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只想抱着你睡/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言盯着许情深方才夹到自己碗里的菜,她总觉得许情深这是在影射什么,许言抬了下目光,视线同许情深对上。

如果她真的什么都清楚,她应该也不会让自己到这儿来吧?

“蒋太太说的是,这世上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许言余光睇见了蒋远周,她不能在他们面前逞口舌之能,要不然一点点的破绽都会令人生疑。

许情深咬了口米饭,跟许言聊起了家常,“你也是学医的吗?”

“不是。”

“那我听老白说,远周的伤口是你处理的。”

“我的专业并不是学医的,只是学了些皮毛,没想到遇上蒋先生的时候,正好用上了。”

许情深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

许言觉得如鲠在喉,蒋东霆将他的条件赤裸裸地告诉了她,她也答应了,许言的心思一直是摇摆不定的。

一方面,她觉得这样做事肯定是不对的,另一方面,当一种诱惑被放大之后摆在了面前,对于许言这种忽然接触到的人来说,基本是无力抗拒的。

“许小姐,过两天我让老白送你回悬崖村。”

许言仿佛看见了那条被淹没在世人记忆中的村子,她慌忙摇了摇头,“不用了,蒋太太,我不回去。”

许情深才落回去的视线重新投到了许言的脸上,“你不是在那被抓走的吗?你爸妈要知道了,不得急死不可?”

“我已经给我爸妈打过电话了,我原本就是来东城打工的。”

“是吗?”许情深眼里露出几分兴趣,“那你是干什么的?”

“被绑架失踪了那么多天,公司已经不要我了,我打算重新找份工作。我想给我爸妈换个居住环境,我们那的年轻人很多都出来了……”

许情深伸手拨弄下头发,蒋远周听闻,插了句话,“我改天让老白给你笔钱,你拿回去给你爸妈修个房子。”

“不用。”许言听闻,立马拒绝,“无功不受禄,我不会要你的钱。”“这是你应得的,”许情深也说道,“毕竟要不是远周连累了你,你也不用被抓走。”

“是我自己命不好,刚好撞上了,按理说是我应该谢谢蒋先生的。”许言态度摆得倒正,“再说,让我父母过上好日子,是我自己的责任,我想靠自己的努力去完成。”

蒋远周倒没再说什么,一顿饭就这么过去了。

午后,许言刚坐下来,蒋东霆就来了。

蒋远周走出了屋子,管家陪着蒋东霆站在外面,许情深透过落地窗看向外面,许言见状,也跟了过去。

“那人是?”

“我公公。”

“那他怎么不进来呢?”

许情深看到他们父子俩面对面站着,谁的脸色都不好看。

蒋东霆端详着跟前的儿子,“那些人,没……没把你怎么样吧?”

“没有,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蒋先生,老爷担心了您这么久,后来知道您没事了,他比谁都高兴。可您这边总是没有一点动静,您失踪这么多天,我们也不知道您究竟是怎么过来的,您总要……”

“不必担心。”蒋远周表情淡漠,看了眼跟前的蒋东霆,“你看我不是好好地站在这吗?”

蒋东霆的视线穿过他耳侧,望向了不远处的落地窗,他一眼就看到了许情深……和许言。

许情深的视线微眯起,“知道为什么我公公到了这,都不进门吗?”

“不知道。”

“因为他们父子不合。”

许言做出吃惊的样子,“父子之间能有多大的仇呢?说开了,就好了吧?”

许情深唇瓣不由往上勾,“怎么说得开呢?如果我说他们之间闹成这样,都是因为我公公对我不满意,你信吗?”

“我不信,”许言垂在裤沿处的手掌握紧了些,“蒋太太这么好,很多人遇上了你,都会喜欢吧?”

许情深似乎很喜欢听这样的话,她面上扬起笑来,眉角明显也是展开的,“许小姐说说,我哪里好啊?”

“你长得这么漂亮,而且又是医生、独立。”

许情深收回视线,看到蒋远周和蒋东霆还在说着什么,她幽幽说道,“但我家世不好,门不当户不对,许家配不上蒋家。”

许言知道,最后的那句‘许家配不上蒋家’,许情深说的是自己,但因为许言也姓许,她心里竟滋生出了几许不舒服的感觉。

那个许家再不济,家境总比悬崖村的许家要好上千倍百倍吧?

蒋东霆朝着这边指了指,许言没来由的一阵心慌,他不会一气之下全都说破了吧?

“许情深身边的女人是谁?”蒋东霆问道。

蒋远周头也没回,“家里的客人而已。”

“别人都能进,你却要把自己的亲生父亲挡在门外,是吗?”

“你什么时候肯接受情深,我就什么时候带着情深回家见你。”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许情深和许言其实压根就听不到外面在讲什么。许情深双手抱在胸前,“许小姐,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我公公这么不喜欢我,他会不会总想着找人来取代我?”

许言心里又是一惊,这已经不是许情深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了。

“蒋太太,您真是多虑了。”

许情深看了眼身侧的女人,当然,她确实没有一点证据能说明什么,但她的第六感就是很不好。

她笑着自嘲道,“是我多心了。”

许言也有些尴尬,她别开视线,不敢多看许情深,她就怕心里藏着的那么一点点龌龊心思都被许情深看光了。

“我跟远周在一起几年了,尽管中间有两年是分开的,但我们的心从未变过。一段最好的感情,也不是谁想插就能插得进来的。”许情深说到这,莞尔轻笑,“许小姐,我们很有缘分,我也祝你早日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

“谢……谢谢。”

许情深唇瓣维持着勾翘的弧度,不管许言是何方神圣,反正该提点的,许情深全都说了,接下来就要看许言自己了。

她视线望出去,看到蒋东霆往后退了步,他的目光再度朝这边望过来。

蒋东霆手里拄着根拐杖,他提了起来,然后用拐杖在地上敲了几下。

许言接触到他的视线,她知道蒋东霆这一眼,是冲着她而来的。

蒋东霆带着管家很快离开,蒋远周转身走了进来。

许情深招呼许言入座,她有些拘谨,视线在四周看着,最终定格在一个玻璃架上。

架子内摆着几样装饰物,许言看到了其中一串项链很漂亮。

老白坐在她对面,见她始终不说话,气氛难免尴尬,“那串项链好看吧?”

“嗯,好看。”许言回道。

“那是蒋太太在拍卖会上拍回来的。”

许言张了张嘴,“拍卖会上拍来的东西,是不是很贵?”

“当初蒋太太以八千万,拍下了这条项链。”

许言惊得下巴差点掉了,八千万?这是什么概念?

“我们被绑架的时候,对方要八千万赎金,他们让蒋太太以这个价钱去拍下这条项链。”老白盯着那扇玻璃,这条项链一直被蒋远周摆在了这,尽管许情深说过会不会太显眼,太招惹眼光,但蒋远周并不介意。他说这条项链本身并不值这个数,但却代表了许情深为救他的焦急和全力以赴。也能时刻提醒蒋远周更谨慎,不要让自己爱的人再次陷入无妄之灾。

“蒋太太在拍卖会上,还遭到了别人的恶意竞拍,当时她手里只有这些钱,但如果最终这笔钱没能给到那些绑匪手里的话,我们都有危险了。”

许言听着老白在讲许情深的事,她轻吸口气,忽然就想逃离这个地方了。

训练场。  穆劲琛走出房间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门口的两人打过招呼,“穆帅。”

男人沉着脸,一语不发往外走,来到楼下,一名教官大步上前,“穆帅。”

“看到付流音了吗?”

“应该在训练。”

“去把她叫过来。”

“是。”

穆劲琛在训练场等了半晌,这才看到教官匆忙朝着他而来,“穆帅,没看到她的身影。”

“怎么可能?”

“下午的时候还看到她在训练,但是她是唯一被批准了能在训练场随意走动的人,平时又是跟着您的,所以……”

穆劲琛的脸色变了又变,“还不去找!”

“是是是。”

穆劲琛抬头看向不远处的高台,他倒是不怕付流音跑出去,就算他现在借她一双翅膀,她恐怕都没这个本事。

教官直接进了宿舍,还有吃饭的地方,可都没看到付流音的身影。

穆劲琛来到监控室,训练场的每个角落都安装了监控,无一遗漏,“给我把付流音揪出来。”

“是。”

操作人员熟练地进行删选,最后看到了付流音的身影。

画面中,她时不时探头探脑的,好几次抬头看到监控,都想躲开,可她的每一个小动作都被牢牢地捕捉起来,穆劲琛看着她蹿进了那片林子。

他恍然明白过来,她真是要逃,上次偷了他的图,把里面的机关和道路摸了个一清二楚,她知道走过那片林子就能通到外面去了。可她不知道的是,自从那次之后,穆劲琛早就把里面的机关都改了。

付流音没想过结婚,更没想过要跟穆劲琛结婚。而且穆劲琛的态度明显,他只是想找个人领张证而已。

虽然生活总是和付流音开着不大不小的玩笑,但她对以后充满了憧憬,她对未来的设想并不是这样的。

穆劲琛来到林子跟前,拿起了手里的望远镜,旁边站着几个教官。

“穆帅,我们跟您进去,把这小娘们揪出来!”

“就是。”

穆劲琛面色凝结起了一层冰,“她要逃,这件事有我管着,跟你们没关系。”

林子内。

付流音感觉整个人头晕目眩,快要吐出来了,一张以粗粝麻绳编织成的网将她团团困了起来,她整个人蜷缩在里面,站也站不起来,喊也不能喊,身上又没带什么锋利的武器。这张网还在因为惯性而转动,按着她熟记的那张图,这儿应该是畅通无阻的。

付流音不奢望她进了这,还能得到别人的帮助。

她努力想要站起身,可困住她的网一直在动,她又重新跌了回去。

许久之后,她仿佛听见有脚步声簌簌而来,付流音竖起双耳,林子里面早就是黑漆漆的一片了。

一盏手电打过来的强光忽然落到付流音的脸上,她眯起了眼帘,“谁?”

穆劲琛上前两步,看着她这幅样子,“擅自闯到林子内来,你知道的,我完全可以把你拖出去打死。”

“你真以为在这儿,你就是天,就是神了?”

“你很不服气是吗?”

付流音双手扣着身前的网,着急想要起身,却连站都站不稳,“穆劲琛,你放我出去。”

“放你出去当然可以,那之前的事呢,你考虑好了吗?”

“什么事?”付流音打算装糊涂。

穆劲琛手里的强光定在她面上,“你知道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要进穆家吗?”

“既然这样,你随手抓一个就是。”付流音手臂挡在眼前,“随便是个女人都比我好,穆劲琛,你忘记我哥哥的事了吗?”

“我的事,不用你来提醒。”

付流音觉得这人莫名其妙,“婚姻有自主权。”

“那你就在里面待着吧。”

穆劲琛收起手电,“不过我可提醒你一句,这儿虽然没有猛虎野兽,却有毒蛇出没,你当心它们钻进了你的网里面……”

“不要!”付流音最怕蛇,她使劲摇晃了几下那张网,“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给我一个答案,我这就能放你走。”

“你有病啊!”

穆劲琛打开手电,刺眼的光芒再度射进付流音的眸子内,“我好歹也算在你最危难的时刻救了你,你不懂得知恩图报也就算了,我看你真是不自量力。”

“你让我走行不行?”

“怎么?现在不怕外面那些人了?”

付流音摇着头,“我可以去找我嫂子。”

“蒋太太?”

他这一声称呼彻底堵住了付流音的口,穆劲琛再度收回手电,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付流音赶忙唤住他,“你别走。”

“不要浪费我的时间,肯,还是不肯?”

付流音知道在这个训练场内,穆劲琛的话就等于是圣旨,她逃也逃不出去,也不能白白吃了苦头。

“我答应,我答应你还不成吗?”

“这话可是你说的。”

付流音不住摇头,“是,是我说的。”

穆劲琛朝着北侧走去,几步过后,找到了绑着绳索的树桩,他将付流音一点点放了下来。好不容易得到自由,她着急想要起身,穆劲琛过去抱住她。“还跑吗?”

付流音站着没敢动,“我也不是真的跑。”

“那你在干什么?”

“我……我就是觉得事情很突然,我以为你发疯了呢。”

穆劲琛抱着她没有撒手,林子内漆黑一片,风声呼啸着进来,令人不寒而栗。

“我,我们先出去吧?”

男人强壮的手臂箍住她不放,他也不知道这几天,他是怎么撑过来的,穆劲琛以前总觉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可失去至亲的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痛了。付流音被他抱得都快散架了,“穆劲琛,你先松开我。”

穆劲琛稍稍收回神,将怀里的女人松开,他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拖着她往前走。

走出林子后,回到了房间,付流音握向自己的手腕,穆劲琛头也不回地冲她说道,“明天,我们去领证。”

“什么?”付流音掩不住吃惊,“明天?”

男人转过身,视线紧盯着她,“怎么,你想反悔?”

“不,不是,我没想到这么突然。”

“不突然。”穆劲琛仍旧面无表情,他将手表摘下后放到床头柜上,“跟我结婚,你有什么要求吗?”

她能有什么要求?反对有效吗?

穆劲琛见她不说话,干脆将要许诺给她的好处全讲了。“跟我结婚后,你不用再来训练场,更加不可能去做什么职业保镖,我可以每个月给你一笔钱,让你自由支配,而且有穆家给你撑腰,那些寻仇的也不敢再找到你身上。”

付流音用拇指掐着自己的掌心。“我不想明天领证。”

“由不得你。”

才问她有什么要求,这一转眼霸道劲就上来了,付流音上前几步,“我明天要出去,我要享受下,你……你在外面开一间房。”

穆劲琛视线看向付流音,奇怪地睨了她一眼。“我现在没心思跟你做那种事。”

“既然要结婚,那你听我一次不行吗?我就想在明天放松下,再说我要跟着你去穆家,总不能两手空空去吧?”

穆劲琛脱掉外衣,“有些事我也不瞒你,我爸忽然过世了,你说的这些,我以后都能补偿你,但现在不是时候。”“我好歹也是个活生生的人,我反正就这么个要求。”付流音说完,走过去后径自在床沿坐下来。

穆劲琛居高临下朝她看眼,“女人真烦。”

“那你可以去找个男人结婚。”

穆劲琛拧紧眉头,“好,明天带你出去,后天结婚。”

翌日。

付流音其实对逛街买衣服一点兴趣都没有,穆劲琛带她买了几身衣服,再挑了些穆太太喜欢的东西备着。

坐进车内的时候,穆劲琛盯着手边的一盒茶叶出神。

“你妈喜欢喝茶吗?”

男人将东西放到后面,不是他妈妈喜欢,而是穆太太最擅长泡茶,泡的茶都是给穆朝阳品尝的。

付流音看得出来,穆劲琛情绪低落,在这个时候他本应该是在哪借酒消愁或者痛哭一场,可他整个人都绷着,竟然率先顾着自己的婚姻大事。那就说明肯定是有什么事,是跟他的婚姻状况有直接关联的。

来到定好的酒店,付流音跟着穆劲琛往里走,她一边张望四周,熟悉下基本的环境。

穆劲琛刷了门卡进去,付流音视线望出去,看到前面就是楼梯口。

“进来。”

付流音忙收起视线,乖乖往里走。

总统套房内香气逼人,付流音进去几步,看到一张大床上铺满了玫瑰花瓣,穆劲琛觉得刺眼,却并没有将它们丢开,他只是冷冷说道。“满意吗?”

付流音看在眼里,然而她对这些,更加没有兴趣,她走到穆劲琛身后,双手圈住他的腰,“我看你脸色很不好看,这几天肯定累坏了,也没好好休息,我陪你睡会吧?”

穆劲琛将她的手拉开,“我说了,我现在没这个心思。”

“你以为我要跟你做什么?”付流音上了床,整个人躺在了那些花瓣中,“我也累了,只想抱着你睡会而已。”穆劲琛朝她看眼,确实,自从穆朝阳过世后,他这几天里几乎没有好好地合过眼。

男人上了床,躺到付流音身侧,她主动地偎进他怀里,“我陪你。”

这是继SJ院的那次后,付流音第一次主动,穆劲琛面露犹疑,付流音见状,伸出双手轻按着他的太阳穴,“好好睡一觉吧,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吃得消呢?”

他似乎被下了魔咒似的,感觉整个人又困又衬。

付流音手臂揽住他的腰,穆劲琛即将睡着的时候,睁开眼看了看,眼见她好好地待在自己怀里,这才沉沉入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