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你要跟我分床睡?/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远周自然地将孩子接在手里,霖霖倒也没有多排斥他,只是聚精会神地盯着他看,然后手掌不住在他肩膀拍着。

老白带着司机往前面走,许情深则跟在蒋远周的身边。

他垂下眼帘,见她眼睛有些肿,“我一会就让人把睿睿接来。”

许情深笑了笑,“好。”

蒋远周抱着霖霖走进新房的时候,许情深脚步停住了,视线胶着在男人宽阔的背上,他在玄关处换了拖鞋,却没等到许情深进来。

男人抱了霖霖出去一步,见到许情深转过了身,正在四下张望。

蒋远周上前几步,“喜欢这儿吗?”

许情深收回神,嘴角挂了淡淡的笑,她走到了蒋远周的身前,“这儿今晚就能入住吗?”

“嗯,我带你进去看看。”

门口有给许情深准备的拖鞋,她换好之后往里走,蒋远周单手抱着霖霖,另一手牵住许情深。他的大手温暖而有力,许情深看眼蒋远周的侧脸,她就没有这个臂力,现在霖霖大了,她抱着她的时候都是双手。

来到二楼,蒋远周带着许情深径自走向一间房,他将门打开。

许情深一眼看去,知道这里面是间儿童房,墙壁四周都是蓝色,墙上点缀着星星、轮船、汽车等所有男孩子都会喜欢的元素。

地上铺满了爬行垫,墙角的地方有几个颜色鲜艳的柜子,每一排都塞满了限量版的飞机、汽车等模型。

看得出来,蒋远周在布置这个房间的时候,相当用心。

霖霖好奇地盯着,但没有扑过去一定要玩,她现在对色彩也是相当敏感了,女孩子都喜欢粉粉的东西,她一手勾着蒋远周的脖子,收回的视线也落到他脸上。

许情深嘴角轻挽,但眼里总是藏不住几分失落,她又觉得对不起女儿,好像是她硬生生剥夺了霖霖被蒋远周宠爱的机会。

蒋远周看向她,怕她心里会胡思乱想,他赶紧拉住她的手带她出去。

推开了旁边那间房的房门,许情深似乎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霖霖赶紧要下来,蒋远周将她放到地上,她快步走向了玩具区。

那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娃娃,粉红色的壁纸将这个空间布置成了一个公主房,蒋远周没有解释他为什么会刻意弄出来这样一个房间,许情深看着霖霖坐到地上,孩子在酒店的房间内被关了几天,这会看见了玩具之后,哪里还肯撒手。

蒋远周走到墙边,将两扇玻璃门推开。

许情深的视线看去,见到两间儿童房被打通了,这样的话两个孩子就能玩到一起去了。

“我带你去看看卧室。”

“不用了。”许情深在这住过,“我知道卧室在哪。”

新房内除了老白,就连司机都没进来过,许情深回来后,这儿可就热闹了,九龙苍内还有些东西要搬过来,就连佣人和月嫂都得一起过来。

许情深听着楼下传来的动静,她看向霖霖起身后走来走去的样子,“蒋远周,你睡主卧还是客卧?”

“什么意思?”

“你睡主卧吧,我睡客卧。”

蒋远周的眉头一下皱起来了,“你要跟我分房睡?”

“我是说我住进来,但难不成……我们今晚还要睡在一起?”

“那难不成,还不睡?”

许情深摇头。

蒋远周上前步,许情深一脸的坚定,还是摇了摇头。“一步步来,行吗?蒋远周,我并不认为我们已经回到那一步了。”

蒋远周心里的雀跃被打碎大半,但还好,好歹许情深已经回来了。

睿睿很快也被接了过来,两个孩子有了个伴,许情深都不需要看着他们,她先回房去收拾下行李。

蒋远周将主卧空出来给许情深,她站在衣帽间内,整理着衣物。

男人来到门口,看着许情深将衣服一件件挂起来,“这些事,让佣人做吧。”

许情深背对着他,“不用。”

蒋远周上前几步,双手抱住许情深的腰身,她被他抱得不能动弹。

男人的下巴抵在她颈间,然后在她脸侧摩挲,许情深还是很不习惯这样的亲昵,“你先松开,我还要忙。”

“忙什么,以后天天都有时间。”

蒋远周亲吻着她的脸颊,许情深脸上透出酡红,老白闯进来的时候看到蒋远周在动手动脚,他想要当做什么都没看见,转身欲要离开时却踢到了许情深放在旁边的皮箱。

巨大的声响传到两人耳中,许情深赶紧将蒋远周的手拉开,男人回头看眼,“老白,你有什么重要的事?”

蒋远周话语里的含义似乎很明白,老白要说不出个十万火急来,要他好受的。

老白在门口杵着,“人都过来了,还做好了点心,蒋先生蒋太太要不要下去尝尝?”

这个答案,蒋远周自然是不满意的,但是老白连着说出口的蒋先生蒋太太却让蒋远周心里舒坦极了。

许情深也不想这样尴尬,她放掉手里的东西后朝外面走去,“那就去吃点吧,正好,我也饿了。”

经过儿童房,许情深看到月嫂在爬行垫上坐着,两个孩子到了一间屋内,因为各自都有玩具,所以也没吵闹。

来到楼下,餐桌上摆满了吃的东西,她刚进来的时候还是冷冷清清,餐桌上除了一些摆设品再无其它,许情深走到桌前,房子果然是要有人气。只不过这么一会会功夫,热气腾腾的糕点摆盘端出来,就像个家了。

“蒋太太。”

几个佣人站在了一起,“欢迎您回家。”

许情深赶忙摆手。“别……”

“别什么?”蒋远周轻笑,“就是欢迎你回家。”

月嫂带着睿睿和霖霖也下来了,几人坐定,许情深吃了点东西,这一切还是像做梦似的,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训练场。

付流音是扳着手指头一天天过来的,她和穆劲琛虽然之前有过关系,但穆劲琛除了不让她离开之外,对她似乎没有特别的意思。

她的一日三餐有人负责,就连穿的戴的都不用操心,除了那扇大门之外,付流音可以在任意一个地方随意走动。

训练场内的考核很严格,每一批都会被刷下去大半,付流音坐在台阶上,看着几个漂亮的女孩子收拾好东西,眼圈通红地准备离开。

教官站在外面,等着她们,其中一个纤瘦的女孩不甘心地哭道,“明天就是最后一关了,我今天只是疏忽了,再给我次机会吧好不好?”

“永远不要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

女孩擦着眼泪,眼圈通红,“我喜欢这个职业,我保证,我……”

“行了,没工夫听你在这扯淡,赶紧走。”

“让我参加明天最后的考核好吗?”

付流音双手托腮,安静地盯着那个女孩,她看得出来她是真不甘心,前面的考核都过了,最苦最难的时候是咬牙硬挺过去的,差就差在这么一步。

教官倚着栏杆,朝付流音看眼,视线随后落到那个女孩身上。“你自己去求穆帅试试。”

“他会答应吗?”

“那就要看你怎么求了。”教官说完,嘴角勾起的笑满含深意。

女孩心领神会,“好,我去。”

付流音听到这,赶紧站了起来,她看到女孩快步下楼,然后朝着另一栋楼而去。

“她……她去求穆帅,穆帅能答应她吗?”

“这就要等她出来之后,才能知道结果了。”

付流音在楼上站着,看到女孩很快来到穆劲琛的房间跟前,门口守着的人居然没拦着她,付流音眼见那人进了屋。

门被关上了,然后就是漫长地等待。

她心里有些说不出的紧张,许久后,门被打开了,女孩扶着墙壁走了出来,付流音身侧的教官吹了声响亮的口哨。付流音一挑眉,“这是成功了?”

“不知道,也有赔了夫人又折兵的。”

“你们穆帅,居然是这样的人?”付流音话语里带着嘲讽,怪不得在SJ院的那次,她能成功。

教官冲着她竖起一根手指,然后摆动几下,“这话千万别传到他耳朵里去。”

付流音转身就要走,那名教官跟上前两步。“去哪?”

“你不是说我能不能参加训练,全要看穆帅的心情吗?”

“你也要去?”

“不试试怎么能知道呢?”

那教官一声轻笑,“那你至少也要给他些喘息的时间吧?”

付流音大步下了楼,似乎压根没将他的话听进去。她很快来到穆劲琛的房间门前,“我要见穆帅。”

“现在?”

“是。”付流音说完,抬手去敲门。

一串脚步声传来,穆劲琛伸手将门打开,见到是她,男人转身进了屋,付流音赶紧跟进去,并将门关上。

“找我什么事?”

“我……”

“你要参加训练?”

“是。”付流音朝着那张床上看去,似乎看不出来哪里不对劲,穆劲琛转身,一下攫住她的视线。“你看什么?”

“没什么。”

穆劲琛不着痕迹勾勒下嘴角,他上前一步,付流音见到他步步紧逼,不由往后退去,她很快退到了墙边,穆劲琛居高临下盯着她看,“你想让我答应你,知道要付出些什么吗?”

付流音轻咽下口水,“我上来的时候看到有人从房间出来,穆帅,你别开玩笑……”

一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吧?

“你知道她付出了什么?”

付流音又不傻,“那你呢,你答应了吗?”

“没有,她出去后还是一样要走。”

付流音目光对上他,“你这是欺诈。”

穆劲琛听着,不由失笑,欺诈?他还是第一次听见别人用这两个字来形容他。“怎么个欺诈法?”

“她既然是有所求进来,你得到了你想要的,怎么能出尔反尔?”

穆劲琛抬起手臂压到墙壁上,“所以,她进来的时候你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你想学她是吗?她要成了,你觉得你也有机会。”

“你连试都不让我试,怎么知道我不行?”

“你的体能我经历过,我怎么不知道?”

付流音靠在那一动不动,穆劲琛说这话的时候,身子微微往前倾,两人的脸几乎就要贴到一起。

她侧过小脸,男人伸出手指将她的下巴勾了回去,“这样吧,明天还有最后一关,你跟着她们,如果你不被刷下来,我同意让你参加训练,跟着下一批从第一环节开始。”

“好。”

“不要答应的这么爽快,多少人披荆斩棘过来,都折在了最后一关上。上一批一个都没通过,可想而知它的残酷性。”

“没关系。”付流音扬起了嗓音说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就算被刷下来也没事,我也没多大的损失。”

穆劲琛的手指在她细腻的下巴处轻抚。他身子往前压,结实的胸膛狠狠压住了付流音,她视线垂下去,小脸绯红,胸前的丰满被挤压变形,“你起开。”

“你是不会有多大的损失,这样吧,你要是明天能通过,我就答应你的事。你要是通不过……我也能答应你。”

付流音吃不准穆劲琛这话什么意思,“真的?”

“通不过的话,用你自己来换。”

付流音没说话,穆劲琛的食指在她下巴处一下下勾着,“你要是同意,我这就给你安排。”

女人推开他的手,“好。”

她出去的时候,穆劲琛倒是没拦阻她,走到外面后下了楼,方才那名教官抬起腕表看眼时间,“没得逞吧?”

“他答应了。”

教官露出一脸的惊愕,“不是吧?就这么一会时间?”

“你是不是想歪了?”

“那你说说,我怎么个想歪法。”

付流音朝着对方瞪了眼,“穆帅让我跟着明天的人一起过最后一关。”

“你?”

教官闻言,脸色却忽然严肃下来,他伸手指着付流音,“你别开玩笑。”

“真的。”

“你没有好的功夫,也没有受过系统的训练,怎么去过最后一关?”

付流音不知道这些所谓的关卡到底是什么,“既来之则安之。”

“要签生死状的。”

她眼里微微露出吃惊,“生死状?”

“明天,我们所有的教官都要出动,后头的林子内还埋伏着机关,只有顺利走得出去的人才算合格。然而每次都有大半的人被抬着出来,轻则受伤,重则断骨瘫痪,你真的要试?”

付流音听着就觉得心惊胆战,她不知道教官说的是真的,还是在吓唬她,“没关系,实在不行我也不强求,放弃就好。”

随后,付流音果然被安排进了宿舍内。

今天没有训练,要让她们维持住最好的体能。

屋内也就只有两个女人,付流音走过去,那两人朝她看了眼,神色有些不善。“你不是穆帅的人吗?还要参加考核做什么?”

“我不是他的人。”付流音走到一张床前坐定,“我和他没关系。”

“你功夫怎么样?”

付流音有些心虚,“没有你们好。”

“明天还有团队作战,你别拖我们后腿!”

“放心吧,我不会的。”

皇鼎龙庭。

吃过点心,许情深走向客厅,这栋别墅的开间比九龙苍还要大,她坐在舒适的沙发内,将电视打开。

蒋远周本想按住她的手,“看什么?闹心。”

“怎么了?”

蒋远周还惦记着他形象被破坏的事,老白在旁边忍着笑道,“蒋先生,我倒是联系过电视台那边的人,但对方的意思是新闻出都出来了,如果再去解释一遍您当初没做这个动作,那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什么动作?”许情深一张认真脸问道。

她当时真没仔细看关于蒋远周的那部分描述,事后更是电视都未打开过。老白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蒋远周坐在沙发内有些不自在,电视机打开了。幸亏画面里头的人并不是蒋远周。

许情深视线轻抬,却看到了付京笙。

也是,付京笙认罪之后,整个东城应该都要炸了。

公安部还专门制作了一期纪录片,许情深双手轻握,画面中是付京笙认罪的样子,几个影响最大的案子他也全部交代了。

许情深拿起遥控器调台,然而连续几个台转过去,都是这样的报道。

蒋远周将她手里的遥控器接过去,“没什么好看的。”

蒋随云的案子也被拿出来单独说了,公安部原本想过是否要用别的案例,但询问过蒋远周后,蒋远周同意了。虽然心里的伤疤会被一次次揭开,但东城还有不少人认为蒋随云是被许情深误诊致死的。

当年,这句话是由蒋远周说出来的,现在,他要亲自将这话收回去。

霖霖和睿睿也走过来了,两人玩得很好,霖霖快步走到电视机前,忽然扑到了屏幕上,“爸爸,爸爸——”

许情深心里被狠狠扎了下,面色也变了,蒋远周视线落到她的侧脸上。许情深喉间有些艰难地开口道,“霖霖,快过来。”

霖霖小手在电视屏幕上不住摸啊摸,黑亮的眸子里映出了付京笙的那张脸,她凑过去后大声道,“爸爸!”

许情深赶忙起身,走过去将霖霖一把抱起,她坐回沙发内,然后抱紧了霖霖。

“爸爸——”

许情深用手捂住霖霖的眼睛,孩子看不到了电视,忽然哇地哭了。

蒋远周见状,调了少儿台,许情深松开手掌,霖霖抬眼看去,眼睛里头还是泪水汪汪的,许情深满眼的不舍,她将霖霖放到地上,“去跟睿睿玩吧。”霖霖扭头对她看眼,薄薄的嘴唇颤抖着,似乎还很不解,爸爸为什么忽然不见了。

许情深勉强勾起嘴角的笑,睿睿在边上拉过霖霖的手臂,孩子倒也没再哭闹,两人又玩到一起去了。

“蒋远周,现在还能见得到付京笙吗?”

“怎么,你想见?”

许情深目光落向霖霖,“是,见一面吧。”

“可以。”

许情深对上蒋远周的视线,她住进了皇鼎龙庭,她知道,霖霖的身世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许情深想要告诉蒋远周,但今天不是时候,她伸手忽然握住蒋远周的手腕。

“明天,让你爸过来吃顿饭。”

“为什么?”蒋远周不解问道。

“不为什么,庆贺我们搬新家了。”

蒋远周看着许情深的手,他不由回握住她的手背,手指在上面摩挲了几下,“搬新家也是我们的事,他的人时时刻刻盯着,他也会知道。”

“有些事总要说说清楚,他不祝福是他的事,但我不想他再把主意打到我和霖霖身上。”

蒋远周朝她凑近了些,“放心,以后我保护你。”

“我知道。”

“你如果真要让他来,可以,我听你的。”

“好。”许情深微笑说道,“那就明天晚上吧,多准备几个菜,一家人聚聚。”

晚上。

客卧已经收拾出来,蒋远周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出神。他来到儿童房内,睿睿和霖霖还在玩,许情深在旁边催促着,“我们要睡觉觉了,明天早上再起来玩,好不好?”

霖霖就跟完全没听进去似的,她在垫子上快速地爬着,到了睿睿身旁,伸手要去拿他的车子。

睿睿玩的正在兴头上,车子冷不丁就被霖霖拿去了,他看了看,蒋远周以为两人要闹起来,没想到霖霖又把车塞回了睿睿手里。

许情深走到霖霖旁边,“不早了……”

蒋远周坐在垫子上,睿睿很安静,拿回了玩具之后一声不吭地玩着,但蒋远周看着儿子这样,难免心疼,“今晚,你带着睿睿睡吧。”

许情深的视线看向他,“好。”

男人倒是有些吃惊,听到这,他一把抱过睿睿,“我们不玩了,跟妈妈睡觉去好吗?”

主卧内,大床旁边放了一张小床,原本是要给霖霖睡得,两个孩子洗完了澡,许情深让他们都睡到大床上。

孩子们白天玩累了,这会在被窝内舒舒服服的,几乎是一下就睡着了。

许情深洗完澡出来,头发也吹干了。她轻轻打个哈欠,“你也去睡吧。”

蒋远周坐在床沿,“你一个人能照顾得来吗?”

“可以。”

许情深将他拽起身,“去睡觉。”

蒋远周自然是不情愿的,许情深在他后背推着,然后一直将他推出房间。

男人转过身,正好看到许情深要关门。“你自己带两个孩子恐怕不行,你不至于还要锁门吧?”

“我可以的,放心。”许情深说完,将门咔嚓一声关上,蒋远周清清楚楚听到了门反锁起来的声响。

她这是在防他?

人都住进了他的屋子内,她还能防得住吗?

许情深转身回到床前,蒋远周在外头站了会,也先回了客卧。

准备睡觉的时候,许情深想想不妥,又开门出去了趟,她蹑手蹑脚在儿童房内进进出出了两次,她重新关上门,将睿睿喝过的空奶粉盒都叠了起来,就靠着门板放。

这些奶粉盒据说还是睿睿的玩具,不肯让人丢掉,许情深将几个带铃铛的玩具放在上面。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她这才去睡觉。

蒋远周洗过澡出来,下了趟楼,问佣人拿了主卧的备用钥匙。

他一步步往楼上走,这个时候许情深肯定睡了,蒋远周来到卧室跟前,开门的时候特别小心,没有弄出一丁点的动静。他转动下门板,然后轻轻往前推。

卧室内漆黑一片,看来真睡了。

哐当——

忽然一阵声响传到蒋远周的耳中,还伴着清脆的铃铛声,他将门彻底推开,里面的许情深被惊醒了,只是一下又没反应过来,迷迷糊糊的,“谁啊?”

蒋远周顾不得那么多,抬起修长的腿大步往里走,一脚正好踩在铃铛上。

接二连三的声响让许情深彻底醒了,蒋远周摸黑到了床前,许情深抬起手臂刚要开灯,就感觉到被子被人掀开了。

很快,她整个人被一股力道朝着里侧推去。

蒋远周霸道地上了床,手臂朝着她肩膀跟前压去,许情深扑通栽进大床内,男人一个翻身又把她给压住了。

羊都入狼穴了,怎么还能防得住这头色狼呢?

许情深踢了两下腿,“你起来。”

蒋远周整个怀抱内都是这具软软香香的身子,他将被子扯到身上,将两人紧紧缠在了里头。

“有些事是我们说好的……”

“谁跟你说好了?”蒋远周大口喘着粗气,“那是你说的,我没答应过。”

“难道你就一点不想我?”男人说着,手掌朝许情深最敏感的地方摸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