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绑架VS遇上/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身上还穿着睡衣,蒋远周拉过她,在她面颊上亲吻。

“我去看看霖霖和睿睿。”

“好。”

来到儿童房,蒋远周轻敲下房门,月嫂已经起床,几步过来开门。“蒋先生。”

蒋远周和许情深走到床边,霖霖和睿睿睡在一起,两个孩子睡得很沉,床的四周有围挡,白天的时候可以放下来。

霖霖翻个身,被子推开了,再一个翻身,身子压到睿睿身上。

睿睿觉得好重,一座大山似的,他咿咿呀呀喊了几句,许情深弯腰将霖霖挪到旁边,再替她将被子盖上。

蒋远周出门的时候,许情深将他送到门口,老白已经到了,蒋远周抬起脚步,许情深伸手拉了下他的手腕。

男人回头看她,“明天我就回来了。”

“嗯。”

许情深最终松了手,“一路平安。”

蒋远周很快坐到车上,车子缓缓开出去,老白将落下的车窗关上。“蒋先生,蒋太太这是不放心吗?”

“她总觉得会出事。”

“蒋太太这是对您上心了。”

蒋远周朝他睇了眼,“她什么时候没对我上心过?”

“是是是。”老白忙不迭点头。星港医院。

许情深查房的时候就有些心不在焉,走进万毓宁的病房,万毓宁听到脚步声扭头看眼。

“许情深。”

她没有搭理万毓宁,万毓宁尝试着再喊了一遍。“许情深。”

“干什么?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

“没有就好。”

万毓宁的视线穿过许情深颊侧,许情深走到另一侧说道,“蒋远周不会过来的,他有事出门了。”

“你们有孩子了,孩子多大了?”

“挺大了。”

“远周他……很喜欢孩子吧?”

许情深嘴角轻挽,“当然,他把儿子女儿捧在手心上。”

“蒋伯父跟我说,我爸是被你害死的,他说远周终究对我不一样,我想,我幸亏没听他的,要不然的话手术中出现了意外,我可能就白死了吧?远周不可能将手术的失败怪到你头上。”

“是,”许情深双手插在兜内,“蒋东霆能有那样的想法,也许是把蒋远周看得太念旧情了,一个人念旧情是应该的,但跟自己的老婆比起来,孰轻孰重,这点从来都不用我去替他衡量。”

万毓宁胸腔内堵得慌,许情深朝她看了眼,“万毓宁,你恢复得很好,恭喜你。”

万毓宁看眼外面的阳光,“你放心,认罪书我都写了,有些事逃不掉。”

“是,我当然放心,恶有恶报。”

蒋远周不可能将万毓宁关在隆港医院里一辈子,许情深也不需要那样的救赎,有时候,老天真像是把什么都安排好了。

许情深没有违背一个医生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她做到了救死扶伤,但是她也让万毓宁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悬崖村。

虽然外面的交通有所改善,但是对于这样的地方,拥有一条宽敞的马路,比登天还难。

蒋远周坐在后面,车子不住在晃,手里的资料翻过几页,他就看不下去了,头很晕,A4纸上的字体像是在起舞。老白朝窗外看眼,“蒋先生,您要不休息会,时间还早。”

“还要多久才能到?”

“按照这个车速来看,没有两个小时肯定是到不了的。”蒋远周手指在眉宇间按动两下,视线望出去,天空灰蒙蒙地压在头顶,好像随时都会有狂风暴雨发作一般。

这让他想到了上次的泥石流,老白回过头,看到他面色严肃。

“蒋先生,其实您不用非要过去的。”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悬崖村这个地方,有了医院是好事,但这终究是穷乡僻壤,您过来受这么大的苦……”

蒋远周坐的时间久了,身子有些不适,他吩咐司机说道,“找个地方停下来,我想休息会。”

“是。”

这儿随时随地都能停车,蒋远周推开车门下去,走了几步路,然后回到车旁,颀长的身子倚着车窗。他掏出烟盒,抽了一根出来,然后将烟盒递向老白。

两人一左一右站着,手里的烟被点燃,烟星在指尖燃烧起来。

“老白,你对悬崖村这个地方,是不是没有好感?”

“那自然是,当初星港的医疗队过来……再加上许小姐也差点在这出事,今日要不是您要过来,这个地方,我是避而远之。”

蒋远周手指在烟身上轻点,“那时候跟着医疗队过来的那个女护士,你还记得吗?”

“记得。”老白也是记忆犹新。

“来医院商量赔偿事宜的时候,我见过她的家属,是她未婚夫陪着她父母过来的。”

老白狠狠吸了口烟,蒋远周继续说道,“一般这种事,我是不出面的,但仅仅因为我有瞬间将她认成了许情深,我在会议室内,听着她双亲痛哭流涕,看着她未婚夫伤心欲绝。我忽然想到,如果当时躺在那儿的真是许情深呢?那样的悲痛,是不是应该换成是我该受的?”

“蒋先生,”老白想要宽慰他,“那是意外,谁都没有想到。”

蒋远周抬起视线落向远处,“所以,我把这个医院的扶持项目,定为天使计划,所以今天,我必须要过来。”

老白不说话了,抽完一根烟,蒋远周伸展下四肢,“走吧。”

一路开进去的时候,蒋远周看眼手机,信号时强时弱,他趁着机会给许情深打了个电话。

来到悬崖村的时候,村口的地方站着不少人,有人拉着横幅,迎接蒋远周的到来。小玲站在最前面,手里捧着一束花,那束花自然不会像花店里的那样精美,只是也经过了细心地挑选,用一根藤蔓捆绑在一起。

远远的,村长看到了蒋远周的身影,激动地挥着手。“来了,来了。”

人虽是看见了,却还有不少的距离。悬崖村外面是在修路,但还未修到村子里头。

人群中,一个年轻的女人往后退了几步,身旁的大妈笑道,“许言,这是去哪啊?”

“回家。”

“大人物马上就要到了,回什么家啊?”

许言走出去了几步。“大人物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喜欢热闹。”

“这孩子……”

许言快步走着,回到家的时候,父母正从屋里出来,“你不是去村头了吗?”

“没什么好看,我就回来了。”

“大家都去看城里来的……”

许言抬头,起风了,跟前的房子似乎摇摇欲坠,她皱起眉头说道,“妈,房子赶紧重造,你们这样住着我不放心。”

“知道了。对了言言,妈还没细问你呢,那几万块钱你从哪里来的啊?”

“打工赚的。”

中年妇人又继续问道,“干什么工作能赚这么多钱啊?妈这辈子都没看见过……”

许言听到这,鼻子有些发酸,“妈,别说了,以后就好了,我现在工作挺好的……钱的事您别操心。”

“有你这话,妈听着都高兴。”

“走吧,我们也去村头看看热闹。”许爸爸在旁催促道。

“你们去吧。”许言站在自家的房子跟前,跟着父母一前一后走了,两人佝偻着身影,许妈妈有头疼的毛病,所以头上总是蒙一块方巾。风越来越大,破旧的窗户被吹得哗哗作响,许言知道今天来的人是谁。

从村里出去打工之前,许言给家里安上了电话,她就怕爸妈在家,一旦有事联系不上她。

前几天她打电话回来,得知村里有了自己的医院,说是有大人物要过来,她很快就从蒋东霆嘴里得知,这个人就是蒋远周。

小玲对蒋远周还是有印象的,只不过一直记得他很凶,但是阿爹说他做了天大的好事,以后村里人有病再也不用翻山越岭,甚至会严重到死在半路上了。

蒋远周进了村,走到女孩跟前,手掌抬起摸向她的头,“你是叫小玲吧?”

“是。”小玲将手里的捧花交到蒋远周手里,“送您的。”

“谢谢。”

村长也走了过来,热情地在前面引路,“蒋先生,请,请走这边。”

“我们先去医院看看吧。”

“好,好。”

蒋远周步行着,需要经过村子,一行人在他后面走着,经过一家农户跟前,忽然有一个黑影钻出来,撞到了蒋远周的腿。他定睛一看,是条大黑狗。

“汪汪,汪汪汪——”

原本被撞倒在地的黑狗迅速起身,冲着蒋远周不住狂吠,老白面色有些焦急,生怕它接下来会有什么攻击性行为。

“大黑,大黑!”一名妇人从人群中出来,踢了一脚那条黑狗,“回去。”

“不好意思啊,这是我家的狗。”

蒋远周看了眼,轻摇下头,“没事。”

大家都知道医院建造在哪,只是还未正式营业,里头也没人去过,村长在前面引路,来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医护人员也都聚集在外面。

老白让人将医院的大门打开,村子里的人开心极了,一股脑地涌进去,说是要参观参观。

小玲站在外面没动,旁边的男人拍了拍她的头,“进去啊。”

“阿爹,你说阿妈那时候为什么没有活着呢?她要是活到今天的话,我一定会告诉她,阿妈,这儿造了一家医院,村里的人以后再也不怕生病了。”

男人听着,眼圈有些红了,“小玲,进去吧。”

蒋远周走到女孩跟前,手里还捧着她送他的那束花,“你妈妈的事,我没帮到你,但是从今以后,我能帮助这儿的所有人。”

“谢谢。”

蒋远周手掌按向她的肩膀,“进去吧,看看我们的门诊室,看看我们的手术室。”

这一天对于许情深而言,她是心不在焉的。

回到家,打电话给蒋远周,那边已经没有信号了。

保姆做好了饭菜,几人围坐在餐桌前,家里少了个人,霖霖和睿睿没有太多的感觉。许情深却食之无味,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她知道,蒋远周也就出去两天,她今晚好好睡一觉,明天就能见到他了。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她竟这样牵挂着他吗?

“蒋太太,您多吃点啊。”

许情深回过神,目光落向旁边的空位,“蒋先生明天回来,可能他到家的时候我还在医院,晚上你多弄几个菜。”

“放心吧,我会记着的。”

许情深总觉得心里还有事,“记得,买束花。”

“花?”

“他回来,家里总要有些不一样……”

“好的,我记住了。”

“再买些……”

“买些什么?”保姆认真问道。

许情深嘴里的话语吞咽回去,不由失笑,她摇了摇头,“没什么,不用再买别的了。”

她这是做什么呢?蒋远周也就出去两天而已,一个晚上,搞得他好像出了趟远门似的。

晚上。

悬崖村陷入一片寂静,山谷之中静谧无声,在这样的地方,大家有习惯的生活作息,谁都不喜欢喧闹。

村长非要拉着蒋远周去家里,说是饭菜都已经备好了,蒋远周原本打算在医院的食堂将就下,可是盛情难却,只好带了老白跟另外两人过去。

路上没有灯,走路都挺困难,每家每户几乎没有紧紧挨着的,这边占了一户,那边吊着一户。

许言在家里做好饭菜,爸妈回来了,她赶紧给他们盛饭。“怎么才到家啊?”

“看热闹嘛,新医院我们去看了,可好了,气派啊!”

许言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那样的地方,还是祈祷别进去吧。”

许爸爸听了,不由笑道。“还是我女儿说得对。”

屋内的灯光很暗,许言坐在凳子上,吃过饭后看眼时间,还早。

她翻出家里的手电筒。“爸、妈,我出去趟。”

“天都黑了,去哪啊?”

“好久没回来了,跟娟娟去说会话。”

“那好,别太晚回来……”许言打了手电走在路上。前面就是一片林子,要去村长家的方向,只能穿过树林。

对于蒋远周,她也是有些了解的,她不知道蒋东霆当初为什么会找上她。蒋远周这样的男人,围在他身边转的哪个不是最出色的?可蒋东霆让她学着许情深,还给她看了不少资料,包括蒋远周的喜好、禁忌、以及前前后后所有经历过的那些感情。

许言踩在干枯的树枝上,啪嗒一声声响传到耳朵里,她有些害怕,手电朝着四周照去,周边笼罩着阴暗和恐惧,她壮了壮胆,大步向前。

村长家里在另一头,蒋远周坐在客厅内,他没有喝酒,就吃了顿便饭。

他看眼时间,“不早了,我们要回去休息了。”

“再坐会吧。”

“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村长闻言,也不好挽留下去,蒋远周起身,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村长找来了家里的手电筒。“蒋先生,我送您回医院。”

“不用。”蒋远周知道路不好走。“你把手电筒借我吧,不用客气,你要真送了我,回头我还得担心你是否安全到家。”

“那好,我送您出去。”

老白接过手电筒,蒋远周走到外面,这次过来,他原本只想带老白一起的,是老白坚持,说怕不安全,所以另外带了两名保镖。

司机留在了医院内,开了那么长时间的车,也累了,需要休息。

“蒋先生,您认识路吧?”

“认识。”

“那好,您慢走。”

蒋远周走出去,两名保镖一前一后,蒋远周掏出手机看眼,“还是没有一点信号。”

“您别着急,明天就回去了。”

这个村子内,有一半的路都在林子里头。

狂风大作,高高的枝干拍打在一起,一道道黑影犹如鬼魅般扑面而来,要不是几个大男人,估计真有可能会吓尿在这。

一根竹子打过来,老白伸手挥开,手里的手电筒打出去的光在颤抖。

而此时的林子里面,确实是有危险的。

人都说恶鬼可怕,但谁都想不到比恶鬼可怕的,其实是恶人。

蒋远周的脚踩在堆满落叶的泥地上,虽然这几天天气大好,路也是干的,但堆积在最下面的叶子已经腐烂了。几人一步步向前,有人蹿出来的时候,声音混合在风声中,谁都没有听见。

最前面的保镖忽然应声倒地,老白猛地顿住步子,护在蒋远周跟前,“蒋先生,小心!”

后面的保镖被人用东西袭击了后脑,蒋远周趁着老白手里的灯光,看到几个暗影冒了出来。

一把冷冰冰的东西陡然间抵住了男人的腰际,“蒋先生,我们等您好久了。”

“你们想要什么?”

“放心,我们只为钱财,不要您的命。”

蒋远周已经知道了身后是什么东西,“要钱,好说,不必这样大动干戈。”

老白看眼四周,对方足足有五六个人,手里还有家伙,再加上带来的两名保镖已经被偷袭倒地,现在的他们完全处于劣势。

“走吧。”

蒋远周视线落到地上,身后的保镖是被人用抢把手狠狠击中了脑部,男人站立在原地没动。“既然只是要钱而已,要多少钱,你说。”

“蒋先生,这钱,我们不会问您要,您跟我们走一趟吧。”

风吹刮在脸上,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子划过,“我的人在这,如果把他们就这样丢下,明天还有命吗?”

“这个您放心,明天一早就会有人发现他们,我的人动手,也是知道轻重的。”

蒋远周的视线落向对方,老白手中的电筒垂落下去,灯光打在地上,蒋远周也看不清对方的模样。“你绑了我,不问我拿钱?我可以满足你的需要,你可以省掉中间的环节。”“蒋先生,我还想再活几年,通过你拿钱?估计我连家都回不去了。”

“在蒋家,只有我能做主。”

对方冷冷一笑,“我怎么听说,蒋家还有一位蒋太太呢?”

蒋远周的面色彻底阴沉下去,眸子内聚起凶光,“不要把主意打到她身上,她成不了大事,也没有几个钱。”

“蒋先生,您觉得我们这是在跟您讨价还价?”男人说着,上前一步,将手里的枪用力抵着蒋远周的腰际。

老白冒出冷汗来,“有话好好说。”

“走!”

老白握紧手里的电筒,一步步往前挪动,这不是在东城、在他们的地盘,他也调不来那么多的人手。

对方肯定知道他们的全部行程,更加清楚蒋远周到这儿来不会带多少人,如果换成别的场合,他们根本就不会成功。

老白计算着身后有几人,前面又有几人,他按捺住心里的紧张,想要找机会下手。

这个林子这么大,一旦蒋远周能够脱困,他应该可以跑出去。

风钻到了领子里面,冷得令人不住颤抖。老白走出去两步,旁边就有一个人紧跟着,他手指落到手电筒的开关上。

射出去的灯光忽然熄灭掉,老白抡起手里的电筒砸在对方脸上,他往后将另一人扑倒在地,“蒋先生,快走!”

这也是下下之策,但是老白没有别的办法,倘若不试,那就是一起等死,如果他成功了,至少蒋远周还有机会。

人群中出现了咒骂声,被老白扑倒在地的男人抡起一拳砸在他脸上,老白尽管制造了混乱,但蒋远周的身后一直有一把枪顶着,他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

“妈的,找死!”

对方将老白推倒在地,拿起手里的枪狠狠砸下去。

他们中间,还有一人拿着手电,那束光很快对上了老白,蒋远周想也不想地蹲下身来,他护在了老白身前,对方的手枪没有收住,枪托击中蒋远周的前额,砰地一声闷响传到耳中。老白着急坐起身,“蒋先生,蒋先生!”

鲜血顺着额头往下淌,模糊了蒋远周的视线,他蹲在那里,侧着身,一把目光抬起看向几人,眸子内的凛冽在这样的暗夜中显得越发亮彻。

为首的男人皱下眉头,看向动手的同伴。

那人握了握手里的枪,“我……我没想到他会过来。”

一阵细微的窸窣声传到耳中,不像是风声,男人抬起手掌,示意那人住口。

蒋远周隐约听到了脚步声,对方显然也听见了,他朝着四下看去,看到一个身影正要离开,“抓住她!”

许言没想到会被自己碰到这一幕,她原本走得好好的,忽然就听见了前面的声响,她拔腿就要跑,可追上来的几人速度很快,一把就将她擒住了。

“救命,救命——”

她恐惧万分,张开嘴巴呼救,男人捂住她的嘴,将她往后面拖去。

老白看眼身侧的蒋远周,“蒋先生,您没事吧?”

蒋远周左侧的俊脸上蜿蜒着几道明显的血渍,他眼皮都没有眨一下,摇了摇头,“没事。”

许言被抓到了几人跟前,男人使劲将她一推,她趔趄栽倒在地,撞在了蒋远周的手臂上。

“你是什么人?”

许言抓紧了掌心内的手电筒,“我只是个路过的。”

“路过?这么晚跑出来,你跟我说是路过?”

“你们又是什么人?”

男人居高临下盯着她看,忽然冷笑声。“真是天大的笑话。”

他抬起手里的枪,将枪口对准许言,蒋远周见状,伸手按住他手里的枪。“你的目标是我,没必要牵累无辜,把她放了吧,她应该只是这儿的村民而已。”

“蒋先生,没想到您这么会怜香惜玉。”

许言转过视线,盯着蒋远周的侧脸,男人收回枪,“她既然目睹了全过程,我不可能放她走。”

他朝同伴使个眼色,“把她做了。”

许言自然明白这做了是什么意思,她面色发白,跟前的几人都带着面罩,完全认不出他们的真实面貌。蒋远周听到这,缓缓站起身来,“你要在我面前杀人?”

“蒋先生,您现在是自身难保。”

“但我总有这个资格跟你谈条件。”

男人冷笑声,旁边的同伴催促道,“别浪费时间了,万一再遇上人可怎么办?现在出去还有一大段路要走。”

男人听到这,拿起手里的枪。许言的心跳声几乎就要冲破胸膛,但她没有哭闹,更没有求饶。

她伸出双手,高高举过头顶,做了个投降的动作。

“不要杀我,你们可以把我带着,”许言说完,视线看向蒋远周和老白。“我学过一点医,会处理伤口,这位先生还在流血,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怕是撑不了多少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