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看上去,分明是你侬我侬的,好像上午发生的事都是老白的错觉一样。

他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蒋远周不住给许情深夹菜,许情深吃了几口,也将菜夹到蒋远周的碗里。

“老白。”

听到蒋远周叫他,老白赶紧应了声,“是,蒋先生。”

蒋远周将自己的手机放到桌上。“这几本书,你下午去书店找找。”

这不是蒋远周答应许言的事吗?

老白偷偷瞄了眼许情深,蒋远周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再说许情深压根不知道这件事,老白赶紧装出一份镇定的样子。“是,蒋先生。”

“你先看眼书名,看能不能买到。”

老白不想蒋远周犯傻,怎么总是自己往坑里跳呢?他想将话题扯开,“蒋先生,书店里什么书都有。”

“这可不一定。”许情深说道,“有的书需要提前预定。”

老白吃着饭,蒋远周朝他看眼,“我的话,你听不进去吗?”

老白觉得有些委屈,只好伸手接过手机,他打开一看,视线快速扫过上面的书名,“蒋先生放心,我下午就去买。”

“都是些什么书啊?”许情深不经意问了声。

老白脊背处陡地蹿上凉意,“就是些寻常的书,蒋先生爱看书,所以喜欢买书。”

谢天谢地,许情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傍晚时分。

看护坐在病房内,许言手里捧着手机,屏幕上,蒋远周的那串号码都快被她背出来了。

“许小姐,时间也差不多了,我替您去打饭吧?”

许言抬下头,“等等吧,我不饿。”

蒋远周昨晚给她送了晚饭过来,那么,今晚呢?会不会还像昨天那样呢?她想给蒋远周发条短信,但是又怕给蒋远周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她一遍遍编辑着短信,然后一次次删掉。

没过多久,门口传来敲门声。

许言赶忙冲着看护吩咐声,“快去开门。”

“好。”

进来的果然是蒋远周和老白,许言吃力地爬起身,看到蒋远周手里拎着个袋子。

老白将保温盒放到床头柜上,蒋远周将袋子递向许言,“这是你要的书。”

“都买到了?”

“对,我跑了好几家书店,总算给你买全了。”老白站在旁边插不进去话,这书分明是他过去买的,而且跑到医院旁边的那家书店,一次性就买齐全了。

许言打开袋子,满面欣喜,“谢谢蒋先生,太麻烦您了。”

“不麻烦。”蒋远周轻笑。

老白看在眼里,他在心里补了一句,女人真好骗。

蒋远周看向正在翻书的许言,“书可以慢慢看,还没吃晚饭吧?”

“嗯。”

“我给你准备好了,快吃吧。”

许言合起书本,看向蒋远周的视线似有娇羞、似有感动,那些心思全都写在了一双眼睛里。蒋远周将打包盒拿过来,亲自拆开后放到许言手边。

老白看眼时间,他今晚和苏提拉约好了吃饭,照这样看来,他是迟到了。

“蒋先生,您明天不用给我送饭了,医院食堂里打来的饭菜也好吃。”

“你别跟我客气,”蒋远周单手插在兜内,“你买的那些书,是跟你的专业有关吗?”

“嗯,对,”许言一边吃着饭一边说道,“我一直认为女人需要自立自强,我也一直记得,我还欠你两万块钱呢。”

蒋远周摇了下头,“都说过不用你还了。”

“这可不行,这是我一定要坚持的事,不然我心里会不安的。”

“好吧。”蒋远周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你慢慢吃,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老白一听这话,抬起脚步就要走,耳朵里却冷不丁钻进了许言的一句话。

“真的吗?”

蒋远周接触到她的目光,“真的。”

“好。”

老白回头看了眼许言的模样,她笑意盈盈,分明将蒋远周的话当真了。老白跟在蒋远周身后出去,今天许情深被许明川约出去了,所以没跟他们一道走。

来到停车场,老白走到蒋远周的车前,替他拉开车门。

蒋远周弯腰坐了进去,老白却并未立马关上车门。“蒋先生。”

“你要去约会是吧?去吧。”

老白的一颗心早就飞出去了,但他脚步却是顿在外面,一动不动。

蒋远周掏出手机看眼,再抬头时,见他还杵着。“怎么了?”

“蒋先生,有些话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讲。”

“你什么时候也跟我玩这些虚的了?”

老白吞吞吐吐半晌,最后还是决定说出口,“您跟蒋太太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我觉得您应该珍惜。”

呦呵,蒋远周还是第一次听见别人说这样的话,他都习惯了别人地拆散和破坏,“我哪里不珍惜了?”

“我能看得出来,您跟许小姐正在暗送秋波,有些事情不能放任下去,要不然的话,它会发展得越来越快,我怕您会失控。”

蒋远周握着掌心内的手机,“连我们暗送秋波,你都看出来了。”

“蒋先生,您就算……反正,您也要看在孩子的面上啊。”

“老白,难为你了。”蒋远周忍着笑说道。

老白一脸的认真,“蒋先生,我是真担心您,我怕事情发展下去,您会难为您自己。”

“苏提拉应该下班了吧?你当心她难为你。”

老白一手扶着车门,视线落到蒋远周的身上,“蒋先生,您要实在有些迷失的话,您想想您那两年是怎么过来的。蒋太太没在您身边,您是怎么过的?有些事不应该等到失去后才珍惜。”

老白说话一套套的,还真把蒋远周给说住了,他视线对上老白,“好,我一定好好想想。”

“蒋先生,在我看来,那个许小姐没有一点是能比得上蒋太太的。新鲜感这东西真不好,其实我跟了您那么多年,我一直坚信您的自制力……”

“嗯,我也相信。”蒋远周搭起长腿,舒舒服服地坐着,“老白,你这一番推心置腹的话,我都听进去了。”

“您能听得进去就好。”

蒋远周朝身侧的那扇门指了指,“给我关下门,我可不想我们的话传到别人耳朵里。”

老白点下头,将门关上了。

司机发动引擎,车子缓缓开出去,他将两人方才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听到了耳朵里,只是他作为一个司机,有些话就算听了也不能说。

他看眼内后视镜,有些好奇地出声问道。“蒋先生,您在笑什么?”

“没什么。”蒋远周还是觉得好笑,他手掌握成拳,放到精致的唇瓣跟前,然后轻咳声。“我就是觉得老白不去当讲师,浪费了。”老白开了自己的车出去,还是忧心忡忡的,替蒋远周真是操碎了心。

车子开出星港不远,苏提拉的电话就来了。

老白不敢怠慢,赶紧接通,“喂,提拉。”

“你到哪了啊?”

“马上过来,刚才蒋先生有些事,拖了一会时间。”

苏提拉已经下班了,这会无聊地坐在办公室内,昨晚说好了老白来接她,所以她没开自己的车。“要不,我们直接在吃饭的地点碰面吧?我快饿死了……”“不,我马上就到,你要叫车的话我不放心。”

苏提拉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包薯片。“那好吧,我等你。”老白生怕女友不高兴,经过不远处的全家,他赶紧停下了车。

老白快步走进店内,想给苏提拉买些吃的东西垫垫肚子,但是沙拉和三明治全都卖光了,老白走到柜台前,看到了里面的茶叶蛋。

他想到了今天中午,许情深给了蒋远周一个蛋后,蒋远周就是高高兴兴的。

老白伸手一指,“要两个茶叶蛋。”

蛋还是热乎乎的呢,老白付完钱转身离开。来到苏提拉的公司门口,女人已经下来了,不等老白下车替她开门,苏提拉就坐进了副驾驶座内。

“什么味道啊?这么香。”

老白将手里的茶叶蛋递过去,苏提拉闻到这味道,就已经饿得不行了。她接过手,蛋壳被剥掉了,苏提拉连安全带都没系好,“谢谢。”

她打开袋子,一口咬下去,老白忍俊不禁,也不忘体贴地倾过身给她将安全带系好。

“好吃吗?”

“好吃,太好吃了。”苏提拉其实就是太饿了,中午没吃多少东西,下午三四点的时候,肚子一直在咕噜噜地叫。

老白赶紧发动车子,他再看一眼苏提拉的样子,这茶叶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大陆人民都吃得起,可苏提拉吃得津津有味,难不成是因为女人都爱吃蛋吗?皇鼎龙庭。

许情深回来的时候,没看到蒋远周,她上了楼走进卧室,刚放下手里的包,蒋远周就从浴室出来了。

不管外面是温暖舒适还是冰天雪地,这个男人洗过澡,都喜欢只在腰间围一条单薄的浴巾,可能是觉得精心锻炼出来的好身材无处可施展吧。

许情深转身,又正好看到男人的胸肌。“为什么每次我一回来,都能看到你洗澡?”

“因为我知道你要回来了,所以我赶紧去洗澡。”蒋远周上前步,许情深转身要去衣帽间,男人从身后抱住她,“晚上吃了什么?”

“烤鱼。”许情深拨动下自己的头发,“你闻闻,一股烤鱼的味道。”

“吃饭也不叫上我。”

许情深双手握住蒋远周的手掌。“明川和萌萌快结婚了,有些话肯定要单独跟我说,你在,不方便嘛。再说了,”许情深小脸转过去,“你还要给许言送饭,赶不上我们的饭局。”

蒋远周见她嘴角一直在勾着,“笑什么?”

“生活得开心,所以笑啊。”

“我给别的女人送东西,你还笑。”蒋远周抱住她的手臂松开。

许情深总觉得自己身上沾了烤鱼店的味道,着急要去洗澡,蒋远周一把拉过她的手臂,“给我吹头发。”

“行吧。”许情深走进浴室,将吹风机拿了出来,蒋远周已经坐在了床沿处。

他拿过手机,正好一条短信进来,是许言发来的,“蒋先生,谢谢您特意送来的书。”

蒋远周余光里看见许情深正走过来,他回了不客气三个字,手指还在屏幕上继续敲打,“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短信发出去了,许情深来到他身前,蒋远周将原本的振动模式调成了户外模式。

他将手机放向床头柜,他坐在那,许情深打开吹风机,暖风吹过男人的发丝,有短信进来的那阵提示音特别清楚,许情深专注着手里的动作,似乎没听到。

她纤细的手指穿过男人的头发,黑亮的发丝在她的手指间一点点变得柔软。

然而蒋远周的享受点并不在这个上面,他轻抬下俊脸,“我手机响了。”

“嗯。”许情深应了声。

“你帮我看看,是谁发来的短信。”

许情深腾出一只手来,摸向床头柜,拿到了手机后并未看一眼,却是将它塞到蒋远周的手心内。“自己看吧,我忙着呢。”

蒋远周脸上有失落,他不用看都能知道短信是谁发来的。

男人伸手揽住她的腰,“你就不好奇?”

“我好奇什么?”

蒋远周有种深深的挫败感,他松开手,点开手机屏幕,将许言给他发的那条短信念了出来,“蒋先生,这样不会太麻烦您吗?我身体好得差不多了,我想尽快出院。还有,霖霖的情绪好点了吗?要不,您明天把她带到医院来,我陪她。”

许情深听到最后一句,手指用了下力,蒋远周轻喊声,“我的头发。”

“给你吹着呢。”

“刚才是不是揪我头发了?”

许情深嘴里不住否认,“没有啊。”

蒋远周抬了下俊脸,目光对上许情深,“霖霖现在怎么样?”

“很好。”许情深一边给他吹着头发,一边回道,“能玩能睡,你刚才没见到她?”

“见到了,皮得很。”

“所以,她凭什么认为霖霖要她陪?”

蒋远周上半身朝她靠去,脸几乎要窝在许情深的胸前,她伸手将他推开,“还没完全吹干,再等一会。”

他显然是被冷落了,蒋远周低下头,给许言回了一句。

半晌后,许情深按下开关,“可以了。”

蒋远周将手机放到床头柜上,他接过许情深手里的吹风机,起身走向浴室。

许情深去更衣室拿了衣服出来,听到蒋远周的手机又在响。

许情深走过去,手指一点开,就看到许言发来的短信。

她目光往上,看到蒋远周回过去的上一句,“霖霖喜欢听你讲故事,我改天带她过来,希望不会麻烦到你。”

然后,就有了许言的回复,“不麻烦,我很乐意。”后面还跟了个害羞的表情。

许情深冷笑声,她靠在床头柜上,想了想,给那边又发了句,“霖霖有自己的妈妈,需要你陪?你别自作多情了,没事的话不要给我发短信。”

这前后的语气差别,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许情深将手机放回去,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刚整理几下,短信就回过来了。

许情深一看,对方直接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你,你是蒋太太?”

“是,希望你别再骚扰我先生,我警告过你不止一次了,别拿霖霖当借口,就算你救了她,我还是她的妈妈。”许情深打完这些字,忍不住吐出了舌头,这妒妇的形象真是被她刻画得淋漓尽致啊。

星港医院内,许言看到短信,脸上没有丝毫的不悦或者愤怒,她嘴角忍不住勾起来。

回复过去的那些话,她信手拈来,“蒋太太,您别误会,蒋先生对您是一心一意的,我对他只有敬佩和感激。”

许情深看到这些话,胃里忍不住翻滚起来,直接回道,“既然你知道,那就请你从哪来的,滚回哪里去。”

蒋远周面上涂了润肤露,他在浴室的时候就听到短信提示音不住在响起,他走到床前,双手互相搓揉着,“谁的短信?”

“垃圾短信。”

“不会吧,我手机可以拦截垃圾短信。”

许情深拿了衣服走向浴室,蒋远周的手机孤零零躺在床头柜上,男人拿在手里一看,那些短信许情深一条没删。

蒋远周忍不住摇头、轻笑,他就是看不得许情深镇定的样子,他就喜欢看她吃醋、看她发狂,要是能看到她手撕别的女人,那就更好了。

翌日。

蒋远周来到病房,走进去的时候,许言正在吃早餐。

见到他进来,看护赶紧打过招呼,“蒋先生。”

许言的情绪并不好,但还是挽起了嘴角。“蒋先生,早上好。”

“今天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许言握着手里的筷子,“刚才医生来查房,我已经问过了,我今天下午就能出院了。”

“为什么要着急出院?”

“没,没有啊,”许言面色很不自然,她没有看向蒋远周,却是将视线别到了一旁。“身体既然好得差不多了,那就回去养着,我不喜欢医院的味道。”

“也好。”蒋远周没有再坚持,“办好了出院手续,我送你。”

“不,不用!”许言口气激动,似乎也意识到这样有些反常,她忙压抑住情绪。“我喊出租车就好。”

“许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许言摇下头,话语里藏着试探。“蒋先生,您……您跟蒋太太还好吧?”

“我跟情深?”

“没有为了我争吵吧?”

蒋远周一副完全没有听懂的样子,“有什么话,你不妨直说。”

许言欲言又止,那些话在她喉咙口反反复复了几遍,最后,她还是面有难色说道。“昨晚我给您发短信,蒋太太知道了,我怕她误会,会跟您吵闹。”

“没有,我们没有吵,”蒋远周摇下头,“我们后来还有对话吗?”

许言猜都能猜得出来,许情深跟她说的那些话,她肯定会删掉。许言这下装作吃惊的样子,她忙摆下手说道,“没了,我,我记错了。”

“这样的事情还能记错?”蒋远周的视线落到许言手边,那里放着她的手机。蒋远周伸出手掌,“把你的手机给我。”

“干,干什么?”

“我倒要看看,她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许言不由脸色一慌,“蒋先生,您别这样,蒋太太真没说什么……”

蒋远周却是径自将她的手机拿了起来,“密码呢?”

“蒋先生……”

“密码!”

“032468。”

蒋远周输进去,他点开收信箱,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号码。

那些短信,许言一条都没删,蒋远周一条条往下翻,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我没想到,她居然背着我做这种事。”

“蒋先生……”许言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她实在不应该,就算是有嫉妒的心,但这次不一样,霖霖是你救下来的。”

许言放下了筷子,“可能我也有问题吧,我不该让您帮我买书,也不该吃您送来的东西。”

蒋远周将手机递还给许言,许言接过手,笑得有些勉强,“出院的事,您别劝我,反正在这……我也待不下去了。”

“也好,与其这样活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还不如出院,至少心里还能舒心些。”

“嗯。”

蒋远周脸色严肃,“你赶紧吃吧,我找她去。”

“您别去找蒋太太……”

“这件事跟你无关,如果夫妻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了,我真不知道这样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蒋远周说完这话,快步出去了。

看护刚要开口,就听到门口传来砰地一声,门被狠狠甩上。她朝许言看了眼,“许小姐,这……”

“麻烦帮我收拾下东西吧,我下午出院了。”

“好。”

午后。

老白替许言办好了出院手续,许言换上衣服站在窗边,门口传来脚步声,她转过头,看到两个男人走了进来。

蒋远周率先出声,“东西都收拾好了?”

“蒋先生,您怎么来了?”

“说好了,我来送你回去。”

“真的不用,”许言面露为难,“您别这样,我出门就能打到车,很方便。”

“老白,拿东西。”

老白一脸的不情愿,但蒋远周开了口,他总归是要动手的。

许言的东西不多,也就一个包而已,蒋远周走到许言身边,“能走吗?”

“可以。”

看护在旁边帮忙,搀扶着许言走出去,来到医院停车场,司机打开后备箱,他上前从老白手里接过了包。

许言站在外面,有些不知所措,蒋远周拉开车门,示意她入座,“请。”

“蒋先生,这样真的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

蒋远周手掌落到她肩膀上,“走吧。”

许言弯腰坐进去,蒋远周随后坐到她身边,老白关上了车门。

女人视线看向窗外,觉得这一切来得这样不真实。车内弥漫着一种淡雅的香气,她将腿尽情地伸展着,车子内的空间很大,真皮座椅的舒适感也是一流的。

车子缓缓开出去,蒋远周朝她看了眼,“路上要有什么不舒服,记得跟我说。”

“好。”

司机和老白面面相觑,车子开出星港门口,司机陡然出声,“蒋先生。”

“怎么了?”

“是蒋太太。”

许言的视线望出去,果然看到许情深正从不远处走来,她面上有些不自然,“蒋先生,要不,我……我还是下车吧?”

“不用。”蒋远周上半身往后靠,冲着司机道,“不用管她,你开你的车。”

司机捏了把冷汗,“是。”

车子不敢提速,老白别过脸,心里一遍遍默念,“不要被许情深看到,不要看到,不要看到。”

司机的声音再度响起,“蒋先生,蒋太太过来了。”

老白握紧安全带,抬起视线一看,许情深大步来到了车前,并且做了个拦车的动作。

司机没有办法,只能一脚刹车。

许情深还没看清楚车里的情况,她面上含笑,敲了敲驾驶座的车窗。

司机吓得汗都出来了,这感觉,怎么形容呢?简直就像是被人当场捉奸一样,司机将车窗落下一点,表情僵硬地打过招呼,“蒋太太。”

“这个时间了,你们去哪?”

“这……蒋先生有些事要去处理下。”

许情深倾过身,目光朝后车座看去,许言迎上了她的视线,许情深嘴角处的笑意收敛起来,许言不着痕迹看向身侧的男人,然后乖乖地缩在那,一语不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