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亲手救下霖霖/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芳华走在前面,月嫂大步跟上她。

“平时霖霖和睿睿都去哪玩啊?”

“游乐园,在里面既安全又省心。”月嫂很快走在前面,带着赵芳华一路往前。

来到游乐园,赵芳华看到旁边的标示,上面写着一百一次,她瞪大双眼,“这么贵?两个孩子两百,抢钱呢!”

坐在里面的小姑娘闻言,回头看了眼,见到霖霖后立马起身,“这不是霖霖吗?又来玩啦。”

月嫂笑眯眯地将东西都塞到柜子里面,尔后冲着赵芳华说道,“蒋先生在这办了年卡,畅玩的。”

“办卡了啊?”那就是不用掏钱了吧?赵芳华僵硬的嘴角这才拉扯下,“是要办卡,办卡便宜。”

几人走了进去,月嫂和另一名保姆跟在两个小家伙后面,赵芳华坐到旁边,等孩子们玩开之后,月嫂也坐了下来。

赵芳华挨近过去,“情深平日里跟远周,感情好吗?”

月嫂朝她看了看,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问,“好,当然好,一刻都不愿意分开呢。”

赵芳华笑了笑,“你说我们做父母的,到了这个年纪还能图什么呢?是吧,我就希望情深能幸福……”

“这一点你放心好了,蒋先生对蒋太太非常好,我们都看在眼里的。”

赵芳华干笑几声,“那个……平时情深会提起我和她爸吗?”

月嫂想了想,摇头,“倒是没听过。”

“你也知道的,我呢,是后妈,俗话都说后妈难当。我对情深那真是掏心掏肺的啊,我就怕她不把我当亲生母亲……万一对我有意见……”

月嫂视线落向远处,看着两个孩子在玩耍,她目光落回到赵芳华脸上,“你别有这样的想法,蒋太太人那么好,也明白你这么多年的苦,以后肯定会好好孝敬你的。”

赵芳华听了这话,心里稍稍安定下来。

玩了会,月嫂带着霖霖和睿睿准备离开,赵芳华依旧抱着霖霖,经过一家奶茶店,她想着带孩子出来,一点东西都不买也不好。“来来,睿睿也过来,外婆给你们买奶茶喝。”

月嫂闻言,忙上前阻止,“这可不行,这么小的孩子不能喝奶茶。”

“这有什么?我买杯好点的,用牛奶做的总成了吧?”

赵芳华说着,将手伸进衣兜内掏钱,并冲着店里的服务生道,“给我来两杯奶茶,最贵的那种。”

“不用了,”月嫂坚持,“一会到家就能喝奶了,要实在是口渴的话,我们还带了水……”

“你怎么这么胆小?”赵芳华面上摆出不悦来,“这也是我外孙、外孙女,我还能害他们不成?不就喝杯奶茶吗?”

“这是绝对不行的,我们带着孩子,就要为他们负责,这么小的孩子不能喝奶茶。”

赵芳华气得,抱了霖霖转身就走,月嫂见她面色铁青,但也没办法,一会孩子真要喝出个好歹来,蒋远周第一个怪的就是她。

许言站在不远处,货架上摆放着的琳琅满目的物品正好将她的人给遮挡起来,她看到赵芳华抱着霖霖快步向前。

保姆抱着睿睿跟在后面,月嫂也加快了脚步。

赵芳华嘴里一直在嘟囔,“好嘛,都不把我放在眼里,连个下人都要站到我头顶上,我给自己的外孙女买点吃的东西都不行了?真是笑话,可笑!”

她下了楼,朝着门口而去,许言从另一侧的楼梯下去,并且到了门口的优衣库店内。

她一边翻看着衣物,一边将视线望出去。

赵芳华满面怒火藏不住,越走越快,月嫂在后面追着,“您慢点,等等我们。”

“霖霖,我们不管她,讨厌死了是不是?”赵芳华这口气还没咽下去,月嫂下了手扶电梯,可前面一帮人站在电梯口也不走,后面的人还在继续下来。

“麻烦,请让让——”

有人在前面玩着手机,“别烦,抢完这个红包再说。”

月嫂被人推搡着,挤在一起的人群中,有人摔跤了,不少人就摔成了一团。

赵芳华抱着霖霖来到外面,四下找着之前的那辆车。

月嫂被堵在后面,朝着赵芳华喊了句,“让我打个电话,你别过去……”

她和保姆带孩子出来的时候,几乎都是司机将她们送到商场门口,要离开的时候,月嫂会给司机打电话,他每次都是将车开过来,这样既安全,还便捷。

赵芳华不信许情深没跟她们说过什么,要不然的话,这月嫂敢对她有这样的态度?

霖霖不住张望身后,显得有些不安,毕竟她跟赵芳华相处的时间不多。

赵芳华抱着霖霖走向停车场,一边找着送她来的那辆车,这时候,她的身后有人从车上下来了,赵芳华没有丝毫的察觉,直到霖霖被人从她怀里抢过去,她只觉手里一松,也没反应过来。

“哇——”霖霖骤然大哭,害怕地挥动双手。

赵芳华猛地惊醒般,别过头看去,看见一个男人抱着霖霖,正大步冲着一辆车走去,这是当街抢孩子吗?

赵芳华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反应倒是快,整个人扑了过去,“抢孩子啊,抢孩子啊,救命——”

男人的衣角被她抓住了,可对方的力气很大,赵芳华整个人被拖行好几步,眼看那辆车近在咫尺,她吓得都快疯了,“救命啊,抢孩子,快来人!”

男人回身冲她狠狠踹了一脚,赵芳华被踢出去好远,膝盖也撞破了,手掌也擦破了皮,但她顾不得这些,没力气了,就只能嘶哑着喉咙喊,“有人抢孩子啊!”

男人到了车前,刚要抬腿上去,忽然不知道从哪又冒出来一个人,许言双手拽住他的手臂,“把孩子放下来!”

“滚开!”男人怒喝。

许言满面焦急,只能大声呼喊,“救命,救命!”

男人面色铁青,眼里露出凶光,手臂使劲一甩,但许言抱得很紧,男人见状,抬腿朝她踹去。

许言摔倒在地,男人抬起一条腿刚要迈上车,许言顾不得疼痛又扑过去抱住他的腿。

霖霖吓得不住哭喊,在男人的怀里伸手推搡,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一张小脸哭得通红,“妈妈,妈妈——”

男人不能在这浪费时间,他视线落到车内,看到座椅旁边有一根铁棍。

他倾过身将棍子抄起来,弯腰狠狠给了许言后背一棍子。

许言凄惨地叫出声来,“啊——”

“松手!”

“你把孩子放了,这孩子不是你的……”

男人咬了咬牙,有力的手指握紧铁棍,抡起的棍子敲下去时,传出一阵闷哼。胸腔内似有回音,她全身都在痛,腰更加直不起来,好像快残废了。

许言脸上淌着汗,双手抱紧,“救命——”

赵芳华也爬起了身,不远处,保安也正在快步跑来。

男人一看情况不对,抬起铁棍敲在许言手上,见她还不肯松手,他干脆将霖霖丢了下去。

许言忙伸手去接,孩子摔到她身上,她整个人往后倒去,后背的伤痛得就好像她这会在刀山上滚来滚去一样。

男人跳上了车,门都没来得及关,驾驶座上的男人一脚油门轰出去,车子传来刺耳的声响,在停车场内横冲直撞。

司机也赶来了,想要去拦截,对方却撞着他的车头,硬生生将车子撞开后逃走了。

月嫂和保姆快步过来,赵芳华爬起身来到两人身旁,霖霖尽管被许言伸手接住了,但也受了惊吓,哭声止都止不住。睿睿一看到她这样,平日里几乎不落泪的小男孩,这会却跟着放声大哭起来。

赵芳华伸手将霖霖抱过去,不住摸着她的手臂、她的腿,“霖霖啊,没事吧?摔哪了啊?”

月嫂也急得不行,这两个就是小祖宗啊,真要出点什么事,谁能担待得起?司机赶紧下来,保安也赶到了,停车场内还有其他的人也纷纷围上前。

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需要别人的时候,好像永远发现不了身边有人,赵芳华使劲抱着霖霖,目光一一扫向众人。

“别过来,你们都别过来!”万一遇上了方才那人的同伙呢?

月嫂想要上前,这才反应过来地上还躺着个人,她蹲下身一看,有些吃惊,“许小姐?”

许言蜷缩着身体,应该是受了挺严重的伤,手背上有一道被敲打出来的痕迹,触目惊心。

“快,快报警,打120!”

赵芳华抱紧霖霖,孩子是从她手里被抢过去的,她这会魂都快没了,许言躺在那动不了,现场乱成一锅粥。

救护车赶来之后,月嫂让人将许言送去星港医院。

坐回车上,赵芳华看到车头都瘪了,可想而知方才的撞击力有多厉害。

霖霖不哭闹了,却一语不发,不住在她怀里拱着,赵芳华手臂环紧了,“霖霖别怕,外婆在这呢。”

月嫂朝她看眼,“我来抱吧。”

“一会见到情深,刚才发生过的事就不要告诉她了吧?省得她还要担惊受怕。”

“不告诉?”月嫂面露几许诧异,“蒋先生要问起车子怎么办?而且许小姐受了伤,人家救了霖霖,我们又该怎么说?”

“车子……车子就说出了个小车祸,至于那什么许小姐,背地里给她些钱就是了。”

月嫂伸出手,将霖霖接了过去,赵芳华还有些不愿意,但月嫂坚持将孩子抱到了自己怀里。“这个忙,我们恐怕帮不了,我们是拿着蒋先生薪水的,这种事情不能隐瞒。”

来到星港医院,月嫂赶紧打电话给了蒋远周和许情深。

许言做完检查后,被推进了病房,赵芳华刚要找个机会离开,就看到病房门被人推开了。许情深大步往里走,注意力并不在她身上,到了月嫂跟前,她焦急地打量着霖霖。

“宝贝,没事吧?”

随后,蒋远周也进来了,许情深伸手将霖霖抱到怀里,她手臂颤抖地拥紧,霖霖也双手圈住了她的脖子。

月嫂和保姆站在边上,谁都不敢讲话。

蒋远周的视线在她们脸上扫了圈,“怎么回事?”

“蒋先生,对……对不起。”

“怎么会有人明目张胆地抢孩子?”蒋远周锁紧眉头,司机也在,他朝他看了眼,“你说,你当时在哪?”

“对不起,蒋先生,我当时还在停车场……”

“是我没通知到他,”月嫂战战兢兢说道,“他也不知道我们那时候要回去。”

蒋远周平日里还算是好说话的人,可遇上这种事,谁还能妄想他可以保持冷静或者绅士风度呢?“既然你没打电话,霖霖为什么会在停车场?”

月嫂朝着赵芳华看了眼,赵芳华缩了缩脖子,“看,看我干什么?”

“你怎么在这?”许情深语气僵硬地问道。

赵芳华勉强回了句,“我去看看孩子们,正好他们要出去玩,我就一起去了。”

月嫂在旁边不得不说实话,“在商场的时候,蒋太太的母亲非要给霖霖买奶茶喝,我说了不可以,她兴许是生气了,抱着霖霖快步出去。我们一前一后上了电梯,但我前面有很多人,还出了点小意外,我就看着她不住往外走,我喊也喊不住。”

“你别胡说八道!”赵芳华气得冲着月嫂指了指,“那时候是你说要回家的,我抱着我外孙女怎么了?”

“但您也不能抱着霖霖这样出去啊……”

许情深的面色越来越差,孩子吓坏了,睿睿看上去也是呆呆的,霖霖趴在她肩头一动不动,整个人却都在发抖。蒋远周上前步,想要将女儿接过手,霖霖圈紧了许情深的脖子。

许情深在她后背上轻拍下,“霖霖乖,让爸爸抱会。”

蒋远周双手碰触到霖霖,霖霖吓得一哆嗦,回头朝他看眼,却并不肯撒手,“哇——”

揪心的痛哭声传到蒋远周耳朵里,他忙将双手收了回去,许情深看见男人眼底的心疼和无奈,霖霖扯开嗓门,身体不住还在往她怀里拱,“妈妈,妈妈!”

许情深只能更紧地抱着她,“霖霖乖,不哭,不哭,没事了啊。”

蒋远周难掩心头的疼惜,却连女儿的身都近不了,他双手垂在身侧,五指逐渐握拢起来。

他视线望出去,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许言。蒋远周上前几步,许言趴在病床内,两只手放在身侧,其中一只手的手背上,伤痕累累。

月嫂见状,赶紧说道,“霖霖差一点……真的差一点就被抢走了,多亏许小姐没命地拖着对方,她身上也吃了好几棍子,但她到最后都没撒手。”

许言躺在那不能动,一动就痛得揪心。

“不管是谁看见了,都不会无动于衷的……”

许情深将脸贴向霖霖,孩子还在抽泣,她心疼地像是被人狠狠拧过似的。门口有脚步声传来,医生拿了片子往里走,老白也跟在后面。

“蒋先生。”

“她怎么样?”

医生举高手里的片子,“幸好没有伤及骨头,只不过背部的伤也挺严重的,需要住几天医院观察下。”

“住院没关系,给她安排最好的病房。”

“是。”

许言嘴角漾起苦笑,“最近似乎特别倒霉,总是往医院里跑。”

月嫂和保姆都站在旁边,许情深走上前,她轻声安慰了霖霖几句,然后将霖霖放到蒋远周怀里。

霖霖有些不情愿,但蒋远周接过去后,她也没有再哭闹,许情深的目光逐渐冷下来,她看向身后的赵芳华,赵芳华接触到她的目光,想要躲,许情深上前两步,“你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不能喝奶茶吗?”

“我都说了,可以让她们弄一杯最好的……只放牛奶……”

许情深猜都猜得出来,赵芳华当时应该就是用这样的口气来回复月嫂的。“别人的话,你怎么就是听不进去呢?要不是你执意往外冲,会有后面的事吗?她们带了霖霖这么久,怎么从来就没出过这种事?”

她口气咄咄逼人,平日里嚣张的赵芳华尽管自觉理亏,但许情深这样的态度,她又怎么能受得了?

“我哪知道外面有人要抢孩子呢?说不定他们就是预谋好的,这也怪不了我吧?”

许情深见她一副完全自己没有错的样子,她气得握紧了手掌。

赵芳华见她就跟要吃了自己似的,“这不是没事吗?你至于这样吗?”

“那要有事呢?”许情深忍无可忍,口气也不好了起来,“如果今天出事了怎么办?你能负的起这个责任吗?你到哪里去把我女儿找回来?”

“许情深,你,你——”赵芳华面色青一阵白一阵,“我把你养得这么大,没指望你来报答你,你也不用这样气我!”

许言趴在床上,这种时候,别人都不好插话,她不着痕迹观察了眼蒋远周的神色。

就算赵芳华不是许情深的亲生母亲,可好歹也是把她养育长大的继母,许言就不信蒋远周看在眼中,心里会没有想法?

月嫂和保姆面面相觑,蒋远周抱紧了怀里的女儿,背对着许情深和赵芳华,但她们的争吵声却一字不落地传到了男人耳朵里。

赵芳华见没人说话,委屈的眼圈都红了,“我就知道,你压根没把我当成你亲妈看,我也没这个福气……”

许情深觉得头疼,目光望出去,看到了保姆怀里的睿睿。

她刚才实在没忍住,几乎忘了两个孩子还在这,许情深强忍着一口气,“算了,你赶紧回去吧。”

“走就走。”

赵芳华转身就往外面走。

许情深看了眼,跟出去两步,走到门口时把司机也叫上了。

赵芳华快步走着,许情深跟司机走到病房外,“你辛苦下,把她送回去。”

“是,蒋太太。”

那些人也不知道是冲着霖霖来的,还是冲着蒋家来的,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总是要防一手,虽然对赵芳华有气,但许情深也不想她出事。许言抬起眼帘,看到许情深已经出去了,她目光轻抬,“蒋先生。”

蒋远周朝她看眼,她是被棍子打得,身上肯定伤得很厉害,“怎么了?是不是很痛?”

“不要怪蒋太太的母亲了,她当时也在想办法救霖霖,还被那个男人踹了一脚……”

蒋远周没有说话,许言继续说道,“蒋太太心里有气,我能理解,但毕竟她们是母女,况且……她也没想过会这样,既然也尽力了,算了吧。”

许情深站在外面,刚要进去,就听到了许言的声音。

蒋远周抱着怀里的霖霖,月嫂对许言有说不尽的感激,“许小姐,今天真的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奋不顾身抱住那人的腿……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啊。”

“我说过了,就算是换成别人,也会这样做的。”

“这可不一定,当时停车场也有别人,可肯站出来的就只有你一个啊。”许情深走进去,许言趴在病床内,小脸煞白,话也不能多说,她来到床前,“这次,真的多亏许小姐了。”

“蒋太太不用这样客气。”

许言别开视线,手掌落向背后,身上尽管盖了层薄被,可随便轻轻一碰触,都能痛得她缩回手来。

“蒋太太,我当时真是凑巧经过那。”

这话说的莫名其妙,月嫂在旁边自然听不懂,但许情深心里明白,她之前跟许言说过,让她离蒋远周远点。“你既然救了霖霖,那就是救了我,这个恩情我会记得的。”

“这也不是多大的事……”

霖霖伸手抱住蒋远周的脖子,男人也看得出来,女儿这是被吓坏了,以往霖霖都是特皮的那一个,跟睿睿在一起,总是她叽叽喳喳的,也喜欢玩,可这会她却趴在他肩膀上动也不动。

蒋远周满心的疼惜还在漫出来,“这是天大的事,你救了我的女儿。”

许言嘴角处展颜,“听你们这样一说,我好像也觉得自己很伟大。”

“报警了吗?”许情深忽然冲月嫂问道。

“报了,只不过刚才我们太过慌张,也着急要送许小姐来医院,就没留在现场。”

“没关系。”蒋远周朝不远处的老白吩咐一句,“老白,你过去一趟,尽快把那几人拎出来。”

“是。”

许言余光看见了自己的手背,她一颗心至今还是悬着的,人都是凌时吟找的,事情也是她安排的,她说了绝对不会让那些人落到蒋远周手里。

“许小姐。”

许言出神,直到许情深扬高了音调,“许小姐?”

她陡然回过神,“啊?怎么了?”

“你要在这住几天,上次给你安排的看护怎么样?你要觉得还行的话,我再找她过来。”

许言忙要起身,“不用了。”

话刚说完,她痛的躺了回去。“这次不是什么手术,我自己可以的。”

蒋远周接过话,“这是在星港,你不用顾虑那么多。”

“那好吧,谢谢。”

许情深还穿着医院里的白大褂,心到这会还是悬着的,她不敢想象,如果霖霖真的被人抱走了的话,她还有这个力气站在这吗?

恐怕早就被推进了急救室吧?

许情深拉过女儿的小手,脸凑过去跟她靠着。

兜里的手机忽然响起,许情深直起身,接通了电话。那头传来护士焦急的说话声,“许医生,十六床的病人情况不怎么好,您快过来看看吧。”

“好,我这就过来。”

许情深挂断通话,摸了摸霖霖的小脸,“妈妈去一下就过来,先让爸爸陪你。”

蒋远周侧过身,看着许情深快步出去,许言见他的脸色似乎不好看。

也是,女儿刚差点被人抢走,要换成别人,早就急得大哭了。可许情深心性就是这样,居然还有精力去顾及别人?“蒋先生,霖霖刚才受了很大的惊吓,就怕这种事在孩子心里留下什么阴影。”

蒋远周手掌轻抚过女儿的肩头,许言继续说道,“要不您抱着她坐下来,让我陪陪她?”

蒋远周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你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注意休息。”

“我以前在悬崖村的时候,不少孩子都会到我家,我会给她们念故事。”许言嘴角拉开笑意,“霖霖应该也喜欢吧?”

蒋远周看了眼怀里的女儿,许言见状,继续说道,“蒋太太这么忙,其实,在这个时候,霖霖最需要的是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