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蒋太太,狐狸精/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家好,我是许情深,如今是星港医院的一名外科医生。”

台下鸦雀无声,蒋远周不担心她会在这样的场面上紧张到失误,对于一个手术医生来说,这种应该压根不算事吧?

许情深站在大屏幕前,戴敏敏紧张得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也不知道U盘里的内容被换成了什么,万一……

她不由哆嗦了下,赶紧在心里自我安慰,“肯定没事,一定会没事的,顶多就是开不成会罢了。”

U盘里的内容被打开了,鼠标点开文件夹,里面的会议资料也被打开。

一切似乎很正常,许情深回到台前,她话语清晰,铿锵有力,蒋远周双手抱在胸前,目光一瞬不瞬盯着台上。

他忽然有种恍惚,如果两年多前他们没有分开,许情深现在肯定能站得更高吧?

她这么要强,却把两年的时间耗费在四处奔波和躲躲藏藏上面。

蒋远周指尖掐着自己的臂膀,旁边的老白微微压低了笑声。“蒋太太在上面,还真像那么回事。”

另一处的穆家,凌时吟看眼时间,这个时候,星港的会议室内应该炸开锅了吧?

戴敏敏紧盯着前方,她没有关机,手机在口袋内震动了下,她偷偷拿出来看眼,是那个女孩发来的短信。“怎么样了?”

戴敏敏耳朵里是许情深正在讲话的声音,这都过去半个多小时了,究竟怎么回事?

她手指迅速在键盘上按动,打出几个字,“正常。”

“不可能,你换了吗?”

“换了。”

那边迟迟没有动静,戴敏敏将手机放回兜内。

一直到会议结束,许情深都是顺顺利利的,戴敏敏听到耳边响彻起了掌声,她赶紧跟着鼓掌。

许情深开始收拾东西,戴敏敏想过去套几句话,但看到蒋远周坐在原位没动,她也就没过去。

很快,会议室内的人走得差不多了,许情深看到蒋远周和老白还在,她下了台,几步过去。“还行吗?”

“非常行。”

许情深将U盘放进兜内,蒋远周起身后跟着她一起出去。

回到办公室内,许情深将门关上,蒋远周走过去抱住她的腰,“中午一起吃饭。”

“我先看会资料。”

“会议都结束了,你还看什么?”

许情深拉开蒋远周的手,坐到跟前,她从左侧的口袋内摸出一个U盘,然后插在了电脑上。

点开里面的资料,并无异常,许情深将页面往下拉,忽然就看见一页带着文字的图片出现在眼中。她仔细一看,抬头部分写着:细数蒋远周历年来情史。

红色的字体被标粗,用词非常难听,这一页上还有万毓宁的照片,当然她并不是主角。许情深看着自己的脸被移到了三级片女主角的身上,旁边还有文字注释。说她当年是小三上位,出卖肉体,更甚至于把万毓宁逼疯,而且她一人同时周旋在两个男人中间,道德败坏到极点。

许情深身子往后靠,这不应该叫蒋远周的情史,应该是她的情史才对。

光是这些文字也就算了,毕竟那么多字,就算真的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也没几个人会一个字一个字仔细地去念吧?

可是那些合成的照片,当真是不堪入目,她自己知道那些照片是假的,但倘若真的公布到人前了呢?

蒋远周靠在窗边,视线落到许情深身上,余光也瞧见了电脑上的东西。

他大步上前,一手撑向桌沿,“这是什么?”

“这是原本应该出现在会议上的东西。”

蒋远周狭长的凤目轻眯,电脑屏幕透射出来的光落到许情深的脸上,将她眼里的幽暗照得更加明显。蒋远周直起身来,“这东西从哪来的?”

“我的U盘里面。”

“什么?”

“确切的说,可能是我的U盘被换了,也可能是有人动了我的电脑,将我里面的文件换掉了。”

蒋远周单手插在兜内,“可不管是哪种可能性,这事情都是在医院里面发生的吧?”

“是。”

男人脸上的怒气已经藏不住了,“我让老白去查。”

“不用了。”许情深拉住他的手,她想要将页面关掉,却发现根本关不了。她拧紧眉头,站了起来,许情深几步走到门口,打开门后就站在那喊了声。“敏敏,你过来趟。”

戴敏敏心里一慌,她终究是心虚的。她装作正在翻动病历的样子,“好,马上来。”

许情深回到办公室内,没过多久,戴敏敏走了进来。

“把门关上。”

“好。”戴敏敏抬腿往里走,看到蒋远周坐在一侧的椅子上,她面色紧张到不行,“许医生,叫我有事吗?”

许情深满脸的轻松,指着戴敏敏冲蒋远周道,“闻到她身上的香水味了吗?”

蒋远周目光紧锁住戴敏敏,后者吓得头都不敢抬,心里也没底。

“前两天你送我的香水,味道就跟敏敏身上的一模一样,敏敏,你是在哪买的?”

“新,新苏百货。”

许情深回到办公桌前,嘴角始终轻挽。“那里头消费挺高的,口红、眼影这些也是在里面买的?”

“许医生,你叫我进来就是问这些吗?”

许情深倚着办公桌,上下打量眼戴敏敏,“其实,你要只是用个香水,或者只是用个口红,我也觉得没什么。敏敏,你之前从来不化妆的,这两天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我也知道你很节俭,但是女人嘛,谁不喜欢这些东西?”

“是啊,所以我跟小姐妹逛街的时候,就买了。”

“那你小姐妹,有没有让你帮她做什么事呢?”

戴敏敏感觉自己的心脏扑通乱跳起来,仿佛被许情深一语戳中了什么,“哪有啊,许医生,您要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许情深从兜里掏出一个U盘,将它放到桌上,“敏敏,你过来。”

戴敏敏双脚钉在原地,许情深侧过身,将电脑转向戴敏敏,“这里面的资料,是你换的?”“没有,”戴敏敏一听,吓得赶紧摆手,“我没换过。”

她视线扫过屏幕,看到了上面的照片和文字,她面色唰的苍白,“我压根不知道怎么了。”

“其实外面走廊都有监控,调出来也就几分钟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戴敏敏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只能垂死挣扎,“许医生,到底出什么事了?您今天在会议上不是很顺利吗?”

“是,是很顺利。”许情深拿起桌上的U盘,“因为我把资料复制了两份,分别放在左右两侧的口袋内,而左侧口袋内的U盘,我从来都没拿出来过。”

戴敏敏视线紧紧盯着那两个一模一样的U盘,她不敢承认,只能使劲摇头,“我真不知道这些事。”

“能进我办公室的人不多,我今早出门的时候还检查过,里面的内容无误,也就在办公室那么一会会时间……当时,你在场吧?”

“我是在,但是……”

许情深面色微敛,“你实在不敢承认,那就报警吧。”

“许医生,不要——”

许情深神情严肃起来,“那你跟我说,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小护士紧咬着唇瓣,蒋远周面上的表情有些骇人,“我们没工夫在这看你犹豫不决的样子,你要不肯说,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也不知道,”戴敏敏不敢继续隐瞒下去,“那人我不认识,我下班的时候她找到的我,还知道我有办公室的钥匙,她送了我很多东西,说不让我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只是让许医生开不成会就好。”

“你有她的联系方式吗?”

“有。”戴敏敏赶紧掏出手机,“她刚还跟我发过信息,质问我是不是没把事情办成。”

蒋远周起身,拿过那个手机看眼,许情深将号码记了下来,戴敏敏杵在原地都不敢动,“对不起许医生,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她们想做什么,我下次再也不敢了,真的。”

“你还想有下次?”蒋远周冷笑下,“在星港的眼皮子底下都敢做这种龌龊事,谁能饶得过你?”

“蒋先生,我真的没想到资料里会是这种东西……”戴敏敏视线掠过电脑屏幕,“我以为就是资料打不开或者被损坏而已。”

“所以,你就用你自认为的不会出大事来害我。”许情深冷冷说道。

戴敏敏急的眼泪出来了,“给我个机会好吗?”

许情深将手机递到她面前,“把你的泪水收起来,给这个女人打电话,就说事情成了,现在星港乱成了一团糟,约她见面。”

“好好,如果她答应了,您能别追究我的一时糊涂吗?”“你要跟我谈条件?”

戴敏敏手指颤抖地接过手机,她总算感受到了许情深的另一面,在星港,向来都是蒋先生说的话最管用。可是这件事出来了,面对解决的反而是许情深自己,这个平时温婉大方的许医生,她此时却是不怒而威,周身的冷冽在慢慢升腾起来,令人不寒而栗。

戴敏敏不敢同她多说,只能赶紧给那人打电话。

许情深按住她的手机。“等等,会议结束也有一会时间了,你跟她联系过吗?”

“她一直打我电话、发我短信,但是我没敢理睬,事情没办成……”

“好,你就说你现在才有机会联系她。”

“是。”

戴敏敏拿了手机走到窗边,拨通了对方的号码。

凌时吟和朋友坐在包厢内,她脸上敷着面膜,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女人看了眼,“快,是那个小护士。”  凌时吟坐起身来,抬眼看向挂在墙壁上的钟,“怎么这个时间打来电话?”

“可能是有好消息。”

“你接,看她说什么。”

“好。”女人拿掉脸上的面膜,赶紧接通,“喂。”

“不好意思,刚才……刚才医院里乱的很。”

“成了?”

戴敏敏不住点着头。“成了,你怎么没告诉我里面是那种东西啊?”

“哈哈哈——”女人扬笑,冲着凌时吟道,“成了,真成了。”

凌时吟竖起食指放到嘴边,并冲着她轻摇下头。戴敏敏趁机说道,“我们现在能见面吗?”

“见面?”

“你不是说只要我办成了,就会给我好处吗?”

女人在自己的脸蛋上轻揉,“放心吧,不会缺你好处的。”

戴敏敏语气有些急迫,“我真怕医院会查到我头上,这样,我们见一面……就现在。”

“也好。”女人同意下来,“我还想听听细节呢。”

凌时吟在旁边,让她开了免提,却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戴敏敏握紧手机,语气急迫,“那就还是新苏天地吧,负一楼的美食城见。”

女人刚要说话,凌时吟拍了下她的肩膀,她凑到她耳边说了句话。

“不行,”女人赶紧改口,“我有事过不去。”

“为什么?那你告诉我你在哪?我去找你!”

凌时吟闻言,抢过手机,将电话掐断了。

“喂,喂——”戴敏敏在电话那头喊着。“说话啊,说话啊!”

她慌忙打过去,凌时吟将手机关机了。

戴敏敏面色发白,转身看向许情深,“许医生,她关机了。”

“你被开除了。”

“什么?”戴敏敏陡然一惊。

“别的责任,我就不追究了,但是你肯定不能在星港干下去了,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

戴敏敏摇着头,泪流满面,“不要,不要,我真的再也不敢了,我好不容易才进的星港。”

“你出去吧,收拾下东西。”

“许医生,我知道您是好人,您给我个机会……”

“没有机会,出去。”

许情深坐回办公桌前,“我也不想让你太难堪,你自己辞职,档案里面会给你留个干净,你离开星港后照样可以去别的医院,但是我奉劝你一句,今后这种事再也别做了。”

“不,我不想走……”

蒋远周有些不耐烦。“是不是要惊动保安?”

戴敏敏眼圈通红,不住擦拭着泪水,许情深没再看她一眼,她就算下跪求饶都没用,只能转身出去。

另一边,凌时吟将手机还到朋友手里,对方满面不解,“你干什么呢?”

“你还蒙在鼓里呢?事情很明显没做成,约你见面是要将你引出去。”

女人大惊。“不会吧?”

“首先这个时间就不对,会议结束多久了?其次,如果真如她所说,星港现在应该是大乱的时候,许情深肯定会查是谁给她的U盘动了手脚,那个小护士现在约你见面,这不等于是在不打自招吗?”

女人一听,忙不迭点头。“对对,是这个理,差点就着了她们的道。”

凌时吟躺回床上,旁边的朋友说道,“他们不会查到我身上吧?”

“这手机号又不是你的,急什么?再说那个护士更加不知道你住在哪,放心吧。”

女人同样躺了回去。“我真是搞不懂,事情怎么会没成呢?”

“也许,是她压根没找到下手的机会。”

“蠢货!”

星港医院。

许情深将两个U盘放到一起,仔细比对。“这样一看,果然还是有新旧之分。”

“可谁又会想到刻意去分辨两个一模一样的东西呢?”蒋远周坐在许情深的椅子把手上,双手撑在她两侧,将她紧抱在怀里,“你呢?你是怎么怀疑到那个小护士身上的?”

“前天看到她的口红,我就觉得有点不对。”许情深往后靠,顺势躺在男人胸前,“今天见她,化了很好看的妆,我也说不上哪里不对,也不是说一个护士不该这样,但我之前遇到过那么多事,在我觉得不对劲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防备一下。果然,今天的事情不是多此一举。”

蒋远周下巴枕在许情深头顶,“你果然心思玲珑剔透。”

“蒋先生这是在夸我吗?”

“当然,毋庸置疑。”

许情深轻笑,“你应该夸我,要不然的话,今天你就丢脸了。”

“我的情史?我无所谓。”

许情深抬手摸了摸蒋远周的脸。“我觉得我们两个人的脸皮,已经练就到了一定的程度,刀枪不入。”

先前在酒店没拉窗帘被偷拍,媒体几乎是将全部的词都用尽了,许情深觉得看开了也就没什么,再说她跟蒋远周之间本来就有关系,最最关键的是,蒋先生在床上的激烈,真是任何报道都不足以形容的。

门外,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叩叩叩,叩叩叩——”

蒋远周还未开口,来人就打开了门往里走,“蒋先生,不好了。”

“怎么了?”蒋远周坐直起身。

“有个护士要跳楼。”

许情深坐在原地没动,蒋远周站了起来,“跳楼?在哪?”

“住院部的顶楼,谁都不让接近。”

几乎是不用想都能知道是谁了,老白上前两步,“已经报警了,但是那个护士情绪很激动,说是只要警察过来就从楼上跳下去。”

许情深跟着起身,这也确实不是开玩笑的事,“我去看看。”

“别去。”蒋远周拽住她的手腕,“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

“不会的。”许情深让他放心,“我不会离她太近,别担心。”

许情深跟着老白出去,经过导医台,上面的病历乱七八糟地摆着,确实不见了戴敏敏的身影。来到住院部的天台上,好几名护士挤在那里,都在劝,“有什么想不开的啊,赶紧下来吧。”

戴敏敏坐在栏杆前,不住地抽泣着,许情深上前几步。

“蒋先生来了……”

戴敏敏听到这话,转过头来,一见到许情深,她的情绪更加激动。“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许情深停住脚步,这次跟她劝丁然的那次完全不同,许情深板着脸。“你要跳楼?”

“我工作也丢了,也没法跟家人交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许情深冷笑下,“每个人对生命都应该抱有敬畏之心,你这算什么?”

“你当然不会懂,你走开,我不想见到你!”

“你不想见我,那你跳这个楼给谁看?又想威胁谁?”蒋家。

蒋东霆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管家看着他走来走去。“老爷,医院的事情您向来都是不用操心的,蒋先生会处理好。”

“星港要是只有远周在,我还会担心成这样吗?”蒋东霆面色难看,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许情深从来就没想过要让星港好,如果那个护士真从楼上跳下去了,这件事今天就能传遍整个东城。这不是患者,而是医护人员,自己的职工在医院自杀,这件事的负面影响可想而知。”

“但您着急也没用……”

蒋东霆朝管家伸出手来,“我打个电话。”

“是。”

管家取了手机来交到蒋东霆的手上,他毫不犹豫拨通蒋远周的电话。

那头的气氛紧张万分,蒋远周感觉到口袋内的震动,他掏出手机后接通,“喂。”

“远周,医院那边怎么样了?”

这么大的事肯定瞒不住蒋东霆,蒋远周的视线落向前面,“没事,警察会处理的。”

“远周,可千万不能让那个护士在医院出事,你问她需要什么,尽一切可能地满足她。”蒋东霆口气激动,说话声很响,许情深站在旁边或多或少也听见了。

戴敏敏就是不甘心这样离开医院,许情深让她下来,她偏偏不肯,“我就从这跳下去,我是被星港逼死的,被你逼死的。”

蒋东霆听到这,心里的气愤越发强烈,他就知道什么事都和许情深有关。

消防员已经赶到了,在楼下打好了气垫,蒋远周无心跟蒋东霆多说话。“我挂了。”

“远周,这事情千万要处理好。”

许情深朝蒋远周看了眼。“别管了,走吧,今儿起床起得早,我都困死了,去休息室睡会。”

蒋远周的手机还未挂断,许情深的声音清晰传入蒋东霆耳中,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这都十万火急了,这女人居然一心只想着睡觉?

“远周!”蒋东霆轻斥。

许情深朝蒋远周走近步,“劝也劝过了,她不下来是她的事。再说她这是自杀,跟我们有什么关系?走吧。”

什么叫没关系?蒋东霆急火攻心,“她要真死在了医院,后果不堪设想!”

许情深转身走着,蒋远周直接挂断电话,蒋东霆喂了好几声,最后气得差点将手机摔了。

“老爷,您别这样,怎么了这是?”

“许情深就是故意的,她要搞垮星港,搞垮蒋家。”

确实,遇上了这种事谁不急?哪有眼睁睁要看人死的道理?

许情深没回自己的办公室,径自朝着蒋远周的休息间走去,现场就留下了老白。一路上,不少人都碰到了她和蒋远周,许情深心情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甚至还挽着蒋远周的手,姿态亲昵。

走进屋内,许情深将门关上,蒋远周把外套脱下来。“真的一点都不紧张?”

“紧张什么?有警察在,下面气垫也差不多了,不会出事的。”

她不紧张,蒋远周是更加不着急。

但他还想吓她,“你就不怕她真的往下跳?”

“不怕。”

医院顶楼已经僵持了快两个小时了,戴敏敏的父母也被喊来了,但是许情深和蒋远周再未露过面。

这个时候最焦急的,反而是蒋东霆。

医院那边又有消息传来,许情深进了蒋远周的休息室,两个小时了都没出来。

至于他们在里面做什么,别人是不得而知,只是有人看见许情深进去时抱着蒋远周,样子亲密。

蒋东霆面色发白,坐在沙发内一动不动,在他看来,许情深和一只狐狸精没什么两样,十万火急的时候还有心思拉着蒋远周寻欢作乐。

星港那边的消息一直在传过来,戴敏敏好几次差点跳下去、戴敏敏的父母痛哭不止、楼底下聚了越来越多的人……

而另一边呢,蒋远周的办公室门敲不开、蒋远周闭门不见、蒋远周说不用管跳楼者。

蒋东霆知道,蒋远周的身后有许情深,是她拉住了蒋远周不让他出面。

星港医院的办公室内。

许情深靠在窗边,额头抵着玻璃窗,蒋远周在不远处喝水,外面的敲门声刚过,蒋远周难抑唇角的笑意,“你是真不怕,万一那小护士跳了楼,恐怕这件事的责任就在你了。”

“真关我的事吗?”许情深目光对上蒋远周,“做错事的是她。”

男人上前几步,将喝过后剩下的半杯水递给许情深,“我想看你惊慌失措、想要寻求保护的样子。”

许情深转过身,手指对着蒋远周的胸前轻轻戳了两下,“她不会跳的,我敢保证。”

“为什么?”

“看到她身上背的那个包了吗?估摸着也是那个女人送的,一个要跳楼的人还要把包背着,好几次我都看到她把包拉到身前,以免在墙面上擦碰。死都要死了,还会在乎包的损坏吗?”

蒋远周忍俊不禁,“说不定,她就想带着这些东西一起跳下去。”

“那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赌什么?”蒋远周问道。

许情深眼里露出狡黠,伸手拉过男人的衣领,蒋远周配合得往前去,许情深在他唇角处轻吹了口气,“我要是输了,条件随便你提。我要是赢了,你晚上不准进我房间,更加不准睡……”

“不能睡你?”

许情深将他的脸推向另一侧,“这个赌,你敢打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