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你是不是看上了别人?/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闻言,忍俊不禁,“他反感谁?我吗?”

“蒋先生不可能一点自由的空间都没有吧?况且,我只不过恰好遇上了他,他也只不过恰好救了我,仅此而已。蒋太太您放心,借他的钱我肯定会还。”

“那是你的事。”许情深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盯着许言。“蒋家再怎么不愿意,可这个世上,只要蒋远周愿意接受我就行了。”

“蒋太太……您是不是觉得我对蒋先生有什么非分之想?”

许情深毫不客气说道,“女人的第六感天生灵敏,我相信我的直觉。”

许言双手慢慢握到了一起去,许情深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你能承认,你心里没有一点点想法。”许言没有立即回话,一直以来,从她第一次碰上蒋远周至今,她就从来都是退守的姿态。

可现在,她被人堵在这,逼得节节败退,甚至还被许情深戳破了所有的伪装。

许情深耸了耸肩头,“说实话,就算你真的对他有那样的心思,我也一点不奇怪。试问东城蒋先生,哪个女人见了能不心动?前有万家万小姐,后有凌家凌小姐,现在再来你这么一个许小姐……”

许言的脸色变了变,她自然知道万毓宁和凌时吟是怎样的身家背景,而她这个许小姐,唯一的优势也是要靠着许情深吧?许情深抬起脚步往外走,到了门口,她伸手将门打开。

蒋远周就站在外面,许言抬起视线,看到男人伸手想去拉许情深。

“刚给人检查过伤口,还没消毒。”

许言好像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似的,蒋远周的目光有些敷衍地望进去。“没事吧?”

“没事,伤口哪有那么容易能崩开的?”

“那就好。”

许情深没有让他碰自己的手掌,却是用手挽住了男人的臂弯。“还要等吃过晚饭才能走吗?”

“累了?”

“嗯,带孩子出来最累。”

许言听到说话声越来越远,蒋远周也顺了许情深的心。“那我们现在就回去,晚上在家吃。”

“可以吗?”

“只有你想不想,没有你可不可以这样的说法。”

到了婚礼外场,蒋远周让老白带着霖霖和睿睿过来,老白知道他们要走,赶紧去安排车。

坐进车内,两个孩子玩得开心,车子刚开出去不过五分钟,却是犯困了。

老白别过身,又看了眼时间,“蒋先生,我五六点钟的样子再来接您,行吗?”

“不用了,晚上我们在家吃。”

“在家?”老白有些难以置信,“不过去了吗?”

“对,带着孩子跑来跑去,孩子累,我们也累。”

“好。”

许情深打个哈欠,将脑袋贴向蒋远周的肩膀。“我刚才做了一件坏事。”

“什么?”

“我让许言,以后离你远点。”

老白原本是坐得端端正正的,一听到这话,八卦地侧过了身,“蒋太太,她做什么事了吗?”

“女人有第六感,你有吗?”

老白立马想到了苏体力,“我虽然没有,不过我相信女人的第六感。”许言的事情还没说明白,就被老白插了这么一句话,蒋远周挑眉。“比如说呢?”

“我前几天想给提拉一个惊喜,就没告诉她我要去接她。到了她公司门口,她的电话就来了,问我在哪。”老白一说起这蛋糕女人的名字,脸上就是喜滋滋的,“我说让她猜,她就猜我是不是到她公司去了。她说是第六感,蒋太太,您说是不是很准?”

蒋远周往后靠了下,“你傻,你脱口而出让她猜,这还用猜吗?那肯定是去离她最近的地方了。”

“也不能这样说,我觉得……还蛮准的吧。”

“嘿!”蒋远周直起身,许情深看他也像个孩子似的,“老白,我发现你自从谈了恋爱之后,就爱跟我唱反调,我说什么,你就反驳什么,严肃点!”

老白朝许情深看看,“蒋太太,我这可是在同意你的观点。”蒋远周的视线落向身侧的女人,这才想到她方才说的话,“你要许言以后离我远点?”

“嗯。”

“行,你高兴就好。”

这两人真是……

这样的对话,还让别人的八卦怎么继续下去?老白继续维持着方才的姿势,“蒋太太,是不是许言跟你说了什么?”

“她没说什么,但是她这样频繁地出现,我觉得不妥。”

老白仔细地想了下,“蒋太太,原来你在吃醋啊。”

许情深面无表情盯着他,“你才看出来啊?”

旁边的男人忍俊不禁,嘴里轻溢出的笑落在许情深的耳边,“一个许言而已,不至于。”

“不至于什么?”许情深问道。

“不至于让我犯什么错。”

许情深原本也不觉得有什么,所以眉头一直是舒展着的,可这会听到蒋远周的这句话,她眉宇间咻地皱了起来,“许言不至于,那谁可以让你犯错?”

男人目光对上她,想了想。“什么理解力?”

“蒋太太,”老白生怕两人吵起来,“蒋先生不是这个意思,他是说,天底下没有一个人能让他犯错。”

“那她算什么?”蒋远周指向许情深。

“那我算什么?”许情深指着自己。

老白赶紧咬着牙关,许情深抬起左手,手肘支向旁边的车窗处,“说实话,许言心里怎么想的,我真不知道,但她总是这样出现,每次出现都是可怜兮兮的样子,都要你伸手,我就不得不防。男人都喜欢柔柔弱弱的女人,一滴眼泪,一个眼神……”

蒋远周学着她的样子,“我不喜欢柔柔弱弱的。”

“老吃一样东西,会觉得乏味,总想换换胃口吧?”

蒋远周不觉得她在开玩笑,他反而比许情深更加严肃。“你再说一遍?”

他欺近上前,忽然用手握住许情深小巧的下巴。“你是不是今天看上了什么人?”

“胡说什么呢?”

“老实说。”

老白看着男人凑到许情深面前,他这边的视线望出去,蒋远周将许情深的整张脸都挡住了。

“我现在在说你。”许情深抬手,握住了男人的手腕。

蒋远周盯着身下的这张小脸,许情深的眉眼精致好看,有些女人属于耐看型,而她呢?她应该是属于秒杀型吧?

平日里素面朝天的样子就足够勾人了,今天化了个日常妆,一笔一画将她勾勒得好像是从画中走出的人物一样。蒋远周越这么想,就越觉得自己肉麻,他一个没忍住,俯下身在她唇瓣上轻啄了下。

许情深瞪大双眼,老白忙别过身,司机也在一本正经地开车。

她推开他的手掌,“干什么?”

“你不是怕我想换口味吗?我这是在向你证明。”“继续刚才的话题。”

“你说。”

许情深擦了下自己的嘴唇,恨恨说道,“以后你身边的女人,我全给你封杀了。”

老白竖起耳朵,蒋远周身边女人可不少啊,比如说……医院里的医生。

“好。”蒋远周道。

许情深瞪他,“没有诚意。”

老白听得蒙圈了,也听出来许情深是在故意找茬,但蒋远周没有恼怒,“我身边除了你和霖霖,真不需要别的女人。”

老白在前面想着,万一苏提拉哪天也这样,他该怎么办?

身后,许情深轻笑出口,“不跟你说了,反正说来说去说不过你。”

这就好了?

老白忍不住回头,蒋先生高手啊,真会哄人,好吧,他又学会了一招。

婚礼现场。

付流音找了个安静的地方,一直坐着,就连方才的婚礼都没去看。

她不喜欢这样的热闹,穆劲琛有他自己的圈子要应酬,还好不用她时刻跟着。

男人找到她的时候,她趴在桌沿处,正百无聊赖地盯着不远处。

穆劲琛坐了下来,“把脚上的鞋子换了。”

“什么?”付流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男人打开鞋盒,从里面拿出一双鞋子。“我打电话去店里,按着你的尺码,拿了一双皮质最软的鞋过来,试试。”

付流音将双腿往后缩,她看了眼四周,“不好吧?”

穆劲琛掀起拖地的桌布,另一手拉过付流音的腿,“伸进去。”

她听了他的话,乖乖将两腿伸进去,男人手里提着那双鞋,他蹲下身来,将鞋子递到付流音的脚边,然后放下了桌布。“试试。”

“其实不用这样麻烦,我在这坐着就好,不走路,脚就不会那么痛。”

“既然连走一步都难受,就不能硬撑着。”

付流音换了鞋,嘴角轻挽起笑,“舒服。”

男人将桌布掀开,另一手递向付流音,“起来走走。”

“嗯。”

脚上的鞋子也不是完全没跟,只是这样的高度一点不累,付流音原地走了两圈,“好多了。”

穆劲琛弯腰将她换下的那双鞋放回鞋盒。

晚上,回去的时候很晚了,穆家兄弟都喝了不少酒,回到穆家,下了车后,穆劲琛伸手抱住付流音。

她不习惯在人前这样,付流音将他的手拉下去。“是不是喝多了?”

穆成钧走在后面,看到付流音两截小腿在月色的照耀下发出莹莹的白,她伸手搀扶着穆劲琛,“你真的没喝多?”

“没有。”

几人一道朝着屋内走去,凌时吟倚在沙发内,看到门口有黑影晃动,她直起身来,“成钧。”

穆太太松开怀里的奇奇,上前后走向两个儿子。“是不是都喝酒了?”

“妈,我让厨房已经备好了醒酒汤。”

穆太太面有愧色,自从穆朝阳过世后,她也没好好管过两个儿子,多亏了凌时吟一直惦记着,忙前忙后的。

穆劲琛摆下手,“我没喝醉,妈,我们先上楼休息了。”

“不行,喝了醒酒汤再上去。”

穆劲琛没办法,坐了下来,奇奇摇摆着耳朵自己上了楼。

凌时吟身子还没大好,见穆成钧坐在客厅内,一时半会恐怕不会回房,她跟穆太太说了句不舒服,穆太太自然让她赶紧去歇着。

喝过醒酒汤后,几人又陪穆太太说了几句话,上楼的时候,穆太太走在最前面。

穆劲琛和付流音回到卧室跟前,男人掏出钥匙,将门打开。

穆太太回了自己的房间,没发现奇奇,她走到外面又找了圈,忽然看到奇奇的身影往前蹿去。

“奇奇——”

小狗像是被蒙住了眼睛般,四下乱窜,好几次还撞到了墙壁。

穆太太吓了一大跳,“奇奇!”

不远处,穆劲琛开了房门,付流音也刚走进去,奇奇撞了两扇门都没撞开,它豁出去似地跑到前面,一下就朝着穆劲琛的房间内钻去。

付流音吓了跳,回过神后才发现是穆太太的那条狗。

“奇奇,出去!”穆劲琛一声厉喝。

但奇奇压根不听话,它甚至跳到了两人的床上。

刚要下楼的凌时吟听到动静,也走了过去,她看到穆太太焦急地站在门口,“奇奇,快出来啊。”

付流音站在穆劲琛身侧,奇奇平日里乖巧得很,今天这样肯定是不对劲的,好像是吃坏了什么东西似的。

她想到这,心里猛地咯噔下,她梳妆台的抽屉内可还放着给凌时吟下药的证据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