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救夫/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男人看向蒋远周,看到了他脸上的血渍。

谁都清楚,蒋远周不能有事,一旦他真的遇上不测,这就是一桩赔钱的买卖。

跑到这穷乡僻壤的吃尽苦头,最后却白忙活一场?

男人收起手里的枪,“都起来。”

老白方才被人踢打过,他单手按住腰际,另一手去搀扶蒋远周。“蒋先生。”

蒋远周头上的血还在流,他站起身,许言满脸惊恐,她从来没遇上过这种情况,几个男人将倒地的两名保镖拖到了林子内,蒋远周伸手在眼前抹了下,看到自己满手心都是血。

“他这样不行……应该给他处理下伤口。”

许言说出来这话时,嗓音是在颤抖的,她害怕,真的害怕到了极点,她也看过绑匪片,那些人穷凶极恶,对付的又是蒋远周,他们肯定什么都准备好了吧?

蒋远周视线落到她面上,从上面打下来的树影落到女人的身上,他并不能看真切许言的五官。

“包扎?”男人抬腿,在她小腿上狠狠踢了脚,“别他妈在这浪费时间,走。”

老白搀扶着蒋远周往前,许言是村里人,但对方一句话没有问她,可见已经将这儿摸透了。

村子就这么一点点地方,来了陌生人,难道大家都没发现?

路,越走越偏,蒋远周觉得有晕眩感传来,老白满脸的紧张,“蒋先生,您没事吧?”

他停下脚步,“这样不行,会出事的,必须给蒋先生先将伤口处理好。”

男人上前,抬起手电筒看了眼蒋远周的情况,他伸手将许言拽到跟前,“赶紧的,你要敢耽误时间,我要了你的小命。”

“但是这儿没有纱布。”

男人将手里的电筒朝着许言脑后砸了下,一声闷响传到耳中,许言脑子里嗡嗡作响,人忍不住向前栽去。蒋远周伸手扶了她一把,“你没事吧?”

许言面色越发苍白,男人冷笑声,“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还要纱布?”

蒋远周握在她的手腕处,发现她整个手都是冰凉的,许言好不容易缓过神,老白朝自己身上看了眼,“我有办法,用我的衬衣。”

一名男子闻言,拿起把刀上前,二话不说将老白的衬衣割下了一大片。

“给你!”

许言拿在手中,蒋远周松开她的手腕,他高高地站在她跟前,她就算举起了双手都没用。蒋远周坐了下来,许言将那片衬衣折好,然后小心翼翼缠上蒋远周的伤口。

“他不能再受伤了,要不然的话,你们根本别想带着他好好走路。”

蒋远周听着她的话闯入耳中,站在旁边的男人开始不耐烦起来。

许言很快给蒋远周处理好伤口,男人看眼时间,这个时候的悬崖村,几乎不会再有人出来走动,所以他们必须利用好这个晚上的时间。

“走!别废话。”

他们顺着林子出去,走过了陡峭的山路,如果他们手里没有枪,老白还想着博一下,他现在不敢乱动,生怕再惹怒了那些人,对蒋远周不利。

山林中,有尖锐的声响传到耳中,蒋远周抬头看去,不知名的鸟儿从林子内拍打着翅膀钻出来。

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不光从小就知道商场险恶,他还明白在哪都不能太招摇,因为世上总有那些心理扭曲的人,会想着要将你的东西占为己有。

在蒋远周还未成年之前,一位远亲就出过事。

那位大伯出门时尽管带着保镖,却还是被人绑架了,最后交付完巨额赎金之后,亲人满心期待等到的却是已经被撕票的噩耗。

也许他们知道,被绑架的人都不差钱,一旦将他们放回去,凭着他们的金钱和权力,想要将这些绑匪挖出来应该不难。

许言不知道自己跟着走了多久,她脚底痛得厉害,更加折磨的却是内心,她不知道她还有没有命回到家里。

皇鼎龙庭。

霖霖和睿睿早早睡下了,许情深每隔几分钟就看眼时间。

蒋远周答应过,晚上的时候会用医院的电话跟她联系,可是都这个点了,难道他睡了?

许情深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拨通了蒋远周的电话。

居然通了,她心下一喜,那边信号时好时坏,真是被她碰巧了。

蒋远周在走着,兜里的手机陡然传来一阵铃声,他知道这是谁打来的,这是他为许情深特设的铃声。

身后的男人显然也听到了,他上前一步,朝着蒋远周伸手,“蒋先生,拿出来吧。”

蒋远周伸进兜内,掏出了手机,他知道许情深肯定等着急了,这个时候,他多想听到她说一句话,多想告诉她,他明天就能回去了。

男人一把将手机夺过去,看了眼。

“蒋先生,看来您跟您太太的感情很好。”

男人说完,挂断通话,然后将手机关机。

许情深有些难以置信,她看眼自己的手机屏幕,尝试着再打过去时,那边已经关机了。

既然电话已经通了,为什么挂断?

蒋远周面色绷紧,男人将手机放进自己兜内,“走。”

许情深心里有了挥之不去的担忧,她有老白的手机号码,可是打过去的时候,照样是关机。

两个人都关机?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许情深在卧室内走来走去,想到了跟蒋远周他们一同前去的司机。

她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拨通号码,那边倒是很快接通了,“喂?”

“蒋先生在吗?”

“蒋太太,不好意思,我刚睡着了。”司机疲惫地坐起身。

许情深说道,“没事,我就是看他手机关机了。”

“蒋先生去村长家吃饭了。”司机看眼时间,“都这么晚了?您等下,我去看看他回来了没。”

“好,麻烦你了。”

司机披上衣服出去,许情深在房间内不住踱步,她等着司机的电话,许久后,被她紧捏在掌心内的手机传来震动。

许情深忙接通电话,“喂。”

“蒋太太,蒋先生没回来,我刚打电话给村长,说是……说是他们吃过饭就离开了,可这都过去几个小时了。”

许情深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开,像是被投了个定时炸弹。“医院的电话有吗?只要能联系到你们的都行,我怕下次再打你电话就打不通了。”

“有,我待会发您手机上。”

“派人沿途去找,他应该不可能去了别人家里,他对悬崖村的村民也都不认识。”

“是……”

“这个时候只能去麻烦村长了,让他帮忙召集大家,不管有没有结果,我们事后都会酬谢的。”

“是。”司机将她的话都记在了脑子里。

“还有……”许情深将能想到的结果都想到了,“报警试试,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先报警吧。你马上去村长家里,调动村民去找的同时,让他看看除了外出打工的,还有谁今晚没在家。”

“是。”

分明已经紧张到了极点,许情深的心里却没有丝毫慌乱,她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六神无主。

司机接了她的电话后,找了医院的医护人员一起过去。

走到村长家的一路上,都没看到蒋远周的身影,再加上天黑,就连竹林里的那两名保镖都未被发现。

当悬崖村的村民都被聚集起来的时候,蒋远周已经出了那个村子。

他被人带上了一辆大车,眼睛用黑布蒙着,疲倦感重重压来,但是头部的疼痛一刻不停歇地折磨着他,也在时不时提醒他此时的处境和危险。

车子开了许久之后,停在一个地方。

蒋远周下车的时候,耳朵里听到隆隆的响声,剧烈的风势迎面扑来,还带着粗粝的尘土味道。

蒋远周一左一右被人控制着,他听到有人开口询问,“这女人怎么办?”

“带着也是累赘……”

对他们来说,留着许言的命就是个拖累,蒋远周脚步慢了下来,“你们把她一起带着,她的赎金,我给。”

“蒋先生这么大方?”

“她是悬崖村的人,本来也是无辜的。”

几人被推向前,上了直升机,蒋远周心里咯噔下,这样大费周章且不惜一切要把他绑走,看来这些人真不简单。

许情深在家没敢报警,她坐在床沿,一动不动,幻想着蒋远周能够忽然回来,幻想着一切只是她自己想多了而已。

但是等到天亮时分,她所有的侥幸都被击灭了。

司机打来了电话,说是蒋远周的两个保镖被找到了,就在距离村长家不远的林子里面,当时是昏迷不醒的。路上还发现了血渍,以及一个被砸坏的手电筒,村长辨认过,说那个手电筒是他借给老白的。

由此可以判断,蒋远周肯定是出事了。

村长带着人,挨家挨户、里里外外都找了个遍,就是没有找到蒋远周的身影。

许情深听完之后,如坠冰窟,她的手一直在抖,她隐约就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没想到她的预感会成真。

蒋远周只不过出去一趟,怎么就能出事呢?

她还想安慰自己,毕竟她认识蒋远周这么久以来,他向来都是无所不能的人啊。许情深双手抱住脑袋,屋外面传来敲门声,咚咚,咚咚咚——

“进来。”

月嫂推开了门,“蒋太太,霖霖她……”

月嫂走进去几步,看到许情深身体蜷缩着,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的头,月嫂见他两个肩膀不住颤抖,她赶忙加快了步伐。“蒋太太,您这是怎么了?”

许情深泪流满面,泪水淌落在膝盖上,她摇了摇头。“没事。”

“怎么会没事,您看您……”

“我就是心情不好,”许情深擦干眼泪,冲着月嫂看眼,“这几天辛苦你了,你把两个孩子带好就行。”

“这是我应该做的。”月嫂见她不肯说,也就不便再追问。“对了,蒋先生是今天回来吗?”

许情深一怔,没想过要怎么去回答。

说不定这会,保姆已经出门了,去早市买了蒋远周最喜欢的菜,又去挑选了最漂亮的花,不一会,两个孩子也该醒了,开开心心地准备迎接爸爸回来。

许情深将眼里面的泪水逼了回去,她嘴角轻搐,忍不住颤抖,但还是一字一语道,“再说吧,也许会,也许不会。”

“那好,我先出去了。”

许情深抬起手掌,将脸上的眼泪全部擦去。

她现在还不知道蒋远周是生还是……

最后的那个字,许情深不敢想,她一遍遍安慰自己,不至于,不至于,如果只是要蒋远周的命,那他们就不会把他带走。那如果是为了钱呢?那是不是就说明,蒋远周会没事?

这个时候,许情深还是不敢报警,时间在一分一秒中度过。

司机又打来了电话,悬崖村那边至今没有出警,许情深觉得灭顶的绝望正在压来。“等我这边的通知吧。”

“是。”

几人从飞机上下去后,又经过了一段车程,似乎这才到目的地。

蒋远周被人推进了一间屋子内,然后蒙在头上的黑布被扯开。老白和那个女人也被推了进去,蒋远周环顾四周,这就是一间再寻常不过的水泥屋子,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

男人走进来,从兜内掏出蒋远周的手机。“家里的人联系不到蒋先生,肯定急坏了。”

“我一早就跟你说过,你要钱,直接跟我要,想要多少,我现在就能操作给你。”

“呵,蒋先生,我最怕的不是没钱,而是有钱没命花。”男人目光直视蒋远周,“你若现在操作给我,我不是等于曝光了自己吗?”

“胆子这么小,看来你也做不成什么事。”

男人的面色变了又变,“蒋先生,那你就一直记得这句话,把它记在心里。”

“就算你打电话给我太太,她也凑不出几个钱,我的钱不在她手里。”

“那就要看看,她有多爱你了,如果足够爱的话,她会想方设法满足我提的要求。”

男人走到外面,让人将门锁上,老白一直按着腰际,脸色就没好过。蒋远周朝他看眼,“没事吧?”

“应该没有大碍。”

蒋远周走向那张大床,坐了下来,抬起的视线落向屋内的唯一一扇窗户,许言就站在窗户下面,蒋远周这才看清楚了她,包括她的长相。

心里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涌出来,“你叫什么名字?”

“许言。”

也是姓许?

“昨晚为什么一个人在外面随意走动?”

许言垂下眼帘,“我原本是出去打工的,这两天回了趟家,家里就我爸妈,我给村长带了些东西,想要送他,拜托他帮我照看下我父母,没想到在路上就碰到了这种事。”

蒋远周听着她说话,许言在屋里转了个圈,然后看向老白。“我们不会死吧?”

“你怕吗?”

“还好。”

蒋远周掀起眼帘,他总有种错觉,好像这个女人的身上,藏着另一人的影子,难道是他太想念许情深的缘故?

也不知道那些人打电话给她后,她会多么惊慌无助?

“我们逃吧。”老白说道。

蒋远周的神被拉了回来。“逃?”

“是啊,你看这有扇窗,我们想办法把它拆掉……”

“不可能。”许言听完,摇了摇头,“不是我悲观,你能想到的,那些绑匪会想不到吗?说不定窗户外面就有人,还有一种可能,窗户外面是死路,如果是万丈悬崖呢?”

蒋远周手指按向前额处,许言见状,上前了两步,“你的伤口没事吧?”

“没事。”

许言走过去,跟着他在床沿坐定,“我太累了,坐会。”

蒋远周感觉到寒气正在往上冒,这个地方很冷,粗糙的水泥地面上还有裂缝,那种会令人不适的感觉始终充斥在蒋远周心里。

皇鼎龙庭。

霖霖和睿睿起床了,被月嫂带到了院子里面正在玩耍。

许情深站在阳台上,看着两个孩子的身影跑来跑去,手机就放在掌心内,她一直握着,生怕漏掉一个电话。

震动声响起的时候,许情深赶忙接通,“喂!”

“女士您好,星海湾的别墅有需要考虑吗?”

许情深说了句不需要,将通话掐断。

心里绷紧的弦好像忽然断了,许情深看眼时间,八点多了。她不能这样等下去,许情深准备报警。

有手机铃声再度传到耳中,许情深看了眼,将手机放到耳边。

“蒋太太。”里面有一阵怪异的说话声传来,一听就知道用了变声器,许情深放在栏杆上的手掌紧握,“你是什么人?”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蒋先生在我们手里就行。”

许情深倒吸口冷气,紧紧地捏着她的手掌,越来越用力,“你想要什么?”

“你放心,蒋先生很好,我只想要钱。”

“我怎么知道他现在是不是好好的?”

“你放心,只要你答应了我的要求,我会让你见到他。”

许情深快步走回屋内,将阳台上的门关上,“有什么要求,你说。”

“三天后的东城拍卖会上,会有一条项链进行拍卖,具体的资料我会传送给你。蒋太太只需要把它拍下来就行。”

许情深面露不解,“我直接给你钱不行吗?”

“我不是个喜欢麻烦的人。”对方继续说道,“你用八千万将它买下。”

“那如果别人比我出价高呢?”

“不会,那条项链值不了这个钱。”

许情深在房间内不住地走来走去,“我根本筹不出这么多钱。”

“蒋太太,在东城,蒋先生的一条命连八千万都不值吗?”

许情深生怕惹恼了对方,男人冷笑声,“你没有报警吧?”

“没有。”

“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聪明人说话。”

许情深咬紧自己的拳头,“我想见见我老公。”

“听得出来,蒋先生蒋太太感情很好。”男人走到关押着蒋远周的门前,他站定脚步。“记住,这件事谁都不能告诉,一旦走漏风声,我不确定能不能放蒋先生安全回来。”

“但我需要动用这么大一笔钱,我肯定要经过蒋家。”

“你别跟我开玩笑,你是蒋太太,连这点钱都拿不出来?”对方显然在绑架蒋远周之前,就已经摸清楚了蒋家所有的底,“特别是蒋东霆,如果被他知道了,那么对不起,你这辈子都别想见……”

“不要!”许情深听到这,就已经害怕的不行,她好不容易稳定好自己的情绪,“好,我答应你。但你要确保我老公的安全。”

“蒋太太,我跟你说这么一件事吧,如果你报警,如果你通知了蒋东霆,他们不可能一点点动静都没有。绑票的事,我也不是第一次做,你是绝对不想发生撕票这种事的吧?”

许情深闭紧眼帘,“我只要我老公安全回来。”

“那就好,按着我的吩咐去做。”

“等等……让我,让我见见他。”

男人示意站在门口的人将门打开,他走了进去,来到蒋远周跟前,“蒋先生,你太太。”

蒋远周没有伸手接,许情深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远周,远周?”

“我没事,”蒋远周说了这么一句,“放心。”

许情深的眼泪刷的淌出来,“远周,你跟我说说话。”

蒋远周听得出来,她这是担心极了,男人收回手机,几步走了出去。

那扇门重新被关上,怪异的声音继续钻到许情深的耳朵里,“时间不多了,如果到时候见不到钱……蒋太太,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我,我怎么联系你?”

“等我的电话。”男人的来电显示被刻意隐藏了,许情深满面焦急,“你给我多点时间……”

“不是我不给你,而是怕蒋先生等不及。”男人说完,加重语气说道,“蒋先生受伤了。”

“你说什么?”

“所以,蒋太太自己想明白吧。”

通话被挂断了,许情深焦急不已,“喂,喂,喂!”那头只有冷漠的嘟嘟声传来,许情深撕裂着嗓音喊道,“喂,说话,说话!”

许久后,许情深这才一屁股坐向床沿,她觉得天都像是塌下来了。

她将手机丢到被子上,双手使劲揪扯着自己的头发,“怎么办?怎么办?”

蒋远周虽然给过她银行卡,让她自己用,但她也不可能取得出这么一笔钱啊。又不能告诉蒋东霆,她只能自己想办法,许情深环顾四周,忽然想到了一点希望。

许情深忙拿起手机,手指颤抖地拨通了许明川的电话。

那头倒是很快接通了。“喂,姐,我刚要给你打电话……”

“明川,我问你一件事,远周之前说安排人将九龙苍过户给你,办好了吗?”

“姐,我正想要说这件事呢,办好了啊,我们东西都收拾好了,马上到九龙苍。”

许情深心里的希望涌了起来,“你在九龙苍等我,我马上过去。”

“好的。”

许情深拿了手机三步并作两步走出去,开车来到九龙苍,许家已经请了搬家公司过去,其实九龙苍里面什么都有,以前那些破破烂烂的家具再也用不上了。许情深看到许旺正将几个行李袋往院子内拖,看到她过来,许旺放下手里的东西。“情深。”

“明川呢?”

“在里面呢?”

许情深快步进去,听到赵芳华的声音从里面透出来,“这客厅也太大了吧?还有这沙发、这画、这摆设……明川,妈这辈子都没想过能住这样好的房子啊。”

“妈,这都要谢谢姐和姐夫……”

“这还不是应该的吗?情深是许家的女儿,太应该了。”

许情深走了进去,招呼也没打,径自来到许明川身侧。“明川,你跟我走。”

“姐,去哪啊?”

“姐有急事,我们先把九龙苍卖了,你放心……以后我一定给你重新……”

“你说什么?”赵芳华听到这,全身的毛都快炸起来了,“九龙苍现在是明川的,你凭什么卖!”

“我只是有急用,暂时需要……”

“需要什么?”赵芳华走过来,将许明川拉到身后,“你还在乎这点小钱?是不是反悔了?我告诉你,后悔也没用了,现在九龙苍写着明川的名字!”

她咄咄逼人,倒像是许情深上去抢了她的什么东西。

蒋远周站在窗户底下,仅有的阳光照射进来,他习惯了替许情深一次次遮挡风雨,将她护在身后,可是如今他不在他身边,他还需要她来救,她应该怎么办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