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你可以去找别人/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成钧离开医院后,穆太太一直陪着凌时吟。

医生来查完房,穆太太又给穆劲琛打个电话,可那边始终没人接听。

凌时吟看她心不在焉,“妈,您要打电话给谁?”

“劲琛啊,说好了今天到医院来做检查的。”

凌时吟听了,心里越发不舒服,“可能他们还没起吧。”

“这都几点了。”说话间,穆太太又将电话打到了家里。

佣人接通电话后,穆太太立即问道,“劲琛和音音在吗?”

“穆帅和二少奶奶还没下楼呢。”

“你去叫他们起来,让劲琛给我回个电话。”

“是。”

穆太太不放心离开凌时吟一步,所以有些话都是当着凌时吟的面说的。她看得出来,穆太太一心一意要个穆家的孩子。

“妈。”

“怎么了,时吟?”

凌时吟躺在这,身体不舒服,心里越发觉得孤单,“我想让我妈过来。”

“时吟,你妈来了之后,你想好怎么跟她说了吗?”

“想好了,就说我不下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穆太太沉思半晌,尔后开口,“那好吧,我给她打个电话。”

凌母接到消息的时候,在电话里就急得不行,一个劲问着凌时吟的情况,穆太太挂完通话后,坐回床沿,“时吟,待会等你妈过来后,我回趟家里。”

“好。”

凌时吟知道,穆太太心里记挂着付流音,哪里还有这心思留下来陪她。

凌母很快就赶到了星港医院,走进病房时,听到穆太太正在和凌时吟说话,凌时吟抬起视线,语调轻扬喊了声,“妈。”

“时吟,怎么会摔成这样啊?没事吧?现在没事了吧?”

“妈,我好多了。”

穆太太跟凌母打了声招呼,然后准备离开,凌时吟朝着凌母伸了下手,“妈。”

凌母满面不舍,上前握住女儿的手掌。

穆太太离开后,凌母语气严肃问道,“时吟,你真是自己摔成这样的吗?”

“妈,是我自己摔的。”

“我看不像。”

凌时吟还想跟穆成钧过下去,自然不能将实话说出来,“妈,成钧对我很好。”

凌母摇着头,眼里满满的都是疼惜,“时吟,你别瞒着妈了,他对你好不好,我跟你爸都看在眼里。”

“妈,他如果对我不好,就不会千方百计救我出来……”

“你是说你被警方带走的那件事吗?”凌母欲言又止,但有些话她早就应该说透了,“当时我和你爸去找成钧、去找穆家,成钧说不可能有法子救你出来,你没看到他当时那副冷漠的样子!”

凌时吟唇角轻颤,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接口,“那后来呢?”

“时吟,你哥的公司已经不是凌家的了,我们把股份全都转让给了成钧,不然的话……”

“什么?”凌时吟难以置信地摇着头,“不可能的,我和成钧是夫妻,他说什么都会救我的,妈,你骗我!”

“时吟,这世上,也就只有我和你爸不会再骗你了。”

凌时吟被这一句话噎得半晌开不了口,凌母还不如不将真相告诉她,这样的话,她至少还能做着梦,梦到穆成钧对她好歹还有几分夫妻感情在。

可正是因为有些话说透了,有些事才能想的更加透彻。

比如她从警局出来之后,穆成钧的行为越来越放肆,现在想来,就是因为凌家的公司已经到他手上了,他不用再忌惮什么了。

“时吟,时吟?”凌母轻喊了两声。

凌时吟收回神,眼圈发红,“妈,你说我以后该怎么办啊?”

“你先老实告诉我,你是怎么进医院的?”

凌时吟欲言又止,凌母追问说道,“跟妈说实话。”

“成钧对我动了手。”

凌母听到这,气得不住哆嗦,“我没想到他居然能这样,太过分了!”

凌时吟也忍不住泪流满面,“妈,我好想哥哥,我好想他能够活过来,保护我。”

凌母一听这话,哪里还能受得了,她站起身来,“时吟,我出去打个电话,马上回来。”

“妈……”

“等妈回来。”

凌母怕自己再待下去,就要情绪崩溃了,她快步走到病房外面,将门带上。她想给凌父打个电话,可又怕被凌时吟听见,她快步走出去,到了楼梯的转角处,这才打通电话。

走廊另一侧,一个男人见到凌母走远后,他大步往前,到了凌时吟的病房跟前,他左右看了眼,然后快速地推门进去。

凌时吟听到动静声,以为凌母回来了,“妈。”

她视线望过去,却看到一个陌生男人走了进来,她大惊失色,“你是谁?”

男人朝她看了看,并一步步逼上前,凌时吟吓得双臂撑起,可她不能坐起来,更加不能自己下床,她急得满头大汗,“你究竟是谁?你想干什么?”

“穆少奶奶,谋杀亲夫的感觉很好吧?”

凌时吟面色变得惨白,“你想干什么?”

男人走到病床前,视线落到旁边的椅子上,他手臂伸过去落到椅把上,“穆少奶奶,有些事是你先做的太过火了,怪不得别人。”

“不要,救命——”凌时吟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她拼命甩动着脑袋,“谁让你来的?给了你多少钱?我可以加倍,不,我加十倍给你……”

男人提起手里的椅子,凌时吟早就猜到了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事,她惊惧万分地摇着头,这种恐惧感令她歇斯底里起来,“你要干什么?住手,我喊人了!”

“救命,妈,妈,你在哪?救命啊——”

此时的凌母正站在楼梯间内,电话这头的她痛不欲生,完全没想到有人会趁她不在的时候进入凌时吟的病房。

男人很明显就是冲着凌时吟去的,所以任凭她怎么求饶或者许以各种好处,他都没有丝毫的动摇。

他抄起那张椅子,动作快、狠、准,这一下砸到凌时吟的身上,女人凄惨无比地喊出声来。

楼梯间外面有病患家属大声地说着话,凌母依稀好像听到一阵惨叫声,她竖起耳朵仔细去听,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听到。

凌母打完电话,收拾好情绪后,擦了擦眼里的泪水,她回到病房前,开门进去时喊了声女儿的名字。“时吟。”

里面没有说话声,凌母往里走了几步,看到凌时吟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她又喊了几声。“时吟,时吟?”

凌母心里陡地慌张起来,她快步上前,这才发现凌时吟双目紧闭,她摇晃了几下她的肩膀,“时吟,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凌母赶紧按响警铃,她惊慌失措地看向四周,心里越来越不安起来。

穆家。

穆太太回到家,在玄关处换了鞋子进去,正好看到穆劲琛带着付流音下楼。

两人也没想到那么巧,付流音停住脚步,穆劲琛朝她看了眼。  穆太太几步上前,“劲琛。”

“妈,你怎么回来了?”

“打你电话不接,我总要回来看看怎么回事。”

穆劲琛走下去,付流音想要避开,可穆太太摆明了就是冲着她来的,“音音,今天感觉怎么样?”

付流音视线对上穆劲琛,嘴巴张了张,想让他开口,穆劲琛笑了笑,“快跟妈说说,还想不想吐?”

付流音拧了拧眉头,软下语调。“妈,现在不难受,好多了。”

“跟妈去医院吧。”

“不……不用了。”

“音音,不瞒你说,穆家抱孙子的希望都押在你身上了。”

穆太太说话还真是直白,付流音忙开口道,“妈,我……”

穆劲琛上前,伸手揽住穆太太的肩膀。“你儿子身强力壮,你还担心抱不到孙子吗?”

穆太太拍了下穆劲琛的手,“净瞎说!”

三人站在楼梯口,付流音轻摸下自己的脸颊,想要离开,穆太太望着二人说道,“我昨晚就没睡着,劲琛,你爸走后,我心里的负担就越发重了,我总觉得穆家要是能添个孩子,我的心也就能落定了。”

穆劲琛看了眼跟前的穆太太,忽然也能明白她的感受,“妈,下次吧。”

“什么下次?”

穆劲琛手掌在她肩头处轻握了几下,“音音没有怀孕。”

“你们去过医院了?”

“不是,是今早……来了。”

穆太太自然听得懂穆劲琛话里的意思,她脸上掩不住失落,“是吗?”

“你放心,半年内我一定有好消息告诉你。”

穆太太眼里微亮,“真的吗?”

“我保证。”

付流音将这些话听在耳中,穆太太一整晚没有合眼,“我先上楼休息会。”

“好。”

付流音眼看着穆太太往二楼走去,她若有所思地盯向穆劲琛,“你刚才说的那些话,是安慰妈的吧?”

“不是。”

“你别忘了,我们有一年时间的约定。”

穆劲琛上前步,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他盯着跟前的人说道,“对,一年的时间,我所说的半年内有好消息,这个时间段应该是在一年之内吧?”

“你明知道我们到时候要各走各的……”

穆劲琛轻挑眉头,“那也不妨碍你怀孕。”

付流音唇瓣轻抖,在这个问题上,他们似乎永远争论不出什么来。她也不跟他争了,身体是她自己的,怀不怀孩子她总能做主吧?

她刚抬了下脚步,就听到楼梯口传来匆忙的脚步声。

穆太太着急慌忙地又下来了,穆劲琛上前步,“妈,怎么了?”

“快,快去医院,时吟不好了。”

“不是都动完手术了吗?”

“去了医院再说吧。”穆太太急得不行,付流音和穆劲琛见状,只好跟了过去。

来到星港医院,凌家父母都在,凌母急得不住在手术室门口徘徊着,穆太太着急出声。“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也不知道,我打完电话回到病房,时吟就昏迷不醒了。”

付流音帮不上忙,她在旁边的长椅上坐定下来,没过一会,又有一阵脚步声过来。

她余光里看见一双男人的腿,穆成钧也是匆忙赶来的,“妈,时吟怎么了?”

“不知道啊,我就回了趟家……”

凌父站在旁边,听见穆成钧的说话声,他难掩愤怒质问道,“你对我女儿究竟做了什么?”

“爸,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时吟变成这样,是不是因为你?”

凌母闻言,忙上前拽住丈夫的手臂,“老公,这些话等时吟出来后再说吧。”

穆成钧嘴角勾起几许冷笑,“时吟出事的时候,谁在她身边?”

“是亲家母。”穆太太说道。

凌母眼圈发红。“是我的错,我不该出门打电话。”

“所以……这件事怪不到我们身上。”穆成钧语气冷漠,他坐向旁边的椅子内,“时吟原本是没有什么大碍,可谁知道在你走开的这点时间内,有没有人趁机进入病房对她做了什么?”

凌母面色发白,满脸的愧疚。

急救室的门被打开后,几人相继走上前,付流音看眼时间,凌时吟进去并没多久,难道是没有大碍?

“医生,请问我女儿怎么样了?”

“医生,她应该没有大碍吧?”穆太太也掩不住满脸的焦急。

“不好意思,穆太太腰部受了重力击打,之前那次还算侥幸,我一再吩咐过,千万不能再受一点点伤,现在……”医生摇下头。“也没有再做手术的必要了,你们做好心理准备吧。”

凌母听到这,人不由往后倒退了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保守估计,穆少奶奶下半辈子是很难再站起来了。”

付流音听到这,不由抬了下视线,凌时吟昨晚被送来的时候没事,怎么今天反而就受了这么重的伤?

对于这样的结果,最受不了的自然是凌父和凌母。

“我不信。”凌母歇斯底里地哭出声来。“我的女儿不会这样命苦!”

凌父苍白着脸站在一旁,穆太太也有些难以接受,嘴里一个劲嘟囔着。“不可能啊,我走的时候她还是好好的,怎么就能出这样的事?”

穆成钧一语不发,凌时吟被推了出来,她已经清醒了,凌母扑上去小心翼翼抱住她。“时吟,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

穆劲琛坐在付流音旁边,看着病床从他眼前推过去,穆太太跟在后面,他握住付流音的手掌起身。

付流音有些出神,走出去两步后,这才开口问道。“她是在医院里面出的事,如果真要追究起来,是不是医院也会有责任?”

“那是当然。”

付流音面上露出不安,“那可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穆劲琛忍不住笑道,“星港医院是蒋远周开的,你还替他担心不成?”

“我怕连累我嫂子。”

“你嫂子是蒋太太,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付流音闻言,淡淡说了句,“担心我做什么?”

“现在凌时吟瘫了,穆家传宗接代的重任可就落在你一人身上了。”

付流音猛地听到他这么一句,她顿时有些着急,所以说出口的话也未经过大脑思考。“穆劲琛,其实你可以再找一个啊。等到一年之后,你重新娶个门当户对的……”

即便这话是脱口而出,但付流音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穆劲琛嘴角的弧度一点点收了回去,他视线落到付流音脸上,“一年之后?我等不及,再说重新找也需要时间。”

“你可以现在就留意起来。”

穆劲琛猛地停住了脚步,付流音没有注意到,她走出去两步,回头却见男人杵在原地。

穆劲琛身材高大,宽敞的走廊内只有他们两个人,付流音视线望出去,看见穆劲琛一个人犹如站在了一副清冷、萧瑟的画中。他的目光有些骇人,视线盯紧了付流音,凶相逐渐露出来,似乎一口就能将她吞掉。

付流音脑子飞快地运转起来,想想自己是哪句话说错了?

思来想去,那肯定是最后的一句了。

可穆劲琛为什么要生气呢?

是因为在乎她吗?

不会吧。

付流音能想到的解释就是,是不是她这句话侮辱了穆帅的人格?她当众质疑了他的人品,所以这位爷怒了?

“付流音,你过来!”

男人口气不善,一听就知道让她过去肯定没好事。

付流音抬起脚步上前,到了穆劲琛身侧,趁着男人还未开口,她双手赶紧抱住了他的手臂,“老公,我说错了,你这么专一的人怎么会有别的心思呢,是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