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情深,你的心在哪/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家。

管家将在皇鼎龙庭遇上的事全部告诉给了蒋东霆。

蒋东霆坐在沙发内一语不发,半晌后,管家尝试出声,“老爷,老爷?”

蒋东霆身子倚靠进沙发内,“这个女人,无法无天了。”

“关键是蒋先生的态度,他当真是什么都听她的,我实在搞不懂……蒋先生向来是沉稳明智的人,照理说不会轻易被人蛊惑。”

“所以我才说,这个女人太不简单。”

“老爷,蒋先生这样,我们也没办法啊。”

蒋东霆的视线望出去,穿过窗户,看到了外面茂盛的一棵大树,从他记事开始,这棵树就长在了院子里。

“两年前,凌时吟和远周的那个晚上,是让许情深和他决裂的导火索。”

“是啊,现在看来,应该是好不容易原谅了。”

蒋东霆冷冷笑着,“是否原谅,还是这根刺狠狠扎在了他们的心里,永远拔不出来,他们其实最清楚。”

管家似乎没听懂蒋东霆的意思,“但现在凌家跟蒋家也早就不可能了,要用凌时吟刺激许小姐,更不可能,这根刺就算扎着,但久而久之,应该是能拔除掉的。”

“那如果同样的事情,再来一次呢?”

管家面上露出吃惊,“老爷,这事不妥吧,为了两年前的事,蒋先生已经和您闹成了这样,如果还有下一次,他……”

“最坏的结果,还能比现在差?”蒋东霆的目光随着那棵树上的枝叶摇摆起来,但是眼神却很坚定,“远周从未想过和我亲近,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蒋家被这个女人一口口吞噬掉。”

“但当年的事能成,全靠蒋小姐,现在的蒋先生恐怕是不可能会再错一次的。”

蒋东霆听着,站起身来,“不着急,让她先得意得意。”穆家。

凌时吟挣扎起身的时候,屋内亮堂无比,她手掌在小腹上撑着,许久后,那股不适才慢慢逝去。

穆成钧出门了,地上散落着一地的狼藉,有凌乱不堪的衣物,还有各种各样的器具。

她强忍着腿间的痛感下了床,将地上的东西一样样捡起,清理干净后再放回床头柜内。

穆成钧的这些东西,都是要她亲自收拾的,不能被家里的佣人发现。

凌时吟今天没事,打算回趟家,下楼的时候都快中午时分了,坐着穆家的车回去,她在路上给家里打个电话,说是要回家吃饭。

来到凌家,凌母在门口等着,看到女儿回来自然满面欣喜。

她大步上前,看了看外头的天气,“不冷吧?”

“不冷,爸呢?”

“在里面呢。”

凌时吟跟着凌母进去,保姆已经做好了饭菜,坐在餐桌前,凌时吟看眼凌父,见他神色不好,“爸,您怎么了?”

“没什么事,时吟,你在穆家还好吧?”

“挺好的。”

凌母将筷子送到她手里,凌时吟一抬头,看到不远处摆着凌慎的照片。

她鼻子一酸,“妈,您要不把哥的照片收起来吧,这样多难受。”

“收起来做什么?人都看不到了,只能看看他的照片了。”

吃饭的时候,有人从外头进来,凌时吟认识对方,起身打过声招呼,“徐叔叔。”

“时吟也在啊。”

凌父见状,拿起旁边的餐巾擦拭着嘴角,他站起了身,“走,有事去书房说。”

“好。”

凌时吟握紧手里的筷子,“等等,爸,有什么事在这说吧。”

“没什么大事……”

“你别瞒我了,如今凌家就我一个女儿,你总不能什么事都不跟我说。”

凌父闻言,坐了回去,凌时吟让男人坐过来,“徐叔叔,一起吃饭吧,我们边吃边聊。”

“谢谢。”

几人坐定下来,男人朝凌父看眼,“事情都办的差不多了,到时候只要您出面就行。”

“好吧。”

“什么事办的差不多了?”凌时吟焦急问道。

凌父也不想再瞒她,“前两年转进来的那个器械厂,我把它卖了。”

“为什么?不是收益不错吗?爸,哥的公司有成钧打理着,一直也挺好的,凌家还有不少产业,器械厂那边一直是你负责的,怎么说卖就卖了呢?”

“蒋家要,我们能不卖吗?”

凌时吟放下手里的筷子,“什么叫蒋家要?”

“你哥走了,蒋远周要对付我们,我们也招架不住……”

“你怎么不早说?我们身后还有穆家!”

凌父轻摇下头。“时吟,凡事别想得这么简单,你哥哥的公司等同于是穆家的了,我们不能冒险到将全部的身家都押在成钧一人身上,维持不下去的产业,我至少可以变现,那钱以后也是你的。”

凌时吟眼圈发红,“但我们不能任凭别人这样欺负!”

她心里清楚极了,蒋远周这就是在针对凌家,一步步,一口口的来,他看上去什么都没做,实际上却从未放弃过要让凌家付出代价。

凌时吟的手肘和膝盖到这会都还痛得厉害,昨晚那一跤摔得不轻,那是许情深给她的下马威。

许情深刚回到蒋远周身边才几天,她就敢对她下那样的手了。

凌时吟不敢想象以后,她只知道她如果一直这样坐以待毙的话,许情深迟早有天会把她撕了。

星港医院。

许情深下班的时候,是蒋远周过来接她的。

坐进车内,蒋远周拉过他的手,“你不是要见付京笙一面吗?”

她手指微僵,“能见了?”

“嗯。”

许情深想了下,“那还是见吧,有些话说说清楚也好。”

去见付京笙的时候,蒋远周并未进去,许情深坐到男人对面,付京笙轻抬下头,神色间还是有些松动,“情深。”

许情深眸光微闪,很多话到了喉咙口,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付京笙盯着跟前的这张脸,“你过得怎么样?”

“我想跟你解除婚姻关系,虽然……我们从没有结过婚,但毕竟那层关系还在。”

付京笙眼神明显黯淡下去,这就是她过来看他的理由?他无奈地轻笑道,“我现在这样,也不可能再去碰电脑。”

“没关系,你只要承认我们的婚姻是假的就行,至于后面的事,你不用操心。”

男人别开了视线,可终究不舍得少看几眼,他视线落到许情深身上,“我知道你恨我,但还是要你帮我照顾下音音。”

许情深没说话,也无话可说,两人就这么坐着,许情深叹口气,“我也不知道跟你说什么,原本是不想见的。”

“情深,那你听我说一句吧,不论我以前做过什么,请你原谅我。”

许情深有时候心肠硬起来,连自己都觉得可怕,付京笙对她的好,她是记得过,但是她因他而落到那样的窘境,她更加忘不掉。

“我不会原谅你的,我心里做不到。”

付京笙张了张嘴,听到许情深继续说道,“我这辈子喜欢过两个男人,一个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另一个叫蒋远周,然而他们两个都差点死在你手里。付京笙,我不是圣人,你给我的那些陪伴,比不上他们中的任何一人。”

付京笙唇瓣颤抖着,目光锁住了许情深。

许情深迎上他的视线,毫不躲闪,“以后我们也不会再见面了。”

“情深,”付京笙见她站了起来,他激动地身子往前倾,“我很想霖霖,你能带她来见我一面吗?”

许情深居高临下看了他眼。“不能。”

“我真的把她当做亲生女儿,我只想见她一面,一面而已……”

许情深打断了付京笙的话。“霖霖有自己的爸爸,从今以后,我也不会给她叫你一声爸爸的机会。”

付京笙听完这话,整个人犹如丢了魂似的,许情深转身出去。到了外面,她也没有丝毫地逗留,走到车前看到蒋远周倚在那正在抽烟,许情深整理下情绪,“回家吧。”

“这么快?”

“也没什么好说的。”

两人坐到车内,蒋远周拉上车门。鼻翼间有淡淡的烟味,蒋远周示意司机开车,“聊了些什么?”

“你好奇啊?”

蒋远周轻笑。“有点。”

“什么都没说,就说要把我跟他的关系断干净。”

蒋远周拉过许情深的一只手,“这个好办,回头我来办。”

“嗯。”

“那我们呢?什么时候结婚?”

许情深闻言,心里微微颤动下,她想要将自己的手抽回去,却被蒋远周一把握紧了。

“我们的关系不都公开了吗?你连结婚证都给记者看过。”

“你不是也知道它的真假吗?”

许情深喉间像是被一团棉花给堵住了,婚姻二字很重,她一直都是知道的。

她可以对所有人承认她和蒋远周的关系,出门可以打着蒋太太的名号,可是真正面对蒋远周的时候,她能吗?

一个真正的蒋太太,是要跟蒋先生过一辈子的。

许情深目光有些闪躲,抽了几下还是没能把自己的手抽回去。“这种事,不急吧。”

她的视线落到蒋远周的手上,男人声音清冽,带着一种威严感,“情深,你的心究竟在哪里?”

“我的心当然是在我心里。”

司机小心翼翼地朝两人看着,蒋远周知道急不来,他伸手将许情深揽到怀里。“好,你的心在你心里,那你记得一定要放好了,你以后只能把它给我。”

回到皇鼎龙庭,许情深走进厨房,想去帮忙。

佣人边擦拭着手边说道。“蒋太太,您别操心,孩子们吃的东西都是另外做的,而且都有营养菜单,您去休息吧。”

似乎也真是没什么能让她做的,许情深走进客厅,看到蒋远周抱着霖霖站在落地窗前,霖霖对他算不上多亲密,但也没有很排斥,她神色正经极了,一手落在蒋远周的肩上,黑亮分明的眸子不住盯着他看。

蒋远周手指在玻璃窗上轻敲几下,“等开春过后,爸爸租个小艇,带你们去前面的湖上玩,好不好?”

霖霖的眉头一直是皱着的,视线盯住蒋远周后就不放了,她可能心想着,这人究竟谁啊,老抱老抱她,问过她同意了吗?霖霖踢了两下腿,蒋远周的大掌包裹住她的脚,“是不是冷了?”

许情深看在眼中,男人的这个动作暖了一下她的心,霖霖没穿鞋,就穿着一双袜子。

她上前两步,霖霖看到她,正经脸上总算有了笑容。

“妈妈——”她伸手想要许情深抱,许情深没有将她接到怀里,“让爸爸抱吧。”

蒋远周凑到女儿面前,想去亲她的脸蛋,霖霖往后退缩,嘴唇嘟的那么高,都快可以挂上一个油瓶了。

“她这是什么意思?不乐意?”

许情深忍俊不禁,“看着像。”

“爸爸亲一下就好。”

霖霖闻言,干脆别过了脸蛋,也不知道是真听懂了,还是正好做出这个动作来。

许情深轻拍下蒋远周的肩膀,“第一次这么受挫吧?蒋先生想要亲的人,除了霖霖,哪个拒绝过你?”

“确实没有。”

“看来你亲过不少人。”许情深在旁边又道。

蒋远周侧过高大的身影,“认识你之后,好像真没亲过别人。”

许情深想要笑,却发现好像笑不出来,他可以说他没有碰过别人,那么……

那一晚的凌时吟,她终究是存在过的。

蒋远周见她脸色微僵,似乎也猜出了些什么,他面色微变,“情深,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许情深看向男人怀里的霖霖,她想要说知道,可这两字卡在了喉间,上不去下不来,说不出口。

蒋远周站在她跟前,挡住了许情深面前的光,“是不是在你心里,那件事还是过不去?”

“我已经不去想它了,”许情深将话题扯开,“过两天医院还有个大会,我得好好准备。”

“别紧张,在这件事上,我绝对相信你。”

许情深眉角轻扬,“莫小军的那个手术,很多细节我都忘了,我还得去查看下档案。”

“其实,你已经回到了星港,这种会议没必要非举行不可。”

“但我想让大家知道我是许医生,蒋太太三个字太好用,可是……”可她终究想要以许医生的身份回去。

“好。”她想做的事,蒋远周自然是赞成的。

为了那日的会议,许情深连着准备了好几天。

她将自己关在办公室内,门是紧闭着的。许情深做完一个表格,然后拿起桌上的饭卡准备去吃饭。

经过洗手间,她听到里面隐约有声音传出来。

“要我说,真是投胎投的好不如嫁得好,我现在最羡慕的人是蒋太太……”

“别羡慕了,你没有那个命。”

许情深停下脚步,听到里面的声音还在继续,“为什么我就没这个命?”

“蒋太太那张脸,一万个里头都挑不出来,不然蒋先生怎么会喜欢?”

“也是,这点我还真比不上。”

许情深抬起视线,前面正好是一面镜子,她朝里面照了下,原来在别人看来,蒋先生看中的就是她的这张脸。

“不过蒋太太也有能力啦。”

“但是在星港,好像并不缺有能力的医生吧?”

“也是……”

许情深嘴角轻勾勒下,她离开两年多后,如今重回星港就职,她知道很多人会有闲言碎语,她也经得住那些话,但是那个大会,她还是执意要开,她不在乎别人说她心安理得靠着男人,但她靠着的同时,她要让所有人知道正因为她有这个能力,所以才有那么个男人给她靠着。

吃过中饭,许情深回到办公室内,她正在翻阅着档案,电脑上插着她的U盘。

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许情深头也没抬,“进来。”

穿着护士服的小姑娘几步走来,将两个橘子放到桌上,“许医生。”

许情深嘴角轻勾,“怎么没去休息会?”

“我还好,不累,你在忙什么呢?”

许情深手指继续在键盘上敲打着,“在整理下开大会的资料。”

“到时候连我们护士都要参与,几百号人呢,你紧张吗?”

“还好。”

护士看了眼她的电脑,许情深将文件保存进U盘,两人说了会话,没过多久,那名护士就出去了。

下班的时候,小护士去了医院对面的地铁,全家内挤满了人,她想进去买口吃的都难。

她掏出公交卡,准备去坐地铁,忽然有人上前挽住了她的胳膊,“敏敏。”

她朝对方一看,却是张陌生脸,她大惊失色。“我不认识你,你是谁啊?松开手。”

“我不会害你,有件事想找你商量下。”

“你要再不松手,我可就喊人了。”

“你是叫戴敏敏吧?”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个女人看着岁数也不大,也就二十出头,“我想跟你打听件事,走,我们边逛边说。”

戴敏敏被她拉出了地铁口,然后进了旁边不远处的一个高档商场内,女孩挽着她的手,那样子,就好像她们是多亲密的朋友似的。

“你究竟想干什么?”

“许情深你肯定认识吧?”

“你说许医生,怎么了?”

“她是不是在准备开会的事?”

“你怎么知道?”

女孩将她拉到SK2的专柜前,指着柜台里面的东西说道。“这个要一套,那个也是,还有眼霜,面膜……”

服务员难得见到个买东西这样爽快的人,赶紧转身去拿货,女孩手臂撑在柜台上,压低嗓音道。“你只要帮我做件事,我不会亏待你的。”

女孩盯着服务员的身影,她视线落到柜台内,看着那些令人咋舌的价格出神,半晌后她才开口道,“什么忙?”

“她开会的资料存在电脑上,还是哪里?”

“应该是U盘,会议室有专门的电脑。”

“等到开会的那天,你能帮我把她的U盘换走吗?”

戴敏敏神色吃惊地盯着对方,“这怎么能行?再说,许医生肯定把那东西随身放在身上。”

“你不是有她办公室的钥匙吗?门是你负责开的吧?”

“不行,这肯定不行,我换不到。”

“不试试怎么能知道呢?”服务员开好了单子,女孩先去结账,回到柜台前,她将东西提起后塞到戴敏敏手里,“不管能不能成,这些都是送给你的。”

“不行,我不能要……”

“拿着吧,事成之后还有你的好处。”女孩挽住她的手继续往前走,“我们也不想做别的,就是换了她的资料而已,顶多让她开不成那个会,她是谁啊,她是蒋太太,就算会议不成,不照样在星港上班吗?”

两人来到彩妆区,女孩下手的时候毫不手软,光是口红就要了十二色。

戴敏敏接过手的时候,手都在抖,可这个年级的女孩,哪个不爱美?哪个没有虚荣心呢?

她握紧手里的袋子,对方轻笑道,“你先去弄清楚她的东西是否存在U盘内,还有她的U盘长什么样子,其余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再说医生办公室嘛,进进出出那么多人,谁会怀疑到你头上?”

戴敏敏手里的东西沉甸甸的,她知道这些价格不菲,也知道女人就应该拥有这些。

两人走了出去,到了商场外面,对方跟她挥了挥手,这一切正常的就好像她们原本就是朋友。

女孩驱车离开后,给另一头打了个电话。

凌时吟此时正坐在院子里,天早就暗了,但是穆成钧还没回来。

她将手机贴至耳侧,“喂?”

“时吟,办妥了。”

“好,谢谢。”

“走得我腿都快断了,你也真是麻烦,直接给她一笔钱不就成了吗?”

凌时吟伸出手,看着自己新做的指甲,十分满意,“你懂什么,那样的话目标太大,像你现在这样,谁会怀疑?”

“好好好,接下来就看她的了,反正条件我都跟她说好了。”

“嗯,改天请你吃饭。”凌时吟挂断通话,想了想,还是打算打个电话问问穆成钧什么时候回来。

翌日。

许情深的办公室门再度被敲开,戴敏敏走了进去,“许医生,还在忙呢?”

“嗯。”许情深头也没抬。

小护士将一块巧克力放到她手边,“吃点东西。”

“谢谢啊。”许情深面露微笑,她还挺喜欢这个小姑娘的,毕竟戴敏敏没有像别人那样,当着她的面会恭恭敬敬喊她一声蒋太太。

小护士双手捧着水杯,走到许情深身侧,目光落向那个U盘,样子没什么新奇的,随便在哪个店里都能买到的那种。

许情深敲完最后几个字,抬头看了眼她,“今天化妆了吧?这么漂亮。”

“哪有漂亮到哪里去。”戴敏敏手掌摸向脸蛋,许情深倚着座椅说道,“你看这口红的颜色就很正。”

“哎呀,医院不会不让化妆吧?”

“没事,这样看着也赏心悦目,多好。”

戴敏敏脸上露出笑来,许情深看眼时间,“差不多吃中饭了,一起去吧。”

“您先去吧,我去上个厕所,还要给我男朋友打个电话。”

“好。”

两人一道走了出去,戴敏敏看着许情深离开了,这个时候附近的门诊室也都结束了看诊,戴敏敏放下茶杯,快步朝着许情深的办公室而去。

推开门走到里面,戴敏敏几步来到电脑跟前,许情深的U盘还没拔掉,她赶紧将里面的东西复制到了自己带来的U盘上。

做完这一切,小护士手心里都是汗水,她起身快步出去了。

许情深吃完饭回来,也没发现什么不妥,她将准备好的资料检查了遍,确认无误后,这才关掉电脑。

第二天,许情深早早地来到星港,大会定在早上七点半。

她走进办公室内,戴敏敏进来的时候,许情深正在整理另外的资料。

“许医生,早上好。”

“早上好。”

戴敏敏来到她的桌前,“您吃过早饭了吗?”

“吃过了。”

许情深走到衣架前去换衣服,戴敏敏看到许情深的手机和那个U盘放在桌上,幸好,许情深带在身边的还是昨天那个。

她朝许情深看眼,许情深背对她站着,戴敏敏从兜内掏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U盘。

这是今早她刚拿到的,昨天她拷贝的资料已经给了对方,所以那边不止准备了一个一样的U盘,就连里面的资料都是一样的。

戴敏敏手指颤抖,她将许情深的U盘换了过来,手刚插进兜内,许情深就转身道,“我还真有些紧张。”

“别紧张,据说今天蒋先生也要来是吗?”

“是。”

许情深拿起桌上的手机,“走吧,我要过去了。”

“今天演讲的东西带着了吗?”

“带了。”许情深将U盘拿在手心内,“全在这里面。”

戴敏敏身上的香水味很淡,沁人心脾,这是香奈儿今年的主打款,许情深走出办公室,将门带上,看到小护士唇上的口红又换了另一种色彩。

戴敏敏跟在许情深身侧,她一遍遍安慰自己,就是开个会而已,就算许情深搞砸了也没多大的事,她身后有蒋远周撑腰呢。

来到会议室跟前,戴敏敏跟其她的同事们先进去了。

许情深穿着白大褂,脸上化着淡妆,她在门外站了会,看到蒋远周和老白过来了。

会议室内坐满了人,谁都没有迟到,蒋远周走到许情深跟前,“准备好了?”

“嗯。”

老白走到窗边,“人真多,看来都给蒋太太面子。”“你越这样说,我越紧张。”

蒋远周穿着一袭正装,黑色的西服笔挺有型,里头的白衬衣衬得他整张脸更加精致。他站在许情深跟前,高出她不少,他嘴角轻挑下,一侧的嘴角上翘。“你还知道紧张?”

“我是人,我能不知道什么叫紧张吗?”

蒋远周凑近她身前,“比第一次还紧张?”

许情深沉下脸。“严肃点。”

“好好好,严肃,严肃。”蒋远周朝着老白偏下头,“走,我们去欣赏欣赏许医生这场严肃的大会。”

“是。”

戴敏敏坐在后排,她将手机掏出来,对着四周拍了下。

凌时吟也起了个大早,穆成钧睁眼的时候,发现她穿着睡衣躺在沙发内。

“你做什么?”

凌时吟坐起身来,“没,就是睡不着了。”

穆成钧起身洗漱,凌时吟跟在他身后,“今早又要出门吗?”

“嗯,要去开会。”

“好。”凌时吟随后将穆成钧送出门,急急忙忙回到房间的时候,一看时间,马上就要七点半了。戴敏敏不敢拍摄视频,进来的时候,科室的主任就在关照大家将手机关了。

她有些紧张,身旁的同事凑过来说道。“你身上好香啊,什么时候开始用上香水了?”

“香吗?我自己怎么闻不出来?”

“这才叫好香水嘛!你发达了?”

戴敏敏心里一急,“胡说什么呢你?”她视线越过众人看出去,看到蒋远周和老白走了进来,他们坐在第一排的位子。

很快,许情深也来了。

这个女人站上了高台,她昂首阔步向前,就连走路的姿态都是这样好看。

许情深穿着低调,高领的打底毛衣加阔腿裤,头发绑在脑后,一张惊艳绝美的脸面向大家。戴敏敏看到她从兜里掏出了那个U盘,交给一旁的人之后,准备开始。

蒋远周搭着腿,从他这样的角度看去,他的蒋太太真是美得无人能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