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拔掉心里最深的刺(原来是自破)/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记者会的内容在东城已经炸开了锅。

没想到蒋远周没露面的这几日,居然是被绑架了?

而他不止被绑架,还受了那么重的伤?

多少人开始惋惜、唏嘘,蒋远周英俊潇洒,这是得罪了什么人?害得自己的一张脸被毁得这么彻底?

咖啡馆内。

凌时吟小口地尝了下现煮的咖啡,她目光轻抬,看向对面的朋友,“约你出来是谈心的,不是让你捧着手机的。”

“天哪,你看新闻了吗?”

凌时吟没有丝毫的兴趣,“什么新闻?”

朋友将手机递到她面前,“蒋远周的事,惊天大事啊。”

“他?”凌时吟别开了视线,“跟我有什么关系?”

“蒋远周被绑架了,刚回到东城,你知道吗?他被毁容了。”

“什么?”凌时吟这下无法再强装镇定,她杏眸圆睁,拧紧了眉头,终究还是有些不相信,“你从哪看来的新闻?怕是造谣的吧?”

“怎么可能?蒋远周的太太亲口说的,刚召开了记者发布会。”

凌时吟伸手拿过手机,点开了视频,果然看到许情深声泪俱下的样子。下面还有不少评语,凌时吟唇角有些颤抖,“除了毁容,话也说不出来了。”

“绑架这种事真说不好,有些人还被撕票了,捡回来一条命都是幸运的……”

凌时吟像扔个烫手山芋似的将手机丢到了桌上。

“时吟,你应该庆幸那时候没跟蒋远周在一起,你看看他太太哭得那样子,现在好了,蒋家也不让她探望,我看她的好日子是到头了。”

凌时吟闻言,眼眸内闪动下,她嘴角忽然勾扯起来,“报应!”

朋友将手机拿回去,又刷了几条评论,“你看,很多人都说这女人不简单,这样把自己丈夫毁容的事拿出来说,居心叵测啊。”

“她当初接近蒋远周,为的不就是钱吗?这样也好,我看蒋远周是不是还要对她死心塌地。”

朋友吃了块可口的点心,眉梢处跳跃着笑意,“马上就要有好戏上场了,时吟,你就等着看吧。”

凌时吟端起手边的咖啡,想到蒋远周现在的样子,她不知道应该是快慰还是什么,他一次次将她的心踩在地上,从来不顾及她的体无完肤。哥哥死后,蒋远周更是对她不管不顾,一点旧情都念不上,他如今这样,可不就是报应吗?

“时吟,你现在可以下手了。”

凌时吟回过神,朝着朋友看眼。

“之前那女人有蒋远周护着,现在呢?她这样算是和蒋远周撕破脸了吧?”

凌时吟唇瓣处勾起抹冷笑,“用不着你提醒,我知道。”

“你现在反正还有穆家,什么都不用怕。”

“就算没有穆家,要捏死许情深,还不是跟捏死只蚂蚁一样?”凌时吟端着咖啡杯,菱唇微抿,轻轻吹了一口,看到褐色的液体漾出了一圈圈小小的花。

“许情深无权无势,没有蒋远周,谁认她这个蒋太太?她以前被逼的逃离东城,那股子狼狈劲我至今记得。”

“呵,她啊,就是不自量力。”

凌时吟喝了口咖啡,忽然觉得今天的味道格外不同,咖啡中居然带着浓郁的甜味。

许情深几乎是逃窜着回到家里的,幸好记者会后,那些人没再追着,毕竟该说的都已经说清楚了。

她开门进去,迫不及待地在玄关处换好鞋子。

“蒋太太回来了。”

许情深快步往里走,“是啊,蒋先生呢?”  “蒋先生在楼上。”

“好。”许情深走到佣人跟前问道,“今天出门,一切都好吧?”

“挺好的。”

“关照你们的事,都记住了吗?”

佣人点着头,“蒋太太放心,我们一直都是跟着蒋先生的,我们有分寸。”

“好。”

许情深上了楼,来到儿童房前,推开门看了眼,见到月嫂正在收拾地上的玩具。“蒋太太,您回来了。”

“两个孩子呢?”

“蒋先生亲自带着。”

“那好,你忙。”

许情深顺着走廊往前走,一路来到主卧门口,方才她那副样子,蒋远周肯定看见了吧?是不是又得夸她演技好呢?门没有关上,伸手轻轻一推就能进去。

许情深往里走着,房间内安静极了,居然都没听到说话声。等到视眼陡然开阔的那刻,许情深看到蒋远周整个人躺在大床上,他单手枕在脑后,另一手的臂弯间躺着霖霖。而睿睿呢,他睡在了蒋远周的左侧,上半身都压在蒋远周的胸前。

许情深走近过去,两个孩子这样,蒋远周怎么能睡得安稳?

她弯下腰,看到男人英俊的脸上满是疲惫之色,许情深看在眼里,心头忍不住漾起心疼。她差点忘了,他才从地狱走了一圈回来,这些日子当中,他肯定是睡也睡不好,吃也吃不好。

蒋远周的眉头时不时拧着,睡得也不安稳。

许情深心有担忧,再强大的男人,在生死之前恐怕都做不到淡定从容,她生怕蒋远周心里会有什么阴影。许情深手掌抚向他的脸,手指刚贴上去,男人一双利眸就睁开了。

许情深二话不说吻住他的唇瓣,蒋远周眉角慵懒地挑起,热情如火地回应着她。然而她这点力度,蒋远周觉得不够,他欲要起身掌控,许情深见状,手掌在他胸口一推,“别吵醒孩子。”

男人的手臂下意识收起,摸了摸左右两侧的孩子。“回来了?”

“当然,不然站在你跟前的人是谁呢?

许情深小心翼翼将霖霖抱到旁边,“你身上有伤,要睡就好好睡。”

她走到另一侧,将睿睿也从他身上抱下来,两个孩子像是说好了似的,各自翻了个身,一人朝着一边继续睡。

“他们平时不会这样贪睡。”

蒋远周手掌在旁边摸了摸,摸到了霖霖放在这的故事书,“霖霖让我给她念,我实在困得不行,我就说你们跟我一起睡吧。两人起先都不同意,印象当中,应该是我先睡着的,估计他们实在无聊,就也睡了。”  “那你继续睡会。”

许情深想要起身离开,蒋远周抓住了她的手臂,“看你的眼睛,红得这么厉害。”

“也是这几天没睡好,休息过来就行了。”

蒋远周手里的力道一收,许情深被她拉下身去,她赶紧将手撑在蒋远周身侧,“做什么呢?”

他凑起上半身来亲吻她,许情深见他的肩膀腾空着,他一点点加深了这个吻,许是觉得这个姿势不能尽兴,蒋远周手掌勾住许情深的脖子,掌心微用力,将她往下压。

“唔——”许情深睁大眼眸,整个人几乎趴在蒋远周胸前。

她好不容易将他推开,“别这样。”

“别哪样?”

“你就不着急吗?我一直在想着那些人接下来会怎么做。”

蒋远周坐起身,小心翼翼抱过睿睿,让两个孩子躺到一起,他坐在床沿处,“你不用操心这些,这也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事。”

“那我还能做什么?”

蒋远周伸手揽住她的腰,他俊脸轻抬,面上布满了一本正经的神色,“情深,你知道我那几天里,想得最多的是什么吗?”

“我知道。”许情深手掌落向男人的头顶,“我。”

蒋远周嘴角轻勾下,“我那时候就想着,应该让你多生几个孩子。”

“你胡说什么呢!”在许情深听来,他竟还有心思开玩笑。

“我那时候就想着,万一我要出事了怎么办呢?我吩咐过阿宁,如果我出事了,他那边留了一大笔钱给你……”

许情深听到这,手掌颤抖地去捂住他的嘴,“不是已经好好地回来了吗?别再说这种话吓我。”

“我没吓你。”蒋远周拉下她的手,将她的手捏在自己掌心内,不住地按着、揉着,就是不肯松开,“我在那里特别闲,什么事都不能做,我当然要胡思乱想。我想着你不缺钱了,缺的就是陪伴了,一个霖霖和一个睿睿远远不够,要是再多两个孩子的话,这帮孩子叽叽喳喳,是不是就能将你的悲伤转移了呢?”

“远周……”

男人托住她的臀部,让她坐到自己腿上。许情深双手圈住他的脖子,“我不能没有的是你,你要真走了,就算再来十个八个孩子都没用,我透过他们的眉眼看到的都是你,你让我还怎么好好的?”

蒋远周掌心贴向她的腰际,“对,所以我现在知道了,不论怎样,我都不能出事。”

“是。”许情深展颜道。蒋远周不能出门,许情深也没去星港,男人进了浴室,半晌后,许情深见他还未出来。

她走过去看看,门并未关上,许情深看到男人站在镜子跟前,正在处理刚冒出来的胡须。许情深上前步,从他手里接过电动剃须刀,“我来。”

“你会吗?”

“要不要试试用手术刀给你刮胡须?”

男人忍不住笑道,“这个主意真不错。”

许情深将剃须刀贴紧蒋远周坚毅的下巴处,这是静音的,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响,更加不存在什么安全隐晦。许情深满面认真,手指固定住蒋远周的俊脸,不让他乱动。

男人抬起视线,透过跟前的镜面看到了这一幕。

许情深的每一个动作,都暖到了蒋远周的心里去,下巴处好像有一双手在轻抚过,他享受地闭起了眼帘。

半晌后,许情深端详着跟前的这张脸,确定无一处遗漏后,这才拍了拍蒋远周的面颊。

“好了。”

男人睁开眼帘,凑到镜子跟前照了照,“不愧是夫人亲自动手,我的帅度更上一层楼了。”

“蒋先生,你以前多稳重一人,现在说话……”

蒋远周侧过脸朝她看眼。“嘴甜是不是?”

“是太甜。”几乎让人招架不住啊。

“我家夫人高兴就好。”

许情深唇角一直挽着,收不回去,“我出去吧,我替你清理。”

蒋远周看眼,从她手里将剃须刀接过去,“我自己来。”

“干什么?”

“女人的手不适合干这个,”蒋远周动作熟稔地清洁了起来,“出去吧。”

许情深倚在旁边没动,这时一串敲门声急促地传了进来,许情深抬下头,“谁啊?”

“蒋太太,蒋家老爷来了。”

她抱在胸前的手垂了下去,“知道了。”

蒋远周快速地清理好,许情深转过身往外走,“我去看看。”

她出去的时候,将房门带上了,蒋远周穿过卧室来到窗边,站在厚重的窗帘后面,能看到被拦在大门外的蒋东霆。

许情深的身影也很快在他的眼里出现,她一步步走得坚定且缓慢,来到门口,面对蒋东霆的满面怒色,许情深却是笑了笑道,“爸,您怎么来了?”

“为什么要跟记者说那些话?”

“远周是我老公,你为什么不让我见呢?”

蒋东霆的视线犹如被磨利的钢钉一般扎向她,“我不让你见,你就这样害他?”

“我没有害他,我是为了大家好。”

“许情深,你真是不把蒋家搞垮,你不罢休啊。”

两人中间隔了一扇门,蒋东霆视线望进屋内,“两个孩子呢?”

“孩子?”许情深站定在那,“你别想着把孩子带走,这是不可能的事。”

“许情深,念在你跟过远周一场的份上,有些事我原本不想做得太绝。”蒋东霆看向门口的保镖,“如今蒋先生躺在医院里身受重伤,你们还要听这个女人的?”

“蒋先生吩咐过,蒋太太的话,就是他的话。”

蒋东霆怒不可遏,“可蒋先生现在口不能言,你们就变成听她的了?”

许情深接过他的话,“你要想他们听远周的,你把远周接来啊。”

她知道蒋东霆身子不好,他毕竟也是蒋远周的亲生父亲,许情深终究念了一回情,不想将他逼出个好歹,“爸,你最应该防备的不是我,你应该看清楚远周这次回来,他最需要的是什么。”

蒋东霆锁紧眉头,看着跟前的女人。

“属于你们蒋家的东西,我不会多争一样,远周想要给我的,他会给。你应该留心现在的这个人,远周的个性你也清楚,他好强、从不服输,即便现在面容全毁,他应该还是蒋先生吧?一个人如果尚有志气,他就不会说一句放弃的话。你也是了解远周的,所以,你看看他今后需要什么吧……”

许情深不知道蒋东霆有没有将这话听进去,她转身欲要离开。

“许情深,你怎么就没想过,远周有这么一天,全是你害的!”

她冷冷一笑,丢下句话,“究竟是灾星还是福星,他心里自有分晓,不需要你给我定论。”

有蒋远周的人在这,蒋东霆压根别想进去一步,许情深脚步欢快起来,这应该也是蒋远周平日里吩咐的吧?一旦他有事或者蒋东霆要威胁到她的时候,蒋远周给她的家是最安全的,不容他人侵入一步。

蒋远周的事在东城传开后,最受不了的还有许家。

许情深的手机内塞满了未接来电,有许旺的,有许明川的。她想,赵芳华这会应该跳脚了吧?九龙苍也卖了,许情深跟蒋家又撕破了脸,这时候的她,应该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了。第二天早上,许明川的电话又打来了。

许情深拿了手机来到阳台上,“喂,明川。”

电话那头的人明显松了口气,“姐,你要吓死我啊。”

“不好意思明川,让你担心了。”

“姐,姐夫究竟怎么样了?”

许情深转过身,透过落地窗看到蒋远周躺在床上,她嘴角轻挽,但这件事还是暂时瞒着的好,“我现在也见不到他。”

“蒋家那样也太欺负人了,姐,你别着急上火啊,实在不行,我跟你一起去,我们闯进去。”

“明川,你过好你的日子就好了,姐有办法。”

许明川可不相信这话,这种事任凭落到谁的身上,那都是受不了的。“姐,你今天有空吗?我想约你吃顿饭,萌萌也来。”

“明川,姐说了,你不用担心我。”

“既然不让我担心,那你过来,跟我吃顿饭就好。”

许情深抬起右手摸了下脑袋,“好吧,地点我来定,待会我把地址发你手机上。”

“好的。”

许情深挂断通话,她走进屋后将窗帘重新拉上,蒋远周懒洋洋地抬下眼帘,“谁?”

“明川。”

“那小子担心你了。”

许情深坐向床沿,顺着蒋远周身侧躺下,她朝他怀里窝去,“其实准备赎金的那几天,我觉得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我说要卖掉九龙苍,明川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尽管这房子本来就是你的,但毕竟已经过户到了他的名下。”

许情深抬起小脸看向蒋远周,“你说明川当时要有一点点私心的话,那房子是不是就卖不成了?”

蒋远周手掌在她头上摸了下,“是。”

“我明天跟他出去吃顿饭。”

蒋远周答应着,“好。”他知道,许情深这个弟弟虽然有些小白,但从来都是心地善良,特别对许情深,也算是掏心掏肺的。

九龙苍没有了,还会有新的房子,这一点,蒋远周早就想过了。

但他没有在这个时候告诉许情深,她心思敏感,他不想让她以为他跟她算得太清,卖了九龙苍后,就必须要立马赔一栋房子给许明川。许明川早就是他的弟弟了,他作为一个姐夫,在将来照顾他,也是无可厚非的事。第二天,许情深订好了位子后,将地址发给许明川。

她先到了吃饭的餐厅,刚点好菜,许明川就带着夏萌进来了。

“姐。”

许情深抬头,看到许明川替夏萌拉开了椅子,夏萌也打过招呼,“姐姐。”

“快坐吧。”许情深将菜单递向夏萌。“我已经点了一些,让他们先上,你看看你还喜欢什么?”

夏萌接在手里,却并未看一眼,她面色带着担忧地看向许情深,“姐,我和明川都很担心你,你没事吧?”

“没事。”

“姐,姐夫是不是伤得很重?”

许情深喝了口手边的茶,“你们别担心这个,我很好,这一关我也能过去的。”

夏萌和许明川却连吃饭都没心思,许情深拿起筷子给两人夹菜。“多吃点。”

“姐……”

“家里还好吧?”许情深抬下眼帘看向对面的弟弟,“明川,卖房子的事情,妈跟你闹了吧?”

“她闹是她的事,我不理她就是。”

许情深轻笑下,“估计念叨得你没完吧?你让她别担心,房子以后还能买回来,我这蒋太太还没倒呢。”

“姐,你别这样说话,我听着挺难受的。”许明川抬下头,却看到了正从不远处走来的两人。

他有些吃惊,又有些不爽,许情深回头一看,竟看到了凌时吟。

凌时吟的目光对上许情深,她走到许情深身后的餐桌前停了下来,真没想到,蒋远周刚出那种事,她就有心情跟家人出来聚餐了。

许情深收回视线,指着一个菜说道,“萌萌,你尝尝这个,味道很不错。”

“好。”

凌时吟的闺蜜率先坐定,不由讥讽出声,“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啊?居然还能出来吃饭,吃的进去吗?”

许明川将筷子啪地落在桌上,许情深朝他看了眼,“明川。”

“别这样……”夏萌也吓了跳,忙拉住许明川的手臂。

凌时吟拉开椅子,让朋友先点餐,女人一边看着菜单,一边话里有话说道,“时吟,我就说你命好吧,公主命啊。现在嫁了这么好的人家,不像有些人,一只脚刚踏进豪门,就现了原形。”

凌时吟浅笑,“就你这张嘴巴能说。”

“本来就是,你看看蒋远周现在的样子,他还能配得上你吗?毁容了,哈哈哈……也不知道多可怕呢,走出去会不会吓坏小孩子啊?”

许明川气得就要起身,夏萌使劲抱住他的手臂,不肯撒开。

女人点了几个菜,推开椅子起身,“时吟,我先去趟洗手间。”

“去吧。”

许情深自顾用餐,凌时吟见她不还嘴,知道她心里这会难受着。她侧过身看着许情深的背影,“以前都说蒋先生蒋太太郎才女貌,没想到蒋先生这就遭遇了横祸,我也应该去医院看看,毕竟我还是挺好奇的……”

夏萌不想许明川惹事,所以使劲拽住他。眼前一道黑影压过来,她猛地一抬头,却看到许情深走向了后面。凌时吟见她拉开了自己对面的座位,她眉头轻挑,“怎么,你还不让我探望一下?”

“凌时吟,你何必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呢?说出去,你跟蒋家其实也有一段渊源……”

“渊源?”凌时吟忍不住冷笑,“蒋远周现在这样,我真是幸灾乐祸都来不及。”“你是应该幸灾乐祸,作为凌家的千金来说,你太失败了。”

凌时吟的脸色难看下去,许情深继续说道,“先是送上门,再是抱了弃婴谎称自己的孩子,凌时吟,你们凌家从小就是这样教你的?再看看你现在的下场,其实我最近有个想法,我真想和穆先生单独聊聊,说一说你以前的那些事。”

凌时吟嘴角绷紧,泛出冷意来,“我老公相信我的清白。”

她和蒋远周的事,早就和穆成钧说明白了,也包括那一个晚上,是她自己动的手。

“你现在这样贬低蒋远周,你想过别人也都在盯着你吗?你自己的黑历史,你都忘了吧?”

凌时吟直视着许情深,“你也不用激我,说到底,我跟蒋远周是有那么一晚的,这难道不是你心里的一根刺?许情深,就让这根刺永远扎在你心里吧!”

确实,这一直都是许情深心里的刺,哪怕过了这么久,还是痛得她死去活来。

但是当着凌时吟的面,许情深自然不能显露出来,她将手里的手机朝着凌时吟扬了扬,“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我都给你录下来了,不知道穆先生有没有兴趣听听?”

凌时吟闻言,脸色大变,“许情深,你想做什么?”

她太知道穆成钧的脾气了,真要被他听见的话,他非扒了她一层皮不可?  “做什么?我就问问穆先生,他是怎么忍受你的过去的。”凌时吟握紧手掌,眼见许情深要起身,她忙开了口,“等等!”

许情深轻扬眉头,“干什么?”

“我和蒋远周……其实什么都没发生过。”

穆成钧这人,疑心病特别重,她当时说的时候,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相信,但如果许情深真去找了他的话,他肯定觉得面上无光,到时候……

凌时吟懊恼地咬紧牙关,狠狠盯着跟前的人。

许情深冷笑下,“你这话,自己相信吗?”

“我说的是真的,那一晚……蒋远周是喝醉了,但我们两个什么都没做过。”

许情深慢慢将视线落到她脸上,盯紧了,一刻都不放开,“为了不让我找穆先生,你也是用心良苦。”

“我没必要骗你,”凌时吟别开了眼,“他那晚压根做不出什么事……是我自己,我自己弄的。”

凌时吟说完,看向许情深掌心内的手机,“现在蒋远周变成了这样,我不想跟他有丝毫的关系,我反而觉得那是一种耻辱,时时刻刻钉在我身上的耻辱。”

许情深颤抖着,浑身都在抖,“所以那个晚上,你就这样恶心地挤进了我们中间!”

------题外话------

这个圣诞节礼物不错吧,捂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