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蒋先生,你可以出门浪了/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起身,走到窗边,“有什么话不能在电话里说?”

“电话里不方便。”

“我最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别的事,我提不起兴趣。”

凌时吟在电话那头冷笑下,“这两年里你不在东城,你怎么知道蒋远周身边的事呢?你是不是也太相信他了?”

“你是想说,在有你陪伴的时候,他还出去找人是吗?他情愿找别人也不碰你?”

凌时吟一口气堵在喉咙间,却不能破口大骂,只能强行忍在心里。“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自己骗自己,有意思吗?”

许情深嘴角勾勒下,“那好,约在哪?”

“时代广场。”

“几点?”

“两点吧。”

许情深开了口,“好。”

凌时吟挂断通话,旁边的朋友一个个面露关切,“怎么样?怎么样?答应了吗?”

“答应了,下午两点见面。”

“太好了!”女人一握拳,“时吟,你就看着吧,看我们怎么给你出气。”

“要不要准备些别的东西,油漆?辣椒油?或者电棍?”

“哈哈哈,这也太狠了吧?”

几人激烈地讨论着,大有摩拳擦掌的样子,凌时吟的那口气却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毕竟被许情深扇耳光的是她,打也打过了,丢脸也丢过了,她不知道这帮朋友是真的在替她抱不平,还是暗地里看她笑话,凌时吟也管不了这么多,她必须先把这口气出了再说。

她们早早就去了时代广场,坐在二楼的茶室内,透过干净的玻璃正好能看到门口。

女人抬起腕表看了眼,“还有半小时,好激动啊。”

“我也激动,待会我们出去,先把她拿住了再让时吟出来。”

“对,时吟,你先扇她,你自己动手。你打完了之后,我们再替你教训她一顿。”

凌时吟抿紧唇瓣,“一会你们动手的时候,空出来一人拍视频,我先不露面,拍完了你们就把视频发出去。”

“这主意好!”

一直到两点钟,几人都没看到许情深的身影,女人倾过身,仔细朝楼下看着,“还不来。”“再等等,说不定在路上。”

等到两点半,许情深还是没来,凌时吟有些坐不住了,她掏出手机给许情深打电话,可电话那头却始终没人接听。

“怎么回事?她不会不来吧。”

凌时吟握紧手机,“应该不会。”

“她这是怕了?”

一个小时后。凌时吟再度打电话过去,几阵彩铃声后,那边总算是接通了。

“喂,许情深,你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了两点吗?”

“催什么?”许情深的口气非常不好,“我这边有病人,你当我跟你一样闲的?”

“你……”

许情深放下手里的签字笔,“五点半吧,等得及你就等,等不及拉倒,我还要上班,挂了。”

“喂——”凌时吟咬了咬牙,在她挂断之前答应下来,“好,五点半就五点半,希望你说话算数!”

许情深挂断了通话,手指点开通话记录,全是凌时吟的未接来电。

有病,她跟她有这么熟吗?门外还有排队等着就诊的病人,许情深将手机放到了一边。

她本来是不打算来医院上班的,但为了让日子尽快的恢复如常,再加上医院内还躺着一个冒牌货,许情深还是来了星港。

住院部。

蒋东霆和管家都被支开了,说是主治医师找他们有紧急情况,又不能当着‘蒋远周’的面说。

许情深来到病房前,保镖看眼四周,替她将房门打开,“蒋太太请。”

她快步走了进去,病房内安静极了,许情深生怕这次再被蒋东霆逮个正着,她来到床边,病床上的男人听到脚步声,扭头朝她看了眼,随后嘴里模糊出声,似乎要喊人。

许情深竖起手指放到唇边,“别喊,远周,爸被医生喊去了,一时半刻回不来的。”

他撑起上半身想要去按床头的灯,无奈双腿使不出劲,许情深笑着看他这副模样,“远周,你这是干什么呢?”

“走,走——”

“呦,能说话了?可这说话声怎么跟以前不一样了?”

男人伸长了手臂,几乎将全身力气都使出来了,许情深双手按住他的肩膀,却让他轻轻松松摔回大床内。

他大口喘着粗气,目光紧紧瞪向许情深,许情深弯下腰,盯着他的脸,“这恢复的不行啊,是不是彻底毁了。”

男人抬手想要去将她推开,许情深见状,抡起手掌在他手背上狠狠拍了下。

“啊——啊——”

他的手伤还未痊愈,痛得在床上左右扭动身子起来。

“远周,你怎么突然对我这幅态度了?”

男人想要制造出一些动静,许情深的视线落到他腿上,“你的腿,有知觉吗?”病床上的男人听到这,眼里露出了惊恐。

许情深双手背在身后,目光盯着他的样子,“你现在手还能动吧?还能敲字是不是?你就靠着几个手指头,说尽我的坏话,不过没关系,马上你就连手指都会动不了。到时候,就只剩下眼珠子能转来转去了,想想你那副样子,我就激动。”

男人没想到这个女人会是这样,蛇蝎心肠,也摆明是不把他整死不罢休啊。

都说东城蒋远周情商智商双高,他怎么一点没看出来,这找的是什么女人啊?

要是别人看见自己的老公落到这样的地步,估计是要哭死在病床前了吧?

男人抬起手臂,许情深视线扫了眼,“远周,等你全身都不能动弹的时候,我还会来的,我把你接回家,好好照顾。”

他嘴里发出几声奇怪的声音,类似于惊恐,许情深像个恶魔似的,笑得越来越邪恶,“你是我丈夫啊,到时候肯定是我把你接回家的,爸已经不管事了,也没多少人听他的,你现在排斥我没关系,以后我们有的是时间呢。”

许情深说完,拍了拍男人纱布下的脸,“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她脚步轻巧地出去了,男人胸腔处不住起伏着,可惜嘴里也讲不出来话。

许久过后,主治医师跟蒋东霆才过来。

蒋东霆也是关心这个儿子的很,不过出去一会,他就不放心地问道,“远周,没事吧?”

男人有些呆,一见到他,就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似的。他抬起手臂,管家见状,忙将手机递到蒋东霆手里。

“远周,你要说什么?”

男人手指颤抖地在手机上敲打着,“我的腿……”

蒋东霆看眼,“你的腿没事,是正常反应,医生说了。”

“不对,”男人生怕自己的手忽然就不能动了,“许情深来过,她说我的手很快也会动不了,她,做了手脚。”

蒋东霆一看,大惊失色,“还有这样的事?”

“怎么了?”主治医生询问道。

蒋东霆将手机递给他看,他视线在屏幕上快速扫了眼,蒋远周的消息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了,主治医生摇了摇头开口,“蒋先生,您多虑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医院的药不会给她乱来的,这也是您吩咐的。”

“是啊,”蒋东霆冲着病床上的儿子说道,“王医生跟着你那么些年,跟我们家关系又好,他肯定不会让人乱来的。”

男人有苦说不出,手指不停在屏幕上戳着,“腿,腿。”

医生弯下腰,在他腿上轻按两下,“也不是完全没有知觉吧?偶尔可以动下,偶尔觉得麻木是不是?”

男人求救似的看向蒋东霆,蒋东霆却是接了话道,“对,是这样。”

“正常反应。蒋先生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蒋先生放心,星港会竭尽全力救治您的。”

主治医生很快出去,男人心里却是焦躁万分的。

蒋东霆坐在床沿,“远周,我知道你还不能适应……但是,我们一步步来吧。”

男人知道他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下去,许情深的话不像只是在吓唬他,再说他的病况,蒋东霆就连一个字都不让人泄露出去,许情深又是怎么知道他腿不能动了?

傍晚时分。

门外传来敲门声,蒋东霆轻抬下视线,“谁啊?”

保镖将门打开,走了进来,“蒋老先生,有人守在外面,说是蒋先生的朋友。”

蒋东霆拧紧了眉头,自从蒋远周出事的消息传出去后,星港就没清净过,还有记者冒充了蒋远周的生意伙伴想要混进来,他恼怒地挥下手,“老规矩,挡在外面谁都不见。”

男人听到这,却是抬高了手臂,手指直指门口。

“远周,谁知道这些人抱了什么心思,爸也清楚你不想见任何人……”

“不。”男人摇着头,双手都抬了起来。

“你想见见这个朋友?”

男人点了点头,安排好的这人总算出现了,他真怕自己口不能言、手脚不能动的时候,他才来,那真是什么都白费了。保镖带着男人进来,他走到病床前,先跟蒋东霆打过招呼,“伯父,您好。”

“你是?”

“我是远周的朋友。”男人穿着笔挺的西装,气度不凡,腕上戴着名表,举手投足间也不像普通人。他低下身,满面的焦急,“远周,这是怎么了?听说你出事,我真是担心的很。”

管家示意男人先坐,蒋东霆之前没见过这人,“你是哪儿人?”

“淮安。”

“这么远,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

病床上的人闻言,抬起手臂,蒋东霆将手机递到他面前,他轻敲打出几字,“怎么才来?”

对方神色凝重道,“我也是看到新闻,知道你出事了,安排好手里一些紧急的事情后,我就赶来了。”

“你来的正好。”男人继续在手机上敲着,“我现在只能信任你了,有人虎视眈眈等着我出事,我现在这幅样子,也没法管理医院的事。大刘,你替我接手星港和另外几家医院。”

蒋东霆看在眼里,神色吃惊,“远周,医院的事不急。”

“爸,”男人转过脸,盯着蒋东霆看,他有些累,休息了片刻后,这才抬起手臂,“大刘不是外人,这么多年来,他也替我管理过不少事务,他不止是我生意上的伙伴,更是我的朋友。爸,许情深现在就等着我出事,我不能什么都不做……”

蒋东霆看在眼里,心里最清楚不过,如今蒋远周出事,他已经不能替儿子撑起一片天了。

但这个人来历不明,就算蒋远周说了是他的朋友,蒋东霆也没法放心。“远周,你别这样说,你的伤很快就能恢复好。”

有些事就要趁热打铁,男人继续写道。“你替我接管医院,让我好好养伤,等我痊愈之后,我不会再麻烦你。”

男人皱了下眉头,“你跟我还说什么麻烦不麻烦?远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帮你是天经地义的事。”

“好。”

男人的手掌落到腿上,轻轻敲了两下,蒋东霆着急问道,“是不是不舒服?”

他敲出一行字,“许情深真的来过,她知道我的腿动不了了,爸,这件事我决定了,我不想自己全部的心血都折在这个女人身上。”

“您要不信,您可以调取监控。”

蒋东霆收起手机,朝着门口走去,他一把将门拉开,目光盯向门口的两名保镖。“许情深是不是来过?”

二人面面相觑,不说话。

病床前,男人的视线落到‘蒋远周’脸上,两人对视眼,蒋东霆的脚步声很快回来。

这件事就这样敲定了下来,蒋远周生意上的事,蒋东霆也不好过多干预。“远周,你别着急,好好养病。”男人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段日子我留在东城。”

蒋东霆看到儿子点了下头。

约莫半个小时后,男人准备告辞,“我的行李都还在酒店,明天我再来星港,伯父放心,一些重要的决策我都会找远周商量,只是他现在以养病为主,我替他把下关而已。”

蒋东霆神色没有丝毫的放松,他让管家将男人送出去。

他脑子里一直盘旋着许情深之前说过的话,她让他清楚,远周这次回来,他最需要的是什么?

男人脚步轻快地走出医院,他的车就停在星港对面的商场门口。

一切都在按着计划行事,他戴上墨镜,掏出了车钥匙,准备开着这辆租来的车去酒店。

男人伸手刚要去开车门,手腕却忽然被人给握住了,他回头一看,“你们是谁?”

“我们也是蒋先生的朋友。”

“松手!”

两人一左一右将他按住,另外一人上前将他的墨镜摘掉,“等你好几天了,够谨慎的,这才露面。走吧,蒋先生要见你!”

他们将他拖向旁边,车门被打开后,一个男人一脚将他踹了进去。

许情深换好衣服,拿了包走出门诊室,开车回到皇鼎龙庭,从车库出去的时候,居然看到蒋远周站在院子里。

她吓了一大跳,加快脚步跑过去,“你怎么出来了啊?”

“出来透透气,不想被憋死。”

“可万一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蒋远周看着她满面焦急的样子,忍俊不禁道,“看见就看见吧,没关系。”

许情深朝外面四下张望着,一手挽住了蒋远周的胳膊,“走,我们先进屋。”

走进客厅,许情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老白?”

老白带了不少吃的过来,还有玩具,两个孩子正在吃力地拆着包装盒。

他回头看了眼,然后起身走向两人,“蒋太太,是不是想我了?”

蒋远周一个眼神扫过去,老白立马噤声。

偏偏许情深还接得很欢快,“想,想,非常想,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蒋远周冷哼声,“想他做什么?他也没受伤,那几天能能吃能睡,脸都长圆了。”

有吗?

老白不解地寻思着,他明明挨揍了,也没睡好,憔悴的要死,怎么还能长肉呢。

许情深现在关心的是另外一件事,“老白,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最近都要在家待着吗?”

老白刚要开口,就被蒋远周抢过了话,“事情解决了,我们能见光了。”

“真的?”许情深眼睛圆睁,“知道什么人干的了?”

“是。”

许情深忍不住笑意,“那也就是说,明天开始你就能跟我出门了?”

“不用明天,现在就行。”

她眼里有光亮跳跃着,“真的解决了?”许情深似乎不敢相信,心里藏满了忐忑,但终归是心思细腻,她不放心地说道,“说不定幕后的幕后还有人呢?万一打草惊蛇怎么办?”

“不会,”蒋远周口气笃定,“相信我,很多事情只是你没看见而已,我说解决了,那就一定是解决赶紧了。”

“太好了!”

保姆端了一杯热茶过来,想要递给老白,许情深开心地踮起脚尖,双手捧住蒋远周的脸,她使劲搓揉了几下,“太棒了,蒋先生这张脸可以出去浪了,在家里白白藏着,多可惜啊。”

“许情深!”

蒋远周的脸被她揉得变形了,保姆抬头一看,蒋先生这么严肃的人,到了蒋太太手里怎么这样了?

老白摸了摸鼻子,一回头幸好看到了保姆。

“您请喝水。”

“谢谢,谢谢。”老白接过水杯,朝保姆递个眼色,他们可是吃白米饭长大的人,多吃狗粮不好。

“今晚多做几个菜,让老白也在这吃饭。”

老白欲要抬起的脚步收了回来,“谢谢蒋太太。”

蒋远周将她的手拉下去,脸上挂满笑意,“好,庆祝庆祝,这段日子大家都辛苦了。”时代广场。

凌时吟不住看着腕表,五点半了,五点三十五了,她神色越来越急。旁边的朋友们说了一下午的话,这会明显都乏了。“时吟,她到底来不来啊?”

“就是,我肚子都饿了。”

凌时吟面色不好看起来,“吃那么多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想吃什么自己点。”

旁边的女人朝着楼下看去,“她要再不来,一会天就黑了。”

凌时吟拿起身边的包,“算了,今天就到这吧。”

“喂——”朋友一把抓住凌时吟的手腕,“她说不定正在来的路上呢?”

“时吟,你就这样走了?那我们这一下午的时间不是白白浪费了?”

“给她打电话,来不来一句话,什么玩意!”

凌时吟坐了回去,“那就再等十分钟。”

十分钟后,靠着窗边的女人脖子都快伸长了,忍不住骂出脏话,“妹的,耍人玩啊。”

凌时吟从包内掏出手机,给许情深打了个电话。

一遍、两遍、三遍,无人接听。

然而此时的皇鼎龙庭内,热闹非凡,许情深穿梭在厨房和餐厅内,忙的不亦乐乎。保姆忍不住轻笑,“蒋太太,我们来就行了,您去歇歇。”

“没关系,跟我客气什么。”

她的包放在了沙发上,开了震动,霖霖和睿睿两个在边上玩,听到嗡嗡的声响传到耳朵里,霖霖用手去捂住,几次之后发现还在响,干脆一把扯下许情深的包,将它扔在了地上。

凌时吟握着手机,脸色难看到极点。她伸手拿过一张菜单,“算了,我们吃东西。”

“没人接?”

“我看她是怕了吧?”

凌时吟心情差到极点,看跟前的几个朋友也不顺眼起来,本来就是丢脸的事,她尽管想过出气,但也没想这样明目张胆,要不是被她们几个煽动,她压根不会蠢到去打许情深的电话。

皇鼎龙庭内,饭菜被端上了桌,许情深坐下来,老白和蒋远周还在说着话。

老白问道,“蒋先生,那个许小姐怎么办?”

许情深下意识抬头,以为是在说自己。

蒋远周都快忘了还有这样一个人了。他双手交扣,口气轻松道,“送她回家吧。”

“好的。”

“什么许小姐啊?”许情深好奇问道。

“蒋太太,是在悬崖村跟我们一起被绑架的人,叫许言。话说起来还真巧,她姓许,您也姓许。”

许情深失笑,“这有什么,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人都多的是,更别说一样的姓氏了。”

“也不单单是这样。”老白一脸的认真,“我觉得许言在很多方面,都很像您,身高差不多,身形好像也差不多,也懂一些医术吧,还有……”

老白说不出具体的了,“就是感觉,”他面朝向蒋远周,“蒋先生,您说是吧?”

蒋远周抬起脚,扫了老白一脚。

他哎呦一声,摸着自己的腿,许情深将蒋远周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怎么了,还不让人说啊?”

“不是,君子食不言寝不语。”

“这还没开餐呢。”许情深十指交握,面色认真地看向老白,“老白,你继续。”

老白摇了摇头,“没了。”

“没了?”

“是没了。”蒋远周耸肩,“我们被绑架的时候,她就是顺路经过。”

“两个保镖被打晕在林子里,为什么这个许言会被带走?”许情深挑了下眉头,“那些人连你都敢打,按照一般套路来说,他们是不是应该把这姑娘给……”

许情深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咔嚓。”

“蒋太太您说的是,”老白接过话,“他们是想对许小姐不利,不过蒋先生善良,说她是无辜的,保了她一条命。”

“怎么保的啊?”

老白听着许情深的口气倍儿正常,“蒋先生不是受伤了吗?许小姐也说了,蒋先生这样撑不了多久,她会处理伤口,所以那些人一路上都把她带着。”

蒋远周开始逗着旁边的霖霖,就算老白说了,也没事,他跟许言本来就是清清白白的。

许情深双手落在桌上,“那你们被带走后呢?蒋先生的伤一直是她处理的?”

“是啊,”老白觉得那几天过得真是凄惨,“那帮王八羔子,连个医生都不给找,就给了个破药箱,真该庆幸我们命好……”

这些细节,蒋远周倒是一句没提过。

许情深抿了下嘴角,也能想到那地方的环境,“那睡觉呢?给你们睡觉吗?”

“睡啊,有床。”

老白猛地想到许情深之前拿他和蒋远周开玩笑,为了力证自己的清白,老白立马说道,“我们三个都被关在一个房间,三个人一起。”

蒋远周耳朵里忽然窜进来这么一句话。

他忍不住了,又踢了老白一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