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准备逆袭的蒋太太/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走到蒋远周跟前去,男人抬起手掌捧住她的脸。

他将她的脸蛋揉了几下,许情深手落向蒋远周的腕部,“我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哪?”

“蒋远周,你只要跟你爸说清楚,说你跟我再无可能,他不可能还想着要来对付我。”

蒋远周眉角轻挑,“似乎是这么个道理。”

“你究竟是怎么跟他说的?”

“实话实说。”

许情深拉了拉他的手腕,“你爸应该要对付的人是你,我是放手的那一方,他凭什么来逼我啊?”

“因为我是他儿子,他不舍得,如果要用到迫害家人这一招,他不会傻到去自己害自己吧?”

许情深手指紧握,蒋远周凑过去在她脸上亲吻,她推也推不开,两人在窗前纠缠了好一会。她好不容易别开脸,“走开!”

蒋远周抬起双手,果然乖乖放开她了,他嘴角浅勾,“放心,我保证不会对你做什么,我不放心你自己住在这,房间里不是还有另一张床吗?放心,我们分床睡。”

男人说着,几步走到那张小床跟前,他躺了下去,四肢摊开,“你随意,反正你也赶不走我。”

许情深真是……满身的无力加无奈。

她抱起霖霖去给她洗漱,蒋远周视线望向那扇窗帘,起身后走过去拉上了。

许情深顾着忙自己的,收拾好后,穿着严严实实的睡衣出来,她抱着霖霖上了床,从包里拿出本故事书要给她读。

蒋远周侧躺在旁边的床上,手掌撑着脑袋,霖霖坐起身,凑过去趴在许情深身上,冲着蒋远周笑开了。

孩子刚洗过热水澡,脸蛋还是红扑扑的,她不会说话,但是表情丰富得不得了,时不时冲着蒋远周挤眉,笑得时候一侧嘴角往上勾,许情深看了去捏她的脸蛋。“不要这样怪笑,当心以后歪嘴。”

蒋远周坐起身来,“你的担心真多余,我看她这样挺可爱的。”

许情深抱住霖霖,想要让她躺回被窝内,好不容易给她盖上被子,她又坐起来,她就这样趴在许情深的身上,然后冲蒋远周皱皱鼻子,动动嘴……

“你女儿喜欢我。”蒋远周说道。

许情深不言语,将故事书合上,“既然不想听故事,我们就睡觉。”

她抱住霖霖,替她盖好了被子,许情深起身将大灯关了。

蒋远周躺回小床上,手臂搁于颈部,这一刻,世界安静了,他的心却也觉得空了。

霖霖睡着之后,许情深不知不觉也进入了梦乡,睡到深夜,忽然听到刺耳的门铃声传来,霖霖被吓了一跳,许情深忙伸手捂住她的耳朵,蒋远周坐起身来,快步走到门口。

他一把将门打开,却见外面什么人都没有,蒋远周来到走廊上,他左右张望下,两侧都是空空的。

许情深的声音在屋内传来,“谁啊?”

蒋远周关上门,回到床前,“没人。”

她朝着怀里的孩子看眼,霖霖还好并未醒来,皱了皱眉头之后就又睡了。

许情深松开手,替她掖好被子,她坐起身看向蒋远周,“没人吗?”

男人摇头,许情深见他身上裹着睡袍,她睡觉了之后他应该洗过澡,“这酒店不是没有别人了吗?”

蒋远周双手交扣,冲她轻轻说道,“你睡吧。”

许情深带着疑问躺了下去,刚睡着不久,却又是被门铃声吵醒的。

“有病。”模模糊糊中,她听到蒋远周一声咒骂,快步往外走。

这次霖霖被吓着了,放声大哭起来,蒋远周面色铁青地快步进来,直接拨打了前台的电话。只是那边始终没人接通,蒋远周抄起衣服换上,许情深安抚好女儿,余光中睇见蒋远周出去两步,“你去哪?”

“听到门铃声别出来,我去楼下看看。”

蒋远周来到前台的时候,那儿根本没人,也许是想着近十天来反正不会再有客人入住,所以干脆大半夜的回去睡觉了。

男人沉着张脸回到602房间,许情深没睡,披上了睡衣坐在床沿,见他进来,她赶紧起身问道。“怎么样了?”

蒋远周轻摇头,“没人。”

他几步走到许情深面前,“就这样的地方,你还要住吗?”

“会是你爸吗?”

“不清楚。”

蒋远周见她小脸有些白,他伸手握住她的肩膀,“实在睡不着就再躺会,马上天就亮了。”

许情深听着他的话,躺回了床上。

到了早上,蒋远周给老白打过电话,霖霖随后也醒了,许情深张罗着给她穿衣洗漱,刚忙完不久,老白就来了。一开门,老白带着人进来,看到蒋远周第一句就是,“蒋先生,昨晚睡得可好?”

蒋先生的脸色那可真不叫好。“没睡好。”

老白忍俊不禁,“蒋先生,要注意休息。”

男人站在门口,看着老白自顾进去,他让人送来了早餐,昨晚的东西都收拾掉了,老白神清气爽,昨天难得蒋远周让他回去的早,他倒是美美的睡了一觉。

“老白,你上来的时候前台有人吗?”

“没有。”

蒋远周恶狠狠道,“反了她们了!”老白听出他口气的不对劲,“蒋先生,怎么了?”

“你赶紧去找到前台,还有,查下昨晚的监控,半夜老有人按门铃,吵得人一晚上没睡好。”

“是。”

老白快步往外走,另一人将早餐摆好之后,也出去了。

许情深开了电视,也没调台,就是屋内没有说话声,奇怪得很,她打开皮箱去找衣服,蒋远周也正打算换上老白送来的衣物。

电视里头,有夸张的声音传了出来。

“密会十二小时,亲、吻、摸、含,翻滚……一样都没落下,人妻热情如火,欲拒还迎,战火点燃了足足一个小时。”

许情深一听这话就知道是娱乐圈的新闻了,哪家电视台都能猜得出来,因为那家的新闻就是以粗俗、下流的用词著称。也不知道哪个明星倒霉着了这样的道,看来又是没拉窗帘惹的祸。

蒋远周洗漱好后从浴室出来,“先吃早饭吧。”

“你先吃。”

蒋远周走到桌前,昨晚压根没睡着,电视机内的声音吵吵的厉害,男主播的声音叽叽喳喳的,蒋远周太阳穴处被刺得生疼。电视里面的劲爆新闻还在继续,许情深头也没回,冲蒋远周说道,“把电视关了吧。”

“嗯。”

蒋远周四处开始找着遥控器。

“深夜两点,男方露点走出房间,还伸手抓了下裤裆,是否是方才纵欲过度,惹来小弟弟不满呢?”

许情深脸都快烧起来了,“这男人也够粗鄙的,活该被人拍。”

蒋远周找到遥控器,抬高了手臂,刚要按向电源键,却看到自己出现在了画面中。

他走近几步,确定自己没有看错,“你刚说谁粗鄙?”

“电视里那个男人啊。”

“许情深,你来看看那是谁。”

许情深正好拿了几件衣服出来,她走到蒋远周身侧,男人攥紧她的手腕,“电视里有你,还有我。”

巨大的标题还在下面飘着呢,燃情十二小时,榨干!榨干!榨干!

许情深一时没反应过来,“刚刚那新闻,说的是我和你?”

蒋远周气急败坏,举起了手里的遥控器,另一手指着那个电视,他气得嘴角抽搐起来。“昨晚有人按门铃,肯定是这帮孙子干的,我一出去就被他们给拍了。什么露点啊,我露哪了?”

许情深也觉得气愤。“有病吧,我们昨晚干什么了?怎么就能编排出这么一大串东西?”

旁边的男人似乎快被气疯了,不住在房间内踱步,许情深看着他即将失控的样子,“蒋远周,冷静点。”

“怎么冷静?”蒋远周敲了敲自己的额头,“这新闻……东城可就传遍了。”

“没关系,清者自清。”

“你说的简单,”蒋远周气愤地坐向床沿,“我昨晚出门的时候,手都没动一下,他们说我,说我……”

蒋远周说不下去了,老白进来的时候,风风火火的,“蒋先生!”

许情深看到蒋远周抬起手臂,立马将电视给关了。

“蒋先生,监控查到了,昨晚那些人是狗仔,按完门铃就跑了,摄像机就藏在花盆里头。”

蒋远周双手撑着脑袋,半晌后,用手指按动太阳穴,“新闻都出来了,有办法撤下来吗?”

“啊?这么快?”

许情深走到窗边,伸手将窗帘拉开,“对面肯定也有人偷拍。”

“蒋先生,你们办事都不拉窗帘的吗?多少明星都栽在这上头了!”

男人抬头,目光冷冷扫了眼老白,许情深脸色也不好看,她能引起这样的关注,还不是因为房间里的男人是蒋远周?“这下好了,我们出名了。”

“蒋先生,我来想想办法,争取让电视台那边尽快撤下来,还有,不知道网上有没有相关视频。”

蒋远周坐不住了,“我跟你一起去。”

“是。”

许情深眼看着两人出去,蒋远周走到门口,回头冲她说道,“你今天别出门,小心被围堵。”

“喂……”

许情深看着门被啪地关上了,什么叫别出门,她还要去看房子啊!

蒋远周和老白上了车,老白带上车门,回头朝蒋远周看眼。男人倚靠在后车座内,那脸色,那叫一个阴暗无比啊。

“蒋先生?”

蒋远周咬了咬牙,“那新闻,是谁写的?”

“这,这还真不知道,怎么了?”

蒋远周气得一语不发,司机冲老白使了个眼色,老白有些小心翼翼说道,“蒋先生,这料可是您让我透出去的,是不是他们写的很过分?”

“我让他们拍,可没让他们乱写,写我出门露点也就算了,抓裤裆?什么玩意!”

老白明白了,这蒋先生向来是最注重形象的,你说他别的也就算了,老白脑补了一下所谓抓裤裆的画面,真是不忍直视啊。“蒋先生,您别放在心上。”

“我不放在心上有用吗?怕是别人都藏在心里笑话我了。”

“蒋先生,人非圣人,这种动作嘛……”

蒋远周狠狠一个眼光杀过去,“这个动作怎样?”

老白缩了缩脖子,“确实不雅观。”

男人抬起手掌,弯曲的手指落在眉眼处,老白端详着蒋远周的脸色,看得出来,他烦恼极了。“我根本就……没做过!”

“蒋先生,您看,许小姐反而跟个没事人似的,她多豁然啊。”

“她要真能豁然就好了。”

老白调整下坐姿,“当初我就劝过您,您这自爆……您看,多丢面啊。”

蒋远周恢复过来了,手一摆,“面子是个什么东西,我不需要。”

为了个许情深,他可真是好招、坏招、损招,招招都要用尽了。

汉庭。

许情深接到中介的电话时,特意朝酒店门口张望了几眼,确定没人之后,这才带着霖霖准备出门去看房子。

坐了电梯下去,前台也没人,许情深经过大堂,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说话声。

“快来快来,就是这儿!”

许情深心虚,忙抱着霖霖躲到旁边的发财树后面。透过紧闭的玻璃门,她看到几个女孩来到门口,还将脸映在玻璃上,“刚才的新闻看了吗?就是这儿。”

“给我拍张照片,快点!”

“猛男加猛女呦,说不定这会还没走呢!”

许情深蹲着身,看到几人玩起了自拍,她就觉得奇怪,现在的人怎么都喜欢弄这些,之前优衣库事件后,一帮人跑去优衣库合影。

好不容易等她们走了,许情深双腿发麻,刚要出门,就看到不远处的停车场上来了一辆车,下来的人明显是记者,拿着长长的话筒,正径自朝着这边而来。

真是见鬼了,许情深赶紧抱住霖霖回房。

最近这段时间,许情深真是霉透了,这新闻一出,被人笑话也就罢了,她估计连门都别想出了。

等到中午时分,门被打开了。

许情深探出脑袋一看,居然是老白。

老白匆匆忙忙进来,“蒋太太,快收拾东西。”

“干什么?”

“老爷看了今天的新闻,大动肝火,让管家带了不少人过来,说要把这个破地方砸了。”

许情深坐着没动,心里本来就窝火,“那你让他砸吧。”

“你别意气用事,你还带着孩子,要万一真动起手来,不得吓坏孩子吗?”

许情深嘴唇蠕动几下,老白替她收拾起来,她也顾不上别的,只能拖了皮箱将一些日用品都塞进去。“他凭什么又怪到我身上啊?”

她许情深还成了专业躺枪的不成?

“老爷说了,这肯定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出戏,这样一来,逼着蒋家接受你,蒋先生心思单纯,所以才被你拐来了这个酒店。”

许情深脸色越来越白,老白背对她站着,虽然知道她肯定气得要抓狂,但他还是眉飞色舞地形容道,“蒋先生解释也没用,他现在拖着老爷呢,让我赶紧带你走。”

许情深将东西丢进皮箱内,“我才是女人啊,我是最大的受害者好不好?”

“是,你的意思我清楚,但是老爷说了,你心机重、会炒作自己,这次更是通知了狗仔,让蒋先生好好丢了一回脸,老爷把家里东西都快砸光了,蒋太太,你这次可是拔了老虎须啊,蒋先生也想不出别的法子,只能先让你搬走。”

许情深见识过蒋东霆的狠辣,哪里敢耽误,有些东西还未整理好,直接就装进了袋子里。

司机很快也来到屋内,帮忙将东西一起搬下去,许情深坐进商务车内,老白关上门,系好安全带。“不好!”

“怎么了?”

“蒋家的人来了。”

许情深视线望出去,看到一伙人抄着棍子往里冲,来到酒店的门前,明明伸手就能打开的门,硬是被他们用棍子击碎了。

许情深双手抱着头,什么意思?她这要晚走一步,是不是就要挨揍了?

“快开车!”老白催促道。

司机发动引擎,抹把冷汗,“幸好蒋先生有先见之明,让我换了辆车过来。”

后面还有剧烈的声音传来,许情深怕吓着霖霖,忙伸手将她抱到怀里,她轻揉着霖霖的脑袋,“宝贝不怕,不要看。”

霖霖倒是一点没有害怕的样子,还不住朝着窗外张望。

车子离开酒店后开出去,酒店的大堂被砸的差不多了,发财树的底盆都被敲坏了,听到动静的前台快步跑出来,看着满地的狼藉说不出话来,“你们,你们……”

谁啊!流氓敲诈啊!

为首的男人上前,“你看一眼,这些需要多少钱?”

“你们,你们是谁?”

“别管我们是谁,赶紧核个数,赔给你。”

前台妹子吞咽下口水,战战兢兢往前走了几步,“你们跟玻璃有仇啊?净挑着它们打。”

玻璃动静大啊,男人笑了声,转身看一眼,那辆车带着许情深早就离开了。

车子穿过闹市,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停妥,有穿着制服的年轻男人上前,询问是否需要帮忙。

许情深没有推门下去,老白回头朝她看眼。“蒋先生知道你现在没地方去,但是像昨晚那样的情况,他不希望再发生。”

她心里忽然激起了深深的无奈,就算她找到房子又能怎么样呢?离开东城又能怎样呢?

许情深和蒋远周这个名字真是紧紧绑在了一起。

老白推开车门下去,替许情深进去安排房间。

住进了最舒适的总统套房,霖霖昨晚没睡好,在车上就睡着了。

许情深将她放到床上,老白看眼四周,“你还需要点什么,尽管提。”

“老白,你说我是不是走不出去了?”

“蒋太太……”

“你别喊我蒋太太了,我实在担不起这一声称呼。”

“那在你看来,究竟是做许小姐好呢,还是做蒋太太好?”

许情深坐在床沿处,“你指的是哪方面的好?”

“不管是哪一方面,蒋太太肯定比许小姐要管用的多。”

“难道是我想得太简单吗?我就想找个房子,安安稳稳地上班,让很多事顺其自然地过去。”

老白双手背在身后,“确实是你想得太多。顺其自然说起来简单,但世上偏偏有那么多人,他们不想给你过安安稳稳的日子,蒋太太,这不是一声虚名,你和蒋先生如今这样不明不白的,老爷是反对,但你要是真搬了回去,蒋先生也就有了底气。老爷再要对付你,那也没用,你跟前还有蒋先生呢,但现在不一样啊,蒋先生哪天要真被你伤透了心,你想过他对你不管不顾之后,你要面临的危险吗?”

许情深抿紧唇瓣,老白往后退了步,“话已至此,蒋太太,我先走了。”

“好。”

老白快步往外走,拿走了其中一张门卡。

他坐了车回去,蒋远周并不在蒋家,而是在九龙苍陪着睿睿。老白进客厅的时候,听到睿睿的笑声传来,他快步过去,“蒋先生。”

“办妥了?”

“妥了。”

老白将门卡放到茶几上,蒋远周扫了眼。“最近几天我都不过去,冷冷她吧。”

“您舍得?”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老白失笑,“蒋太太要知道您把她比喻成狼,估计真要咬你了。”

“她难道不是狼?”蒋远周抱起睿睿放到自己腿上,“白眼狼。”

他虽然这么说着,但就连老白都知道,他也就是嘴上说说罢了,心里清如明镜,知道许情深不是这样的人。

“还有,蒋先生,你让别人冒充是老爷派过去的人,我怕他知道了以后……”

“怕什么?”蒋远周脸色如常,“他做的坏事太多太多了,多这一件不多。”

“是。”

三天后。

许情深打开窗帘,蒋远周像是失踪了似的,这三天都没出现过。

她看向窗外明媚的阳光发怔,许情深不想再这样待下去,她觉得如果再这样下去,她整个人会废掉。

身后传来霖霖的哭声,许情深转过身,大步上前,“宝贝,怎么了?”

霖霖也待不住了,哭着闹着要出去,许情深眼里露出不舍,“宝贝不哭,妈妈这就带你去游乐场好不好?”

她抱起孩子,拿了包后往外走。

酒店距离游乐场的地方不远,许情深在门口拦了辆出租车。

坐上车,许情深将霖霖放到自己腿上,“师傅,麻烦去双银国际。”

车轮缓缓滚动,司机锁上了车门,车内开着暖气,许情深中饭还没吃,开了没多久就觉得有些晕车。

“快到了吗?”

“没有呢,前面修路,必须绕一下。”

许情深看向窗外,车子继续往前开着,司机透过内后视镜朝她看眼。“你是不是晕车?”

“有点。”

“我车上有话梅,要不要来一颗?”

“不用了,”许情深毫不犹豫拒绝,“我没事。”

司机闻言,继续朝前开着,“这是你女儿吧?”

许情深下意识搂紧怀里的孩子,没有答话,过了许久后,她看眼时间,这儿到双银国际也就十五分钟左右的车程,可如今看来是越来越偏了,许情深望出去,想要看眼路牌。

“别着急,前面就到了。”

许情深抱着霖霖后坐到中间,视线望出去,居然看到对方没有打表。

她心一下就慌了,但脸上还得装出镇定自若的样子,许情深从包里掏出手机,司机看了眼,忽然猛地一脚刹车踩下去。

坐进了出租车后车座的人很少会系安全带,许情深整个人向前扑去,手臂撞在了副驾驶座的座椅上,手机啪地掉出去,许情深也管不了这么多,她只管抱紧自己的女儿,好不容易坐稳后,许情深望向窗外,看到车子已经上了高速。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许小姐,警觉性不错。”

“你认识我?”

司机冷笑一声,提了速,许情深看眼怀里的女儿,还好,霖霖的胆子比较大,倒是不哭不闹。“你既然叫得出我一声许小姐,那肯定就是认识我了。”

“你既然自己不肯走,我就只能送你一程。”

许情深冷静下来,“是蒋东霆让你来的?”

对方听到这,不由多看了她一眼,“老爷讨厌你也是对的,你居然敢直呼其名?”

“想要把我赶出东城的,也就只有蒋东霆了。”

司机双手握紧方向盘,“许小姐,我劝你还是乖乖地坐着别动,老爷只想你离开,不要你的命。”

许情深坐在那,果然一动不动,她没想到她在酒店躲了那么几天都没用。

她心里不由滋生出几许不甘和压抑不住的恨来,蒋东霆步步紧逼,难道她能做的只有躲吗?

不,许情深轻摇下头。

她看向窗外,如果这一次她还能侥幸安然无恙的话,她不要再躲下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