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霸道无比地带走她!/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医生,我们就是顺路,把你送回家而已。”

聪明如许情深,也就一眼瞧出了这里面的端倪,恐怕是要把她送回保丽居上,用她去换付流音出来吧?

她冷着脸,肩膀被身后的男人轻推下,“走吧。”

许情深不得不往前,被迫坐进了车内。

男人坐到她身侧,关上车门,车子缓缓开出瑞新医院,到了外面,它顺利地进入车流当中,许情深急得面色发紧,这时候的脑子里忽然蹦出来一个人影,可她知道,她不会每次都被眷顾到,那个人也不会每次都在恰当的时机内出现。

星港医院。

睿睿的检查报告很快出来,所幸只是一般的感冒,医生给配了冲剂,说是不用担心。

蒋远周抱着睿睿往医院外面走,天都黑了,凌时吟不着痕迹看眼腕表,这个时间,凌慎肯定已经把许情深带走了,她不知道他是要直接去保丽居上,还是让付京笙把那个女孩带出去交换。

但有一点凌时吟却是能确定的,两者当中无论是哪一种,蒋远周都会第一时间知道。

而他慢了一步,却是因为睿睿生病,睿睿又是凌时吟带来医院的。最最关键的一点,凌慎是她哥哥,这两者之间的联系这样密切,蒋远周能不怀疑到她身上吗?

显然,他第一时间就会认定是她。

蒋远周的车子停在门口,司机下来打开车门,他朝身后的凌时吟看眼,“你开车了吗?”

“开,开了。”

“那好。”蒋远周说完,坐进了后车座内,显然没有要让凌时吟一起回九龙苍的意思。月嫂朝着她看看,然后也跟在了蒋远周身后。

凌时吟不甘心,她站在医院门口,孤零零的,她弯腰说道,“远周,让我今晚陪陪睿睿好吗?去年过年他也是和我在一起,我不能没有他。”

“今晚是什么日子?”蒋远周抬首看向窗外的女人。

她怔了怔,觉得他这样的问话很奇怪,“除夕啊。”

“星期几?”

“星……星期二。”

蒋远周点下头,然后慢条斯理说道,“所以,它还是个平常日子,太阳照样会下山,忙碌的人还是照样要上班,你不要把它看成是除夕就好。”蒋远周点下头,然后慢条斯理说道,“所以,它还是个平常日子,太阳照样会下山,忙碌的人还是在上班,你不要把它看成是除夕就好。”

凌时吟喉间轻滚,她自然知道蒋远周这是在搪塞她,“但我想睿睿。”

“除了想睿睿,你还想怎样?”

“远周,我只想多陪他一会都不行吗?”

蒋远周抱着怀里的孩子,然后面无表情说道,“天色不早了,不要让你家里人担心你,回去吧。”

凌时吟最后的希望被打碎了,她也真是找虐,有些事明明都猜到了结果,却偏要一试。

她手掌落向自己的口袋,手机安安静静地躺在那,司机没有得到蒋远周的吩咐,所以还没发动车子。凌时吟掏出手机,往后退了步,然后将手机放到耳边。

蒋远周见她退开了,他冲着司机道,“开车。”

“是。”

“哥,怎么了?”凌时吟的声音从外面一点点传来。

“什么?你别吓我,哥,你没有在家过年吗?”

“不行,我不赞成……她是无辜的!”

凌时吟攥紧了拳头,满面都是焦急,蒋远周往外看了眼,忽然拧眉说道,“等等。”

司机忙止住动作,凌时吟急的面色发白,“哥,不要再为了景茵姐做错事了好吗?她不会希望你变成这样的,别人也是无辜的……”

“哥!”电话那头似乎是挂了,凌时吟怔怔盯看眼手机,她没有多想别的,大步回到车旁,“远周,许姐姐可能有麻烦。”

蒋远周刚要说话,自己的手机就响了。他赶紧接通,“喂?”

那头的说话声也是急急忙忙的,说是原本在停车场等着许情深,可也就是上个洗手间的功夫走开了,许情深的车倒是一直在那,直到超过了她的下班时间。守在那的人去门诊一问,才知道许情深早就走了。

蒋远周挂上通话,目光凛冽射向凌时吟,这样的盯视吓得她浑身一哆嗦,她赶忙开口,“肯定是我哥,我哥在电话里说要用许姐姐去换付流音,我不想他一错再错,远周,这可怎么办啊。”

“上车。”

“好。”凌时吟一把拉开车门坐进去,里头的暖气令她的手指恢复了知觉,她朝蒋远周看看,“许姐姐肯定不会有事的,我哥说他进不了保丽居上,只能想这个办法,但我让他别伤害许姐姐……”

“他既然敢做这样的事了,还不叫伤害?”蒋远周冷冷反问了一句。

凌时吟轻咽下口水,想要让自己置身事外,也真是巧了,她刚跟蒋远周说完,他这边就收到了电话。

“你哥把人带去了哪?是直接要去保丽居上,还是在凌家?”

“我问问。”凌时吟掏出手机,拨通凌慎的号码,她压低嗓音说道,“你们都别出声,我不想被我哥知道我在帮你。”

蒋远周眉眼之间没有丝毫变化,月嫂听闻,倒是屏息凝神起来,也觉得凌时吟真是好心肠。

凌慎接通电话时,正从楼上下去。“喂。”

“哥,你把许情深带去哪了?”

“不是说了,后面的事跟你没关系吗?”凌慎走下台阶,说话声很轻,坐在旁边的蒋远周都没听出来。

凌时吟紧张地用手护在手机旁,“哥,我求你了,别乱来行不行啊?”

“哥,你是要带着人直接去保丽居上吗?”

“不,那边全是蒋远周的人,我恐怕也很难进去。我马上给付京笙打电话,我就问他是要老婆还是要妹妹。”

凌时吟握紧了小手,“你的意思,是先把她带回家吗?”

“是,”凌慎走到客厅,站到落地窗外看着院子内的夜景,“时吟,这件事跟你无关,为了不牵累你,你还是不要跟我联系的好。”

“你已经牵累我了,你这样带走许情深,远周肯定会怪我,哥,你放了许姐姐吧,再说付京笙也不一定肯拿他妹妹去换人啊。”凌慎走出去几步,“时吟,你这是怎么了?”

凌时吟怕他说出些什么话来,再被蒋远周听去,她赶紧劝道,“哥,我只是不想你错下去。”

“行了,说了不用你管。”

那边传来电话挂断声,凌时吟看了眼,然后焦急地望向蒋远周,“他说把许姐姐先送去他那边,然后让付京笙带着他妹妹去换人。”

蒋远周冷笑下,“那我也要去看看好戏了。”

“蒋先生,是去凌家吗?”

蒋远周身子往后靠,一身阴冷被藏匿起来,凌时吟有些紧张地握着双手。

车子开出去没多久后,蒋远周给老白打了个电话,让他在距离凌慎家不远的地方等着。

许情深被带到凌家后,男人下去替她打开车门,她看了眼跟前的住处,“这好像不是保丽居上吧。”

“许医生,先进去喝杯茶吧,待会就有人来接你了。”

许情深提起脚步走向前,凌慎亲自开的门,男人轻笑声道,“许情深,又见面了。”

“你天天都在监视着我们一家,我们应该是每天都见面的吧?”

“好好的除夕把你请到这儿来,你不会怪我吧?”

“那你能放我回去吗?”

凌慎嘴角勾勒下,等到许情深进去后,他将门关上,“你说呢?”

许情深看向偌大的客餐厅,四周冷冷清清的,“没想到凌先生这样的有钱人,过年居然不食人间烟火啊。”

“我在等景茵回来,然后我会给她一个烛光晚餐。”

许情深觉得这人变态,但也不敢当众惹怒他,生怕他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

凌慎让她去沙发内坐着,然后拿起旁边的手机,许情深小心翼翼地看向四周,还有保姆过来,给她沏了杯茶。

“喂……”许情深竖起耳朵,听到凌慎开口,应该是电话那头有人接通了,“付京笙,是我。”

凌慎在她面前踱步,许情深看到男人阴戾的嘴角扯动几下,“没想到是我吧?我只是想问你一句,你老婆回家了吗?”

付京笙看眼厨房,付流音正和佣人忙碌着待会的晚餐,他眉头一紧,“你把她怎么样了?”

“放心吧,就连蒋远周都那么紧张她,我不会伤害她一丝一毫的。我就是想问问,在你心里面,是你妹妹重要呢,还是老婆重要?”

“凌慎,你别乱来!”

“我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说吧,拿你妹妹来换许情深。”

“休想!”

“休想?”凌慎做出了吃惊的表情。“我没听错吧,这可是你老婆,你女儿的亲生母亲。”

付京笙几步走到落地窗前,胸腔内被一双手在剧烈地撕扯着,“凌慎,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得了,自寻死路?你说话未免也太狂妄了。”

许情深听到这,猛地起身过去,想要抢夺凌慎的手机,“别管我,他不敢把我怎么样,付京笙,不用管我——”

凌慎侧身躲开,然后嘴角轻挽。“听到她的声音了吧?我没骗你。”

“凌慎!”

男人抬起食指放到自己嘴边,“嘘,轻点。我给你十分钟时间考虑,从保丽居上过来,也就半小时车程吧?那好……我给你一小时的时间,到时候如果见不到你和你妹妹,你也别怪我对许情深做出些什么事来。”

凌慎说完,率先掐断通话。

他朝许情深看眼,“你猜猜,一个小时后,结果会是怎样的?”

许情深咬牙切齿地瞪着他,“疯子!”

“随便骂,我无所谓。”凌慎看了眼时间,“还有五十八分钟,怎么办,我好期待。要不要带你去看下景茵的房间?我把它布置的特别漂亮,等她回来后,我再也不用把她藏着掖着了。”

许情深坐回原位,面色微微发白,双手交握后,十根手指头都在轻抖。

司机按着蒋远周的吩咐将车开往凌家,先是在路上跟老白碰了头,车子停在路旁后,凌时吟看到老白正大步走来。  “蒋先生。”

蒋远周将睿睿交到月嫂手里,然后冲凌时吟道,“你们下去,坐老白的车先回九龙苍。”

凌时吟一惊,“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下去吧。”

“但他毕竟是我哥,我可以劝他……”

蒋远周的脸冷了冷,如今的一分一秒对他来说都是许情深的命,耽搁不起,“走吧。”

老白伸手将车门打开,“凌小姐,请。”

凌时吟不得已地跨出去,月嫂抱着睿睿走向老白的车,蒋远周朝着窗外的男人勾下手,老白忙倾过身。“蒋先生有何吩咐?”

蒋远周压低嗓音,在他耳际交代了几声。老白不住点头,“好。”

两辆车随后分道扬镳,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车子来到凌家的门口后,司机一脚刹车,车轮稳稳滚过路面,然后精准地停下来。

保丽居上。

付流音从厨房出来,“哥,嫂子怎么还不回来啊?”

男人站在那,手里夹着烟,通红的火星即将吞噬到男人的手指,付流音走了过去,“那些人在外面也挺辛苦的,待会让他们一起进来吃晚饭吧。”

“音音,你在家好好待着,哥要出去一趟。”

付流音朝窗外看眼,夜幕早就笼罩了眼前的一景一物,她有些提心吊胆,“你要出去?去哪?还有嫂子呢?今天是除夕,她不可能加班吧。”

付京笙不想她担心害怕。“你嫂子去商场买东西了,我去接她。”

女孩白皙的脸上挂满凝重,“哥,你别骗我了,我都知道。”

男人朝她看看,付流音的视线同他对上,“嫂子知道家里人都在等她,她怎么可能会去商场?她究竟怎么了?”

付京笙抬手,手掌在她脑袋上摸了摸,“音音,你和情深都是我的亲人,我不能让你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

“是不是跟凌慎有关?”

“不是。”

付流音抿紧的唇瓣轻启,“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

他猜到她要说什么,赶紧厉声打住,“行了,不许乱说!”

凌家。

蒋远周下车后,径自往前走,门口有人拦着,蒋远周看了眼,“你主子都不敢拦我,你胆子长到天上去了?”

男人伸出的手臂被蒋远周推开,他倒是大摇大摆往里走了,那几个人只敢跟在他后面,尽管身上带着刀,可没人敢拔出来啊,这可是东城的一尊佛,碰不得。

蒋远周打开门进去,客厅里头的声音一阵阵传到他耳朵里。

“要不是你们千方百计阻拦,我跟景茵早就……”

蒋远周迈起脚步,有些说话声也就更加清晰了。“她早就是我的人了,我让你们把她还给我,不过分吧?”

“凌慎,我看你真是得了幻想症。”这阵女声是蒋远周再熟悉不过的,听到她还能这样底气十足地讽刺别人,他也就放心多了。

“我觉得你这人肯定是不相信报应的。”

“是啊,我不信……”

“那你怕不怕这报应,落到你家人身上?”

凌慎笑了笑,“我也不怕。”

“肯定有人跟你说过,你很无耻吧?”

蒋远周眼角眉梢处缀满了笑意,然后接过话说道,“这位凌先生,应该是从小听着这两字长大的。”

许情深猛地扭过头,见到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从不远处而来,她眼里一下明媚起来,潭底的阴霾一扫而光,“蒋远周!”

男人朝她看眼,“别这么激动。”

“你怎么会到这儿来?”凌慎整张脸的脸色都变了,他抬起视线看向蒋远周,男人干脆坐到许情深旁边,“我来接人。”

“蒋远周,你当我这儿是什么?”

“那你又当我是什么?我跟你说过,你怎么折腾付家是你的事,但是不准把矛头对准许情深,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

凌慎忍着一口气,恶狠狠盯向对面的两人。“你认为我会让你带走许情深?”

“你当然不愿意,但你又阻止不了我。”

许情深安静地坐在他身侧,听着这个男人跟对面的凌慎谈判,她心也不再慌了,也不必再紧张,就像是走进了一家咖啡馆,如果再来点音乐来杯咖啡的话,效果就更好了。

“这是在我家。”

“对。”

“你蒋远周再厉害,又能怎样,我不信你今天带着这个女人,能好好地出去。”

蒋远周直视对面的凌慎,“你想用许情深换付京笙的妹妹?”

“你就算知道了也无妨,蒋远周,这件事对你来说没有丝毫的妨碍。我可以向你保证的是,我不会伤害许情深。”

“那如果,付京笙不肯换呢?”

凌慎听到这,笑了笑,“那我问你,蒋远周,如果换做是你,你肯吗?”

许情深余光睇向旁边的男人,蒋远周手指落向膝盖处,“你这话问错人了,我没有妹妹。倒是我想问你一句,如果是你,你愿意换吗?”

凌慎不以为意,“这似乎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吧?”

“怎么没关系,我要带许情深走,你不肯,我就想拿些东西来跟你换。”

“那还真是没门。”

“你妹妹呢?也不行吗?”

许情深耳朵嗡的一下,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凌慎比她的反应要快得多,“你再说一遍?”

“用凌时吟换走许情深,肯吗?”

“呵,开什么玩笑?”

蒋远周忽然沉下了脸,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我什么时候,跟你开过这样的玩笑?”

凌慎一张俊脸咻地铁青,面色丝毫不比蒋远周的好看到哪里去,“时吟是你什么人,你心里最清楚,你凭什么用她来换许情深?”

“我清楚凌时吟是你亲妹妹,你既然疼爱她,就不希望她难受地夹在我们中间吧?”

凌慎嘴角绷紧,看向蒋远周的视线几乎能喷出火来。

老白将月嫂和睿睿送回九龙苍后,眼看着凌时吟也要下车,老白沉声说道,“凌小姐,你还不能走,我们一道去趟凌家吧。”

“去我哥哥那吗?”

“是。”

凌时吟连忙点了点头,“好。”

车门被重新关上,老白亲自开了车过去,凌时吟不住朝窗外看着。“我哥很疼我,他不会伤害许姐姐的。”

老白笑了笑,不知道这前半句话和后半句话怎么能扯在一起。“我不担心,蒋先生过去了,许小姐肯定没事。”

凌时吟轻咬嘴角,“我怕远周以为这件事跟我也有关系……”

“凌小姐多虑了。”

车子飞速向前,凌时吟朝玻璃窗外看去,东城的上空不住飞落着各式各样的烟火,有些人家吃年夜饭吃得早,这会已经开始饭后活动了。

她鼻尖发酸,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自己的坚守却始终等不到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呢?

来到凌家门口,老白将车停好,凌时吟想去开车门,却发现车门是锁着的。“老白?”

“凌小姐,稍等。”

“还等什么?”凌时吟不解地问道。

“马上就好。”

过了约莫五六分钟后,凌时吟看到前方有车过来,而且不止一辆,老白将车门锁打开,“请吧,凌小姐。”

凌时吟下去后,朝着前方看了眼,第一辆车上下来了几个男人,老白带着她往里走。守在凌家门口的人看见他们,不肯放行,凌时吟清了下嗓音道,“连我都不能进?”

“凌小姐……”

老白朝身后的几人示意下,没再给对方拦阻的机会,他们是直接冲进去的。

凌时吟脚步不由放慢,隐约觉得不对劲,老白在前面等她一会,“凌小姐,怎么了?”

“我进去劝我哥就好,老白,你为什么要带这么多人?”

“我必须要保证蒋先生的安全。”

凌时吟面色稍松,“放心吧,有我在,我哥不会对远周和许姐姐怎样的。”

老白露出抹意味深长的笑,他径自往前走,凌时吟也跟在了身后。

客厅内,蒋远周的声音不卑不亢,带着天生的优越感,就连谈判都要在气势上压人一头,“我还是那句话,凌时吟换许情深走,肯,还是不肯?”

玄关处传来一阵动静,老白率先进去,凌慎看到他身后的凌时吟,赶紧站起身来,“时吟!”

“哥。”凌时吟欲要快步上前,老白却是伸手拦在她跟前,“凌小姐,等等。”

“怎么了?”

身后两名高大的男子进来,老白退开身,那两人一手一边擒住凌时吟的肩膀,劲道非常大,将她的手臂背在了身后,凌时吟痛呼出声,“这是做什么?”

“蒋远周,放开我妹妹!”凌慎着急,欲要上前步,蒋远周从兜内掏出盒烟,铂金的打火机在烟盒上敲打着,“那我现在,可以带许情深走了?”

凌时吟弯着腰,听到这话,难以置信地看向蒋远周,“远周,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蒋远周没有看她一眼,视线直勾勾落向凌慎,凌慎盯着凌时吟的样子,冲着老白吼道,“先把我妹妹放开!”

老白丝毫不为所动,别开了双眼。

凌时吟挣扎几下,可对方的手劲那么大,她不但挣不开,还痛得要命。“远周,我到这儿也是来劝我哥哥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蒋远周点了根烟,视线这才睇向凌时吟,“你劝,有用吗?有用的话他也不会把人带到这了。”

“我可以跟他好好说啊。”

“行了。”蒋远周不想听,用力吸了口烟,然后看向凌慎,“我现在带许情深走,不反对吧?”

“我就不信,你为了这个女人……”

蒋远周眼色一扫,擒住凌时吟肩膀的两人再度用力,凌时吟身子往前倾,感觉手臂都快脱臼了,“啊!”

心里被无尽的苦涩给吞没,凌时吟眼圈发红,小脸惨败,一双眼睛无神地看向几人。

凌慎心疼不已,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住手!”

男人抽完了一支烟,见茶几上有个烟灰缸,他起身将烟掐熄掉。蒋远周没再坐回去,“你放心好了,我也不会伤害时吟,只是你要不同意我带许情深走,那这个除夕,她就得去个偏僻的地方自己过了。”

“蒋远周!”凌慎咬牙切齿,“你的心太狠、太毒了。”

“是吧?”蒋远周轻蔑地勾起笑,“我要不狠,怎么跟你玩呢?”

“时吟好歹给你生了个儿子!你这样做,你考虑过她的感受吗?”

蒋远周余光扫向仍旧坐着的许情深,他朝她摊开手掌,“是不是觉得这儿的茶很好喝,还想来一杯?”

许情深一声不吭,也回过了神,见到蒋远周伸出来的手,她看眼凌家兄妹,然后将小手放到男人掌心内。

他极为自然地握紧,许情深站了起来,蒋远周冲凌慎扫了眼,“肯换了吧?那我们走了。”

凌时吟眼角渗出晶莹,看着蒋远周拉住许情深的手正在往外走,她呻吟一声,痛得哭出来,凌慎见状,大步走来,将她身侧的男人用力推开,“滚!”

“时吟,没事吧?”

凌时吟眼里只有两道离开的背影,那个男人自始至终就没看她一眼,他就这样走了,空气内还有蒋远周经常抽的那种烟味,凌时吟痛哭出声,与此同时,一阵关门声也传到了她耳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