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一个蛋,搞定一个蒋远周/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言趴在病床上,实在无聊,抬头看电视又觉得累,只能捧着个手机看会。

门外传来敲门声,看护在旁边起身,“谁啊?”

许言忙将手机塞到枕头底下,“是不是蒋先生?”

“不可能吧,”看护冲门口瞅了眼,“蒋先生应该回家了,怎么会来病房?”

外面再度传来敲门声,许言见她杵着,心里不悦起来。“过去看看。”

“好。”看护来到门口,将门一打开,果然看到蒋远周站在外面,“真是蒋先生!”

许言抬起头,双眼熠熠发光,蒋远周并未立马进去。“方便吗?”

“方便,方便,蒋先生请。”

蒋远周走了进去,许言小心翼翼撑起上半身,“蒋先生,您怎么来了?”

“我给你打包了一份营养餐过来。”

“星港的伙食很好,蒋先生不用费心。”

蒋远周将东西递给看护,“吃过了吗?”

看护刚要开口,许言就抢着说道,“本来就没什么胃口……”

“那正好,起来吃一点。”

看护站在旁边,有些不知道该做什么,许言想要起身,但动作艰难,蒋远周上前扶住她的手臂,看护忙将病床往上升,又将餐桌板拉伸出来。许言坐好之后,看护拿了个柔软的靠枕垫在她身后,“许小姐,慢点。”

许言的背部贴向靠枕,她皱起眉,男人将打包盒内的东西一一拿出来。

“这是滋补的汤,你尝尝。”

许言看了眼,不由笑道,“医院伙食那么好,蒋先生还出去打包吗?”

“当然,我给你点的是营养餐,专门针对你的伤。”

许言拿起手边的匙子,眼里溢满了感动,她喝了口汤,不住点头,“好喝。”

“既然好喝,就把它都喝完了。”

许言看向手边的饭菜,蒋远周干脆拉过一张椅子坐定,“把这些都吃了。”

“我……我胃口不是很好。”

“吃得下东西,身体的免疫力才能上去。你把它们都吃掉,我明天再给你送来。”

许言其实一点都不饿,蒋远周来之前,她刚吃过,而且吃了不少。她握紧手里的匙子,视线落到蒋远周脸上,“真的吗?”

“当然,或者你喜欢吃什么,告诉我,我明天给你送来。”

“好。”

蒋远周指了指她手边的食物,“那全吃了,一点都不许剩下。”

许言觉得她的胃开始在翻滚起来了,她小口咀嚼着,“蒋先生,您吃了吗?”

“没有。我一会回去吃。”

“蒋太太呢?”

蒋远周的脸色似乎变了下,“她忙着她的手术。”

许言目露吃惊,“蒋太太下午是去做手术了?”

男人一语不发,许言垂下眼帘,“您别生气,她是医生,救死扶伤是她的责任。”

“星港那么多医生,谁都可以救别人的命,可是霖霖就只有一个妈妈,霖霖最需要的是她。”

道理肯定是这样的,蒋远周过不去这个坎,也正常。许言想要安慰他,男人抬下眼帘,“你快吃。”

她夹了一块肉送到嘴里,蒋远周心情似乎不好,但是说起女儿,他脸上还是留有笑意,“霖霖很喜欢听你讲故事,离开病房后,她好多了,也没有再哭闹。”

“那就好。”许言笑道,“蒋太太要实在没时间陪她,您如果也不嫌麻烦的话,可以把霖霖带来,我可以逗她开心。”“这样太不好意思了,你是病人,你需要多休息。”

“没关系的,霖霖那么可爱,谁见了都会喜欢的。”蒋远周的视线落到许言手里的筷子上,“怎么,是饭菜不合胃口吗?”

“不是……”

“既然不是,多吃点。”

许言一口口吃着,喉咙口感觉再也塞不下东西了,但她还是强忍着往下咽。

蒋远周起身,将汤碗递到她手边,“喝完。”

看护在旁边瞅着,也实在是佩服许言的胃容量,许言握紧筷子,喝下了半碗汤,“蒋先生,您赶紧回去吧,您还没吃饭呢。”

“我回去就能吃上热饭,你不一样,我不想看到你没有胃口的样子。”

蒋远周在旁边看着,许言吃了不少东西,他看会时间也差不多了,不能在这耗着,他抬头吩咐声看护,“好好照顾许小姐,有什么要求尽管告诉我。”

“是。”

“我先走了。”

“好。”

许言看着蒋远周往外走,走出了病房门后,她朝看护挥下手,“去把门关上。”

“好。”

看护快步过去,将门关好,一转身就听到阵干呕声,“呕——”

她吓了一大跳,“许小姐,你没事吧?”

许言丢掉手里的筷子,难受地捧住自己的肚子,看护忙扶着她下了床,“赶紧走两步,你这是吃撑了,晚饭不是刚吃过吗?为什么不跟蒋先生讲?”

许言看到那些饭菜就想吐,她赶忙别开视线,“这是蒋先生的心意,我不想让他白走一趟。”

“那你也不能这样啊,会吃坏身体的。”

“没关系。”许言小心翼翼地挪动脚步。“多走走就好了。”

蒋远周走出星港医院的时候,步伐轻盈,单手插在兜内,此时天气温暖舒适,老白在车外战战兢兢地站着,一看蒋远周这优哉游哉的样儿,怎么就觉得他这么欠抽呢?

老白偷偷朝车内看了眼,见许情深没朝他这边看,他赶紧迎上前去。“蒋先生。”

“怎么不在车里等着?”

“我怕你待会回到家里,你要跪搓衣板了。”

蒋远周停住了脚步。“为什么?”

“蒋太太很生气。”

“生气?”

“是。”老白凑近他,一脸的严肃说道,“她一句话都不搭理我们,等你的时候,就自己看着手机,表情严肃,那样子像是要吃人。”

蒋远周看向前面,“为什么?”

“您还问为什么?”

蒋远周一脸的茫然。“我确实不知道因为什么。”

“您又不是不知道蒋太太对许言是什么态度,您还亲自去送饭,这种事交给我就行了。”

“就为了这事?”

这男人没救了,老白都替蒋远周捏了把冷汗,“这件事,足够让蒋太太把屋顶都掀了。”

蒋远周忍俊不禁,笑意越来越深,他快步走到车旁,然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许情深放下手机,“回来了。”

“嗯。”

老白坐到车内,示意司机开车。

许情深和蒋远周坐在后面,许情深问了句,“许言还好吧?”

“应该可以,能吃会说。”

老白竖起耳朵,一路上,两人也没再有过多地交流。回到皇鼎龙庭,许情深和蒋远周一人抱着一个孩子,蒋远周看眼跟着下车的老白。“你也回去吧。”

“是。”

进了屋,两人一前一后上楼,许情深去浴室放好了洗澡水。

蒋远周将睿睿脱了个精光,然后抱进来,浴室内放了两个小桶,一个是粉色的,一个是蓝色的。

许情深接过睿睿,让他坐进泡澡桶内。

“你在这看着,我去把霖霖抱进来。”许情深起身说道。

“不用,我去。”蒋远周说完就要转身。

许情深蹲下身来,“霖霖可是女孩子,会怕羞。”

蒋远周进来的时候,霖霖身上的衣服也脱得差不多了,就剩下一条小内裤,上半身被蒋远周用围巾扎着,正好挡住胸前,后背还有一个挽出来的蝴蝶结。

许情深笑得不行,“这是什么造型?”

“我的女儿当然从小就要被保护好,可不能随随便便给人看了。”

霖霖已经好多了,坐在里面又开始玩闹开,洗过澡后,月嫂进来帮忙,替两个孩子穿好了衣服。

蒋远周去儿童房陪着两个孩子玩了许久,回到卧室的时候,里面没有开灯。

男人摸黑走了进去,掀开薄被刚躺到床上,一具身子就扑了过来。

许情深双手抱住他的腰,男人坐在床上,一手摸向她的头顶,“怎么了?”

“有点害怕。”

“害怕还关着灯?”

蒋远周躺下身子,将许情深抱在怀里,“两个宝贝都睡了,睡得挺好,别怕。”

许情深将头靠在男人的胸口处,他手指在她背上画着圈,许情深抬下眼帘。“别动,痒。”

男人整个手掌贴在她背部,他支起手肘,身子往下滑,俊脸凑到了许情深跟前,“要不要再生一个?”

“为什么忽然这样问?”

“我想跟你生很多很多孩子,但是我知道你身体吃不消,所以……我们以后再生一个就好。”

许情深将他的脸推开,“男孩女孩都喜欢吗?”

“当然。”蒋远周顺势压住她,他手肘撑在她身侧,“我想在你怀孕的时候,能够陪伴你,看着你的肚子一点点大起来,陪你去做每一次产检,我还要看着你越来越胖……”

“对哦,”许情深轻声道,“怀孕以后还要长肉,不要,我不要胖。”

“放心,就算你胖成一个球,我都喜欢。”

许情深才不吃这套。“男人都喜欢这样说,可真要等女人胖成了一个球,正好就被你们一脚踢开了。”

蒋远周拉过她的手亲吻,“不会,我会把这个球天天抱在怀里。”

“我才不要胖……”

“胖不胖以后才能知道,先怀了再说。”

蒋远周说完,扯高了被子,让两人在里面纠缠、缠绵……

星港医院。

许情深赶早去了医院,还未开始看诊,她换上白大褂走出办公室。

来到许言的病房前,许情深轻敲下房门,里面有说话声传了出来。

许情深没等对方说进来,就直接拧开门把往里走,许言抬了下脑袋,看护看到许情深,忙打过招呼,“蒋太太。”

许情深面无表情来到病床前,看到床头柜上摆了一束鲜花,没有扑鼻的香味,却有淡淡清香,“花很漂亮。”

“是,蒋先生有心了,一早让人送来的。”

许情深很明显皱了下眉头,她双手插在衣兜内,冲着旁边的看护说道,“你先出去。”

“这……”

“出去吧,没事的。”

许情深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一阵关门声传到自己的耳朵里。她视线在病房内扫了圈,看到床头柜上还放着一个精致的保温盒。

“这总不是他送的吧?”

许言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她轻笑了声,“半个小时前,有人敲响了病房门进来,说是蒋先生吩咐的,早餐很丰盛,也很有心,谢谢蒋先生、蒋太太。”

许情深的脸色明显难看到了极点。

她嘴角勾起冷笑,“许言,看来上次我跟你说的话,都白说了。”

许言闻言,眼里有委屈流露出来,她想要爬起身,无奈背上受了伤,起不来,她趴回病床内,“蒋太太,我救下霖霖,从来没有别的目的。”

“你救了我的女儿,我谢谢你,但是我有我酬谢的方法,我可以给你一笔钱。”

许言有些难以置信地盯向她,她这个样子,确实也不是装出来的,“蒋太太,你的那点心思全都写在了你的脸上,我真心怀疑,你当初接近蒋先生,是为了钱吧?”

“这话也是你能说的?”

许言大义凛然起来,“关于我救霖霖的事情,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没想过要你的一句谢谢,但你不用这样来侮辱我。”

许情深端详四周,抬起脚步,顺着许言的病床走了一圈,“星港最好的VVIP病房,别人若是没有这个关系,提前一两个月都别想预约得到,许言,你能有这样地待遇,多亏了谁?”

“那是蒋先生心里感激我,我也拒绝过。”

“拒绝?你心里真的想拒绝吗?”

许言似乎被逼到了墙角,许情深这个样子,就连表面功夫都省去了,她看向病床上的女人。“你救霖霖,我是谢谢你,但我也怀疑,这世上还能有这么巧合的事?再说你身上的伤,也没到伤筋动骨的地步吧?我希望你赶紧出院,不要再住在这了,在哪都是静养,医院里的饭菜可不是美味可口的。”

“蒋太太,你好像太不讲道理了一些,我能不能出院,全凭医生说了算。”

“我就是医生,”许情深走上前步,“你背上的伤,我可以替你看。”

许情深说完,将她身上的被子掀开,那件病号服松松垮垮地耷在许言肩膀处,最靠近颈子的两颗扣子被解开了,她伸手一拉,许言的肩膀露了出来,一条红色的伤痕呈现在许情深眼中。伤口肿得真是厉害,像是一条被放大的蜈蚣。

“你干什么?蒋太太,别这样,别这样。”

蒋远周和老白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许言正在病床上挣扎,男人蹙眉上前,“松手。”

许情深听到这阵声音,抬头看去,手里跟着一松,许言的脸别向门口方向,眼圈通红,嘴里还未出声,泪水就掉了下来。

老白心里跟着咯噔下,他们走近上前,许言想要伸手拉被子,但是伤口被牵动了,她手臂动不了,两个肩膀若隐若现地露出来,蒋远周一把替她将被子拉高。

许情深和他隔着一张病床,就这样站着。

老白杵在旁边,满心担忧,蒋远周的声音冷得仿若冰水一般,“怎么回事?”

“没事,我看看许小姐身上的伤。”

“你又不是她的主治医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

许情深听到男人这样的质问,面上明显一冷,“许小姐救了霖霖,我当然要来看她。”

“你这是正常地探望吗?”

许言躺在那,想要支起身,嗓音带着微微的哽咽,“蒋先生,您别这样,蒋太太也不是故意的,她也是好心。”

“许情深,以前有些荒唐事,你做也就做了,但这次你好歹给我留点面子,许小姐刚救过霖霖,你别这样闹。”

“蒋远周,你什么意思?”许情深满脸的难以置信,似乎没想到蒋远周会跟自己这样说话,“我闹?我闹了什么事?她救霖霖,我是谢谢她,我也说了,我可以给她一笔钱。”

“够了!”蒋远周狠狠打断她的话。

老白站在旁边,听着蒋远周这样的口气,心下一惊。

“你有问过别人,她需要我们的钱吗?”

“怎么不需要?”许情深睨了眼病床上的女人。“一个连医药费都差点支付不起的人,会不缺钱?”

“许情深,够了,有些话你真不应该讲。”蒋远周不再看她,表情冷漠。

许情深朝着许言指了指,“你现在满心心疼的,难道是她不成?”

“我只知道,昨天霖霖抱着我哭闹的时候,你不在,你不是自诩高尚吗?喜欢自己的职业吗?今天还来这儿做什么?”

“我当时有手术……”

蒋远周听到这话,脸色更加铁青了,“手术?但你是不是忘了,你女儿就在你准备动手术之前,她差点被人强行掳走!”

两人很明显争执了起来,老白想要劝,可一句话都插不进去。

许情深说不出话来,只是不住点着头,她快步往外走,老白想要追上前,“蒋太太……”

“站住!”蒋远周厉声喝道,“由她去!”

老白杵在了原地,蒋远周掩住怒火,他在旁边的椅子内坐下来,许言看到他微微闭着眼帘,“蒋先生,您别这样。”

“她没把你怎么样吧?”

“没有。”许言忙不迭摇头,“蒋太太就是想给我看下伤口,她也是关心我。”

“关心?”蒋远周冷哼,“也只有你这样认为了。”

蒋远周手掌撑在额前,窗外的阳光一点点渗进来,落在了男人精致的侧脸上,许言看得有些出神,蒋远周冷不丁睁开眼,目光对上许言。

她脸咻地红透,蒋远周没了方才的戾气,“她有没有跟你讲别的话?”

“没有。”

蒋远周脸色似乎稍稍好看些,许言偏着头看向男人,“蒋先生,蒋太太可能是觉得安全感不够吧。”

“什么意思?”

“我觉得她很防备我,可能不仅仅是在防备我,应该是您身边,每个有意或者无意出现的女人,她都是防着的。”

蒋远周搭起长腿,修长笔直的腿被浅灰色布料包裹得很是有型,“所以,她还是跟你说了什么吧?”

许言手掌拉过被子,将自己完全藏在里面,“蒋先生,你帮我问问,我什么时候才能出院?”

“怎么了?”

“我想尽快出院。”

蒋远周看着许言的样子,不解问道,“你伤成这样,就不要想着尽快出院的事了。”

“但是……”

蒋远周立马猜到了什么,“许情深让你走?”

“我不想看到你们因为我而争吵,我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其实我真的没事,背上的伤只是肿了而已,它自己会消下去的。”

蒋远周叹出口气,“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换句话说,蒋太太也是爱您,要不然的话,她不会这样。”

蒋远周一声轻讽溢出来,“可她不知道的是,她这样会让我觉得越来越累。”

许言没再插话,确实,许情深这个样子,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呢?况且蒋远周这种人,高高在上,对女人的保质期时间,肯定不会有太高的要求。半晌后,蒋远周站起身来,“你好好休息,我晚点再过来。”

“好。”

“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吗?尽管告诉我?”

“我……我想要几本书,我在这实在无聊。”

蒋远周点下头,“可以。”

“有纸和笔吗?我把书名抄给你。”

“不用这么麻烦,”蒋远周掏出手机,“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我打一下,你把我号码存着,直接发我短信就好。”

许言眼角轻扬,“好。”

她毫不犹豫给了自己的手机号,两人互换过后,蒋远周将手机放回兜内,“快休息吧。”

“麻烦您了,蒋先生。”

“不客气。”蒋远周冲她微笑,笑意温暖又带着某种莫名的勾人,这一下,彻彻底底将许言的魂都给勾走了。

老白心有忐忑地跟在蒋远周身后,走出了病房,他看眼蒋远周的脸色。

“蒋先生。”

“怎么了?”

老白小心翼翼提醒句,“您方才说话的口气实在是太重了,我怕蒋太太受不了。”

蒋远周停住脚步,睨了他一眼,“是吗?”

“蒋太太心里不痛快也正常,但是您……”

蒋远周轻摆下手,“由着她吧。”

老白有些难以置信,之前,只要是涉及到许情深的事,蒋远周从来不会说出这几个字。

中午时分,许情深来到蒋远周的办公室,老白站在外面,看到她时满脸的担忧。“蒋太太。”

“他在里面吗?”

“是。”

许情深欲要进去,老白快她一步,挡在了她的身前,“蒋太太,您还是别进去了。”

“怎么了?里面有人?”

“不是,”老白面色担忧,“你们都冷静冷静,最好别现在碰面。”

许情深的手落到门把上,“没事,我们不需要冷静。”

她打开门后往里走,蒋远周坐在沙发内,见到许情深进来,他神色如常说了句,“怎么才来?”

“拖班了。”

老白跟在后面,许情深来到茶几前。“今天有什么好吃的?”

“都是你喜欢的。”

许情深坐到蒋远周身边,男人抬下眼帘,“老白,你也过来。”

老白乖乖上前,弯腰将饭菜全部拿出来,将茶几的半边都摆满了。许情深捧着碗,老白仔细观察着两人。

“今天来了个病人,挺好玩的。”

“怎么了?”蒋远周轻笑问道。

“非要送我两个煮熟的鸡蛋,我说不用了,可那老奶奶热情的不行……”

老白看出来了,许情深肯定也知道,她今天在病房内的时候失态了,所以现在正努力要搞好跟蒋远周的关系。

男人朝她看了眼。“你拿了吗?”

“拿了呀,还是热乎乎的呢。”许情深将手伸进兜内,掏出两个草鸡蛋,她将其中一个递向老白。

“老白,尝尝。”

老白赶紧摆手,“我不用,您给蒋先生吧。”

赶紧拍蒋远周的马屁才是正经事。

许情深将其中一个鸡蛋塞到蒋远周的手心内,男人将它放到桌上,“一会再吃。”

“嗯。”

蒋远周夹了一筷子菜放到许情深碗里,“多吃点这个。”

“好。”

男人又将一块糖醋里脊放到许情深的碗中,老白看在眼里,他似乎又学到了一招呢。

你看许情深能的,一个蛋就搞定了一个蒋远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