是让她多睡会。

走下楼梯,许情深没看到霖霖,却见付京笙站在窗边。

男人肩膀倚着窗户,一扇窗是开着的,修长挺拔的身子倾斜,手指夹了根烟。

许情深知道,他最近为了找妹妹的事心情不好,自从有了霖霖之后,他很少抽烟,要么就是在书房里过过烟瘾。许情深放轻脚步过去,“怎么了?不高兴啊?”

付京笙回头看她,“睡醒了?”

“嗯。”

男人将还剩下的半根烟掐熄,“今天要带霖霖出去吗?”

“想,很久没好好陪她了,带她去游乐园玩玩。”

付京笙轻点下头,“那待会你先带她去,我晚点过去找你们。”

“好的,”许情深见他面色不好,“你妹妹那边,还没消息吗?”

付京笙轻摇头,“这么长时间了,每回都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别急,肯定能找到的。”许情深将手落在付京笙的肩膀上,男人视线落下去,落到许情深的脸上,原本荒芜的心底好似一下温暖起来。“有你这句话,我觉得很心安。”

许情深微笑,“我带霖霖出去了,到了地方后发定位给你。”

“好。”

付京笙看着许情深出去,他喜欢她这样,更喜欢她主动将行踪告诉给自己,那感觉,就好像他真的是她丈夫一样。

许情深带着霖霖出门,她开了车,今天不是周末,所以游乐园那边应该不会有太多人。

抱了霖霖来到商场,走进游乐区后,果然人并不多,许情深面露微笑,走进去后将霖霖放到海洋球里面。

她最喜欢玩这些五颜六色的小球,许情深坐在旁边,看着女儿拿了个球后丢掉,再捡起来,反反复复,玩得不亦乐乎。

不远处,还有个小男孩在自己玩,许情深掏出手机准备给霖霖拍照,就看到那个男孩子朝着霖霖走来,在海洋球里走不稳,几乎就是爬过来的。

霖霖拿了个蓝色的球,放到嘴边要咬,许情深忙阻止,“霖霖,脏,不能吃。”

小男孩过来,一把从霖霖手里将球拿过去。

霖霖呆了呆,然后撇了下嘴似乎要哭,男孩赶紧又把球递还给她了。

霖霖红着眼圈,小嘴抖啊抖,看了眼后,默默地将球拿回去。许情深看了想笑,“霖霖,说谢谢。”

再一想,霖霖除了爸爸妈妈似乎还不会说别的话,男孩蹲下身,用手起劲的在海洋球里不住搅动,许情深看了眼,忽然觉得面熟,她目光仔细地落到孩子脸上,几乎是瞬间就想起了这是谁。

许情深忙朝四周看看,还好,没有蒋远周的身影。

她下意识想带霖霖走,许情深坐在原位,两条腿放到海洋球中,她朝着女儿拍拍手,“霖霖,我们去那边玩好不好?”

霖霖嗯啊两声,表情不情愿,拿了球转身要走,许情深一把就将她抱住了,“宝贝乖,那边也有好玩的,我们去骑木马好不好?”

霖霖弯下腰表示抗议,这时,坐在许情深不远处的一个年轻女人走了过来,“让孩子在这玩玩嘛,她喜欢这边。”

许情深朝她看看,然后再看向睿睿,“这……这是你家孩子?”

“不,这是我主人家的。”

“噢,很可爱。”

许情深抱起霖霖,她不知道蒋远周有没有来,或者,孩子是跟他妈妈一起来的,这两个人,许情深谁都不想见。

睿睿过去几步,忽然抱住了许情深的腿。

他小小的身子靠着许情深,她往下一看,看到男孩抬起脸正在冲她笑,许情深心里莫名一软。

霖霖咿咿呀呀地要下去,许情深只好将她放回海洋球内。

“你看,孩子就喜欢跟孩子玩,多好。”

这月嫂肯定是有了睿睿之后请的,所以她即便是在九龙苍内,也不认识许情深。

许情深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月嫂跟她坐到一起,许情深摸了摸脑袋,“就你一个人带孩子出来的?”

“不是,今天先生有空,是跟我们一起来的。”

先生?

许情深一惊,蒋远周吧?

她还是不想留在这,许情深起身过去拉霖霖,手刚碰触到霖霖,身后就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这么着急要走?”

许情深动作僵住了,一点点直起身。旁边的月嫂起身道,“蒋先生。”

蒋远周将买好的东西递给月嫂,霖霖跟睿睿往前走了几步,玩得正起劲。

蒋远周一把扯过许情深,她没站稳,直接坐了下去。

许情深手臂收回去,蒋远周坐到她旁边,她清了清喉咙,“蒋先生很有爱啊,慈父。”

男人垂下眼帘,双手交扣,“我很少带孩子出来。”

“那你以后得多花点时间在孩子身上,他需要陪伴。”

蒋远周目光落到她脸上,“丁月的事,你都知道了吧。”

“嗯,”许情深抿紧的唇瓣动了动,“谢谢。”

“不用谢,你已经请过吃饭了。”

她视线落向前,看到霖霖摔倒了,许情深没有过去,孩子在海洋球里挣扎要起来,一旁的睿睿伸出小手去拽她,却整个人跟着埋了进去。

许情深不由轻笑,她余光看到身侧的男人,笑意刚划开,心里的苦涩就随之滋生出来。

她带着她的孩子,他带着他的孩子,偶遇在这样一个游乐园里面,许情深眼眶有点烫,霖霖咯咯的笑着,开心极了,她开口喊着,“妈妈,妈妈——”

许情深朝她说道,“霖霖,自己起来。”

她脑子里忽然想着,如果蒋远周知道霖霖是他的女儿,他会不会走过去将她抱起来?

睿睿爬了几下爬不起来,也开始叫唤,“爸爸!”

许情深被这称呼一惊,她扭过头,却正好对上蒋远周的目光,眸光落入了彼此的眼底,许情深心情复杂地别开眼。

“这几天,没来星港?”

“嗯,月月恢复得挺好,而且最棘手的事都解决了,”许情深尽量让语气平和下来,“我下班挺晚的,就没过去。”

蒋远周看着睿睿好不容易爬起来,站稳当了,然后将霖霖也从海洋球中拽起来,他目光定定落在两个孩子的身上,心里想着,如果这两个孩子都是他的,都是他和他爱人所生的,那多好啊?

付京笙来到游乐园的时候,他站在门口,一眼望去就看到了许情深的背影。

他换上鞋套准备进去,目光落向许情深的旁边,男人眼里微露出阴鸷,然后不动声色地走向前。

霖霖和睿睿咿咿呀呀说着话,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霖霖一抬头,眼睛明显一亮,开心地大声喊道,“爸爸,爸爸!”

蒋远周心里仿若被砰然一击,就连许情深都吓了一跳,她莫名的有些紧张,并朝着蒋远周看了眼。

男人面色微僵,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许情深想解释,“那个……”

话到嘴边,她眸色复杂地朝蒋远周看看,这应该算是蒋远周第一次被女儿这样叫吧?

许情深刚想要再开口,就看到旁边一道黑影掠过,抬起头时,只见付京笙正大步往前走,到了霖霖身前,他一把将她抱起身,“宝贝。”

霖霖双手圈住他的脖子,撒娇了,“爸爸。”

许情深菱唇微张,忽然就被这一幕震撼住了,她余光朝蒋远周看看,心里百味杂陈,说不出的感觉。

付京笙朝着霖霖的小脸上亲了口,“想爸爸了吧?”

“爸爸。”孩子呢喃声,也忘了还在等她的玩伴。

睿睿抬着小脑袋,冲着两人看看,然后一声不吭地走向蒋远周。到了男人面前,他也没有撒娇,只是将软软的身体靠向蒋远周,用双手将他的腿抱住。

蒋远周看了眼,伸手将他抱到怀里。

许情深收敛起视线,付京笙抱着霖霖走来,到了她身侧,男人居高临下盯着她,付京笙单手抱住女儿,另一手朝着许情深伸去。

“走了。”

许情深抬下头,目光落到男人的手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