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避孕?别避了(你要是怀上多好!)/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气得说不出话,她明知道结婚证是假的,可又能怎样?

在别人眼里,它是真的就行了。

“你猜猜,这个报警的人会是谁?”许情深绷紧了面色,蒋远周走到床边,“付京笙,他一整晚都没回去,就守在医院门口呢。”

“什么?”

“怎么,听了觉得挺感动的?”

蒋远周看了眼许情深的面色,“别这样看着我,好像我是拆散你们这对苦命鸳鸯的罪魁祸首似的。”

“蒋远周,你放我出去!”

她怒火直升,这种被关起来的感觉令她发狂,“我有我的工作,有我需要去做的事,你凭什么关着我?”

“情深,你过来。”

许情深退到了远远的地方,瞪着他,蒋远周眉头皱起,表情也严肃下来,“你当初跟付京笙在一起的时候,有了解过他是什么人吗?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吗?你清楚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吗?”

许情深嗓音有了些许的柔软,“他在我最需要有人伸手的时候,伸手了,还有,他没有害过我。”

“那如果他害过别人呢?”蒋远周走上前两步,目光紧锁着许情深,“我不相信你能说的出来,只要他不害你就行这种话。”

许情深别开了视线,蒋远周越过她走到窗边,“你就没想过,付京笙如果做的是正当行业,他怎么能带着你们一次次搬家?别墅说换就换,想要的东西说买就买,情深,你真没想过?”

许情深双腿有些发软,坐向了床沿,“他……”

“是,在你最难受的时候,是付京笙拉了你一把,那时候我不在,也是我的错。但帮你、不害你的人,不代表他就是好人,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他其实是十恶不赦的,你还能接受他吗?”

“他不会十恶不赦的。”

有些话蒋远周也不能说透,过了会,天色暗下来,老白照例让人送来了晚饭。

许情深坐在沙发前,目光看向桌上,今晚还是有汤,许情深的秀眉动了动,心生出排斥,“还要给我喝?”

“你放心,这里面不会有料的。”

“我不信。”

“同样的方法,没人会用第二次。”

许情深想到了电视里的下毒,“你先尝尝。”

“好。”蒋远周说完,薄唇凑向碗沿,一口气就喝下了半碗,他手掌递过去,“喝吧。”

许情深似乎猛然反应过来什么,她瞪大双眸,她方才也是疯了,居然让他试喝,她怕的又不是下毒。万一今天汤里面又有药,这房间可就他们两个人,蒋远周喝了的后果肯定比她喝还要严重吧?

那受罪的还不是她?

许情深紧张地盯着蒋远周的神色,“你没什么感觉吧?”

“没有。”

“要有反应也不会这么快。”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蒋远周说着,弯下腰来,他从外面回来后就换了衣服,这会上身的衣物领口宽大,身子下倾时,锁骨都露了出来。

其实不光是许情深,蒋远周的身上也是痕迹斑斑,最醒目的就是抓痕、咬痕。但现在让许情深回忆起来她是怎么弄上去的,她却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她目光赶紧别开,拿起了桌上的筷子。晚饭吃到一半,许情深又想起另外一桩事。“你……”

“什么?”

“待会让人送盒药过来。”

“哪里不舒服?”

许情深筷子在碗里戳了两下,“毓婷。”

蒋远周不知道是真不清楚这是什么药,还是在装傻,“吃什么病的。”

“紧急避孕。”许情深不急不缓道。

蒋远周慢条斯理地咀嚼着,抬头后视线对上许情深,嘴角忽然划开笑来。“别避了。”

“什么?”

“顺其自然,你这样扼杀小生命不好。”

许情深气得放下了筷子,“蒋远周,你不要抱侥幸的心理,很多事都是意外。”

“我的侥幸不是你怀不上,而是侥幸你要是怀上了,多好?”

“蒋远周!”

“不用这么大声的说话,我听得见。”

男人扫了眼她碗里的饭菜,“这就吃好了?”

许情深站了起来,可这儿就这么大的地方,她就连走来走去的自由都没有。许情深不甘心地坐回去,“看来,你今天还是不打算放我出去。”

“说对了。”

“家里不是还有睿睿吗?你就放心他一个人?你回去吧。”

蒋远周听到这,抬了下眼帘,“我本来是要把睿睿抱过来的,让你带着,但你毕竟是被关在这的,也不知道付京笙在外面会急成怎样,我想想还是算了。”

“至于我自己,这几天事情比较多,我要留在医院,所以我也睡在这。”

许情深找不到别的事干,蒋远周吃过晚饭后,时间还早,许情深觉得自己连站得地方都没有。

男人起身走向她,她见他脚步迈得很大,到了她跟前还不收住,许情深只得往后退,腿部抵住了床头柜,动弹不得。蒋远周两手握住她的肩膀,凑过去居然想吻。

许情深忙别开脸,并用手捂住了嘴唇。

有些滋味一旦重新尝过之后,那销魂入骨的感觉就镌刻在了体内,现在的蒋远周一看到许情深,身体就是绷不住的状态。可能两年的禁欲时间太长,他手掌在她肩头摩挲,呼吸声浓重起来。

许情深被困在他胸前,她手臂抬起后抵着他的肩膀,“你别乱动。”

蒋远周歪着头,薄唇凑过去在她耳边道,“做十次和十一次,区别在哪里?”

“你说话别太下流。”

“昨晚的事,过去就过去了,我可以保证,我今晚只要一次。”

许情深胸口起伏着,“你休想。”

“如果光是想想的话,那可就不止一次了。”

许情深如今就是一块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这种无力感蒋远周体会不到,她咬了咬牙,“昨晚的事,是我自己控制不住,但你当时可以送我去洗胃。所以昨晚的事情,一半错在你,一半错在我,我怪不到你头上,但现在不一样,我是清醒的。”

蒋远周见她的菱唇一开一合,口气激动,小脸涨得通红,他一个没忍住,凑过去在她嘴唇上亲吻下。

许情深赶忙收声,气得挥手就要打去,蒋远周忙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放到唇边后亲吻着她的手掌。

他将她抱到床上,双手紧箍着许情深的腰,她背过身去,“我累。”

男人在她颈后亲吻着,许情深忙缩起脖子。“我昨晚受伤了,痛得难受。”

“真的?”

“当然,我不可能拿这种事骗你。”

蒋远周的手落到许情深腿间,“要用药吗?”

许情深扯过旁边的被子,将头蒙了进去,“不要,只要休息好了就没事。”

“我知道……两年没被碰过,肯定敏感脆弱。”

许情深没说话,蒋远周亲吻着她的肩膀,许情深抬下头,慌忙开口,“你别胡说。”

“我说过了,你的身体比你的嘴巴真实,付京笙碰没碰过你,我心里已经清楚了。”

许情深不管他这样说的目的是什么,这种事更没什么好争论的,她是想让蒋远周相信她和付京笙结婚了,但那并不代表就要逼真到,非要争辩清楚她和付京笙是否有过夫妻之实。

她毕竟是女人,有些事没做过,也做不到硬要往自己身上扯。

保丽居上。

付京笙回到家的时候,都是晚上了,走进屋内,房子里很安静,隐约只能听到一阵微弱的电视机声音。

付流音窝在沙发里头,听到动静立马坐起身,“哥?”

“是我。”

“你怎么才回来啊,担心死我了。”

付京笙走过去,满脸的疲惫,他坐到付流音的身侧,两根手指在眉宇中间按动两下。

“哥,嫂子呢?她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付京笙疲倦极了,他身子往后靠,“你嫂子被关起来了。”

“什么?”

“她在星港医院里。”

付流音神色焦急起来,“报警了吗?”

付京笙将脸埋入双手掌心内,“报警也没什么用。”

“霖霖刚才吃饭的时候还在哭着找妈妈呢。”

“霖霖呢?睡了吗?”

“睡了。”付流音想到许情深的处境,还是不免担忧起来,“现在怎么办?难道放着嫂子不管吗?”

付京笙眼里流露出阴鸷,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你别担心了,你嫂子的事,我会想办法的,我先上去看看霖霖。”

“好。”

许情深不在家,就连付京笙昨晚都没回来,付流音一个女孩也不会照顾小孩子,霖霖是跟着月嫂睡的。

付京笙敲开了房门,“霖霖呢?”

“刚睡下。”

“这两天辛苦你了,今晚让霖霖跟我睡。”

“好。”

付京笙将霖霖小心翼翼从床上抱起来,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孩子睡得很沉,模样乖巧。付京笙坐了下来,手掌轻抚过霖霖的脸颊,这是蒋远周的女儿,但他从来都是将她当成亲生女儿,付京笙不想要这种安宁的日子被人打破,许情深两天没回来了,他表面上看着还算平静,但心底里头早就火急火燎的,似乎在烧起来一样。

可是无论怎样,他都不会去伤害这个孩子。

付京笙在霖霖的前额处轻吻了下,在他心里,霖霖已经是他的女儿了,而不是蒋远周的。

许情深已经在星港医院足足待了五天。

晚上,蒋远周开门进去,许情深就坐在床沿,垂着头一动不动。

她应该是洗过澡了,头发吹干后蓬松地挡住了脸,她双手撑在身侧,像个沉默的疯子。

蒋远周关上门,“吃过了吗?”

“我在这除了吃,还能做什么?”许情深幽幽反问道。

男人轻笑声,“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蒋远周,你是不是要把我逼疯?”许情深没有开过屋内的电视,一天一天过去,她的精神被折磨到了极点,她疯狂地思念着家里的霖霖,迫切地想要出去见她。

“应该快了,再过个几天,你就能出去了。”

许情深听到这,脑袋轻抬,目光瞪向蒋远周。“你把我关在这,是不是想要做什么事?”

“比如呢?”

许情深越来越觉得这样的可能性很大,她咻地站起身来,“比如,对付付京笙。”

蒋远周笑道,“我为什么要对付他?”

“因为找不出别的理由,能让你这样关着我。”

“你为他担心?”

许情深盯看着男人的表情,“你想对他做什么?”

“你怎么不问问,是不是他想对我做什么?”

“付京笙动得了你吗?”

蒋远周侧身坐向床沿,整个人往下躺,视线则落到许情深的脸上,“明天吧,如果顺利的话,明天晚上我就放你走。”

“真的?”

“嗯。”

男人朝她招下手,“不早了,睡吧。”

前几天也闹过,许情深想睡沙发,蒋远周不让,最后又是她被制得服服帖帖,她站在那没动,蒋远周起身将她拉到床上,双臂抱住她后闭上了眼睛。“明天新医院开张,我要过去。”

“在哪?”

“就在东城的兴郭路上。”

许情深绷着身子不敢动,“东城都有星港了,你还要开?”

“整形医院。”

“你还真是能折腾。”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要做就做最好的,至少不用让人再去韩国了。”

许情深听着,小脸动了下,“你去就去,跟我说干什么?”

蒋远周手掌开始在她身上抚摸起来,许情深感觉到他的指尖钻进了她的上衣内,她一把按住他的手。

蒋远周不知道他明天能不能顺利脱险,那人已经重新下了计划,明天的医院开张仪式上,要让蒋远周有去无回。

“我大姨妈来了。”许情深赶紧道。

“这么巧?”

“是。”

男人的手伸进去,许情深下午时分就让人去买了姨妈巾过来,这会垫在了里头,蒋远周收回手掌,也只能作罢。

一晚上,在许情深的忐忑不安中度过了。

然而第二天清晨,许情深却是在撕裂般的疼痛中醒来的,她整个人趴在大床内,身子上下在动,头发遮住了面部的表情,她就觉得身上好重、好痛。

许情深回头看了眼,“混蛋!”

蒋远周一手擒住她的下巴,“你居然骗我。”

她推开他的手,然后看到自己的底裤被丢在地上,许情深反手想去打他,被蒋远周按住了手臂。

“蒋远周,放开我!”

“都这个时候了,退出来也一样。”蒋远周在她耳边出声,他想要就要,压根没有顾及过她。许情深被她撑在那动弹不得,气得眼泪瞬时就淌出来了。

蒋远周的喘息声在她耳畔散开,许情深的声音有些不受控制,“走开——”

他抱住她的腰,身子整个向前……

蒋远周虽然有把握,却也不能阻止意外的发生,很多时候,人是算不过天的,如果他今天真的有去无回了怎么办?他想要她,所以必须得到她,他就是要狠狠地再要许情深一次。

如果他真的没有以后了,但他至少不会留下太大的遗憾。

男人从她身上起来的时候,顺手扯过被子给她盖上,许情深趴在那没动,等到蒋远周洗完澡换了衣服出来,许情深也坐起身。

她二话不说,抄起桌上的东西砸过去。

蒋远周侧了下脸,水杯砸在地上,许情深怒火攻心,气得眼圈通红,两只手掌紧攥着。

男人来到门口,一把将门打开,许情深围着被子站起身,“什么时候放我出去?”

“如果我今晚过来了,我就放你走。”

“那如果你不过来呢?”

蒋远周视线微暗,“那你就走不了。”

许情深唇瓣颤抖着,几步上前,却被蒋远周拦在她身前,他知道她有气,那种有火发不出的无力感几乎要将她吞噬干净了。

“你到底要怎样?你凭什么把我关在这?蒋远周,你放我走,放我走!”许情深怒吼着,心里迸射出恨来,蒋远周伸手将她推开,“好好待着。”

“我要杀了你!”

蒋远周抬腿跨出去,他回头朝着许情深看眼,“有些话说出去,是收不回来的,情深,我要真是出去了回不来,你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只要让人把我放出去就好。”

男人点下头,将她的这句话听进去了,他走到外面,一下就将门砰地带上了。

许情深快崩溃了,她撕扯着身上的被子,赤身站在屋内,片刻后,她双手揪扯着头发蹲到地上。

蒋远周离开后不久,许情深洗漱完,然后换好衣服。

屋外有敲门声传来,“蒋太太,早餐送来了。”

许情深手掌握向腕部,“进来吧。”

女人开了门往里走,将准备好的早餐放在茶几上,许情深倚靠在沙发内,“你能帮我个忙吗?”

“蒋太太请说。”

许情深拨开衣袖,露出手腕上的伤,“给我去开两瓶药水过来。”

女人看到她的伤,吓了一跳,“怎么会这样?”

“你就别问了,这也不是多光彩的事,我自己就是医生,这样的伤口我能处理,我给你写张纸,你帮我去开两瓶药水过来。”

“好。”

许情深起身,在纸上写了两种药水的名字,然后将纸递给女人。“谢谢。”

女人拿了东西后出门,先给老白打了个电话,说是许情深要买药。

老白一听药名,就答应了,清理伤口的药水而已,再说蒋先生的彪猛,他也清楚。

许情深坐在沙发内,手腕上的伤是她自己用指甲抠出来的,一道道血痕,触目惊心。女人再度来到屋内时,手里拿着许情深需要的药水。

许情深接过手,仔细看了眼药水名称,没错。

“蒋太太,需要帮忙吗?”

“要。”许情深来到床头柜前,上面摆着个她早就准备好的空瓶子,许情深将一半药水倒进去,然后将另外的一种药水,整瓶倒了进去。

她轻晃两下,看着药水越来越红。

旁边的女人看了眼,许情深说道,“这样才有效,你帮我去浴室拿条毛巾吧,要挂在里头的那条。”

“好。”

女人听完,转身就走向了浴室,许情深快步来到门口,门是掩上的,并没有锁掉。

浴室内传来女人的说话声。“蒋太太,哪一条啊?”

“紫色的,你好好找找。”许情深说完,拉开门后快步出去,她心脏扑通扑通乱跳,脚踩在地面上,不敢发出大的声响。女人还在浴室里头找着毛巾,可找来找去没发现那条紫色的。

许情深来到第二道门前,轻敲了三下门板。

外头的保镖不疑有它,伸手将门打开,许情深将藏在背后的瓶子朝着保镖的脸上泼去,门口有两人,另一人反应过来了,但瓶子里的药水还是泼到了他的脸上。

“啊——”

两人捂住脸,许情深推开其中一人,对方身手倒是敏捷,想要擒住她,只可惜眼睛看不见,许情深在他脚上狠狠踩了脚,然后朝着前面快步跑去。

蒋远周到底还是小看她了,两道门没能关住她,外面也没安排更多的人。

许情深对星港很熟悉,她生怕走电梯会被发现,她跑到走廊尽头,推开了一扇门往外跑,她通过天桥来到了另一栋大楼,再乘坐电梯下去,顺顺利利就跑出了医院。

许情深着急拦车,门口的保安朝她看看,然后拿起了对讲机……

好不容易一辆出租车停下,许情深忙打开车门坐进去,“司机麻烦您,保丽居上。”

她话音刚落定,就看到星港医院内有车子出来,“快开车。”

那两名保镖尽管眼睛火辣辣的痛,也睁不开,但星港的底层还有蒋远周的人。许情深紧张地不住朝后面张望,车子经过几个路口之后,眼看着被那辆车赶超过去,一脚刹车拦了下来。

许情深慌乱不已,“快倒车!”

出租司机朝她看看,“你是做什么的啊?刚才就已经被紧追了半天,我就是个开车的而已,我可不想惹事。”

车上的两名男人已经下来了,一左一右站到出租车旁,其中一人弯腰说道,“蒋太太,下车吧。”

许情深不甘心,她一动不动地杵在那,男人将车门打开,“请吧。”

“你赶紧下去吧。”出租车司机也在催促。

许情深看了眼前面的表,她兜里揣着钱,许情深将车费递过去。

下了车后,出租车一溜烟似的跑了。

许情深朝四周张望眼,男人朝她走近步,“蒋太太,您就算跑回保丽居上都没用,我们还是能过去把你抓回来。”

“谁说我要跑?”许情深嘴硬。

“那您要去哪?”

“蒋远周是去新医院了吧?我就是去那找他的,这儿距离兴郭路不就还有几分钟的车程吗?”

男人看了眼路标,“您去兴郭路做什么?”

“今天是他新医院开张的好日子,我去给他个惊喜。”

“惊喜?”对方面色严肃道,“门口两位兄弟的眼睛都差点瞎了。”

“我是医生,我有分寸,勾兑后的药水会让他们的眼睛在半个小时内睁不开,但其实不会有大碍,回头用清水冲洗就行了。”

“蒋太太,您还是跟我们回去吧。”

许情深往前走了几步,坐进车内,“去兴郭路吧,我说了,我要给蒋先生惊喜,他看到我肯定会很开心的。”

许情深朝着窗外看眼,“待会我跟他一起回去,岂不是更好?我都在你们车上了,你们难道还要害怕我逃走吗?”

“行,蒋太太既然有这个心,蒋先生肯定高兴。”

许情深双手交握,高兴?是啊,今天是他的好日子,可不就是要高兴?

她深吸口气,手掌握向腕部,其实不止是手疼,她全身都在疼,新医院开张这么大的日子,肯定也会有很多媒体吧?她已经被逼到这个份上了,回去也是被关着,那还不如两败俱伤,拉着他一起不要脸了。

老白站在蒋远周的身侧,门诊大厅的正门口两侧,悬着巨大的气球,他时不时张望四周,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

蒋远周压低嗓音,“都安排好了吧?”

“蒋先生放心。”

“进来的媒体也都清查过了?”

“是的。”

蒋远周视线落到远处,看到一辆车开进了医院。他不由皱起眉头,“他们怎么来了?”

老白的目光跟着看过去,车子停稳当后,老白轻声道。“我去看看。”

“好。”

蒋远周的眼中,下一刻就出现了许情深的身影,他不由一惊,“她怎么也在这?”

许情深推开了车门,正在大步过来,蒋远周不由朝着楼上的某处看眼,他想也不想地抬起脚步迎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