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爱你,要你(精)/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乱动!”

许情深话里终究是想凸显出几许威胁的味道,但这话就连蒋远周的耳朵内都没钻进去,话语声只是在他耳畔轻擦几下,然后就消失了。

蒋远周的手掌落到许情深胸前,他两手握住那个水滴的造型,用力撕扯下,屋内没开灯,那些莹白的春光他是看不见的。

然而有些画面全靠想象就足够了,蒋远周撤回了吻,俊脸随后埋在许情深胸前。

灼热滚烫的呼吸喷灼在她的胸前,许情深双手推抵在他的胸前,“不要,家里还有这么多人。”

“楼下灯光都没有,看来都睡了。”蒋远周说话声有些模糊,轻轻一口咬下去,许情深忙用两手捧住男人的脸,“不要这样……”

“你这是在拒绝我?”蒋远周抬头,额头同她相抵,“今天的酒宴上那么多人,你可是亲口承认过的,说你是蒋太太。试问哪有夫妻不同欢的道理?”

“蒋远周,你真是越来越扯了,同欢这词是你造出来的吧?”

蒋远周凑到许情深耳侧用力闻了下,“真香,真想一口吃掉。”

许情深有些心慌起来,她赶紧别开脸,“孩子们都还在房间,说不定还没睡,你这样不好……”

“怎么不好?”

“快回屋吧。”许情深说完,想要将自己的旗袍拽回去。

蒋远周见状,忙按住她的手,“我还没看够。”

她赤着脚站在他跟前,旗袍的裙摆被撩至了腰际,一双纤细的美腿展露无余,许情深赶忙说道,“我要回房间。”

“我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

“如果孩子们在主卧,那我忍,我回客卧就是。但如果他们没在房间内,你今晚跟我睡。”

许情深想从他跟前走过去,“瞎闹什么。”

蒋远周伸出手臂撑在她身侧,将她的去路完全给堵死了。“你要么选择在这被我吃了,要么选择跟我赌。”

“蒋远周,你喝多了!”

“我没喝酒。”蒋远周说着,头一低狠狠吻住她的唇瓣,许情深嘤咛两声,所有的话语都被堵得死死的,半晌后,男人才松开她,另一手勾起她的下巴。“尝到了吗?我喝没喝酒?”

“没喝,没喝!”许情深恨恨擦了下嘴。

“那好,继续选,在这被我吃了,和赌一把,你选哪个?”

许情深有些冷,瑟缩下双肩,“行,回房间。”

“好,我们都要愿赌服输。”

许情深不信霖霖没在自己的房间,她向来都是跟她睡得,没有她说话,月嫂不可能会将她带去儿童房。

蒋远周手指在嘴角处轻按下,今晚不管许情深怎么选,她都得被他吃了。

她要上楼,但楼上还有月嫂,许情深总不能这样上去,她想将裙摆往下扯,蒋远周见状,一个弯腰居然将她扛在了肩上。

许情深啊了一声,没敢继续喊,生怕把人都招来了。

男人快步上楼,许情深觉得都快尴尬死了,她双手也不知道应该护在哪,蒋远周上了二楼,脚步沉稳地往前迈动。到了主卧跟前,他推开门进去,然后将许情深放到地上。

她赶紧将旗袍拉下去,许情深回头一看,屋内没人,床上也没个人影。

蒋远周砰地将门关上,许情深刚要扭头,身子再度被腾空抱起,她挣扎都来不及,就被蒋远周抛进了大床内。

要护住的地方太多,顾得了下面顾不了上面,蒋远周两手撑在她身侧,“看见了吗?睿睿和霖霖早就睡了,你输了。”

许情深坐起身,男人嘴角噙笑,落向她胸前的目光肆无忌惮起来。蒋远周一侧嘴角上扬,“今天穿这件旗袍,被勒得很辛苦吧?我来帮你解脱。”

“不辛苦。”许情深按着膝盖处,“我觉得很舒服。”

“待会,我会让你更舒服。”

许情深被她推回了大床内,“不要……”

“情深,刚才凌时吟出了那样的糗,你心里有什么想法?”

许情深心想着男人难道是火眼金睛不成?这都能看得出来,但这毕竟不是多光彩的事,许情深抬起手指,在男人高挺的鼻梁上轻轻刮了下,“穆少奶奶当众脱衣,而且胸前有料,蒋先生把持不住了?”

“胡说什么你?”蒋远周握住她的手腕,照着她食指轻咬了口,“再有料,也比不过你。”

蒋远周说着,眸色再度发暗,“除了你许情深,别人在我眼里都算不得什么。”  许情深失笑,但蒋远周笑不出来,他浑身绷得难受,都快炸开了,那一天老白下料之后的猛烈场景令他怀念无比。今晚,他是怎么都不肯再忍了。

他拉过许情深,女人用手捂住他的嘴。“你才认回霖霖,你应该多陪陪她。”

“明天,明天我可以腾出一天的时间。”

“她现在可能还没睡,”许情深躺在大床上,盘起的发有些凌乱了,精致的妆容点缀在脸上,许情深拇指摩挲着蒋远周的唇瓣,“你去陪陪霖霖,她喜欢听你讲故事。”

蒋远周张嘴想要咬,许情深忙缩回了自己的手,“你只有多陪她,她才能……”

“不,”蒋远周口气坚定道,“我现在就要我身下这个女人!”

他动作粗鲁地去解她的盘扣,许情深看了眼。“轻点,弄坏了。”

紧接着,耳朵里传来撕裂声,许情深怔住了,垂首一看,男人顺着那个水滴形居然将她的旗袍扯碎了。许情深赶忙坐起身,“你——”

“看,多好看。”

许情深秀眉微蹙,“这件旗袍我还很喜欢的。”

“放心,下次去重要场合也不会再穿这件。”

“那也不能撕啊。”

“我找到了一个更好的用途,比它摆在衣柜里要有价值的多。”

许情深伸手护住胸前,将信将疑。“什么用途?”

蒋远周将她的手拉开,“以后我们上床,你就穿这件,里头什么都不用再穿,我待会把裙摆再撕短一些……”

“你——”

许情深将他推开,蒋远周自认为说的是实话,“这衣服,可以做情趣内衣用。”

“你还有这嗜好?”

“在你身上才有……”

蒋远周开始脱衣,许情深怔怔看了眼,忽然下了床想走,蒋远周将她拽回来,许情深双手拦在胸前,男人使劲握住她的手腕,“想去哪?”

“别……”虽然住了进来,可这样亲昵地举动许情深心里想来还是有些疙瘩。

“情深,既然你回来了,这样的事你是避免不了的,这第一步总归要踏出去。”

“等等……再等等吧……”

“等什么?”蒋远周将她的裙摆往上推,“难道你住进这儿,就没想过跟我在一起?还是只是想着有个落脚的地方而已?”

许情深有些怔忡,真是这样吗?

她扪心自问,心里的答案却是矛盾的,但许情深没有时间再去想,因为蒋远周……

许情深倒吸口冷气,刚要出声,蒋远周的一手穿过她的发丝将她的脑袋固定在枕头上,他在她唇瓣辗转激烈地亲吻着,“你犹豫没关系,我帮你过这一关。”

“蒋——”

“蒋太太,让我们来一场身心愉悦的性吧。”

许情深真是怕蒋远周完全放开的样子,可是只要在她的床上,这个男人哪次没有放开过?

回穆家的必经之路,一辆车子快速向前行驶,凌时吟缩在后车座内,双手抱紧胸前,肩上的西装外套松松垮垮地搭着。

她眼圈通红,泪水挂在眼角处,穆成钧搭起长腿,面色阴鸷地望向前方。

凌时吟从小到大就没吃过这样的亏,不出今晚这件事就会传出去,她方才不止狠狠摔了跤,最要命的是礼服都掉了。

她轻吸下鼻子,委屈的不行,穆成钧坐在边上一语不吭。

凌时吟轻抬下眼帘,“老公……”

男人闭上眼,似乎不想同她多说什么,凌时吟心有愤恨,“是许情深,一定是许情深。”

穆成钧抬起手掌,手指在前额轻按两下,“你怎么就能确定是她?”

“我当时看见她从我身后走过了,我的裙子卡得那么紧,肯定不是意外……”

“你是说,她是故意的?”

“是!”凌时吟握紧手掌,眼睛有些红肿,“没人能坏的过许情深!”

“就算真是这样,别人也会说这只是你的猜测。”

凌时吟靠向身侧的男人,伸手抱紧他的臂膀,“老公,我这样子怎么办,怎么回去?”

“待会你在车上整理好了再下去,被家里的人看见成何体统?”

她也委屈,委屈到说不出来,穆成钧面色阴暗,车子回了穆家,穆成钧让司机先下去,凌时吟在车上整理着,半晌后,这才推开车门下去。

回到房间,浴室内传来了水声,凌时吟站到梳妆镜跟前,她的妆都哭花了,可想而知方才离开的时候有多么狼狈,而她的这些狼狈,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穆成钧一把拉开浴室门后走出来,身上披着浴袍,带子都没系,完完全全敞开着。

他快步走到凌时吟跟前,将她身上的黑色外套扯掉。

穆成钧冷笑下,视线盯向她胸口,“被人看光的滋味,怎么样?”

凌时吟听着这话,委屈感更加强烈,“成钧,我也是受害者啊。”

“受害者?那为什么全场只有你出了这样的事?”

“我……”

穆成钧伸手将她的衣物撕扯掉,凌时吟不敢动,男人将她推倒在床上,凌时吟不由哆嗦起来,“成钧,让我……让我准备下。”

“不需要。”

穆成钧起身拉开床头柜,挑了一样东西出来。

凌时吟捂着嘴,目露惊恐,“不要。”

男人按住她,眼里有笑意,只是眼角挑着几许阴狠。“不要什么?你舍得给别人看,我是你老公,难道我看不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成钧。”

“凌时吟,有些事做的别太明显,今天你看蒋远周的眼神……那是什么?恨不得扑上去了是不是?”

凌时吟摇着头,“我没有。”

她确实没有,可在穆成钧看来,凌时吟就是存了那样的心思,他没有手下留情,凌时吟毫无准备,她一口呼吸卡在了喉咙间,“不要,成钧,饶了我,饶了我吧……”

穆成钧完全没有听进去,凌时吟面色痛苦地狰狞起来,许久后,穆成钧自己……

他扯着她的头发,凌时吟痛得身体蜷缩起来。

穆成钧这样生气,凌时吟知道情有可原,而她今晚受的折磨,都是拜许情深所赐。同一片月光下,东城的另一处。

付流音尽管拿到了布置图,可他们还要躲避那些教官,好不容易快要走出林子的时候,付流音都快记不清楚她被困在里面多久了。

几人蹲在灌木前,付流音指着不远处道,“看到了吗?打开那扇门出去,我们就赢了。”

“真好,幸亏你拿来了东西。”

付流音身体有些虚,“也幸亏你们分了些食物给我。”

“那我们快出去吧。”

“等等。”付流音拉过同伴的手,“万一那些教官过来守株待兔怎么办?”

“就这几十米的距离了,总归是要冲一下的。”

“就是因为只有这几十米的距离了,我们才要更加谨慎,如果这最后一步走错了,多冤。”

同伴闻言,蹲下身来,“那怎么办?”

“所有的教官不可能都守在这的,他们肯定还在林子里面找我们,就算这儿真有人,也不过一两个,我们这儿谁的功夫最好?”

她身侧的同伴将视线落向另外两个男人,“肯定是他们。”

“这样吧,我们女的先出去,先去打开门,如果有教官过来,你们再上前,偷袭他们也成,行不行?”

“我们是男的,我们先去。”

付流音当时并没想这么多,“如果你们出去,目标太大,女的就不一样了,教官也会放松警惕。”

“这……”

“放心吧,如果真遇上了教官,我们就互相帮忙,谁都不能先出门,好不好?”

时间在一分分过去,两个男人对望眼,然后点了头。

付流音让同伴将背囊放下,“听我的口令,一、二、三,跑——”

两人很快蹿了出去,几乎是使尽全力往前奔跑,刚要到门口的时候,付流音看到一名教官提着刀子从不远处走来。

“怎么,这么些人进去,就剩下你们两个女人?”

“这还是幸运的,”付流音朝着那扇门板退去,“我们的同伴都在路上被淘汰了,教官,我们就剩下这最后一关了,让我们出去吧。”

“笑话,你以为这些关卡是这么好过的?”

付流音视线穿过教官,看到先前那两名男人正放轻了脚步上前,她目光随后盯向教官手里的刀,“我们只是两个女孩子而已,不用对我们动刀子吧?再说我也不会多大的功夫,你万一把我扎死了怎么办?”

“放心,你跟穆帅有特殊关系,我不扎你。”

“既然你知道我和穆帅的关系,你放我走呗。”

“严肃点!”

付流音双手高高举起,两名男子来到教官身后,一人上前用手臂勒住他的脖子,另一人动作精准地卸下了教官手里的刀。

付流音转身来到门口,跟着同伴将门吃力地打开,她回头冲着那两人道,“快!”

两个男人将教官按倒在地,其中一人取过刀子,作势用刀身抹过了教官的脖子,“教官,对不起了,你已经‘死’了。”

“兔崽子!”那名教官狠狠骂了句。

付流音看向远处,林子里头静悄悄的,她不由放松下来,只要迈过身后的那扇门,他们就赢了。

两名男子到了跟前,付流音冲同伴道,“我们走。”

她刚要抬腿,却感觉到肚子上传来一阵剧痛,付流音整个人往后倒退了好几步,然后重重摔倒在地。

她身后的女伴也被踢倒了,而那两个男人当着她们的面打了起来。

付流音挣扎着想要起身,无奈那一脚太重,她冷汗冒了出来,脸色在顷刻间苍白如纸。

一名男子小胜,快速走出了门,另一个人也出去了。

靠近门口的女人见状,好不容易爬起身后,朝付流音看眼,她什么都没说,一瘸一拐出去了。

这里头伤得最重的,要属付流音,她挣扎着起身,弯腰站了许久,这才步履蹒跚地往外面走去。

付流音一脚跨过大门,眼前陡然一亮,越野车的大灯打过来,而且直勾勾对着她。

她觉得耀眼极了,伸手挡住自己的脸。

穆劲琛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我看你也就这么点本事,拿了布置图却还是最后一个走出来的。”

付流音抬头看去,看到男人站在车前,身后一排站着十余名教官,就连身高都差不多,他们双腿岔开,两手背在身后,看上去气势十足。

穆劲琛踩着军靴上前两步,军绿色的大衣披在肩头,他手掌摸向脑后,付流音仔细一看,男人头上绑着绷带,然而这样突兀的白色却丝毫没有拉低属于穆劲琛的威严和颜值。

付流音有些心虚地压下脑袋,穆劲琛朝她伸出手。“东西呢?”

“什么东西?”

“你从我这拿走了什么,你不知道?”

付流音听明白了,从那张布置图交到了穆劲琛手里。男人从她跟前走过,视线盯着方才出来的几人,他很快回到付流音跟前。“知道刚才别人为什么要打你吗?”

付流音咬紧唇瓣不语。

“第一个走出来的会优先签订最好的合同,你都打开门了,当时为什么不马上出来?”

付流音垂下眼帘,也还是不说话。

穆劲琛冷笑下,“也对,就算你第一个出来都没用,因为你的成绩根本不算数。”

付流音听到这,面带吃惊地对上男人的视线。“为什么?”

“你是投降过的,投降了就是‘死’,懂不懂?”

“兵不厌诈,就算我说投降,投降也分真投降和假投降。”

穆劲琛居高临下盯着她,“在我这儿的规矩,只要绑上了白布条,就是认输,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我不服!”

“不服你就憋着。”

“我只是假装投降而已,穆帅,我一路上遇见了教官,遇见了您,你们难道都没想过我是假意投降?”付流音扬高了下巴。“就算以后上了工作岗位,我们也应该要具备会分辨的能力。如果我们的雇主遇上了危险,如果有人假扮一名服务员上前要他的命,难道这样的假扮我们也要装作视而不见吗?我说我投降了,但你们没有将我进一步淘汰掉,这是你们的失职!”

穆劲琛面色变了又变,“你是想说,你很能说会道?”

“我是想说,我通过了考核。”

穆劲琛冷笑下,一动怒就牵扯到后脑的伤口,真是差点被她砸出了脑震荡。穆劲琛万万没想到付流音能有下手的机会,他向来敏锐矫捷,这一次简直是奇耻大辱。

“好,我可以算你通过,不过按照我们先前说好的,你得从第一关开始重新训练。付流音,你别忘记,将来的终极考核我看你还能使什么诡计!”她面色微喜,脸上却笑不出来,穆劲琛转身要走,“付流音跟我过来,其余人解散!”

“是!”

诸人准备要走,付流音却站在原地没动,她两条腿在颤抖,站在她旁边的女伴看出不对劲,“你怎么了?”

付流音脸上淌着冷汗,腿弯了下,整个人无力地往下跪去。

穆劲琛听到动静转身,付流音一手抱住肚子,另一手撑在地上,男人上前两步。“你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旁边的女人说道,“会不会是被踢伤了?”

穆劲琛弯腰攥住她的手臂,付流音直不起腰,男人看了眼她的面色,“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了,待会就能好。”

穆劲琛走到一名男子跟前,“你踢的?”

对方脸上露出愧色,“是。”穆劲琛抬起修长的腿狠狠踢在了对方肚子上,付流音听到男人嘴里溢出声痛苦的声响,穆劲琛的力道很大,付流音看到那人在地上滚来滚去。

穆劲琛走到付流音身前,“还能走吗?”

“能。”

“走一个给我看看。”

付流音小步上前,穆劲琛跟在她身后,他看到那个男人爬起了身,其实这种事情在训练场内是最正常不过的了,谁都需要在竞争中脱颖而出。穆劲琛以前不觉得有什么,只不过今天,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只是看着付流音小脸溢出的痛苦,好似有了恻隐之心。

往前走了几步,付流音不知道该去哪,穆劲琛快步上前,“跟我来。”

回到穆劲琛住的屋子跟前,付流音有些退缩。

男人打开门进去,看到付流音靠在旁边,他上前步,手臂一使劲,居然将她夹在了腋下。

付流音惊呼一声,“放开我。”

穆劲琛就像是老鹰抓小鸡似的将付流音夹了进去,她双脚腾空,到了床边,男人将她放下来,一手抬起将她的衣服掀起。

怪不得付流音痛得厉害,这一脚的力道非常重,肋骨跟前还有淤青色,男人手指探出去,在她肋骨间轻按。

付流音吓得往后退,并拍开了他的手,“做什么?”

“不识好歹!”穆劲琛用脚勾了下她的腿,付流音一个没站稳仰面摔到床上。男人伸手在她胸部以下按着。“这儿痛吗?”

“痛。”付流音握住他的手腕,“你走开。”

“怎样的痛?”

“不是很厉害。”

穆劲琛又朝着另一侧轻压几下,“这儿呢?”

“还好。”

穆劲琛反复按压,收回的手随后撑在付流音身侧,“应该没有大碍。”

付流音听完,赶紧将衣服拉好,她刚要起身,脖子就被男人的手掌给圈住了,穆劲琛弯腰,视线对上了付流音。“你倒是没事了,那来说说我吧,我头上的伤怎么办?”

“你……你不是好好的吗?”

穆劲琛修长的手指微微收拢,付流音紧张地吞咽下口水,生怕男人动怒起来,真的把她脖子给掐断了。

穆劲琛另一手摸了摸脑袋,“我想告诉你个好消息。”

“什,什么?”

“你留在这,从明天开始,我亲自操练你。”

“……”

皇鼎龙庭。

许情深早上不想醒来,不想睁眼,身上又被束缚的很难受。

迷迷糊糊中,好像有人过来亲吻她的脸,许情深累得只能睁开一道眼帘,她看到蒋远周洗漱过了,也换好了衣服,显得有精神极了。

“我要先出门,晚上再去医院接你。你可以再睡会,待会让司机送你去医院。”

许情深口干舌燥,轻咬下唇瓣,蒋远周见她不说话,低下身来。“怎么了?”

“累。”

男人笑着摸了摸她的脸。“我知道。”

“我渴。”

蒋远周俯身在她唇上连着亲了三五下。“好多了吧?”

“混蛋。”

男人笑着起身离开,出去的时候带上了门,许情深翻个身,没过多久,外面传来敲门声。“蒋太太。”

许情深将被子拉高过肩膀。“怎么了?”

“蒋先生让我送水进来。”

许情深抓了下头发,“不用了,我马上起床。”

“好吧。”

她舔了下干涩的唇角,然后坐起身来,许情深觉得身上紧巴巴地难受,低头一看,昨天那件旗袍竟然还挂在身上没脱。

只是下摆被推到了腰际,露出了光溜溜的两条腿,胸前又被蒋远周二度撕裂,几乎就是两块布料敞开着。

“什么破嗜好。”许情深不满地嘟囔句,起身去换衣服。

来到楼下,许情深看眼时间还早,可两个孩子显然在客厅内玩了好一会了。

“蒋太太,早餐准备好了。”

“霖霖和睿睿吃了吗?”

“吃了。”佣人笑道,“蒋先生临走前喂的,两个孩子一人一口地吃着,吃了不少呢。”

许情深嘴角不由浅勾起来,“那就好。”

准备出门的时候,佣人将她送到门口,“蒋先生说,车子就在外面。”

“好,我知道了。”许情深快步出去,来到大门口的时候,居然见到了蒋家的管家。

许情深见保镖将他拦在外面,她上前步,管家见过她打了招呼。“许小姐。”

许情深看眼时间,准备离开,管家紧接着又道,“许小姐。”

“这儿没有许小姐。”许情深嘴角勾起抹似有似无的笑来。

管家脸色微变,只好改过称呼,“蒋太太。”

“有事吗?”

“老爷联系了蒋先生许久,可是蒋先生这边一点消息都没有,老爷让我过来,接两个孩子去做亲子鉴定。”许情深听着,面庞有微风拂过,不再冷冽冻人,她走出去两步,回头看了眼管家。“要接霖霖和睿睿去做亲子鉴定?”

“是。”管家视线对上许情深。“您肯定能明白老爷的心,蒋家的血脉不能混淆,如果蒋家的孩子真是那个女孩,老爷也会接受的。”

许情深面无表情,他自然都能接受,两个孩子被他玩弄在股掌间,最终总有一个孩子是蒋家的血脉,蒋东霆什么都没损失。

“远周说了,不会去做亲子鉴定。”

“蒋太太,这不好吧?有些话只是付京笙单方面说的,万一……”

许情深眉眼轻笑,“万一,他撒谎了呢是不是?”

“是。”

“那可怎么办呢?你就回去说,让他将睿睿和霖霖都当成蒋家的孩子。对外,我们也会这样说,就说他们当初是一对双胞胎。”

管家听到这,面色有些为难,“蒋太太,这样肯定不行啊,老爷非动怒不成。再说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了怎么办?血脉这个东西不能混淆,该是谁,那就得是谁。”

许情深双手抱在胸前,手指在臂膀处轻轻敲打两下。

她对蒋东霆,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恨的,至少在此时此刻,她心里的恨从未消散过。

许情深眼角上扬,管家看得有些心惊,他总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以前没觉得她有多坏,但是至少就像蒋东霆说的,许情深还是有心机的。

有些人,从她的面相上就能看出来,太漂亮的女人,有几个是心思单纯善良的?

管家眼里一晃,看见许情深凑过身,她压低嗓音道,“你回去告诉蒋东霆,就说亲子鉴定是我不让蒋远周做的,他若要做,我就离家出走,所以他都听我的。至于为什么不能做呢?原因有很多种,他可以自己去想象。”

不让做亲子鉴定,难道……

管家拧紧了眉头,不会两个孩子都不是吧?

许情深轻笑声,“你就把原话告诉他就行。”

“蒋太太,您不能这样。”

“我就是要这样。”

管家有些无奈,“弄清楚哪个孩子是蒋家的血脉,这才是当务之急,您难道不想要您的亲生孩子成为蒋家未来的继承人吗?”

“这些事情还早,我没想过,”许情深抬起脚步,只是并未立即要走,“还有,麻烦你带句话回去,就说蒋家以后的事情,我都要插手,蒋远周的东西,那就是我的,蒋家是他的,所以也是我的。”

管家一惊,许情深紧接着又道,“医院的事情,蒋东霆管吗?”

“您这话什么意思?”

“周主任,他应该认识吧?以前周主任的办公室,现在是我的,我不光要插手蒋家,今后,医院的事我也要管,他不是看不惯我吗?没关系,我不用刻意讨好他之后,我反而觉得做什么事都方便多了。”

说话间,蒋远周的车子绕着湖边开过来了,这个小区是人车分流的,但只有湖前这条路可以行驶。

许情深敛起眼里的攻击性,换上了盈盈笑意,看到蒋远周过来,她大步上前道,“不是有事出去了吗?”

“忘带钥匙了。”蒋远周看见管家,停住脚步道,“你怎么在这?”

“蒋先生,老爷让我接两个孩子去做亲子鉴定。”

“不用了。”蒋远周道。

“蒋先生,这毕竟……”

许情深听到这,踮起脚尖亲了亲蒋远周的脸庞,“我就知道你相信我。”

“我当然信你。”蒋远周轻拍下许情深的脸,“所以,没必要做。”

许情深莞尔,蒋远周抬起脚步往屋里走。

管家盯着许情深看眼,许情深耸了耸肩膀,“看见了吗?”

完了,完了。

管家觉得要出大事了。

这分明是个妖媚惑主的心机女,看来蒋家真有危险了,危险极了啊!

------题外话------

更多多的吧,来吧,月票砸下来吧,砸的我眼冒金星最好,(*^__^*)嘻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