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下了热情如火的药/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家。

许旺准备出门的时候,天色尚早,赵芳华拿了包将门关上。

两人来到楼下,许旺掏出车钥匙,赵芳华立马说道,“你要开车去?”

“那当然,那么远的路,不然怎么去?”

“明川待会还得上班呢,你把车开走了,他怎么办?”

许旺不以为意,“他上班的地方也不远,不是有地铁和公车吗?”

“你这人啊,怎么做父亲的?”赵芳华一把从他手里夺过车钥匙,“要怪就怪你那穷山沟的亲戚,规矩还这么多,出个礼钱而已非要提前送去?”

“大家都是这样的,有了礼钱,主家才能操办酒席啊。”

“拉倒吧,说到底就是穷。”

“行了!”许旺不耐烦地打断赵芳华的话,“我自己想办法去总成了吧?”

“开那么远的路,也不想想油钱……”

许旺看眼时间,去那边的车子很少,而且也不能够直达,算了,先去再说吧。

来到汽车站,许旺买好了车票,也算是凑巧,这车一天就两趟,他要再晚一些,就只能下午去了。

坐上半旧不新的车子,到达目的地后,许旺张往下四周,然后开始问路。

汽车站外面停满了接客的电动三轮车,有人热情地问道。“要送吗?”

“去贝泰三村多少钱?”

“二十。”

“太贵了吧?十五。”

“好多路呢。”

“十五,十五你就给送送。”

“行吧行吧,上车!”

许旺爬到电动三轮车上,“你慢点开啊,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都老司机了!”

对方一说完,拧了拧手柄,车子就飞出去了。

往那边去的路很不好走,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那人打开随身携带的音响。“套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许旺快被颠得受不了了,好几次都是屁股脱离了座位,他双手抓紧旁边,“大哥,你慢点行不行啊?”

“放心,不会有问题的。”

许旺被颠得早饭都快吐出来了,然而开车的汉子还在加速,到了前面,没想到会有个大坑,许旺就听到一句唉呀妈呀完蛋,刚要开口问怎么回事,就感觉天旋地转,等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腿上就传来了剧痛。

开车的人也飞出去了,车子也倒了,几个轮子还在飞速打转。

许旺抱着自己的腿呻吟,“救命啊,痛死我了。”

“喂,你,你没事吧?”

“快送我去医院,我好像磕着腿了。”

那人赶紧吃力地将车子搀扶起来,他走近上前,朝许旺的腿看了眼,许旺抱着膝盖,表情扭曲。

他心想这下完蛋了,这要送去医院,医疗费怎么都要万儿八千的吧。那人朝四周看看,这点地方,应该连监控都不会清楚吧?况且半天还看不到几个人影,还是赶紧逃吧。

他一下跳到车上,拧了拧车把,还好,车子没坏。

许旺眼瞅着车子哐哐当当往前开,他急了,伸手朝那人指了指,“喂,喂,还有我啊!”

路上瞬时就没了身影,许旺抱住腿想要起身,可就算勉强站起来了,他也走不回去啊。

他真觉得快绝望了,这都什么破事!

蒋远周的车子开出去了许久,前面一段路路况不好,他干脆闭目养神起来。

老白一双眸子盯着外面,脸色严肃,整个人就好像一张绷紧的弓,蒋远周忽然开口道。“放松些。”

“蒋先生,您休息吧,我来看着。”

车子继续往前,司机看到前面有个人站在那,弯着腰,还不住在挥手。“蒋先生,有人拦车。”

“不用管,继续开。”

“是。”

许旺好不容易等到一辆车经过,拼了命地摇摆着双手,“救命啊,哪位好心人救救我。”

司机没有减速,只是路况太差了。速度不得不慢下来,许旺往前两步,车子经过时没有停,倒把他逼到了路边,他吓得哎呦一声坐到地上。

“这好像是……蒋太太的父亲?”司机不确定道。

蒋远周睁开眼帘,“什么?”

“窗外喊救命的那个人。”

“停车。”

司机赶忙一脚刹车,然后将车子往回倒,再次停稳后,他将车窗落下仔细看了眼,“蒋先生,果然是。”

蒋远周听后,将车门打开,老白也看到了许旺躺在地上,他忙伸手握住蒋远周的手臂。“蒋先生,赶紧走吧。”

“不行。”

“您不能把他带在车上,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

蒋远周拧紧了眉头,冲着老白看眼,“那总不能丢在这吧?”

“叫救护车。”

许旺刚才就看到了蒋远周,他心里总算一松,好不容易爬起身来到车旁,他赶紧敲了敲车窗,“蒋先生,蒋先生。”

蒋远周看眼老白,很快摇了摇头,“救护车一时半会开不进来,他又受了伤,如果置之不理的话,出事怎么办?”

“但如果带在车上,有可能前面那段路就要出事……”

蒋远周双手交握下,目光轻抬,看着许旺在外面不住敲打车窗,满脸的希冀,“那就改道。”

老白听到这,神情越发严峻,他手掌落向蒋远周的手腕处,想要让他深思熟虑,“蒋先生,前面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了,这次的行程我们是知道的,所以能够设防,如果不把握住这个机会……等到对方实施另一个计划的话,万一防不设防呢?”

蒋远周又怎能不知道其中的利害,他知道前方有事故在等着他,老白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希望可以安全过去。这一计不成的话,对方肯定要换成在别的地方下手,到时候如果更加危险呢?

蒋远周深邃的眸子落向远处,他看不到一辆车从这经过。

他手指拨开衣袖,“五分钟了,一个人、一辆车都没看到,他身上一看就有伤,如果把他丢在这,你能保证不出事?”

“但是……”

“这是意外中的意外,也许就是今天出师不利,那就顺其自然吧。”

蒋远周说着,手落向了车门,他回头又道,“还有,这一路的监控应该是被人盯着的,我连许情深的父亲都能抛下,对方能不起疑心吗?”

老白听到这,不由收回了手,然后点头,“蒋先生说的是,这一点是我疏漏了。”

蒋远周将车门打开,许旺见状,赶忙上前步,“蒋先生。”

他嘴唇蠕动下,喊了一声。“爸。”

许旺倒不知道怎么接口了,蒋远周下了车,查看下他的情况,“这是怎么了?”

“我坐三轮车过来的,没想到翻车,对方跑了。”

“快上车吧。”

许旺右膝盖处还有明显的泥渍,他扶着车门没有坐进去,“你是不是有急事?”

“没有,我先送您去医院。”

“只要不耽误你的事就成。”

蒋远周搀扶着许旺坐进去,老白下车去了前面的副驾驶座上坐着。蒋远周将车门关上,“爸,您报警了吗?”

许旺摇头,“手机都摔坏了。”

他从兜里掏出来,蒋远周看到屏幕都碎了,这路两边都是石子,许旺摔成这样已经是万幸了。

“蒋先生,我们去哪?”

“你导航下,看看最近的医院在哪。”

“是。”

许旺捏着自己的膝盖,“真不耽误你的事吧?”

“没关系的。”

去了最近的医院后,医生给许旺做了基本的清理,还要拍片,蒋远周听到这,就把许旺带了出去。

“那干脆还是去星港吧,一步到位。”听医生的话,许旺伤的应该不算严重。

来到星港后,老白安排了人给许旺拍片、看诊,这一趟无功而返,两人站在窗边,老白给蒋远周递了支烟。

蒋远周伸手接过,老白又替他打上火,蒋远周夹着烟的手指有些颤抖,他用力吸了口,眼帘轻眯,“真没想到,会在半路遇上他。”

“所以说,这是意外嘛。”

“那如果下一次,遇上许情深怎么办?”

“蒋先生别担心,不会有那么多如果。”

蒋远周再度吸了口烟,执拗地问道,“如果呢?”

老白也说不出话来了。

“我不能把许情深再留在付京笙的身边。”蒋远周一口烟圈在唇角边散开。

“不是还不能确定那个人是不是付京笙吗?”

“不管是不是,付京笙都不见得是什么好人。”

这一点,老白也是赞同的,“但是许小姐也不会听我们的。”

“至少在这个计划实施的过程当中,她不能再在付京笙身边待着了。”

蒋远周抽烟的速度很快,因为心里焦虑不安,他视线不住看向四周,“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出来了吧,我去看看。”

“你把手机给他,让他告诉许情深,说他受伤了,说的越严重越好。”

“好。”

许情深接到电话的时候,并不相信,“爸,我跟蒋远周的事你们就别掺和了,也别把我骗去医院,我要上班呢。”

“情深,我哪里在骗你啊,是真的。”

“你说你摔跤了,怎么又去星港了呢?这样的谎言我不想再听第二遍。”许情深说完,就要挂断通话。

老白见状,从许旺手里接过手机。“蒋太太,是我。”

“干什么?”

“您父亲真的受伤了,从电动三轮车上栽了下来,不过您放心,就是摔断了腿。我知道您不信,我拍张照片给您看看吧。”老白说着,就挂了电话,然后拍了张许旺的照片过去。

许情深看到的时候,吓了一跳,许旺那样子狼狈不堪,浑身上下都灰扑扑的,一看就是真的给摔了。

她赶到医院时,找来找去没看到许旺的身影,后来问了导医台,护士一个电话,老白这才下来。

“蒋太太。”

她听着这声称呼,耳朵都发痒了,“我爸呢?”

“我带您去。”

许情深跟着老白走出去几步。“我爸伤的严重吗?”

“挺严重的,要不是刚好被蒋先生碰到,说不定还会有别的大麻烦。”

两人走进电梯,很快,许情深又跟着老白走出去。

来到蒋远周的办公室前,许情深止住了脚步,“我爸应该在病房。”

“他跟蒋先生在里面谈事情。”老白说完,打开了办公室的门,往后退一小步。

蒋远周的办公桌正对着门口,许情深没有进去,她一眼看到蒋远周坐在办公椅内,他目光轻抬,嘴角勾起抹笑后冲许情深招下手。

她想转身离开,但已经来不及了,老白冲着她后背猛地一推,许情深脚步趔趄地进去了。

身后传来砰地关门声,许情深视线扫向四周,并未看到许旺的身影。

她体内的怒火骤然间迸发,“蒋远周,你为什么每次都骗我?”

“我没骗你,你爸确实受伤了,不过不至于断腿,我让老白安排人将他送回去了。”

“既然这样,还让我来星港做什么?”

蒋远周摊开两手,“你是他女儿,医药费需不需要问你拿?”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好了,许情深从肩上拿下自己的包,“多少钱,我给。”

蒋远周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许情深转过身,蒋远周推开椅子起身,他大步来到许情深的身后,她手刚落到门板上,蒋远周的手掌就撑住了门,两条手臂按在门上,将她困在自己怀里。

“其实我早就应该吃透了你的套路,你明知道我放不下我家里的人,所以一次次屡试不爽。”

蒋远周盯着跟前的人,手掌抬起后落向她的颈间,“你放不下那么多人,那里面其中也包括我吗?”

“别开玩笑了行不行?”许情深感觉到他掌心的冰凉贴住了自己的颈动脉,她深吸了口气,“事不过三,蒋远周,你顶多把我骗来这一次,不会有以后了。”

“骗这个字,我是真不喜欢。”

许情深将他的手拨开,她想要转身,男人撑在她身侧的手臂松了下,她顺利让自己面对面跟他站着,蒋远周上半身再度压近过去。

许情深真是受不了这样,她就跟个牵线木偶似的,被他一扯动,她就得出现在他面前。

“你本来就是在骗,老白说,我爸受伤,是你救的?”

“怎么,你要感谢我?”

许情深想快点离开,所以不想耗费时间,哪怕将他激怒也行,说不定他就一个滚字,然后放了她。

“谁知道是不是你救的?我爸现在又不在这,你说什么都行。”

“许情深,我也没指望你说声谢谢。”

她嘴角抿紧,然后微微启开。“我觉得你现在为了见我,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恕我阴谋论一句,我爸受伤的事不会跟你有关吧?不然怎么这么巧合?”

蒋远周听到这,狭长的凤目浅眯,他朝着许情深逼近些许,“再说一遍?”

“我就是这么一说而已,你脸色就这么差了?再说了,我就算真重复一遍,你又能拿我怎样?”许情深抬起手指,冲蒋远周的胸口戳了两下,“你每次把我骗来,顶多就是吃顿饭吧?或者聊几句人生?你就干脆直说吧,这次想干嘛?请我吃饭吗?”

许情深看到蒋远周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偏着头盯向男人的侧脸,“去哪吃饭啊?”

蒋远周一把握住她的食指,然后用力握紧,许情深轻咬唇瓣。

“你逼我的。”

“我逼你什么……啊……”

许情深被蒋远周抱住了腰,然后将她的人往前面拖去,她自然要挣扎,可蒋远周人高马大,他很快带她来到休息间的门口,开了门后,许情深趁机要逃,一条手臂却横在她胸前,将她勾了进去。

保丽居上。

付京笙仍旧站在窗前,他知道计划有变,也看到蒋远周的车没有走上那条路。

老白告诉他的路线没有问题,况且在路边遇上的是许旺,按照正常的思维来看,蒋远周将他送去医院也是正常的。

付京笙重重合上电脑,一次失败而已,他不觉得会有任何的挫败感。

本来很多事就不是一次能成的,他的计划也不单单只有一个。

今天不行,还有明天、后天……

叩叩叩——

屋外,传来了敲门声。

“谁?”

“哥,是我。”

付京笙走过去,将门打开,付流音站在外面,“哥,你在里面做什么?”

“工作。”

“工作也不用将门反锁起来。”

“我不想分心,霖霖呢?”

“睡着了。”

付京笙从书房间内出来,顺手将门关上,他手臂揽向旁边的妹妹。“在家是不是很无聊?”

“是。”

“放心吧,我会和你之前的学校联系,等我们过去安定好后,你就能继续去上学了。”

付流音面色露出欣喜来,她走出去两步,然后抬头看向付京笙,“哥,你别再做黑人家电脑的事了。”

“放心,我现在做的是正经工作。”

“真的吗?”

付京笙抬手摸了摸女孩的脑袋,“我也想过安安稳稳的生活,我保证,等我完成了这份工作,离开这儿之后……我就开一家店,我以后不碰电脑了。”

“为什么?”

“玩腻了,我想开家店,带着你和你嫂子,每天陪着霖霖看着她成长,等到时机差不多的时候,再给霖霖生个弟弟或者妹妹。”

这样的未来,诱惑力真大。

付流音不由抿唇浅笑,“好啊好啊,你要是真的再也不碰电脑了,也是好事,开店就不错。”

付京笙微笑,他做的那些事,付流音当然不会知道,她只知道他是个黑客,压根不知道付京笙背后的秘密。

她明白,正常的工作不可能来钱来的那么快,知道付京笙是黑客后,她也跟他闹过别扭,更是提心吊胆的,付京笙真有点想收手不干了,他不想有一天事情败露之后,被迫离开自己所爱的人。

所以,蒋远周的事情结束之后,付京笙准备金盆洗手。

警方以前抓不住他,以后,就更加别再想抓住他的一点点把柄。

星港医院。

许情深坐在床沿,气喘吁吁,她是不怕蒋远周的,她想要起身,男人却一把将她按回去。

“放我走。”

“这几天你就住在这。”

“凭什么?”

蒋远周嘴角勾起笑来,“你被绑架了,你还要问绑你的人凭什么?”

许情深朝他身前一推,“我要回家。”

“别想了。”

“我来星港之前,告诉我的同事我去哪了,我要没回家,我的家人会找到这儿来的。”

蒋远周耸了耸肩膀,满脸不在乎的样子。“谁在乎?你别忘记,我们可是受法律保护的。”

“P。”

男人大掌擒住她的下巴,“女人说这个字不好听,咽回去。”

许情深鼓着两颊,朝他瞪了眼,“说出去的话怎么收回去?”

蒋远周压低上半身,视线落到她的脸上,“就算付京笙找过来,也没关系,我不会让他上楼的,他已经把你从这儿带走过一次了,还想来第二次?他真以为我蒋远周是吃素的?”

“你放开我,下巴疼。”

蒋远周手指在她颊侧刮了两下,许情深用力推他的手腕,“放开。”

男人手一松,许情深摸着脸,她倒是不怕他会对自己做出什么事来,“那你说吧,什么时候才肯放我走?”

“不一定,有可能是三天、五天、十天,或者半个月,一个月?”

“不行!”

“我没在跟你讲条件。”蒋远周走到门口,将门反锁上,“吃穿用度,我都会让老白送过来,屋内有电脑和电视,你不用觉得无聊。”

“我要工作,我还要回家。”

“瑞新那边,我帮你请假。”

“用不着。”

蒋远周朝着许情深走近两步。“你要说你想女儿的话,我可以帮你把她抱过来。”

“蒋远周!”

“不需要?”

许情深喘着气,“你别把主意打到我家人的身上。”

男人的脸色冷下去,冲着许情深说道,“你敢当着我的面,再提一句你的家人,我要你好看!”

她也有好几次落到蒋远周手里了,但许情深掐准了蒋远周不会对她怎样,说到底,他还是不舍得。

“可以,我可以不提,你也可以逃避现实。”

蒋远周视线睨向她,许情深刚要起来,忽然感觉一股重力朝着她袭来,蒋远周将她推倒在大床内,他跨坐在她身上,许情深的双手被他按着,她杏眸圆睁,“你干什么?”

男人的双手放开,然后捧住她的脸,他将她的脑袋抬起来,让她直视着自己。“许情深,你是不是一直都觉得我对你很好,好到让你得意忘形了?我一次都没刺激过你,倒是你,时不时往我身上扎针,上瘾了是不是?”

“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很奇怪吗?你一次次这样,有意思吗?”

蒋远周逼视着身下的女人,双手忽然撑在了身侧,他身子展开,然后薄唇压向她的脸。

许情深嘤咛一声,然后痛呼,蒋远周咬着她的唇重重用力,她痛得都快要打人了,蒋远周手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压近自己。

“不要……”

模糊声被含在了嘴里,很快又被蒋远周吞咽进去。

许情深几乎承受不住,但蒋远周如果真要来强的,她压根不是他的对手。

她也就能使使嘴皮子,然而一遇上体力对抗的话,她通常都是被秒杀的。

好不容易结束掉这个吻,蒋远周放开了她,许情深瞪大双眼看他。

男人手指朝着嘴角按了下,“老实了?”

她喉间轻滚几下,说实话,她方才真被蒋远周的样子有些吓住了。她忽然害怕蒋远周万一兽性大发,真的扛不住怎么办?

许情深唇瓣发麻,蒋远周翻身躺到床上,她赶紧坐了起来。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

“蒋先生,是我。”

蒋远周走过去将门打开,老白站在外头,“什么事?”

“蒋先生,要准备晚饭吗?”

“要,待会送进来。”

老白朝里头看眼,“蒋太太有什么要求吗?”

许情深从床上起来,似乎想要出去,蒋远周拦在门口,“她没有要求,只要吃得饱就好。”

“好。”

许情深擦了下唇瓣,脸色铁青,蒋远周一条手臂横在门前,“老白,送完了晚饭之后,不论听到什么动静都别进来。”

老白明了,“是。”

许情深面色涨红,想到方才的吻,她走到蒋远周身前说道。“你别胡来。”

“我还就喜欢胡来,老白,给我家蒋太太额外加个汤,好好补补。”

“我跟你没什么,你可别说这些让人浮想联翩的话。”许情深捏了捏粉拳,不过好歹对方是老白,以前他们之间再肉麻的话他都听过了。

蒋远周闻言,笑了笑,继续冲老白吩咐道,“汤一定要真材实料,最好能让我家蒋太太热情如火了才好。”

老白将这句话狠狠记住了,蒋远周平时就会话里有话,如何甄别这些话里的有用信息,这是老白一直以来最会做的事。

然而这次,蒋远周这话里还真没别的意思。

就连许情深都知道,蒋远周这是故意说给她听得,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当着她的面,这么大声且明目张胆。

但是老白不这样认为,蒋远周说汤要真材实料,要热情如火,他明白了,那就是要往汤里加料的意思。

老白笑了笑,汤的问题好解决,这药嘛……他现在就去准备起来。

------题外话------

明天正式开正版群,亲们等着更新,看群号哈~

开群首日奉送PLUS版福利,有多大多刺激呢?我就不说了,自己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