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除了老婆和女儿,不会和别人躺一张床上/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不管别人怎样,今天她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拍卖到那条项链,她也不知道拍卖会以后,那些人是否会及时联系她,她来不及想这么多了。

她旁边的座位空着,就好像是刻意为谁留了位子一样。许情深紧握住手里的包,目光直直地盯着台上。

现场的气氛很活跃,不少藏品都被人收入囊中,许情深一直在等着那条项链。

穆成均对这种场合没有多大的兴趣,他想要的东西,向来都是直接拿过来的,拿不到就抢,他最不喜欢跟别人在明面上争来争去。

他翻看着手里的资料,凌时吟的视线盯在许情深背上。她搞不明白,许情深为什么会独自一人出现在这样的场合。

“老公,一会结束了之后,我们去看电影好吗?”

穆成均点了头,“好。”

“老公,今天要拍卖的不少东西,据说都不错,很有收藏价值。我们拍两件回去送给爸妈吧?”

“好。”

凌时吟嘴角轻挽起来,“不能都让你花钱,这样吧,我方才看到有个镯子不错,我拍了之后送给妈。”

“你有这个心,当然好。”

凌时吟挽住穆成均的胳膊,娘家有钱,自然是有底气的。不像许情深,她能有什么?还不是拿了蒋远周的钱,跑到这来打肿脸充胖子吗?

她以为这样就是占了口头上的威风,然而她在后面说了什么话,许情深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拍卖会进行到中途,凌时吟看中的那个镯子出来了。

拍卖底价是五万块。

凌时吟跃跃欲试,有人加了价,凌时吟举起手里的牌子,“二十万。”

许情深听着,只觉得烦躁,希望这一轮赶紧过去。

另一边,也有人看中了这个镯子,想要争一争,试一试。

两人将价格抬高到了五十万,凌时吟脸色没有丝毫的改变,旁边的穆成均神色自如,任由她出价,一口口说出来的数字似乎代表的并不是钱,毕竟有钱人经得起这样的小娱乐。

另一人加了多少价,许情深没有留心,她只听到后面的声音扬高,凌时吟口气坚定说道,“八十八万!”

许情深闭起眼帘,这几天她都没有好好休息,待会说不定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她必须要养足精神。

“八十八万一次!还有没有人要加价的?”

许情深抬起手掌,轻揉着太阳穴。

凌时吟脸上挂起势在必得的笑。

“八十八万二次!”

“八十八万三次!成交!”

还真是一锤定音。许情深听到男人的声音亢奋传来,“恭喜穆太太!”

凌时吟也算是长脸了,穆成均轻笑,“你送的东西,妈一定会喜欢。”

拍卖会继续,下一轮过后,就是许情深要拍的那条项链。

她目光炯炯落向台上,她听不进去关于项链的任何介绍,她不管这条项链值多少,她的唯一目的,就是要将它拍下来。

很快,进入竞拍环节,底价五十万,有人已经开始出价。

许情深握紧手里的牌子,她不敢将价钱一口气报出来,她生怕别人会看她不正常,可是一次次加价,顶多就是几十万,到了两百万后,有些人已经吃不消放弃了。

许情深听到了两百万一次,她想也不想地举高手里的牌子,“一千万!”

现场一片哗然,然后是死一般的寂静,再然后……一束束目光纷纷朝着许情深射过来。

凌时吟以为自己听错了,一千万?许情深这是有病吧?

她冷笑声,“别以为拍卖会上可以出尔反尔,你要付不出这个钱,丢脸的可不止是你自己。”

许情深头也没回,“用不着你好心提醒,我不差这点钱,我拍了之后也是送人,那种档次太低的,我又送不出手。”

她这话,摆明了是在嘲讽凌时吟出手小家子气。凌时吟握紧手里的资料,台上已经询问过两次,她几乎是被冲昏了头,举起牌子说道,“一千零一百万!”

许情深毫不犹豫接口,“两千万。”

凌时吟万万没想到她会这样,许情深难道就真的这么看中这条项链吗?自然不可能,她应该也是在跟她拼一把,毕竟她现在成了蒋太太,面子这东西是一定要给自己争取到的。

“两千一百万。”

其余的人早就放弃了加价,穆成均将手里的资料卷起来,然后一下下敲打着自己的掌心。

他眉宇间明显藏着不悦,不少人往他们这边看,认出了凌时吟和许情深,大家觉得有热闹看了。而穆成均,他最不喜欢这种异样的眼神。

许情深轻巧的将价格往上提,“三千万。”

“三千一百万!”

凌时吟无疑给了许情深一个一步步将价格加上去的最好理由,蒋远周的现任太太遇上了旧情人,不实打实的撕一场,实在对不住这些吃瓜群众。

“四千万。”

凌时吟嘴角轻搐,落在膝盖上的小手就算是紧握着,都能感觉到颤抖。许情深加价的时候,毫不犹豫,势在必得,根本不跟凌时吟一点一点磨,这样对比之下,凌时吟则要显得小家子气很多,或者可以这样说,她每次加一百万的价格,很明显就是在跟许情深过不去。

穆成钧的脸色在难看下来,他想一走了之,可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谁都丢不起这个脸。

许情深心里其实也有些发憷,毕竟她摸不透凌时吟的底,她背后有凌家和穆家,万一她真要跟自己斗下去呢?

争到八千万,万一凌时吟还要继续呢?

许情深不敢往下想,只能摆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

凌时吟根本不想要那根项链,她家里的首饰应有尽有,她也清楚这项链根本值不了这么多钱。

穆成钧的视线投落向她,凌时吟心里有些慌,“成钧……”

“如果这真是你喜欢的,那我替你买下来,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许情深竖起耳朵,将两人的对话听进去。她嘴角浅勾,上半身侧了过去,手臂抬高后落在椅背上。“穆太太,你要真这么喜欢这根项链,我让给你?”

“我想要的东西,需要你来让我吗?”

许情深脸上有淡淡的笑意拂开,“那就是你要跟我置气,那就不至于了吧?大家都知道你是为了什么要跟我争,穆太太,以前的事都过去了,我都不计较,你何必呢?”

凌时吟的脸色变了又变,她生怕穆成钧误会,急于开口道,“许情深,你胡说八道什么?”

话音刚落,凌时吟手里的牌子跟着举起来,“四……四千一百万!”

穆成钧脸色一冷,许情深嘴角浅勾,眼里的笑意也慢慢收敛回去,这样争来争去肯定不是办法。就算是孤注一掷,她也要拼死试试,许情深别过身,清冷的眸子落回台上。

“八千万。”

“哇——”

“天哪!”

这下,凌时吟的脸似乎被人彻底撕掉了,八千万?就为了一条项链,八千万?

凌慎死后,凌家大不如前了,再加上蒋远周的步步紧逼,低价转让的那些产业尽管换成了钱,但也架不住凌时吟这样去拼。

她如果还要继续,花钱的肯定是穆成钧。

今天的这件事,怕是很快会传到穆家,到时候穆朝阳又会怎么说她?

许情深心里其实比凌时吟要紧张得多,超出了这个数,她还能拿得出来吗?

身后没有声响,许情深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她回头看向穆成钧,“穆先生,您是跟穆太太一起来的,你们这么相爱,穆太太想要的东西您肯定都会满足她。但今天这项链真是中了我的眼缘,我是无论如何都要拍到手的,不论花掉多少钱。我只想跟穆先生讨个人情,能不能割爱把项链让给我?毕竟我一个女人,您别跟我争……”

许情深适时给了穆成钧台阶下,而且她商量的对象也是穆成钧。

男人眉头轻展,脸上的表情有所缓和,穆成钧看向身侧坐着的凌时吟,“时吟,你看呢?你先告诉我,你有多喜欢这条项链?”

凌时吟接触到穆成钧的目光,她心里一直默念着许情深方才说的那句,无论如何都要拍到手,如今听穆成钧这样一说,她心里总算有了落定的滋味。

“我家里项链多得是,既然她都开了这样的口,就让给她吧。”

凌时吟也只能这样挽回些面子了。许情深唇瓣轻勾。“谢谢。”

穆成钧嘴角亦是一勾。“蒋家和穆家的交情一直不错,下次若遇上了我喜欢的,还请蒋太太高抬贵手。”

“一定。”

这件事也就这么过去了,许情深却忍着一口气,不敢放松,直到台上传来敲定的声响,她听到人群中传出了掌声,许情深这才勉强笑出来。

幸好,幸好她没有出一点岔。

凌时吟的面色一直都是难看的,今天,许情深算是出了风头了,她是来炫耀蒋家有钱的吗?八千万就为拍这么一条不值钱的项链?还是因为事先知道了她要来,是专程来给她难堪的?

凌时吟几乎忘了,事情的起初是她想要压过许情深,是她一直想要她难堪。

许情深从兜里掏出手机,屏幕上平静如初,一个未接来电都没有。

照理说,那群绑匪的眼睛应该是长在了现场,这边的一举一动他们都不会放过。

拍卖会后,许情深办理完了手续,回到皇鼎龙庭的一路上,她的手机始终都没响起过。

进了客厅后,保姆快步上前,“蒋太太。”

“怎么了?”

“蒋家那边来了不少电话,一直在追问蒋先生和您的情况,我们只说蒋先生出差,您出门还未回来……”

“知道了。”许情深刚说完,电话就响了起来。

她走过去接通,“喂。”

那头是管家的声音,似乎还在和蒋东霆传话。“老爷,给。”

蒋东霆接过话筒,开门见山问道,“远周呢?”

“他出差了。”

“去哪了?为什么电话打不通?还有你,你凭什么把九龙苍卖了?”

许情深精疲力尽,在沙发内坐定下来,“爸,九龙苍是远周给我的,我看着它厌烦,所以把它卖了。”

这样的理由,在蒋东霆这边很明显是站不住脚的。“许情深,你在搞什么鬼把戏?马上让远周联系我,不然的话……”

“他出门在外,向来以公事为主,您放心,远周好好的……”

“你让我怎么信你?”

“您不信就算了。”许情深手掌按着太阳穴,“卖九龙苍,我是按着合法的手续走的。”

“许情深,如果今天远周的电话再打不通,我……”

许情深咔嚓将电话挂了。

她害怕听到接下来的各种可能性,所以她只能选择不听。许情深双手抱着头,保姆给她倒了杯牛奶过来,“蒋太太,您这是怎么了?”

许情深摇下头,还要强颜欢笑,不能让别人看出她的不对劲。

回到楼上,许情深一直在等那边的电话,她心急如焚,可越是这样,时间就越是漫长。

另一边,许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屋内没有多余的地方来给他们睡觉,蒋远周坐在床沿处,老白走向他。“蒋先生,您睡会吧?”

“我不累。”

“这都多久过去了,您躺也没好好躺过。”

许言撑起身,“蒋先生,您睡吧,我躺了会后好多了。”

“不用。”

虽然只有一张大床,可三个人随便躺躺的话,完全可以。毕竟这不是在家里,也不是出门度假,不能计较舒适度。蒋远周都不知道自己在这坐了多久,他后背僵直,就算身体再强壮,也有撑不住的时候。

“蒋先生,您是觉得不方便吧?”许言直言问道。

蒋远周朝她看了眼,“是。”

“床很大,现在就别计较这个了,保重身体要紧,我可以缩在床尾那边,大家横躺会……”

“这样也不行,”蒋远周却是别样的执拗,“这辈子,除了许情深和我女儿,我不会跟别人躺在一张床上,哪怕只是躺躺也不行。”

许言将这话听在耳中,一下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老白却是能够理解,毕竟经历过凌时吟的事,就算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好了,至少蒋远周这是以他的方式守住了对许情深的心。

门外传来哐当一声,有人走了进来,蒋远周抬起眼帘,看到一名男子拿了他的手机过来。

“我太太付过赎金了?”

“蒋太太很配合,我们要求她支付的金额,她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地给凑齐了。”

蒋远周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那好,什么时候可以放我们走?”

“蒋先生,不急。”

“你什么意思?”

“我就是来给你吃一颗定心丸,让你知道蒋太太很配合我们,不过,我们还要留你在这多住几天,委屈你了。”

蒋远周拧起眉头,感觉到整件事中透出了怪异,“你嫌钱不够?”

男人笑了声,手臂抬起来挥了下,忽然从门外进来两人,他们直直走到老白跟前,一左一右擒住他的手臂后将他往外拖。

“你们做什么?”

蒋远周大惊失色,站了起来,“你们要把他带去哪?不准伤害他!”

“蒋先生放心,我是好心看你们三个人在一起,太挤,所以给他重新安排个房间。”

男人追上前步,“钱的事好说,但如果闹出了人命,对你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几人带了老白快步出去,蒋远周走到门口,门砰地一声被带上,许言焦急地站起身来。“他,他不会有事吗?”

她害怕不已,嗓音颤抖着,“下一个会不会是我。”

“不会。”蒋远周尽管心里没底,但语气还是笃定的。许情深一直等到晚上,对方的电话总算来了。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内,接通电话时,手都在抖,“喂!”

“蒋太太,白天的事做得很好,谢谢。”

对方居然还能这样说话,许情深一颗心跳到了喉咙口,“我老公呢?你放心,我没有报警,更没人知道这件事,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蒋太太放心,蒋先生很好。”

“什么时候能放人?”

男人倚靠着桌沿,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你别急,我们手里还有一个人,蒋太太要赎他的命吗?”

这么听来,肯定是老白了。

许情深忙不迭点头。“要,他们都要好好地回来。”

“但您之前给的赎金,只够一人……”

许情深心里咯噔下,“你还要多少?为了赎回我老公,我已经把房子卖了,我凑不出那么多……”

“我不为难你,只要五百万。”

许情深绷紧的神经总算稍稍松了下来,“没问题,我现在就给你,拿到钱,你把他们立马放了。”

“具体怎么给钱,我明天会通知你……”

“等等!”许情深听到这,焦急出口,“能让我看看我老公吗?我想确定下他还好好的。”

“行。”

屋内,有人送进来了饭菜,许言见蒋远周不动,她率先走了过去。

许情深接到了视频的请求,她赶紧点了接受,那边的画面不算清楚,但是她还是看到了蒋远周。

男人应该是在监控室内,透过监控的画面,许情深看到一个女人走到蒋远周跟前。

她手里拿着筷子和碗,“蒋先生,吃饭吧。”

蒋远周看了眼,没有伸手。

“你不吃东西也不行啊。”许言蹲下身,将碗送到蒋远周跟前,“好歹吃点。”

男人没有多说,伸手接过了碗。

许情深心里微惊,她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男人将手机挪开,然后手指切断了视频。

她心里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会,男人的电话再度打过来,许情深开门见山问道,“那里面为什么还有个女人?”

“蒋太太,这就是蒋先生的魅力,走到哪都有人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

许情深想到蒋远周坐在那的样子,心里止不住酸涩,“我明天就给你钱,请你放了我老公,行不行?”

“好。”对方说完,就把通话挂断了。

许情深等到第二天,要赎老白的那五百万很容易就给出去了,对方也是要她去买了东西,至于他们怎么得到那笔钱,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许情深回到皇鼎龙庭,这几天她都没顾得上两个孩子,还好霖霖和睿睿互相有个伴,不会在她心力交瘁的时候非要粘着她。

许情深坐在沙发内,霖霖走到她身旁,双手小心翼翼抱住她的腿。霖霖将脑袋枕在许情深的膝盖上,小脸侧着,一双黑亮的眸子紧盯着她。

许情深看着,心里忍不住一软,又酸又难受。

她没看到蒋远周低头,但是却看到了蒋远周被困在一方地方。许情深抱起霖霖,脑袋跟她紧挨着,“宝贝,过两天,过两天爸爸就回来了。”

霖霖不懂这些,只是用脑袋不住跟她磨蹭着。

蒋远周站在窗户底下,抬头看着外面的阳光漏进来,他若有所思,却依旧满脸的镇定。

许言盯着他的背影半晌,门口有声响传来的时候,她不由哆嗦了下,视线望出去,看到有几个男人走了进来。

“蒋先生,请您跟我们出去趟。”

许言心里一喜,难道是要放她们走吗?

其中一人冲她招了招手,“你也一起。”

蒋远周收回目光,他们没有给他蒙上眼罩,那是不是就说明,不会轻易放他走?

许言跟在后面,却看到蒋远周被带进了一间屋子,她也被推了进去。

这屋内什么都没有,可是正中央却有两根悬下来的铁链子,链子的一头分别拴着两只锃亮的手铐。

蒋远周拧紧眉头,一名男子上前说道。“蒋先生,委屈你了。”

“你们还要做什么?”

“我保证,我们会让你活着回去。”

蒋远周的注意力落到那副手铐上,他走了过去,有些事不是逃避就能逃避过去的,再说以他的性子,向来不喜欢藏着避着,更加不喜欢将所有的事情侥幸化。身旁的人将他的手臂抬高,将他的手腕拷了起来。

许言大惊失色,“你们要做什么?”

站在蒋远周跟前的人回头朝她看了眼,嘴里冷笑出声,他大步上前,一把擒住许言的肩膀将她拉到自己跟前。

许言脚步趔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男人转过身,站定到蒋远周跟前,忽然抡起拳头打在蒋远周身上。

旁边,有人举着机器正在录影。

许言惊呼出声,“啊——”

蒋远周忍着没有吱一声,他只是拧了下眉头,眼帘紧闭,牙关却是咬紧了没有喊一句。

“你们不能这样!”许言不明白,明明已经给了赎金,为什么还会这样?

男人冲到她跟前,抬手给了她一巴掌。“我让你被他勾去了魂,我让你水性杨花!”

许言被这一个耳光给打懵了,直到对方开始撕扯她的衣服,她尖叫起来,双手死死护住胸前,“不要!你干什么?放开我,放开!”她被男人扯来扯去,身上的外套很快脱掉,里面的衣服也被撕得乱七八糟。

蒋远周站直了身,“你们放开她。”

男人听到这,将许言朝着蒋远周身边推去,他双手被束缚住,动弹不得……

这一幕,最后都呈现在了许情深的眼中,她在手机这头尖叫着,“不要,不要——”

电话里的男人疯了似的,拉过许言继续撕扯她的上衣,嘴里的谩骂声不断,许情深顾不得这些,她只看到蒋远周挨了打。“不要打他,不要打,住手!”

男人朝着许言指了指,“这女人是我看中的!”

许言压根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男人走到镜头前,戴着头罩的脸显得诡异万分,“这怪不得我,蒋太太,你放心,我马上把蒋先生还给你,但是我不可能给你一个完好无缺的人了。”

“你什么意思?你想做什么?”许情深撕裂着嗓音,看到男人往前走了几步,而他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把刀。

“不要——”

许情深不住撕喊,许言看到这一幕,扑了过来,“不要伤害他!”

男人用力将她甩开,许言踉跄了好几步,身子撞在了另一人的身上。

许情深看到跟前的画面不住摇晃,最后,只有蒋远周的一阵声音传到耳中,“情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