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强掳/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白懵了。

但是既然蒋远周都说怪他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老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许情深挥下手,“快把他领回去吧。”

“蒋先生,我送您去医院。”

“这点小事还用去医院?传出去不得被人笑死。”蒋远周手掌摸向颈间,其实伤口处是很难受的,又痒又痛,许情深听闻男人的话,她想转身不管,但嘴上还是忍不住说道?“传出去?你还怕这个呢,你要不去医院,恐怕等传出去的时候,你就听不到了。”

“什么意思?”

“明知故问。”

许情深弯腰拿起桌上的水杯,蒋远周拽住她的手腕,然后冲一旁傻站着的老白说道,“你先出去,我待会就走。”

“老白,你别听他的,他这样子半死不活的,再不去医院可就晚了。”

“吓唬谁呢?”蒋远周握紧手掌,“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只是发炎而已,老白,出去。”

“老白,把他带走。”许情深甩了两下手,没能将蒋远周甩开。

老白冲着许情深看了眼,“蒋太太,我不想蒋先生再怪我,所以我还是乖乖听他的话吧。”

男人说完这句话就准备出去,“蒋先生,半小时后我再过来。”

“好。”

许情深看着老白快步往外走,蒋远周手臂轻轻一拽,但是力气并不大,没能将许情深拽到身旁,她推开他的手掌,“省省吧,一推就倒的人。”

“许情深,你对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她居高临下盯向蒋远周,“你不是已经保我了吗?”

“看见了?”

“能不看见吗?蒋先生有情有义、疼爱娇妻,那些媒体早就自动忽略了我住在这是否合理的事实,就听见你说谁都不能碰我了。”

蒋远周嘴角往上扬,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幽暗深邃的眸子很亮,视线攫住了许情深后不再挪开,“我是你的保护伞,你的免死金牌,你走到哪都可以带着。”

许情深坐了下来,嘴角轻抿下,“但是你最后那句话说的也很清楚,音音她……”

“我没说错,我是没有妹妹。”

蒋远周单手撑在膝盖上,身子倾斜,“她哥哥要杀我,差点害得我没命,我不迁怒到她身上已经不错了,难道还要保她?”

许情深有些出神,点了点头,“是。”

两人沉默了半晌,许情深抬下眼帘。“快去医院吧。”

“不会要拆了重新缝吧?”

许情深轻挑眉头,“你怕?”

“谁不怕?”

许情深朝他脖子里看眼,“不用怕,应该不至于。”

蒋远周听着许情深这样的口气,不由多看了她一眼,“过不了多久,这个房子有可能会被封掉,到时候你住哪?”

“我先看看吧,如果我还能去瑞新的话,我就在医院附近租个房子。实在不行的话,我带着霖霖和音音走,那边的房子可以住着,然后再慢慢找工作。”

蒋远周指腹在自己的手背上轻按,“你情愿这样,也没想过要和睿睿在一起。”

“蒋远周,我和付京笙的这段时间,是无法抹去的……”

“他在你心里,究竟有多重要!”男人不由怒声扬起。

许情深看到他目光里去,轻摇下头,“现在我们在说我和你的事,我的意思是,我和你两年前尚且不被蒋家接受,那么现在呢?现在不更是个笑话吗?我嫁过人,而且付京笙还被卷进了那样的事情中去,你能接受我,蒋家呢?”

“我和你在一起,关蒋家什么事?”蒋远周朝她坐近了些,“我们过我们自己的,我也不要求你对长辈多么尊重孝顺,这一点上,我不会对你提一丝一毫的要求。”

许情深听着,眼帘轻垂,“蒋远周,但是我怕啊。”

“你怕什么?”

“你再厉害再强大,也有顾及不周的时候,也许你一个不留神,我的家人就出事了,霖霖就出事了,我也……出事了。”许情深的手落到男人腿上,嘴角漾起些许的苦涩,“蒋远周,你说这又是何必呢?每天提心吊胆,头顶像是悬着一把剑,经过这两年之后,我明白了很多事。”

“在某个时间段内,爱情就是全部,但有时候想通了之后,爱情真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没有它,我们不会饿死,有了它,心里反而像是揣着一根针,时不时扎你一下。被扎的痛了,还要哭,现在已经没有人再来安慰我了,所以我不想哭,那么……不痛就不会哭,没有爱情,就不会痛,这道理是不是这样的?”

“许情深!”蒋远周闻言,手掌狠狠握着许情深,“你——”

她眼圈有些发红,但嘴角却是勾着的,“你能说,我说的不对吗?”

“所以你这两年来,没有痛过?”

许情深想了想,似乎真的是在思考。“没有吧。”

“所以,你不爱付京笙。”

她目光迎上他,很坦荡,“我从来也没说过我爱他。”

蒋远周心口被戳了个洞,心都空了,但他却一点高兴不起来。他握住许情深的手臂,将她拖近自己,他垂下头,前额靠着许情深的肩膀,“那你爱的人,是谁?”

我吗?

最后的两字,蒋远周没有说出口。

客厅内奢华的水晶灯光落到女人精致的面盘上,许情深嘴唇张了张,“我现在最爱的,是我自己。”

以及她的女儿。

但这句话许情深不能说,她怕会刺激到蒋远周。

许情深伸手在他胸前轻推了下,“付京笙的事情肯定也不可能一直拖着,是放人还是定罪,都要有个说法,我就想知道个结果,你快走吧,先把自己的伤去处理好。”

她起身准备上楼,不想却听到屋外传来一阵动静声,许情深看到老白开了门进来,身后还跟着几名警察。

其中一人手里提着个箱子,看来是又要来搜查了。

许情深快步过去,“付京笙呢?”

一名警察停住脚步和她说了几句话,另外两人则上了楼。

付京笙的书房之前就被搜了个遍,也许他们觉得搜不出些东西的话,太不合理。

许情深快步上楼,蒋远周朝着楼梯口看去,“怎么这个时候来搜查?”

“会不会是付京笙认罪了?”

蒋远周抬起脚步上楼,有人守在楼梯口,见到蒋远周时拦了把,“你不能过去。”

“为什么?”

“警方办案。”

蒋远周推开他的手,“抓人的时候有我一份,现在却要避着我,不至于吧?”

老白也插了句话道,“这屋子还没封呢,再说蒋先生在这案件中身份特殊,之前不是说好了,蒋先生可以参与进来吗?”

那名警察拦不住他,只能看着蒋远周迈起大步走过去。

有人在翻找着书房,另一名警察则来到了客卧。

他推开卧室门,“这是谁的房间?”

许情深视线落向男人,“之前不是搜过了吗?付京笙的。”

男人抬起脚步进去,许情深赶忙跟进去,蒋远周来到卧室门口,老白往旁边走去,忽然朝着蒋远周轻喊,“蒋先生。”

蒋远周转身看了眼,“怎么了?”

“您过来看看。”

蒋远周抬起脚步走向老白,主卧的门是开着的,蒋远周进去两步,看到一张大床呈现于面前,床上躺着霖霖,此时正睡得香甜。

蒋远周不动声色地回到客房门口,警察还在里面搜查,他听到里头有男声传出来,“这真是付京笙的房间?”

“是。”

“他平时就住在这?”

“是。”

“那隔壁的房间呢?为了以防万一,我们也要查下。”

许情深眉头拧得更紧,霖霖还在睡着,待会吵醒了的话说不定又要吓得哭闹不止,“不用了吧?隔壁卧室是我住的。”

“那就更要查了。”

“付京笙的东西,不会放到我的房间去的。”

男人直起身盯着她看,“你是他妻子,你就这么肯定?”

“是,我们是分房睡的。”

蒋远周就站在门外,高大的身影被半扇门板给挡住了,许情深进来的时候随手想要关门,却没想到并未关上。所以她说的那些话,一个字一个字钻到了蒋远周的耳中。

老白也听见了,两人并未在楼上逗留多久。

回到楼下,蒋远周在客厅内等着,他坐在沙发上,两根手指不住按动眉宇中间,看上去很不舒服,老白看着,眼里露出担忧来,“蒋先生,先去医院看看吧?”

“再等一会。”

“警察只是来搜查下证据而已,您是不放心什么吗?”

“你觉得他们真是警察吗?”

老白听着,面色陡然一紧,“您的意思是……”

“付京笙要真认罪了,警方还用搜吗?既然要搜,大晚上的跑来做什么?”

老白视线瞥向楼梯口,“蒋先生,我让人进来把他们轰出去。”

“不用了,我在这,他们不敢对许情深怎样,至于付京笙的东西,更加不用害怕被他们搜了去,这件事权当不知情,他们搜过了无功而返,也就不会再打什么主意了。”

“好。”

许久后,几人才从楼上下来。

许情深在后面不住追问,“请问什么时候才能放付京笙出来?”

“不知道。”

“既然没有十足的证据,至少能让家属见一面吧?我可以劝他……”

前面几人走得飞快,许情深穿着拖鞋,付流音也焦急地跟在后面。

“这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一名警察冷冷回道。

“可以安排见面吗?我们可以跟他说明白利弊……”

那几人走得飞快,许情深着急下楼,却不想脚底一个打滑,她赶紧伸手去抓扶梯,但显然没用,幸好还有两个台阶就下去了。许情深摔倒的时候觉得脚疼,一时更加起不来。

“嫂子!”付流音快步下来,想要拉她起身。

许情深摆了摆手。“没事没事,让我坐会。”“脚没事吧?你别吓我。”

“真没事。”许情深揉了揉自己的脚踝,“就是一下摔疼了,坐会就好。”

那几个人就连头都没有回一下,正在快步往外走。

蒋远周唇色有些发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等等。”

“蒋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蒋远周上前两步,“没听到她在叫你们吗?”

“什么?”

“她在后面跟你们说话,为什么不停下来?”

几个男人互相看了眼,是,蒋远周眼里的怒火明显在齐聚起来,他来到他们跟前。“难道你们耳朵聋了?”

“蒋先生,有话好好说!”

许情深坐在地上,听着蒋远周口气不善,但这毕竟是警察,许情深轻喊一声,“蒋远周。”

男人显然没将她的话听进去。站在蒋远周跟前的人冲许情深看看,“我们是来搜查的,她的要求无法答应……”

“嘴巴是长在你身上的,你不能好好跟她说一句?”

“蒋先生,”对方一听,心里也有些窝火,“我们警方办案都有规矩,您管得是不是也太多了?再说,她在为别的男人求情,您蒋先生有什么立场站出来替她说话?你们之间的关系,自己能理得清吗?”

老白的脸冷下去,蒋远周的面上倒是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他付诸于行动了,蒋远周一把扯过对方的衣领,忽然抡起拳头挥过去。

男人脸上瞬时开了花,整个人往后倒,同伴赶紧将他搀扶着。

“你,你居然袭警!”

“是又怎样,需不需要我现在就跟你们去警局?”

许情深着急地看着几人,“蒋远周,你别冲动!”

那人抬起手背擦拭下嘴角,都出血了,蒋远周这个疯子。旁边的同伴适时出来解围,“不好意思蒋先生,情急之下说出去的话,没有经过大脑,但是您也不能这样打人啊。”

蒋远周揉了揉自己的手背,“要抓我吗?”

“算了算了,这次的事情蒋先生帮了大忙,都是自己人,局里还等着我们回去呢,走吧走吧……”男人说着,扯过旁边人的手臂快步出去。

蒋远周来到许情深跟前,蹲了下来,“哪里摔伤了?”

“没事,就是脚滑了下,已经缓过来了。”

蒋远周伸出手臂要去搀扶她,许情深坐在原地没动。“你都没多少力气了,居然还能打人?”

“所以没把他打个半死,就是力气不足。”

蒋远周拉住许情深的手臂,她小心翼翼站了起来。“你胆子也太大了,警察都敢打。”

“他故意中伤,难道不该打?”

许情深动了动自己的脚,还好,没有伤筋动骨,“你快回去吧。”

“他说我们不清不楚,就该打。”

“行吧,不管该不该打,你都打了。”许情深看向老白。“把你家蒋先生带回去。”

“蒋太太别乱说。”

许情深踮起脚走到楼梯的扶手旁边,“我也要上去休息了。”

“那好。”蒋远周转身,刚走出去两步,听到许情深在他背后开口,“喂,等等。”

男人顿住脚步,回头看她。

“别不当回事,先去医院,再回家。”

蒋远周唇瓣往上一勾,“知道了。”

“蒋太太,蒋先生也就是在你面前特别好说话,但是走出了这个门,去不去医院……我可真不能保证。”

许情深皱了皱眉头,“总不至于跟三岁小孩似的吧?”

“不,”老白摇头,“三岁小孩,你叫他不洗澡,他也听不懂,但是没人给他洗,那就真的不洗了。蒋先生可不一样……”

许情深听得出老白话里的郁闷,她也明白,跟着这样的男人,哪哪都让人不省心。

“洗澡不洗脖子有什么关系?蒋先生就这么爱干净?”

“那还叫洗澡吗?”蒋远周有强迫症,还带点洁癖,许情深又不是不知道,他所谓的洗澡就是全身冲淋,头不洗都不行。

她身子微微侧过去,付流音上前拉了她一把。许情深对蒋远周说道。“你反正也没女人,更不会有人嫌弃你,洗不洗澡没人发现的。”

许情深一瘸一拐上去了,直到她的身影在楼梯口消失,老白才说道,“蒋先生,走吧。”

“她这是笑我没女人吗?”

好像是有这么点意思,可老白也不敢直说。“她是激将法吧,也是关心你。”

蒋远周转身往外走,然后丢下句话,“她也不想想我没女人,是被谁害的。”

许情深上了楼,回到卧室的时候好多了。“音音,你快去休息吧,我没事。”

“嫂子,我觉得蒋先生对你真好,你要不……”

“我的事,我有分寸的,快去休息吧。”

“好。”

几个男人离开保丽居上后,并没有回警局,车子在一处偏僻的路边停下来。

开车的男人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过去,“喂,穆少奶奶。”

凌时吟正在院子里赏景,她走到墙角边,“怎么样了?”

“什么都没找到。”

“仔细找过了吗?”

“都找了。”

凌时吟的手臂垂在身侧,挂断了通话,她隐约有些担忧,凌慎那时候给蒋家做的那个局兴许就跟付京笙有关。万一哪天付京笙招出来的东西内有详细记录,一旦涉及凌家涉及到她,那就是实打实的证据啊,蒋远周不得撕了她不可?

蒋远周去过医院后,伤口处理了下,还被扎了几针。

所幸身体底子好,没几天就恢复过来了。

老白进九龙苍时,蒋远周正好下楼,“蒋先生。”

他跟在蒋远周身后,“蒋太太和付流音要出门。”

“出去就出去吧。”

“这个节骨眼上,不会出事吗?”

蒋远周定下脚步,“派人暗中盯着,谁要敢动许情深,就给我宰了。总这样不让她们出门也不是办法,闷都要把人闷坏了。还有,付流音要不出门,想要下手的人就一直没法下手,那付京笙怎么认罪呢?”

老白听在耳中,最后再确认问下,“那我就让保丽居上的人安排了。”

“好。”

蒋远周整理下袖口,“我们也去,我不放心。”

老白一听,这样才对劲嘛,他就知道蒋远周放心不下许情深。

自从付京笙出事后,许情深和付流音就没出过门,有时候是喊的外卖,有时候自己随便对付着做点米饭做点粥,但是现在不行了,家里的米都见底了,厨房里头缺了一大堆东西。虽说可以让附近的超市送,但老躲在家里总不是办法。

许情深打算开车,走到外面,守着门口的保镖冲她说道,“蒋太太,车子备好了。”

许情深抱过霖霖,“好。”

她没有推脱,这时候多一个人都是好的,再说这又是蒋远周的人。

司机下车替她打开车门,两人坐了进去,许情深不敢去太远的地方。“就在不远处有个超市,先去那吧。”

“好。”

附近的超市并不是大型商场,所以没有地下停车场,司机将车停在旁边,“蒋太太,你们先进去吧,我车子就停在这。”

“好。”

蒋远周今日出行时换了辆车,车就停在距离不远的地方,他看着许情深抱着霖霖往超市走,他在车内耐心地等着,约莫个把小时后,才见到付流音推着购物车出来。

从超市门口到停车场有一段路,付流音双手提着东西,和许情深有说有笑地往前走。

老白视线专注地落向外面,“蒋先生,您看那辆车。”

蒋远周的视线跟着望出去,老白侧开身,“这车从刚才就跟着她们了,很不对劲。”

“牌照都挡掉了,是不对劲。”

付流音看向四周,“车在哪来着?”

许情深也在找,身后传来一阵门被拉开的声响,付流音下意识扭头,忽然看到几个男人正朝着她们快步而来,她吓得丢下手里的东西,“嫂子,快跑!”

许情深来不及反应,连头都没回,但她听得出付流音口中的急迫,许情深抱着霖霖快步往前跑。

但是她毕竟抱着孩子,跑不出速度,付流音到了前面,四下在找车,可就是找不到。

她回头一看,那几人就要追上许情深了,她赶紧回去两步,“嫂子,快。”

“音音,你别管我,你快走。”

付流音拉住许情深的胳膊,推着她往前,停车场上还有不少空的购物车,付流音停下脚步,推了那些购物车撞向紧随而至的男人。

这几乎没什么用处,但好歹挡了下对方的脚步,许情深心急如焚,慌张的都不知道应该往哪跑了,“救命,救命——”

嘀嘀——

一阵汽车喇叭声传到许情深耳中,她抬起眼帘看去,看到司机在冲她招手,“蒋太太,在这!”

蒋远周神色严峻地盯着外面,眉宇间的结越来越深,他手指轻握紧,然后打开,他生怕那些人伤了许情深,所以盯得很紧,连眼睛都不敢眨动一下。

许情深回头喊付流音,“音音,快过来,车子在这。”

付流音在两辆停着的车子间穿梭,许情深抱着霖霖,气喘吁吁,她脑子完全懵了,都是下意识的反应,如果有那个时间给她思考的话,她一定会朝着超市里头跑。

许情深越过拦在停车场处的横杆,她抬高脚步,司机也下了车,替她打开车门,“蒋太太,快。”

“音音!”

付流音大步跑来,伸手推着许情深,“快,嫂子,快进去!”

许情深抱着霖霖被她使劲一推,人朝着后车座内坐去,身后的男人已经追上来了,司机想要阻拦,却被对方一脚踹倒,付流音颈后被人提住,有凌乱的脚步声正在过来,她知道自己跑不掉了。

许情深将霖霖放到座椅上,回身想要去救付流音。“音音——”

“快,抓住她们!”

付流音一手拉着车门,颈部被男人强壮的手臂给箍住,她忽然屈起手肘朝着对方的肚子狠狠落下去。

男人一声闷哼,手臂微松,许情深朝着付流音伸出手,却看到她猛地用手将车门推上。

司机回到车上,发动了车子,身后的男人再度来抓付流音,她抬起一脚用力踹向车门,身子朝着后面使劲摔去,几个男人随后将她控制住,付流音只喊了一声,“开车,走!”

她的嘴巴随后被人捂住,许情深趴向车窗,车子咻地往前开去,她剧烈地捶打着车窗,“音音,音音——”

蒋远周将这一幕看到眼里,司机开着车,开远了,付流音很快被拖进了一辆商务车内。

男人的心里有微微的触动,在他眼里,付流音一直是柔柔弱弱的样子,蒋远周是真没想到她能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