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强闯房门/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时吟几乎能想到,接下来要面临的是什么。

付流音推着她的手掌,“松开!”

“救……救我……”

穆成钧来到两人跟前,他居高临下盯着凌时吟,他身上本就有一股阴暗至极的气息在,此时他眼神阴冷无比,再加上脸上的伤,更像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

“老公,你怎……怎么了?”

穆成钧伸手指向自己的脸,“你问我的伤?”

“是,你没事吧?”

“你不就是要我死吗?”

凌时吟满面不解,慌忙摇了摇头,“我听不懂你什么意思。”

“听不懂?XXR8T08,这车牌号你觉得熟悉吗?”

凌时吟唇瓣哆嗦着,别开视线,“我不认识。”

“那坐在里面的女人呢?你也不认识。”

“不认识,我不认识!”凌时吟感觉自己就要被穆成钧逼疯了,她站在悬崖边上,不敢往前看,更不敢回头望。付流音的手臂被她抓着,她想要挣开,“大哥、大嫂,既然这是你们的家事,我也不便参与,我先上楼。”

凌时吟听到这,更加用劲地抱住她,穆成钧的视线咻地落到付流音脸上。

两人目光相触,付流音赶紧说道,“劲琛打过电话回来,说是要跟我出去吃晚饭,我想他应该快到家了……”

“听到了吗?”穆成钧冲凌时吟道,“流音要出去,你松开她。”

他嘴里喊出来的这一声名字,带着阴森恐怖,付流音握住凌时吟的手腕,可这时候的凌时吟,完全将付流音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她知道,她如果拉着付流音的话,穆成钧也许会顾忌着有别人在,而对她手下留情,她倘若一松手,那她真有可能就要死在这了。

“老公,我怎么会去害你的?你应该清楚我的为人。”

“当时那辆车,不止坐着那个女人,还有我。”  凌时吟极力隐忍着,但她心里还是有吃惊。她只是要给那个女人一点教训,她根本没想到穆成钧也会在车上。

她嘴唇打颤,牙齿轻咬着。“什么女人?你又和什么人在一起?”

付流音脸上扬起恼怒,这是他们夫妻俩的事,凭什么把她扯进去?

她握紧凌时吟的手腕使劲,穆成钧见状,忽然伸出右手抱住了付流音的肩膀。

付流音猛地一惊,男人身上的香水味扑鼻而来,她紧张地汗毛都竖了起来,凌时吟更是瞪大了双眼,“你……”

穆成钧另一手压在她的手臂上,他冲着凌时吟面无表情道,“松开!”

凌时吟不肯松,他另一条手臂却将付流音更紧地拥入怀中。

“放开我!”付流音恼羞成怒,喊了一声,左手手肘欲要撞向他。

穆成钧没有松手,他的力气要比付流音大很多,凌时吟的手被他擒住后推开,她一下没站住,跌进了后面的沙发内。

付流音赶紧挣扎,穆成钧倒没勉强她,他松开了手,视线落到凌时吟脸上。

“你是不知道我在车上,还是就想要我的命?”

凌时吟哆嗦成一团,哪里敢承认。“老公,这个世上最不希望你出事的人,那就是我……”

付流音往后退了步,她赶忙要跑,余光却瞥见穆成钧抄起了茶几上的一样什么东西砸向凌时吟。

一声闷响声传到付流音耳中,她惊得像是脚底长了钉子般定在了原地,凌时吟来不及反抗,更加来不及求饶,那种剧痛铺天盖地压来,她只知道自己的视线模糊了,看什么都是不清楚的。

付流音看到殷红的血渍顺着凌时吟的额头往下淌,她之前见过凌时吟脸上的伤,却没见过她当着自己的面被打。

付流音觉得自己动不了了,别说是逃走,就是挪动一步都难。

穆成钧弯下腰,一把揪住凌时吟的衣领将她提起身。“连我都敢害,是不是?”

“没有,”凌时吟嘴里不住重复,“老公,我没有……”

穆成钧手臂一甩,将她丢了出去,凌时吟像个破麻袋似地摔在地上。

男人一步步上前,凌时吟这会还有反抗的力气,只是不再大喊大叫了,付流音看到她的血渍在地上蜿蜒开,凌时吟爬起来后想要跑,却被穆成钧一把擒住。

两人纠缠着来到了餐厅,付流音好不容易抬起脚步,她想要走向楼梯口,她看到凌时吟被穆成钧按到地上。

凌时吟刚要爬起来,穆成钧随手抄起了旁边的一张椅子。

付流音脸色煞白,脱口而出,“小心!”

“砰——”

椅子砸在了凌时吟的后背上,她闷哼一声,整个人躺在了地上。

太可怕了,付流音的脑子里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她觉得穆成钧就是个魔鬼,她脚步往后退,退到了楼梯口。

凌时吟手指动了动,头也动了下,她轻轻抬高视线,看向付流音的方向。

“救——”

穆成钧的目光也望了过来,偌大的穆家,如今就剩下他们三个人。付流音捏紧手掌,她整个人犹如绷紧的弦,她忽然看到穆成钧抬了下脚步。

她大惊失色,恐惧感泼了过来,男人往前走了一步,付流音什么都不想,转身朝着二楼飞奔而去。

付流音没有喊救命,这个屋子内没有别人了,她和凌时吟谁都不是穆成钧的对手。她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咚咚地往上跑,她还听到了穆成钧的步子声,两道声音碾压在一起,凌乱无比。

好不容易跑上最后一个台阶,付流音却被绊倒了,这一下摔在地上,摔得她眼冒金星。

付流音根本就没反应的时间,她的脚踝被人握住了,她尖叫一声,身体有被训练过的那种本能反应,她双手使劲一撑,一个转身后,右腿绷直了,集中全部力道扫过去!

这一下正好踢中穆成钧的手臂,他痛得松了下手,人也因为惯性的原因往后摔去,幸亏他反应够快,一手攀住了旁边的扶手。

等到穆成钧站稳脚步的时候,付流音已经起身了,她迅速往前跑去,男人赶紧追上前,眼看她到了房间门口,付流音刹住脚步,差点跌倒,她拧开门把冲进去,穆成钧看到门板在他面前被关上。

付流音手指颤抖地反锁,刚锁好,外面就传来了开门声。

她整个人好像被抽空似的,付流音额头靠着门板,好悬,就差一步,如果她动作再慢一点的话,穆成钧就要闯进来了。

付流音将手落到胸口处,她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原来穆成钧暴戾起来,竟比猛兽豺狼还要可怕。

付流音不敢在这逗留,她倒退了几步,坐到大床内。

门外传来剧烈地敲门声,付流音着急摸向口袋,并没发现自己的手机,她视线在屋内扫了圈,这才看到手机放在了书桌上。

她赶紧走过去,一把拿起手机,拨通穆劲琛的电话。

短暂的彩铃声后,那边传来了男人醇厚的嗓音,“喂。”

“救,救命——”

穆劲琛听在耳中,心里猛地一惊,“怎么了?你在哪?”

“我在家,你快回来……你大哥……你大哥他发疯了。”

“怎么回事?”穆劲琛一边问着话,一边快步朝停车场而去。

“我也不知道,他回来后就疯了,凌时吟已经被他打得不能动弹,他现在就在房间外面,我怕他一会就把门给拆了。”

“妈呢?”

“妈出门了。”

穆劲琛打开车门,矫捷地坐了进去,他带上车门,熟练地发动车子,“我现在马上回去,无论如何你都不要给他开门。”

“我知道。”

穆劲琛单手扶着方向盘,车子飞速开出去,“还有,靠近我睡那一侧的床头柜,最后一个抽屉内我放着一把枪,你把它拿出来。”

“拿枪?”

“我教过你怎么开枪。”

付流音手掌轻握,“但他是你大哥。”

“如果他要欺负你,那就算是我大哥都不行。”

穆劲琛打过方向盘,车轮碾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音音,别怕,只要你不开门,那扇门他是进不去的,就算他强踹都踹不开,所以无论听到什么动静,你都别出门。”

“好。”付流音紧张地握住手机。“我挂了,你好好开车。”

“不要挂,你让手机保持通话状态,这样我才能知道你没事。”

付流音心里微松,这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好。”

她将手机开了扬声器,然后走到床头柜前,将穆劲琛放在里面的手枪拿出来。

穆成钧在外面似乎消停了,可付流音不敢过去,谁知道他走没走呢?

她也不知道凌时吟在下面怎么样了,难道穆家今天要闹出人命不可?

付流音来到窗边,她看到两个佣人站在院子里。她赶忙推开了窗户,“救命!”

“二少奶奶!”二楼的距离并不高,所以说话声还是能听见。

“快打电话给妈!”

“二少奶奶放心,打过了。”

付流音这下心里落定了不少,不管穆劲琛和穆太太哪个先到,只要他们其中一个回来了,穆家这边应该就能没事了。

门外久久没有了动静声,付流音握着枪的手垂了下去。

她不敢去跟穆劲琛多说话,生怕在他开车的时候分了他的心,会不安全。

付流音数着时间,现在的穆家就好像一个牢笼,似乎只能等外面的人进来解救她们,要不然的话,她们就是死路一条。

她坐向床沿,忽然,一阵声响传到付流音的耳朵里。

这声音,明显是有人拿了钥匙在开门。

付流音急地站起身来,她提着枪上前,“谁?”

她知道这一声是多问的,外面的人手里似乎提着一串钥匙,付流音能听到钥匙碰撞的声响传到耳朵里。

备用钥匙平时都放在穆太太房里,而穆成钧方才肯定是去拿了这串钥匙。

付流音来到门后面,她听到穆成钧换了个钥匙,钥匙插入锁孔,然后用力旋开……

只是门并未被打开,那就说明钥匙不对。

付流音越发焦急起来,穆劲琛在那头开着车,一路上连闯了好几个红灯,他早就看不到那些交通讯号灯了。

“音音,音音?”他喊了几声,没有等到女人回话。

穆劲琛心里越来越急,他毕竟是了解穆成钧的,自从穆成钧着了辛家的道之后,他整个人就不正常的,确切的来说,他心理已经扭曲了。

“付流音——”穆劲琛使劲喊了声。

付流音举起枪,将枪口对准那扇紧闭的房门。她害怕等不到穆劲琛和穆太太回来了,她必须自保,“大哥。”

门外的动作轻顿住,付流音继续道,“大哥,我只想在穆家过安安稳稳的日子,您是劲琛的大哥,也就是我的大哥,您今天要真闯进了这扇房门,您让妈和劲琛怎么看我们?”

穆成钧拔出钥匙,又换了另外一个钥匙插进去。付流音手臂有些发抖,“你不要再动了!”

“音音,给凌时吟的那些照片,你都看过了吧?”

付流音蹙紧秀眉,“你是为了这件事吗?如果真是的话,我道歉。”

“呵,对照片里的内容,满意吗?”

付流音握住枪的手紧了紧,“大哥,您也知道劲琛的脾气,你今天要真进了这扇房门,他不会放过我的。”

钥匙被一个个试了过去,穆成钧似乎并不罢休。

付流音脚步往后退,退到了床边,“大哥,你要真敢闯进来,我就死在你面前!”

这句话,清清楚楚传到了穆劲琛的耳中。

“付流音,你在胡说八道什么?”男人怒极,伸手捶打下方向盘,恨不得将前面的路全部清了。穆成钧却不相信付流音所说的,他还真不信她有这个胆子。

他手掌落向门把,用力往下按,却还是没能将门打开。

付流音张望下四周,似乎在找着什么东西,她尽量让自己的情绪激动起来,也尽量让口气中充满害怕,“别进来,别进来,走开——”

穆成钧体内似乎被点了把火,听见这样的叫声,反而越发兴奋。

“你是不是想让我死在这?让你没法跟劲琛和妈交代?”

付流音撕喊着,忽然抬起了枪。

砰——

一阵枪响声传入耳中,穆成钧猛地收住了动作。

穆劲琛一脚刹车踩下去,车子也不知道撞在了哪里,他双目变得通红起来,“付流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