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遇到SJ院的熟人/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静过了几日后,外面仍旧沸沸扬扬的,关于许情深和蒋远周的旧新闻也被挖了出来,总之,许情深已经许久没有享受到真正的安静了。

付京笙一直在忙,除了吃饭的时间,很少下来。

霖霖总是吵着要上楼去找他,但许情深知道付京笙工作的时候不喜被人打扰。

这天休息,霖霖又非要到楼上去,许情深给她穿上外套,抱了霖霖打算出门。

“嫂子,你去哪?”

“就去活动场那边,我不出去。”

保丽居上的小区内有一大片活动的场地,许情深不敢带着霖霖出门,只能去那边。

“我陪你吧。”

“好。”

这样的天,阳光明媚,但毕竟还是冬天,冷风嗖嗖地刮过来,许情深陪着霖霖跟另外两个小孩在玩。

付流音坐在那,好不容易有这样的阳光出来,她双手撑在身侧,抬起小脸享受着太阳照拂下来的光,暖暖的,舒适极了。

一道黑影忽然将她面前的阳光给遮挡住,付流音睁开眼,看到一个陌生的年轻女人站在自己跟前。

对方正仔细地端详着她的脸,付流音收回两手,被人这样盯着肯定是不自在的,“你是谁?”

女人在她跟前踱步,然后从兜内掏出手机,并用摄像头对准了付流音。

她赶紧抬起手臂遮住脸,“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人拍不到付流音的正面,她抬起一条修长的腿,然后一脚踩在付流音身边的木椅上,她弯腰凑近付流音问道,“你之前是不是在SJ院待过?”

付流音面色一僵,垂下去的手掌握了握。

“是你吧?穆教官亲自操练的那个女孩?”

付流音手臂仍旧遮住脸,“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不可能认错,历年来能从SJ院逃出去的,你是第一个。”

付流音余光落向远处,看到许情深并没注意到这边,她起身想要离开,没想到女人却挡在她跟前不肯让行,“因为你,我们全部教官都受了惩罚,你跟我说实话,是你自己逃走的,还是穆教官放你走的?”

“我压根不认识你,走开!”

付流音的说话声冷冽起来,目光落到女人的手上,她伸手要去抢夺手机,然而那名女教官受过严苛的特训,反应能力一流,哪能让她这样得逞?

她侧身避开,然后顺手擒住付流音的肩膀,将她整个人往下按。

付流音一个眼神扫过去,“你以为这是在哪?你信不信我报警?把一个好好的人关在SJ院,你是想给那地方惹麻烦吧?”

女教官微怔,看着付流音柔柔弱弱的,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口气。

许情深朝着这边张望了下,这一眼看来,吓得抱起霖霖就走了过来。

“松开她,你是谁?”

女教官也不想惹事,手臂一松,付流音直起身来,“你走吧,我都说你认错人了。”

“你知道你跑了之后,穆教官回来拿我们撒气了吗?”

付流音想要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穆教官是谁?”

女人眯起眼帘,嘴角很快勾勒了下,皮笑肉不笑道,“你和穆教官之间有什么交易,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这句话被他听见了的话,你会很惨。”

付流音视线落向旁边的许情深,见她一脸担忧,她拉过许情深的手臂,“嫂子,我们走。”

“等等,”女人上前两步,“如果你肯承认你就是那个女孩,那我可以不告诉穆教官。”

许情深想到第一次见到付流音时,她身上的那些痕迹,许情深不由拧眉问道,“哪个女孩?”

“嫂子,我们走,莫名其妙,她就是认错人了。”

付流音拉着许情深快步离开,走出去几步后,付流音回头狠狠瞪了眼女教官,眼色倒是有几分凛冽,只是这一眼,好像是警告的意思吧?

女教官忍俊不禁,真是好笑,她们一个个可都是穆劲琛带出来的,还能怕了这小丫头片子不成?

许情深疾步走着,付流音走得比她还要快,回到家门口,许情深抱着霖霖顿住脚步,“音音。”

“嗯。”

“这人认识你?”

“她是SJ院的教官。”

“那穆教官又是谁?”

付流音咬住了唇瓣,“是把我带出去的人。”

许情深眼帘轻垂,有些细节其实不用问,“走,进去吧。”

女教官坐到方才的长椅内,然后翘起腿,再给穆劲琛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接通时,女教官赶紧起身,“穆帅。”

“有事?”

“我刚才见到那个女孩了。”

“哪个?”穆劲琛口气不耐烦起来。

“就是在SJ院逃出去的那个。”

穆劲琛那头半晌没有说话声,付流音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后,其实穆劲琛并未刻意去找过她,本来就没什么关系,他在这女人身上也没吃亏。

穆劲琛的军靴踩在坚硬的地面上,女教官隔了层屏幕似乎都能听到脚步声。

“见就见了,凌慎都死了,就算把她逮回SJ院都没用,她的医疗费谁来出?”

“是。”

穆劲琛走到屋外,凉风拂过面庞,男人刚毅俊朗的五官在阳光底下更显深刻。

“穆帅说的是,反正她已经谁都不认识了。”

“什么意思?”

女教官老实作答,“她不认识我,还说从来不识您是谁。”

穆劲琛听到这,可就不乐意了,好歹有过那么几个晚上,他还记起了她,他还真不信那一晚,她就没爽到?“你在哪看见她的?”

“保丽居上,她应该是住在这的。”

穆劲琛挂断通话,都说女人对她的第一个男人,那都是要铭记于心一辈子的,怎么?原来都是传说呢。

许情深上班后,中午给家里打过电话。

尽管付流音一直待在家里,但付京笙还是给她准备了手机。

许情深在电话里听到了霖霖的声音,“你哥呢?”

“中饭都是送上去的,就没下来过。”

“好吧,我今天可能晚点回去,据说要开会。”

“好。”

傍晚时分,许情深下了班,她开车准备离开瑞新医院,远远的却看见付流音抱着霖霖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

许情深按了几下喇叭,付流音显然没听见,小脸张望着四周,好像在等什么人。

许情深将车开过去,然后打开车门。“音音。”

“嫂子。”付流音抱着霖霖快步走来。

“你怎么到医院来了?”

“不是你们医院领导让过来的吗?说是让我把霖霖带着。”

许情深忙将霖霖接过手,“怎么可能?”

“我也觉得莫名其妙,对方在电话里也没说清楚,但我查过那个座机号,确实是瑞新医院公布的官方电话。”

“先不说这些,赶紧回家吧。”

付流音也算谨慎,查了电话,出门的时候还直接叫了辆车到瑞新,“我本来要告诉我哥一声,但他在书房内不出来,里头又开着音乐,吵得敲门声都听不见。”

许情深来到车旁,伸手刚将车门拉开一半,就有一股重力重重将车门重新拍上了。

“赶紧走?去哪啊?”

蒋远周笔直挺括的大衣敞开着,身子先许情深一步倚着车门,两条腿悠闲地交叉站着,两手戴着皮手套,看着倒是保暖十足,许情深一只手还未收回来,另一只手抱着霖霖,有些吃力。但她怒斥着蒋远周的样子可不像吃力,“你干什么?”

“请你吃顿晚饭。”

“你都说请了,你也要看别人肯不肯答应吧?”

蒋远周朝她怀里的女儿看了眼,“我要问你,你肯定是不答应的,我不想再白费力气。”

“用瑞新的官方电话打给我家人,你怎么什么都能想得出来呢?”

蒋远周不回答她这个问题,却是趁着许情深不注意,一下将霖霖抱到了怀里。

“把孩子给我!”

“这么紧张干吗?又不是你亲生的。”

许情深面色往下沉,她不想这些话当着霖霖的面被说出来,她是亲生女儿,她就这么个女儿,可霖霖却不得不受这些委屈。

许情深伸手要去抢,但蒋远周比她高,他将霖霖轻轻地托举起来,“你这幅样子,就不怕吓着孩子?”

“妈妈——”

许情深忙收回手,霖霖认生,想要扑回许情深的怀抱,蒋远周将她抱在怀里,霖霖别过头,两眼盯着他看了看,忽然撅起嘴巴就要哭。

蒋远周看着她的样子,心里莫名一动,他视线随后落向许情深,“是不是就因为她,所以你不肯认回自己的亲生儿子?”

她面色变了又变,手掌也一点点攥紧,“蒋远周,别当着我女儿的面说这些话。”

“怎么?说不得?”

“她是我女儿。”

蒋远周盯着怀里的小女孩,脑子里立马就想到了睿睿,他话语中挑起嘲讽,“那我们的儿子喊着别人妈妈时,你又在哪?”

“你似乎搞错了,让他喊凌时吟妈妈的不是我。”

蒋远周抱紧霖霖,然后朝着不远处的车子大步而去。

“霖霖!”付流音喊了声,跟着许情深一道追过去。

霖霖整个人趴在蒋远周的肩上,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盯着身后的两人,她不喜欢被生人抱,她嘴唇委屈地颤抖起来,“妈妈,妈妈。”

许情深眼瞅着女儿就要哭出来了,她快步追上蒋远周,语气变得很凶,“把孩子还给我!”

老白已经下了车,将车门打开,蒋远周走到跟前,回头对上许情深眼里的幽暗。“你要这个女儿,可以,但儿子也在等着你,你就不想看看他现在什么样了?”

“儿子跟着你,我不争不抢,你还想怎么样?”

“妈妈。”霖霖伸出一手,身体朝着许情深倾过去,眼泪刷刷地淌落下来,“妈妈,妈妈。”

蒋远周手掌贴住霖霖的腰际,孩子的排斥很明显,回头看他一眼,眼里似乎还有恐惧,也不知道这个陌生人要对她做什么。

许情深伸手想接过孩子,但蒋远周却弯腰坐进了车内。

“妈妈——”霖霖急的大喊。许情深没有想别的,赶紧也跟了进去。付流音站在外面,老白做了个请的动作。

霖霖小手朝着蒋远周的下巴推去,许情深忙将她抱到手里,蒋远周朝窗外看看。他有他想不通的地方,许情深情愿要这个被她养了一年多的女儿,却不肯要亲生的儿子,这是蒋远周怎么都纠结不过去的一点。

车子一路向前,蒋远周说是请她吃晚饭,许情深安抚好霖霖,她坐在蒋远周和付流音的中间,总觉得什么事都是不受自己控制的。

但蒋远周这个样子,她真是拿他一点办法没有。

报警?

警察能管这种事吗?

发飙火拼?别开玩笑了,单单一个老白就能将她捏的不能动弹了。

许情深现在的处境就是尴尬,蒋远周说想见了,一把就能将她拎到眼跟前。

来到用餐的地方,车子停稳当了,老白下去给蒋远周打开车门。

蒋远周朝着另一侧指了指,老白来到付流音那侧,将车门打开。付流音看眼许情深,“嫂子。”

“既来之则安之吧。”

付流音闻言,走了出去。

霖霖抱紧许情深,几人相继下车,蒋远周一早就订好了包厢,来到所在楼层,进门的时候,扑面而来的暖气感觉像是春天来临了。许情深进去几步,并未看到睿睿。

蒋远周上前,替许情深拉开椅子,“儿子还要些时日才能恢复好,我没带他出来。”

许情深没有入座,付流音也是站着,服务员推开包厢门开始上菜。

“难道还要我多请你几次?”

许情深坐了下来,然后将霖霖放到自己腿上,蒋远周拉开了她旁边的那张椅子,“这样抱着不累吗?那边有儿童餐椅。”

“不用了。”

许情深一抬头,看向旁边的人,“音音,你也坐。”

几人围坐在圆桌前,蒋远周的视线落到她怀里,霖霖撅着小嘴巴,眼睛正在瞪他。

蒋远周勾了勾嘴唇,“看什么?”

许情深忙用手在他胸前推了把,“你别吓着霖霖。”

“我有这么可怕吗?”

“你当街抢孩子,就是不行。”

蒋远周面无表情,却偏偏勾了抹笑出来。“我只是抱抱她,哪里是抢?”

许情深反正也说不过他,蒋远周单手撑着脑袋,目光一瞬不瞬盯着霖霖,许情深被他盯得难受,干脆别过了身,“看什么?”

“你问她能吃什么,我给她夹。”

“她不能吃什么。”

“炖蛋吧。”蒋远周说完,起身将一小盘炖蛋放到许情深面前。

霖霖伸手要去抓,许情深忙握住她的小手,“宝贝乖,不能抓,很烫的。”

蒋远周见女孩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他用小匙子勾了小半匙,知道烫,蒋远周还特地放到嘴边吹了吹,许情深看着他的侧脸因为吹起而鼓起来,霖霖朝着蒋远周凑近些,嘴里发出模模糊糊的声响。

随后,男人将匙子送到霖霖的嘴边,她一口就将里面的炖蛋吃下去了。

许情深心情有些复杂,吃了两口后,霖霖的手握住了蒋远周的手腕。

“行了,不能给她吃太多。”许情深抱过霖霖道。

“那好,你吃。”

许情深朝窗外看眼,“什么时候放我们回去?”

“话说的太严重了,我只是请你吃顿晚饭而已。”

许情深拿起筷子,“好。”

吃到一半的时候,她将霖霖交到付流音手里,“我去下洗手间。”

许情深起身往外走,出去时将门带上了,蒋远周看了眼霖霖,他起身来到付流音身边,“给我抱抱。”

付流音侧过身,“我嫂子不会答应的。”

“她现在不在这。”

付流音没有松手,蒋远周弯腰冲她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坏人。”

女孩面色一松,蒋远周趁机把孩子抱到手里,付流音心思简单,又念着蒋远周救过她,很容易就会心软。

许情深进来的时候,看到蒋远周抱着霖霖站在窗边,外面的夜景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投射进来,蒋远周指着远处在跟霖霖说话。

她快步上前,伸手想要接过女儿。

蒋远周居高临下朝她望了眼,“这么着急做什么?”

“你没看到霖霖是排斥你的吗?”

“没看到。”蒋远周拉了拉霖霖,“小美女,你怕我?”

霖霖出神地盯着外面,两个人她谁都不想搭理。

许情深想要抱她,蒋远周不给,他躲来躲去的,就跟过家家似的,许情深好几次都差点抱住他。

老白坐在圆桌前,手机竖起来放在酒杯旁边,许情深扑了几次空,回头看到老白鬼鬼祟祟的。

她快步走过去,“老白,你在做什么?”

老白忙将拍摄的视频退出,“我没做什么。”

“那你拿着手机?”

“我看时间。”

许情深冷下脸。“你不会拍了照片,要透露给媒体吧?”

“蒋太太,您可别冤枉我,我不是那样的人。”

蒋远周也走了过来,“怎么回事?”

老白赶紧起身,“我方才拿着手机,原本是想拍的,因为看到你们在一起挺温馨的,但后来想想没必要,就没拍。”

“温馨?”

“是啊,多像一家人。”

蒋远周嘴角轻挽下,重新回到了窗边。

老白见许情深还杵在这。“蒋太太,真没骗您。”

“别叫我蒋太太。”

许情深回到原位,没过多久,蒋远周也坐了回去。

吃过晚饭,许情深抱着霖霖起身,蒋远周拿起挂在旁边的外套。“送你回去。”

“非送不可吗?”

“是。”

许情深和付流音被送回保丽居上,车子倒是没进小区,两人回到家,屋内的灯亮着,付流音不由慢下脚步,“我哥可能还在楼上。”

“是啊,忙起来就要命。”

“嫂子,你和那人一起吃饭的事,就别告诉哥了,就说我嘴馋吧,你带我去外面改善伙食。”

许情深唇瓣轻抿下。“音音,我跟蒋远周真没什么关系了。”

“我明白,当然……如果我哥没有问起的话,你就不要说了,我当然相信你,只是省得解释嘛。”

许情深挽起了笑。“好。”

司机将蒋远周送回九龙苍后,老白打开了后车座坐进去。

付京笙还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间内,桌上的手机冷不丁响起,他拿过来一看,对方发送过来一段视频。

里面的人物很是清晰,付京笙冷下脸来,将手机放回去。

几日后。

蒋远周的车开出九龙苍,男人望了眼窗外。“老白,我这次出去的事,没人知道吧?”

“对,按着您的吩咐,做好了保密工作。”

“那就好。”蒋远周整理下袖口,“合同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来到机场,老白打开车门,提了行李后和蒋远周进入机场大厅。

上飞机前,老白去了趟洗手间,将航空信息等发给了付京笙,他将已发信息删除,然后关了机。

到了泰国后,有专人在机场接送,蒋远周先要去酒店休息,所以车子直接开去了当地的高级酒店。

老白替蒋远周安排好一切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蒋远周刚要休息,屋外却传来了门铃声。

“谁?”

外头没有声响,只是门铃声不断,蒋远周走过去将门打开。

外面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见到蒋远周时似乎一怔,然后说了串泰语,吧唧吧唧一长串,再用手指了指房间号,然后双手合十作揖离开。

一看就是敲错了房门,蒋远周将门重重甩上。

那人来到走廊尽头,回过身见蒋远周回了屋,他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是,照片中的男人是在1010房间。”

付京笙最后的计划需要老白的参与,所以必须确保他真能为自己所用,这次蒋远周的行踪几乎没有第三方的人知道,但老白还是毫无保留将所有的信息都告诉给了付京笙。

几天后。

许情深早上下楼,听到餐厅内传来一阵音乐声,悦耳、动听。她快步下去,客厅内的大电视机开着,付京笙修长的身子在落地窗前撑起来、落下去,再撑起来。

许情深走近几步,“出关了?”

男人轻笑,然后继续做着俯卧撑。

许情深倚在旁边,半晌后,付京笙这才站起身,“是,完成的差不多了。”

他拿过旁边的毛巾,轻拭下汗水,“等过段时间,我们就能搬走了。”

“能顺利吗?”

付京笙嘴角扯动下,“当然。”

月嫂抱着霖霖从楼上下来,付京笙走过去几步,从她怀里接过孩子。“宝贝,今天爸爸带你出门玩好不好?”

他端详着怀里的女孩,不由想到老白发过来的视频,视频中,蒋远周也是这样抱着霖霖的。

付京笙捏着霖霖的小手,他看不得那样的画面,霖霖是他的女儿,就算是蒋远周抱着都不行。

计划实施的当天,天色很阴。

灰蒙蒙的几片乌云压在头顶,蒋远周出门之前亲了亲睿睿的额头,老白在楼下等他,车子也已经安排好了。

见到蒋远周过来,老白几步上前,“蒋先生。”

“走吧。”

老白有些犹豫,“其实,您不必非要自己出马的。”

“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别人恐怕套不住他。”

“我……”老白锁紧眉头,“那些环节中,只要出了一点点差错,您都有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但这样总比坐以待毙好。”蒋远周说完,快步往前走,到了车前,司机已经替他将车门打开了。

蒋远周弯腰坐进去,老白见状,也坐进了后车座内。

保丽居上。

付京笙将自己反锁在书房间内,他站在窗边,旁边摆了台电脑。男人的视线落在屏幕上,他看到蒋远周的车子开出去了。一路上的监控都在付京笙的掌握中,今天,蒋远周走了哪条路线,以及即将要走哪条路,他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付京笙手指在键盘上敲打两下,两辆重型货车的监控出现在眼中。

它们停在一个路口,就等着蒋远周的车子过去,到时候,货车会正常启动,只是中途就会刹车失灵,当然,事情远远不止嘴巴说说这么简单。

每一步扣起来,蒋远周最后都会死于意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