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彻底暴露的许言/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应该来说,是她太爱我了。”

嗯,就是这样,肯定是这样。

蒋远周觉得这个答案也是绝了,全天下也只有他能想得出来了吧?许言听在耳中,不知道应该怎么接口,难不成许情深闹成这样,蒋远周对她还能容忍?

“是,蒋太太深爱蒋先生,所以……”许言话说到这,又顿了顿道,“但是我跟蒋先生清清白白的,蒋太太实在没必要这样。”

“她脑子里可不认为我们是清白的。”

许言小脸微微垮下去,“我跟她解释过,我对蒋先生没有非分之想……”

“是吗?”蒋远周将她的话打断,嘴里隐隐有惋惜的意思显露出来,“我倒是希望你对我有非分之想。”

“什么?”许言听到这,陡然一惊,“蒋先生?”

蒋远周视线对上她,没有丝毫地闪躲,“有时候,我觉得挺累的,她总是防着这防着那,我想找个人好好说会话,可一旦对方是个女人,她就以为我们之间肯定有什么……”

许言放在膝盖上的手握了握,她大着胆子将手伸过去,放在了蒋远周的手腕上。

“蒋先生,你要找人说话的时候,可以找我。”

“你不怕她再找你麻烦了?”

许言轻摇头,她盯着跟前的男人,觉得蒋远周也是可怜,她从蒋东霆的嘴里得知,许情深家境并不好,当初也就是以美色魅惑住了这个男人,现在好了,两人有了孩子,可是许情深的本性却一步步显露出来。她想,蒋远周肯定很痛苦吧?

她心里滋生出莫名的心疼,“不怕,再说蒋先生总是为我考虑周全,我相信她伤害不到我。”

“许言,你真善解人意。”蒋远周一说完这句话,胸腔内翻滚的厉害,这话幸亏没当着许情深的面说,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啊。

许言面上露出娇羞,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动静。

老白推开门后快速进来了,他大步走到茶几跟前,见两人好端端地坐着,他这才彻底松了口气,“蒋先生,办好了,许小姐现在就能换房间。”

“好,许言,你收拾下。”

“嗯。”

蒋远周将许言安排在了另外一个楼层,他没有多作逗留,关照了许言两句后便离开了。

回到皇鼎龙庭,并没看到许情深的身影,应该是去了医院。

老白也是挺佩服她的,许情深刚把酒店那边掀了个底朝天,可是扭头就能去医院拿手术刀,她可能以为蒋远周还被蒙在鼓里吧?

蒋远周走进客厅,坐到了霖霖身旁,“两个宝贝,玩什么呢?”

老白在后面看着,还是当个孩子好啊,一点烦恼都没有,什么都不用考虑。老白不禁替霖霖和睿睿难受,他们肯定不知道,他们的爸妈此时正面临着最大的情感危机。穆家。

付流音站在门口,抬头遥遥望向远处,穆劲琛不让她出门,付京笙案的热议至今还未消下去,她成天被困在这个地方,一颗心就被锁住了似的。

外面的阳光肆无忌惮落到她身上,她和凌时吟不合,穆太太也很少跟她说话,付流音不知道再这样下去,她会不会被逼疯掉。

她走进院子,经过长亭,看到一个椅子上面放着凌时吟的东西。

付流音张望下四周,却并未看到她的身影,她往前走了几步,这才隐隐听到有说话声传来。

“他真的为你做了那些事?”

付流音蹑手蹑脚接近过去,凌时吟站在树底下,正跟什么人打着电话。

“我不信……”

“所以,许情深去酒店闹了之后,蒋远周没把你赶走,还给你换了房间?”

付流音听到了许情深的名字,凌时吟朝四周看了看,付流音蹲下身,正好利用跟前的花坛将自己遮挡住。

“呵,你自己当心点吧,蒋远周和许情深都不是吃素的,你别怪我没提醒你,万一栽了……”

许言皱紧眉头,当初说合作的是凌时吟,现在事情成了,冷嘲热讽的却也是她。说到底,她就是接受不了她做不到的事,被许言做到了。

“用不着你提醒,蒋先生怎样对我,我都看在眼里。”

凌时吟的小脸越来越严肃,“你若能成功,当然是好事,我也恭喜你,但是……”

许言不想听到凌时吟接下来的话语,所以毫不犹豫打断了,“没有但是,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你要知道,许情深可不是个简单的人……”

付流音站起身来,清清楚楚听到了凌时吟的话,通话内容关于蒋远周和许情深,还说什么若是能成功,看来,这女人还真是闲不住,非要做出些什么事来才痛快。

付流音快步过去,她脚步很轻,凌时吟打电话打得专注极了,直到手里握着的手机被人抢去,她这才惊愕回头。

付流音盯着手机屏幕,正好电话那头的许言也不想听她说话,直接把通话挂断了。

“你,你把手机还我——”

付流音倒退一步,点开通话记录,视线定格在第一个手机号码上。

凌时吟没有备注,但是许言的号码并不难记,凌时吟见她翻看着自己的手机,她大惊失色,整个人扑了过去。

付流音一个侧身就避开了凌时吟,凌时吟趔趄着差点栽倒,“还给我!”

她反应过来后,再度伸手去抢夺,付流音一把擒住凌时吟的手腕,手掌微微使劲,凌时吟就痛得不住呼喊起来,“啊,松手,好痛,放开我!”

“你老实说,又在动什么歪心思?”

“付流音,你有没有家教?”凌时吟痛得额头冒出冷汗来,她视线紧盯着自己的手机,“把手机还我。”

“我没有家教,所以随便你说什么都行。”付流音盯着手机屏幕,“凌时吟,你已经是穆家的大少奶奶了,可你偏偏不喜欢过安逸的日子,天天想着要去害人。”

凌时吟用力挣扎,付流音松开了她的手,凌时吟一手握紧自己的腕部,她逼近上前道,“把手机还我!”

付流音两道好看的秀眉蹙了起来。“霖霖差点遭人绑架的事,不会跟你有关吧?”

凌时吟怎么都没想到,付流音居然一下就扯到了那件事上,她恼羞成怒出声,“什么绑架不绑架的?你别往我身上泼脏水。”

“我听我大嫂提起过,除了你,我想不出别人。”

凌时吟嘴角轻颤,“许情深得罪的人那么多,你凭什么就能认定是我?况且,我跟他们早就没关系了,我又为什么要去害她女儿?”

付流音翻了下凌时吟的手机,对付卑鄙的人,似乎只有用卑鄙的法子才行。

“付流音——”凌时吟情绪激动,付流音往后退了两步,“你既然没有做亏心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反应?”

她拿着手机,转身就走,凌时吟追上去,伸手握住她的肩膀。

几乎是本能反应,付流音一手按住凌时吟的手背,给了她一个过肩摔。

地上是绵软的草坪,但是这样摔下去,力道十足,凌时吟几乎是被摔懵了,她躺在地上翻滚了几下。

付流音的目光落在手机上,看到凌时吟标注的老公二字,下面则是穆成钧的电话号码。

付流音朝地上的女人看眼,凌时吟眼冒金星,话语里透着恶狠狠的狠劲,“我要告诉妈,这就是穆家的二少奶奶!”

她站在原地,一瞬不瞬地盯着凌时吟,凌时吟一手按住腰,痛得站不起来,她张望下四周,“救命,救命啊——”

付流音轻咬下唇瓣,方才那是她最本能地反应,她也没想出手那么重,毕竟这是在穆家,凌时吟又是穆家的大少奶奶。

她视线落回到手机上,手指在屏幕上不住轻点,用凌时吟的手机给穆成钧发了条短信。

“你干什么?”凌时吟着急起身,付流音往后退,不出半分钟,穆成钧的电话就打来了。

凌时吟听到手机铃声,她伸出手去,“把手机给我。”

付流音二话不说,将手机放到她掌心内,然后拔腿快步离开。

凌时吟腰痛得直不起身,她先接通了电话。“喂,老公。”

“凌时吟,你给我发的短信,什么意思?”

“我没发……”

穆成钧冷冷笑了一声,“对,这短信不是发给我的,是发给别人的。”

凌时吟慌忙要解释,“不是的,刚才手机被人拿走了,不在我这……”

“你是想要告诉我,这条短信跟你无关?”

“老公,我都不知道短信的内容究竟是什么,你相信我,我……”

“够了!”穆成钧大怒,凌时吟吓了一大跳,她太清楚穆成钧的个性了,男人的怒火明显烧起来了,“凌时吟,如果短信内容属实,我保证,我一定让你死无全尸!”

凌时吟杏眸圆睁,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掉,一阵温热刺激过脸颊,她赶紧将泪水擦掉。“老公,你别这样,我……”

通话被挂断了,凌时吟怔怔盯着屏幕,她顿时反应过来,飞快地翻出短信页面。

付流音给穆成钧编辑的短信,是这样的。“亲爱的,我老公今天出去了,酒店见。”

怪不得穆成钧发那么大的火,凌时吟攥紧手机,手指都在颤抖,在她看来,付流音跟许情深真是一路货色,坏到了骨子里面去!

她着急想和穆成钧解释,可是电话打过去后,那边却始终无人接听。

付流音回屋后,快速上了楼,她回到房间,将门反锁,拿了手机便给许情深打过去。

“喂。”电话那头传来许情深的声音。

“嫂子,你在忙吗?”

许情深转动着手里的签字笔,“还好,怎么了?”

“有件事我想跟你说,刚才我听到凌时吟在打电话,电话里头提到了你和蒋先生,我把她手机抢了……”

许情深眉头动了动,嘴角忍不住挽起,却没有打断付流音的话。

“嫂子,跟她通话的那个电话号码,我给记下来了,一会发给你,你让蒋先生查查,看看这女人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

许情深说了句好,“音音,你自己也要当心,我这边一切都好,你不要为了我冒险。”

“放心吧,不会的。”付流音继续说道,“那个应该不是凌时吟常用的手机,里面只有这个陌生号码的通话,我翻看了联系人,就看到了穆成钧的号码。”

“音音,谢谢你,你把号码发我,我让远周去查下。”

“好。”

两人说了几句后,付流音将记下来的那个手机号码给许情深发过去了。

她坐在房间内,没过多久,屋外传来敲门声。“二少奶奶。”

付流音走过去,将门打开道隙缝,“有事吗?”

“太太让您下楼。”

“我……我身体不适,想下楼睡会。”

佣人面色有些严肃,“太太说了,让您立马下去。”

付流音能猜到是为什么事,她摔凌时吟的那一下,并不轻,她点了下头,“好,我这就下去。”

她关上了门,赶紧给穆劲琛打个电话。

只是那边始终无人接通,穆劲琛应该是去了训练场,付流音将手机放到床头柜上,深吸一口气后往外走。

来到楼下,穆太太和凌时吟的说话声传到了付流音耳中,“时吟,要不要去看看啊?你这样我不放心。”

凌时吟红着眼圈,趴在沙发把手上一动不动,付流音走进了客厅,“妈。”

穆太太扬眉看她,“流音,你做了什么好事?”

说话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几人纷纷看去,看到穆成钧快步进来,他面上冷若冰霜,走到客厅内,目光一一扫过众人。“怎么回事?”

“成钧,”凌时吟伸手想去拉他的手,男人睇了她一眼,脚步并未挪动,“我腰好痛。”

“流音,”穆太太继续方才的话问道,“是不是你?”

付流音一语不发,穆成钧的视线看着她,“怎么了?”

“对不起,大嫂这样是我给摔的。”

“你当穆家这儿是什么?”穆太太气得脸色铁青,“你以为是给你摔跤的地方吗?”

付流音轻抿着唇瓣,凌时吟满面委屈,“音音,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也看不惯我,但就算这样,你也不能对我下这样的手啊!”

穆劲琛回来的时候,手里拎着个蛋糕,他单手插在兜内,修长的双腿往里走,冷不丁看到几人都站在客厅内,他上前几步,“干什么,开大会?”

“劲琛,你问问你媳妇,都做了些什么。”穆太太冷着一张脸。

穆劲琛上前几步,穆成钧的注意力落到他手上,看到他提了个蛋糕。

男人将东西放到茶几上,没有立即质问,而是坐了下来,付流音目光对上他,男人眸子内透着精光,问道,“怎么了?”

付流音指了指凌时吟。

凌时吟趴在沙发上,不住呻吟,手掌按向腰部。

“说话。”

付流音咬了咬唇,“我把大嫂摔地上了。”

“怎么摔得?”

“她不让我走,她从后面按住我的肩膀,”付流音嗓音软下去,听着也都是满满的委屈,“这都是你教我的啊,你说我的肩膀一旦被人按住,我就必须将她摔地上去。”

“是我教的。”穆劲琛闻言,看向了旁边的穆太太,“妈,这没错啊。”

“还没错?”穆太太指了指付流音,又指了指凌时吟,“劲琛,时吟是你们大嫂,你见过谁动不动就把人摔地上的?这要摔出个好歹怎么办?”

“妈,您是不知道,之前音音跟着我在训练场,这些招都是我亲自教她的,她要不乖乖照做,我就抽她,所以……”

穆太太嘴角轻搐几下,穆成钧也坐了下来,他向来都是属于不多说话的人,他抬高了视线,睨着付流音。

付流音听到穆劲琛这样说,自然要顺着台阶往下走,“是,妈,所以大嫂按住我肩膀的时候,我脑子里没有多想,我真是下意识地反应。”

凌时吟不能任由她这样,她赶紧开了口道,“妈,是音音先抢了我的手机,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那样做,难道我拿回我自己的东西,不对吗?”

“抢手机?”穆太太脸色再度难看起来,“你们自己说说,这种事传出去,是不是笑话?”

“你抢她手机做什么?”穆劲琛满面不解。

“我……”付流音总不能说,是为了许情深吧,她杵在原地,余光睇见了穆成钧,她眼帘往下压。“我听到大嫂在和人打电话,鬼鬼祟祟的,还说什么大哥不在家,她可以出门,我就想看看她跟谁打电话。”

这一盆脏水,哗啦啦就泼到了凌时吟身上,她目瞪口呆,蹭地站起了身,“付流音,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跟人打过那样的电话?”

穆成钧双手交握,想到了凌时吟发到他手机上的那条短信。男人的脸色逐渐阴沉下去,凌时吟怒目圆瞪,“付流音,我从未害过你,可是你呢?你一次次陷害于我,你究竟想要怎样?”

“我没陷害你,这件事是真的。”

穆太太头疼不已,此时,在一旁坐着的穆成钧忽然开口,“老二,你带着音音上楼吧。”

穆劲琛听到这声称呼,余光睇向了穆成钧。

男人朝他看眼,“这件事,算了,你们先上楼吧。”

“成钧?”凌时吟听到这,难以置信地盯向他,“你说什么?算了?”

“是。”

一旁的穆太太也以为听错了,“老大,时吟被摔成那样……”

“妈,有些事回头再说。”穆成钧身子往后靠,轻抬的目光落到付流音身上,“况且时吟没有大碍,一家人,别伤了和气。”

穆劲琛笑了笑,拿起蛋糕后站起身,他几步走到付流音身侧,握住她的手后往二楼而去。

凌时吟满口的委屈说不出来,眼泪也被逼到了眼眶内,“成钧,你,你……”

穆成钧站起身,经过凌时吟身前时,冷冷说道,“你跟我回房。”

“成钧,你们这是做什么?”

“没什么。”穆成钧见凌时吟站着不动,伸手攥住她的手腕,将她拖上了楼。

许情深收到了付流音发来的短信后,第一时间将这个号码转发给了蒋远周。

她刚要给男人打个电话,手机就响了起来。

许情深起身接通,“喂。”

“发我个号码做什么?”

“这是音音给我的,她说她今天拿了凌时吟的手机,发现她正在和这个号码的主人通话,通话内容还提及到了我跟你。”

蒋远周沉默半晌,然后开口问道,“情深,你知道这号码是谁的吗?”

“谁的?”许情深反问。

“许言。”

许情深轻张了下嘴,“许言?那也就是说,许言跟凌时吟认识?或者也可以这样说,许言一次次地出现,她不是巧合,她是凌时吟安排过来的人。”

“我待会去问问她。”

“问她?她能说实话吗?”

“放心,”蒋远周满满地笃定,“她必须说实话。”

“喂,”许情深听到这,口气有些紧张道,“你不会要使美男计吧?”

“怎么,你对我的美男计很有信心?”

“蒋远周,不许!”

男人失笑,“放心吧,晚上吃饭不用等我。”

“好。”

酒店。

许言躺在大床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着水果,房间会有人来打扫,所有的物品也都会补送齐全,蒋远周的电话打过来时,刚好一集连续剧放完。

许言开了静音,随后接通电话,“喂,蒋先生。”

蒋远周的心情听上去不错,也没有称呼,所以说话的语句中,每一个字似乎都透着亲昵,“在干什么?”

“挺无聊的,刚看完一本书。”

“晚上有时间吗?”

许言将吃剩下的梨放到床上,“有啊。”

“你在酒店等我,我晚上过来……”

许言心跳加剧,“这……这不方便吧?”

“吃顿饭而已,我让老白安排,我们在房间吃,委屈你了,只是外面那些记者无孔不入……”

“没关系的,”许言笑道,“我等你。”

“好。”

挂断通话后,许言双手捧住脸颊,发现自己的脸滚烫的厉害,蒋远周说要晚上过来,这里面的暗示,许言不是听不懂。

当初蒋东霆找她的时候就跟她说过,如果蒋远周有那方面的要求,她不能推脱,当然,等事成之后,蒋东霆自会给她补偿。

许言嘴角勾了起来,如今对她来说,蒋远周的魅力要比那些所谓的报酬大得多,许言起身,有些手忙脚乱起来,她要趁着蒋远周来之前,洗个澡。

傍晚时分,门铃声响起,许言走过去将门打开。

外面的服务生推着餐车,“许小姐您好,这是蒋先生订的大餐。”

“推进来吧。”

服务生将餐车推进房间,蒋远周进来的时候,许言都没有察觉,她刚要跟服务生说声谢谢,一转身就看到蒋远周站在那。

她吓了一跳,“蒋先生,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蒋远周失笑,从冰桶内拿起红酒看了眼,他将酒瓶递向服务生,“打开。”

“是。”蒋远周坐向沙发内,许言也跟着坐了下来,服务生给两人斟上酒,又将东西摆到餐桌上,他点上烛火,退出去的时候,将房间内的灯都关了。

许言看向那些跳跃的烛火,心里一片温暖。

蒋远周拿起酒杯递到她手里,“尝一口。”

她喝不来红酒,但还是轻轻啜了一口。

蒋远周看眼时间,“饿了吧?”

“还好。”

许言刚洗过澡,头发还是半干的,身上散发着沐浴后的香气,蒋远周从兜内掏出烟盒,修长的手指摸出一根烟。

“蒋先生,你怎么想到来这儿吃晚饭?”

“我想要安静,在这儿关了灯,我觉得很舒服。”

许言嘴角轻挽,男人咬着那根烟,眼角余光睇过许言的脸。

她面带羞涩,视线轻抬,不经意撞上男人视线的瞬间,她红色红透,竟不知该往哪边看。

蒋远周没有征求她的意见,他自顾点上烟,烟星红透,男人用力吸了口,许言不自觉朝他看去,看到蒋远周狭长的凤目浅眯起,似乎有了极大的享受,脸颊微陷,唇瓣抿出性感的弧度。

许言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两拍,她的视线再也别不开了。有人的魅力在于工作的能力,有人的魅力在于一张颠倒众生的脸,也有人的魅力在于他的才华。

大概只有蒋远周……

他的魅力在于一个举手投足间,哪怕只是最简单的抽烟动作,都能让人迷得神魂颠倒。

蒋远周两根手指夹住烟身,嘴里吐出一圈白雾,他忽然凑近许言,突如其来的动作令她忘记了呼吸。

然而男人接下来的话,却令她惊怔在了原地。

“许言,你是凌时吟安排过来的人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