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他的女人,独一无二/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龙苍。

许旺进了屋,许明川一脸懵逼状态,赵芳华则像是随时准备战斗的母鸡,怒目圆瞪,她挡在许明川的跟前,生怕许情深这个外来人抢了他儿子已经得到的东西。

“怎么回事啊?”许旺上前,拉了把赵芳华的手腕,“有话好好说。”

“能好好说吗?今天搬家,原本是多好的日子,”赵芳华一口气卡在喉间,有点上不去下不来的感觉,“明川这还没住上呢,她就说要把房子卖了,她这是存的什么心?”

“妈,”许明川也是无奈,“你先听姐把话说完,你别一惊一乍的。”

“要不是不得已,我也不会出这样的主意,放心,房子的事以后还能解决……”

“解决什么?明川一签字,他就什么都没了。”

许情深上前,拉过了许明川,赵芳华见状,将她的手推开。“你休想!”

“我跟明川说。”

赵芳华将许明川拉过去几步,“想都别想。”

许情深心急如焚,这个时候,用热锅上的蚂蚁来形容她,一点都不过分,她进来的时候不是没看到赵芳华在,但是既然要卖房子,就不可能瞒着她。再说,许情深现在没有时间躲着这个,避着那个,也许她晚个一分半钟,蒋远周就会出事。

许明川盯着跟前的姐姐,她一点精气神都没有,整个人笼罩在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中,他知道,许情深要不是遇上了大事,不会这样。

许明川推开赵芳华,走到许情深跟前,“姐,你肯定是最近太累了吧?走,我请你去外面坐坐。”

“明川!”赵芳华忙拉住他,“你别糊涂!”

“妈,放心吧,我不糊涂,有什么事我肯定跟你商量,”许明川凑到赵芳华耳边,“你不能这样对姐姐,以后你有事还想不想靠着她了?你这脾气啊……”

许明川说完,走过去抱住许情深的肩膀。“妈,你放心,我们很快回来。”

许旺也帮忙拉住赵芳华,许明川将许情深带出去,九龙苍外面什么都有,他挑选了一家安静的小店,带着许情深进去。

许情深有些话不能说透,许明川看得出来,她整个人绷得那么紧,他起身去买了两杯热可可,回来之后,将其中一杯放到许情深的手里。

“姐,喝两口,有话慢慢说。”

许情深捧着手里的杯子,暖意透过掌心一点点传递出来,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她的心里有不少安慰。

“姐,你遇上什么事了?姐夫呢?”

许情深强忍着一口气,泪水在眼眶内打滚,“明川,对不起,我实在是需要你的帮忙,需要这笔钱。”

“好,这房子本来就是你们的,姐,你要用钱,我别的忙帮不上你,但是我同意把房子卖了。”

许情深听闻,伸手捂住了脸颊,“谢谢。”

“房子卖掉……够吗?”许明川看向对面的许情深,“是姐夫生意上遇到什么事了吧?没关系,你别着急,他肯定能挺过去,如果还差钱的话,你跟我说,我多的没有,几万块……”

“明川。”许情深一把握住他的手掌。“别的,你不用操心了,就是暂时委屈你了。”

“这有什么委屈的,我都住习惯家里的房子了。”

“我现在就去找中介,价钱压下去的话,应该很好出手,妈那边……”

许明川轻笑,“卖房需要带什么东西?身份证、房产证和户口本吗?你待会问声中介,然后告诉我,妈的东西放在哪我都知道,户口本我也能偷来。”

许明川没有丝毫的犹豫,甚至没有问一句,这房子应该能值多少钱。

她擦拭下眼帘,“好,我这就去。”

“快去吧。”

许情深走后,许明川也起身准备回去,刚到外面,夏萌的电话就打来了。

他一边掏出车钥匙,一边接通。“喂,萌萌。”

“明川,你你在哪呢?怎么还不来啊?”

“我马上过来……”

夏萌在家都准备好了,她满口雀跃问道。“家那边,搬好了吗?”

许明川的脚步忽然有些沉重,他走到车旁,没有立即开门坐进去。“萌萌,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一声。”

“什么事?”

“我姐现在有急事,她需要钱,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但我看得出来,她很着急。九龙苍这边的房子,需要暂时卖掉。”

“你说什么?”夏萌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姐姐姐夫那么有钱,怎么会卖房子呢?”

“我也不清楚,但我姐姐的样子……怎么说呢,非常非常急,而且她向来有主意,她说过段时间房子还能再买。许明川的嗓音顿了下,卖房的事,他倒是不担心赵芳华,先斩后奏顶多被她骂一通,但夏萌不一样,毕竟是要一起过日子的人。“萌萌,房子本来就是我姐夫给的,现在他们急用钱……”

夏萌听得出他的意思。但那是九龙苍啊,她上网查过,这儿的房子也不是一般富豪就能买得起的,一两亿的价值。当初她知道的时候,感觉就像是天上掉了馅饼下来,他们都是寻常家庭的人,能住九龙苍,那就跟灰姑娘忽然闯进了童话世界似的。

“明川,你真的要卖吗?”

“我姐开了口,她对我最好,我肯定要听。”

夏萌抿紧了唇瓣,“明川,有句话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说,你和你姐姐毕竟是同父异母……”

“萌萌,我姐一直拿我当亲弟弟,甚至还为了我差点丢了命,她是我亲姐姐。”

夏萌听到这,点了下头,“明川,既然这样,那你做决定吧。”

“你……”

“我没关系,你要住九龙苍,我跟你住九龙苍,但现在房子没了,我还是跟着你呀,我们互相不要嫌弃就好。”

许明川闻言,一颗心彻底放松下来。

夏萌挂了电话,她想,蒋家家大业大,不可能会这样玩完,卖房子的事既然已成定局,她也不好阻拦。她也是真心爱许明川,以后的事再说吧,她是希望许情深能够再立起来,这样的话,也能帮衬他们不少。她心思现实,但这种现实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她没有坏心。

许情深来到中介公司,她的要求只有一个,尽快出售,尽快拿到钱。

中介一听是九龙苍的房子,眼里几乎放出光来,要知道那边的房子火爆到什么程度,当初还未来得及开盘,就已经被预定完了。

前两天还有一个客户来说,让她帮忙留意那边是否有空房。

可买得起九龙苍的人,就不可能会去转手卖掉,如今这样的机会忽然撞上来,中介也有些措手不及。

许情深让她帮忙估价,“我知道来不及,但是我希望能在明天拿到钱,最迟后天上午一定要交易成功。”

“什么?”对方闻言,难以置信地盯着她。“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许情深凑到她跟前,压低嗓音道,“我要卖房的事,一定要保密,特别是有些媒体咬得紧,我不想被他们知道。事成之后,除去佣金之外,我可以再给你一笔钱,但是这件事,真的拜托你了。”

“蒋太太,不瞒您说,这么着急成交……我怕会对您不利,前几天是有客户让我盯着九龙苍的房子,但是您这样焦急,对方肯定会压价。”

许情深也没别的法子了,“只要不是低的离谱,我都能接受,但是必须要尽快成交。”

“那好,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许情深回去之后,心里总是悬着,对方不联系他,就把她这样吊着,她饭也吃不下,就连一口水都不想喝,下午时分,中介给她打了电话。

“喂。”

“蒋太太,我方才替您谈了下,也说了希望赶紧成交的意思,但对方的价格实在太苛刻。”

“多少?”

“他说,最高只能出到一亿。”

许情深心里豁然一松。“好,这个价格,我接受。”

“您的房子这样一出手,最起码亏了三分之一,而且还有家里的装修……”

许情深闭了闭眼帘,“我知道。”

“那您要觉得可以的话,我继续联系那边,钱的事您放心,一旦谈妥之后,相信大家都是爽快人。”

许情深心急如麻,但还是很有理智,“你再跟她好好谈谈,至少让她明白,我对这个价钱是不满意的,你是做这一行的,你应该知道怎么做。我不想再把时间花费在她跟我无数次的压价上。”

“好。”

许情深挂了电话,一晚上没睡,到了现在居然完全没有睡意。

傍晚时分,中介再度打来电话。

她语气吞吞吐吐,“蒋太太,对方说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

“然后呢?”

“她压了五百万的价。”

这跟趁火打劫没什么两样,许情深心知肚明,但这口气必须吞咽下去。“好吧。”

“不好意思。”

“这跟你没关系。”

许情深挂了电话,无力地坐在床沿,不出二十分钟,手机铃声再度响起。许情深揪起了心,一看来电显示,还是中介打来的。

她心里升腾起烦躁,“喂?”

“蒋太太。”

“怎么了?”

“您先别生气,这种买家我经常遇上,他又说他老婆觉得价格太贵,让他缓缓,除非……”

“说吧,这次他们的心理价位是多少?”

“压了两百万。”

许情深一口气哽在喉间,怒火窜上来,原本心里就被积压着,无处宣泄。

“让他去死,告诉他我不卖了,这点钱就想来买九龙苍的房子?他是想让人都拿他当笑话看吗?你就原话告诉他,既然他觉得贵,那我现在就把消息放出去,我就不信没人买得起!”许情深说完,挂断了通话,她站起身来,将手机狠狠砸在床上。

她从来没有为这种事烦过心,她只想顺利地拿到钱,顺利地救出蒋远周,为什么这件事的每一个环节,都是这么难呢?

许情深躺到大床内,脑子里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她想到了警匪片中的绑架场景,想到蒋远周有被撕票的可能。头部像是被人狠狠敲击过,她的手机就在耳旁,铃声不住响起的时候,许情深抱住了头,她不想听,一点都不想听。

许久后,她松开手,声音还在继续。

许情深将手机拿在掌心内,“喂。”

“蒋太太,那边松口了,答应明天就成交,还是之前那价钱,最后的两百万不压了,您看?”

许情深站起身,声音带着些许的清冽和疲惫。“好,你把我需要准备的东西和资料发给我。”

“是。”

两人在电话中说了一些细节,挂断通话后,许情深手臂垂落下去。她身子往下软,这一下却并没坐到床上,她瘫软在地,事情已经办成了,但她高兴不出来。

她双手抱头,痛哭出声,头不住去撞着旁边的床铺,虽然不会感觉到痛,但是她仍旧一下下重复着这个动作。

夜幕降临,房间的门被人打开,一名身强力壮的男人进来,手里搬着一张简易的木桌子。

晚饭也被送进去了,蒋远周看眼腕表,许言饿得头晕眼花,看到吃的,不由走过去几步。

一人将医药箱砰地放到桌上,蒋远周抬了下眼帘,“你打算把我们关到什么时候?”

“你放心,蒋太太正在卖房为你筹钱。”

蒋远周眉眼轻动,“那好,收到了钱,你就放我们走。”

男人冷冷一笑,没有继续接话,许言拿过医药箱,她走到蒋远周身侧,然后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了纱布跟清洗伤口的消毒水。

“我先给你处理下伤口。”

男人看在眼里,口气中满是调侃,“带着这个女人,是蒋先生的意思,现在看来,真是带对了。她不止会给你处理伤口,蒋先生要是寂寞空虚了,这女人还能跟你……”

周边传来哄笑声,许言脸色白了又白,忽然将手里的消毒水泼向男人。

男人没想到她敢动手,蒋远周一看,下意识按住许言的手腕,男人在脸上抹了把,虽然戴着头套,可那双眸子内迸射出的阴鸷仍旧藏不住,他狠狠盯向许言,脚步朝着她站的方向走去。

蒋远周站了起来,“你没必要跟一个女人过不去。”

“你也别忘了,你现在被关在这,不是天、不是神,你跟个阶下囚有什么两样?”

蒋远周扯动下嘴角,“但至少,没有了我,你就拿不到那笔钱,我蒋远周三个字值多少钱,你心里最清楚。”

男人的视线落到许言身上,抬起手指朝她点了点。“等着!”

几人转身离开,老白绷着的一口气这才落定。蒋远周面无表情地坐回原位,“你如果不能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吃亏的是你自己。”

“对不起。”

蒋远周抬起眼帘看向她。“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

“谢谢你替我说话,要不是你的话……”

蒋远周嘴里溢出声冷哼,“如果他们执意要你的命,我也帮不了你,在这个时候,说错一句话都是致命的。”

许言没有再开口,她从箱子内拿出另外一瓶药水。蒋远周头上的伤口维持着原先的包扎,血渍干涸,布条都揭不下来,她只能小心翼翼地蘸了药水后先清洗。

老白在不远处看着,“蒋先生的伤,没有大碍吧?”

许言的手有些抖,等到她将布条揭下来,看清楚了伤口后才说道,“这儿没有条件,不能缝针,只能先简单处理。”

她弯下腰,替他将伤口细致地清理着。

蒋远周闭着眼睛,脑子里只有许情深的身影。“你也是医生?”

“不算是。”

“那是什么?”

“学过一点点简单的东西,但离医生还有一大段距离。”

蒋远周的伤口被扯动,痛得眉头动了下,“其实你们女人,就做一些女人应该做的事吧,不学医是对的。”

他心里思念着那个人,满心都是她。

蒋远周忽然就想和人说说话,似乎这样就能解了他的相思之苦。“还有上手术台,那是多么血腥的事?遇上医闹,你们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决……”

许言将纱布缠上他的伤口,“但是医生能救人,这是最神圣的职业。”

“可是她辛苦,还有,出不得一点错误,每天还要面对病患的家属,有些人又特别强势,有些人又跟无赖一样。”

这一路上,许言都没听蒋远周说过什么话,他忽然打开了话匣子,他说话声这样好听,语气中,这是在埋怨呢?还是心疼呢?

“医生救人不假,可遇上救不过来的,谁还会把你当成活菩萨?”

许言动作越发小心翼翼,听到蒋远周这样说,忍不住开口说道,“我不是医生。”

男人怔了下,然后轻笑。“我不是在说你。”

老白早就习惯了,所以不以为然,许言手里的动作还在继续,蒋远周视线落到女人的腿上,她一路来也跟着走了不少的路,裤子上全是泥渍,狼狈不堪。

“那蒋先生这是在说谁?”

“我太太。”

许言手里轻顿住,“蒋太太是医生?”

“是。”

“蒋先生肯定很有钱吧?那蒋太太为什么一定要做医生呢?”

这一点,蒋远周解释不出来,但他也有他的理解,“作为一个女人,她想要经济独立。还有,她有她崇尚的东西,这是我不能够改变的。”

“是吧,”许言有些漫不经心,“很多人都像蒋太太一样。”

蒋远周听着,却是摇了摇头,“不,我的蒋太太是独一无二的。”

老白眼帘轻翻下,这都什么时候了,蒋远周还在发狗粮,对着他发也就够了,对着不认识的人,还毫不吝啬啊。

许言的面色微变,替他处理好了伤口,房间内还有一个单独的洗手间,她走过去洗净双手。

“蒋先生,如果真的拿到了赎金,那些人会放我们走吗?”

“天知道。”蒋远周没有丝毫侥幸的心理。“我只知道如果情深拿不出赎金,我们肯定不会太平。”

“但是蒋太太身边……能有钱吗?”

蒋远周摇下头,“她穷的要命。”

“幸亏那天给许明川办好了九龙苍的过户手续。”

蒋远周手掌抚向自己的额头,手指在上面摸了摸,“如果这次我能活着回去,我肯定要给情深转一大笔钱,万一下次……”

老白听到这,心惊肉跳的,被关在这的心情本来就是抑郁到极点的,光是活着回去四个字就够折磨人的了。老白靠着墙,“蒋先生,您别说下次了,这样的经历我下辈子都不想再有。”

蒋远周手掌撑向身侧,看了看身下的这张床。

今晚肯定是回不去的,老白走过来,给蒋远周弄好了饭菜,许言洗完手后也出来了。

拍卖会的资料是通过快递寄到许情深手里的。

九龙苍出售的事,虽然一波三折,但许情深还是赶在最后拿到了钱。

蒋家。

蒋东霆这段日子一直待在蒋家,没有出去过。门口的保镖始终不肯放行,完完全全将他囚禁起来了。

可尽管这样,有些消息还是传了进去。

管家挂上话筒,脸上的吃惊还未消去,他看向沙发内坐着的蒋东霆说道,“老爷,许小姐把九龙苍卖了。”

“你说什么?”

“九龙苍出售了。”

蒋东霆脸上也有不相信。“她为什么要把九龙苍卖了?远周呢?”

“蒋先生好像出差了。”

“不对,”蒋东霆站起身来,“远周的房子,她凭什么能卖?”

“也许,也许九龙苍已经给了许小姐了。”

“笑话!”蒋东霆在原地踱步,“我就说她是图钱,远周还不信,光九龙苍这一套房子,许家就算不吃不喝几辈子都别想赚到。”

“老爷,卖都卖了,我们不是也没办法吗?”

蒋东霆走到电话机前,“给远周打个电话。”

“是。”

管家将蒋远周的号码记在了心里,一打过去,却发现是关机。

他面色有些凝重,手里还举着那个话筒,“老爷,蒋先生的手机关机了。”

“什么?”蒋东霆心里一惊,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蒋先生不会出事了吧?”

蒋东霆坐回沙发内,“这个女人……”

“要不问问许小姐?”

“她卖房子这件事就很有蹊跷,远周又联系不上,”蒋东霆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你过会再打,他的手机就算关机,顶多也是上飞机或者开会的时候,如果一直打不通,那肯定是出事了。”

“是。”

拍卖会,是许情深一个人去的,她谁也没通知。

许情深从来没有出席过这样的场合,她掩起面上的紧张,一步步跟着别人进去。

在位子上坐下来后,许情深环顾四周,这个拍卖现场很大,陆陆续续也有人进来,都是得了邀请函的。

许情深握紧手里的包,生怕这儿忽然会出现个人把她的包抢了,她强装镇定,不住看着时间。

“许情深?”一阵声音从后面传来,她不由回头,居然看到了凌时吟。

许情深没有理睬,别过了头。

女人下来两步,视线落到她身上,“你怎么在这?”

“你能在这,我为什么不行?”

凌时吟觉得好笑。“怎么,蒋远周还要带你来这样的地方见识见识?他人呢?”

“你管好你自己的老公就行,省得再被特殊对待,半夜三更还要上医院。”

“你——”凌时吟被人揭了伤疤,怒不可遏。

许情深的视线落向前面,凌时吟面色铁青,刚要发作,就看到穆成钧在不远处跟人打了招呼后过来。

“老公。”

穆成钧伸手挽住她,在座位上坐定,抬起目光一看,这才发现了坐在前面的许情深。

“这么巧,蒋太太也在。”

许情深闻言,只得扭头跟他打过招呼,“穆先生。”

“怎么不见蒋先生?”

许情深强压着心里的难受,面上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地说道,“他出差了。”

“原来如此。”

拍卖会很快开始,许情深聚精会神地盯着前面。

穆成钧倾过身,靠近凌时吟的耳边,“有看中的吗?”

她轻摇头,嘴角含笑说道,“还没看到。”

“没事,待会只要是你看中的,我都买给你。”

“谢谢老公。”凌时吟的余光睇过许情深,她今天就要看看许情深看中了什么,她抢了自己的人、自己的生活,待会许情深喜欢的,她凌时吟也要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