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找一个人,模仿她的全部!/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啊,蒋远周敢打这个赌吗?

男人笑着,眼里点缀着璀璨的星亮,他的脸仍旧别向旁边,面颊上还有许情深手掌内的余温。

许情深紧接着说道,“有什么事是蒋先生不敢做的啊?”

“用激将法是吗?”

许情深赶忙摇头,“不敢,不敢。”

蒋远周目光对上许情深,他脚步往前,有咄咄逼人之势,许情深不得不往后退了步,男人伸手握住她的肩膀,“这是在我的医院里,要打赌也是我先开口。”

哪有这样的?

但许情深还是点了头。“好啊。”

“我赌她不会跳楼,我要赢了,你让我搬去主卧睡,我要是输了,从此以后我再也不踏进你的卧室半步。”

许情深听着,脑子里差点转不过这个弯,“等等,你不是说她会跳吗?”

“我从来没这样说过。”蒋远周低下视线,眼里的精光攫住许情深后不放,“就这么说定了。”

“不行,”许情深转身面向窗外。“我不要打赌了。”

“说话不算数。”

许情深回头看他眼,“你狡诈。”

“用词太不正确,晚上要受罚。”

许情深可不想跟他纠缠着这个话题不放。“人命关天,你还是快去看看外面的情况怎样。”

“不去,”蒋远周似乎这才开始正面这个话题,他倚靠向旁边的墙壁,“当我星港是什么?作秀场?我要是妥协了,以后这样的闹剧说不定每天都要上演。”

许情深点头同意,她走到门口,一把拉开办公室的门,看到老白站在外面。

“蒋太太。”老白赶忙掐熄手里剩下的半截烟。

“老白,那边怎么样了?”

“僵持着,警方尝试了几次,但是那个地方不好下手,所以没敢贸然行动。”

许情深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这样吧,你去带句话给她,就说她的档案里究竟要怎么写,完全看她自己。有些事要是真敲进档案,那可是一辈子的事,问她还想从事这个行业吗?”

“就这样跟她说?”

“是,去吧。”

蒋家。

蒋东霆已经焦急了两个多小时,管家不住让他消消火,可是这口气,他怎么能咽得下去?

星港出这么大的事,蒋远周都能做到不闻不问,还不是因为许情深地阻挠?

许久后,有电话进来。

管家接通后放到蒋东霆的手里,蒋东霆听了几句,里面的声音焦急不已,“老爷,媒体都来了,蒋先生还是不肯出面,医院方面强硬得很,就是不肯妥协,刚才那小护士体力不支,差点就栽下去……”

蒋东霆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这种事情换在以前,他可能连眉头都不会皱下。

但如今上了岁数,蒋家虽有蒋远周撑着,可蒋东霆总是不放心,再加上身体也是一日不如一日,管家听到咚的一声传来,先是手机掉地,最后,蒋东霆的人也正往地上倒。

管家赶忙上前两步接住他,“老爷,老爷——”

星港医院。

约莫半个多小时后,有人敲响了办公室的门。

“进来。”

老白推门而入,神色倒是轻松不少,“蒋先生、蒋太太,那个小护士已经下来了。”

蒋远周挥下手,许情深放下手里的书,“那我回办公室了。”

她起身要走,老白原本是出去了的,没想到忽然又折回来,手里拿着刚挂断通话的手机。“蒋先生,不好了……老爷晕倒了。”

“什么?”蒋远周大惊,站起身来,“怎么回事?”

“具体原因还不知,已经被送到星港了。”

蒋远周二话不说赶紧走了出去。

许情深也不知道自己要不要跟过去,蒋东霆最不想见得就是她,她要这样去了,估计能把他活活气死吧?

所幸,蒋东霆并无大碍,推回病房的时候就醒了。

许情深在医院内部的超市买了些东西,她拎着礼盒走进屋内,管家见到她瞪大了双眼,蒋远周坐在病床前的椅子内,父子俩似乎正在说什么话。

听见脚步声,蒋远周抬头,蒋东霆也别过视线看了眼。

“你?出去——”

“爸,您这是怎么了?我来看看您。”许情深将东西放到床头柜上。

蒋东霆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我不想见到你,出去。”

“爸,您没有大碍,就是急火攻心,以后注意点。”

蒋东霆冷冷别开眼,许情深见状,神色有些落寞,她视线对上蒋远周,欲言又止,蒋远周原本交握的双手松开。“情深的事您就别再坚持了,再坚持也没用,自己的身体怎样您自己最清楚,医院的事也不用您操心。”

“不用我操心?”

许情深看着蒋东霆的情绪再度激动起来,她赶紧说道,“爸,您好好休息吧,不要气,我先出去就是了。”

她转身离开病房,蒋东霆指着她的背影,许情深这是来探病吗?分明就是来火上浇油的,只是蒋远周看不透,说不定还以为她孝心大发了。

许情深回到门诊室,没想到竟看到许旺和赵芳华坐在门口,两人的脚边放着不少东西,赵芳华一抬头,眼里的不耐烦很快被扫尽,“情深,你去哪了?我们在这等好一会了。”

“爸,你们怎么来了?”

“还不是来看看你嘛。”赵芳华拎着东西起身,许情深打开了门,两人跟进去。“情深,这是你的办公室吗?很气派。”许旺环顾四周说道。

“都是蒋太太了,能不气派吗?”赵芳华喜滋滋地接过话。

两人将东西放到许情深的桌上,赵芳华打开其中一个袋子,“这是我托一个乡下的亲戚弄来的,正宗草鸡蛋,给霖霖吃。”

“药店不忙吗?”

“店里有人照看着。”赵芳华拉过椅子坐下来,许情深打开电脑,虽说是父母,她却像是有语言障碍般,不知道应该如何主动开口。

许旺问了几句许情深的近况,可总是说不到点上,赵芳华有些着急。“情深,你们现在住哪啊?”

“搬了地方。”许情深言简意赅道。

“那之前住的九龙苍呢?”

“应该暂时空置了吧。”

赵芳华掩饰不住唇角勾勒起的笑,“情深,远周之前提过,说是等你们和好之后,九龙苍给明川……”

许情深的视线从屏幕上移开,落到了赵芳华身上。许旺赶紧拉了把赵芳华。“胡说什么呢你?”

“我哪有胡说?这是远周亲口跟我说的,明川也谈了女朋友了,结婚还不是就在眼跟前的事?”

许情深觉得有些头疼,“结婚是结婚,房子是房子,明川的女朋友谈多久了?”

“不久。”

“那就不急,先谈着吧。”许情深眼帘轻抬,作势看眼腕表,“时间不早了,我还得上班呢,改天我回家再说吧。”

“但是情深,你要帮着明川啊……”

“行了,”许旺拉拽起赵芳华,“别打扰情深,她刚回医院,有很多事要忙。”两人就这么拉扯着出去了,许情深手掌撑着前额,心情变得更加烦躁起来。

到了走廊跟前,赵芳华将自己的手抽回去,“干什么你?”

“你这人啊。”处了二十几年,有些话许旺也不多说了,他无奈地轻摇下头。

进入电梯内,里头还有两个护士,赵芳华骂了许旺两句,听到两名护士正在交谈。

“送进来的时候挺吓人的,昏迷了……”

“那蒋先生急坏了吧?”

“能不着急吗?毕竟是亲生父亲,不过还好,很快脱离了危险。”

赵芳华竖起耳朵,赶紧打听问道,“小姑娘,你们说远周的爸爸昏迷了?”

“你是?”怎么就这样直接地喊了远周二字?

“我们跟蒋家是亲家。”

原来如此!

两人看了眼赵芳华和许旺,“是啊,现在住进VIP病房了,幸好没事。”

走出电梯的时候,赵芳华拉过许旺。“走,去买些东西,亲家住院了,我们不能装作不知道。”许情深坐在门诊室内,这一出出闹的,戴敏敏已经被家人带回了家,住院部下面围观的人也散了,警方和消防车都撤走了。

她刚消停一会,门外就有敲门声传来。

许情深敲了敲脑袋,“谁啊?”

“是我。”老白的声音。

“门没关,进来吧。”

老白推开了门,许情深双手托腮,抬起脑袋正瞅着他看,“有事吗?”

“我方才去超市给蒋先生的父亲准备些东西,看到了许,许……”

“许什么,谁啊?”

“您爸妈。”

许情深看眼桌上的东西,赵芳华节俭得很,肯定不会在医院里给她买东西,老白应该是在他们离开办公室后碰见的。

“他们要买东西吗?”

“是,买了不少,说是去探望蒋先生的父亲。”

许情深太阳穴处被猛地刺痛下,这都什么时候,他们要真去了,不是反而添乱吗?

VIP病房。

蒋远周坐在床边,宽阔的肩膀和背部沐浴在阳光中,蒋东霆没什么力气,躺在大床上正不住喘息。

男人盯着他的身影,印象中父亲那个高大的身子不知何时变得佝偻起来,这两年,蒋东霆也消瘦不少,蒋远周有些出神,小姨死后,他几乎没踏足过蒋家,偌大的宅子就这样空了。

病房门陡然被推开,连门都没敲。蒋远周不知道谁这么没规矩,他拧紧眉头,眼眸内聚起幽暗扫过去。走在前面的赵芳华见到他,脸上露出笑来,“果然是在这一间,远周,我们来看看亲家。”

蒋远周眼里的不悦还未完全收起来,就看到许旺夫妇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来。

他想要阻止,但话到了嘴边又吞咽回去。

只是寻常的探望而已,如果蒋远周平白无故阻拦,要是传到许情深的耳朵里,他真怕她会多心。

“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刚从情深的办公室出来,就听到医院护士说亲家病了,所以一定要来看望下。”

蒋远周站起身,蒋东霆看着自己的床头柜被堆满东西,亲家二字无疑是在往他心口捅刀子,他看着相貌平平、甚至出门连打扮都不会打扮一下的两人,“出去。”

“亲家,到了我们这个岁数,养好身体要紧啊。”

“我不是你们亲家,蒋家和许家永远没有关系。”蒋东霆冷冷说道。

许旺面上有些难堪,他知道,蒋东霆从来就没打算过要接受许情深,一直以来,也都是许家在高攀蒋家。

但赵芳华不这么认为,蒋远周既然想要许情深,那有些事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亲家,你这么说话就不对了,远周和情深那是两情相悦,好着呢。”

蒋东霆原本就是受了刺激进院的,医生让他一定要保持情绪的平稳,蒋东霆闭起眼帘,不予理睬。

许旺轻拉下赵芳华。“看也看过了,我们赶紧走吧。”

“急什么?”赵芳华拍开许旺的手掌,视线看向对面的蒋远周。“远周,听情深说你们搬了新家吧?”

“是。”

“改天我和情深爸爸来祝贺下。”

“好的。”蒋远周不想让他们在这逗留下去,更加不想蒋东霆的情绪受到丝毫波动看,赵芳华顿了半晌,病房内寂静无声,谁都不说话,她只好再度开口。“远周,明川谈了个女朋友,过几天说是要带家里来,到时候你和情深也来吧,帮忙看看。”

许情深走到病房门口,听到赵芳华的这句话从里面传出来。

她唇瓣轻颤,脸色都变了。

蒋远周说了句话,“我先送你们出去吧。”

“远周,你要知道,我可是一直都喜欢你的,就想你做我的女婿……”赵芳华还在喋喋不休,蒋东霆气得伸手将床头柜上的东西推到了地上。蒋远周眉头紧皱,看到蒋东霆嘴唇哆嗦,一句话说不上来。他上前一步,“怎么了这是?”

蒋东霆手掌揉着胸口,脸色乌青,蒋远周赶紧按向床头的警铃。

赵芳华一看,怎么都要上前去表示关心,“亲家,你没事吧?”

蒋远周头也没回,许情深都能听出话里面的怒火,“你们先出去。”

她抬起脚步往里走,看到赵芳华还围在病床边,蒋东霆闭着双眼,呼吸急促,赵芳华上前时,蒋远周压着嗓音道,“出去!”

许情深步子微顿,看到许旺满脸的难堪,赵芳华也总算知道了不好受,她开口喊了句,“爸,妈,你们跟我出来。”

她的声音冷不丁传到蒋远周耳中,许情深没有朝他看一眼,转身往外走。

赵芳华和许旺见状,赶紧盯了出去。

老白守在外面,许情深前脚出去,医生后脚就来了。

病房的门再度被拉开,蒋远周走了出去,“许情深呢?”

“去楼梯口那边了。”

许情深并未带着许旺和赵芳华立即离开,她心里堆积着满满的怒火,楼道口的门被她关上,许情深却气得一时说不上话。

赵芳华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情深,远周的父亲生病了,我们当然要去探望下,你这么生气做什么?”

“他既然已经这样了,你们就别去火上浇油了,他要真有个好歹,应该怪在谁的头上?”

蒋远周来到楼梯口,他生怕许情深会有情绪,毕竟方才他的态度摆在那,她都看在眼里。

尽管门被掩上了,但里面的说话声还是清晰地穿了出来。

“情深,你没必要这么说我们,我们都是为你好……”

“还有,我跟你爸还不是想要蒋家接受你吗?”

许情深自然知道这不是赵芳华的最终目的,她如今这样,赵芳华比她还急,为什么?还有赵芳华方才的那些话,哪一句不在暗示着蒋远周,许明川谈了女朋友,是蒋家开始要出力的时候了……

许情深嘴角勾起冷笑,有这么一瞬间,她心里的不满被强勾了起来。

从小她就在赵芳华手里吃过不少苦头,而如今,她凭什么事事都要给赵芳华倚靠着?

“我没想过要让蒋家接受我。”许情深的口气冷漠到极点,就连门外的蒋远周听了都不会好受到哪里去。

“你这孩子疯了是不是?”赵芳华轻斥。

“要不是蒋东霆步步紧逼,逼得让我连生存下去都难,要不是我怕蒋家对你们不利,我不会回去的。”许情深一字一语清晰出声。

“但你跟远周总是有感情的啊,我们又没害你。”赵芳华强势惯了,不可能不还一句口。

“你们又懂什么?”许情深反问一句。很多事,不是一句有感情就能迎刃而解的。

这话落到蒋远周的耳中,却别有滋味,他至少听出了许情深话里的不情愿,听出了她满口的无奈。

“情深,你就跟远周这么过吧,只要他要你……”

许情深打断赵芳华的话,“过不过,是我跟他的事,不用你来帮倒忙。帮不帮衬许家,也要看我是否心甘情愿,不需要你一遍遍过来提醒。”

“你——”

“蒋东霆今天要是出了事,你就真的什么都得不到了。”

蒋远周往后退了步,很快离开这里。

蒋东霆没有大碍,蒋远周在病房内坐着,傍晚时分,许情深没等到他的电话,自顾回去了。蒋东霆不想在医院过夜,蒋远周问了医生,确定他没事后这才将他送回蒋家。

“远周,你和许情深的事,你再考虑考虑清楚。”蒋远周轻摇下头,“不用考虑,您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他离开了蒋家,没过多久,管家上楼来,手里端了杯水,“老爷。”

蒋东霆吃过药,坐在床沿一动不动。

“老爷,您下次千万别这样了,简直吓死人。您操心的事情太多了,您看,星港不也没出事吗?”

“我担心的是以后的星港,以后的蒋家。”

“老爷,您白天晕倒了,我就没跟您说,人按着您的要求找来了,您看……”

蒋东霆眼眸内似有亮光跳跃,“在哪?”

“那姑娘也答应了这边的要求,在酒店安顿着。”

“赶紧接过来。”

“是。”管家出去安排,没过多久回到房间,见蒋东霆还坐在那,“老爷,也不急于这一时,您今天就先休息吧。”

蒋东霆轻摆手,“不用。”

蒋家到底也是讲规矩的地方,蒋东霆身子再不适,也不能在房间见一个素未谋过面的女孩。

蒋东霆的书房内挂满了字画,他倚在沙发内,约莫半个多小时后,管家带了一名年轻的女子上楼。

“老爷,您看看。”

书房内的灯亮着,蒋东霆抬起目光,进来的女人站定在他跟前,管家在旁说道。“身高和体型都是照着许小姐的样子找的,不容易。”

蒋东霆面无表情盯着那个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许言。”

“你也姓许。”

“是。”

蒋东霆满意地勾勒起嘴角,“条件方面,管家都跟你说清楚了吧?”

“是。”

“那好,从今天起你就住在蒋家,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门。”

“好。”

管家让许言先出去,佣人已经收拾好了房间,他过去将书房门关上。“老爷,这件事万一被蒋先生知道了怎么办?”

“他不会来蒋家的,所以在许言踏出蒋家之前,远周不会知道。家里的佣人就留了一个,又是跟着蒋家几十年的,她不会乱说话。”

管家放心地点了点头,蒋东霆起身,回到卧室,他到底没有这么多精力。

管家伺候他躺到床上,蒋东霆心里对许言还是满意的,“我那时候见许情深的时候,她差不多也是这个岁数吧?一晃眼几年过去了,我就想看看,远周见到了第二个许情深后,他不会动心吗?”

“老爷,您想将许言变成第二个许小姐……”

“是,明天开始,让她学着许情深的穿衣打扮,还有一些生活习性,包括性格,都要学。”

管家闻言,有些不放心道,“万一许言真成了第二个许小姐,可是她不肯离开了呢?”

“她敢。”蒋东霆满口的笃定,“她只是个垫脚石而已,一切都是为了以后的蒋太太。”

“是。”

“许言的家境怎样?”

管家轻声道,“同许小姐也有几分相似,从小单亲家庭,是她母亲将她拉扯大的,上个月刚来东城打工,家庭背景并不复杂,我在想这样家庭出来的女孩子,性格方面会不会跟许小姐本身就会很相像?”

“如果真是这样,那再好不过了。”

在蒋东霆看来,许情深不光自身配不上蒋远周,她的家庭也永远不可能会有跟蒋家门当户对的一天。许家人会像吸血虫一样紧紧地吸附着蒋家,到时候,许家的亲戚,许家的亲戚的亲戚,谁不想来分一杯羹?

蒋东霆倒不是舍不得那几个小钱,只是这样的行为,实在令他厌恶。

蒋远周回到皇鼎龙庭,他走进儿童房,两个孩子都不在。

男人退出身,来到主卧,正好看到月嫂从里面出来。“蒋先生回来了。”

“霖霖和睿睿呢?”

“跟蒋太太睡了。”

蒋远周没有说什么,推开门进去,许情深躺在床上,听到脚步声抬了下头。

她将身子撑起些,冲着蒋远周嘘了声,“两个孩子刚睡着。”

许情深洗过澡了,穿着睡衣,头发蓬松,“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晚?”

男人将视线落到霖霖和睿睿的身上,“为什么把孩子留在房间?”

前几天两人都是一同回家,许情深也没机会,一到睡觉时间,蒋远周把孩子哄睡着后就抱进了儿童房。许情深双眼对上男人,“让他们自己睡,我总是不放心。”

“那我呢?”

许情深听着蒋远周的口气有些不对,凶相毕露的样子,她知道,他之所以这样,大抵是因为许旺夫妇自作主张去了蒋东霆的病房。

“明早还要去医院,早点休息吧。”

许情深说完,坐起身来,她眼看着蒋远周上前两步,一道黑影忽然往下压,蒋远周将她推倒在床上,许情深想要挣扎,却被他握住了手腕。

他将她的双手举高在头顶,然后交叉握住,“你要跟我分床睡?是不是从一开始回来的时候,你就是这么想的?许情深,你觉得我们这样像是夫妻吗?”

许情深想要张张嘴,说他们本来就不是夫妻,可他看着蒋远周的脸色不好看,也就将那句话吞咽回去了。

但是聪明如蒋远周,她这欲言又止的样子,可比她老老实实将那话说出来还要令他不爽得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