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不要招惹饿狼/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太太坐在沙发内,一句话都不说,穆劲琛和付流音对望眼,他挑了挑眉角,余光看到穆成钧走向了沙发。

“妈,别担心。”

穆太太轻叹口气,“最近真是多事之秋,自从你爸走后……”

“妈,您别想这么多。”

“成钧,你真的打算不管时吟了吗?”

穆成钧坐到她身侧,抬起的视线看到了付流音的腿,“如果她真要绑架蒋远周的女儿,您以为,蒋家会放过她吗?”

“但她好歹是穆家的媳妇,她说得对,这件事要传出去,穆家的脸往哪里搁?”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付流音没有什么劝慰的话能说,她站了会后,径自上了楼。

翌日。

穆家来了两个熟客,付流音下楼的时候,就听到楼下有说话声传来。

“成钧,你无论如何都要救救时吟啊。”

付流音穿着拖鞋,脚步声很轻,走过去时看到凌父凌母都来了,如今凌时吟出了这样的事,他们肯定坐不住。

凌母抬头看见她,眼里的恨意一点点滋生出来,穆成钧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付流音走到餐桌前,自顾倒了水,自顾站在那喝掉了半杯白开水。

凌母手掌紧握,这个女人害死了她的儿子,要不是凌慎惨死,后面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穆成钧盯着凌母的脸色,他冷笑一声,“妈,时吟这是绑架,您让我怎么帮?”

“她不可能做这种事的,蒋家的人千方百计要害她,这是陷害!”

付流音喝完了水,目光朝四周看看,穆太太见到亲家过来,说了几句客套话后就出去了。她也帮不上什么忙,更不想夹在里面左右为难,既然凌家是来找穆成钧帮忙的,那就让他们去谈就好。

付流音知道,如果杀人不需要偿命的话,凌母早就当场将她掐死了。

可她似乎忘了,当初是她儿子将她囚禁了两年,是凌慎害得她两年时间内都活在无尽的黑暗当中。

付流音的视线接触到凌母,她眼里的光一点点冷下去,如今凌家一步步走到这样的绝境,不是报应又是什么?

付流音上前几步,“大哥,你们在商量怎么救大嫂吗?”

“劲琛出门了吗?”

“还没有。”

穆成钧幽暗的潭底没有丝毫波动,他看了眼付流音,只是这一眼逗留得有些久,凌母一句话将他的神拉了回去,“成钧,妈知道你一定有办法。我昨晚就去见过时吟了,时吟亲口说的,她没有参与绑架……”

“但现在警方掌握的证据对时吟很不利,”穆成钧打断凌母的话。“而且那个许言也做了证,说当初商量的时候,时吟说的就是要绑架。”

“那是陷害,那是陷害啊……”

付流音冲不远处的佣人招下手,“大嫂的爸妈来了,怎么也不泡杯茶?”

“不需要你假惺惺!”凌母强忍着怒意,她的儿子死了,如今她的女儿又被送进了警局,可是付流音却好好地站在她跟前,还顶着穆家二少奶奶的身份。

凌时吟之前就跟她说过,无法忍受跟付流音在同一个屋檐下,凌母总是劝她沉住气,然而如今自己面对了,才知道沉住气三个字有多难。

穆成钧眼眸微眯,嘴角扬起冷笑,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听不得一句凶她的话。

“妈,你们找我也没用,你们回去吧,我真没办法。”

佣人很快端了茶水过来,付流音知道凌父凌母讨厌她,可这个时候给他们添堵,她心里觉得无比快慰。

“你们要看电视吗?说不定大嫂的事情已经上了电视呢。”

凌母的脸色刷的变了,凌父抬下头,目光凶狠,穆成钧一句话不说,他这样的态度,让凌父凌母实在受不了。他没有一句维护凌时吟的话,他明知付流音和凌时吟的关系,可是在付流音一次次冷嘲热讽、幸灾乐祸的时候,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付流音拿起遥控器,凌母着急开口,“我们在谈正事,请你离开!”

“我为什么要离开?”付流音反问,“这是穆家,是我的家。”

凌母张了张嘴,“成钧……”

“音音——”楼梯口,忽然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付流音回过头,看到穆劲琛靠在扶手上,一袭纯黑色的休闲装将他整个人衬出几许清冷。他平日里的气质就带着十足的侵略性,所以即便那样的凶悍被藏匿了起来,他的眼神却还是骗不了人。付流音抿紧了唇瓣,看到穆劲琛朝她招下手,“过来。”

她乖乖走过去,到了穆劲琛跟前,男人居高临下盯着她看,“大嫂的父母找大哥有事,你在这瞎凑什么热闹?”

“我……”

穆劲琛的视线越过她的头顶,“跟我上楼。”

付流音走得很慢,男人有些不耐烦,回过身一把擒住她的手腕后将她拖上了楼。

到了走廊上,穆劲琛没有管她,只顾自己大步走着,付流音的脚步根本跟不上。“你慢点。”

穆劲琛将她拉到跟前,另一手按住付流音的肩膀,然后将她往后推,她后背撞在了强硬的墙壁上,“干什么?”

“我有没有警告过你,让你别接近大哥?”

“我没有接近他。”

“那你刚才在干什么?”穆劲琛问道。

付流音倔强地扬眉,“我看到了凌慎的父母,我心里有气,我咽不下去。”

男人伸出手掌攫住她的下巴,“我早就跟你说过,老大是饿狼,你听不进去是不是?”

“我当然知道,但我没有招惹他,我们同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

“别跟我说这些!”穆劲琛口气强悍,按住她的手掌收了回去,他站直起身,“你是不是希望我也把你关起来?”

付流音怔怔盯着他,喉间滚动了几下,他明知这是她一辈子难以抹去的伤疤,“你凭什么关我?”

穆劲琛伸出手,两根手指狠狠捏住付流音的脸,“凭什么?就凭凌家将你关了两年,可你却什么都做不了,付流音,现在你哥哥已经出不来了,我若真要关你,他还能制造一场谋杀,来替你出气吗?”

付流音捏紧手掌,眼里升腾起雾气,她挥手就要打向男人,穆劲琛轻松避开,一把擒住她的手腕,“不服气是不是?”

“放开我!”

穆劲琛拉过她的手臂,另一手按住付流音的肩膀,他手臂使劲,付流音整个人被按了下去,她背部弯着,脑袋往下沉,穆劲琛冷笑下,“翅膀还没长硬,你就想飞?”

付流音倔强地咬紧唇瓣,因为用力,嘴唇痛得厉害。

她头往下,鼻尖酸涩难忍,泪水到了眼眶内却被她强忍着,穆劲琛半晌等不到她说一句话,他一把将她拉起身,却见她眼圈通红,一瞬不瞬地瞪着他。

男人有些不知所措,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好像重了些,但话已说出口,收也收不回去了。

付流音狠狠瞪着他,穆劲琛拧紧眉头,转身就下了楼。

穆成钧坐在沙发内,凌母不住在说话,就差要哭出来了,“成钧,就算是妈求求你了,一日夫妻百日恩啊。”

男人的注意力落向远处,他看到穆劲琛快步出去,周身带着满满的怒气,没过多久,外面传来越野车发动的声响。

穆成钧嘴角轻挽起来,但还是没有搭理跟前的人。

凌父不住在观察、注意,他手掌紧了紧,好像在做着什么巨大的决定,凌父开口之前,似有叹息,“成钧,你把时吟救出来,以后凌家什么都是你的。凌慎的公司我们都有股份,你若答应救时吟,我们的股份全都给你,行不行?”

穆成钧这才正眼看向凌父,“爸,你说真的?”

“当然,你是我们凌家的女婿,凌家的东西迟早也都是你的。”

穆成钧眼里有了笑意,他很年纪,骨子里却有一种商人的老奸巨猾,“既然这样,一言为定。”

他没有丝毫地推脱,也没有说救出凌时吟,本就该是他的责任,凌父心里沉了下去,但是没办法,要想女儿平平安安的,要想凌时吟从蒋远周的手底下出来,他能靠得只有穆家。

凌时吟被带出去的时候,在门口遇到了许言。

许言满脸憔悴,看上去也没比她好过到哪里去,穆成钧的车子停在外面,凌时吟瞪着跟前的女人。

许言吓得赶紧低下了头。

凌时吟冷笑声,“许言,蒋远周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样陷害我?”

对面的女人低垂着头,一语不发,身边还有警察,凌时吟不好说一些狠绝的话,但是这口气她怎么都咽不下去。

“许言,你被关了几天,喜欢这个地方吗?”

许言面色发白,凌时吟视线落向远处。“你做伪证,照理说你这个时候是出不来的,估计蒋远周真是对你动了感情吧,所以你幸运的很,今天就能走出去了。”她话语里自然都是嘲讽,凌时吟看到身侧的警察转身离开,她视线冷冷睨了眼许言,“我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的。”

“我如果不那样说的话,蒋远周也不会放过我……”

不远处,汽车喇叭声响起,凌时吟没有再同她纠缠,她大步往前走去。

穆成钧坐在车后座内,并未下车,凌时吟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老公。”

“在那里面还没待够?”

“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

穆成钧没有多说什么,他抬下视线,示意司机开车。

星港医院。

蒋远周得知消息的时候,并没有丝毫吃惊,老白在旁边说道,“这样也太便宜凌时吟了。”

蒋远周的心态要好很多,“这么着急做什么?现在让她进去,也许对她来说反而是好事,如今她出来了,说不定以后的日子更难过。”

“为什么?”老白不解问道。

“凌慎的公司,据说完完全全交到穆成钧手里了?”

老白点着头,“是,股份都转让给他了,以后这个公司就跟凌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当初穆家看中凌家,主动提出要联姻,还不是因为凌家还有东西能图?现在凌时吟什么都没了,那她还有用吗?”

老白闻言,想到了另外一个人,“蒋先生,许言也出来了,您看……”“不用管她,我让她指认凌时吟,就料准了凌时吟不会放过她。”

老白听闻,轻笑出声,“蒋先生说的是。”

许言还有不少东西在酒店,她必须要过去一趟。

来到酒店,许言兜里还揣着那张房卡,她走进电梯,刷了下之后想要按楼层,可是按了半天都没用。许言只好走出电梯,去往服务台。“请问,我的门卡为什么不能刷电梯?”

“您是哪个房间?”

“1647。”

前台朝她看了眼,“您跟我过来。”

许言往旁边走了几步,来到行李寄存处,前台让一名男服务生拖出来一个箱子。“您清点下,看您的东西是不是都在里面?”

许言怔怔盯着那个箱子,她蹲下身来,将皮箱打开,里面乱七八糟的,所有的东西都被塞到了一起。

她赶紧盖上盖子,拖了皮箱就要走。

“许小姐,等等,您签个字……”

她哪里还有脸在这逗留,许言拖着箱子,逃也似地离开了。

回到原先的住处,许言翻找了半天,才在皮箱的夹层内找出钥匙,她想要打开大门,却发现门居然打不开。

许言只好按响门铃,里面传出了房东的声音,“谁啊!”

门被用力拉开,许言缩在门口,“阿姨,是我。”

“你,你怎么来了?”

许言有些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阿姨,我住在这里啊。”

“你的房子不是退了吗?”房东一手拉着门,视线落到许言的脚边,“有个男人过来,说给你安排了住处,你不需要住在这了,还拿了你的身份证过来。”

许言记起来了,之前老白是问她拿过一次身份证,但只说是办理什么手续,没说给她退房啊。

许言看眼时间,这天都晚了,那时候为了找这个房子,她也是费了九牛二虎的劲,“阿姨,这是个误会啊,我从来没说要退房,那这样吧……您再把房子租给我好吗?”

“我这儿的房子不要太好出租,一天都没空过,现在已经有人住上了。”

许言面上露出焦急,“阿姨,您不能这样……”

房东直接将门关上了。

砰地一声传到许言的耳朵里,吓得她退了步,又一脚踢中了自己的皮箱。

穆家。凌时吟跟着穆成钧走进屋内,穆太太的声音率先响起,“时吟回来了。”

凌时吟受了委屈,这会听到穆太太的声音,喉咙口几乎憋不住了,“妈。”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穆成钧视线落向餐厅,“准备吃饭吧。”

“老二呢?”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这几天就没回来过。”

穆成钧闻言,不由朝楼梯口看了眼,他这几日都忙着凌时吟的事,早出晚归,压根没注意到穆劲琛有没有回家。

凌时吟站在穆成钧身侧,她现在满腔的怒火发不出来,付流音和许情深的账可以慢慢算,但是许言的不行,她必须尽快消了这口气才行。

许言无家可归,身上又没多少钱,只能找一家便宜的宾馆暂时住下。

她现在还没有工作,蒋东霆的事又被她办砸了,现在摆在许言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回去,要么在东城重新开始,自己争口气活下去。

许言在这已经住了两天了,身上的钱越来越少,她必须尽快找到住房,尽快工作。

门铃声急促响起的时候,许言正在收拾东西,她直起身来问道。“谁啊?”

“送外卖的。”

许言快步过去,将门打开,却不想外面站着几个高大的男人,他们很快冲进来,并将房间带上。

“你们是谁?”

为首的男人一把抱住她,然后将她往房间内拖去。

许言惊恐万分,想要尖叫,到了床边,男人狠狠将她推了把,“你放心,我们不会对你怎样,但要看看你肯不肯配合了。”

“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男人从兜内掏出了手机,“你如果不肯配合的话,只能我们动手,你应该明白,你是逃不出去的。”

许言想要逃,被男人一把按了回去,她尖叫着挥打对方的手,但是一点用都没有,他们人多,很快就把她按住了。

许言没法子,最后只能顺从,只要他们不碰她就好。

第二天,许言收拾了东西,这地方她是待不下去了,她特别想念家里的父母,她想着回去看看,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一路颠簸回到悬崖村,许言走进村口的时候,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孩子蹲在那边玩,许言走上前几步。

那几个孩子看到她,也没打招呼,却是笑着唱了起来,“许言许言,厚着脸皮,人家打工,她当小三!”

许言惊得目瞪口呆,“你们胡说八道什么?谁教你们说的?”

“许言许言,厚着脸皮,人家打工,她当小三!”

她手掌攥紧,手里的箱子几乎提不住,“住口!”

不远处,有村上的妇人经过,许言颤抖着嘴唇打过招呼,“婶婶。”

女人一把拉过其中一个孩子,“回家了。”

许言追上前步,“婶婶,他们嘴里的那些话,都是谁教的?”

“许言,我们以前都当你在大城市里是乖乖地打工,没想到你……”

“我,我没做什么啊!”

“今早村里来了一拨人,直接闯进了你家,说是原配找上门,对方拿着她老公跟你躺在一起的照片……你听听,村里孩子唱的这些就是他们教的,许言,这下不光你父母丢脸,我们整个村子都跟着你丢脸啊!”

许言哭出声来,“没有,没有,根本不是那样的,照片是他们逼着我拍的,他们也没有对我做别的事,我……”

妇人拉过自己的女儿,使劲攥了几下,“赶紧走,你长大以后要是敢这样,我现在就掐死你!”

许言唇角颤抖着,这个村子,她是进不去了,她往后退了两步,其余的孩子还在唱着,那些人给了每个孩子一袋大白兔奶糖,让她们逢人就唱,许言也算是出名了。

她拿了箱子快步离开,现在连家都回不去了,许言只能再度出去,不管去哪都好,至少不用淹没在别人的口水中。

蒋家。

管家匆匆进门,蒋东霆坐在沙发内,一个人对着棋盘正在出神。

“老爷,蒋先生回来了。”

蒋东霆指尖按着那颗棋子,他抬起头来,“你说什么?”

“蒋先生带着许小姐来了。”

“哪个许小姐。”

管家赶紧补上一句,“蒋太太。”

蒋东霆身子往后靠,“他们来做什么?”

“老爷,您就别逞能了,您每天都盼着蒋先生过来不是吗?”

说话间,蒋远周带着许情深进来了,蒋东霆站起身,看到许情深挽着蒋远周走到自己跟前。

她嘴唇蠕动下,似乎想打招呼,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蒋东霆不喜欢她,她自然也不会喊他一声爸。

蒋远周带着许情深径自入座,“呦,下棋呢?”

蒋东霆坐回原位,目光盯着跟前的儿子,想要多看两眼,但终究碍不下面子,他别开视线,“你们到这来做什么?不是说了永远都不踏入这儿吗?”蒋远周环顾下四周,目光随即落回蒋东霆的脸上,“我来找找看,这儿有没有许言、宋言、顾言……或者各种乱七八糟的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