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认罪/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有一下懵住了,但还是反应极快地开口,“蒋远周!”

“蒋太太,是我。”

许情深听出来了,是老白的声音。不过能找到老白也行。“蒋先生呢?”

“蒋先生在开会。”

“对,对不起,我有很紧急的事情要跟他说。”

“但是蒋先生进会议室的时候特地嘱咐过,谁都不能打扰他。”

“老白,音音被抓走了,我不知道还能找谁,对不起。”

“付流音?”

“是。”

老白在那头顿了半晌,许情深紧张地握着手机,“我也报过警了,但是没用,老白,你能帮帮我吗?”

“蒋太太,没有蒋先生的吩咐,我不敢随意安排。”

许情深着急地轻拍着额头,“时间拖得越久,她肯定越危险……”

老白似乎在那头叹口气,“蒋太太,您这不是让我为难,也让蒋先生为难吗?只要您开的口,蒋先生哪次没有帮?付流音被抓走,无非是两种可能性,一是仇家寻仇,二是想要用她威胁付京笙,让他认罪。我觉得第二种可能性大一点,蒋先生也想让付京笙认罪,很多意外说不定就跟他有关……”

“但即便要让他认罪,付京笙的妹妹却是最无辜的,她什么都不知道。”

“蒋太太,您这样的想法没错,可付京笙如今硬扛着,有人要想出那样的办法,也正常。”

许情深听着,脸色和眼神更加黯淡下去,老白随后又轻叹口气,更加无奈了,“但是蒋先生要知道我拦了您的电话,回头肯定怪罪我,我试试吧,您别挂,我这就去会议室。”

“谢谢。”

“您也别谢我,我只希望您别让蒋先生太为难。”  许情深听着老白的脚步声传到耳朵里,他似乎来到了会议室前,让门口的人开门。

走进去几步后,许情深听到老白压低嗓音的说话声,“蒋先生,蒋太太的电话,您接还是不接?”

蒋远周的嗓音清冽有力,他的会议其实才开到了一半,“先休息会,二十分钟后继续。”

许情深听到有文件合起的动静以及各种说话声传来,她还听到了蒋远周的话,“怎么了?”

“付流音被抓走了。”

电话那头沉默半晌,许情深连呼吸都带着紧张,老白的声音虽然很轻,但还是被许情深听见了。

“蒋先生,您要不想接的话,我可以找理由把蒋太太打发了。”

椅子被推开的动静声传入许情深耳膜内,蒋远周走出去两步,“把手机给我。”

“是。”

蒋远周走到窗边,“喂?”

老白站在不远处,看着蒋远周的侧脸,他几乎没再开口,应该是一直在听着许情深说话,半晌后,蒋远周才说道,“别太着急,我现在回不去,但我会安排老白让东城的人先去找。”

他说话语气很软,软到了人的心里。

蒋远周手指落到窗台上,“一个人在家,怕不怕?”

“着急也没用,饭要按时吃,我让保姆做好了按顿送到保丽居上去。”

“医院那边你放心,反正暂时你也去不了……”

老白看着、一一听着,他有了一种错觉,觉得蒋先生和蒋太太好像就是在过日子。蒋太太着急了,蒋先生软声宽慰,蒋太太害怕了,蒋先生替她遮风挡雨……

十几分钟后,先前出去的人都回到会议内,蒋远周没有避着旁人。“我明天就回去,别怕。”

他挂了电话,老白快步上前,“蒋先生,您答应她了?”

“派人去找吧。”

“但是在付京笙认罪之前,付流音不能被找到,是不是?”

蒋远周的目光落到老白脸上,“这其中的分寸,你掌握好就行。”

“是。”

许情深挂断通话,视线怔怔盯着指尖握住的手机,她心安了不少,似乎只要蒋远周说一句话,她就觉得什么事都能解决。她不相信警方、不相信所有人,但相信蒋远周的话。

许情深将手机丢到沙发内,脸埋入手掌内,心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想法,她不知道付流音现在怎么样了,但她知道,她不能太乐观,她要做好接受一切结果的心理准备。

穆劲琛去到穆成钧出事地之前,根本没想过他们嘴里的那个女孩会是付流音。

他擒住她的手臂,将她压制着动弹不得。“你再说一遍,你不认识我?”

付流音咬紧牙关,她里头的衣服都被撕碎了,穆劲琛这样压着她,她整个肩膀都露了出来,上面还有几道清晰的抓痕。

穆劲琛手一松,她趁机起身,躲到了他几步开外的地方。

“你是付流音?”

“那你又是谁?”

穆劲琛似笑非笑地勾着唇,“我是你第一个男人。”

付流音面色变了变。“刚才那个受伤的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我大哥,亲哥。”

她眼皮轻跳下,“那你是不可能放我走了?你过来,是要我的命?”

“我不杀人。”

付流音往后退着,穆劲琛见状,逼近上前,两人一进一退,直到付流音后背抵着玻璃墙面,退无可退,她掩饰起眸中的害怕,“你想怎样?”

“我要是再放你一次,你是不是会很感激我?”

付流音不信,“你会有这么好的心?”

穆劲琛听着这话就是不爽,“难道SJ院的那次,我没放过你?”

她嘴唇轻蠕动两下,“那你再放我一次,我肯定感激你。”

“你把我哥伤的不轻,你就算逃出去又能怎样?他要逮你,轻轻松松。”

穆劲琛上前,抬起手臂撑在她颊侧,两人靠的那么近,几乎贴在了一起,“你说你,怎么就是付京笙的妹妹?”

“我不觉得作为他的妹妹,有什么不好。”

穆劲琛两根手指握住她的下巴,将她的小脸往上抬,“现在还要说不认识我吗?”

付流音视线对上他,喉间轻滚,“你们究竟要对我怎么样?”

“你是我哥抓来的。”

门口站着的保镖也走进来,看到两人这样,有些吃惊,“穆帅。”

穆劲琛直起身,“这个女人,我要带走。”

他们一听,立马就慌了神,“穆帅,这可不行啊。”

“为什么不行?”

“穆先生让我们好好看着她,一步都不能离开,您千万别让我们为难。”

穆劲琛转过身,付流音就站在他的身后,他身材高大,完完全全将她遮挡住了。“如果我一定要将她带走呢?”

“穆帅!”

男人朝身后的女人看眼。“走。”

付流音尽管不知道他会对她怎样,但她心里再清楚不过,她重伤了穆成钧,而且穆成钧色心很重,他是怎么都不可能放过她的。

她跟着穆劲琛走过去几步,几名保镖见状,都拦在门口。

“穆帅,容我先给穆先生打个电话。”

穆成钧冷笑下,“你们可别忘了,你们是谁带出来的。”

“但您也教过我们,雇主的命令比天还要大,穆先生让我们看守好这个屋子,如果人就这样走了,我们没法跟他交代。”

“你就老老实实跟他说,人是我带走的。”

“穆帅,这件事我们没法答应。”

穆劲琛朝着腰际摸了下,付流音都没看到他是怎么出手的,她就听见叮的一声,瑞士军刀穿过男人的头顶落在玻璃墙面上,然后掉在了对方的脚边。

男人的头皮被划破了,鲜血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淌。

穆劲琛没想真伤他,只是警告罢了,男人感觉到头顶传来火辣辣的痛,鲜血模糊了视线,旁边的同伴们面面相觑,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你们应该最清楚,就算你们一起上,也不是我的对手。”

付流音的手腕忽然被人握住,穆劲琛稍稍用力,扯着她往前走去,来到门口,穆劲琛将跟前的人推开,“我大哥要是问起来,你们就按着方才的原话告诉他,他怪不到你们头上。”

穆劲琛迈起长腿往外走,保镖拦不住他,来到车前,穆劲琛示意付流音上车。

车子很快往外开去,付流音盯着后视镜看了几眼,。“你准备把我带到哪去?”

“你被脱成这样,你先告诉我,我哥有没有对你做什么事?”

“没有。”

“没有?”穆劲琛上下瞄了眼付流音,“你骗谁?”

“他让人脱我的衣服,拍了视频,事后是想对我不轨,但他进了医院。”

“你可能不清楚我哥是什么人,你如果没有撞他那一下,他可能只是得到你的人就算了,但你现在害得他受伤了……”

付流音手掌交握,“我想不到那么多。”

“你真应该想想以后,不管你哥肯不肯认罪,对你来说都不是件好事。”

付流音没有说话,朝着窗外看去。

车子提了速,犹如奔腾的骏马飞驰而过,等到穆劲琛踩住刹车的时候,付流音才抬起头。“这是哪?”

“只要你进了这扇门,我保证没人能将你带出去。”

穆劲琛轻按两下喇叭,沉重的铁门缓缓打开,车身彪猛地往里冲,付流音视线落向窗外,看到穿着单薄的男男女女正在教练场上接受严苛的训练。

她不由瞪大双眼,“这是哪?”

“这是我的地盘。”

付流音正襟危坐,穆劲琛嘴角勾起抹笑。“你留在这,我保你安全。”

她唇瓣紧抿,这个时候,她本来就没有去处了。

医院。

穆成钧被推出来的时候,人是清醒的,穆朝阳夫妇起身上前,穆太太急的眼泪刷刷往下掉。“成钧,你没事吧?”

男人躺在病床上,脸色发白,凌时吟上前握住他的手,“老公,老公,你怎么样了?”

“没事。”穆成钧勉强挤出两字来。

被推进病房后,凌时吟一步不离地守在穆成钧身边,“怎么就又伤到了腿呢?”

穆成钧视线扫向床边的父母,穆太太朝他使个眼色,说伤到腿总比说伤到命根子好,虽然他们已经是夫妻了,穆成钧的身体状况凌时吟也了解,但是今天的事,说不定就是穆成钧死性不改……

“别担心,没事。”

“付京笙的妹妹被关在哪了?我找她算账去!”

穆成钧伸手轻握住凌时吟的手,“那个女人狡猾得很,你不是她的对手,后面的事我会处理好的,放心。”

凌时吟满眼的心疼,俯下身扑在穆成钧的身上。“我知道都是为了我哥的事,谢谢你,成钧。”

穆家心里其实都清楚,穆成钧这样做只是为了自己的私仇而已,但是这件事绝对不能给凌时吟知道。穆成钧抚摸着凌时吟的脑袋,“傻瓜,你嫁到了穆家来,你哥的事就是我的事,这么见外做什么?”

凌时吟心里是有感动的,毕竟穆成钧为她连旧伤都发作了。

翌日,保丽居上。

许情深躺在沙发内,警方那边一点点消息都没有,付流音就这样凭空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找都找不到。

霖霖在茶几跟前自己玩着,许情深昨晚就没睡好,她昏昏沉沉的,最后眼睛闭上了,自己都不知道。

蒋远周走进屋内的时候,都快傍晚了,客厅内静谧无声,他进去几步,看到霖霖坐在地上,见到他走进来,她没有吵闹,只是安安静静地瞅着他。

蒋远周的视线落向沙发,许情深睡着了,但是身上却没有盖任何东西。

男人拿起沙发上的薄毯,小心翼翼替她盖上,他动作很轻,却还是惊动了许情深。

她咻地睁开眼,猛然坐起身,“霖霖,霖霖!”

许情深知道自己没忍住,居然睡着了,现在保丽居上一个人都没有,她生怕孩子自己磕着碰着,她惊慌失措地张望,这才看到了坐在地上的霖霖。

她心里瞬时一松,蒋远周坐到沙发上,“怎么了?做噩梦了?”

许情深的目光收回来,落到他脸上,她神色好像有些难以置信,“你,你回来了?”

“是,我回来了。”蒋远周轻握住许情深的肩膀,“好好吃饭了吗?”

“有音音的消息吗?”许情深急迫问道。

蒋远周收回手,轻摇下头。“车牌号是假的,一时半刻找不到那些人。”

“音音肯定出事了。”

“别着急,你现在就算是急也没用。”

许情深怔怔坐在那,“我怕她有什么意外,我害怕。”

蒋远周将她揽到怀里,“老白已经安排下去了,大家都在找。”

门外传来敲门声,紧接着门就被打开了,九龙苍的保姆拎着食盒进来,看到蒋远周时吃了一惊,“蒋先生,您也在这。”

蒋远周拉过许情深的手,“走,先吃饭吧。”

许情深穿上拖鞋,走过去抱起了霖霖。

坐在餐桌前,许情深先照顾霖霖用餐,蒋远周也没吃,所幸送来的饭菜都够。一家人吃过饭后,许情深帮着保姆收拾。

“你明天开始就到这儿来吧,买了饭菜在这做,还可以帮忙带下孩子。”

“好。”蒋远周这样吩咐,保姆自然要听。

许情深闻言,忙摆手说道,“不用,这样多麻烦。”

“蒋太太,没关系的,都是一家人。”

许情深听她这样说,想要反驳,但话到嘴边又吞咽了回去。

医院。

凌时吟跟着穆太太下楼吃饭,病房内留下了穆朝阳和曹管家。

病房门被推开,保镖急匆匆进来,其中一人用毛巾按着脑袋,“穆先生。”

穆成钧抬头看眼,“怎么回事?”

“是穆帅,穆帅把人带走了。”

“什么?”穆成钧欲要起身,却不想触动到下半身,穆朝阳见状,忙起身将他按回去,“自己的身体都不顾了是不是?”

“老二把那女人带去哪了?”

“不知道。”

穆成钧气得脸色扭曲,“废物!”

穆朝阳听闻,只是朝着儿子看了眼。“既然人是被老二带走的,那就逃不到哪里去,不急。”

“爸,我怕节外生枝。”

“你现在先把你的身体养好。”

“不行,”穆成钧下定决心,“明天去趟警局,我要去见付京笙。”

“你疯了吧……”

穆成钧打断穆朝阳的话,“爸,我的身体没有大碍,我已经恢复过来了。现在那女人到了老二手里,他肯不肯交出来还是个问题,这件事不能拖,要不然的话……我之前受的那些苦就白受了!”

“你自己的身体,你最清楚,我不希望你逞强。”

“放心,我清楚得很。”

翌日。

一辆车子停在了警局门口,穆成钧坐在轮椅上,他是被人推着进去的。

按理说,外头的人想要见到付京笙很难,但穆家有关系,见付京笙这种事算不得大事。

耗了几天,付京笙依然不肯认罪,警方的压力越来越大,毕竟总不能一直将他这样关押下去。

轮椅推进审讯室的时候,付京笙只是轻掀下眼帘,穆成钧坐到了他的对面,付京笙紧紧盯着他的脸。

“怎么?不认识我?”

付京笙眼眸内有异样的光闪动,当年辛家找他做局,关于穆成钧的底细他知道的清清楚楚,但他们根本就没照过面。

男人轻摇下头,“不认识,你是谁?”

穆成钧皮笑肉不笑地勾起唇瓣,“你把我害成了这样,你却说不认识我?”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好,你不认识我,你总认识付流音吧?”

付京笙听到这三个字,身子猛地往前靠去,“你把我妹妹怎么样了?”

“这么激动,看来兄妹俩感情不错啊。”

“你说,你把我妹妹怎么样了?”

穆成钧冷笑下,身子跟着往前压,“你猜。”

付京笙眼眸内聚起阴暗和凶狠,“你要敢动我妹妹,我杀了你!”

“就你现在这样?还是,等你出去?”

付京笙神色激动,穆成钧从兜内掏出手机,点下视频,然后将手机递到付京笙面前,“看看吧。”

他将声音调的很轻,但付流音挣扎时的惨叫声还是传到了付京笙耳中。

他透过屏幕看到付流音在躲,满面的恐惧,还看到一双双脏手伸过去撕扯她的衣物,付京笙气得咬牙切齿,狠狠握紧了拳头,“你有什么事冲着我来,我妹妹还小,你放了她!”

“我就是冲着你来的,付京笙,你只要肯认罪,我就放了你妹妹。”

付京笙眸子内的暗涌翻滚着,他身子往后靠去,“你要我认罪?”

“是。”

他冷冷笑着,“我认不认罪,跟穆先生又有什么关系呢?就算我出去了,你一样可以要我的命。”

“不不不,”穆成钧轻摇下手指,“我遵法守法,从不杀人,况且应该有很多人都好奇你做的那些局,我也好奇,我就想看看,我当初是怎么掉进陷阱的。”

付京笙面色绷得很紧,穆成钧视线落向那个手机。“我就是要你清楚,你如果不肯答应,我会让你妹妹生不如死。”

“你放了她!”

“你认罪,我就放她。”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的话?”

“你有资格不信吗?”穆成钧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你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求警方介入,你认罪之后将这个手机给他们,让他们把你妹妹带走,我保证,我不会为难一个小姑娘。但倘若你不肯合作,你也知道,对她这样的女孩来说,什么样的事会令她活着比死了更难受。”

付京笙往后退去,整个人就好像抽去了魂,穆成钧话已至此,付京笙其实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如果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人,那他做过的事,外人永远别想再知道。

但是他也有软肋,别人动不了他,肯定会将主意打到他家人身上。

付流音跟他相依为命,又吃了两年的苦,他自然不舍得。“我答应。”

“好。”

“但是我还想看一眼我妹妹,确定了她没事之后,我就认罪。”

穆成钧闻言,心里咯噔下,可事情的成败就在此,他是断然不会放弃的。“好。”

穆成钧掏出手机,虽然他不知道穆劲琛为什么将付流音带走,但是他相信只要他将话讲明白,穆劲琛是会同意的。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付流音正跟着穆劲琛下楼,男人看眼来电显示,也不躲避,直接接通了。“喂。”

“老二,付流音在吗?”

“在。”

“我现在在警察局,付京笙答应了认罪,但是要看一眼她妹妹现在的情况,你拍个视频过来。”

穆劲琛停住脚步,回头睨着付流音片刻,她皱起眉头,听到穆劲琛说了声知道了。

她下意识往后退了步,“是不是你哥……让你把我交出去?”

“不是,再说了,就算真像你说的这样,我也不可能听他的。”

穆劲琛打开微信,让付京笙认罪,不止是为了穆成钧一个人的事,于他而言,这样的人本就应该下地狱。他盯着付流音半晌,女孩并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更不知道他所要录制的视频,是让她亲哥哥认罪的关键。

穆劲琛将手机对准付流音,她惊怔了下,迅速地用手挡住脸,“你干什么?”

“我哥要知道你在我这好好的,放心吧,我还能伤害你不成?”

付流音将信将疑,将手放下去。

穆成钧很快收到视频,他将手机递向付京笙。

付京笙拿在手里,透过手机看到了付流音的脸,她好好地站在那,应该是没有大碍的。

“你看也看过了,希望你说话算数,要不然的话,我下次送来的就不会是这样的画面。”

付京笙松开手,手机掉到了桌面上,他身子往后靠,一语未发。

保丽居上。

许情深下楼的时候,看到蒋远周在讲故事,对,她没有看错,真的是在讲故事。

霖霖坐在他旁边,凑过身,看着那本色彩鲜艳的故事书,其实她压根听不懂,可就是聚精会神的。蒋远周嘴里轻念,时不时扭过头朝霖霖看着,霖霖抬头冲他也看眼,满脸的认真,然后挪动下屁股,头都快靠到蒋远周的手臂了。

许情深快步下去,“你怎么在这?”

“我一早就来了。”

她来到沙发跟前,看到茶几上放着好几本故事书,应该都是蒋远周带来的。

两人说着话,霖霖忽然举起手朝着蒋远周的手背打了下。

男人回过神,冲她看看,霖霖嘟着嘴,朝他推了几下。

许情深看在眼里,蒋远周不由失笑。“你还想听?”

霖霖的目光很快落到那本书上。

蒋远周刚要重新开始念故事,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正在走来,他抬起头,见到老白已经来到了他们跟前。

“蒋先生!”老白气喘吁吁道,“付京笙认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