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骗孕/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时吟听到这,猛地想要起身,可她真是动不了,脊背断裂般痛得她呻吟出声。

穆太太头疼地坐在旁边,“真是作孽!”

穆劲琛进来的时候,大门并没有关,所以家庭医生到时,直接走了进来。

“华医生来了。”穆太太忙起身。

“这是怎么了?”

“麻烦您过来一趟了。”

家庭医生上前,弯腰查看着凌时吟的伤情,“摔伤了吗?”

客厅内谁都不说话,穆太太闻言,点了下头,“是,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不小心往后滑了一跤。”

华医生手掌按向凌时吟的背上,她痛得嗷嗷大叫起来。

付流音听着这阵声音,有些心慌,穆劲琛见状,将她的手掌握在了掌心内。

半晌后,华医生面色严肃地看向穆太太。“赶紧送去医院吧,情况不容乐观。”

“怎么了?伤得很重吗?”

“穆太太,我知道您顾忌什么,但情况紧急……”

穆太太视线落向穆成钧,她了解华医生,如果他说了必须就医,那肯定是拖不过去的,况且这件事要是传进了凌家耳朵里的话,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

“成钧,快带时吟去医院吧。”

穆成钧双手交握,凌时吟心急如焚,她可不想一辈子都躺在床上。“成钧,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好吗?”

付流音忍不住朝他看去,凌时吟再怎样,那也是穆成钧的妻子,可是看他的样子,他不光下得了这个重手害她,他居然还能见死不救。她不禁觉得心里一凉,这究竟该是怎样的一个男人?

穆太太满脸的焦急,“我让司机去安排车。”

“穆太太,最好去星港医院。”

凌时吟听闻,下意识地拒绝道。“不,我不去星港。”

“大少奶奶,星港在这方面是最权威最专业的,您身上的伤也不是闹着玩的,万一有一点点差池,您的下半辈子……”

凌时吟吓得噤声不语,嘴唇都在发抖。

穆太太想了想,拿起旁边的话筒说道,“还是打120吧,万一挪动了再加重病情怎么办?”

她打电话的时候,穆成钧的手机也响了起来,男人接通后放到耳边,那边的女人满口焦急问道。“成钧,你没事吧?”

穆成钧听到对方的声音,那张一直紧绷着的脸这才稍松,“我没事,你呢?”

“动过手术了,医生说我捡了一条命回来。”

“好。”穆成钧嘴角动了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凌时吟听在耳中,脸上、心上开始火辣辣的痛,这样的通话内容,够清晰明了了吧?

穆成钧轻问道,“你在哪?”

“星港医院。”

“好,好好休息。”

穆成钧挂断通话后,身子往后靠,他手指在自己的脸上轻按过,一把声音冷冷说道,“好,就去星港医院。”穆太太冲穆劲琛和付流音道,“你们也一起去。”

穆劲琛从付流音的手里将枪接了过去,救护车过来后,穆家人都去了医院。

穆太太坐在车内,救护车在前面开着,穆成钧也在前面,她头疼地按着太阳穴,车子经过一个拐弯处,穆太太似是想到了什么事,“音音?”

付流音收回神,赶紧应了声。“嗯。”

“星港医院的蒋太太……”

“她,她之前是我嫂子。”

穆太太赶紧说道,“你给她打个电话吧,麻烦她一声……”

“妈,”穆劲琛好笑地扬眉。“您知道凌时吟和蒋太太的关系吗?”

“我自然知道。”

“那您还添什么乱。”

“你懂什么!”穆太太现在也是急得不行,“我最清楚华医生说话的样子了,劲琛,我怕时吟的结果要是真不好,我该怎么去向凌家交代?”

人毕竟是在穆家出的事,如果凌时吟真的重伤后再也起不来,她也不可能会认同自己是摔成这样的这种说法,到时候对于穆家来说,又是一桩丑闻。

“妈,您放心,我这就给我嫂子打电话。”

“好,麻烦你了,音音。”

穆劲琛在旁听着,他双手抱在胸前,插了一句话说道,“妈,您要真觉得麻烦了音音,您可以答应我们一件事。”

“什么事?”

“同意我们搬出去住。”

穆太太想也不想地拒绝了,“不行!这件事别再提了。”

“老大今天说的那些话,你信了?”

“劲琛,难不成你以为老大……”穆太太说着话,视线不着痕迹看向正在打电话的付流音。“真是太荒唐了。”

穆劲琛刚要开口,付流音就收起了通话,“妈,您放心吧,我嫂子正好要去医院值班。”

“星港医院不是蒋先生的吗?值班还用得着你嫂子?”

“噢,她说今天正好做了个手术,她不放心,所以一会过去。”

救护车带着凌时吟来到星港医院,穆家的人也下去了,许情深比他们晚一些到,她快步走向急救室,看到付流音等人坐在外面。

“嫂子。”

许情深一身便装,看到穆太太,赶紧跟她打过一声招呼。

“你们别着急,我先进去看看情况。”

“许医生,请您一定要帮忙救好时吟。”

许情深冲着穆太太微笑。“放心。”

她大步往里走去,穆太太看了眼她的身影,她拉过付流音说道,“这蒋太太一看就是面善、好人,你看她不计前嫌,一切以救人为目的……”

许情深走进了急救室,看到凌时吟趴在那,正着急地询问着,“医生,我没事吧?我不会瘫痪吧?”

“是不是怕变成残废?”许情深扬声,含笑往前走,来到病床前,她弯腰凑近凌时吟看了眼,“穆少奶奶,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许情深!”

“怎么了?难道是看见我太吃惊?不至于啊,星港医院本来就是我的。”

凌时吟轻哼声,实在是没力气说话,许情深将手按住她的脊背,然后用力……

“啊——”

凄厉的惨叫声传了出去,穆太太吓得脸色发白,“怎么了?”

“妈,”穆劲琛头也没抬说道,“医生肯定要做最基本的检查,也就是大嫂耐不住,叫得这么欢。”

付流音坐在他边上,抬起腿扫了他一脚。

穆劲琛低头看了眼,“踢我做什么?”“好好讲话。”

穆劲琛拍了下自己的腿,“难道这不是事实?”

付流音干脆不说话了,穆成钧坐在对面,有些心不在焉,穆太太将手落到他肩上。“成钧,你也去做个检查,看看自己有没有大碍……”

“好。”穆成钧直接站起了身。

穆劲琛看着他离开,他收回视线,“妈,大哥这哪是去做检查,他这是去看你的三儿媳了。”

“什么三儿媳?”

“就被车撞的那个,八成也在星港医院。”

穆太太赶紧堵住他的话语,“别胡说八道!”急救室内,许情深拿过片子看了眼,“啧啧,伤的真不轻,外力所伤,是被你老公打的吧?”

凌时吟恼羞成怒,“我到这儿来是就医的,不是受你侮辱的。”

“如果真是家庭暴力,医院权利和义务报警。”

“谁家庭暴力?”凌时吟扭过头看向许情深,“我知道,你巴不得我过得惨,所以你希望我遇上那些事,是吗?”

许情深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聚精会神地盯着片子,她指着一处跟旁边的医生说道,“伤在这个地方,很棘手,赶紧准备手术吧,顾主任那边联系好了吗?”

“联系好了。”

许情深将片子放到旁边,她看眼病床上的凌时吟,忽然勾了勾唇笑道,“凌时吟,谢谢你让我发现了当医生的另外一个好处。”

“什么意思?”

“如果我不是医生,我可能没法在第一时间看到你这样,你说,那样的话该有多遗憾?”

凌时吟咬着牙,眼见许情深要走,她赶紧开了口,“等等!”

许情深转身看向她,“有事?”

“今天,星港医院有没有收治过出了车祸的人?是个女人。”

“你怎么知道?”许情深上前几步,“你情敌啊?”

“莫名其妙!”

许情深双手插在兜内,她本来也是随口一说,可是经过凌时吟这样一提,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你还真别说,怪不得我觉得那人的脸有些熟悉,我仔细想想,那天在餐厅内跟穆先生在一起的女人,应该就是她。”

“许情深,你不用这样来刺激我。”凌时吟只剩下这张脸皮了,“我不会相信你的话。”

“信不信随你,不过我还需要跟你说一声,那个女人原本危在旦夕,却是被我救下来的,你快谢谢我。”

凌时吟嘴角哆嗦着,许情深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好好接受手术吧,毕竟这是在星港,所以我祝你手术顺利。”

凌时吟被推进手术室后,过了约莫一个小时左右,穆成钧才回来。

穆太太着急问道,“成钧,没有大碍吧?”

男人轻摇下头,“没事,小伤而已。”

付流音靠在穆劲琛身旁坐着,她快支撑不住了,肚子饿得就差咕噜噜直叫了,她手掌按向胃部,头不小心靠向了穆劲琛的肩头。

穆劲琛顺势将她揽到怀里,在场的几人中,只有穆太太一脸的紧张,穆成钧搭着长腿,若有所思,穆劲琛薄唇凑到付流音耳边。“是不是撑不住了?”

她轻点了下头。

“你跟妈说,我们先走。”

付流音赶紧又摇了下头,她低声开口,“你说。”

“你确定?”

“你说。”

穆劲琛手臂落下去,手掌紧贴着付流音的腰际,他抬了下头,扬高音调开口。“妈,我们先回去了。”

“不行,”穆太太皱眉,“你大嫂还在里面抢救,这点规矩都不懂是不是?”

“妈,我看音音难受的厉害,你看她,老是想吐。”

穆太太的注意力落向付流音,“想吐?”

“是啊,好几天都是这样了,到现在还是难受,是不是也需要看看医生啊?”

穆太太眼睛里一亮,站起身来,“音音,你这个月……”

“没来。”穆劲琛说道,“过去两天了,还没来。”

“那你们查了吗?”

穆劲琛说得跟真的一样,“还没有呢,这不是才过去几天吗?怕不准确。”

“怎么会不准确呢?”穆太太激动万分,“这是医院啊,快,带着音音去查查。”

“是啊,我差点忘了。”穆劲琛说着,忙拽着付流音起身,“我去挂号。”

付流音一脸的懵,穆成钧坐在原地,看到穆太太满脸地期盼,穆劲琛抱紧付流音的肩膀,“走,现在就去看。”

两人快步离开,穆太太坐回原位,“这些日子以来啊,总算有个好消息了。”

穆成钧冷笑下,“还没确定的事,瞧把你紧张的。”

付流音跟着穆劲琛快步往前,她脚步都快跟不上了,他们下了楼,然后穿过门诊大厅,再继续往前。

付流音有些后知后觉,伸手拍了下男人的手背,“你刚刚跟妈是不是在讨论……我怀孕了?”

“是,天大的好事。”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这是压根不可能的事。”

穆劲琛抱着付流音径自来到停车场,“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

“因为你前几天不让我碰,说你月事在身。”

“你既然记得,干嘛还说那些话。”

穆劲琛掏出车钥匙,他打开车门后,拉过了付流音,“我如果不那样说的话,我们今晚有可能都要在医院里度过,谁知道凌时吟的手术要到什么时候结束?”

“但你骗了妈,一会她要打电话过来问怎么办?”

“她如果要问起,我就说医生下班了。”

付流音觉得好笑,“这样不好吧?我们回去坐着,做做样子也好。”

“不需要,”穆劲琛一把将她塞进去,“我想到了一个圆谎的好法子,回去努力把人造出来,这样的话,谁还敢说我们一句闲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