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穆帅提亲!!/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坐的离蒋远周有些远,霖霖拿了球开始四下乱抛。

许情深朝四周看看,并未发现躲在外头的凌时吟,“付京笙看中的那套房子,是你买走的?”

“是。”蒋远周语气淡然。

“这么远的房子,蒋先生想要投资?”

蒋远周搭起长腿,表情慢慢变得欠揍起来,“算是吧,现在房地产这么好,买几套屯着是不错。”

“你不会是想着付京笙看中一套,你就买一套吧?”

“有这个可能性,这样的话,省的我四处去看房了。”

许情深没想到他坦然得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蒋远周视线朝她看去,许情深其实心里跟明镜似的,“你觉得付京笙买不成房,我们就走不了了。”

“不,不管他买不买得成,你们都别想走。”

许情深听着他口气这样硬,还真觉得奇怪了,“你这么肯定?”

“东城是我的地方,走进来容易,走出去难。”

许情深即将出口的话被他堵了回去,因为蒋远周的口气实在是太理所当然,“你把自己当神了。”

“你要觉得我是男神,那我就是。”

她奇怪地朝他看了眼,然后朝霖霖拍下手掌。霖霖朝她看看,却没过去,倒是旁边的睿睿听到后,走到了霖霖身旁。

他弯腰捡起地上的蓝色海洋球,要给霖霖,霖霖看了眼不喜欢,没有搭理。

凌时吟紧盯着这一幕,睿睿执意要将球塞到霖霖手里,两个孩子本来就小,一个非要这样,一个非不可拿着,很快就摔倒在了一起。

霖霖被睿睿压着,扯开嗓门就哭了。

许情深快步走去,将睿睿搀扶起来,然后再将霖霖抱到怀里,“好了,不哭不哭了,我们去找爸爸和姑姑好吗?”

蒋远周坐在那没有起身,睿睿看到霖霖哭了,有些着急,撇着嘴似乎也想哭,许情深朝他看了眼,“没事没事啊,不哭。”

睿睿回头朝蒋远周看眼,许情深抱着霖霖走出去两步,她本来就想带着霖霖离开,这下好了,她一哭一闹也就没心情再继续待着。

凌时吟生怕被里头的人看见,她朝着旁边挪动下,许情深转身往外走,她此时是看不到睿睿的表情了,但如果她知道了那是她的儿子的话,她该有多心疼?

凌时吟冷笑下,眼看着许情深换好鞋子离开,她也快步跟了过去。

许情深知道付京笙他们在哪一层,所以打算抱着霖霖去找。刚来到电梯口,凌时吟就追上了,“许情深。”

她听到这声音有些熟悉,回头看看,“是你。”

“是,好巧。”

许情深抱紧怀里的霖霖,“有事吗?”

凌时吟的目光落到霖霖脸上,“这女孩真可爱。”

她觉得她这话带着莫名其妙的意味,“没事的话,我走了。”

“许情深!”

她顿住脚步,“你刚才喊我,我还真没听出来是谁,以前都习惯听你喊我一声许姐姐。”

凌时吟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我刚才看到你和蒋远周了。”

“碰巧遇见而已。”

“你说蒋远周是不是挺绝情的?我给他生了个儿子,他却霸占着不肯给我。”

许情深见霖霖止住了哭声,她伸手在女儿后背处轻拍,“那是你们之间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觉得我们都是女人,你肯定能理解我的感受,就像你一样,你能忍受得了自己的亲生孩子长期不在自己身边吗?”

许情深轻挽下嘴角,“当然不能,所以我一直把她带在身边,我跟你的情况不一样。”

“是啊,不一样。”

许情深抬头朝楼上看眼,然后经过凌时吟的身侧,上了扶手电梯。

凌时吟盯着她的背影,霖霖趴在许情深的肩头,黑亮的眸子朝她看着,凌时吟冷笑下,这样可真好,许情深,你就养着这个不是你的孩子一辈子吧,这是你的报应!

驱车回到凌家,家里的阴霾还未散去,佣人的手上也都戴着黑纱,凌时吟一回到这就觉得累,她不得不去面对母亲的以泪洗面,以及父亲一夜间仿若苍老了十岁的脸。但有些责任却是她身为凌家人应该承担起来的,她躲避不了。

穿过院子,凌时吟抬头一看,却看到门口站了两排的人。

每一个人都站得笔挺,仿佛经过了最严苛的训练,凌时吟不知道这些人是做什么的,难道家里出了什么事?

她心里大急,抬起脚步走了进去。

进入客厅,凌时吟被跟前的一幕惊得收住了脚步。偌大的客厅内摆满了古色古香的木箱,木箱的盖子都被人打开了,里头装满绫罗绸缎和金银珠宝。她差点以为是自己走错了地方,凌母许久不下床了,今天却坐在沙发内,朝着凌时吟招下手,“时吟,过来。”

凌时吟往前走,看到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坐在凌父的右手边,见她过来,对方站起身道,“凌小姐,您好。”

凌时吟满面不解,“这是做什么?”

“时吟,这是穆家的管家。”

“穆家?”

凌母起身拉过女儿的手,让她坐到自己身旁,“穆家来提亲了。”

凌时吟面色大变,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这样的说法?“妈,你们怎么也没跟我商量下?”

凌母压低嗓音,“他们来得突然,我也不知道。”

此时,管家笑意盈盈道,“穆家的大少爷,想必你们也是不陌生的,此次若能联姻的话,对凌家来说也是幸事一桩,穆家诚意满满,现在就看凌小姐的态度了。”

“说是提亲,却派一个管家过来,这也叫诚意满满?”

“凌小姐说的是,我只是打头阵的,关键人物还在后面。”

凌时吟盯着客厅内的那些东西,没过多久,有守在门口的人进来,“曹管家,穆帅来了。”

曹管家赶紧起身,大步过去,凌父和凌母也站了起来,凌时吟坐在沙发内不动,很快,有脚步声充满坚硬感地从外头进来,凌时吟抬头,就看见一道高高的身影碾压过客厅内充足的阳光,男人穿着单薄,黑色的军靴锃亮无比,冷冽的气势令人有种不寒而栗感。

凌母见状,赶紧拉住凌时吟的手臂,将她拽起身。

这男人,她只消看一眼就看中了。“快,快过来请坐。”

凌母激动地唤过不远处的佣人。“上茶!”

凌父的脸色也不若方才那般严肃,“请坐。”

男人坐定下来,视线一下定格在凌时吟脸上。“这位就是凌小姐?”

“是。”凌父说道。

“那不知对联姻的事,你们怎么看?”

凌父看眼凌时吟,能攀上穆家,他自然是打心眼里愿意的。可这穆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凌时吟和蒋远周的事他们不可能不打听清楚,依着跟前这个男人的条件,他为什么会想到要和凌家联姻呢?

“听说穆家有两个儿子,不知道你是……”

“我是穆劲琛。”

原来是穆家的小儿子。

凌父面色微微失望,“那联姻的事,你哥哥同意?”

“当然同意,只是他主管生意上的事,实在走不开,我父亲给他看过凌小姐的照片,他倒是一眼相中,知道凌家如今有难,他生怕有人捷足先登,所以派我过来,如果能将这桩婚事尽早定下来的话……”

凌时吟听在耳中,她目光落在穆劲琛的侧脸上,这男人长得这样好,想必他哥哥也不会差的哪里去。

可她又觉得自己实在太过悲哀,似乎连一个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就算生意再忙,可毕竟关系到终身大事,他若不肯出面,我能不能理解成为你们穆家是想隐瞒什么?”凌时吟总算开口说了话,穆劲琛听闻,视线落向她。

“难道,你觉得穆家图你什么?”

凌时吟一怔,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就连旁边的管家都出来打圆场,“我们穆帅不是这个意思,他是说……”

“行了曹管家,既然事情到这份上,以后有望成为一家人,有些事为什么不能说透?”穆劲琛打断了曹管家的话,“穆凌联姻,当然是为了追求最高的利益,凌小姐之前和蒋远周的事,我们一清二楚,还有个孩子是吧?”

凌父脸色刷的白了,凌母赶紧说道。“不不,那孩子不是时吟生的……”

“妈!”

穆劲琛一摆手,“既然我替穆家走这一趟,就说明我哥不在乎这个。我也跟你们明说了吧,我哥别的什么都好,就是早年前出过车祸,一条腿受伤了,左腿半截以下是假肢,这件事外人也不知道。”

凌父凌母听着,倒没有露出大惊小怪的表情,听穆劲琛这么一说,他们反而定下心来。

毕竟穆家的条件太好,如果不是没有一点点缺陷的话,真不至于要跟凌家联姻。

“这个没关系,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就算装上了假肢也没多大问题。”凌母轻笑,“关键是人品要好。”

穆劲琛嘴角不着痕迹地扯动下,曹管家擦把冷汗,生怕这小少爷把事情搞砸了。

穆劲琛一把嗓音充满了某种魅惑,淡淡说道,“那是当然,穆家的男人,无人品低下者。”

凌时吟握紧双手,“你们也是因为我哥哥忽然死了,吃准了凌家如今有难吧?”

凌母朝她轻踢了脚,“时吟,别胡说!”

穆劲琛却是不以为意,“这的确是最大的原因,这也是凌小姐不得不接受的事实。与其让你哥的公司在商潮中溃败解散,还不如找个稳妥的人,我哥在这方面,就有极好的天赋。”

“但我要保证凌家的权益,公司是凌家的。”

穆劲琛轻耸肩头,“这当然,结婚之前你们可以以合约的方式注明,今天只是第一次上门而已,改天等我哥有了空,他会和凌小姐见面的。”

凌父凌母面露开心,穆劲琛见差不多了,站起身道,“我先告辞。”

“好,我们送你。”

“不用了。”

凌时吟看着男人起身往外走,他说着不用送,但凌父和凌母还是起身过去了。

来到屋外,穆劲琛走出去几步,右手轻轻一抬,站在两旁的人自动向右转,然后步子规整地跟在男人身后离开。

很快,两人回到屋内,凌时吟朝凌母看眼,“你身体又不好,还出门走这一趟做什么?”

“你这丫头,”凌父不满地说道,“还不是为了你?”

凌母看向客厅内摆着的那些木箱,“穆家做事,果然是最遵守规矩的,出手也大方。”

“妈,你们真打算让我嫁过去吗?”

“时吟,你自己觉得呢?你还能有多少选择的权利?”

凌时吟没再说话,转身上了楼。

穆劲琛坐进越野车内,管家拉开了副驾驶座的门,男人朝他看眼,“后面不是有车吗?”

“我坐你的车回去。”

“你就不怕,我把你一脚踹下去?”

“你要真把我踹下去,我回去就同老爷说,你差点要坏事。”

穆劲琛戴上手套,双手握着方向盘,皮笑肉不笑地看向身侧的管家。“我坏什么事了?”

“一、你说你是穆家二少爷。”

“我本来就是。”

“但老爷是让你顶替大少爷去的。”

穆劲琛抬手,手肘支在方向盘上,指尖在下巴处轻抚下,“那我是不是还要替他洞房?”

“穆帅!”

“行了,说说第二条吧。”

“二、你说穆家看中的不是凌小姐这个人。”

穆劲琛收回手,“那你说,穆家能看中那女人什么?败坏的名声?还是看中她儿子?”

曹管家胸口一热,感觉要喷出血来,“你忘记出门时老爷怎么吩咐的?”

“没忘,他让我说凌小姐端庄秀气、贤良淑德、蕙质兰心,让我说仰慕她已久……”

曹管家点着头,“是,但你是怎么说的?”

“我是想说,但我更想吐。”穆劲琛看眼后视镜,他的车不动,后面的几辆车便笔直地排在那。“你不会还有第三条吧?”

“有。”

“说说。”

“三、你说大少爷的腿有毛病。”

穆劲琛神色坦然,“但正是我说了他腿有病,凌家才能消除疑虑,不然的话,谁会愿意去娶她家女儿?”

“穆帅!”

穆劲琛不耐烦地轻摆手,“我至少没告诉他们,我哥重要部位被人割掉后又给接上了,所以,我没坏事。”

曹管家的脸色就跟调色盘似的,听完穆劲琛的话,前后左右慌张地看着,“穆帅,你……这话……”

“看把你吓得,这儿没有别人。”穆劲琛发动引擎,曹管家忙系好安全带,他似乎还想说什么,穆劲琛一个眼色扫过去,“要不是看在你待在穆家几十年的份上,就凭着你这唠叨劲,我真会把你丢下去。”

曹管家不说话了,双手紧握安全带。

穆劲琛朝窗外看眼,有一个肤色白皙的女孩经过,长长的发拂过肩头,他有片刻出神,心间也被触动了下,鼻翼前流溢过一种沐浴后的香味,那是属于付流音的。 许情深休息的这日,一大早,付京笙就敲响她的房门。

许情深想睡个懒觉,她迷迷糊糊睁开眼。“谁啊。”

男人没说话,又敲了两下,许情深打着哈欠,掀开被子下床,刚走出去几步,门就被推开了。

许情深睡眼惺忪的眸子睁开,“你……”

付京笙忙将门关上。“我喊了你几声没答应,我就进来了,一会音音发现我们没睡在一起,肯定要起疑。”

“你不是已经骗过她了吗?”

“我跟她说,我们偶尔分居,总不能让她知道其实我们压根没睡在一起吧?”

许情深回到床边,霖霖还没醒,她懒洋洋坐向床沿,“你怎么起这么早?”

“待会我开车带你们出去趟,我们去看新家。”

“你开车?”

付京笙一听,笑道,“不放心我?”

“不是,那还是我跟你换着开吧。”

付京笙见她起身要去换衣服,他伸手握住她的手,“情深。”

“怎么了?”

“我知道,你心里其实是不愿意搬走的。”

许情深没说完,付京笙将她拉到跟前,“我原本以为你应该厌弃了这儿。”

她坐回付京笙的身侧,许情深有些事不想瞒他。“当初走的时候,也是不得已,但只有在这,我才感觉像是呼吸到了熟悉的空气。”许情深看向那只被付京笙握住的手,她手指轻动两下。“不过……家嘛,在哪都是一样的,付京笙,我还是那句话,在我最难受最需要有人在身边的时候,是你陪着我的。所以现在,你去哪我就去哪。”

付京笙将她的手更加握紧了些,“谢谢你,情深。”

出发的路上,付流音坐在副驾驶座内,许情深和霖霖坐在后面,付流音将椅子往后压,还想在路上睡会,付京笙一边驾车,一边看着车前车后,他不由脸上露出了笑意,这就是他向往中的生活。有亲人、有爱人,还有个孩子。

来到他看中的楼盘,其实这儿已经出了东城,许情深抱着霖霖下车,站在门口的销售快步迎上前,“您好,是付先生吧?里面请。”

许情深对房子的事情兴趣不大,但付京笙执意让她过来,她也就不想扫他的兴。

销售拿了准备好的玩具给霖霖玩,然后另一人带着付京笙走到沙盘前。

没过多久,付京笙就来到沙发前,“我已经选好了。”

“这么快?”

男人走过去抱起霖霖,“之前就看中了,今天只是来走个合同。”

他拉住许情深的手,“走吧。”

“还要去哪?”

“当然是签约。”

付京笙带着许情深来到一间屋内,销售赶紧给两人倒了水,许情深朝付京笙看眼。“签合同的事你自己做主好了,我还是带霖霖去外面玩吧。”

“你也要签字的,房产证上也有你的名字。”

许情深微怔。“什么?”

付京笙冲她微笑,“很奇怪吗?”

“你还是写音音的吧。”

“开什么玩笑,我们是夫妻,我的就是你的。”

许情深多少有些不自然,她压低嗓音道,“可这么价值连城的一套房……”

“再价值连城,它也只是个家而已。于我而言,有你、有霖霖,还有音音的地方才是家。既然是家,它就得是完整的。”

许情深面有动容,可动辄千把万的房子,这不同于问付京笙借几万块钱。

销售满面悦色,说进去准备合同,可没过一会,她就慌里慌张出来了。“不好意思付先生,六十六栋刚被定下了。”

付京笙一听,不悦很明显地摆在脸上,“怎么可能?来之前还跟你电话确认过。”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对方是通过我们经理定下的,定金都给了……”销售也没遇上过这样的事,赶紧道歉。“要不您再看看别的吧,还有好多没有出售呢,而且地理位子又好。”

许情深见这小姑娘急得眼圈都快红了,“算了,我们再看别的吧?”

付京笙气得站起身来,“谁定了?”

“说是……蒋先生。”

许情深太阳穴一疼,生活啊,真是折腾,怎么哪哪都有不让她省心的人呢?

“付先生,您别生气,我再带您去看看……”

哐当——

许情深回过神,看到一次性的纸杯被挥在地上,里面的茶水洒了一地。许情深微微吃惊,她很少见付京笙发火,男人抱起霖霖大步往外走,许情深见状,忙跟了出去。

付流音在外面的亭子内等他们,眼见付京笙过来,她大步上前,“哥,买好了?”

“回家吧。”

许情深也来到车前,“卖掉了也没关系,不是非要买那一栋的,还有很多能选择呢。”

“不用了,”付京笙勉强勾起笑,“我不想给将来的家留下任何遗憾,我情愿等,也不愿意将就。”

付流音先坐进了车内,许情深见付京笙脸色不好看,“那先回去吧。”

“一般,她们是不会透露客户资料的,看来,蒋远周这是在向我示威。”

许情深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话,只得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九龙苍。

老白挂上电话,几步走到蒋远周跟前。“蒋先生,办妥了。”

“嗯。”

“蒋先生……您这样是不是不地道啊?”

蒋远周朝他瞪了眼,“再说遍?”

“我是说,现在都实行限购,您也不怕麻烦。”

“第一次入手的那套,已经涨了两百万,是吧?”

这倒是真的,老白不得不点头,“对,最近房价据说还会涨。”

“那就是了,我这叫投资。”

老白听着,虽然知道他说的是假话,但也只能当真话听。

回到东城后,付京笙进了屋,许情深抱着霖霖走在后面。

男人忽然顿住脚步,“我这几天看房的同时,也关注了下租房信息,实在不行,我们先租个地方,到了那边之后慢慢找。”

许情深轻点下头。“好,我没意见。”

付京笙从她手里将霖霖接过去,面上总算有了些许笑意,“那就这么定下来,我就不信租房的时候,他还能捷足先登。”

租房远远没有买房麻烦,付京笙看中了房子后,很快就将押金和三个月定金给了房东。

这日,保姆已经做好了晚饭,许情深正要喊付京笙吃饭。

男人到窗边接了个电话,“喂。”

“喂!这个房子我是不能再租给你了,你怎么是这样的人啦!”

女房东五十出头,还带着口音。付京笙听得莫名其妙。“什么意思?”

“哎呦,讨债的都讨到我家里来了,那房子还没给你住呢,墙上就喷满了油漆,连门都被撬坏了,哎呦,我可是良民呀!”女房东似乎惊魂未定的样子,“那几个人凶是凶得了,说我要把房子租给你的话,就要给我毁容,那怎么可以的呀……”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没欠过别人一分钱。”

“怎么会搞错了?说的就是你啊,我家大门上还喷着你的名字咧,哎呦,我儿子可是要招女朋友的啊,你这样坏我名声的呀。”

付京笙胸腔内剧烈起伏着,他怎么就坏别人名声了?

“总之一句话,这房子我不租了,你隐瞒事实真相,你看看我的房子,你还得赔我钱……”

许情深来到付京笙身后,看到他气喘吁吁地挂断了通话,忽然抬起一拳砸在玻璃上。

“蒋远周!”

许情深咯噔下,蒋远周又怎么了?

付京笙紧接着咬牙切齿道,“流氓!”

------题外话------

嗯。明后天啥的你们必须要看喽

因为你们要的真相来了,真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