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送回他的旧情人(欲看好戏的蒋远周/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孩一听,视线直勾勾对上蒋远周,“你们又是他的谁?”

“朋友。”蒋远周面不改色道。

女孩面目戒备地朝着两人看去,“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们?”

“付京笙刚搬到东城来不久,就住在保丽居上,我可以带你过去。”

女孩杵在原地没动,“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蒋远周拿了一张名片出来,老白上前接过手,然后递给女孩。

她快速扫了眼,蒋远周坐回车内,车门并未关上,“我没必要骗你,我确实认识付京笙。”

女孩看眼四周,她不知道那些人会不会找来,还有穆劲琛,发现她迟迟不出来后,是会去找她呢?还是通知SJ院那边?她如今身无分文,大晚上的如果再在街上游荡,万一……

老白看得出她的防备,“我们要想害你,又何必问你是不是认识付京笙呢?我记得他的号码,是因为蒋先生跟他平时有过接触。”

老白一副坦荡荡的样子,其实蒋远周跟付京笙能有什么接触,不过是让他去查了付京笙的底,这才对那串数字有特别的印象。

女孩伸出手,“把手机给我。”

老白将手机递给她,女孩走到后面,然后弯腰坐了进去,她手指拨出110三个数字,关上门后冲着几人道,“我随时可以报警。”

蒋远周似乎是被逗乐了,司机将车子开往保丽居上,男人朝身侧的女孩看眼,她要找付京笙,又不知道付京笙的新住处,难道……

是付京笙以前的女人?

这应该是最大的可能性了。蒋远周手指在手背上轻敲,“你是付京笙什么人?”

女孩不说话,在见到哥哥之前,她不相信任何人。蒋远周的视线落到她脚上,她穿了双香奈儿冬季的新款短靴,身上的衣服也都是奢侈品牌,只是肤色白的有些不正常。蒋远周看了眼窗外,这样将一个女人送过去,不知道许情深待会会是什么反应?

来到保丽居上,车子经过横杆往里开,很快来到许情深所居住的地方。

“到了。”

女孩迫不及待推开车门下去,蒋远周走到门口,老白就跟在他身后,他上前按响门铃。

许情深出来的时候,还在好奇会是谁,她看到蒋远周时,并未注意到她旁边站了个女人。

许情深眉头微皱,转身要走,不料蒋远周身侧的女孩见状,拔腿就跑。

老白眼疾手快,一把拽住她的手臂,“你去哪?”

“你们究竟是谁?为什么要骗我?放开我!”女孩撕喊着,手脚并用,老白吃了她一记重拳,只能伸手将她抱住。

“放开我,救命——”

许情深刚转过身,就听到了女孩的叫声,她赶紧走到了门口,吃惊地看向几人,“你们这是做什么?”

蒋远周并未同她说话,他朝那个女孩看眼,“这就是你要找的地方。”

“骗人!”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骗人?”

女孩恶狠狠地盯向许情深,“我不认识这个人!”

蒋远周单手插在兜内,“她是付京笙的妻子。”

“胡说!”

许情深看着女孩的神情,心里也是一惊,她从不了解付京笙的过往,这不会是蒋远周找来了想要拆穿一些事情的吧?

“为什么胡说?”蒋远周问道。

“放开我,我不认识你们!”

许情深冷下脸,冲着蒋远周没好气地说道,“你们再要在这大吵大闹,我报警了。”

“这女人是我在路上捡到的,她说要找付京笙。”

许情深看向女孩,她目光仔细地扫过女孩的眉眼,她猛地睁大杏眸,“你,你是不是付京笙的妹妹?”

女孩听到这,总算停止了挣扎,许情深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我,我看过你的照片,你等等,我去喊你哥下来……你,你们千万别走,等我!”

许情深说完,飞快地跑回了屋。

老白见女孩不再挣扎了,这次松开手,蒋远周居高临下盯着她看眼,“你是付京笙的妹妹?”

女孩还是不说话,她上前步,双手使劲握着白色的栏杆,目光充满期盼地望向里面。

不出几分钟,蒋远周就看见付京笙大步而来,身前的女孩率先喊出了声音,“哥,哥——”

付京笙到了门前,难以置信地看向女孩,许情深跟在身后,忙将门打开,女孩进来后立马扑进了付京笙的怀里,“哥。”

男人杵在那一动不动,像是丢了魂似的,怀里的妹妹哭出声来,颤抖着双肩,“哥,我回来了。”

直到此刻,付京笙的手臂才抬起来,手掌轻按住女孩的肩头,“音音?”

“是我,是我。”

许情深看到付京笙垂下了头,手掌轻按在妹妹背后,眼圈也红了,手臂不住收紧、再收紧。

她目光随后看向蒋远周,“她怎么会跟你们在一起?”

“路上捡到的。”

付京笙收拾好情绪,手臂揽住妹妹,“怎么回事?”

“是他们送我来的,哥,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可我完全不认识这儿,”女孩擦拭下眼角,目光轻抬对上蒋远周。“谢谢你,我还以为你是坏人。”

“总算,没让你错看我。”

付京笙这会还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带着妹妹往里走,然后冲许情深说道。“请客人进来坐吧。”

蒋远周眉间起了褶皱,客人?

可再一想,付京笙说得也没错。

兄妹俩朝着屋内走,怕是有说不完的话,许情深见蒋远周杵着,“要进去坐吗?”

“让我进去看你们是怎么恩爱的?”

许情深一手落向栏杆,“你要没空,就赶紧回去吧。”

“我把你小姑子送回来了,你就这样报答我?”

“我问过你了,是你不进去。”

蒋远周听到这,抬动下腿,老白见他走进去,赶忙要拦阻,“蒋先生,您真要去?”

“怎么了?”

老白凑近他身侧,压低了嗓音,“我怕您心里难受。”

“付京笙这时候没别的心思,既然是别人诚心邀请,不去不好。”

许情深面无表情,也不知道蒋远周这诚心邀请说的是谁。

老白朝司机挥下手,示意他去车上等着,他跟在蒋远周身后,如入龙潭虎穴一般,大有准备慷慨就义的意思。

许情深放慢脚步,等到蒋远周走到自己身侧后问道,“你把音音送回来的时候,知道她是付京笙的妹妹吗?”

“不知道。”

“那你打得什么主意?”

“我以为她是付京笙的旧情人,我本来是想看好戏的。”

“……”

跟着许情深走进客厅,月嫂带着霖霖正在客厅的沙发上玩,许情深没看到付京笙的身影,肯定是上楼了。

“坐吧。”许情深觉得有些尴尬,“要喝茶吗?”

“要。”蒋远周毫不客气道。

许情深去厨房泡茶,蒋远周环顾四周,视线从墙上扫到沙发上,再扫向旁边的茶几和电视柜。

电视柜上摆着个相框,里面是霖霖的照片,男人的目光落回墙面,除了一副装饰画之外,空荡荡的。

他眼角内淬了些许笑意,霖霖坐在沙发内,忽然将手里的玩具丢向蒋远周。

“呃呃,呃嗯嗯——”

蒋远周捡起那个玩偶,然后走到霖霖跟前。

小女孩冲他扬了扬手臂,嘴里噗噗地吐着声音,蒋远周还没逗她,她就自个咧开嘴笑个不停了。

月嫂忍俊不禁,许情深泡了两杯茶走过来。蒋远周将玩偶递出去,霖霖伸手抱到了怀里。

“坐吧。”

蒋远周坐进沙发内,老白从许情深手里接过茶杯,“谢谢许小姐。”

许情深不住朝楼梯口看着,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半晌后,她收回视线,“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蒋远周以为她在赶人,抬头却见那名月嫂站起了身,“好,谢谢付太太。”

许情深抱起霖霖让她坐到自己腿上,客厅内再无说话声,老白朝蒋远周看看,又朝许情深看看。

男人手里拿着玻璃杯,手指不住在上面去敲着,“当初你跟付京笙为什么搬到这儿来?”

“就是为了找他妹妹。”

蒋远周视线再度落向四周,“许情深,这儿就是你的家吗?”

她觉得挺奇怪的,“不然呢?”

“我看不出一点家的感觉。”

“那是你视力不好吧。”

蒋远周的目光落向电视柜,“除了你女儿的东西,我就看见你放在这的两本书,要么就是收拾得太干净,要么,就是你在这个屋里养成了拘束的习惯,而且,我连一张结婚照都没看见。”

许情深没想到蒋远周进屋后,就没闲过。

“我们没拍结婚照。”

“你不觉得这样的话说出来很不正常?”

“为什么?”许情深不解地反问,“我跟付京笙认识不久就怀孕了,当时孕吐的厉害,哪还有那个心思去拍照。至于客厅的整洁,是因为他有洁癖,我想尽量让他有个舒服的环境。”

许情深知道他介意什么,所以知道怎么去刺他。

她也不是非要让蒋远周难受,只是怕他看出了破绽,继而联想到霖霖和付京笙的身上。

二楼。

付京笙给妹妹不住擦拭眼角,她坐在床沿抽泣着、哽咽着,许久都说不出话。

“这两年,你究竟在哪?”

女孩右手捂住半边脸,付京笙将她揽到怀里,“别怕,有哥哥在。”

“我被人关起来了。”

“什么?”

女孩一手握紧付京笙的手臂,“哥,你说这些是不是报应啊?都报应到我头上来了。”

付京笙听着,心里难受的不行,他伸出手掌揉在她脑后,“不是,你快告诉我,是谁把你关起来的?”

“那个人说我长得像他未婚妻,这两年来,我都是靠装疯卖傻才混过来的,我被关在一个暗无天日的阁楼里面……”

付京笙几乎就要听不下去,他抱紧怀里的妹妹,眼里滋生出的恨意恨不得将人活活撕碎,“谁,他是谁?”

“哥,”女孩抬起小脸,“我不会告诉你。”

“为什么?”付京笙潭底暗潮汹涌,面色凶悍的吓人。

“你知道后会怎么做?杀人吗?”

付京笙轻拍着女孩的肩膀,“你学校附近的监控我都查遍了,当时并没发现你是怎么失踪的,你知不知道这两年来,哥哥找你找得有多苦?”

“那个人说,他观察我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就是个变态,”女孩将脸埋在付京笙胸前,“但我现在回来了,哥,我回来了,这件事就算了吧行不行?”

“算了?”付京笙难以置信地冷笑声,“就算你不细说,我也能知道你这两年中受了怎样的折磨,你要说算了,除非我死!”

女孩听着,一把握紧他腰际的布料,付京笙眼圈发烫,但妹妹好歹活着回来了,这似乎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只是那股心疼压都压不住,总是要肆意迸发出来,他手掌贴在妹妹脑后,“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就查,查你是从哪逃出来的,我就不信一步步追上去,我揪不出那个人!”

“哥!”女孩焦急地抬头看向他,“我不想你这样……”

“音音,哥找了你两年,这两年来,你在遭罪,我也不好受,我总要知道是谁害了你。”

女孩想到凌慎暴打过她的几次,她还是心有余悸的,可她知道付京笙的本事,他只要知道了她是在哪出现的,一步步查上去,SJ院和凌家都不能幸免,到时候,恐怕还会牵累更多无辜。

“把我关起来的那个人,他叫凌慎。”

“凌慎?”付京笙提高些音调。

“是,我问过他这是在哪,他说东城,而且住的是别墅,开得车又是好的,他带我出去过一次,只是我没能逃掉。”

付京笙快速起身,他走到桌前,将电脑打开,片刻过后,付京笙拿着笔记本放到女孩面前,“是这个人吗?”

屏幕中显示出一张男人的照片,女孩只是看了一眼,就坚定地点着头,“是。”

付京笙面色铁青,将电脑放到床头柜上后,一拳重重砸在了上面。

“哥,你认识他吗?”

付京笙出了半天的神,然后摇了摇头,“这个人在东城也算小有名气,我看过他的报道。”

女孩一听,忙神色紧张地说道,“我是逃出来的,他会不会找到家里来?他会不会连你都不放过?哥,他警告过我,如果我敢逃的话,他会要了我的命。”

“音音,音音——”见她这样激动,付京笙忙将她护在怀里,“有哥在,别怕,就算他找上门我们也不怕,他没这本事。”

“哥,我想藏起来,我们还是走吧,我不想被抓回去。”

付京笙双手捧住妹妹的脸,她满眼都是恐惧,那种害怕浸润进了骨子里面,一有风吹草动就吓得她恨不能挖个洞钻进去。

付京笙心疼至极,妹妹以前不是这样的,他伸手将她拥紧,一遍遍低声安抚起来。

楼下。

许情深时不时朝楼上张望,只是碍于蒋远周和老白还坐着,她不能上去。

蒋远周放下水杯,其实这个地方,他是一刻也待不下去,当时真是撞了鬼才会走进来。

男人起身,老白也跟着站起来,“走了。”

“我送你们吧。”

“不用。”蒋远周看了眼许情深怀里的霖霖,他上前步,若有其事地弯下腰盯着女孩看。

许情深心里没来由的紧张,她双手抱住霖霖,冲着蒋远周说道,“看什么?”

蒋远周端详着霖霖的五官,“你说,她长得像谁?”

许情深心里咯噔下,心跳完全乱了,她强装镇定地开了口,“当然是像爸爸妈妈。”

男人视线随即落向许情深,“是吗?”

许情深面色露出不悦来,“蒋远周!”

男人直起身,嘴角轻扯动,然后抬起脚步出去了。到了外面,老白忍不住开口,“蒋先生,您这不是找不痛快吗?”

“怎么了?”

“您说那孩子长得像谁,这话,许小姐能爱听?”

蒋远周脚步踩在坚硬的地面上,许情深也没有送他们,由着他们两人往外走。“我本来也没想说好听的话给她听。”

他走出去几步,然后看向老白,“你看许情深那紧张的样。”

“许小姐那不是紧张,是愤怒,我看她打你的心都有了。”

“不见得这么小气吧?”

“蒋先生您也是做父亲的,要别人说睿睿长得不像你,你能开心?”

蒋远周不以为意,“许情深的女儿,本来就不像付京笙。”

“那是因为她长得跟许小姐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反正……她长得也不像你。”

蒋远周猛地刹住脚步,俊脸上摆着说不明的神色,他抬起食指朝老白虚空点了点。老白闭紧嘴巴,真是的,他干什么非要去踩蒋远周的雷区?

“我的意思是说,那么点的孩子,五官还没长开呢。”

蒋远周走出付家,司机过来给他开门,男人坐了进去,老白刚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就听到蒋远周说道,“老白说了,他要走回去。”

老白赶紧承认刚才的错误,“蒋先生,我错了,外面能冻死人啊。”

蒋远周别开视线,老白趁机坐进去,司机朝他看看,老白使个眼色,“开啊。”

东城市中心。

一辆车停在路旁,穆劲琛从商场内出来,颀长的身影压过路边的灯光,他抬起腕表看眼时间,毋庸置疑,她根本就不是去上洗手间的,她是跑了。

高院长打了十几个电话过来,穆劲琛回到越野车内,砰地甩上车门。

他心思那样缜密,也没算到她会逃走。

这样看来,她对他是一点点信任都没有的,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乱跑。

既然不相信,还跟他睡什么?

穆劲琛双手握住方向盘,眼里透出愤怒和阴鸷,他最没想到的是,他被人睡了后,那人还不声不响地跑了。

男人十指微张开,然后握紧,这样的动作反反复复了几十遍。

昨晚太过惊心动魄,太过销魂,以至于现在想来,每个细节都拆封的那样清楚,穆劲琛喘息声浓重起来,望着身下,怎么好似这样就有了反应?

他呼出口气,他的自制力向来是他引以为傲的,可也架不住女孩赤裸的胴体,他又没有一点点准备……

穆劲琛的眼里越来越暗,半晌后,他握紧的拳头狠狠砸向方向盘,她真该祈祷这辈子都别再碰上他,不然的话……他真得好好给她操练下!

蒋远周离开后,许情深就抱起霖霖上了楼。

付京笙将女孩带进了另一间客房,许情深经过走廊,听到里面有说话声传来,时高时低,并不明显。

“哥,两年了,你还在做着跟以前一样的事情吗?”

许情深走到门口,顿住了脚步,付京笙的声音压过了女孩,“哥想给你最好的生活……”

“但你这样太冒险了,你有想过以后吗?你要出了事,我怎么办?”

“我不会出事的。”

“哥!”

“爸爸——”许情深怀里的霖霖冷不丁开口,屋内的付京笙做了个嘘的动作,许情深生怕他们以为她偷听,忙抬起手掌轻叩门板。

“进来。”

她抱着霖霖进去,付京笙收拾好情绪,朝她招招手,待许情深走到面前后,他伸手轻揽住她的腰。

“音音,这是你嫂嫂,还有我们的女儿。”

女孩从床沿处起身,“嫂子。”

付京笙别过身,“情深,让音音洗个澡,她累了,我出去给她买几身衣服。”

“我去吧。”

“不用了,就买套今天穿的就行,明天我带她一起出去。”

“好。”

付京笙快步离开,许情深看眼女孩,“你先洗澡吧,我有套睡衣没穿过,你不介意的话,先给你。”

“好,谢谢。”

许情深将霖霖放到地上,让她自己玩,她走进浴室给女孩放好了洗澡水。

女孩进去后,许情深回了趟自己的房间,再次来到客卧后,许情深敲了敲浴室的门,里面隐约传来阵说话声,只是隔着水声并不清晰,她以为让她进去,许情深一把拧开了门把。

女孩此时正坐在浴缸内,许情深手里拿着睡衣,一眼看去,女孩着急护住胸部,却仍旧掩不住锁骨处和胸前的痕迹。

许情深大吃一惊,而这显然就是男人情不自禁之下咬出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