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扎到你心里去了吗?/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蒋远周听在耳中,觉得有些刺耳,许言说的似乎也对,霖霖出了这么大的事,尽管没有被抱走,但毕竟刚经历过一场惊心动魄,她对他又没有跟许情深的那种感情。

蒋远周将脸贴向女儿,发现她还在抖。

月嫂拿了张椅子过来,“蒋先生,您先坐着。”

蒋远周坐了下来,将霖霖放到自己腿上,小女孩安静极了,窝在他的怀里,一手抓着蒋远周的衣服。

许言趴在病床上,伸出手去握住霖霖的手掌。“阿姨给你讲个故事好吗?”

睿睿从保姆的怀里挣脱下来,他几步走到霖霖身前,两个孩子感情好,霖霖受了这样的惊吓,睿睿也比平日里内向多了。

许言语速轻缓,脑子里有不少好玩的故事,蒋远周抬高眼帘,病房内的白色充斥着他的眼球,他看到保姆和月嫂站在一起,面上的惊慌感还未完全褪去,她们就像是刚经历过一场古老的战败,眼神里还有慌张和防备。

许言的声音带着某种安抚力,它一点点传到蒋远周的耳朵里。

“小刺猬每天出门前,妈妈都要关照它穿好刺毛衣……”

霖霖脑袋枕在蒋远周胸前,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睇着许言,许言抬起双手,想要形容出故事里的场景,却不想牵动了伤口。

“没事吧?”

“没事。”她轻摇下头,继续嘴里的故事,“一天,森林里举办舞会,小刺猬也想去。它知道,妈妈肯定又会像平时一样地唠叨……”

许言将一个故事娓娓道来,半晌后,讲到结尾的时候,倒是带着几分幽默,霖霖好像也放松了不少。

蒋远周轻抚女儿的肩头,“你好好休息吧,既然受了伤,就要养好精神。”

“没事,其实也就是外伤罢了。”许言伸出手臂,指尖触碰到霖霖的小手,霖霖没有立马缩回去。

“蒋先生,您不用太放在心上,如果当时他们要抢的不是霖霖,我也不会无动于衷的。我知道一个孩子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意味着什么……”

霖霖伸出手,蒋远周将她抱起身,让她站在自己的腿上。

他这样宠溺着膝下的一双儿女,蒋远周在自己遭遇绑架的时候,从来没有感受过绝望是什么。可方才在办公室他接到月嫂的电话,她也只是在电话里言简意赅地说了霖霖的事,还刻意说了霖霖没事,可蒋远周走去病房的一路上,脑子里充斥着胡思乱想,甚至想过自己的女儿会不会被拐卖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会不会遭人虐待?“我让人给你安排个单人病房。”

“蒋先生,真的不用。”

蒋远周站了起来,“不用拒绝,这也是我想做的事。”

男人说完这句话后,转身往外走,保姆抱了睿睿跟在后面。月嫂站在病床前,“许小姐,你注意休息,我们先走了,今天真是多亏你……”

许言挽了下嘴角,看着几人出去,也看着蒋远周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许情深做完手术,出来的时候已经傍晚时分了。

她悬着的心始终放不下去,来到许言的病房内,一脚走进去,才发现那张病床是空着的。

许情深看向四周,正好有个小护士进来。

“这张病床上的人呢?”

“许医生,许小姐转去了VIP病房。”

许情深心里明朗起来,她双手插在兜内,快步出去。

来到蒋远周的办公室前,老白站在门口,许情深视线落到那扇门板上。“远周在里面吗?”

“在。”

“霖霖和睿睿呢?”

“也在。”

“商场那边查的怎么样了?”

老白面色有些凝重,“调了监控,只不过收获不大,不过您不用太担心,事情会有转机的。”

“好。”许情深上前步,伸手将门打开,进去的时候,看见蒋远周背对她坐在沙发内,许情深小心翼翼关上门,走近之后才发现霖霖在他怀里睡着了。

许情深走到蒋远周身前,话到嘴边,却见他眼帘也是闭着的。

她蹲下身来,想要将霖霖接到手里,蒋远周却猛地被惊了下,他骤然睁开眼帘,双手抱紧怀里的孩子。

许情深起身,然后弯下腰来,“是我。”

男人面露疲倦,他搭起长腿,让霖霖躺在自己的臂弯间,许情深张望下四周,“睿睿呢?”

“睡了,他倒是先睡着,我让他睡床上去了。”

“这样抱着也不是办法,你受得了啊?”许情深想要将霖霖接过去,蒋远周却并未放手,“我想抱着。”

“远周,是不是今天的事……”

“是。”蒋远周说道。

许情深坐到蒋远周身边,“是不是我错了?”

“为什么这样说?”

“我不想让两个孩子从小就觉得他们跟别人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不喜欢有保镖簇拥着他们,我想让他们过上跟寻常小孩一样的生活。但他们都姓蒋啊,从冠上这个姓氏的时候起,我就应该接受他们随时要面临的危险性……”

许情深话未说完,手掌却被蒋远周握住了,“就算真是这样,也不能怪你。我跟你一起出门、一起逛超市、带孩子出去玩,我也从来不带保镖,我也不喜欢。”

“可现在差点出事了。”

蒋远周伸手将许情深揽到怀里,“这不是没出事吗?”

她抬起小脸看向他,“远周,别安慰我,这样的话,反而会让我心里更加难受……”“我不是安慰你。”蒋远周手掌握住许情深的肩头,他深深看了眼跟前的女人。“如果真是抢孩子,对方不会一个人就下车了,既然逮住了这么好的机会,只要再多个两三个人,一个许言又怎能拦得住?”

许情深目光在蒋远周脸上仔细扫了圈。男人的面色是严肃的,他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抱着她,五官依旧精致无比,“要绑我蒋远周的女儿,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可两个人一辆车,这不是笑话吗?”

“那……”

蒋远周嘴角微勾,一抹弧度轻轻往上扯,“不要胡思乱想,你刚做完手术,还不够累的。”

许情深双手放在腿上,慢慢握紧起来,“我应该第一时间陪着霖霖的。”

“你也是医生。”

许情深喉间苦涩地滚动几下,“知道霖霖差点出事,我几乎要疯了,看到女儿的时候,我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她也需要我。我能感觉到她全身在颤抖,但是我接到电话后,我只能走。远周,在我手术的时候,我居然把我的女儿抛之脑后,我没有顾及她,更加没有想到她……”

蒋远周将她抱得更紧,“这是在内疚吗?”

“对不起。”

男人手掌落到许情深头顶,按着她的脑袋,让她枕向自己肩头。“难道你以为,我会因为这件事而责怪你?”

“不是,只是我自己心里愧疚而已。”

“不用愧疚,当你胸前印着星港医院这几个字的时候,你不单单是一个母亲,你肩头压着星港的重担。情深,最初之时,这是你最吸引我的地方,直到此刻,这样的感觉从未在我心里消退过。不用愧疚,你和我心里都明白,生命一直都是我们最重的责任。”

许情深视线落到女儿的脸上,她睡得很安详,没有丝毫的惊慌,她伸手握住女儿的小手,蒋远周见状,将她和女儿的手都包裹在自己掌心内。

穆家。

凌时吟站在院子内,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只是还没到开饭的时间。

付流音在家闷了一天,走出屋子的时候,看到凌时吟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

她转身想离开,凌时吟却是冲她招了下手,“音音。”

付流音顿住脚步,她走到凌时吟跟前,“现在这儿也没别人,你不用这样假惺惺,你喊我名字就好。”

凌时吟抬起视线,眼神中分明夹杂着恨,只是这样的情绪在平日里积压得太久了,她冷笑下,“付流音,我一直挺好奇的,好奇你能在穆家待多久。”

付流音坐了下来,“这有什么可好奇的?总之我在这待一天,你就能不痛快一天。”

“是你往我燕窝里下药了吧?”

付流音轻耸下肩头,“你不是说在我房间里找到了药盒吗?还来问我做什么?”

凌时吟看不得她这样,她倾过身,目光狠狠钉在付流音的侧脸上。“你哥哥认罪之后,应该是受尽苦头吧?你怎么不好奇,他是为什么认罪的呢?”

付流音垂在身侧的手掌紧握,视线迎上凌时吟,“你想说什么?”

“我就是好奇而已啊,付京笙天不怕地不怕,人人都敢动,心思又那样缜密,可最终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认罪了呢?”

付流音似乎陷入了沉思,没有说话。

凌时吟嘴角旁的冷笑越来越明显,“我也真是可怜你,除了你哥哥,你在这世上还有亲人吗?噢,许情深是吧?可她现在已经另嫁他人,那孩子也不是你哥哥的,你不觉得自己可怜吗?”

付流音垂下眼帘,“凌时吟,我被你哥哥无缘无故关了两年,失去自由,你们凌家难道一点愧疚都没有吗?”

“愧疚?”凌时吟觉得好笑,“那是你活该。”

付流音看向身边的女人,“我是没有别的亲人了,可我哥哥好歹活着,你呢?”

“付流音——”

“凌慎惨死,活该!”

凌时吟面色发白,似乎受了巨大的刺激,“如果哪天你走出了穆家,付流音,我发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付流音没有丝毫畏惧,凌时吟有句话说得对,她在这世上也没什么亲人了,换句话说无牵无挂,她不由看向穆家门口,尽管心里有这样的想法,但那种悲哀只是在她心头蔓延了一下,她忽然意识到她还有个穆劲琛。

她不知不觉走出屋子,就是想看看穆劲琛什么时候回来。凌时吟今天心情好,许言那边一切顺利,还住进了星港,只是她之前就吩咐那个男人,打许言的时候一定要重重地、狠狠地打。不止是因为要让人看不出破绽,还因为凌时吟在蒋远周身上始终咽不下一口气。

她就不信她两年时间走不到蒋远周心里去,一个许言就能行?

但她愿意让许言去试试,既然许言喜欢不自量力,她肯定也愿意帮忙了。付流音盯着门口,看到一辆车缓缓开了进来,凌时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发现那是穆成钧的车。

她眼里笑开,站起了身,付流音偏过头,看到凌时吟准备迎上前去。

“嫂子,你跟大哥的感情好吗?”

凌时吟扫了她一眼,“这还用你问吗?”

“那就是不好了。”

“我跟成钧结婚至今,没有红过一次脸。”凌时吟冷下小脸,不允许别人说起她婚姻的一点点不好。

“你上次被打,也是因为大哥吧?”

凌时吟蹙起眉头,付流音跟着站起身来,“你要真跟大哥感情好,他为什么总是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凌时吟听到这话,猛地一惊,“你,你胡说什么?”

“难道你没发现吗?”付流音嘴角噙笑,“还是你对自己,太自信了?”

“付流音!”

女人转过身,朝着穆成钧的车子快速走去,凌时吟心里一空,想也不想地跟上前去。

穆成钧刚从车上下来,手里还拎着个蛋糕盒,关上车门,一转身就看到付流音走到了自己跟前。“大哥。”

今天天气暖和,付流音穿了条黑色的裙子,手臂处是蕾丝布料,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不规则裙摆下的两条小腿也是好看极了。穆成钧没想到她会主动跟自己打招呼,平日里这小丫头总是能躲着他就尽量地躲着。

凌时吟跟在后面,刚要开口喊老公,付流音就抢了先道,“大哥,你买了什么啊?”

“水果蛋糕。”

“噢。”付流音语调往下压,“给大嫂的吗?”

穆成钧将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你要吗?”

“可以吗?”

“一个蛋糕而已,有什么不可以?”

付流音满面欢喜地接过去,“谢谢。”

穆成钧知道凌时吟在,但他不用顾及什么,付流音嘴角漾开笑,白皙的脸蛋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男人的目光定定落在她脸上,付流音拿了蛋糕后转身,看到跟前的凌时吟,她扬了扬眉头,“大嫂,不好意思啊,把你的蛋糕拿走了。”

凌时吟只能勉强勾唇,“没关系。”

付流音提起脚步准备要走,却看到门口飞驰进来另一辆车。霸道张狂的越野车车轮滚过平坦的路面,穆劲琛亲自开得车,车子停稳后,他未作逗留,修长的双腿从驾驶座内迈出来。

付流音没想到这么巧,她倒是想拔腿就跑,可穆劲琛显然不给她这个机会。“音音。”

她脚步定在原地,一动不动,穆劲琛手里拿着车钥匙,几步上前,“一个个都杵在这做什么?”

凌时吟的脸色有些难看,她看向跟前的丈夫,付流音没有提醒的时候,她从未往那方面想过,可现在多了个心眼之后,她发现穆成钧的眼神好像还真是不对劲。

穆劲琛来到付流音身侧,看到她双手捧着个小蛋糕盒,“你出门了?”

“不,不是。”

“我给她的。”穆成钧接过话道。

穆劲琛笑了下,转身看向男人,视线尔后别回到付流音脸上,“跟大哥说谢谢了吗?”

“说了。”

“走吧。”穆劲琛修长的手臂搂住旁边的女人,付流音跟着他的脚步往前,她觉得手里的蛋糕忽然变得好重。

两人进了屋,穆太太正好从楼上下来。

“妈。”

“妈。”

“成钧回来了吗?”

“大哥在外面。”

穆太太见穆劲琛要上楼,“那洗洗手吃饭吧?”

“我先洗个澡,今天训练场那边事情多,出了一身汗。”

付流音被他抱着,就像是被老鹰捉住的小鸡,这个形容实在是滑稽,但也贴切。

回到房间,穆劲琛反手将门关上,付流音站在原地没动,穆劲琛扣住她的手臂,将她带到了窗边。

“大哥怎么会无缘无故给你个蛋糕?我看凌时吟的脸色可真是难看到了极点。”

“我……我也不知道啊,大哥说给我,盛情难却嘛,我就拿着了。”

穆劲琛两手撑到她身侧,“那你怎么会站在他的车旁?”

“我……正好路过。”

穆劲琛伸手将蛋糕盒拿过去,然后放到了窗台上,纸盒被他单手打开,里面摆着一个心形的奶油水果蛋糕。“你说,这是他给你的?”

“就是个蛋糕而已。”

穆劲琛勾起食指,指尖沾了蛋糕上的奶油,他抬起的眼帘看向付流音,“他的东西你也敢拿?你就不怕他在里面放了什么不干不净的东西?”

“我只是拿着而已,但我没想过要吃,我会丢掉的。”

穆劲琛直起身,将食指擦向付流音的唇瓣,她闻到了奶油的香味,付流音忍不住伸出舌尖。

男人俊目微眯,低下身吻住她的唇,奶油的香味和油腻在两人唇间弥散开,付流音双手在男人胸前推抵,好不容易别开脸,她视线看到了楼下。“干什么你?”

穆劲琛倾过身将窗帘拉开,“想看风景吗?”

“妈一会要来催我们下楼了,你不是要洗澡吗?”

“洗什么?现在洗了,晚上还要洗一遍。”

付流音想要往外走,可穆劲琛挡住了她的去路,她总是轻而易举就被他困在这一块小小的地方,“你不会因为一个蛋糕就恼怒吧?”

她伸手擦拭下嘴角,“你都说了吃不得,干什么还给我吃?”

男人探出舌尖,在唇瓣处轻舔下,“我吃的是你,尝得也是你的味道。”

付流音往前走,穆劲琛伸手按住她的肩膀,“想要跟我用强?”

“我哪敢?”

“我看到凌时吟的脸色了,”穆劲琛俊脸朝着付流音凑去,鼻尖几乎同她碰上,“你可以收拾她,但不可以通过大哥,明白吗?”

付流音唇角动了动,“今天她跟我说了不少的话,一遍遍提醒我,说我哥怎么可能轻易认罪?我想了想,她说得似乎也有道理。”

穆劲琛的脸色陡然冷下去,“有什么理?她的话,你还能听得进去?”

“我哥确实谨慎,之前,警方那边都说他不肯认罪,但他忽然松了口……”

穆劲琛撑在她旁边的两条手臂有些僵硬,“警方既然能抓到他,就能想到办法让他认罪。”

付流音情绪也有些低落,穆劲琛靠到她身旁,“不要因为别人的几句话,就影响了自己的情绪。”

“噢。”她答应声,看到前面的那尊大山挪开了,她赶紧起身要走。

穆劲琛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抓了回来。

付流音刚要开口,就被他伸手抱到怀里,他一口咬住她的唇瓣,然后趁机而入。付流音这幅身材,被他紧按住之后就动弹不了了,穆劲琛脚步挪向旁边,趁机将她推到了墙壁上。

她被彻底控制住,穆劲琛低着头,一手按在付流音颈后,两人唇齿相抵,她嘴里的嘤咛声被他强行塞了回去。

穆劲琛不是个容易失控的人,但他这会却失控了。

他清楚付京笙的认罪,跟他拍摄的那个视频有关,但付京笙坏事做尽,本来就是咎由自取。

穆劲琛一直坚定着这样的想法,只是方才那一下,心忽然有些慌了。

星港医院。

六点左右,睿睿是先醒来的,哭声传到了外面,许情深忙起身走过去。

不出一会,她抱着睿睿出来,霖霖也醒了,睿睿一看到她,立马止住哭声,方才应该是做了什么噩梦,被惊醒的。

蒋远周看眼时间,“我们回家吧。”

“好。”许情深拿起了旁边的包。

走出办公室,老白还在外面,他早就安排好了另一辆车过来。

坐到车内,车子缓缓开出星港,蒋远周对星港附近的路早就熟透了,经过对面的商场时,男人让老白靠边停车。

“蒋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你去趟饭店,打包一份营养餐过来。”

许情深有些不解,“不是回家吃饭吗?”

“给许言的。”

许情深心里咯噔下,老白听了,也只能下车去准备。

许情深没说什么,视线望出去,看着老白的身影大步进了饭店。

这一下,等待的时间肯定是漫长的,蒋远周的笑声忽然传到许情深耳朵里,“真是傻,我们还干等着做什么?走,下去吃饭。”

“你让老白拿了营养餐后,直接送去医院不就行了吗?”

“不,我去送。”

许情深见蒋远周推开车门,准备下去,她想也不想地拉住他的手臂,“你送?”

男人回握住她的手掌,“怎么了?”

“许言救了霖霖,她这一下,还能扎进你心里去不成?”

蒋远周眼角藏了抹意味深长的笑,“我的心,对待别人都是如石头一般坚硬,谁能轻易扎进去?”

“真的?”

“我对你,从来都是真的。”

许情深轻挽嘴角,这才笑开,蒋远周跟着她勾起唇角,“我喜欢看你这样。”

“我怎样了?”

“就喜欢你这紧张的样子,是不是怕我飞了?”

这车上可还有别人在呢,许情深将自己的手抽回去,“别什么话都说。”

蒋远周下了车,将霖霖和睿睿也抱下去,几人进了饭店,正好老白刚点了份营养餐,说是需要时间。

蒋远周选了个位子,让老白和司机都进来了,老白负责点菜,吃过饭后,给许言准备的那份也差不多好了。

回到车上,许情深让两个孩子坐好,老白手里拎着打包盒,“蒋先生,我这就将饭菜送去医院。”

“不用了,给我吧。”蒋远周伸出手。

老白有些疑惑,蒋远周从他手里将东西接过去,他看眼许情深,“上车等我,我一会就回来。”

“好。”

蒋远周拿了营养餐快步走出去,许情深看了眼他的背影。

老白立马察觉出气氛的不对劲,这种事情,蒋远周一声吩咐就行了,哪需要他亲自去啊?

而且这件事,还在许情深的眼皮子底下,当着自己老婆的面,去给另一个女人送汤,这样做真的好吗?

老白想要安慰许情深两句,“蒋太太,这肯定不是蒋先生的本意。”

“那是谁的意思?”许情深反问,“又没人逼他。”

“您别多心,实在是因为许言救了霖霖,所以蒋先生才会这样。”

许情深收回来的视线落到老白身上,她打开车门冲老白笑了笑,尔后坐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