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一天到晚,只想睡/美色难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流音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心虚,她是替穆劲琛心虚。

男人侧首盯着她,有型的眉头挑了挑,“你问我是不是,这话应该你来说。”

“当然不会有别的心思!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付流音对上男人的目光,看着他的怒火一点点消下去,她被关的两年间,比谁都清楚硬碰硬之下她不会有好果子吃。

穆劲琛修长的双腿往前迈动,他习惯性走得很快,付流音只好大步跟上。

她心里终究没底,她和穆劲琛是有一年时间的约定,可不知道为什么,付流音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总觉得真到了那个时候,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

来到病房,付流音站在门口,满满的压抑感迎面扑来,凌母的哭声也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凌父正在追问着事情的经过,不用想都能知道,凌时吟肯定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体状况。

付流音跟着穆劲琛进去,穆家和凌家的人都站在病床旁边,凌时吟一动不动地趴在那,眼神里一点亮光都没有,她只是不住哽咽着,哭也哭不出来,委屈和痛苦在喉咙口不住翻滚。

“时吟,时吟,你说句话啊,你别吓着妈妈。”

凌母抓着她的手,可却得不到女儿地回应,凌父焦躁不安起来,“你倒是说啊,是谁把你伤成这样的?”

穆太太弯下腰,手掌轻落到凌时吟肩膀上。“时吟,是不是我走了之后,有人对你做了什么?”

方才回病房的路上,穆太太满心担忧,也拉过穆成钧悄悄问过,在得知凌时吟二次受伤的事情他毫不知情后,穆太太悬着的一颗心才算落定。

凌时吟回头看了眼,看到穆成钧就站在病床前。

“是她!”

她忽然说出这两个字,目光盯着的又是穆成钧,凌父一听,火气蹭的往上蹿,他上前揪住了穆成钧的领子。“你把我女儿打成这样,你怎么能下得了这样的手?”

穆成钧一把握住凌父的手腕,紧紧收拢后,将他的手臂推开。“你再问你女儿一遍,是不是我?”

“是那个女人,一定是那个女人——”凌时吟歇斯底里,跟疯了似地吼道,“进我病房的是个男人,但他话里的意思很清楚,他说是我先动了别人,成钧,你不说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吗?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

穆成钧盯向凌父,凌父气喘吁吁地瞪着他,穆太太自然不会承认这件事跟穆家有关。

“时吟,成钧早上去了公司,出事的时候他并不在医院,这件事肯定跟他没关系。”

“没关系?”凌母忍无可忍,面色有些狰狞起来,“我女儿为什么会住院?还不是被他打的吗?这是家暴,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你们穆家脸上能有光?成钧,我看你平日里成熟稳重,我真没想到你能对自己的家人下那样的手!”

穆成钧脸色难看,凌时吟清楚他的脾气,她更清楚自己的以后已经没得选择了,她跟穆成钧早就是绑在一条绳上的两个人。

她知道穆成钧娶她,不仅仅是因为看中了凌慎的公司,另一个更大的原因,是因为穆大少自身身体的状况不好,凌时吟之前名声败坏,穆家料定了凌家也能吃下这个哑巴亏。

凌时吟伸手拽住凌父的衣摆,她冲他摇了摇头,“爸,别怪成钧,我是在医院出的事,这件事星港医院也有责任,外面的走廊上都有监控,我们先找到那个人再说。”

“对,”穆太太接了口道,“那个人才是罪魁祸首。”

穆劲琛站在旁边没有插话,毕竟这是老大的事,穆成钧视线扫过病床,“我去了解下情况。”

凌父不放心,跟了出去。

洲际酒店。

两人离开房间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老白和苏提拉在酒店的餐厅内吃过了中饭。

酒店大堂内,苏提拉端坐在那等着老白办理退房手续。

她今天不得已之下,只能跟公司请假。

茜茜打了十几个电话来,苏提拉都没接。微信的闺蜜群内挤满了消息,一个比一个说得欢,好像她们今天都不用上班似的。

“猜猜,猜猜,昨晚几次啊?”

“先猜他们住哪吧。”

“这还用猜吗?”

“来来来,下注了,我赌三次。”

抽抽手指打出一个数字,“一夜七次郎。”

“NO,我下三十次。”

“我靠——”

苏提拉手指在屏幕上划着,看到三十次的时候,鼻血都快喷出来了。很多限制级画面像放电影似的在她眼前重播,她觉得鼻息越来越热。

“好了。”

老白走过来,站到她身侧。

苏提拉吓得赶紧要将聊天页面返回,她抬起小脸,手指在屏幕上点着,却不小心发了个表情过去。

发什么不好,偏偏发了个两眼冒爱心,嘴角还淌着口水的表情,而且这个表情就紧跟在三十次后面。

苏提拉听到手机不住传出接收到信息的声响。

“哇塞,承认了——”

“这表情,内容丰富啊!”

“苏提拉,你出来,是不是昨晚吃爽了?”

“你大爷的,出来说话!”

“是不是吃太猛,今天嘴巴麻木说不出话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

苏提拉此时正握着手机,她站起身来,“好了?”

“是。”

苏提拉起身,一下没站稳,老白忙拽住她的手臂,“怎么了?没事吧?”

“腿有些软。”

老白也有些不好意思,“那个,我扶着你。”

到了外面,阳光明媚舒适,苏提拉抬起手臂挡在眼前,她觉得自己好像许久没见到过阳光一样,腿是真的在发软,这种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老白盯着她看了眼,视线也转移到苏提拉的腿上。

她双腿有些颤抖,老白面露焦急,“这是怎么了?”

“没,没什么。”

“是不是昨晚……”

这话还用问吗?苏提拉垂下头,“我们现在去哪?”

“要不去看电影吧?我今天好好陪你。”

苏提拉精神不好,整个人颓靡的厉害,再加上阳光一照,更加懒洋洋的了,“我想睡觉。”

老白一听,两眼放光,“那我们回去吧。”

“好。”苏提拉以为他说的回去,是送她回家。

却不想她的手腕被他一把握住,苏提拉看着老白将她往酒店里面带,老白一脸的喜色,心都快蹦跶地跳出来了。

苏提拉忙拉住他的衣袖,“喂,去哪啊?”

“你不是要睡觉吗?”

“我说回家啊,我回家睡!”

老白顿住脚步,一本正经地盯着她看,“阿姨今天休息吧?你这个时候回去,她肯定要追问你昨晚去了哪。”

“我……我说我跟茜茜她们在一起。”

“我估计阿姨已经打过电话给她们了,你的那帮朋友肯定第一时间就把你卖了。”

“……”

老白伸手摸了摸苏提拉的小脸,“对不起,昨晚都没让你休息,你看你,黑眼圈都出来了。”

两人站在酒店内,讨论着这个话题,苏提拉压低嗓音道,“我不管了,我妈迟早也会知道,我要回去。”

“我给你开个房间,让你在这好好睡一下午。”老白没有松手的意思,“你想想,你妈要知道了我们昨晚……她肯定会不住追问,你还想睡觉吗?”

“我不要进去了……”苏提拉摆出一张排斥脸。

“你放心,开了房之后,我就看着你睡觉,等你睡着后,我立马就走。”

苏提拉不由冷哼声,“你昨晚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我保证。”男人说完,抬起手掌。

“我真不信。”

老白看了眼时间,“你睡着后,我就去医院了,蒋先生那边我得过去趟,这一忙又要到晚上,正好我们可以吃顿晚饭。”

苏提拉站在这都快睡着了,整个人严重缺觉,今早起来的时候就觉得脑袋昏沉沉的。“你保证,你一会就走。”

“我保证。”

苏提拉还在犹豫,老白见状,干脆抱着她快步往里走。

他重新开房的时候,苏提拉躲在他身后,老白拿了房卡后带她走向电梯。

来到房间门口,苏提拉朝四周看眼,“你把房卡给我,你去忙吧。”

“我送你进去。”

“不用了。”

“里面有些东西,我怕你不会用。”

“你……”

老白将房门打开,然后拉着苏提拉进去,进入房间后,老白指了指不远处的咖啡壶,“这东西会用吗?”

“我不喝咖啡,我喝矿泉水就好。”苏提拉坐向床沿,见老白站着不动,她催促道,“你快去忙你的吧。”

“没关系,我等你睡着后我再走。”老白说完这话,他走到了苏提拉跟前,弯腰将她抱起身后放到床上,老白双手紧紧地抱着她,“快睡。”

“别,别这样。”

“我没动你,你看,我的手就放在你腰上。”老白说完,果然一动不动了。

苏提拉没有放松警惕,但终究抵不过倦意,她慢慢闭起眼帘,睡了过去。

老白果然是说话不算话的,他没有在苏提拉睡着后离开,但他也没有再动手动脚,他知道她昨晚累坏了,他必须让她好好睡一觉,养足了精神,晚上才能继续战斗啊。

穆家要调看监控,这件事势必会惊动蒋远周。

医院方面也算配合,看了监控后,潜入凌时吟病房的男人却没人能认出来,不过这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凌母抱着最后的希望去找了医生,可就连星港都说没希望了,这就等于是给凌时吟判了死刑。

病房内。

一家人围坐在沙发前,付流音不参与讨论中,只是不好就这样离开,只能干坐着。

凌父开门见山问道,“这件事因成钧而起,你们穆家打算怎么给时吟一个交代?”

穆成钧冷冷笑道,“何以见得,这事是因我而起?”

“成钧,我一个好好的女儿交到你手上……”

凌父情绪激动,穆太太见状,伸手按住大儿子的臂膀,“成钧,你少说两句,时吟现在这样,谁的心里都不好受。”

“我看还是报警吧。”凌父朝病床上的女儿看眼,“我不能让时吟无缘无故受这个罪,究竟是谁害了她,我必须要弄个清楚。”

穆太太这人特别看重面子和声誉,穆成钧之前受伤的事情,穆家可是千辛万苦才隐瞒下来的。如今这件事上要是报警的话,穆成钧的一些事肯定会被牵扯出来,万一到时候那个女人的事传出去,那穆成钧暴打凌时吟的事肯定也藏不住……

“亲家,您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这还要怎么说?我知道,我们凌家现在落魄了,什么都没了,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是好欺负的,在这件事上,你们必须给时吟一个交代!”

穆成钧听着凌父的话,他自然是什么都不怕的,也不会将他的威胁放在耳朵里。但穆太太希望能够息事宁人,付流音听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不由出神起来。凌时吟在这受了委屈,还有家人能替她说几句话,如果这种事落到了她身上呢?

两边僵持不下,凌家指责穆家,穆太太又强调凌时吟现在这样,跟穆家无关,毕竟当时医院里面除了凌母,再无别人了。

付流音听得头疼,忍不住插一句话说道。“大家也别争了,说到底还是一家人,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依我看,只要大哥能做到一点,这件事就算了吧,要追究也应该追究到真正伤害大嫂的那人身上去。”

“哪一点?”穆成钧一听,挑唇问道。

付流音淡淡开了口,“只要大哥对大嫂不离不弃,一辈子爱着她、不跟她离婚,您只要做到这点,我相信凌家不会为难我们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