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凌时吟被抓/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言呆若木鸡,两眼圆睁,全部的话卡在喉咙口,她想要为自己辩解几句,可就是说不出来。

她张了张嘴,一张小脸涨得通红,“我……”

蒋远周拉过烟灰缸,食指在烟身上轻弹几下,他眉角扬高,视线攫住许言,“说话,怎么,哑巴了?”

“不是,我不是。”许言好不容易说出来几字。

“我希望你不是。”蒋远周咬着嘴里的烟,身子往后靠,“你知道我对凌时吟,有多厌恶吗?”

许言如坐针毡,不敢随便答话。

“如果你真跟凌时吟是一伙的,那我真是看错人了。”

许言慌忙摆手,她到底没见过世面,到了东城之后,被蒋东霆看中,许了她那样的好处,许言尽管也有挣扎过,但终究难逃财迷心窍四个字。或者也可以说,是这边的诱惑力太大,使她迷失了心智。“蒋先生,我……我跟凌时吟没什么关系。”蒋远周搭起长腿看她,“但是老白已经查出来了,你和凌时吟通过话。”

“你……你查我?”

“凡是跟我亲近的女人,老白都会查,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你跟凌时吟会扯上关系。”

许言着急万分,方才滑过喉咙口的红酒开始散发出它的后劲,酸涩的令人难受,她声音很细、很轻,“我没有。”

蒋远周闻言,又狠狠吸了口烟,他伸手将烟掐熄在烟灰缸内,“许言,我问你一句话。”

“什,什么话?”

“霖霖绑架的事,跟凌时吟有关吗?”

许言吃惊抬头,目光里,不远处的窗帘随风漾动,她心里不甘心啊,不甘心极了,她难道就要这样被打回去吗?“我不知道。”

“既然这样,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许言见他放下腿,似乎起身要走,她脑子里留下了蒋远周的最后一句话,什么叫做他们之间?“等等!”

许言着急去拉蒋远周的衣袖,“我们之间,什么意思?”

“我不想把你跟凌时吟混为一谈,许言,在我看来,你跟她是不一样的,我也知道你本性善良,但我没想到……”

“蒋先生,您相信我……”

“相信你什么?”蒋远周问道,“老白调查的清清楚楚,许言,你若不想讲,那就别讲了,明天早上你就从这搬出去吧。”

许言欲哭无泪,手掌握紧,“我跟凌时吟确实没关系,也不是她找来的,您信我。”

蒋远周坐回沙发内,“许言,你别当我不知道,你很多小动作包括吃饭的口味几乎都跟许情深一模一样,你若非要说这些是巧合,我肯定不信。”

许言神色慌张,她听出来了,蒋远周最恼怒的应该是凌时吟,这时候,有些事想瞒也瞒不住了,蒋远周直接开门见山来问她,那他肯定知道了不少东西。

“蒋先生,我从没想过要去伤害你,更没想过要伤害你的家人。”

蒋远周按捺住心里的不耐,“我明白。”

“你……你以后还会把我当朋友吗?”

“许言,我不喜欢别人欺骗我,你只要跟我说了实话,我不怪你。”

许言不知道蒋远周的话能不能信,但到了这个份上,她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吗?可是有些话一旦说出来,蒋远周又会怎么看她?

她心里矛盾极了,但霖霖的事情肯定不能让蒋远周知道,许言嘴唇蠕动下,“我跟凌时吟通话,是因为她先找到了我,她想要让我帮她……”

许言越说,心里越虚,再加上心理素质向来不好,她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她打算将事情藏一半说一半,她眉宇间布满纠结,“蒋先生,我接近你,真的跟凌时吟无关,是您的父亲……”

这一点,蒋远周倒真没想到,男人眼底藏了些许的诧异。“我父亲?”

“对,他说您跟许情深不合适,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找上我的,但是蒋先生您放心,我真的没想伤害你……”

蒋远周冷冷将她的话打断,“也就是说,我父亲找到了你,让你接近我,他在什么时候找你的?在我被绑架前,还是绑架后?”

“绑架前。”

“那绑架案,跟你有关吗?”

许言一听,慌忙摆手,“蒋先生,我哪有那个本事,再说我也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啊,那次我被一起带走,也是意外。我原本是要去村长家,想着在路上能遇见您,但我没想到您会被绑架。”

蒋远周紧紧盯着跟前的这个女人,他目光透出凶狠,他早该猜到的!

可蒋远周确实又很难猜到,难道这件事说出去,不荒唐吗?不觉得好笑吗?

蒋东霆的意思是,他不满意许情深,所以就要找个人学许情深,再让这个冒牌货来接近他,从而取代许情深的位子?

真是可笑至极!

蒋远周嘴角勾起讽刺,蒋东霆把他这个儿子当成了什么?如果他看中的人,是随随便便就能被取代掉的,那一个许言又算得了什么呢?

外面的明星、网红哪个不比他跟前的这张脸好看?哪个不比她有风情?

蒋远周眼帘轻闭,许言小心翼翼地看向他,“蒋先生,我虽然答应了他,但很多事发展到后面,完全超出了我的意料,我后来碰上您的那么多次,都是巧合,真的……”

蒋远周完全没将许言的话听进去,有些解不开、弄不明白的事,总算有了答案。

她一次次频繁地出现在他眼皮子底下,不是故意为之,难道真是缘分?

鬼才相信,他会跟她有什么缘分。

蒋远周强按住心里的愤怒,他手指在自己的腿上轻敲几下,让口气尽量缓和下来,“许言,你一个人到东城来打工,放下了父母,肯定是想好好赚钱,回去孝敬他们吧?”

这话戳中了许言的痛处,她眼圈微红,“对,您父亲给我的钱,我给了我爸妈,家里的房子破得不成样子,我想让他们住的舒服一点。”

“那如果你要出什么事的话,你让他们怎么接受得了?”

许言一怔,目光盯着蒋远周的侧脸。

很多事串联起来,蒋远周其实已经猜到了个大概,许言的号码,是付流音给许情深的,凌时吟跟许言之间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老白进来的时候,没有敲门,直接刷了门卡就进来了。

他大步上前,看到许言时,目光只是在她脸上轻轻掠过,“蒋先生,想要绑架霖霖的那辆车找到了,人也找到了。”

许言的嘴角哆嗦着,她觉得天像是要塌下来了一样。

蒋远周也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还能有这样的好消息,“在哪?”

“人已经被带回来了。”

男人轻笑下,视线看向旁边的许言,“要不要一起去?”

许言的脸色苍白如纸,尽管凌时吟一再保证过不会出事,可蒋远周要想查的事,她们迟早是瞒不住的。许言愣在原地,眼睛内酸涩无比,“蒋先生……”

“许言,有些事你还不肯说,是抱着侥幸心理吧?绑架不是小事,是要坐牢的。”

她害怕地摇着头,“不是绑架,不是……”

“把我的女儿从手里强行抢走,这还不是绑架?”

许言带着哭腔,她知道这件事一旦落定的话,别说是她在蒋远周心里还妄想留下什么好的印象,蒋远周不把她揪去警局都不错了。“蒋先生,我……”

“我最后问你一次,霖霖被绑架的事,是不是跟你和凌时吟都有关?”

老白拧紧了眉头,视线咻地落向许言,许言的三魂七魄好像都被打散了,她整个人瘫坐在那,目光看向前,看到了杯子里剩下的半杯酒,以及那一桌的大餐。

前后也不过半小时的时间,可她觉得自己像是被人从天堂打进了地狱。

蒋远周站起身来,许言的双眼也感觉到了模糊,“他们不是要绑架,只是装作要抢霖霖……出主意的人是凌时吟,她说让我救下霖霖,这样的话我就可以伺机接近你。”

老白的脸色也不好看起来,蒋远周居高临下盯着许言,“所以你就成了我女儿的救命恩人,好一招苦肉计。”

“蒋先生,我从没想过要伤害霖霖,我,我……”

蒋远周挥了下手,他真是不想听许言说一句废话,“你将这些话原原本本告诉给警方,说不定警方还能给你个机会。”

“不要,蒋先生,”许言站起身来,伸手抱住蒋远周的手臂。“不要告诉警方,不可以,我爸妈要是知道的话,他们肯定受不了,在村子里也会抬不起头的。”

“走开!”蒋远周狠狠甩开手臂,许言身子往后退,猝不及防摔进了沙发内,男人目露凶光,他转身站到许言跟前,身后的灯光都被他挡住了,“我不管你们处于什么目的,真绑架也好,假绑架也罢,许言,我教你一招。”

“什,什么意思?”许言抬头问道。

“你可以告诉警方,凌时吟预谋绑架霖霖,也跟你商量过,所以你知道她的全盘计划,只是你中途改变了想法,救下了霖霖。这样一来的话,你至少可以脱罪,把责任都推到凌时吟身上。”

许言垮下了双肩,蒋远周抬起脚步往外走,许言视线定格在男人的背上,“蒋先生,蒋先生……”

蒋远周顿住步子,回头朝她看了眼,“我跟许情深从未有过不好的时候,你妄想插足,也太不自量力了,我时常看着你,都觉得可笑。真的,许言,你哪里来的自信?我看完了一出滑稽的大戏,现在这戏总算落幕了,你做的那场梦也该醒了。”

许言的面色灰败,瘫坐在沙发内一动不动。

老白跟着蒋远周出去,他将门带上,蒋远周朝着那扇门一指,“派人看着,不要让她溜了。”

“是。”

两人一前一后走着,老白脚步轻快,“蒋先生,世间女子千千万万,还是不敌蒋太太好吧?”

“那是自然。”蒋远周神情愉悦,迈出去的步子也放慢了,等到老白跟上他后,蒋远周朝他看一眼说道,“你这样夸赞我的蒋太太,你就不怕苏提拉吃醋?”

“蒋先生,说实话,我前几天都没睡好,一直想着您和蒋太太好好的怎么会成了这样?我想来想去,都没觉得许言有哪点好。”

“我没说过她好。”

“但是您为了她和蒋太太起争执。”

蒋远周没再往前走,他视线盯着老白,嘴角带出一丝揶揄,“老白,情深要知道你这样维护她,她肯定很高兴。”

“当然。”

蒋远周轻耸了耸肩膀。“不过你现在也能看出来了,这只是一出戏而已,其实一开始我想要告诉你的,是蒋太太拦着不让,她说看你为她抱不平,特爽,所以我们隐瞒至今。现在看看,这几天你肯定愁的厉害吧?头发真白了不少。”

老白瞠目结舌,这是什么意思啊?

蒋远周抬起脚步离开,老白向来也是聪明的人,这一下自然懂了,只是心里那个受伤啊,抓狂啊。

他这辈子走过最深的路,怕是许情深的套路了。

穆家。

凌时吟被穆成钧带回房间,她想到过应该告诉许言一声,她不知道付流音有没有记下许言的号码,但提防下总是好的。

可她被付流音重重摔了一下之后,穆太太就一直陪着她,这会身边还有穆成钧,再加上凌时吟此时也没那个心思了。“成钧,你难道相信付流音的话吗?短信是她发的,不是我。”

“她抢了你的手机,就为了给我发条短信?”

穆成钧伸手扯松领带,凌时吟面上露出害怕,她脚步往后退,着急解释,“我对你怎样,你还不清楚吗?我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

“你欲求不满,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我……我如果真要做这种事,我也不可能把信息发到你手机上啊。”

穆成钧逼上前几步,“说不定是你太激动,一个不小心就发给我了。”

凌时吟小腿撞向床沿,她一屁股坐了下来,“成钧,我不信你会因为付流音的几句话,就相信了这件事,你要想查清楚的话,一点不难,但你刚才当着妈的面,为什么不肯帮我说句话?我现在受的伤,确实因为付流音,可你却说算了,为什么?”

“我如果不说算了,是不是还要当着妈和老二的面,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查个清清楚楚?”

穆成钧上前步,大掌掐住凌时吟的脖子,他手臂微微使劲,就将凌时吟推倒在了大床内。

穆成钧手掌卡住她的喉咙,眼里露出凶光,“你还嫌我不够丢脸是不是?”

“成钧……不要……”

付流音回房后不久,跟穆劲琛准备下楼,男人说要带她出去。

来到楼梯口,忽然听到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从三楼下来,“救命,救命——”

付流音赶忙停住脚步,看到凌时吟衣衫不整地往下跑,她差点踩空楼梯,手臂及时抱住了扶手之后才勉强站稳,她满面惊恐,回头看了眼,脚上连拖鞋都没穿。

穆成钧的身影也出现在了付流音的眼中,凌时吟带着哭腔,哽咽着喊道,“救命,救我。”

付流音从未见过她这样,她杵在原地没动,穆成钧大步下楼,一手握紧凌时吟的手腕。

男人的视线抛下来,嗓音轻缓有力,“出去?”

“对。”穆劲琛回道。

穆成钧手里的力道加重些,穆劲琛伸手搂住付流音的肩膀,“我们走。”

“救——”

付流音感觉得到凌时吟的那种恐惧,她余光睇向两人,穆成钧站在那,面目肃冷,像是刚从地狱里出来的人,她赶忙收回视线,跟着穆劲琛快速下了楼。

穆成钧身上的那种冷,是跟别人不一样的,只消看一眼,就能令人不寒而栗。

到了楼下,穆太太正准备上楼,穆劲琛大步上前,“妈。”

“老二,你听到什么动静了吗?”

“什么动静?”

付流音站在楼梯口,手还有些发抖,穆太太朝着上面不住张望,“我好像听到时吟的声音了。”

“你听错了。”穆劲琛拉着穆太太走向客厅,“你看会电视吧,我带音音出去趟。”

付流音走出屋子后,不由抬头看向三楼。“你说大哥不会把凌时吟打死吧?”

“不会。”

“他……他为什么总要打人?”

这个问题,穆劲琛倒觉得很难回答,“每个人发泄愤怒的方式不一样,凌时吟被打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她没有离婚,这就说明她还是要继续这段婚姻。”

“妈呢?凌时吟上次的伤连我都看出来了,妈不管吗?”

穆劲琛发动车子,“这是他们夫妻俩的事,况且凌时吟还要帮着大哥隐瞒,”男人朝她睨了眼,“你这是觉得愧疚了?”

“我,我有什么好愧疚的?”

穆劲琛嘴角勾起抹意味深长的笑,付流音看了有些恼,大概她做的那些事,都逃不过穆劲琛的这双眼睛吧?

“没愧疚最好,那她的事就跟你无关,你管好你自己就行。”

付流音想了想,也是,她系好安全带后目光看向了窗外。皇鼎龙庭。

蒋远周回到家的时候,还早,两个孩子都没睡,他先去儿童房看了眼,没看到许情深。

男人走进主卧,他开了灯,看到许情深躺在床上,男人放轻脚步过去,走到床边一看,许情深竟然睡着了。

蒋远周掀开被子,人往里钻,许情深是在睡梦中被惊醒的,她伸手就要拍过去,蒋远周忙握住她的手掌。“做什么?一见面就要打人。”

“怎么是你?”

蒋远周听了这话,拧起眉头,“怎么,你还梦到谁了?”

“不是,我以为是霖霖和睿睿。”

蒋远周手臂圈住她的腰,许情深将脑袋靠向他的肩膀处,“你说去问许言,问得怎么样了?”

“你知道许言是谁安排过来的吗?”

“凌时吟。”

“错,是我爸。”

“什么?”许情深还真是没想到,不,应该说她是想到过,但没想到真有这样的事。“那她和凌时吟的关系呢?”

“还能有什么关系,狼狈为奸。”

蒋远周将知道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给了许情深,许情深坐起身来,“也就是说那些人的本意不是绑架霖霖,而是在帮许言。”

“我管他们本意是什么,动了我的女儿,那就是绑架。”

“那你在悬崖村出事,跟许言有关吗?”

蒋远周跟着坐了起来,他伸手抱住许情深的胳膊,“那件事老白已经查清了,许言的出现确实是巧合。”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什么事?”蒋远周问道。

“如果换成是在古代,你爸肯定给你三妻四妾全张罗好了,说不定还觉得不够,专门给你造一栋楼,时不时给你添一个,蒋远周,你好福分啊。”

蒋远周身子往后躺,脑袋舒舒服服地枕在手臂上,“女人不求多,有一个能把各种各样优点集中在一身的老婆,那就够了。”

许情深没有问接下来的事,那些事都是蒋远周能处理好的,不用她再去操心。

“有句话怎么说的?”蒋远周嘴角噙笑看她。“如果给你一个选择题,你是喜欢身材凹凸有致加36D的,还是喜欢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许情深回答的倒是认真,“要有这么个男人让我选,我肯定选脸,因为身材可以靠锻炼……”

“错,”蒋远周笑意不减,“我都是这样回答的,这种问题不用问我,因为我没有这方面的苦恼。”

许情深抡起粉拳在他肩膀上捶了下,男人笑着握紧她的手。

“明天开始,我们耳朵边就能清净了,我也不喜欢总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钻来钻去,我每天陪你和孩子的时间都不够。”

“许言呢?”

蒋远周轻笑,“她居然有过想要取代你的痴念,她是时候该回到现实中去了。”

许情深躺回到蒋远周身侧,“真好,看到她们一个个打着你的主意,我还真是不爽,现在好了,清净了。”

男人抬起的手掌遮住眼帘,却藏不住嘴角边勾起的笑。

穆家。

穆劲琛和付流音回到家,看到客厅内站着几个陌生人。

穆太太慌忙起身,“劲琛。”

“妈,怎么回事?”

“他们说找你大嫂……”

不过一会,凌时吟和穆成钧下来了。

凌时吟化过妆,脸上扑了一层厚厚的粉,她跟在穆成钧身侧,看到客厅内的几人,她脸上没有异色,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是凌时吟吗?”

她点了下头,“是。”

“你涉嫌一宗绑架案,请跟我们走一趟。”

“什么?”凌时吟大惊失色,“什么绑架案,你们找错人了吧?”

“替你做事的那两人已经被抓住了,一口咬定是受你指使,走吧,跟我们回警局。”

付流音脸上也有些吃惊,她眉头紧锁,小心翼翼问出口,“难道霖霖差点被绑走的事,真跟你有关?”

“你胡说八道什么?”

“许言你应该认识吧?”

凌时吟脸色刷的变了,她目光落向穆成钧,“成钧,救我,快救我。”

穆太太上前几步,满脸的难以置信,“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吧?”

穆成钧单手插在兜内,他走到付流音跟前,“你说的霖霖,是不是蒋远周的女儿?”

“是。”

穆成钧视线扫向凌时吟,眉宇间藏着隐隐的怒意,凌时吟急得眼泪淌了出来,“不是的,这不是事实,成钧,我好歹是穆家的大少奶奶,这件事要传出去的话,穆家的脸往哪里摆?你救救我,快救救我,我稍后会跟你解释的。”

穆太太拦在凌时吟跟前,凌时吟见状,赶紧躲在了她身后,“妈,您快救我。”

“请您不要妨碍我们的工作。”

穆成钧上前步,将穆太太拉到旁边。“如果时吟没有做过这件事,那警方一定会还她个公道。”

“成钧,你难道就忍心看着我这样被人带走吗?”

穆成钧冷冷笑了下,“如果你真的连绑架这种事都做得出来,那我有什么忍不下心的?”

“我没有,我说了我没有。”

“请你跟我们回去。”警察说完,上前两步。

穆成钧将视线别开了,“好好配合,将该说的都说了,倘若真是冤枉了你,穆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着。”

凌时吟站在原地,颤抖地走不动路,她深深看了眼穆成钧,她被带走的时候,穆家的人谁都没有再替她说一句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