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蒋先生设的圈套,让她钻/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训练场上。

付流音的腿还被高高架着,她不是不挣扎,而是动弹不了。“放开我!”

穆劲琛的手伸到她的裤管里头去,在她的腿侧轻轻掐了把,她脸色酡红,似乎能掐出水来。

“是不是知道自己的劈腿能力强,所以在每个男人面前都要露一腿?”

“你才劈腿……”

穆劲琛握住她脚踝的手往上抬,付流音喊了几声,“啊啊啊,疼!”

“哪里疼?”穆劲琛勾起嘴角问道。

她朝他狠狠瞪了眼,“松手。”

穆劲琛将她的腿往旁边丢去,付流音的脚落到地上,可腿都麻木了,她蹲下身揉着膝盖。

一串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有人跑到穆劲琛跟前。“穆帅。”

“什么事?”

“蒋先生想见您。”

“蒋远周?”

付流音竖起耳朵,好不容易站起身后准备出去,穆劲琛喊了声,“站住!”

她头也没回,穆劲琛早就习惯了别人的言听计从,他嗓门轻扬,话里带着不怒而威,“停!”

付流音倒是小跑起来了,穆劲琛快步追过去,拦住她的去路。“你做什么?”

“我嫂子来接我了。”

“所以,你要走?”

付流音抬高了下巴,这才对上穆劲琛的视线,“我总不可能一直待在这吧?”

“你哥认罪了,你想过后果吗?你以后跟着谁过?你大嫂?她是你大嫂吗?她可是坐着蒋远周的车来接你的。”

付流音嘴唇蠕动下,想要张口说话,但半句话冲到了喉咙口,还是被她吞咽了回去。

穆劲琛继续又道,“你哥被抓,蒋远周是诱饵,我不信他能为了你大嫂,而对你全心全意的好。”

女孩垂下眼帘,“但是我在这世上,只有我大嫂这个亲人了。”

“你是付京笙的妹妹,多少人想要你的命?且不说别人,我哥就是其中之一,我敢保证,今天只要你出了这个门,明天……”

付流音咬紧牙关看他。

穆劲琛面无表情地说道,“明天,可能你大嫂都会被抓起来,你现在是最危险的,而所有跟你有关系的人,也要面临着危机重重。”

她往后退了步,目光落向远处那扇沉重的大门,“你是要我留在这?”

“你自己考虑清楚。”

“那你呢,你又为什么帮我?”

穆劲琛嘴角浅勾,眼里有丝丝笑意流溢出来,“一日夫妻百日恩。”

付流音脸色微僵。“我想跟她们一起训练。”

男人皱眉。“不行。”

“我要是做了职业保镖,我能保护自己,养活自己。”

“你的体能我清楚,太弱。”

付流音不甘心,“那是因为我被关了两年,我现在能恢复得很好。”

穆劲琛回头,看眼远处,他朝付流音招下手,“先去解决眼前的麻烦,回来再说。”

付流音跟在他身后,两人快步朝着门口而去。

许情深坐在车内,那人进去好一会了,可是还没有丝毫的消息。她视线望向窗外,蒋远周和老白极有耐心地靠坐在那里,许情深忍不住了,抱着霖霖下车。  很快,穆劲琛带着付流音出来。

许情深面露喜色,看到她没事就好,她大步上前,“音音。”

“嫂子!”

付流音鼻尖冒出酸涩,看到霖霖后,伸手就要去抱她。

霖霖跟她也亲,抱着她的脖子不住蹭着,许情深仔细地盯着付流音,“你没事吧?”

“没事。”

“他们没对你怎样吧?”

“没有。”

许情深不相信,拉过她的一只手,蒋远周和穆劲琛都上前了几步,也打过了招呼。

许情深不知道训练场里头是个什么样子,她拉过付流音。“走,我们回家。”

穆劲琛的余光扫过去,却没说话,付流音跟出去两步,但很快收住了脚,“回家?去哪?”

“我正在找房子,过几天就能找到……”

“嫂子。”付流音勉强勾起嘴角的笑,“我不回去。”

“为什么?”许情深吃了一惊,赶忙问道。

“我在这找到了工作。”

“这儿能有什么工作?”

“嫂子,”付流音将霖霖放回许情深的手里,“我回去了又能怎样?哥得罪的人实在是太多了,那些人肯定都不会让我有好日子过的,我不想连累你们。”

“说什么连累……”

“好,不说连累,就说我自己,我在这很好,真的,别担心我。”

许情深哪里能放心将她留下,“音音,你了解里头的人吗?你是被他们带走的,他们不是好……”

“嫂子,”付流音将她的话打断,“穆帅救过我一次,现在是第二次。”

许情深反应过来,“那第一次呢?”

“当初要不是他,我连SJ院都出不了。”

许情深脑子里想到了她第一次见付流音时,看到她身上的那些痕迹,她说话都变得艰难起来。“那如果……我能保护好你呢?你跟我回去后,我不会再让你被人抓走……”

付流音看向了几步开外的蒋远周,她知道许情深没有丝毫的背景,她能倚靠的只有蒋远周。

“嫂子,”付流音故作轻松道,“我以后要自己保护自己,这是好事情。”

蒋远周的视线也落过去,他听得出来,付流音不肯踏出训练场,最大的原因还是不想连累许情深。

穆劲琛冷眼看着,一语未发,付流音冲许情深摆了摆手,“别担心我。”

她转身要走,许情深追上去两步,“音音。”

付流音没再回头,挺起了脊背快步往里走。

穆劲琛冲蒋远周点了下头,然后也转身离开了。

很快,训练场的大门就被关上了。

许情深杵在原地不动,蒋远周来到她身侧,“走吧。她这么大的人了,自己会替自己做决定的。”

许情深回到车内,车子一路开回去,停在了汉庭的停车场内。

蒋远周朝外看眼。“我给你换个酒店。”

“我又不是出来度假的。”

蒋远周朝她看眼。“你打算在这住多久?”

“住个几天吧,看好房子再说。”

“嗯。”蒋远周拉长了语调,许情深推开车门下去,老白也跟着蒋远周一道下了车。

许情深抱起霖霖朝酒店门口走去,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她回了下头,“你别跟着了。”

“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

“蒋远周,你有你的身份,你总是这样跟着我,我……”

“你回房吧,我不跟着你。”

男人停住脚步,许情深将信将疑,直到进了酒店的电梯,她回头一看蒋远周果然没跟着,这才安心。

许情深回了房,蒋远周在酒店外面抽完一支烟,然后抬起腿往里走。

他径自来到前台,坐在里头的小姑娘双手抱着热水袋,正对着电脑笑得合不拢嘴。蒋远周手指在柜台上轻敲两下,前台的注意力好不容易落到他身上,一看是个高颜值男人,赶忙起身道,“您好,要开房吗?”

“是。”

“好的,请稍等,身份证出示下。”

蒋远周身子往前倾,“除了602房间,其余的我包了。”

“什么?”

“我要全部的房间。”

“这儿可有一百多间呢!”

“无所谓。”蒋远周掏出银行卡,“先开十天吧。”

“你们……是公司要用吗?”

“你不用管这些,有钱赚还不好?”

“是是是!”

老白在边上看着,半晌后,他跟着蒋远周出去,“蒋先生,您要开那么多房间做什么?您又不住。”

“给许情深一个安静的环境。”

老白面色轻搐,“仅此而已?”

“这手笔,够大吧?”

“不大。”

“……”

蒋远周视线落到他脸上,“你盯紧了,许情深想要租房,门都没有,谁敢租给她试试?”

“蒋先生,您到底什么意思?”

“还有,蒋家那边你也盯紧了。”

“是,我一定不会让蒋家的人近蒋太太的身,不会让她受一点伤害。”

“不不不,”蒋远周摇头,“前半句话我不需要,但是后半句话,你一定要做到。”

老白仔细斟酌下,“您的意思是……”

“你明白就好。”蒋远周说完,快步回到车旁,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蒋家。

蒋东霆坐在客厅内,不远处的电话机旁,摆着几副照片,其中就有一张蒋随云和她亲姐姐的合影。

管家从外面匆匆而入,“老爷,您饭也不吃,在这坐了这么久,要不出去走走吧?”

“我是真糊涂,当初差点引狼入室。”

他亲自去警局了解过了,蒋东霆站起来,行走缓慢,几步之后来到电话机旁,拿过了那个相框。“随云死的冤枉,是我对不起她。”

“老爷,您别这样。”

蒋东霆的手指拂过照片,指腹在妻子的脸上流连不去,“可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姓许的那个女人害的,要不是她,随云怎么会死?”

蒋东霆的声音有些沉,“对方做这个局,为的是拆散远周和许情深,可赔上的却是随云的命,当初……怎么不干脆让许情深去死?”

“老爷,做局的是那个付京笙,许小姐长相娇好,又年轻,哪个男人看了都会心动吧?”

蒋东霆冷笑下,“一只躲在阴暗角落里的老鼠,他只管要钱,还能看中许情深的皮相不成?”

“那还有种可能,许小姐和蒋先生那时候如胶似漆的,要许小姐真死了,蒋先生就能接受凌时吟?恐怕不行吧,即便这样,活着的人永远比不过一个死人,凌慎这是贪心了,还想着要让凌时吟能活得幸福。而现在的局呢?赔了蒋小姐,但当初蒋先生对姓许的那女人真是恨之入骨啊,那些狠心的事你也看到了……”

蒋东霆将照片放回去,“这几天,他都在做什么?”

“蒋先生痴心,一直都跟许小姐在一起,派出去的人刚得到的消息,许小姐住在汉庭酒店内,蒋先生替她将整个酒店都包了。”

蒋东霆太阳穴处剧烈疼痛起来,“她还打算缠着远周不放?”

“看样子像是蒋先生去缠着人家的。”

“传出去成何体统。”

“老爷……睿睿也需要亲生母亲啊。”

蒋东霆听到这,面色骤然铁青,“你懂什么!一个女人跟着别的男人生活了两年,私生活放荡,还有什么名声可言?这样的人要做蒋家的媳妇?下辈子都不可能!”

这就是许情深的一个污点,永远都不可能再洗干净。

管家闻言,也就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这个女人不该留在这,反正睿睿在九龙苍,想办法让她赶紧消失。”

“但是蒋先生那边……”

“让她有些自知之明,我不信她脸皮厚到无药可救,明知配不上还硬要往上凑?”蒋东霆站起身来,“她自己要走,跟我们无关。”

“是。”

酒店。

许情深在租房网上看了不少信息,也选中了几家近一点的房子,她看眼时间,离这儿最近的一个两居室房子还能去看看,许情深见霖霖也睡醒了,抱起她便准备出去。

来到走廊上,许情深看到不少房间的门都开着,被套、床单等被丢在了门口,看来退房的不少。

许情深是地铁出行的,反正十站路左右就能直达。

来到约好的地方,她看眼时间,中介迟迟没有出现,许情深只好打个电话过去。

“喂,您好。”

“您好,哪位?”

“我跟您约好了看房子……”

“噢,许小姐啊,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我这儿忙疯了,一下忘记通知您,您看中的那套房子已经被人租掉了。”

“什么?”许情深冻得双手发红,“我出发之前还跟您联系过,怎么一会功夫就没了?”

“是啊,也是巧,对方就没去看房子,说在网上见过照片觉得不错,钱都付了。”

许情深一手牵着霖霖,实在没办法,“那好吧。”

“您再看看别的吧,好吗?”

“好。”

许情深白跑了一趟,只得回去。

走进汉庭,她抱着霖霖按了电梯键,电梯很快来到底楼,许情深走了进去。里头一个人都没有,来到她所在的楼层后,许情深带着霖霖出去。

走了几步之后,她总觉得有些奇怪,可又说不上哪里不正常。

许情深继续往前,走过一半的走廊之后这才发现两侧的房门几乎都打开着,要退房也不可能都在同一时间吧?

她看到一个清洁阿姨正好出来,许情深顿住脚步问道,“好冷清啊,还没到入住的高峰时间吗?”

“你是602房间的吧?”

许情深没有回答,眼里有了戒备。那名阿姨没觉察到,继续说道。“除了602房间,其余的房间今天下午开始就不对外开放了,被人包了。”

“包了?”

“是啊,我来这工作几年了,也是第一次听说呢,而且包了又不住,空关着,老板让我们趁这个机会好好清扫下。”

许情深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蒋远周了。

她抱着霖霖赶紧回到房间,她将孩子放到床上,这一来一回地折腾,时间也不早了,许情深又得张罗着晚上吃什么。

她拿了手机来到窗边,想要定一些外卖。门铃声叮咚叮咚响了起来,许情深走过去,将门打开。

“您好,请问您是蒋太太吗?”

许情深不知道怎么回答,“有事吗?”

“这是您的晚餐。”

许情深的视线落到对方的手上,“我没订东西。”

“蒋先生订的。”

两人拎着东西站在门口,许情深侧开身,他们走了进去。

靠墙的地方有一排打出来的台子,他们将打包过来的菜都放在上面,许情深看着,“这也太多了。”

“我们只管送,蒋先生估计是怕您不够吃吧。”

正在说话间,蒋远周也到了,门是敞开着的,他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真香,开饭了吗?”

许情深没有看他,老白也跟着,老白走到床边,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玩具,递给霖霖。霖霖眼睛瞬间发亮,开心地接了过去。

蒋远周摘下手套,四下看了眼,“椅子不够,老白,去隔壁房间拿。”

“是。”

许情深倚向旁边的台子,“你是钱多的发慌吗?包下这个酒店做什么?”

“你还带着孩子,太吵了不行。”

“这理由,想来也只有你能想得出来。”

老白很快搬了椅子进来,“蒋先生,还缺什么吗?我再去拿。”

“不用了。”蒋远周径自坐定,拿过一盒饭,取了筷子出来。许情深转身回到床边,“外面那么多吃饭的地方,你为什么偏偏来这?”

“你现在是一个人了,我不陪你,谁还能陪你?”蒋远周侧首看她,“况且,我也不放心。”

“不放心什么?”

“你去找房子了吧?”

“嗯。”

蒋远周拿着筷子,却并没有夹过一筷子菜,“你别白费力气了,你是找不到的。”

许情深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来,“你——”

“我爸不会让你继续待在东城。”

老白听到蒋远周的这话,赶紧别过身,阻止许情深租房的分明就是蒋远周,没想到蒋先生还喜欢这样,推到蒋东霆的身上之后,果然就能干干净净。

许情深一听,不出意外地怒了,“为什么?我跟你都没关系了,他凭什么这样对我?”

“就凭他……他觉得我们有继续发展的可能。”

“孩子都在你那,我跟你也没有在一起,我实在搞不懂他为什么要这样。”

蒋远周闻言,耸了耸肩膀,“这叫防患于未然,我爸现在最后悔的,是你当初接近我的时候,他选择了静观其变。”

“那……我离开了东城就能没事吗?”

“不一定,况且你现在已经知道了睿睿是你的儿子,我不知道我爸究竟打着什么主意,也许他觉得不能让孩子长大之后……知道自己有你这样的母亲。”

许情深听着,情绪有些激动,“什么叫我这样的母亲?”

“情深,你毕竟跟着付京笙两年了。”

她眉头皱起,满脸的严肃,“难道,他还想杀我不成?”

蒋远周站起身来,“我给你包了这个酒店,也是怕鱼目混杂,对你不利。”

许情深手臂朝着门口指了指。“你们走吧。”

“蒋太太,蒋先生还没吃饭呢。”

“出了这个门,他可以去别的地方吃。”

“我不走。”

许情深听在耳中,更加气了,“我没欠你们蒋家什么,给我点安生日子过行吗?”

蒋远周朝她走近了几步,擦过许情深的肩膀后,径自来到窗边。他将窗帘拉开,“老白,你先回去吧。”

“是。”

“明天等我电话。”

“蒋先生,您不回九龙苍了?”

“我要住在这。”

“好!”

老白答应着,经过那张小床时,朝霖霖摆了摆手。

许情深很快听到关门声传入耳中,她转过身盯向蒋远周。“谁允许你住在这的?”

“这酒店是我包下来的。”

“但是这间房是我的!”

“是吗?”蒋远周摆出一张无辜脸,“许情深,得罪你的是我爸,不是我。”

“那也是你爸。”

他上前步,身子几乎贴住了许情深,他忽然张开双臂将她抱到怀里,“我今晚偏偏不走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松开!”

他弯腰吻住她的唇瓣,许情深嘤咛几声,没有一点心理准备,更没想到他一言不合就开吻。  许情深倒真不怕蒋远周强硬的时候,因为她吃准了蒋远周对她下不了多大的狠心,但是她怕他无赖啊,怕他耍流氓啊,这样的蒋远周,她真是一点点都没有办法。

她好不容易退开身,蒋远周抱着她往前走了两步,她力道又及不过他,只能节节败退。

蒋远周抱着她倒在了大床上,许情深小手攥成拳,在他胸口敲了几下。“起来。”

他亲向她的脸颊,许情深忙别过小脸,一眼看到坐在床上的女儿,许情深推开了他的脸,“女儿!”

蒋远周没有听出来这口气有什么不对劲,他余光扫了眼,“这么小的孩子,能懂什么?”

两人在床上纠缠着,许情深这回可没喝什么加了料的汤,所以反抗起来力道十足,但蒋远周压着她,根本没给她能逃掉的机会。

霖霖瞪大了双眼,盯着床上正在‘搏斗’的两人。

许情深深刻明白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停停停,我饿,饿饿饿——啊,你摸哪?”

“也是,饭菜都要凉了,先吃饭再说。”蒋远周说完这句话,站了起来,他理了下身上的衣服,回头走到桌子跟前。

许情深松口气,坐起了身,一抬眼看到蒋远周回到了她的跟前。

饭盒内还装了菜,蒋远周夹了一筷子送到她嘴边。

许情深不解,什么跟什么,蒋远周今天怎么了?“我自己有手。”

“情深,我想喂你,张嘴。”

许情深朝他手腕推了下,“你这是做什么?”

“吃几口,不是饿了吗?”蒋远周见她咬紧了唇瓣,他眯了眯眼帘,“还是……你喜欢我用嘴喂你。”

她觉得别扭极了,许情深嘴唇动了几下,慢慢张开。

蒋远周微微弯下身,将饭菜送到她嘴里。

“现在可以让我自己来了吗?”

“急什么,再吃两口。”

许情深额头上都快淌出汗来了,吃过几口饭后,蒋远周才肯将手里的饭盒递给她。

许情深给霖霖也喂过晚饭,蒋远周吃饱后,没有要走的意思,他走到窗边掏出烟盒,手指抽出了一根烟,许情深刚要制止,就见男人将烟放了回去。

“你,你还不走?”

“我今晚不回去了。”

“蒋远周,你不觉得累,我都累了。”

蒋远周倚在窗边轻笑,“我是不觉得累。”

许情深看向台上剩下的饭菜,屋子内到处都是菜香味,蒋远周冲她喊了一声,“喂。”

“干什么?”

“你过来。”

许情深才不上他的当,她杵在原地不动。

“我有些掏心窝子的话要告诉你,我也是刚知道消息,你爸妈不是正想撮合我们吗?我爸这两天可能要对你们家的药店下手。”

许情深听到这,脑子都疼了,“下手就下手吧,这两年他们也赚了些,开不下去就算了,反正蒋东霆要对付的人,我拦不住。”

“你这自暴自弃的态度倒是不错啊,我爸老来闲着无聊了,对付完药店,就去找找你弟弟的麻烦,由着他吧,闹腾够了也就清净了。”

什么叫闹腾够了就清净?

等他闹腾够,她们许家还剩几个好好的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