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嫁给我吧/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幸福的小女人?

这话应该许情深自己说才有意思。

付流音嘴角轻搐,许情深一把拉过她,“别理。”

“嫂子,蒋先生原来这么爱吃醋啊。”

“是啊,东城小醋王的名号不是白来的。”

蒋远周原本是蹲在地上陪两个孩子玩的,这会听到许情深的声音,他不由站了起来,“什么东城小醋王?”

“嘘!”许情深竖起一根食指放到唇前,“不能被别人听了去,这是我给你起的。”

“你——”蒋远周起身要去拉她的手,许情深忙往后退了步,“多好听啊。”

“许情深,你小时候难道没听老师说过,不能随意给别人起绰号?”

“我记忆力不好,老师教的东西全都还回去了。”

付流音站在边上,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她不了解许情深和蒋远周的过去,她被关两年后,看到的就是许情深和付京笙在一起,她成了自己的嫂子。只是那时候的许情深,脸上却并没有这样明媚的笑容,她跟哥哥说话也总是欠了一份亲昵感,那不是相敬如宾,而是因为哥哥不是她的爱人吧?

许情深拉住付流音的胳膊,让她去旁边坐。

“你和凌时吟现在住一起,凡事要当心。”

“嫂子,您放心,她在穆家装的很好,她喜欢做表面上的小白兔,所以不敢对我怎样的。”

许情深也算清楚凌时吟的性子,当初她就是那样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装作对谁都无害,没想到背地里却干尽龌龊事。

“你才去穆家几天?你自己要当心。”

“她今天本来也是要过来的,但我知道你们肯定要碰面,我就给她的燕窝里头下了点药。”

许情深掩不住吃惊,“音音,看不出来啊,你平时可不是这样的。”

“先下手为强嘛。”

两人说着话,许情深看到老白从不远处走来,跟蒋远周说了几句话,然后两人一道离开了。

今天是蒋远周的表弟成婚,他肯定也要帮忙,许情深目光落向霖霖和睿睿,两个孩子由月嫂看着,再加上这一片空旷的很,她完全可以放下心来和付流音说说话。

快到正午时分,有人过来招待入场。

中午是正统的中餐,就在酒店内,许情深跟蒋远周坐到一起,付流音则跟着穆家的人坐在了另外一桌上。

吃过中饭,新郎新娘只是露了一面,许情深凑到蒋远周身侧道,“是晚上举行婚礼吗?”

“下午。”

“倒是挺奇怪的,一般不是中午,就是晚上。”

蒋远周压低了嗓音道,“待会迎亲,我也要去,你带着两个孩子就不要跑来跑去了,在这等我回来。”

“好。”

散席后,蒋东霆率先离开,蒋远周的叔叔也来到桌前,“远周,差不多了,走吧。”

蒋远周在许情深肩上轻拍下,然后站起身来。

老白也留在了现场,月嫂也在,许情深带着两个孩子还是去了外面。

穆家。

吃过中饭,穆太太上了楼,凌时吟躺在床上直哼哼。

“时吟,赶紧去医院吧。”

“妈,没关系,我好多了。”凌时吟睁了下眼帘,肚子里早就清空了,只是全身无力,眼冒金星,凌时吟知道付流音不可能无缘无故去厨房,肯定是她往燕窝里加了什么料。

“好好的怎么会弄成这样?”

穆家不可能在厨房装着监控,所以就算凌时吟说了,也是空口无凭,说不定还会被付流音倒打一耙。

她躺在床上,小脸发白,整个人都虚脱了,“妈,您别担心我了。”

“我实在不放心……”

“我现在就是没力气而已,晚上吃点清粥,明天就缓过神了。”

穆太太轻点下头,“那好,你注意休息,有事记得叫我。”

“嗯。”

穆太太下楼后,凌时吟躺了会,然后撑起身来到窗边。

外面阳光大好,穆太太坐在院子里面,手里抱着她的宠物狗,穆朝阳走后,陪她最多的也就是这条狗了。

凌时吟拿了个披肩披到身上,她走出房间,小心翼翼下了楼。

二楼的走廊上空无一人,凌时吟一手扶着墙壁,脚步匆匆来到付流音的房间跟前。

既然付流音真要下药的话,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的。

凌时吟朝着四周看眼,确定没人之后,伸手握住了门把,她使劲想要旋开,却发现门是锁着的。

她不敢多作逗留,赶紧离开了。婚宴现场。

外面的场地上开始布置,一会要在这举行婚礼,琳琅满目的糕点和酒水都被摆了出来。

许情深看到许言已经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忙碌的身影穿梭在其中。

穆劲琛难得穿正装,他身姿挺拔,自然是什么衣服都能驾驭得了。付流音站在他身侧,拧着眉头,脸上虽然露出笑意,但她的神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手臂被人轻撞下,付流音赶忙回神。

男人站到她跟前,“在想什么?”

“我在想,什么时候能让我把鞋脱了。”

穆劲琛的视线落到她脚上,她穿着九公分的高跟鞋,白皙的脚背艰难地支撑着,“谁让你穿这么高的?”

“你给我准备的啊。”

“是吗?”穆劲琛下意识将这件事给忘了,“我拿在手里,就觉得这样的跟高你穿着肯定好看,我没想过真正踩进去是什么感觉。”

“设计这种鞋子的人,肯定不是女人。”

穆劲琛拉住她的双手,“它家的设计师是女人,还是个美女。”

“那女人何必为难女人呢?”

“难受吗?”

付流音穿不惯,自然难受,可在这样的场合又不能赤脚。“没关系。”

“穆帅。”有人走过来,递了一张名片给穆劲琛,“我一直听说穆帅训练出来的保镖,个个都是拔尖的,不知道下一批的学员中,能否给我留两个名额?”

付流音收回了自己的手,“你忙吧,我去找我嫂子说会话。”

“好。”

她走到外面,高跟鞋实在难受,付流音瞅了眼四周,满满的都是人,她放弃了把鞋脱掉的念头。

许情深带着两个孩子,霖霖和睿睿又老是喜欢跑动,不肯在一个地方待着,所以付流音找了圈,并未看到她的身影。

她也实在是走不动了,付流音顺着走廊往前,来到一个角落,这儿有长长的栏杆,以及跟栏杆一体的长椅。

付流音迫不及待地走过去,她将鞋子脱掉,将双腿伸直后放在上面。

她身子往后轻靠,这儿很隐蔽,基本不会有人经过,再加上大家都忙着婚礼的事,谁都不会注意到她。

付流音轻轻打了个哈欠,她闭起眼帘,这样的天气舒适极了。

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睡过去的,穆成钧出来的时候,满身烟味,他厌恶地轻拍下肩头,走出去两步,视线内撞入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付流音小脸朝一侧歪着,上半身是靠着柱子的,可是她明显往外倾,整个人好像即将要掉下来似的。

穆成钧嘴角勾起抹笑,他走了过去,付流音的腿并拢着,脚很小,白皙而且干净,指甲上没有乱七八糟的颜色,他不由坐了下来,伸手握住她的脚背。

起先,她并没什么感觉,直到男人的手指在她脚背上摩挲,付流音这才陡然睁眼。

看清楚了跟前的男人后,她陡然一惊,想要将自己的腿收回去,穆成钧见状,手指掐住了她的脚腕,不给她动弹的机会。“怎么在这睡觉?”

“劲琛让我在这等他,说他马上就过来。”

“是吗?”穆成钧不由轻笑出声,“时吟今天出不来,跟你有关系吗?”

“怎么会跟我有关?”付流音强装镇定,“难道她出事,就必须是我干的?”

“说谎的女孩,不是好女孩。”

付流音整个人都起了鸡皮疙瘩,她想要收回自己的腿,“大哥,您别这样,被人看见了不好。”

“怎么不好?你叫我一声大哥,你现在脚不舒服,我给你揉揉,天经地义。”

“劲琛马上会过来的。”

付流音盯着穆成钧的手掌,她双手撑在两侧,右腿使劲往后缩,男人却始终不肯放。

两人僵持着,付流音感觉到脚踝处越来越热,视线望过去,却见男人的手正在往上移。

“你再不住手的话,我这就打电话给劲琛。”

“你打。”

付流音当然不能任由他这样,她从包里掏出了手机,冲着穆成钧扬了扬,“你可是亲口答应过的,以前的事你不会计较到我头上,但你说话不算数,我只能让劲琛过来。”

“让他过来,看看我们两个这幅样子?”

付流音翻出了穆劲琛的电话,她将手机给穆成钧看了眼,“我真打了。”

穆成钧朝着她坐过去些,“你打啊。”

女人面色变了又变,手指按向通话键,还将免提键也打开了。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穆劲琛的说话声,“喂?”

“劲琛,你在哪?”

“怎么了?”

“大哥和我在一起。”

穆成钧欲要更近一步的手顿住了,穆劲琛很明显低沉了嗓音。“你在哪?”

“就在酒店外面的转角处,这儿有个走廊,一路走到底就是了。”付流音说完,还又加了一句,“你快过来!” 穆成钧眼帘浅眯,付流音挂断通话,“大哥,您请自重。”

男人笑着,嘴角勾勒出来的弧度透着继续邪恶,他将手挪开,并且双手举高,“只不过碰你一下,你倒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付流音着急慌忙将自己的腿收回来,并且快速穿上了鞋子。

两人坐着,隔得也挺远,穆成钧放下了双手,“你想不想知道,你哥哥对我做过什么事?”

付流音赶忙摇头,“大哥,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不远处而来,穆成钧坐在那,一副什么都没做过的样子,付流音也是端端正正地坐着,穆劲琛几步上前。

男人站了起来,穆劲琛视线同他对上,“哥,里头的人找你都快找疯了,你倒好,一直寻思着往外跑,你心里究竟在惦记什么呢?”

“我只是出来透口气而已。”

穆劲琛看向付流音,他朝她伸出手掌。“脚还疼吗?”

“疼,穿着这鞋,我都快不知道怎么走路了。”付流音说完,歪歪斜斜地向前,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似的,摇摇晃晃,经过穆成钧身侧,还‘不小心’在他皮鞋上狠狠踩了脚。

穆成钧没防备,穆劲琛嘶了声,一把将付流音扯到跟前,“你怎么走路的?”

“对不起,大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鬼相信她不是故意的!穆成钧面色绷紧,嘴角有些颤抖,眼皮抖动了好几下,付流音那高跟鞋不光高,它还尖,像个钢钉似的,这一脚踩下去还带着付流音本身的重量。穆成钧的神情变了又变,“没事。”

“真没事吗?”付流音不放心地问道。

穆成钧没有说话,只是冲着两人挥下手,“你们先进去吧。”

“既然这样,我带流音先进去。”穆劲琛的手臂落下去,手掌握住了付流音的手腕,“走慢点,别再踩到人了。”

“好。”

穆成钧眼看着两人走到里面,他这才重重吸了口气,然后坐回了冰冷的石椅上。

到了里头,穆劲琛顿住脚步,脸色也不好看起来。“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付流音赶紧摇头,“没有。”

“下次要有这样的事,你再狠狠踩他。”

付流音张了张嘴,“你看出来了?”

“就你那点伎俩,你以为他真能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付流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出来就只能看出来了,其实我见到他……挺害怕的,我觉得他的眼神很阴暗。”

“他不光眼神阴暗,人也阴暗。”穆劲琛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后脑,“他整个人都是不阴不阳的,特别是女人,见到他一定要绕道走,知道吗?”

“为什么?”付流音问道。

穆劲琛的目光落到她脸上,“这就要去问你哥哥了。”

家丑不可外扬,付流音当然也猜不出穆劲琛这话里究竟是什么意思。

婚礼进行的时候,蒋远周也过来了,许情深跟在他身旁,新郎站在不远处,她朝蒋远周倾过身。“新娘是张陌生脸。”

“嗯?”

“不是他前面的女友吧?”

蒋远周闻言,忍不住笑道,“你说他前面的哪一任女友?”

许情深噤声不语,生怕被别人听了去,男人伸手握住她的手掌。“没几个人能做到跟我一样……跟我一样这么专心的。”许情深早就已经习惯了蒋远周这种……无时无刻不给自己脸上贴金的话了。

新娘挽着父亲的手缓缓走出来,新郎在红毯的这头等着。

四目相接,那种仪式感令人觉得温馨而幸福。

不论新郎的人品如何,至少在这一刻,许情深是衷心祝福他们的。

她回下头,看到霖霖和睿睿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许情深站了会,婚礼的形式都差不多,冗长的你说我说之后,就是新郎新娘宣读誓词。

蒋东霆也在人群中,许情深站得有些累,本想不凑这个热闹,赶紧离开,但毕竟这是蒋远周的堂弟,她总不能显露出太过不关心的样子。

新郎将戒指套上了新娘的无名指,然后是拥吻。

伴娘团个个都是年轻漂亮的女孩,下面的扔捧花环节,她们肯定喜欢。

许情深站在蒋远周身侧,阳光打到身上,温暖到令人想要找个肩膀好好靠一下。一个个女孩子走了过来,朝着新娘喊道,“给我,给我!”

新娘满脸的娇羞,走上前好几步。“我扔了啊。”

“扔吧,看准了再扔啊。”

新郎站在新娘的旁边,跟她说了句话,新娘轻点下头。

她手里的捧花丢了出去,娇嫩的鲜花在阳光下划过了漂亮的抛物线,许情深抬起头,刺眼的亮光好像不在了,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遮挡住了一般。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束捧花已经砸到了她的面前,她下意识伸手抱住了。

“啊,我的捧花被人抢走了!”

许情深低头一看,这玩意怎么会在自己手里?

“哥,”台上的新郎喊了声。“这是几个意思啊?”

人群中,也有不少人将视线投过来,许情深拿起捧花看了眼,递向旁边的伴娘,“你要吗?拿去。”

“这又不是一束简单的花,这寓意着姻缘,你拿到了就说明接下来该轮到你结婚了。”

开什么玩笑?许情深笑着,朝蒋远周看眼。

男人将捧花接过去,“我们已经结婚了。”

“哥,我还没喝到你的喜酒呢。”

“求婚、求婚、求婚——”

现场,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句,庞大的伴郎团开始齐声高呼,“求婚——”

“哥,我有朋友在民政局工作,我让他查了查你的婚姻状况,你可是未婚啊!”

蒋远周的脸沉下去了,许情深也觉得这样很不妥,她从未得罪过这位小爷,可他一次次跟自己过不去,这是为什么?

如果只是因为看不过眼,他不会一而再再而三针对她,说到底,是蒋家看不上她,而他一直就站在了蒋家那边。

蒋远周冷笑,“你哪个朋友?告诉我一声,我这就让他再去查一次。”

“哥,你们至今没有办婚宴,这总是真的吧?”

“办不办婚宴,全看个人喜好,再说我不喜欢仓促,不需要你来操心这种事。”

蒋远周手臂一使劲,手里的捧花丢了回去,砸在新娘的脚边。

新娘弯腰,将那束捧花捡了起来。

新郎视线落向人群,看到蒋东霆转身走了,“大伯,您去哪?大伯,别生气啊——”

许言在外面看着,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蒋家人这是要许情深下不了台。就算蒋远周再捧着她又有什么用?得不到他身后全部亲朋好友的祝福,想来许情深也幸福不到哪里去。

新郎朝着那束捧花看了眼,“还有把花丢回来的?这也太不吉利了,你重新丢。”

新娘看了看前方,将手里的花再度抛出去。这回,大家谁也不抢了,许情深抬起视线,看到那束花朝着自己的方向抛过来,即将落到她身前的时候,她不打算接。

却不想这时却有一只手伸了过来,啪地将那束捧花接住了。

许情深看向旁边,却是看见了许言。

“这人谁啊?”

“服务员?有没有搞错?服务员都能进来抢捧花?”

“你是不是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蒋远周的目光也跟着望过去。

许言面无表情地盯向四周,台上的新娘见状,笑了笑道,“没关系啊,捧花谁都能抢,这原本就是一种祝福。”

她踩着高跟鞋,用手臂撞了下身侧的男人,“差不多就行了,这可是我们结婚的场合,你现在闹得是自己的婚礼。”

男人当然也知道,所以不比之前的嚣张,毕竟今天是自己的大日子。

许情深看了眼许言,“你怎么在这?”

“他们都想看你笑话。”

许情深轻笑声,嘴角恰到好处挽了起来,“谁都看不了我的笑话,我没他们想的那么脆弱,在我看来,丢脸的不是我。”

许言跟着笑了笑,“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

旁边有人冲着许言道,“你一个端酒的跑这来做什么?”

“蒋太太帮过我,我也想帮她。”

许情深从许言手里将那束捧花接了过去,她手指一下下拂过上面的花瓣,蒋远周又从她手里将捧花接过去。

“情深,我好像真没跟你求过婚。”

许情深唇瓣勾翘着,“你也知道。”

男人在身上摸了摸,许情深忍俊不禁,“你想做什么?”

“早知道有这样惊喜的环节,我应该把戒指准备好。”

“蒋远周,你真要求婚吗?”

蒋远周往后退了步,“是啊。”

许情深一把握住他的手臂,“你不是不喜欢被人逼着吗?你看刚才……”

“他们可不是要逼我跟你求婚的,也知道我做不来这种事。”

许情深从他手里又将捧花拿了回去,她仔细端详着,然后放到鼻翼跟前轻嗅下。她忽然往后退了步,没有单膝下跪,她双手伸直,将那束花递向蒋远周。“蒋远周,你愿意嫁给我吗?”

男人挑眉,朝四周看了看,“别开玩笑。”

“我没跟你开玩笑。”

蒋远周拉住她的手臂,“是你嫁给我,不是我嫁给你。”

“我想让你嫁给我。”

男人轻笑,还觉得她只是开玩笑而已。

不少人围了过来,许言杵在边上,也觉得好笑,这话说出来就够丢脸的,也只有许情深能说得出了。

“蒋远周,我嫁给你,应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对不对?”

“当然对。”

“那如果抛开你的财富、你的地位、你的权利,你肯嫁给我吗?”

蒋远周盯着跟前的女人,“我可以娶你。”

许情深摇头,“如果你什么都没有,也没有钱,你跟我在一起会焦虑吗?因为我本身就赚不了几个钱,也没有房子,没有存款。”

蒋远周听着,似乎是沉思了下,他随后挑眉浅笑,“没关系,我可以出去慢慢赚。”

“那我如果还拖着两个孩子呢?”

男人上前步,抬起手指在她眉宇间刮了下,谁让她这样一本正经,说得好像真的一样。“真傻,那两个孩子不是我们的吗?”

“远周,我跟你说真的,如果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这样跟你求婚,你会答应吗?”

蒋远周盯着跟前的许情深,这才发现她真是满面认真。

周边有各种议论声传到蒋远周的耳朵里,有人觉得荒唐,还有人觉得就像作秀、无聊。可他们就是不肯散开,还非要在这看热闹。

蒋远周点了点头,说道,“当然答应。”

“所以……你不用跟我求婚,就算你一无所有,我也会答应你。更何况你不是一无所有,你是什么都有。”

许情深说完,从自己的手指上摘下了一枚装饰戒指,她拉起蒋远周的手掌,将戒指一点点往里套。

许言说想帮她,为了让她避免尴尬。她不知道的是,对于现在的蒋远周和许情深来说,那些声音早就已经不能影响到他们什么了。

婚姻?证书?求婚?

许情深视线对上蒋远周的双眼,她都给他生了一个女儿了,这些人还来跟她讲婚礼?

只想她想办,一个婚礼而已,一张证书而已,那不是分分钟钟就能搞定的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