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她要走?让她走!/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展颜浅笑,许言手里握紧了筷子,却是笑不出来了。

看护是许情深请的,这本来也没什么,可好巧不巧就这么说开了,许情深这分明是要蒋远周知道吧?

她总算明白了,怪不得之前蒋东霆再三跟她强调,说许情深心机很重,让她提防。

许言吃了口菜,还是强颜欢笑,“蒋太太真周到,谢谢。”

“客气什么啊?你看你也没个亲人在这,没人照顾肯定不行。”许情深说到这,将蒋远周的手臂推开,“你也是,许言住院的那天你又不是不知道,人还是跟着你从悬崖村出去的,怎么没考虑到她身边没人呢?”

蒋远周当时确实想到过,但是……

“病房里有护士,不会放着她不管的。”

“护士有护士的活,不可能细致到全部照顾好。”

蒋远周真心觉得,没多大的事,“这又不是你,我肯定不会多花心思,再加上一忙,就给忘了。”

许言咀嚼着嘴里的米饭,味同嚼蜡。

“蒋太太,你们对我已经够好了。”

蒋远周看眼许言,“我看她恢复得很好,我们走吧。”

“不急。”

“老白说你下午有手术,肯定累了。”

许情深挽了下嘴角,“不累,很小的手术。”

“那这个时间点了,你也该饿了。”

许情深朝他看看,许言赶紧说道,“有看护在这,我一切都好,蒋先生蒋太太不用担心,你们赶紧回去吧。”

走出病房的时候,蒋远周瞅向身侧的许情深。“她只是跟我一起被绑架而已,也不算救了我的命,我们做到差不多就行,你不用对她过分的好。”

“嗯,我知道。”

蒋远周拉住她的小手,嘴角不由勾起来。“你要觉得不够,那我多关心关心她……”

“敢!”

病房内。

许言吃过饭,躺回了病床上,看护手脚利索地收拾着,“听刚才的对话,你救过蒋先生?”

“不算是。”

“蒋太太真是好人啊,又没架子,而且心思细腻。”

许言躺着没说话,人跟人就是这样不公平吧?许情深飞上枝头变了凤凰,可没飞上去的那些呢?回到家,许情深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

她喂了声,那边传来付流音的声音。“嫂子。”

“音音?”

“嫂子,是我。”

许情深嘴角不由勾翘起来。“音音,你在哪?”

付流音顿了顿,“嫂子,你明天有空吗?我想跟你吃顿饭,有些话电话里也说不清。”

“好。”许情深跟她约好了地方,又聊了几句话这才挂断通话。

翌日。

付流音听到身旁传来窸窣声,她跟着穆劲琛坐起身,“我今天想出门。”

“去哪?”

“跟我嫂子约好了吃饭。”

穆劲琛拿过旁边的衣服穿到身上,“你想去就去,不用刻意跟我说。”

“你会确保我的安全吧?”

穆劲琛弯下腰,伸手捏住她的面颊,“这么怕死啊?”

“谁不怕?”付流音握上他的手腕,“我要不怕死,我早横冲直撞出去了。”

“这样的事情,你也不是没做过。”

付流音身上穿着睡衣,她原本是坐着的,推开了穆劲琛的手后改为双膝跪在被面上,她朝着男人摊开手。

穆劲琛看了眼,“做什么?”

“我身无分文。”

男人了然,从抽屉内拿了张卡给她,再从皮夹内抽了不少现金递到她手里。“要钱用,好说。”

“穆帅这么大方。”

“你这称呼也该改改了。”

付流音将卡和现金握着,穆劲琛看眼时间,“起来吧,一会就该吃早饭了。”

穆家的餐桌前,倒是没看到穆成钧的身影。

穆太太随口问道,“老大呢?”

“妈,成钧昨天忙着工作的事,太晚睡觉了。”

“那好,不用吵他,让他睡。”吃过早饭,穆劲琛出门了。

凌时吟陪着穆太太说话,付流音就算干坐着,也插不进一句话,再说她也不用刻意讨人欢心,索性起身准备上楼。

来到二楼,正好穆成钧从上面下来,两人差点对上。

付流音面色有些藏匿不住的紧张,她往旁边站去,没想到男人却跟着她的脚步移动。

她往左,他也往左,她往右,他也往右。

付流音攥紧手掌,想要转身下楼。

“这么怕我做什么?”穆成钧冷笑出声。

付流音往身后看了眼。“凌时吟在楼下。”

“她在楼下,又怎么了?”

付流音小脸轻抬,目光一瞬不瞬盯着跟前的男人,他原本就站在高一级的台阶上,所以这样的角度看她,更加是居高临下的。

“以前的事,我可以不告诉凌时吟,我一个字都不会透露的,大哥,你放我一马,总可以吧?”

穆成钧拦在楼梯口,两人就这样僵持着,“我怎么你了?怎么又要放你一马?”

“听你这话的意思,我哥的事可以一笔勾销了是吗?”

穆成钧脸色变了变,眼里透着骇人的阴鸷,“你哥做过的事,你知道?”他神情迫切起来,语气也是咄咄逼人的。

“不知道,但你那样对我……我想,我哥之前应该也做过伤害你的事,大哥,我现在也是穆家的人了,你别太计较。”

穆成钧嘴角处勾勒起来的冷笑越发明显,别太计较?

他往下走了一步,两人就面对面站着,他身子几乎要贴着付流音,她赶紧往后退一步。

“我也没说要跟你计较,你别怕。”

付流音脚步往旁边挪,想要从穆成钧身侧快步离开,男人眼帘轻抬,右手抬起后握住了女人的手腕。她吓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付流音咬了咬牙,“松开。”

“你跟老二在这,住的习惯吗?”

“挺好的。”付流音使劲挣扎,将自己的手从他掌心内挣脱,她没作丝毫的逗留,抬起脚步快速离开了。

穆成钧手指互相搓了下,指尖残留了付流音手上的味道,倒是香得很。

付流音回到房间,将房门反锁起来,她先去更衣室换了套衣服,然后准备出门要用的东西。

门外传来阵敲门声,她轻问了声,“谁啊?”

“音音,是我。”

凌时吟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付流音一听到这声称呼就想吐,凌时吟应该是恨不得掐死她才对,“有事吗?”

“音音,我待会要出去逛街,你去吗?”

“不去。”付流音毫不犹豫拒绝。

凌时吟继续敲了几下门板,“你先把门开开。”

付流音走过去,一把将门拉开,凌时吟站在门口的地方。“妈担心我们相处不好,好歹也做个样子给她看,让她放心。”

“装腔作势的事,我可做不来。”付流音一手扶着房门,视线盯着跟前的女人,“我已经跟我嫂子约好了。”

“你嫂子?”

“你难道不认识?许情深。”

凌时吟面色变了变,付流音将门关上了。

出门的时候,穆劲琛安排好了车,付流音上车离开,凌时吟陪着穆太太在院子里晒太阳。

“老二媳妇这是去哪?”

凌时吟收回视线,“不知道,我方才去约她,她说没空。”

穆太太轻拍下她的手掌。“委屈你了,但我想既然劲琛已经和她结婚了,家里总是以和为贵的好。我也知道你哥哥的事……时吟,你识大体,妈都看在眼里。”

“妈,既然她嫁给了老二,那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我没关系,再说那件事毕竟是她哥哥做的。”

穆太太点了点头,“你能这样想,再好不过了。”

付流音来到跟许情深约好的地方,许情深早早就到了,看到付流音进来,她起身招下手。

付流音快步过去,“嫂子。”

“快坐。”

“音音,总算看到你了,最近过得好吗?”

付流音从包里掏出一盒喜糖递给她。“嫂子,我结婚了。”

“什么?”许情深大吃一惊,“你跟谁结婚了?”

“穆劲琛。”

许情深的视线盯着那盒红色的喜糖。“这太突然了。”

付流音轻笑,“我现在住在穆家。”

“是凌时吟嫁的那个穆家吗?”许情深尽管知道了这几者之间的关系,可总是想确认下。

“是。”

许情深不由皱起眉头。“这……”

“嫂子,这就是生活啊,”付流音单手撑着下巴,“你只要知道一点就好,我很好。”

“那你现在,不在那个训练场了吧?”

付流音轻摇下头,“我现在是穆家的二少奶奶,肯定不能在里面待着了。”

“这样也好,以后我们还能多走动。”

“是。”

吃过饭,许情深和付流音逛了会,下午时分,穆劲琛的电话打过来了。

“嫂子,我得回去了,家里还有事。”

“那好。”许情深将她送到停车场,她掏出车钥匙,付流音见状说道,“嫂子,你也要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我一个人也不敢出门,他派了车和人过来的,你别担心。”

许情深闻言,心里堵着的地方好像舒服了不少,她眼看着付流音上了车,许情深挥下手,“改天再约。”

“嫂子,再见。”

许情深也没什么好逛的了,她回到车上,从包内掏出了那盒喜糖。

付流音肯定有事情瞒着她,她这样匆匆结婚,总不可能是自愿的,但这种事,别人真不好说什么,许情深想到了那时候的自己,究竟是有缘还是孽缘,这就要看各自的命了。

好不容易休息一天,许情深回到家陪了会孩子,蒋远周走进屋内,抱起了脚边的睿睿。

“我约了老白吃晚饭,让他把苏提拉带着。”

“你总算说对了一次提拉的名字。”

蒋远周蹲下身来,另一手将霖霖也抱起来,“晚上,带两个小家伙一起。”

“好。”

得月楼。

几人差不多是同时到的,蒋远周让老白点餐,许情深抬下头,看到老白紧挨着苏提拉,正不住给她介绍着这里的名菜。

“响油鳝丝,这是必点的。”

“还有松鼠桂鱼……”

苏提拉有些不好意思,“让蒋先生和蒋太太点吧。”

“没关系,”老白压低嗓音道,“今天蒋先生做东,他自己说了,吃什么随我们。再说平日里点菜也都是我点的,我知道蒋先生的口味。”

许情深和蒋远周在对面默默地看着,苏提拉的目光落向菜单,老白凑近过去,一只手拿着那份菜单,另一手搭在苏提拉身后的椅背上。

“还有这两个,味道都好。”

“那就随便点几个吧,多了也吃不完。”说这话的是苏提拉,老白用手在她肩膀上拍了下,“不用管能不能吃完,你只管点就是了。”

苏提拉的视线落了回去,老白的手慢慢挪向她的肩膀,想要抱下去,却有些不好意思,来来回回犹豫了几次,一直在她肩膀上方徘徊着。蒋远周轻咳声,老白吓得手一缩,人也坐得端端正正的。

蒋远周实在看不过眼,朝着老白指了下,许情深忙握住了他的手指。

苏提拉点完了菜,然后将菜单交给老白。

等着上菜的间隙,霖霖和睿睿自然是坐不住的,就在不远处的沙发跟前玩,这儿的包厢宽敞舒适,也不用担心他们会不会四下乱跑。

许情深还是介绍人,这老白要是和苏提拉真成了,她觉得自己那就是功德无量啊。

老白现在眼里只有人家姑娘,以前跟着蒋远周出来,那都是以他为第一位的。蒋远周双手交扣,手指在自己的手背上轻轻敲打几下。

“一会回去,我陪你去趟书店。”老白跟苏提拉说着话。

“好啊,”苏提拉听到这,双眼放亮,“我家女神的新书上市了,签名版的,我还没去买呢。”

许情深闻言,不由问道,“什么书啊?”

“言情小说啊。”

蒋远周朝着许情深凑过去,在她耳边说道,“怪不得到现在才谈男朋友,言情里面都是白马王子。”

许情深肩膀动了下,“我也喜欢看言情,喜欢里面的情节。”

“是吗?”苏提拉来了兴致,“我就喜欢虐心的情节,每次看女主把男主虐的死去活来,我就觉得好爽。”

老白满脸宠溺地盯着苏提拉,蒋远周身子往后靠,“老白,听见了吗?她喜欢虐心的。”

“我也喜欢看虐文啊,”许情深接了口,“不过每次完结的时候,我都希望作者能多写点甜蜜的,不然心脏受不了。”

苏提拉不住点着头,“你都看谁的小说?”

“我看得很杂,只要对胃口就行。”

“那你看看《不负时光不负你》,刚上市的,虐得要死,里头的女主是弹钢琴的,我很喜欢。”

有了共同的话题,现场的气氛热络不少,许情深将名字记下来,“改天我也去买一本。”

“必须要看,这书写了好几年了,不过作者才修稿上市。”

老白看她兴致勃勃的,他眼里的笑意跟着藏不住了,“既然你这么喜欢,待会我们搬一车回家。”

“那也不用,买那么多看不完……”

“只要你喜欢就好。”

苏提拉听到这,脸色陡然红了,毕竟这包厢内还有别人,她想将话题赶紧扯开,可一下又不知道说什么。苏提拉双手不住交握,“那个……那个作者叫圣妖,网络也有连载……”

“圣妖?”蒋远周一脸说不明的神色,“单从名字听来,这男人不简单啊。”

“人家是女的……”

“我还以为是个老大叔。”

许情深拉过蒋远周的手,“你不看小说,肯定不关注这种。”

服务员很快进来上菜,菜上齐后,老白起身给几人倒满了鲜榨的果汁。许情深让霖霖和睿睿坐下来,老白用橙汁敬了许情深一杯。“蒋太太,下次您再把宋佳佳叫上,我也想请她吃顿饭。”

“是要谢谢她,将提拉介绍给你吗?”

“是。”

许情深坐回椅子内,“好啊,老白,作为回报呢,以后蒋先生这有什么风吹草动,你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反正你有我的手机号。”老白没敢答应,蒋远周手臂压向桌沿,身子朝许情深倾过去不少,“我能有什么风吹草动?”

“我怕惦记你的人太多。”

“这倒是。”

老白面对这样的狗粮,再也不用一个人泪流满面地往下吞咽了。他拿起手边的筷子,不住给苏提拉夹着,“吃这个,这个好吃。”

苏提拉旁边的碗碟内都快被堆满了,她害羞地垂着头,“我自己来就好,我也吃不掉这么多。”

而不过一会,她碗里就已经空了。

这样的聚会挺有意思,散席后,老白负责送苏提拉回去,许情深则跟着蒋远周下了楼。

司机将车停在得月楼的门口,蒋远周让两个孩子分别坐进了安全座椅内,车子缓缓开出去,许情深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蒋远周跟着挽起唇瓣,“笑什么?”

“我在想,恋爱的最初阶段,应该是最好玩的吧?”

“你是想说老白那副畏手畏脚的样子?”

许情深真想看看蒋远周脑袋瓜里都有什么,他总是能想出这样的一些形容词。“很多人都说,爱情到最后会变成亲情,所以我一直觉得,最开始的爱情是最美好的。一旦变成了亲情,是不是说明爱的成分就少了?”

蒋远周伸手将她拉到怀里,“我们之间,一直都会有爱情,就算到了八十岁,我的身边还会是你。”

“为什么不说一百岁呢?”许情深抬头看他。

“那就一百岁,干脆两百岁好了。”

许情深被逗乐,轻笑出声。

第二天,许情深来到星港医院,走进电梯的时候,听到几名护士正在讨论着什么,应该是电视剧的情节吧?

许情深按了楼层键,透过电梯镜面看见几人手里分别抱着一本书,花花绿绿的,不像是专业书。

电梯门打开后,许情深径自往外走,经过导医台,看到护士拿着本书,正在拆封。

许情深顿住脚步。“这是什么?”

小护士听到动静声,抬了头,“许医生,这是蒋先生的助理拿来的,见者有份,每人都送了一本呢。”

“老白?”

“是啊。”护士拿了桌上的另一本书递向许情深,“这是特地给您留的。”

许情深接过手,看了眼书名,这老白可以啊,果然买了一车来送人,这是爱屋及乌呢。

回到办公室,许情深将书放到办公桌上。

中午时分,正好是休息时间,一个电话打到了许情深的手机上。

她一看来电显示是老白,许情深走到窗边接通,“喂。”

电话那头的声音很轻,小心翼翼的,似乎是刻意压着,“蒋太太。”

“老白,有事吗?”

“我在医院门口看到了许言。”

许情深噢了声,“然后呢?”

“我坐着蒋先生的车,我让司机将车停在了医院门口。”

“蒋先生呢?”

“蒋先生还在饭店,我回来替他拿份资料。”老白记得昨晚许情深跟他说的那句话,所以一有风吹草动就告诉许情深了。“许言好像要走过来了。”

“她是不是要出院?”

老白这么一听,注意到许言原本站着的地方,还放了些东西,“应该是,按理说她今天可以出院了。”

“这么巧?每回都能被你们碰见。”

“蒋太太,我一会拿了东西正好要走,要不要带上许小姐一程?”

许情深视线看向窗外,“你是替蒋先生来拿东西的,你不怕耽搁了他的时间?”

“也是。”

“所以,她出院,你就让她出院好了。”

老白朝司机指了指,一边示意他将车子往里开,一边点头说道,“好,我明白了。”

司机踩了下油门,许言认出了那是蒋远周的车,刚要走过去跟他打招呼,居然看见那辆车完全没有要等她上前的意思,直接开进了医院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