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挑衅他的后果/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情深听到这句话,脸色刷的冷下去。

她弯腰要去接住睿睿,但孩子已经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霖霖在边上都吓坏了,凌时吟的动作比较大,睿睿方才那一下等于是弹了出去。

许情深忙将他抱起来,脸色有些煞白,不住在他小屁股上轻揉,“睿睿,没事吧?”

凌时吟盯向她怀里的孩子,嘴角边溢出冷笑,“许情深,你也不怎么样嘛,你儿子现在还管我叫妈妈,你是怎么教的?还是教来教去教不会他?”

她脸上的得意在肆意蔓延,许情深看向怀里的孩子,她面上都是焦急,“睿睿,痛吗?”孩子目光一瞬不瞬盯着凌时吟,就像是听懂了许情深的话,他一回头,双手圈住她的脖子,将下巴搁在了许情深的肩头。

许情深手掌落在孩子的背上,觉得心酸极了。

凌时吟视线落向霖霖和睿睿,想到蒋远周对凌家做过的事,她一口怒火在胸口烧了起来。

许情深目光狠狠扎向她,“你好歹带了他一年多,也是你一口一个妈妈这样地教他,你怎么能忍心?”

“你不说他是你的儿子吗?他现在冲我叫妈妈,你不觉得这就是一头白眼狼吗?”

许情深上前步,二话不说,抬起右腿用力踢向凌时吟。

跟前的女人呻吟一声,许情深穿着平底的皮鞋,鞋头尖尖的,特别硬,这一脚下去正好踢在凌时吟膝盖以下的腿骨上,她痛得当场跪了下去,“啊——”

旁边的朋友忙伸手去拉她,“时吟,你没事吧?”

身后传来一阵声音,蒋远周来到霖霖身侧,将她抱了起来,“在这等爸爸是不是?”

许情深回头,迎上前去,蒋远周这才注意到蹲着的凌时吟,“怎么了?”

“没事,”许情深轻描淡写道,“嘴巴不干净。”

男人潭底的眸色微暗,凌时吟身边的朋友实在看不下去。“时吟,我们报警吧,或者以后再有这样的事,你也打她啊!”

“报警吧,”许情深口气淡淡的,“需要多少医药费,我来。”

凌时吟在朋友地搀扶下直起身,目光盯向跟前的几人,这个男人从来都不是她的,所以就算她今天被许情深在这踢残了,蒋远周也不会帮她说一句话。

“我们走。”

“什么?”

凌时吟率先迈开步子,往前走去,只是走路的姿势有些滑稽,一瘸一拐的。

蒋远周走到许情深身旁,“凌家都这样了,她倒看得开,还能出来逛街。”

“因为凌家还有个仰仗。”许情深说完这句话,用手在睿睿的背上继续拍打了两下,睿睿还不是很懂事,但她就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慰安慰他。

往前走了几十米,凌时吟看到有坐的地方,她走过去坐了下来。

她用手揉着腿,一边冲对面的女人说道。“以后有些话不要胡乱说。”

“什么话?”

“我能跟她一样,像个泼妇似的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吗?”

女人嘴角动了动,“你自己说说,你被她打过几次了?那人真是什么蒋太太吗?简直就是母老虎。”

“行了。”凌时吟不再听这样煽风点火的话,“这是我自己的事,我有分寸。”

她眼里藏着怒色,目光看出去,看到一个女人躲在墙角边,时不时探头探脑地望向前方。

凌时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许情深和蒋远周抱着两个孩子在走,他们进了一家母婴用品店,女人见状,跟了过去。

她没有进门,只是在外面张望着,凌时吟朝对面的朋友招下手,“替我去做件事。”

许言站在隐蔽的角落内,女人起身后几步走到她跟前,“你鬼鬼祟祟的,在做什么?”

“你是谁?”许言反问道。

“我朋友想见见你。”

许言听着这话,觉得莫名其妙。“对不起,我不想见。”

“你要不想见,我这就去店里,告诉许情深和蒋远周,有人在跟踪他们。”

许言听完,大惊失色,女人一看她的神色就知道凌时吟猜对了,“那你是见,还是不见呢?”

凌时吟点了几杯果汁,许言心不甘情不愿地来到她面前,凌时吟示意她入座。

“你是谁?”

面对凌时吟的问话,许言没有立马作答,她盯着跟前的这张脸,蒋东霆给她看过凌时吟的资料。许言也清楚凌时吟之前和蒋远周的关系。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叫我到这来,有事吗?”

“你在跟踪蒋远周?”

许言自然不会随口承认。“你看错了。”

“你跟蒋远周到底是什么关系?”凌时吟倾过身,视线攫住她不放,“或许你告诉我之后,我能帮你。”

“没什么特殊关系,只是先前蒋先生被绑架,我凑巧也在而已。”

凌时吟面上的嘲讽越来越明显,其实她已经猜出来了大半,“我跟许情深向来不合,我可以帮你。”

“不用,我不需要你帮我什么。”许言满面的戒备之色。

服务员端了果汁上前,凌时吟将其中一杯放到许言手边。“靠你跟踪得来的讯息,有用吗?你有这能力追上蒋远周的脚步吗?你不用这样防备我,我跟许情深一直不和,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我没有跟踪人……”

凌时吟皱眉,这人真是不识抬举,她都将台阶给她摆好了,她就是不肯踏上去。“蒋远周中了许情深的毒,一时半刻怕是解不了的。要想插足他们也实在是一件大难事,当年我那么好的身家背景都失败了,你有什么?”

凌时吟上下睨了眼许言,“就靠你时不时制造一些偶遇吗?蒋远周眼光高到天上去,如果没有最好的机遇,你凭什么能靠近他?”

许言一语不发,也不知道是被刺激了,还是真的将凌时吟的话听了进去。

凌时吟喝了口果汁,“我可以帮你,真的。”

许情深和蒋远周出来的时候,经过凌时吟先前坐的那个地方,只是那边的位子上已经空无一人。

回去的路上,许情深抱着睿睿坐在后面,蒋远周看眼安全座椅内的女儿。

“怎么没给睿睿坐安全座椅?”

“我想抱抱他。”

蒋远周侧过身,盯向许情深的小脸,“刚才我没出来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远周,我从今天开始要多教睿睿,教他开口喊我妈妈。”

“他是不是看见凌时吟……”

许情深心里积压着满满的难受,“睿睿会开口喊我妈妈,霖霖也会开口喊你爸爸。”

蒋远周看向身后的女儿,他伸手握住她的小手,“会的,因为将来陪在他们身边的,是我们。”

回到皇鼎龙庭,睿睿趴在许情深的肩头,安静得很,霖霖倒是睡着了,来到儿童房,蒋远周将女儿放到床上,再从许情深怀里将儿子接过去后一看,睿睿也睡着了。

许情深走进卧室,蒋远周看她进衣帽间拿了内衣出来,“做什么?”

“洗个澡,刚才在儿童乐园里出汗了。”

“我陪你。”

许情深顿住脚步。“洗澡都要陪?”

“我也要洗。”

许情深不以为意,她走到浴室门口,转身冲他说道,“我先洗,你替我把床暖了,一会出来我要睡。”

蒋远周见她抬腿迈了进去,随手又将门关上。

他来到门口,并未拧开门把,俊脸贴近门板后,听到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成串的水珠滴在地上,溅起的声音悦耳无比,蒋远周将手落到门把上,仿佛能感觉到上面传来的潮湿。

身体某个部位有了明显的苏醒感,他总说许情深会撩人,可许情深也说自己冤枉,她清楚他的精力,所以从来不去故意撩拨。

可这位蒋先生的敏感度,实在惊人。

比如许情深穿个浴袍从他身前经过,也能被他扑倒。

比如她吹个头发,他又说她太会撩,举手投足间都在叫嚣着让他把她压了。

所以她越来越不敢有大的举动,那她洗完澡躺在床上睡觉总行吧?

不行!

蒋先生的理由太多。

他说她身上太香,简直是在勾人。

许情深伸出手,拿过沐浴露,沁人心脾的香味在手掌心内涂抹开,她打算一会多冲两遍,至少冲到蒋远周闻不出那种香味。

浴室门口传来阵咔嚓声,许情深在洗头,水流冲刷过头顶,她也听不出什么动静来。

蒋远周闪身进去,然后关了门,他在门口将身上的衣服脱净,许情深闭着眼帘,细腻的腰肢被人一把抱住的时候,她吓了跳,她侧开脑袋,伸手抹去脸上的水渍,回头看向蒋远周。“你怎么进来了?”

感觉到身后的滚烫,这一眼望去,她看到他锁骨往下的古铜色肌肤,许情深不用继续将视线往下扫了。

蒋远周的手掌顺着她的腰往上探,许情深忙伸手按住他的手腕。“我在洗澡。”

男人深深吸了口气,“真香。”

“我……我要冲澡。”

“你冲吧,我跟你一起洗。”

许情深打开花洒,水花溅到脸上,蒋远周的手掌在她身上开始有意无意地移动,许情深最怕这样,洗个澡总是爱折腾。

“等会,让我冲干净……”

男人一手摘下花洒,激烈的水柱冲到许情深的锁骨处,那边漫起了白色的泡沫,蒋远周伸出手,手掌在她颈间来回滑动。

“用了什么牌子的沐浴露?”

“一直就用那个,也没换过。”

许情深想要将花洒接过去。“我自己来。”

“我帮你。”

“我不是小孩子。”

蒋远周手掌按向她颈后,让她顺着他的力往下弯腰,许情深回头看他。“松开我。”

“我帮你洗澡,你什么都不用做,只管享受就是。”

“你这真是帮我吗?”许情深深表怀疑。

蒋远周将花洒淋在她的背上,细腻的泡沫聚拢起来,顺着她优美的脊背往下滑,滑过了整个背部、滑过她的腰、滑过她的臀……以及臀间的弧度……

蒋远周喉间剧烈滚动两下,“许情深,说你是妖精,你还不承认。”

“又关我什么事?”许情深想要起身,蒋远周见状,将手掌按在了她的背上,“别动。”

许情深看着水花冲刷过自己的后背,然后滑过胸前,落到地上……

蒋远周也将这一幕收入眼帘,他移开花洒,许情深抹了把脸,刚要起身,却被男人从身后抱住了。他同样弯着腰,将花洒放到她身前,水珠喷洒在许情深的小腹上,然后再一点点往下移,那股热源撞在某个点上。

许情深小脸刷得通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男人摩挲着她的脸,然后用额头在她颈间蹭着。

许情深觉得口干舌燥,“我好热。”

“洗澡还热?”

她喉间滚动了下,“你别再给我冲了,我好了,我要出去。”

“出去干什么?”

“有点闷,这儿……”

蒋远周丢下手里的花洒,一把拉起许情深来,“是不是很热?”

四周都是氤氲出来的热气,许情深忙不迭点头,“我出去……”

男人推着她往前,许情深双手抵在冰冷的墙面上,男人再压着她的后背,她等于是整个人都贴在了瓷砖上。“冷!”

“这样舒服吧?”

蒋远周看到有水珠顺着瓷砖往下挂,许情深双手撑在墙壁上,手指纤细白皙,脸却是通红的,目光迷离,回头朝他看眼……

她还未说出一句话,嘴就被蒋远周封住了……

两人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许情深穿着睡衣,蒋远周是光着身子进去的,所以也是光着身子出去的。

许情深到了床边,整个人扑上去,蒋远周没去衣帽间,却扑在了许情深的背上。

她原本紧闭的眼帘睁开,“重。”

“我累了。”蒋远周说道。

许情深睨了他一眼,“你喜欢的那些花样,是最折腾体力的,蒋先生……你要不要现在再来一次?”

“看不起我?”蒋远周伸手握住许情深的下巴。

“这话说对了,”许情深朝他抛了个媚眼,“三分钟前刚弃械投降,我就不信你现在还可以重整旗鼓。”

蒋远周咬了下牙关。“你等着。”

“我不要等,我现在就要。”

男人眯起眼帘看她,许情深忍俊不禁,笑得越发放肆了,“你行不行啊?”

“你说什么?”

“行还是不行,给句实话。”

蒋远周两手掐着她的腰,话里面明显有了警告,“我让你再说一句,你最好考虑清楚,你要知道,有些话我不爱听……你如果真的必须要说,那我……”

许情深勾起嘴角,眼里泛出狡黠,“行还是不行嘛,你看你,避重就轻,我说你现在不行……你要不承认,证明给我看啊。”

蒋远周一把将她翻过身,“你确定?”

“确定。”

蒋远周轻笑,嘴角划过抹邪肆,他很少会露出这样的表情来,许情深赶紧要坐起身,男人见状一把按住她的肩头,另一手往她睡袍内钻去……

直到第二天,许情深还在为昨晚的挑衅而后悔。

蒋远周不是神人、更加不是超人,但是他有手啊。

这话是蒋远周的原话,总之,许情深最后嗯嗯啊啊求饶了,可求饶也没用,蒋远周说,她没要够,罪魁祸首都是他,他必须要负责。

许情深到最后实在撑不住了,身体感觉被掏空这句话都不够来形容她。

她是被掏得以后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许情深也总结出了一句话,挑衅蒋远周,她就是自作孽,不值得别人的同情啊。许家那边,最近倒是安静,许明川和夏萌已经订好了去领证的日子,许情深问过弟弟,房子看得也差不多了。

赵芳华来到皇鼎龙庭,没想到许情深和蒋远周都不在家。

月嫂和佣人带着两个孩子准备出门,赵芳华在四周看了眼,“要带霖霖和睿睿出去啊?我也去,平时都没时间陪孩子,今天可要多陪陪他们。”月嫂自然不好拒绝,再说这又是许情深的娘家人。

来到游乐场,赵芳华率先抱过霖霖,“走喽,跟着外婆去玩。”

月嫂和保姆对望眼,这赵芳华平日里基本不和许情深走动,今天怎么这么热情?

赵芳华抱着霖霖往前走,她自然有她的主意,她也想清楚了,以后她都是要靠着许情深这棵大树的,跟她的关系自然不能闹僵。她必须让许情深站在她一边,这样的话,她以后才能有数不尽的好日子去过。

几人带着孩子们进了商场,谁都没有注意到另外一间店内站着的女人。

许言装作正在挑选衣服的样子,等到她们经过之后,她赶紧跟了上去。

凌时吟的很多话说的都对,许言想要靠自己吸引蒋远周,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而她和蒋远周之间,又很难再有交集,如果她任其这样发展下去,恐怕到了某一天,蒋远周再在路上遇见她的话,说不定就完全认不出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