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有一天,有人可以取代我吗?/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晚上,六点。

老白走到办公室门口,敲了敲房门。里面没有丝毫的声响传来,“蒋先生,蒋先生?”

记者招待会说是安排在七点,但这个时候许情深应该要出来了,她还要收拾下,准备准备。

屋内没有丝毫的动静,老白开门进去,沙发上没有了许情深的身影,就连蒋远周都不在。

他心里明了,很快走到休息室跟前,老白再度敲响房门。“蒋先生。”

里面这才隐约有声音冒出来,“什么事?”

“蒋先生,时候不早了。”

许情深将蒋远周推开,“几点了?”

蒋远周光着上半身,坐直起身,抓了抓头发,许情深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她才睡醒也就几分钟,脑袋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在家里。

要不是在家里,蒋远周怎么见她睁眼,就猴急猴急的?

老白在外面说道。“六点了。”

许情深打个哈欠,蒋远周开了口,“早着呢,晚饭待会再说,我们还要睡会。”

睡会?

老白浑身一个激灵,“蒋先生,您别忘了记者招待会的事。”

蒋远周这下记起来了,但嘴上还是说道,“让他们等着。”

“蒋先生,这……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

许情深蹭地坐起身,头发散乱在耳侧,贴在脸上很痒,她用手指轻梳几下,“老白,等等,我这就去。”

老白总算等到了这位主角开口。“是,蒋太太。”

蒋远周压低声音。“去什么去?迟到没关系。”

“这可不行,这是我成名的机会啊,我不能放弃。”许情深说着,掀开被子准备下去,蒋远周忙拉住她的手臂。“那也不耽误半小时,上来!”

“我要打扮下。”

“这台手术成了,以后有你表现的机会,不差这一会……”

许情深推开他的手掌,脸上漾起笑意,“是啊,想想就兴奋呢!”

蒋远周眼见她穿上了拖鞋,他伸手要去抱她。“是你说的,你要我。”

“别胡说八道。”许情深穿好了鞋子快步向前。

蒋远周趁着许情深睡着的时候,已经洗过澡了,他掀开被子下去,休息间还挂着几套许情深的衣服,她走过去挑选,蒋远周一手撑在衣柜上,“你应该是不求名利的那种人,这次,看把你高兴的。”

“我要红啦。”许情深头也不回道。

“好好说话。”

许情深将一套毛衣裙拿出来,“这机会不是你爸给的吗?我要是不珍惜,多对不起他。”

蒋远周失笑,想到蒋东霆在手术室外的那副样子,“他吃准了这个手术不会成功的。”

“如果不成功,我也出名了。”

蒋远周见她要去换衣服,他将她扯到自己跟前,男人伸手捧住她的脸,“你又厉害了一把给我看。”

“嗯,这点我承认,你说我怎么就那么厉害呢?”

蒋远周弯下腰就要去吻她,许情深忙别开脸,将他推开,“我待会可是还要发言的人,别把我嘴弄肿了。”

老白还在外面等着,两人在里头磨磨唧唧半晌,这才出去。

万毓宁推出手术室后一直没有醒,蒋东霆也没从医院离开,管家过来了,给他带了晚上需要服用的药物。“老爷,赶紧回去吧。”

蒋东霆抬起手指,“听。”

“什么?”

“许情深这次不得了,鲜花、掌声,样样都有了。”

管家端详着蒋东霆的面色,点头说道,“是啊,要说这也是许小姐的本事,不是说那个手术谁做都不会成功吗?”

“真热闹,真热闹啊,”蒋东霆面色冷凝,似乎到了记者招待会的现场,“靠着这一台成功的手术,许情深面上太有光了。”

“老爷,您坐在这也没什么事,回去吧,家里晚饭都准备好了。”

“许言呢?”

“乖乖在家待着呢。”

蒋东霆站了起来,“我去看看毓宁。”

“是。”

管家跟着蒋东霆来到病房门口,蒋远周的人守在外面,蒋东霆径自向前,却被人拦了下来。

“干什么?”

“蒋先生吩咐,万小姐没有醒来之前,谁都不能进去。”

蒋东霆面露不悦,“我都不行?”

“对不起。”

蒋东霆站在门口,不甘心这样离开,有些事总要当着万毓宁的面问问清楚。

他站了没多久后,蒋远周和许情深就过来了,刚开过记者招待会,两人神色愉悦,看到蒋东霆在这,许情深上前主动打了招呼,“爸。”

蒋东霆一声不吭,脸色难看。

蒋远周过去开门,许情深轻耸下肩头,跟着他进去。

万毓宁刚醒,里面还有陪护的两名护士,见到他们进来,忙起身。蒋远周抬起手,示意她们不用打招呼,“人怎么样?”

“万小姐刚有苏醒的意识,我们就通知您了。”

许情深快步上前,万毓宁睁着眼,视线不住扫向四周。她从手术台上下来这么久,这几个小时许情深也在提心吊胆着,这下看到她没事,她总算能彻底松出口气。

“万毓宁,你能看得见我吗?”许情深伸手在万毓宁眼前挥了挥手。

女人眼眸闪动几下,“这是哪?”

“星港。”

“我……”万毓宁意识还在断片中,“我死了吗?”

旁边的护士接过话说道,“手术成功了,万小姐,恭喜你。”

万毓宁直觉之下就是想哭,她鼻尖发酸,“我还活着?”

“对,你命大。”许情深直起身,见她生命体征也都平稳,“度过了今晚,肯定没事了。”

万毓宁张张嘴,她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上的手术台,她喉间不住滚动,她目光看向窗外,天完全黑了,但是没关系,她的眼睛里看出去好像看到了阳光,那是一种从心里滋生出来的亮光。

“毓宁,恭喜你。”

万毓宁收回视线,看向蒋远周。

男人站了会,看到许情深满面倦容,“走吧,你也累了一天,晚饭还没吃。”

“我今晚不回去了,我要在病房值班,明天早上再睡吧。”

“那怎么行?”蒋远周自然不同意。“先去吃晚饭,吃好了再说。”

许情深点头,交代了护士几句话,准备离开。她看蒋东霆还站着,顺带提了句,“爸,您也没吃饭吧?一起去?”

蒋东霆并不想理睬她,他上前步,目光落向病床上的万毓宁,“你们先走吧,我还要待会,看看毓宁的情况。”

然而万毓宁听到这,面色却是一僵。

她的视线落向头顶的点滴瓶上,她如今好不容易重生了,连这样的手术都闯过去了,她忽然变得怕死起来,非产非常怕死,她想活。

蒋远周带着许情深准备离开,万毓宁手臂动了下,却发现没有一点的力气。

这让她更加惊慌起来,她生怕蒋东霆留在这会对她不利,毕竟……他也不是没想过让她吃药。

“不……不要。”万毓宁伸手,眼看着两人走出去了几步。

蒋东霆挡住她的视线,“毓宁,你总算好了,手术很成功,我也能定下心来了。”

这样的话听在万毓宁耳中,她都觉得虚伪不堪,他心里肯定好奇她为什么没死?好奇许情深居然还能救活她吧?

“远周——”万毓宁几乎是使劲了全身的力气,但她的说话声还是很轻,几乎不能引起旁人的注意。许情深顿了下脚步,又走回到万毓宁的病床前,“你没有哪里不舒服吧?”

万毓宁目露惊恐,“你们别走。”

“为什么?”

“蒋,蒋伯父会对我不利。”

“什么?”许情深闻言,不由看了眼站在旁边的蒋东霆。

蒋东霆没想到万毓宁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拧紧了眉头,“万丫头,你胡说什么?”

“我没死在手术台上,你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你不会放过我……”

蒋远周听着万毓宁说出这样的话,他几步上前,低下身将脸凑到女人跟前,“为什么这样说?”

“他……他给了我两颗药,让我吃下去,说我的手术不会成功,让我拉着许情深垫背。但是我没吃,我想要活,我想要拼一把……”万毓宁一口气说完这些话,累得闭起了眼帘,嘴里不住反复说道,“我真的没死,没死……”

蒋远周直起身,视线看了眼许情深,许情深的目光随后落向蒋东霆。

蒋远周脸上聚起了怒火,可眼里终究有些难以置信,“你想要害死万毓宁?”

“万丫头,你糊涂了是不是?”蒋东霆并不承认。“我什么时候给过你药?”

“那两颗药我还留着,”万毓宁手指动了动。“就放在抽屉内,用纸巾包着。”

护士听到这,将床头柜打开,找到了万毓宁所说的那张包起的纸巾。她将东西交到了许情深的手里,许情深一看,白色的药丸上还清晰带着药名。她定睛细看,蒋远周轻问道,“这是什么药?”

许情深捏着那颗药丸的手指有些发抖,她将药放回纸巾内,“万毓宁,你幸好没吃,这个药丸一旦被你吃下去,谁都救不了你,那你就真的白死了。”

蒋远周潭底的汹涌在一层层掀起来,许情深握紧那两颗药,“到时候,万毓宁的凝血功能出现了障碍,一旦大出血,那就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我没想到,你居然连她都害,就算她真死在了手术台上,你指望我对许情深怎样呢?”

蒋东霆气得嘴角搐动着,万毓宁闭紧双眼,不敢去看他。

蒋远周早已是怒火中烧,“所以,你把媒体拉过来,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许情深动手术失败是吗?外人都知道万毓宁之前和我的关系,怎么?你还要给许情深冠上一个故意杀人的嫌疑吗?”蒋东霆也不好辩解什么,“现在看到万丫头能活过来,我比你们都高兴。”

“高兴?”蒋远周冷笑声,“我们说了有希望,可你偏偏不信,如果万毓宁听了你的,她现在早就死了!就算手术真的失败,我也不会对许情深说一句不好的话,她是医生,她不是刽子手,她只会救人!”

许情深握紧手掌,目光冷冷地盯着蒋东霆。

老白安排好了记者用餐的事,他走进病房,远远地就听到蒋远周在发火,他快步进去,蒋远周的视线越过众人落到他身上。

“老白,你来得正好。”

“蒋先生,有什么吩咐?”

“以后星港的事,不用他再操心,医院这边别再放他进来。还有,我看我爸年纪也大了,身体又不好,以后还是尽量别再出门,让人守着蒋家那边。”

“是。”

蒋东霆听到这,目光直直落向蒋远周。“怎么,你要软禁我?”

“你不是做所有的事,都自诩是为别人好吗?我也是为你好,我怕你出门奔波伤了身体!”

蒋东霆气得哆嗦起来,“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蒋远周朝老白示意下,“安排下去吧。”

“是,蒋先生。”

“我们走。”蒋远周拉过许情深,将她带了出去。

晚饭就在医院外面解决了,吃到一半,老白才过来,“蒋先生,都已经安排好了,也让人送老爷回到家了。”

“嗯,坐下来吃饭。”

老白拉开椅子,看到许情深面有疲倦,“蒋太太,还没恭喜你一声,手术成功了。”

“谢谢。”许情深却觉得心情有些沉重,“手术就是这样的,成功了,那就是天大的好事,但医院每天那么多手术,无力回天的也有很多。”

这就是生命。人有时候确实是最顽强的,但有时候,却偏偏是最脆弱的。

回医院的路上,老白在前面走着,许情深跟着蒋远周。

两道身影被拉得很长,交叠在一起,蒋远周伸手握住她的手掌。

“我爸真是疯了。”

“他可能以为,万毓宁能成为我们心里的第二根刺。”

就像当年的蒋随云一样,可就算万毓宁真的手术失败了,检查出来的结果是许情深失误所为,蒋远周还能像两年前那样对待她吗?

蒋东霆想要试试,许情深却觉得好笑至极。

蒋远周幽暗的眸子落向远处,“可能,谁都以为你不会成功。”

“那你呢?”

“在我心里,只要是你做的手术,都是成功的。”

“蒋远周,你嘴巴要不要这么甜?”

男人停住脚步,嘴唇朝着她凑去,“你真是说对了,我的嘴一直甜,尝尝。”

许情深失笑,将他的脸推开,老白回头看眼,也只能当做没看见,赶紧将脸别回去。

兜里的手机忽然响起来,许情深将蒋远周的脸推向一侧,不给他胡乱亲的机会,她掏出手机,接通后放到颊侧。“喂?”

“情深。”

“爸。”

蒋远周直起身,许旺在电话里头问了几句许情深的近况。

“我都挺好的,刚吃过晚饭,你们呢?”

“爸也吃过了,情深,你明天有空吗?”

“明天?有事吗?”

许旺笑呵呵说道,“明川要带着女朋友过来了,你妈刚订好饭店,想问问你和远周有空吗?”

许情深闻言,嘴角不由展开,“有空,我去。”

“好好好,我让明川把吃饭的地方发给你。”

“嗯。”

许情深挂断通话,蒋远周往前走着,“你弟弟的女友要上门了?”

“是啊,这小子……”许情深将手机放回兜内,“我上次问过他,他给我看过照片了,长得挺好看的。”

“明天我跟你一起去。”

“嗯,好。”

这一晚,许情深是在医院度过的,蒋远周也没回去。中午的时候,许情深查过房,换了衣服后跟蒋远周出门。

“在哪吃饭?”

许情深将手机递到他面前,“这儿。”

男人看了眼,“就定了个湘菜馆?”

“是啊。”

“你给你弟弟重新发个地址,我们去得月楼。”

许情深坐到车内,将安全带系上,“不用,饭店肯定是我妈订的,什么样的经济实力就去什么样的地方,我相信明川的眼光,那女孩不会拜金……”

“但至少我们的身份在这,既然我是明川的姐夫,我就要安排周到。”

“算了……”

“你打电话,还是我打?”

许情深拗不过他,“好吧。”

她微信通知了许明川后,忽然抬下头看着蒋远周,“你说你是明川的谁?”

“姐夫。”蒋远周迎上她的视线,“怎么,不对?”

她哪敢说不对,蒋先生嘴里说出来的,自然都对。

许情深和蒋远周率先赶到得月楼,点好了菜,没过多久,许家人就来了。

许明川带着夏萌过去,“萌萌,这是我姐姐和姐夫。”

夏萌长相可爱,空气刘海下的一双眼睛格外有神,“姐姐好,姐夫好。”

许情深心里涌起莫名的激动,“快,快坐。”

那感觉,就好像是自己的女儿带了媳妇过来,许情深不由觉得好笑。服务员开始上菜,赵芳华看眼包厢四周,真大啊,如果要摆满的话,估计还能摆好几桌,只是这么大的地方就这样空开了,显得排场更加足。

许明川拉着夏萌的手,恨不得时时刻刻腻歪在一起。

服务员给几人倒上了酒和饮料,赵芳华不住瞅着未来的媳妇,这还是第一次见面,赵芳华笑眯眯道,“萌萌,你爸妈是做什么的啊?”

“我爸爸是公交车驾驶员,妈妈当小学老师。”

有个当妈妈的老师?似乎还不错。

赵芳华筷子都没动下,继续问道,“在什么学校啊?学校有名吗?”

“妈。”许明川赶紧朝她望了眼,“吃饭吧。”

赵芳华不由嘟囔句,“要是学区好的,不是更好吗?将来你们孩子还能沾光呢……”

夏萌轻轻抿着笑,“就是一般小学。”

“这样啊……”

许情深生怕女孩子觉得尴尬,忙将话题扯开。

许旺几乎不说话,蒋远周也不关心这种事,毕竟不是自己的弟弟,再说人家女朋友第一次上门,就是彼此混个脸熟罢了。

蒋远周给许情深夹着菜,她吃得很少,今天倒是话很多,不住跟夏萌说着。

赵芳华要插嘴,可她们说的话,有些她也听不懂,好不容易等到停歇下来,赵芳华忙开了口,“夏萌啊,你家住在哪啊?”

“金浦区。”

“金浦区?那儿不是市区吧?”

夏萌放下手里的筷子,“嗯,不算市区。”

“什么叫不算啊,那儿差点就是郊区了,我去过一次,地铁都没开通,不方便的很呢。”

夏萌脸色微变,但还是接上了话。“是呀,就是不方便,所以我现在租房子在外面住着。”

“妈,等我们结了婚后,不就什么都方便了吗?”

赵芳华看着对面的女孩,长得倒是讨喜,可好看能当饭吃吗?她的儿子也不赖,真没必要去找个郊区的,可看许明川的样子,她要真反对了,看来也没什么用。

“你这孩子,那你以后也要回丈母娘家吧?一路上就算开车还要不少时间。”

夏萌握了握手指,蒋远周和许情深对望眼,许情深刚要张嘴,蒋远周就朝她使了个眼神。

她嘴里的话吞咽回去,夏萌目光迎上赵芳华,“阿姨,我爸妈也是开明的人,他们都说了,等我结婚后,他们多来看看我们。所以我跟明川商量着,想要买个大点的房子。”

“什么?”赵芳华听到这,瞪了眼自己的儿子,“买房子的事你们都商量好了?”

“是啊,前几天也去看过了,刚开盘的一百三十九平米就不错……”

“谁说我们要买房了?”

夏萌的脸上有些下不去了,“我和明川都有公积金,可以贷款。”

“这可不行,我们有房子,不需要买。”

夏萌没想到才第一次见面,赵芳华的口气就这样了,许明川脸上也有怒意,“妈,以后的生活是我们自己的,今天能不能不说这种事?”

“就是,”许旺拉住她,“少说两句。”

夏萌面色涨得通红,也不是个能忍的主,“阿姨,您说您有房子,那请问您的房子多大?”

“够住就行了……”

“几个房间呢?”

赵芳华冷哼声,“三房。”

“跟明川外婆一起住是吗?”夏萌说完这话,站了起来,伸手就要拿了包走。

也难怪,赵芳华这个样子谁都受不了,许明川着急起身,拉住她的手,“萌萌,别这样。”

“等等……”沉默半晌了蒋远周总算出声,“房子的事你们不用考虑,我出。”

许明川一怔,嘴巴张了好几下,“姐……姐夫。”

蒋远周轻笑,这小子,改口的倒是快,“我九龙苍的房子空置着,之前就是说好了要给你的,你和爸妈明天就可以准备着搬过去,那个别墅房间多,还有大院子,明川,只要是你喜欢的人就好,钱财房子的事,你不用考虑。”

许明川拉着夏萌赶紧入座,赵芳华一听房子的事定了,喜上眉梢,“就是就是,你还有你姐夫呢,我说的不买房,是我们家用不着买!”

一顿饭就这么浑浑噩噩过去了。

走出得月楼,许明川带了夏萌和许家的人离开。许情深上了车,蒋远周自己开车回去,他忍不住轻笑出口,“情深,你以前的仇,以后有人给你报了。”

“什么意思?”

“许家的这个媳妇,不是软柿子,你妈以后不会有太好的日子过。”

许情深闻言,不由蹙眉,“这样的话,明川……”

“这种事,我们操心也没用,感情是他们两个人谈出来的,明川爱她就够了。再说,就你妈那样,你能保证换了一个媳妇,就能跟她相处得好?”

这一点,确实不能保证。

蒋远周侧过身,拉过了旁边的安全带。

他视线望出去,看到一个女人的身影从不远处经过。他眸光微定,看到女人抬手顺了下头发。蒋远周将安全带系好,再望出去时,已经看不到方才的那抹身影了。

“怎么了?”见他还不开车,许情深不由问道。

“我刚才看到了一个人……跟看见你时的感觉很像。”

“胡说什么呢?”许情深不以为意,“我又没有亲姐妹。”

蒋远周发动引擎,许情深身子往后靠,目光落向男人的侧脸,“你不会把我跟别人弄混吧?”

男人轻笑出声。

“不许笑,”许情深坐直起身,“要是有个女人特别像我,你会不会觉得更加有新鲜感?会不会觉得别人可以代替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