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我跟你回家,我们的家/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飞驰向前,要说许情深的心里不慌,那也是不可能的。

“你要带我去哪?”

“许小姐放心,去你该去的地方。”

许情深的目光落向前面,她的手机掉在了副驾驶座的脚边,她也不可能拿回来,“你让蒋东霆放心,我自己会走。”

“这话,你还是去骗骗蒋先生吧。”

“我的东西还在酒店,你们总不能让我这样走吧?”

男人闻言,眼里的讽刺越来越深,许情深之前不认识他,但只要是蒋东霆身边的人,哪个不认为她许情深是贪慕虚荣的心机女?“许小姐放心,你要去的地方,什么都有,你只要去个人就行。”

“什么意思?”

“房子准备好了,还配了佣人,许小姐只要住进去即可。”

许情深闻言,下意识搂紧怀里的女儿,“想的真周到,还有佣人?不过恐怕是为了监视我的吧?”

男人专注地开车,没有回答许情深的话。

她紧张地不住看着窗外,这儿是高架,车门又被锁了,许情深心里再清楚不过,蒋东霆这是要软禁她,恐怕从此以后,她跟霖霖就别想再踏出蒋东霆为她们准备的笼子一步。

许情深之前被蒋远周关了几天,单单是那点日子,她就受不了了,失去自由之后,跟残废了又有什么两样?

“蒋东霆应该知道,当初小姨的死跟我无关。”

“许小姐,你说这话可就不对了,蒋小姐虽然不是你直接害死的,但也因你而死,况且你跟蒋先生身份不匹配,早点死了这条心吧。”

许情深知道说再多的都没用了,蒋东霆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只要蒋远周出现的地方,就不能有她许情深。

车子越开越快,前面高架下去,男人减了速,另一侧的桥下有车子过来,男人打过方向盘,却被另一辆车给逼停了。

许情深怔怔出神,直到听见驾驶座上的男人咒骂了声。

她抬起视线,居然看到老白站在窗外,他敲了敲车窗,许情深眼里一亮。

男人望向前方,打算冲过去,但车子都被拦着了。

他只好落下车窗,老白朝着里面看眼,“蒋太太,不告而别?这是去哪?”

许情深忙摇了摇头,“不是……”

老白拉了拉车门,“打开吧,难道还要等着我砸开吗?”

“这是老爷的意思,你最好别管。”

“我不管什么老爷太爷,我只听蒋先生的,你有本事就闯过去,没本事就放人下来。”

老白说着,弯下腰看向对方,“放不放?”

男人没法子,只得打开车门锁,老白一把拉开后车座的门,许情深抱着霖霖赶紧下车。

“蒋太太,上车。”

许情深转过身,却又立即说道,“我的手机。”

“你放心,我来解决。”

许情深先坐进了老白的车内,没过多久,老白也回到副驾驶座上,并将手机递给她。

“谢,谢谢。”

“开车。”

许情深眼见车子开了出去,“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要说凑巧,你肯定不信。”

“蒋远周让你来的?”

“蒋太太,你也看到了,你现在是一步都不能离开酒店。”

许情深无力地往后靠,“我过得都快分不清哪天是哪天了,孩子还受不了,我们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但这不是没办法吗?”

是啊,要有办法的话,还能这样吗?

许情深手掌落向腿上,“老白。”

“在。”

“蒋远周这几天在做什么?”

“蒋先生在家躲着,前几日的新闻闹那么大,他也觉得脸上无光,不想出门被人指指点点的。”

老白侧过身,看到霖霖正在玩自己的手指,“蒋太太,要不你先在酒店住一段时日,以后再说?”

“蒋东霆能放过我吗?”

老白不语。

许情深笑了笑,“我要跟蒋远周在一起了,如果还是不能足不出户怎么办?”

“你要回去了,星港医院的空位还给你留着,出门又有蒋先生的人护着,老爷能拿你怎么着?”

许情深没说话,车子缓缓往前开,回到酒店后,许情深抱着孩子上楼,老白替她打开房门,那扇门慢慢在许情深的眼跟前敞开。蒋远周给她安排的房间是最好的,阳光充足,开着窗,轻薄的窗帘一角飞扬起来。而旁边的玻璃窗外面,就是东城最好的景。

但是许情深却一步都不想踏进去,她觉得这儿就是牢笼,踏进去之后再也出不来了。

她喜欢站在外面,沐浴那些最自然的阳光,但是她不喜欢困在一个地方,享受着所谓的这些温暖。

老白见她杵着不动,“蒋太太?”

许情深收回视线,人都有一颗向往自由的心,再奢华顶尖的生活,恐怕都比不肆意奔跑。

她抱着霖霖往里走,老白看眼时间,“我让人给你安排晚餐吧。”

“好,谢谢。”

老白妥善地安排好了一切,然后准备回去,许情深轻唤声,“等等。”

“怎么了?蒋太太。”

“麻烦你件事,我出门的时候带的东西不多,这几天霖霖总是吵着闹着,明天能送些玩具来吗?”

“当然没问题。”

“好。”

老白走后,许情深在窗前坐了半晌,直到远处的钟声传到耳朵里,她这才收回神。

许情深掏出手机,蒋家的号码她早就删了,也记不住了。

但小楼那边的数字,她却一直记在脑子里。

许情深尝试着拨打过去,她知道楼里头肯定空了,一时片刻不会有人听到,她只能不停地打,不停地打。

蒋家。

蒋东霆得到了消息,也没多大的反应,知道蒋远周总是跟他对着干,这一次两次的,他也就麻木了。

管家匆忙进来,“老爷。”

“怎么了?”

“小楼那边的电话一直在响,都十几分钟了。”

蒋东霆脸色凝重,站了起来,“什么?”

“正好有佣人经过去打扫,都快被吓疯了。”

“走,去看看。”

蒋东霆来到小楼前的时候,电话还在响,管家令人开了门,那阵声响似乎更加明显了,蒋东霆朝管家示意下,管家快步上前,伸向话筒的手有些犹豫,但还是一下接通了,“喂。”

许情深听到声音,从沙发内站起身,直截了当说道,“我找蒋东霆。”

管家听到这语气,面色微变,口气也不善起来,“你是谁?”

“许情深。”

管家满脸的错愕,将话筒从耳边挪开,他压低声音冲蒋东霆道,“老爷,是许小姐。”

“许情深?”

“正是。”

蒋东霆冷笑下,快步上前接过话筒,“喂。”

“很失望吧,又一次无功而返。”

许情深的话里分明带着挑衅,蒋东霆看眼四周,“你还有这个胆子打到小楼来。”

“我为什么不敢?你想让我走,但你要知道,不肯放手的是你儿子。”

“我不管远周怎么样,许情深,蒋家不会接受你。”

“是吗?”

蒋东霆冷笑一声,笑她的不自量力。

“你想让我走,我走就是,但是你似乎总没让我看到你的诚意。”

“你想怎么样?”

“我只要自由,你给我五千万,我保证离开这儿,从此以后在蒋远周的视线里消失的干干净净。”

蒋东霆冷嗤,“你要钱?”

“当然,我不要房子不要东西,那些玩意带不走拿不走,你给了我五千万之后,我把我家人也接走,蒋远周遍寻不着,他迟早会放弃的。”

对于许情深提的这个要求,蒋东霆一点不觉得意外,“五千万,你是不是把自己想象的太值钱了一点?”

“五千万和蒋太太三个字,孰轻孰重,你给你时间掂量下。”

蒋东霆气得手掌都在颤抖,“好,就五千万,怎么给你?”

“明天见一面吧,地点你定,省得你又要以为我耍什么心机,但是最好离我的酒店不要太远,我还带着个孩子。”

蒋东霆答应下来,“好。”

许情深掐断通话,蒋东霆听着那头的嘟嘟声传来,他将话筒放了回去。

“老爷,怎么了?”

“这女人总算是耐不住了,开口要钱。”

管家站在旁边轻笑道,“要钱是好事啊,就怕她什么都不要,到头来还说就图蒋先生这个人。”

“是,她要钱,给她就是,蒋家多的是钱。”

翌日。

蒋东霆迫不及待要许情深走,地址和时间一早就发给许情深了。

老白过来的时候,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全是在商场刚买来的,“蒋太太,你看这些玩具,霖霖喜欢吗?”

许情深没有细看,坐在床边,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老白将玩具拿出来,霖霖自然是开心得很,可许情深却拿起了床头柜上的包。“老白,你帮我照看下霖霖,我出去趟。”

老白吃惊,“你去哪?”

“我,我有点事。”

老白站起身来,“有事你跟我说,我去办。”

“不,不行,这件事你办不了,”许情深面色不自然地朝霖霖看眼,她握紧掌心内的手机,“你帮我照顾好霖霖就行,我去去就回。”

“蒋太太……”老白见许情深来到门口,他追上前一步,“你就不怕再有昨天那样的事发生吗?”

许情深一把拉开门,脸上倒是轻松了不少,她安慰了老白两句,“不会的,昨天的事情不会再发生。”

“为什么?”

她眼神间有了闪躲,“我就是知道,放心吧。”

许情深走出去,将门带上,老白看了眼,心里一下提起来,赶紧给蒋远周打了电话。

许情深快步地走着,抬腿进入电梯,她现在还能去哪呢?什么地方都去不了,老白心思细腻,不会想不到这一层。

蒋东霆要约她见面的地方,距离酒店不远,走过去十几分钟就到了。

许情深跟着服务员来到包厢,屋内也没别人,就只有蒋东霆和管家。

见到她进来,蒋东霆眼皮子都没抬一下,许情深走近几步上前,看到桌上摆着张支票,没有丝毫的遮挡,就那么摊开了放着。

许情深拉开椅子坐到对面,“准备好了?”

“要不要看看金额?”

“你不至于不舍得这点小钱。”许情深轻捋下头发,目光直勾勾盯着对面的蒋东霆。“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自始至终就不肯接受我呢?况且我还给你们蒋家生了个孙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蒋东霆端起茶杯,轻轻呷一口,“妄想用孩子绑住男人的女人,我见多了,我不在乎你给远周生过几个孩子,没关系,蒋家养得起。但是孩子不能喊你一声妈妈,许情深,你跟别人不清不楚的,我蒋家从没有接纳过不清白的女人。你,更加不能破这个例。”

许情深放在膝盖上的手掌还是握了起来,尽管做好准备走进这个包厢,却并不代表她就能接受别人的轻贱。酒店。

门卡在老白手里,蒋远周站在门外按响门铃。

老白快步上前,将门打开,“蒋先生。”

“人呢?去哪了?”

“我让人跟着了,刚发来的消息,您看。”

蒋远周看眼老白递过来的手机,“她去那做什么?”

“跟着的人说,还看到了老爷的车。”

蒋远周眼色一凛,“他又要做什么?”

“八成是老爷坐不住了,私下约了蒋太太。”

“她傻吗?他约她,她就必须要见?”

“蒋先生,现在应该怎么办?”

“走。”

老白跟上前,回头见霖霖坐在那,“但是孩子……”

蒋远周头也没回,“你留在这,我去。”

包厢内燃着香,温暖如春,许情深坐在那一动不动,蒋东霆放下茶杯。“拿了支票,赶紧走吧。”

许情深没有伸手,看到实木的桌沿摆着一小盆绿萝,长势正好,蒋东霆手指压着那张支票,将支票推到许情深的手边,“你我心知肚明,你也别不好意思,这就当是你该得的,毕竟你还给蒋家生了个孩子。”

许情深伸出手,没有拿过那张支票,却是拿起了半指高的茶杯。她手指在杯沿敲打了几下。

蒋东霆端详着她的面色,许情深表情轻松,应该不像是要反悔的样子,她抬起视线,朝着四周扫了眼。屋内装修精致典雅,天花板上干干净净的,像这种地方,总有几个包厢是不会装设监控的。

因为……

总有这样一些有权有势的人,要借着这样的地方来解除掉一些麻烦。

她许情深呢,就是这样的麻烦。

“许小姐,要我安排人送你走吗?”

“要,”许情深说道,“不然的话单凭我自己,我翻不出蒋远周的手掌心。”

蒋东霆鼻子里冷哼出声,他一点都不怕许情深会不会出尔反尔,从她进来至今说过的话他就能听得出来,许情深对蒋远周也没多大的感情,他见她说起要离开,没有丝毫伤心的样子,也对,许情深跟着蒋远周,本身就是为钱。

从酒店过去,不过也就几分钟的车程,蒋远周却着急起来。

如果真是蒋东霆要见许情深,那是为了什么呢?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不会有好事。还有,许情深会把什么事都算在他头上,蒋东霆越是逼得急,许情深就越是会埋怨蒋远周。

说来说去,蒋远周才是最冤的。

许情深和蒋东霆在包厢内坐着,蒋东霆看眼时间,起身准备要走。

许情深抬起眼帘,“你心心念念想要蒋凌两家联姻,如今知道了小姨的死因,你不觉得内疚吗?”

蒋东霆坐回去,面色骤变,好似被人突然间戳中痛处,“你再说一遍?”

“难道不是吗?”

“老爷,别跟她一般见识,快走吧,万一蒋先生发现……”

蒋东霆闻言,刚要再度起身,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说话声,依稀能听出来是蒋远周的声音。

他神色微变,“你告诉远周了?”

许情深忙摆手,“没有,我怎么可能告诉他?”

门外有人拦着蒋远周,但毕竟也只能打不还手,包厢门被人推开的时候,蒋东霆余光里扫见许情深站了起来,等到他看过去时,居然见到许情深坐在了地上。

蒋远周将门完全推开,一眼看去,见许情深瘫坐在地上,看样子像是跪得久了,没力气再支撑下去。

许情深垂着脑袋,头发散落在颊侧,两个肩膀不住颤抖,蒋远周看在眼中,心跳骤然加速,他快步上前,到了蒋东霆跟前,几乎是气得话都说不出来。

蒋远周蹲下身来,嗓音有些发颤,“情深?”

他握住许情深的肩膀,将她拉近自己,蒋远周将她的头发拨开,看到许情深泪流满面。

蒋东霆喉咙口滚动几下,“许情深——”

许情深像是被下了魔咒似的,听到自己的名字后就跟发了疯似的,她用力将蒋远周推开,“都是你,都是你,我走还不行吗?你放我走吧,蒋远周,我求你了,你放我走吧,我要被逼死了。”

蒋远周听着她的一声声痛哭传到耳中,他知道,若非不是被逼到绝地,许情深不可能会这样。

男人太阳穴处的青筋绷紧了,伸手抱住她的肩膀将她拉起身,“走。”

许情深推开他,将桌上那张支票拿了过来,蒋东霆似乎找到了话说,“远周,你看,这个女人跟你在一起就是为了……”

许情深狠狠地将那张支票撕碎,然后丢到蒋远周的胸口。“蒋远周,你再清楚不过了,不是我不想走,是你不肯放我走,所以不用给我钱,五千万啊,原来我这么值钱?”

蒋东霆看着许情深的嘴巴一张一合,“信口雌黄!支票是她自己开口要的。”

“她要的?”蒋远周冷冷说道,“别说五千万,她想要什么我都能给她,她为什么不开口问我要?”

“远周!”

许情深站在那,梨花带泪,任凭谁看了都会心疼,更别说是蒋远周了。

管家见蒋东霆有口说不清,赶紧插嘴道,“蒋先生,您误会老爷了,支票确实是许小姐要的,说拿了钱就离开你。”

管家自然是帮着蒋东霆的,蒋远周拉过许情深的手,“不要再说这些话,这不是我的意思,还有……我是不会让你走的。”

“远周!”

“你们一个要逼着我走,一个又逼着不让我走,你们考虑过我吗?”

“许情深,”蒋东霆嘴里咬出了她的名字。“我千防万防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拙劣的一招。”

许情深嘴角轻勾,是啊,她这招是不高明,但只要有效就行了。蒋东霆从来不把她许情深看在眼里,他自诩高人一等,他只是来送钱让她滚蛋的,许情深对他构不成威胁,所以他不需要防范什么。

她不说话,擦干了眼泪,蒋东霆气得差点背过去。

蒋远周目光落到许情深的面上,“撕了就好,我们走。”

“走,去哪?”许情深问道,“还是那个冰冷的酒店吗?”

“只要不离开这,你想去哪就去哪。”

许情深唇瓣紧抿,视线对上蒋远周。“真的吗?”

“我不骗你。”大不了,就是再换个酒店,反正东城这么大,酒店那么多,蒋远周不怕折腾。

“我不要去九龙苍。”

蒋远周喉间苦涩地轻咽下,“好,不去九龙苍,我不逼你。”

“九龙苍里万毓宁住过,凌时吟住过,你不说你给我准备了一个新家吗?你说要带着睿睿,我们一家一起住。”

蒋远周有些难以置信,“你要跟我回家?”

“我知道我跟你回去,得不到别人的祝福,蒋远周,我不想再被人逼来逼去的了,你保护我,我要回星港,我要住新家,我还要带着霖霖,还有,我家里那边你也帮我照顾好……”

蒋东霆听着许情深说出一连串的话,而蒋远周呢,他居然都答应了。

“好,我全部都答应,家里有月嫂和保姆,霖霖过去可以和睿睿作伴,你不用天天待在家里,你可以去医院,你爸妈的药店我保证会让他们好好经营下去,还有我们的新家……”蒋远周神色激动起来,“你哪里不满意的话,可以亲自置换。”

“不用换,”许情深轻轻说道,“能有个安全可以让我倚靠、睡觉的地方就好。”

蒋东霆听到这,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他伸手指向许情深,“远周,你看不出来这个女人的心思吗?她这是逮住了机会要强留在你身边。”

蒋远周面上的喜色一点点收回去,他看向跟前的蒋东霆,伸手将他的手腕压了下去,“许情深是光明正大的蒋太太,她不需要跟我来这一套。”

“你被她骗了!”

蒋远周揽住许情深的肩膀,“走。”

管家还想说上几句话,蒋东霆却是伸手拦住了他,“算了,在这个女人面前,他向来是鬼迷心窍的,什么时候正常过?”

“老爷——”

蒋东霆坐了回去,目光落到地上,那张支票被撕了个粉碎。

许情深躲在蒋远周的怀里,她一步步往前走着,她现在一点都不怕得罪蒋东霆,也不怕她是不是能入得了他的眼。无所谓了,她不需要给蒋东霆什么好印象。

蒋东霆是有权有势,不假,但从此以后也都各凭本事吧,许情深知道一昧躲让没用,他们将她踩到泥沟里还不够,恨不得将她踩碎,让她就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两人走了出去,蒋远周替许情深打开车门,她弯腰坐了进去。

男人坐到她身旁,将她的掌心攥到手里。

“先回酒店吧,我的东西还都在那。”

“好。”

蒋远周眉间有了笑意,“新房子那边一直都会安排人过去打扫,所以今天就住过去也没问题,到时候你看看缺什么,我们再买。”

许情深神色恹恹,听到这话,勉强轻笑,“好。”

“怎么了?不高兴?”

“你怎么会找到这来的?”

“猜到的。”

许情深嘴角微抿,两人回了酒店,许情深的东西都在那,轻轻松松就被搬上了车。

车子一路朝着新房子而去,下车的时候,许情深抱着霖霖,老白跟司机将行李都拿了下来。

许情深抬头轻看眼,“蒋远周,这个地方你来住过吗?”

“没有,等你一起来。”

许情深也不知道她这样做对不对,但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谁又能给你其它的选择呢?

霖霖喜欢这里的景色,因为门口还有喷泉,许情深笑了笑,将孩子递向蒋远周,“你抱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