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闹婚礼,给名分/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朝四周看看,没看到闵总的身影。

心被悬了起来,要知道穆凌两家的婚礼,就连记者都出动了,穆家虽然身份特殊,但穆成钧是从商的,这又是他自己的婚礼,他答应了凌家要大办,穆老爷子都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你要做什么事,那跟我没关系,你别把我扯进去。”

“怎么会跟你没关系?”蒋远周漫不经心说了句,“你是主角。”

“蒋远周!”她声音有些响,离他们最近的几人听到了,纷纷转过头来,一看是蒋远周,拿了酒杯就要过来。

老白上前一步拦在他们跟前,“不好意思,蒋先生跟蒋太太有话要说,不想被人打扰。”

“蒋太太?”二人面面相觑,不对啊,蒋先生什么时候成婚了?

老白微笑点头,“是。”

二人忙抬高视线,蒋远周旁边就坐着许情深,他们开始指指点点,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许情深铁青着面色,“你说谎都不打草稿吗?”

“打了啊,结婚证都有了。”蒋远周朝她倾过身,“你是跟着闵总来的吧?你对外人总是这样好,拒绝不了别人,却唯独能拒绝我。”

许情深看向远处,所有的人几乎都在围过去,婚礼开始了,虽然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将现场围了个密不透风,但许情深还是看到了挽着凌父胳膊的凌时吟。

她和蒋远周坐在原位上,谁也没起来,许情深心里仍有不安,所以还是想去套蒋远周的话。

“你把结婚证的日期改到了两年前。”

“我不想落后于别人。”

“反正是假的。”

蒋远周身子往后倚。“许情深,别再让我听到这句话,你没凭没据,你怎么知道它是假的?”

“你让我按手印的时候说过,今年开始,办理结婚证需要指印。”

“对。”

“可是日期对不上!”

蒋远周听着她的说话声挺激动的,就像是一名侦探好不容易发现了案件真相一样,蒋远周盯着她的样子,然后勾了勾唇,“是啊,办理结婚证需要手印,这样人家才能把证书给你。但是我让人改了日期。”

许情深面色变了又变,蒋远周手臂撑着桌沿,然后手掌轻握起来,食指在太阳穴处按动两下。

“你是来参加婚礼的,这样追着结婚证的真假,是不是想要跟人家一样,有个这样的婚礼?”

“你有臆想症。”

蒋远周笑了笑,凌时吟的婚礼请了东城本地的两名知名主持人,蒋远周闭起眼帘,依稀能听到是在宣读誓词。

“睿睿已经大好了,能吃东西了。”

许情深听着,眉眼微动,“既然醒了,就说明没有大碍了吧?”

“是。”

许情深松了口气。

穆劲琛和曹管家站在人群中,曹管家看着穆成钧给新娘戴上戒指,他口气掩不住激动,嗓音都有些颤抖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穆劲琛斜睨他一眼。“你还是表现得正常点吧,别让小报记者有机可乘,万一说你跟大哥关系不一般,那可就乱套了。”

曹管家压低了嗓音,“穆帅,你老是怼我,今天可是大少的好日子。”

“我一点不激动,我其实挺担心的。”

“担心什么?”

穆劲琛朝着曹管家凑去,“你说,这晚上可怎么办?”

曹管家赶紧朝四周看看,这儿都是人,有些话要是传出去的话,那可不得了啊!

“这婚都结了,还能怎么办?”

穆劲琛双手抱在胸前,“力不从心啊。”

曹管家恨不得去捂住他的嘴,台上,穆成钧高大英俊,一身得体的昂贵西装包裹住有残缺的身子。别人不会过多的将注意力落到他的腿上,他拥过新娘,揭开她的头纱……

曹管家笑了笑,“大少奶奶很漂亮,郎才女貌。”

穆劲琛懒得跟他搭话,“是,美若天仙,单纯善良。”

凌时吟看着男人的脸越来越逼近过来,她以为自己不会有感觉,但鼻尖碰触到的时候,她紧张地心都快跳出来了。

很快,热烈的掌声淹没过来,凌时吟颤抖地睁开眼帘,原来这就是她等了几年的婚礼,虽然新郎已经换了,但这个婚礼她还是拥有了。

只是,没有了哥哥。许情深听着一阵阵掌声传到耳中,有些恍惚,又有些荒唐,这毕竟是凌时吟的婚礼。

蒋远周盯着远处,他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心思,老白回到两人跟前,许情深收回神,但没有起身。

这个时候,她总不能一个人在院子里游荡吧。

凌家和穆家开始招呼着来宾,凌时吟跟着穆成钧去换衣服。

再次回到公众的视线中时,凌时吟穿了身大红色的旗袍,旗袍上绣着龙凤呈祥,她挽着丈夫的手,笑意盈盈。

记者们一拥而上,这些都是经过挑选之后才确定的媒体名单。有人上前表示恭喜,许情深透过人群,能看到凌时吟那身颜色鲜亮的旗袍。

“请问穆先生,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是啊,你们结婚的消息可谓轰动全城,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媒体要采访之前列了一串的问题,不想回应的,被凌时吟统统给划掉了,能回应的名单就被送回媒体手中,所以相关的答案,凌时吟早就想好了。

她得体大方,有条不紊地回应着。

穆成钧很少说话,看得出来是个谦谦君子。

几个问题下来,忽然就有一名记者上前问道,“穆太太,您之前和蒋远周的关系,东城几乎是人尽皆知,而且您和蒋先生有个儿子,这件事也是事实吧?其实我们最关心的是……您究竟和蒋先生有没有结过婚?”

穆成钧和凌时吟的面色刷的冷了下去,当时审核媒体名单的时候,第一要求就是决口不能提蒋家,蒋远周和儿子这些字眼都是禁词,穆成钧一把拉住凌时吟的手腕,冲着那名记者说道,“你哪家媒体的?”

“这不能问吗?但有些事总要交代清楚才好,逃避不是办法。”

穆成钧朝着不远处喊了声,“老二!”

穆劲琛握着酒杯的手一紧,他就听不得喊他一声老二,他铁青着脸回头。

“让你的人把他轰出去!”

穆劲琛闻言,上前两步,那名记者仍旧不依不饶的,“穆先生,回应一下吧,您之前肯定也知道穆太太的事情吧?您真的不介意吗?还是因为联姻,所以就能不计较呢?”

那人拿着话筒,说话声很响,许情深离开那么远都听见了。

越来越多的人也在聚集过来,凌时吟面色惨白,她没想到自己曾经精心布置的那些事,如今却成了她身上没法抹去的污点,甚至在自己的婚礼上,还要被人紧紧抓着不放。

穆成钧走到那名记者跟前,“你要么现在就走,要么……等着我把你丢出去!”

“既然穆太太不肯回应这件事,那我换个话题吧,穆太太,你有多久没去看过你儿子了?”

凌时吟脸色变了又变,穆劲琛嘴角流溢出冷笑,她慌忙摇了摇头,“那不是我儿子,他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之前也在路上采访过你,那时候是你亲口承认,说孩子是您和蒋远周的,那段视频我还保留着……”

“把他轰出去!”穆成钧一声厉喝,穆劲琛抬高手臂打了个响指,有着黑衣的保镖快速赶来,穆劲琛朝着那名记者一指,然后做了个手势,他站在那没有开一句口,却几声口令就让人擒住了记者的肩膀,准备将他就地拖走。

“穆先生,有些事你们总要回应的,婚礼是直播,全城的人可都看着呢!”

穆成钧的脸简直是阴沉到了极点。

蒋远周伸手忽然握住许情深的手腕,“走,我们过去。”

“你疯了!”许情深将他的手挥开。“你就不怕你现在过去,被人砍死?”

“谁敢砍我?”

许情深看到蒋远周起身,她可不想掺和进去,“你别拉我。”

蒋远周笑了笑,“那你就坐在这,不许乱走,凌家和穆家丢了这么大的脸,如果被人看见你在这,当心他们找你算账。”

“你别吓唬我!”

就连老白都笑了,“蒋太太,蒋先生确实是在吓您,您放心,我会保护好您的。”

老白不止对她的称呼变了,就连话里都用了您字,让她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那名记者被押出人群,上半身弯着,蒋远周迎了过去,大家自然就将目光全都投到了他身上。

凌时吟见他走来,急的差点站不住,双腿颤抖着,两手使劲抱住穆成钧的手臂。

“是蒋先生!”

“蒋先生来了!”

蒋远周走到几人跟前,他视线看向穆成钧,“我来澄清一些事情。”

凌时吟抑制不住心里的慌张,蒋远周知道了睿睿的事情后,恨不得掐死她,他现在出现,肯定是要将她的婚礼搅得一发不可收拾。

她面色白的就像一张透明的纸,她压低嗓音服软。“远周,别这样行不行?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

穆成钧听到这,伸手揽住她的腰。

那些记者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应不应该采访下去。

老白坐了下来,许情深看到蒋远周很快被人围拢,她沉着脸色,“他要做什么?”

“您待会看了,就知道了。”

“蒋远周不会是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凌时吟难堪吧?”许情深这样说着,还觉得挺有可能的,“穆家不是很有来头吗?这样公众的场合,蒋先生要真让凌时吟下不了台,蒋家的脸上也不会有光。”

“蒋先生是最有分寸的人。”

“我可没觉得。”

老白轻笑,“他说他对您,之前就是太有分寸了。”

许情深瞪了他眼,没再说话。蒋远周站在人群中,那些记者拿了穆凌两家的好处,都不敢随意采访,被押着的那名记者见状,挣扎了几下。

“放开他吧。”蒋远周说道,“记者这个职业,有知情权,藏着掖着总不是办法,一次性不是更好吗?”

穆成钧不语,穆劲琛却朝着保镖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松手。

“别听他的……”凌时吟赶忙阻止。

穆劲琛单手插在兜内,皮笑肉不笑地盯向蒋远周,“大嫂,蒋先生也是个人物,既然来参加了婚礼,就不会往穆家脸上抹黑。”

那名得到自由的记者快速来到蒋远周跟前,蒋远周面上带着微笑看向众人,“外界一直都说我和穆太太之前就结婚了,还有了个儿子,都是假的,我必须要在这澄清。”

几名记者互相看了眼,凌时吟握紧的拳头越捏越紧,其中一人上前采访道,“但之前穆太太在九龙苍住过吧?还带着那个孩子进进出出,并且以孩子的母亲自称,这又怎么解释呢?”

凌时吟看到不少的宾客得了消息,正往这边走来,她那时候确实是太过张扬了,因为她没有为自己留过退路。

她出入九龙苍,为什么要避讳呢?她那时候最好全东城的人都看见。

她喊睿睿儿子,为什么要避讳呢?她最好所有的人都长着十双耳朵、十张嘴,替她将这些听到的看到的传播出去。

今天是她的婚礼,可是她却面临着这样的难堪。

所有人都在等着蒋远周的回答,想象着男人应该怎么解释他和凌时吟之间的关系。

凌时吟的一颗心也悬到了嗓子眼,蒋远周听闻那人的问话,却是笑了笑,“你说的那些,我怎么不知道?”

“蒋先生,您别开玩笑……”

“谁跟你开玩笑,我确实不知道,但至少我在外从没说过一句我和凌时吟是夫妻关系,更没说过她是我孩子的母亲。你们自己臆想出来的事情,我很难对它们做出回应。”

“蒋先生,这并不是臆想,而是穆太太亲口承认过的。”

蒋远周耸了耸肩膀,“不是我说过的话,你们不应该向我求证,因为我不能向你们保证那些话的真实性。”

凌时吟脸上一热,很快觉得火辣辣的痛,蒋远周的意思很明确,之前有些话是她凌时吟说出去的,可他从来没有承认过,也就是说,那是她单方面的意愿。

蒋远周紧接着又抛出一个重型炸弹,“我是结婚了,但那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最重要的是……我的妻子不叫凌时吟。”

许情深在远处听着,猛地一哆嗦,慌忙起身要走,没想到老白却比她快了一步,他将她按坐回原位,“您别乱跑,这儿真的不安全。”

蒋远周这话一说出口,无异于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

“蒋先生早就成婚了?”

“两年前?那您的妻子就是孩子的生母吗?”

蒋远周从兜内掏出一本结婚证,“我知道我今天到这儿来,不可避免会被问到跟穆太太的关系,所以我想做个澄清,不想以后再有流言蜚语传到我的耳中来。”

蒋远周将结婚证摊开,摄像机推送过去,拍摄到了上面的日期。

“许情深。”有记者念出了配偶那栏的名字。

蒋远周莞尔,“对,我的妻子,许情深。”

这句话,几乎是一下击中了许情深的心底,这样的局面是她怎么都没料想到的,她没想到蒋远周能做出这种事,这不是胡言乱语,这是昭告给所有的人知道。

但她和蒋远周之间明明没有夫妻关系啊。

“蒋先生,两年前,您和蒋太太的新闻我就追踪过,没想到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蒋东霆也来了婚礼现场,跟着三五个友人一起走过来,却看到蒋远周亲口承认,“是,所以我的儿子并不是私生子,他是受法律保护的。我跟穆太太自始至终都没什么关系,我有我自己的家。”

蒋东霆面色变了又变,蒋远周的视线掠过他,却当没看见似地落向远处。

有记者眼尖,发现了坐在那的许情深,蒋远周的嗓音轻柔不少,好似在告白,“很久之前,我没想过要与人结婚,我想,一张结婚证就是最好的表白吧,这两年让我的妻子我的孩子受了不少委屈,但他们最懂我,知道我爱他们。”

许情深握紧身侧的椅把,被蒋远周的一语给击中了,她怔在原地说不出话。

她面上开始发烫,心跳也加速起来,蒋远周的话语没有经过特别的包装,蒋东霆的视线也随之扫过来,他面色越来越难看,可他不能在这戳穿蒋远周,他丢不起这个脸。

有记者反应过来,大步过去要采访许情深。

许情深听到嘈杂的声音传过来,她吓得赶忙起身,她经过老白身侧快速要离开,这次老白没再拦她,许情深四下逃窜,可又能逃去哪呢?

她很快被记者们围了起来,一串串问题丢向她,她板着脸招架不住,只能用双手挡在眼前。

蒋远周站定在原地,穆成钧手臂揽住身侧的妻子,凌时吟失神地盯着一处,蒋远周转过身朝穆成钧道,“祝穆大少新婚快乐,白头到老。”

说完这话后,他就朝着人群大步而去。

穆劲琛盯看眼男人的背影,“哥,以后你可以放心了吧,大嫂和蒋远周就没什么事,绯闻而已。”

穆成钧冷笑下,阴沉沉的样子,他拉过凌时吟的手去招呼别的客人。

蒋东霆气得唇瓣直哆嗦,旁边的老友们不明所以,嘴里还都是祝贺的话。“老蒋,你瞒得可真好,不请我们喝一杯喜酒就算了,你还说远周未婚。”

许情深双臂挡住脸,对于别人的问话一概不回答,蒋远周拨开人群进去,护在许情深的身前,“大家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我妻子很低调,不接受任何采访。”

许情深不想自己的脸被人拍到,“我跟蒋远周没结婚,那张结婚证是假的!”

“什么?蒋太太,您再说一遍。”

“我说结婚证是假的!”许情深只能以这样的方式抗议,“是他伪造的。”

蒋远周伸手将她抱住,将许情深的脑袋往自己胸前按,“我说要公开关系,她非不肯,这不……跟我在这闹呢,请大家让让。”

老白也进来了,护着蒋远周让他离开,许情深还在坚持,“大家不要相信,我跟蒋远周已经没关系了。”

记者们就爱听这样的话,蒋远周闻言,顿住了脚步,伸手将许情深捧住脸的手掌压下去。“闹脾气没关系,但有些话不能乱说。”

镜头对着许情深一阵乱拍,她急的额角渗出汗来,蒋远周手掌一松,然后拥住她的肩膀将她带出去。

老白安排了司机在门口等着,蒋远周将许情深塞进去,老白坐进副驾驶座后示意司机开车。

司机朝着旁边的男人看眼,“婚宴结束了?”

“哪里,饭都没吃上一口。”

许情深朝窗外看眼,扑过去说道,“我还没跟闵总说一声。”

“没关系,待会让老白打个电话。”

许情深扭过头,两眼瞪着他,“你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你这么聪明,难道还要我解释给你听?”

她视线从他的脸上往下落,扫了一圈后,落向蒋远周的颈部,她忽然朝着他凑过去。蒋远周没反应过来,脖子就被咬住了,那儿的肌肤又软又敏感,他啊的一下叫出声,吓得老白赶紧回头看。

蒋远周双手握住许情深的腰部,她咬了下就退开了,蒋远周手掌贴住脖子,许情深擦了擦嘴。

“还有心思咬我,不错。”蒋远周轻笑声,扭动下脖子。

许情深气得牙痒痒,“你让我明天开始怎么去上班?”

“你要觉得出不了门,那就别去。”蒋远周感觉脖子内火辣辣的,“你应该担心的不仅是这个,我跟你的婚姻关系都曝光了,你说你如果再跟付京笙纠缠不休,你就不怕别人对你指指点点?”

许情深踹了下车门,“我要下车!”

“可以啊,那些记者有可能就跟在后面,你确定要现在下去?”

许情深沉默了,车子疾驰向前,到了半路上,许情深再度开口,“放我下去。”

“停车。”

司机听到蒋远周的声音,将车停在了路旁。

许情深伸手要去推开车门,“就算被记者围堵,我也认了,我还是会告诉他们我跟你没关系。”

“随你。”蒋远周冷笑了声。

车门被锁上了,蒋远周目光别向窗外,“让她下去。”

司机赶紧将车门锁打开。

许情深推门下车,车门刚甩上,车子就擦过她的身边往前开去。

老白朝着后视镜看眼,“蒋先生,您这样会不会把许小姐逼得太狠了?”

“那她呢,她就没逼我?”

老白噤声,蒋远周紧接着道,“从她对睿睿的态度就能看出来了,如果我那天不去瑞新,她一趟医院都不会去。睿睿醒来后,别说是探望了,许情深就连个电话都没打过。我要不逼她,她永远就是这幅样子,她能对她的亲生儿子狠心,那我为什么不能对她狠心?”

“但这些事已经被媒体知道了,许小姐也被曝光了,到时候她还不肯离开付京笙的话……”

“那她就会很被动。”

老白有些担忧,“蒋先生,我怕您也会很被动。”

“我不怕,现在这样的局面总要动一动才行,不然的话就是一潭死水,谁都难受。”

许情深在路边拦了车,然后回了保丽居上。

刚进院子,她就看到付流音快步朝她走来,“嫂子。”

“霖霖在家吗?”

“在呢。”

许情深抬起脚步往里走,付流音神色复杂地跟在她身边,“我刚才看到我哥在看电视,我们在电视里看到了你……”

许情深走进玄关,换了鞋后进去。

她看到付京笙坐在沙发内,双手交扣,目光出神地盯着前面,电视机内的声音一阵阵传到许情深耳中。

许情深太清楚那些说话内容了,她上前两步。

付京笙回神,勾勒下嘴角。“回来了。”

“是。”许情深走到他跟前。“我是跟着闵总去的,但没想到后面会发生这么多事……”

“没事。”付京笙说着,眼里却分明聚起了凶光,许情深看不清楚,但那其实是一种杀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