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请你离他远点!(扫清情敌)/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远周看着自己的手指,许情深今天出门的时候,随手拿了两个装饰戒指戴在手上,这下好了,一个直接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老白快步走来,“蒋先生,没出什么事吧?”

“没事,要真有事,那也是好事。”

周边围观的人,不少起哄,也有不少觉得尴尬。

有人在蒋东霆耳边说。“蒋老,你儿子媳妇玩得这叫什么啊?”

“蒋老,女人同男人求婚,你见过没?”

当然,不少人是看不惯的,“蒋老,那女人说要娶蒋先生,我听了都觉得臊得慌,我看她矫情得很,这是故意的吧?弄得你都下不来台了。”

这话自然传不进许情深的耳朵里,不过真要传进去了的话,她一定会毫不留情地说,“关你什么事?”霖霖和睿睿跟着过来了,蒋远周蹲下身,两个孩子自觉地一人扑向一边,现在就连霖霖都喜欢缠着他。蒋远周将两个孩子抱起身,许情深看到新郎新娘走了,围观的人也开始散去。

许言站在旁边,“蒋太太,你们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外面的人不是喜欢掩耳盗铃,不承认我和他的关系嘛。”

许言不知道许情深这句话是说给谁听的,许情深朝她看了眼,“谢谢啊。”

“不,不客气,我也没帮到您什么。”

不远处,蒋远周将两个孩子放了下来,许言冲许情深点下头,“蒋太太,我先去忙。”

“等等,”许情深唤住她,“许言,你为什么会到这儿来端酒?”

“我临时过来帮下忙。”

许情深看了眼她身上的衣物,“你身体养好了?”

“嗯,差不多了。”

“好吧,既然你自己觉得吃得消,别人再劝你也是没用的。”

许言点下头,快步离开了。

许情深走到不远处,没看到蒋远周的身影,她四下找了圈,老白过来说道,“蒋先生去办点事。”

“怎么了?”

“他没说。”

许情深看眼时间,“一会还要吃晚饭,真待不下去了。”

“那些人是挺过分的。”

“我才不管他们怎样,只是在这时间久了,也没个能好好休息的地方。”许情深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等蒋远周一会过来后,她寻思着赶紧回去才好。

休息间。

新郎拥着新娘进去,新娘坐到梳妆镜前,化妆师替她将头饰一一摘下。

男人关上门,并将门反锁,他走到新娘身后说道,“老婆,一会你先穿哪一件?”

“旗袍吧。”

头饰摘去后,新娘起身换衣服,定制的婚纱落到地上,女人玲珑有致的身躯露了出来,里面就穿了条内裤和乳贴,她拿过那件旗袍想换上,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啊!”新郎下意识护在老婆跟前。

蒋远周捶着门板,“给我出来!”

“糟了,是我哥。”

新娘着急慌忙用旗袍挡在自己身前,“他不会闯进来吧?”

“哥,你找我有事吗?”

“别废话,你给我滚出来。”

“等会,等会——”

蒋远周手指在门板上轻敲了两下,“我已经拿到钥匙了,我数到三,你要不开门,我直接进去。”

“哥,不要!”

“一,二——”

新娘急的不行,她就算现在把衣服穿回去都来不及了,她敲了下男人的后背,“都怪你!”

“三。”

“等等,”男人快步过去,到了门口,他示意新娘赶紧藏到衣架后面。他小心翼翼开了门,然后闪身出去。“哥,您有事吗?”

蒋远周比堂弟要高出一些,他这会侧身倚靠着墙壁,他望向那扇紧闭的门说道,“为什么把门带上?”

“小槐在里面换衣服呢。”

“噢——”蒋远周拉长语调,“你也知道丢脸,是不是?”

“哥,刚才的事我真是给您面子了,我们什么都没说啊。”

蒋远周轻点下头,他直起身,伸出双手替他将领带弄平整。“今天是你大好的日子,放心,我不会让你难堪。”

男人笑了笑,“我就知道,我们从小这么深厚的感情……”

“整形医院那边要的设备,准备的怎么样了?”

“放心吧,都搞定了。”堂弟喜滋滋说道,“哥,这次多亏了您,我另一个公司亏了,最近在我爸面前始终被人压着,我总算可以扬眉吐气了。”

“你要知道,要不是看在叔叔的面上,我不可能把这单生意给你。”

“知道,知道。”男人不住点头,“您就是我最大的客户,衣食父母啊。”

蒋远周不动声色,眼神凛冽的很,但是他说的每一句话,音调都压得刚刚好,没有歇斯底里的怒火,也没有要揍人一顿的冲动。可越是这样的人,才越可怕,他善于管理自己的脾气,也善于在一个人最松懈的时候,给予他狠狠的一击。

“哥,以后我们建立长期合作。你医院越开越多,我呢,跟着你有肉吃。”

蒋远周轻笑,“确实不错,我已经开了几家整形医院,这一笔订单中,你能赚不少吧?”

“多亏了您,确实多亏了您。”

蒋远周盯着他的目光陡然一冷,那种犀利盯得男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蒋远周嘴角的弧度慢慢收回去,“你该叫许情深一句什么?”

“大、大嫂。”

“但你从来没有把她当成过你的嫂子,”蒋远周俊脸微侧,凤目轻轻眯了下,“其实我特别搞不懂,你对她不好,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哥,我……我以后尽量接受她。”

蒋远周唇角边挂了抹冷笑,“我不需要你的接受,我只是站在你的角度为你考虑而已,你处处针对她,有好处吗?”

“你也知道,大伯一直不满意她,我爸又在我耳边……”

“所以呢?”

“这种事我以后再也不管了,真的,这是最后一次。”

蒋远周也没了耐心,他伸手在他肩膀处掸了一下,“天底下就没这个理,你说你咬了别人一口,回头又说下次再也不咬了,那别人身上的伤疤怎么办?”

堂弟立马服软,“哥……”

蒋远周冷笑下,男人看在眼里,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正在起来。

“哥,我们明天先把合同签了吧。”

“合同?”蒋远周单手插在兜内,“你总算想起来,你跟我还有份合同没签。”

“过几天设备就能进医院,我们……”

“一切按着合同走,既然没有合同,什么都是扯淡。”

堂弟听到这,面色唰的白了,“哥,你可不能这样坑我,我投了一大笔钱进去,我还指望着它翻身呢。”

“要靠着我这棵大树的人,从来就不缺你一个,你靠着我,还想砍了我的根,那你就试试。”蒋远周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

男人急疯了,“哥,你要真这样,我跟你翻脸!你会把我害死的。”

“死就死吧,只要我不死就行。”男人头也没回,快步朝着走廊另一侧而去。

堂弟刚要追上前,身后的门就被打开了。

“怎么回事啊?”

“没事,没事。”

新娘伸手将他拉了进去。“一辈子就结一次婚,你给我好好地待在这。”

蒋远周径自往前,手上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他将手从口袋内掏出来,举高一看,就看见了许情深给他戴上的戒指。

他没有戴过,所以还未习惯。

嘴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蒋远周想,他应该让人去设计一对戒指,他有很多很多的想法可以告诉设计师,他想要独一无二的。另一间休息室前。

许言端着托盘来到门口,她轻敲两下房门。

“进来,门没关。”

许言拧开门把往里走,里面坐着几个年轻的男人,正在打牌,许言走了过去,“你好,你们的酒。”

一名伴郎咬着烟,斜睨了她一眼。“今天在婚礼上抢捧花的人,是你?”

许言心里咯噔下,“我没抢,只是正好拿到了。”

“原来你这么想结婚?”

许言将酒赶紧放下,想要离开,却见两个男人站起身来,拦住了她的去路。“既然你这么想结婚,我们提前跟你闹闹洞房怎么样?”

“你们想干什么?”

“你不是喜欢坏别人的好事吗?”男人将她推了把,许言往后趔趄,差点摔倒。

她看到几人都站了起来,她忽然撞向跟前的男人,然后朝着门口快速跑去。

另一人迅速地反应过来,大步跟上,她的手刚碰到门把,身子就被抱住了。

男人紧箍住她的腰,许言的双腿腾空起来,“救命,放开我,放开——”

她被丢进了旁边的沙发内,伤口被牵动后,痛得她直不起身,她单手按着伤处,“你们别这样,我没想坏你们什么事。”

一名男子上前握住她的脚踝,“方才没留心,这妞长得还不赖啊。”“就是……”

许言扯开嗓门撕喊,“救命,救命!”

“把她的嘴捂住!”

“快!”

她剧烈挣扎起来,也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好不容易推开一人后想要起来,却又被身后的人拽了回去。

“救命啊——”

蒋远周经过的时候,那阵救命声格外响亮,他听到里面传出了乱七八糟的声音,他的视线落到门把上,他伸手一按,门就开了。

他站在外头,看到几人按着个女的,蒋远周唇角勾起抹嘲讽,果然都是些狐朋狗友,干的勾当都差不多。

许言的视线望向门口,绝望中似乎萌生出了希冀,她看到的身影好像是蒋远周的,但她只是遥遥看到了一眼,不能确认。

她只能拼命呼喊,“救命,蒋先生救命。”

就算那个人不是,她也希望他们听到蒋先生三个字,能放过她这一次。有人听到蒋先生的称呼,头也没回,嘴里嘲讽着出声,“原来你心里想着的人是蒋先生。”

“怪不得,蒋太太的捧花你也敢抢……”

蒋远周往里面走了两步,“这是干什么?这么热闹?”

许言确确实实听清楚了他的声音,挡在她跟前的两个男人侧身望去,她也看到了蒋远周正一步步走来的身影。

所以说英雄救美这种事情,从来不是古人吹嘘,也只有在落难的这刻,许言才能深知,这时候能向她伸出手的人,他不论拥有了怎样的地位、相貌,只要他能救她于水火之中,他就是英雄。

许言唇角颤抖,眼泪簌簌往下掉,“蒋先生,救救我。”

按住她肩膀的男人站起来,冲着蒋远周看眼,“蒋先生。”

“要玩,出去玩,今天这样的场合恐怕不适合,再说一个小小的服务生罢了,至于让你们失控成这样?”

“蒋先生,这女人不懂分寸……”

“为了捧花的事?”

几人面面相觑,而后摇头。

蒋远周来到人群中,许言身上没有了那种束缚力,她挣扎着坐起身,面上还有泪痕,她手掌按着自己伤口的地方。蒋远周朝她看眼,“能走吗?”

许言赶紧点下头。

“那好,我们走。”

“等等。”这时,坐在旁边的一名男子开了口,“蒋先生,您这样就想把人带走?”

蒋远周反问,“不然呢?”

男人站了起来,“她只是个服务生罢了,再说刚才是她摔了杯酒,我们惩罚她也是应该的。”

蒋远周的视线看过去,看见地上有几个已经破碎的酒杯,“我认识这人,所以,我要把她带走。”

“您带走也可以,除非您说一句,她跟您关系不一般。”男人带着痞笑,看了眼许言,“不然的话,蒋先生管得这闲事是不是有点多余?”

男人朝着身侧的同伴使个眼色,对方将手伸进了口袋。他往后退了步,将手机的录音键打开,蒋远周不着痕迹扫了眼。

他上前一步,拉住许言的手臂将她拎起来,有人想要拦着,蒋远周觉得挺好笑,“拦我?”

“蒋先生,您要这样把她带走,您让我们的脸放在哪?”

“你自己的脸,你也可以选择不要。”蒋远周带着许言往外走,尽管有人不甘心,但谁也不敢拦着。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蒋远周早就习惯了这样的霸道,要他承认他跟许言关系不一般后才能放人,凭什么?

走到外面,蒋远周手一松,许言无力地靠向墙壁,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你怎么样?”

“我的伤口好痛,刚才挣扎的时候可能碰到了。”

蒋远周见她弯着腰,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许言手指在伤口处轻按了下,她点了点头道,“我就怕伤口又开了。”

“我让司机送你去。”

许言嘴里溢出声呻吟,额头冒着汗,身子似乎要往下滑。蒋远周看她这样,眉宇间聚起了严肃之色。“我打个电话。”

“蒋先生,不用麻烦了……我外面还有不少工作,这样走掉也不行。”

蒋远周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他走到另一侧,打了个电话。

许言听不清他说了什么,更加听不出他是给谁打的电话。

没过多久,蒋远周回到她跟前,“你先去屋内坐着,别乱动。”

许言犹豫地看向房间内,蒋远周推开门走了进去,将里头的几个伴郎全部轰出去。许言感觉每走一步,身上都像是被人用刀割似的,她在沙发内坐定下来。

“不好意思,又麻烦您了。”

蒋远周视线落到她身上,“没关系,就算不是你,我也不会袖手旁观。”

蒋远周那一通电话,应该是打给了司机,许言身子往后靠,痛得蜷缩起来。

“是不是痛得很厉害?”

许言轻咬唇瓣,泪水也忍不住。不出一会,外面传来敲门声,蒋远周抬了下头。

门被打开了,许言视线望过去,发现走进来的却是许情深。

“怎么了这是?”

蒋远周朝着许言指了指,“可能牵动了伤口。”

许情深快步走到两人跟前,目露关切,“许小姐,我就说你身子还没恢复好,你偏偏不信。”

许言怎么都没想到,走进来的会是许情深,她一下也不知道应该怎样接话了,“不,方才是有人跟我起了争执……我,多亏蒋先生……我,我的伤口应该没有大碍。”

“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人起争执。”许情深随口说了句,“我替你检查下伤口吧。”

“不用了。”许言赶紧拒绝。

许情深坐到她身侧,“我是医生,你还能信不过我?再说要是没事的话,你也不用去医院了,省得跑来跑去。”

“检查下吧,”蒋远周说完后站起身来,“你不是不想去医院吗?先看看情深怎么说。”

“远周,你先出去。”

“好。”

许言绷着面色,蒋远周很快抬起脚步往外走,许情深的声音也在这时传到了她的耳朵里,“远周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你不想去医院,是我不放心,要给你看看。”

许言手掌按着自己的衣角,关门声也在这时候传来。

“没,没事。”

许情深的视线落到许言手上,“你放心,我是医生,我要说没事了,那你肯定没事。”

许言一语不发,只能将上衣往上掀。

许情深仔细地查看下,半晌后,她才收手起身,“确实没多大的事,你放心。”

“谢谢。”

许情深坐到她对面的沙发内,地上还有玻璃渣子,脚边也都是狼藉不堪,许情深的视线扫了一圈,然后落回到许言脸上。“真是巧,在哪都能遇见许小姐。”

“是……”

“许小姐还要去医院吗?”

“不,不用,”许言忙摆了摆手,“我没事,之前是蒋先生不放心,他让我最好去医院看看。”

“他是开医院的,当然希望把所有人都弄去医院,你别把他的话太当真。”

许言双手交握,许情深没有起身的意思,许言手掌按向伤口,“蒋太太,我先去忙了。”

“等等。”许情深唤住她。

许言的双眼对上了许情深,许情深笑了笑,“许小姐,你觉得我们有没有开门见山谈谈的必要呢?”

许言心里有微微的惊慌,却还是强行压了下去,“蒋太太要谈什么?”

“比如我不想见到你总是看似巧合地出现在我们面前,一次两次也就算了,次数越多,实际上越容易露出马脚,不是吗?”

“蒋太太,我不懂您在说什么。”

许情深不喜欢跟人兜圈子,“我虽然不能确定你被绑架的那次,是真像你所说的倒了大霉,还是……”

许言没想到,她居然连那件事都怀疑,“您难道认为,我跟绑架案有关系?”

“可能无关吧,但你们回到东城后,你确实是有意无意在接近蒋远周,这一点,你敢否认吗?”

许言被她逼视着,别开了视线,“您真的误会了。”“那为了让我以后不误会,许小姐是不是应该好好考虑下,以后不出现在蒋远周面前?”

她说得这样直白,又这样的理所当然。

许言拧紧了眉头,“蒋太太,我遇上蒋先生,是因为真的恰好碰到而已。”

“随你怎么说吧,许言,蒋先生给你的两万块钱,你不用还了,至于以后呢,请你避嫌吧。”

“蒋太太,难道你连这点自信都没有?”许言盯着跟前的女人,蒋远周到底喜欢她什么,漂亮吗?“您这样说话的口气,蒋先生要是听到了,他会反感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