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艳照/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拿在手里,其实也就是个信封而已,她看了眼,上面寄件人的名字一看就是假的,没有填写住址的信息,有可能电话号码都是假的。

“你签个字。”

付流音接过笔,写了凌时吟三个字。

她转身往里走,对方既然说了要将东西亲自交到凌时吟的手里,那就说明这东西非同一般。

付流音走进客厅,很快上了楼,却并没有往三楼去。她快步回到自己的卧室,将门反锁后,她来到书桌前。

信封的口被封住了,怕是很难不留一点痕迹地拆开。她知道私拆人信件并不对,可万一里面又涉及到凌时吟要害谁呢?

付流音顾不得这些,她从抽屉内找出一把剪刀,沿着信封的边缘处,将那条边剪开了。

她一眼看进去,看到里面是一叠照片。

付流音将东西拿出来,仔细一看,两眼不由圆睁起来,她将照片一张张放到桌上,怪不得对方说要将它亲自交到凌时吟的手里,原来这竟是穆成钧的照片。

只是照片内的画面有些不堪入目,确切的说,是穆成钧和陌生女人的照片。

付流音拿起其中一张,仔细看了眼,这明显就是这个女人自己拍的,从她的角度一眼就能看出来。

所以这算什么?

小三公然挑衅正室?

人生果然处处充满了狗血,凌时吟这人极要面子,哪怕被穆成钧打得鼻青脸肿,可在一桌上吃饭的时候,她绝口不会提一句被打的话。有时候还要一口一个老公地伺候着,替他将菜夹到碗里。

她可能还不知道,穆成钧的人和心早就飞出去了吧?

付流音将照片装回信封内,她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她遇上这种事的话,会怎么办?

她起身走出卧室,经过走廊的时候,正好遇到穆太太。

付流音将东西藏到身后,“妈。”

穆太太向来不是很喜欢她,她点了下头,算是答应了。

付流音快步离开,到了楼梯口,她回头看了眼,穆太太已经进屋了,她赶紧抬起脚步上了三楼。

信封已经解开了,不过付流音觉得并没多大的关系,就算她重新拿个东西装起来,凌时吟也会怀疑她是不是已经看过那些照片了。

来到三楼的主卧跟前,付流音轻敲房门。

“谁啊?”里面传来凌时吟的说话声。

付流音继续敲着房门,她听到有脚步声过来,紧接着,门被打开了。

她嘴角勾起来的笑在看清楚了跟前站着的人之后,刷的僵住了。

男人抬起手臂,手肘压在门框上,眼角染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看她。

付流音怎么都没想到,就在她回房间那一点点的时间内,穆成钧居然回来了?

“有事吗?”穆成钧见她杵着,开口问道。

付流音下意识将手臂背到身后,她摇了摇头,“没,没事。”

“成钧,是谁啊?”凌时吟说着,也走了过来。

一见到付流音,凌时吟的脸色瞬间不好看起来,但还是压抑着口气道,“音音,你找我有事?”

“没事。”

“既然没事,你敲我的房门做什么?”

付流音觉得额角处开始发烫,好像紧张的有汗水淌下来了,“本来想问你去不去逛街,我没想到大哥也在。”

凌时吟眼里泛出冷笑,她找她逛街?

穆成钧的视线从她脸上,一点点往下落,扫过了她的颈间……一点点肆无忌惮地往下,最后落定在付流音的右手上。

她握着信封的手指攥紧,完蛋了,这件事要被穆成钧知道了的话,他说不定就会以为她在搞事情,她可真不敢随随便便去招惹他。“既然大嫂没空,那我走了。”付流音往后退了两步,她也不敢转身,她的手里拿着东西,穆成钧那双眼睛轻轻松松就能看到。

凌时吟看到她的手臂背在身后,一看就知道付流音手里拿了什么。

她这样反常地上来敲门,肯定又是满肚子坏水。“站住。”凌时吟忽然说道。

她走了出去,面色有些严肃,“音音,你手里拿着什么?”

“没什么啊。”

“你又想来害我是不是?”

付流音欲要离开,凌时吟见状,却并不给她这个机会。今天正好穆成钧也在,她倒想让他看看,这付流音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她上前拉住付流音的手臂,“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

“你确定要看?”

“这么说来,你还真存着那些歪心思。”

付流音压低嗓音,“凌时吟,你要看,可以,反正这也是你的东西,但我劝你还是单独……”

凌时吟哪里听得进去付流音的话?她越是这样说,凌时吟就越是断定了这件事大有文章。

她拉拽着付流音的手臂,两人推拒着,凌时吟将手伸向付流音的手背,她尖利的指甲割到了付流音的手上,她痛得一松手,信封啪地掉在地上。

凌时吟弯腰捡起来,她拿着东西回到房间门口。“这里面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刚有人来送快递,说了一定要将它交到你手里。”

穆成钧视线扫过那个信封,看到口是开着的。

凌时吟看了眼。“你拆的?”

“不是。”

“我看里面的东西就是你放的吧?”

付流音可不想卷入接下来的血雨腥风中,她退到了楼梯口,“给我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我是好心好意替你拿上来。”

凌时吟将手伸进了信封,她指尖触到那叠照片,凌时吟取出来后一看,她真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她如遭雷击般顿在原地。而穆成钧当时就站在她旁边,他视线落到那些照片上,看了个清清楚楚。

付流音已经退到不能再退了,她看到穆成钧抬起眼帘,视线直逼向她。

凌时吟手腕颤抖着,那些照片似乎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可能。她目光恶狠狠扎向付流音,“你,你从哪弄来的?”

“我都说了跟我无关,是快递送来的,我帮你签收了而已。”

“所以里面的东西,你也都看见了?”

付流音不怕凌时吟,可凌时吟边上站着的是穆成钧啊,她赶紧摇头。“我真没看。”

她也挺佩服凌时吟的,看到了这些照片后,她居然没有扑过去跟穆成钧厮打?

付流音一脚踏下楼梯,转身就走,她总觉得后背像是被人狠狠扎了一下,又痛又难受。

三楼的房间门前,此时就剩下了穆成钧夫妇。凌时吟的视线早就模糊了,如果说之前的事情还是猜测的话,那这些照片呢?

这是那个女人明目张胆来挑衅她了,凌时吟将那些照片递到穆成钧跟前,“成钧,你就没什么要解释的吗?”“解释什么?”

这话砸到凌时吟心上,她觉得心痛得厉害,像是已经被砸出了一个大洞。“你哪怕说一句,这些照片是合成的都好。”

“那我这样说了,你会信吗?”

穆成钧转身回屋,凌时吟大步跟了进去,“成钧!”

男人停住脚步,凌时吟不可能不闻不问,她情绪激动起来,“这女人是谁?照片里的女人,她是谁?”

穆成钧一把将照片夺了过去,“你问这么清楚做什么?”

“成钧,你是我丈夫啊!”

“难道因为这些照片,我现在就不是你丈夫?”

凌时吟牙关紧咬,“所以你晚上晚回来,是不是跟她有关?”

穆成钧走到窗边,掏出打火机,啪嗒点上火后,火苗迅速吞噬了手里的照片,凌时吟上前几步,男人朝她看眼。“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我受不了,穆成钧,结婚的时候你不是这样的……”

“有些事,既然你不是亲眼所见,又何必多作怀疑呢?”

凌时吟不能接受男人这样的态度,“成钧,我嫁进穆家之后,究竟是有哪点对不起你?”

男人将带着火苗的照片一角丢进垃圾桶内,“如果在这个问题上你过不去的话,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什么叫没什么好谈的?”凌时吟伸手按住男人的手臂。“成钧,我们好好过日子行吗?我会孝敬妈、顾好这个家,我们还像以前一样……”

穆成钧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男人掏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并未立刻接通。

“是谁的电话?”凌时吟情绪激动地上前想要抢夺他的手机,男人不耐烦地将她推开,“够了没有?”

“是那个女人是不是?”

“莫名其妙。”穆成钧拿着手机,快步朝着门口而去。

凌时吟跟在后面,到了门口,她伸手要去抱男人的腰,却被穆成钧一脚踢开了。

穆成钧大步往楼下走,付流音送完信件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可是没过多久,佣人敲响她的房门,说是穆太太让她下楼。

她不好继续躲着,出门的时候,还在想着是不是凌时吟和穆成钧闹开了,或者折腾出了什么事,穆太太要找她算账?

来到楼梯转角处,正好穆成钧大步下楼,佣人赶紧打过招呼,“穆先生。”

付流音朝他看了眼,穆成钧身上的衣物仍旧工整干净,看不出有任何撕扯过的痕迹,男人单手插在兜内,另一手握着的手机还在响,他不阴不阳地扯出抹笑来,“老二媳妇,谢谢你替时吟拿了快递。”

“大哥,这是应该的,不过这件事是有疑点,那人给我的时候,信封居然是被人开过的,但我没看……”

穆成钧嘴角处的弧度越发明显了。“没看,是吗?”

“是,真没看。”

“那你有没有兴趣知道,那里面是什么?”

付流音使劲摇头,“不,那是大嫂的东西,我怎么会感兴趣呢?”

穆成钧笑着,他站在原地,颀长的身子倚向栏杆,目光一瞬不瞬盯着付流音。

她赶忙说了句,“妈找我有急事,我先下楼了。”

付流音抛下句话,随后赶紧下了楼。

皇鼎龙庭。

许情深抱着霖霖下楼,蒋远周怀里则抱着睿睿,许情深边走边看眼时间,“会不会迟到啊?”

“不会,这边过去顶多也就十分钟,而且现在不会堵车。”

早在前几日,老白就联系好了一个早教中心,皇鼎龙庭四周都是高档区,所以也不用特意赶到别的地方去。来到早教中心,有早教老师热情地过来迎接。

今天是试听课,许情深带着两个孩子进去,老师冲她和蒋远周说道。“我建议只进去一位家长,你们看,谁进去?”

“我进去吧。”蒋远周朝许情深看了眼,“说不定进去后轻松不到哪里去,你在外面等我们。”

“好。”许情深坐在外面,整个教室是玻璃面的,她正好也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许情深心想的早教,无非就是带孩子玩而已,然而真正来到了这边之后,她才知道事情并不是这样的。

也多亏进去的是蒋远周,看着男人陪着两个孩子做游戏的身影,许情深不由笑了起来。

属于她的日子,每一天似乎都挺平静的。

尽管医院里有不少烦心事,也遇上过胡搅蛮缠的家属,尽管赵芳华那边一直没消停过,可是许情深最庆幸的是,回到家,她可以抛去所有烦恼。

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陪着一双儿女成长,莫过于在她身边的男人,一直在对她好。

一个小时后。

体验课结束了,许情深走到门口,蒋远周抱着睿睿出来,许情深拉过霖霖的小手。

她抱起霖霖后,蒋远周轻拉下她的手,“我去交费,你在这等我。”

“好。”

两人离开的时候,时间还早,蒋远周又带着他们去吃些东西。

许情深接到医院的电话时,她刚坐定下来,听完电话后,许情深着急起身。“医院有些事,我马上过去趟。”

“怎么了?”

“有个患者伤重……”

蒋远周抬起了视线,“今天是你休息,医院不是还有别的医生吗?”

“就是因为别人抽不出身才让我回去的。”许情深说完,用手摸了摸蒋远周的脸颊,“乖啊,你带霖霖和睿睿先回家,我晚上早点回来。”

蒋远周侧开身,这是摸他的脸摸上瘾了。

许情深赶回星港医院,走进急救室,看到一个女人躺在病床上。

“许医生,情况紧急,不得不打电话给您了。”

“没事。”许情深弯腰查看了下女人的状况,“车祸吗?”

“对。”

女人还有意识,她伸手抓住许情深的手腕,“医生,救我,救我。”

“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救你。”许情深直起身,“准备手术。”

“等等,”女人听到这,再度拉住她的手,“我的手机……”

“都什么时候了?”

“手机!”

护士朝着一旁指了指,“那都是你的东西,放心吧,丢不了。”

“跟我一起被送进来的男人呢?”

“你别在这耽误时间了,哪有什么男人跟你一起被送进来啊,我们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了你。”

女人摇着头,“不可能,不可能,当时我们同坐在一辆车上,他不可能没事的……”

许情深弯下腰,手掌按住女人的肩膀,“你要再这样浪费时间,那你就有可能真的再也见不上他了。”

“是他老婆,是他老婆找人故意撞我的。”女人情绪激动,好不容易说完这句话后,晕厥了过去。

小护士嘟囔句,“都什么时候了,这人是不是小三啊?我看她精神倒是挺好的,说了这么多话,应该没多大的问题吧?”

“不一定,有些人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以为自己就受了点轻伤,下一刻就有可能病况恶化。”

许情深不敢大意,吩咐护士将那个手机收起来后,快步往外走。

几小时后。

许情深从手术室出来,她轻叹口气,方才的手术也是凶险,只不过还是逢凶化吉了。

女人苏醒的时候,都快晚上了。

许情深站在窗边,听到呻吟声,她转身走到病床前,“你醒了。”

“我这是在哪?”

“当然是医院。”

“我没死?”

许情深双手插在兜内,“你的手机设置了密码,我们解不开锁,也没法通知你的家人。”

“我是不是受了很严重的伤?”

“还好,一根肋骨把肺刺穿了,至少现在没事了。”

女人扬了扬嘴角,“医生,你真会开玩笑。”

“警察在你昏迷的时候来过。”

“报警了是吗?”

“你都说有人要谋杀你了,能不惊动警方吗?”

女人视线朝四周看了眼,“我想打个电话,我的手机呢?”

许情深从兜里将她的手机掏出来,“别忘了先通知你的家人。”

“好。”

“让他们带好钱。”

“……”

许情深出去后,安排了一名护工进来,回家的时候看眼天色,时间过得真快,一天又这么过去了。

自从穆朝阳死后,穆太太几乎没有出过家门,今天实在是推脱不得,她出门的时候将凌时吟叫到一边,“时吟,老大和老二都不在,家里只有你和流音……”

“妈,我知道您担心什么,您放心去吧,我和音音没事。”

“那就好。”

穆太太离开后,凌时吟坐在客厅内看电视,付流音下来的时候,凌时吟将电视机的音量调高些。

“付流音,你过来。”

付流音倒了杯水,走过去几步,她很快在沙发上坐定下来,“有事?”

“你老实告诉我,那些照片你是从哪来的?”

付流音嘴角轻挽,“什么照片啊?”

“别跟我装糊涂!”

“我是真不知道。”付流音将杯子放到茶几上,她摊开了双手,“你先告诉我照片的内容,我再好好回答你。”

凌时吟看下四周,见佣人都在各忙各的,她将电视开成了静音。

“那些照片,不瞒你说,我真看了。”

听完付流音的话,凌时吟尽管不觉得意外,但一张脸还是惨白如纸,“你都看见了?”

“对。”

凌时吟怔怔坐在沙发内,付流音想要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却不由吞咽了回去。

“付流音,那些照片跟你有关系吧?”

“你难道以为,是我找人去诱惑大哥?然后特地拍了这些照片给你看?”

凌时吟轻咬着贝齿,“为什么你们都要害我?”

“没人害你,只是这样的事情被你碰上了而已。”

一名佣人从厨房出来,两人互相看了眼,谁都没再开口。

“大少奶奶、二少奶奶,要开饭了吗?”

付流音看眼时间,“劲琛不回来吃晚饭,你问大嫂吧,看看大哥回不回来。”

“大少奶奶?”

凌时吟坐在沙发内,一语不发,门口有脚步声传来,付流音别过头,看到穆成钧正在朝这边走来。

糟了,难道今晚要跟他们一起用餐?

付流音站了起来,想要赶紧找个借口上楼,等到穆成钧走近上前后,她才看出了男人的不对劲。

穆劲琛脸上受了伤,额角处用纱布贴着,一侧脸颊还有明显的刮伤。凌时吟看到他这幅样子,吓了一大跳,“老公,你这是怎么了?”

穆成钧视线看向旁边的佣人。“你们都出去。”

“穆先生?”

“出去,统统出去。”

佣人朝凌时吟和付流音看了看,她转身回到餐厅,喊上另一名佣人后走了出去。

穆成钧转身来到门口,将门反锁上,付流音心里发麻起来,她抬起脚步就要跑。

“别……”凌时吟见状,伸手拉住她的手臂,“别走,别走。”

“这是你们俩之间的事,松开我!”

凌时吟双手使劲,怎么都不肯撒手,付流音视线看出去,看到穆成钧正在大步而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