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亲爱的,没事了/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电话那头,除了一阵枪响之外,还传来了人倒地的声响。

穆劲琛感觉到心口狠狠抽痛了下,那一下似乎空了,他望出去的视线也是空的。

有人上前围观,对着他的车子指指点点,穆劲琛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他没想到付流音这样极端,穆劲琛双手握住方向盘,不敢再往下细想,他重新发动车子。

围在外头的人好心提醒,“快报警啊,撞成这样,不用叫保险公司来吗?”

穆劲琛却并未将对方的话听进去,他踩了一脚油门,车子直接轰了出去。

屋内的枪声过后,付流音摔倒的声音也是清晰传来。穆成钧提起手臂,手掌狠狠敲打着房门,“开门,付流音,开门!”

他抬起长腿,用劲踹向门板,门却是纹丝不动。

谁都不会想到付流音会做出这样的事,穆成钧踹了好几次,门还是没有被踹开。

他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穆劲琛兴许一会就能回来,他不能让他看见自己在付流音的房间门口。

凌时吟被穆成钧砸了一下过后,半天起不来,背部痛得像是被什么东西碾过去,她没法起身,她是看着穆成钧追着付流音上楼的。凌时吟双臂使劲,让身子一点点爬回到客厅,她手掌伸向话筒,指尖几乎要碰触到了,她强忍疼痛,手臂伸直……

穆成钧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凌时吟好不容易拿到话筒,她着急要给凌家打电话。

男人放轻了脚步,一步步接近上前,凌时吟刚要拨出最后一个数字,手腕却被人猛地踢中,话筒飞了出去。

她绝望地痛哭起来,“救命,救命啊。”

穆成钧蹲下身,一把扯住女人的头发,“你希望谁来救你的命?”

“成钧,我就算真想要害别人,我也不会来害你啊……”

“Laci要有个三长两短,你也不要活了。”

凌时吟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她不敢哭诉,更不敢指责,生怕说错了一个字都会招来穆成钧的暴打。

男人坐到沙发内,脑子里却乱得很,他不知道付流音现在怎么样了,他手掌撑着额头,大门处忽然传来一阵动静,穆太太的声音透过门板传了进来,“成钧,成钧,你可别干傻事啊!”

她有大门的钥匙,打开了门后,穆太太快步进来,身后的两个佣人也是神色匆匆的。

穆太太经过餐厅,看到了满地的狼藉,她快步来至客厅,一眼就看到凌时吟倒在地上。

穆太太脸色发白,赶紧上前,“时吟,你没事吧?”

“妈,救我,你总算回来了。”

“成钧——”穆太太气得整个人都在抖,“你非要让这个家不得太平是不是?”

穆太太着急去搀扶凌时吟,想要让她起身,凌时吟痛得冷汗涔涔,她握紧了手掌,不住摇头,“不行,妈,我站不起来。”

“成钧又打你了是不是?”

穆太太朝着身后的佣人挥下手,“快,把大少奶奶扶起来。”

两个佣人上前,只是刚拉住凌时吟的手臂,她就摇头痛哭道,“不行,我起不来,妈,我痛得受不了……”

穆太太一看,心里又急又气,“是不是伤了哪?”

“我的背好痛。”

穆成钧冷冷地看着,穆太太想了想,她不敢随便拨打120,更不想这件事传出去,她赶紧打电话给穆家的家庭医生,让他立马过来趟。

“地上凉,先想办法将大少奶奶扶到沙发上吧。”一名佣人建议出声。

穆太太挂断通话,将沙发内的靠枕全部拿开,“快,当心。”

几人好不容易将凌时吟搀扶着起身,让她躺进了沙发内,穆太太看向四周,满脸的严肃,她冲两名佣人摆了下手,“你们先出去吧,还有……今天的事谁都不准出去乱说一个字。你们在穆家十几年了,应该知道穆家的规矩。”

“穆太太放心,我们知道。”

眼看着两人快步出去,穆太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轻易是不发火的人,穆太太指着穆成钧怒喝,“你说,为什么把时吟打成这样?”

她视线落向周边,心里有种异样感,她出门的时候,付流音明明在家,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她不可能一个人躲着。“流音呢?”

穆成钧抬了下眼帘,没有说话,穆太太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我问你话呢,流音人呢?”

穆劲琛进来的时候,客厅内的几人他都没放在眼里,他快步朝着楼梯口而去。

穆太太猛地一惊。“老二!”

男人上了几级台阶,忽然顿住了脚步,他视线扫向几人,眼里透着阴鸷。

“老二……”

穆劲琛没有再作逗留,他修长的腿连上了几个台阶,很快来到二楼。

一眼望到走廊尽头,那个熟悉的房间也出现在眼中,穆劲琛抬起右腿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腿像有千斤重。他一步步来到房门前,心里始终存着一丝丝期盼,他抬起手掌敲响房门。

可里面却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穆劲琛杵在门口,心被剜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他手掌在门板上不住敲打,他希望这时候有人能将门打开,或者一脸惊恐地扑入他怀中对他说,他总算回来了。

穆劲琛头靠着那扇门,他手掌伸进口袋,摸到了藏在里面的钥匙。

男人一把掏出来后,也没有多做犹豫,说不定付流音还有救呢?

他旋开门把,将门推开一条缝隙,然后使劲一推。

忽然,一把黑洞洞的枪口举高后正对他的眉心,穆劲琛脑子里当时是懵的,他视线盯紧了跟前的女人。

付流音手臂颤抖,目光死死锁住他的脸,男人眼疾手快地按下她的手腕,并从她手里将枪接了过去。

他一把将她按到怀里,“没事了,没事了。”

付流音视线望向门口,外面没有别人,她伸手揪住男人的衣角,“我……我快被吓死了。”

“电话里的枪声是怎么回事?”穆劲琛松开她,直起身后,视线在她全身扫了圈。“没伤到哪吧?”

“你放心,我又不傻,难道我还能将枪口对准我自己?”

穆劲琛握住她的手臂,“那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害得他一路上就跟疯了似的,恨不得给车子插上一对翅膀。

“我也不知道大哥是不是还在外面,我当时吓得动都不敢动,我怕我一说话,他就知道我在骗他。”

穆劲琛端详着跟前的人,确定她没事后,这才轻轻将她揽到怀里。

他跟付流音结婚,他要那一张结婚证书,真的仅仅是因为要继承遗产。只是穆劲琛没想到,听到枪声的时候,他会紧张害怕成那样。

“妈回来了吗?”

“回来了。”

付流音将脸在他肩膀上不住蹭着,“你让我不要出去,我真的没有出去。”

“但我没让你开枪!”穆劲琛心有余悸,手掌在她背上轻轻拍打几下。

“大哥应该是拿了备用钥匙,我怕他闯进来,我只能想到这个办法。”

“我们房间没有备用钥匙,你不用害怕。”

付流音哪里能知道这些,“不过等我打完一枪后,大哥真的走了,只是我不知道他会不会中途折返,所以我不敢给你打电话,也不敢开门出去。”

穆劲琛抬起的手掌落向付流音脑后,“走,我们下楼。”

“家里人都在吗?”

“在。”

付流音脚步僵住,“我不想下去。”

穆劲琛将那把枪塞到付流音手里,“拿着,不用怕,他要再敢乱动,我允许你开枪。”

男人一把抱住付流音的肩膀,拥住她往外走,走下楼梯的时候,付流音听到凌时吟在哭,穆劲琛握住她的小手,付流音抬了抬头,看到穆劲琛神色肃穆,满脸的阴鸷,十分吓人。

穆成钧坐在沙发内,听到脚步声时,他抬了下头,他是背对着楼梯坐着的,他竖起耳朵,听见脚步声虽然整齐,却并不是一个人的。

付流音和穆劲琛很快来到沙发前,穆成钧余光里看到了两个人,他视线轻抬,看见付流音好好地站在那,几乎是毫发无伤。

男人锁紧的眉头微展,眼神里有各种各样的情愫,有轻松、有释然,还有嘲讽。

他嘲讽的是他自己,他早就说过付流音不可能自杀,可是听到枪声的时候,他居然忍不住心慌了。

穆太太看向付流音,见她没事,心里自然也是一松,可是视线往下落,却看到她手里握着把枪。

穆太太指了指付流音,“你,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妈,这话你应该问大哥。”穆劲琛拉着付流音的手,让她坐定下来。

穆太太也是满脸的严肃,“到底怎么回事?”

“大哥,你怎样对大嫂,那是你们的家事,但你对音音做了什么?”

穆成钧视线对上他,“我对音音做了什么?”

“你拿了备用钥匙,要开我的房门是吗?”

“是。”穆成钧倒没有不承认,“我跟时吟的很多事,流音也是清楚的,我需要她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

“什么时候你们的事,需要她站出来了?”

穆成钧身子往后靠,眼里布满阴霾,他视线落向对面,紧紧锁住了正在哭泣的凌时吟。

“你们以为我无缘无故发这样的火?”穆成钧冷笑下,“妈,你进门之后只是一昧地指责我,你问过我脸上的伤是从哪里来的吗?”

穆太太盯着他,似乎这才发现儿子脸上的伤,“成钧,你这又是怎么了?”

“你应该问问你的好媳妇。”

凌时吟闻言,忍不住哆嗦下,穆成钧继续说道,“我今天出门遇上了车祸,要不是我命大,你们现在可能在对着一具死尸说话。”

“大哥!”穆劲琛沉声喝断,他看向了旁边的穆太太,穆太太一听这话,果然是受不了的,她瘫坐在沙发内,穆朝阳才走没多久,也是因为车祸,她手掌轻按在胸前,“老大,你把话说清楚,你说谁要害你?”

“凌时吟,这个时候,你是不是也该站出来说句话?”

凌时吟强忍着痛,“成钧,你非要说这件事是我让人做的,你还不听我的解释……”

穆成钧冷笑下,余光扫过去,看到穆劲琛抱着付流音,“老二,我开你的房门是不假,只是当时流音躲在里面不肯出来,我承认,我可能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所以她越是躲着,我就越是想让她站出来。”

“大哥……”付流音听到这,不甘心地开口道,“你和大嫂的事,凭什么要我站出来?”

“那你知道今天的车祸中,还有一个女人至今生死未卜吗?你又知道她是谁吗?”

付流音迎上男人的目光。“我怎么会知道?”

“流音,那天的照片是你亲手交到时吟手里的,照片中的女人长什么样,你应该不会忘记吧?”

“什、什么意思?”

“跟我一起遭遇车祸的,就是照片里的人,她叫Laci。我当时开着她的车,车子被撞得几近报废,当时Laci受伤严重,撞我们的车子不止没有下来救人,还连续撞击了几次。现在,凌时吟也承认了事情是她做的,流音,你给了她照片,正好也就给了她一个杀人的动机,明白吗?”

付流音摇着头,不是这样的,穆成钧方才只字未提这件事,她在楼梯处摔倒,被他握住脚踝的时候,她清清楚楚看到了男人的眼神,那是一种掠夺,是侵略。有那么一瞬间,它迸露出了男人对女人的不怀好意,他追着她绝对不是因为什么要让她站出来,他分明就是另有所图。

“照片并不是我凭空捏造出来的,我只是替大嫂拿了个快递而已。”

“大哥,你这理由未免太牵强了,”穆劲琛嘴角泛出冷笑,“要不是流音开了那一枪,你说话是不是还要更加轻松?”

“老二,那你以为我是有什么企图吗?”

兄弟俩剑拔弩张,穆劲琛嘴角边的笑越发嘲讽,“你若真说你没有企图,你自己相信吗?”

凌时吟将他们的对话听在耳中,她知道,这件事情继续往外扯的话,就连穆太太都不会帮着她。毕竟车祸的事是跟她有关,不论有意无意,穆成钧都差点死在她手里。

“劲琛……”凌时吟口气虚弱,别过头看向他。“这件事,你真是误会你大哥了,他确实一直在问音音,那些照片是怎么来的,是不是她故意要拿给我看。可能音音当时被吓糊涂了,只顾着逃跑……”

付流音小嘴微张,目光里透出些难以置信。

亏她方才还心软,生怕凌时吟被穆成钧打死,可没想到她一下醒转过后,就能张嘴咬人。

穆劲琛当然不相信这种话,可穆太太在旁边不耐烦地说了句,“音音的事情以后再说,她没事就好。时吟,我问你,成钧说得是不是真的?”

穆劲琛身子往后靠,从穆太太嘴里接过了话,“妈,当然是真的了,你没听到大嫂刚才说吗?她说大哥一直在问音音照片的事,很显然,大嫂知道了大哥在外面的事情,所以,她找人想要做掉那个Laci,只不过意料之外的是,大哥当时居然也在车上。”

穆太太沉声问道,“时吟,是这样吗?”

这么短的时间内,穆成钧不可能查到什么,说到底都是猜测,凌时吟不想承认,可背上的伤痛得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妈,我怎么可能要害成钧呢?”

付流音听在耳中,冷冷地补上一句,“大嫂,没人说你要害大哥,我们的意思是,你要害那个女人。”

凌时吟额头冒着冷汗,“妈,您也听到了,成钧在外面有女人……”

“时吟,成钧做错了事,我会说他。但是穆家如今就剩下这两个男人了,你的做法实在是令我太失望了!”

“没有!”凌时吟听到这,拼命摇头,“这事跟我无关,你们可以把肇事司机找来,让他跟我当面对质。”

她咬紧牙关,死都不肯承认,她知道一旦松口的话,不光是穆成钧要整死他,就连穆太太都不会再偏袒她一句。

付流音看着她趴在那一动不动,雪上加霜又加了句,“现在追究这些也没用,我看大嫂似乎伤的不轻,不会落下个终身残疾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